(十四)大皇蜂

 

(一)螯傷研究

方老師被大皇蜂螯傷今天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有需要更進一步的去了解大皇蜂螯傷人類的有關資料:

 

螫傷文/台北榮總急診部醫師 蕭志界

每逢在登山的路途上,似乎免不了遇上一些體型小,卻具有強大威脅性的小昆蟲--蜂類。雖然牠們不見得會攻擊過往的到訪者,但對於常在野外活動的登山者而言,卻是個不可不防的敵人。除了野外,有時家堣]會出現這群不速之客,需要消防人員專業處理。

蜂類螫傷可分為蜜蜂及胡蜂(俗稱虎頭蜂)螫傷。蜜蜂體表多細毛,身體較圓,胸腹間無明顯區隔,且膜翅較寬。至於胡蜂則體表光滑、胸腹部間較纖細;另外,蜜蜂僅能攻擊一次,胡蜂則可行多次攻擊,亦是兩者間之差異。台灣地區常見之蜜蜂包括西洋蜂及中國蜂;胡蜂則主要有黃腰胡蜂、黑腹胡蜂、黃腳胡蜂、台灣大胡蜂及台灣姬胡蜂等。其中黃腰胡蜂是最常出現於都市,築巢於低樹枝或屋簷下,最常被消防隊摘除蜂窩之蜂種;黑腹胡蜂則係最兇惡之胡蜂。

   
無論是蜜蜂或胡蜂,腹部末端皆有一根連接毒囊可伸縮的刺針,在螫人後(特別是蜜蜂)可能斷裂。蜜蜂的毒素,包括、組織胺及磷脂酵素等;至於胡蜂毒素,則包括致死蛋白、磷脂酵素及鹼性蛋白等。蜂螫後,可產生局部及全身性反應。局部症狀常見者,如紅、腫、熱、痛,或局部瘀血及皮下壞死,這些症狀可持續數小時或更久,偶而並可能持續擴展。全身性反應,則包括過敏及毒性兩類反應。其中過敏反應可致蕁麻疹、血管性水腫、暈眩,乃至心律不整、氣促、休克及死亡。

過敏反應之發生率約0.15-3.9%,與蜂螫數量無關,因此即使一隻蜜蜂螫傷也可致死。至於毒性反應則與蜂的種類及數量有關,可產生嘔吐、頭痛、橫紋肌溶解、肝功能異常、溶血、腎衰竭、肺水腫、抽搐及死亡。一般蜜蜂約數百隻,胡蜂約20隻螫傷時,較易產生全身性毒性反應。

   
對於蜂螫的治療,主要為儘速去除螫針、局部冰敷及使用止痛或抗組織胺藥物,以改善局部症狀。在被螫傷的部份,找出蜂刺,用指甲、刀片或信用卡輕輕的將刺刮去(不要用手擠壓),不可在傷處抓癢,以免再次刺傷自己或注入更多毒液。

   
對於過敏性反應,可給予抗組織胺及類固醇等藥物;症狀嚴重時(如過敏性休克),應立即使用腎上腺素,並給予氧氣及必要之氣管插管治療。產生全身性毒性反應者,除應補充足夠的水分及電解質外,亦應於必要時安排血液透析或血漿交換術,以矯正嚴重之腎衰竭及溶血。一般患者,如未產生過敏性休克或嚴重全身性毒性,預後應該都相當好。當然如能避免招蜂引蝶(如噴香水)或激怒蜂群,遇見蜂隻在附近盤旋時,能儘速離開以避免蜂螫,方為防治之上策。                    

(94310 )

 

方老師在閱讀資料之前,其實已經在修法之上研究,發現每一尊的古佛,當他們進入末法時代之後,都留下不少的護法神退轉為大皇蜂!這些大皇蜂雖然身體已經退化為畜牲道的昆蟲,但是攻擊性和飛行的速度都很快,所以來無踪去無跡!而且每一個系統的大皇蜂都有不同的色澤和花紋!螯入人體的毒汁也都不一樣、因此一旦受到攻擊的時候,經常不容易掌握它們的特性和歸屬!

 

由於牠們本身的屬性不同,一旦出現混合型的攻擊狀態時,毒性的性能會相聚而加強,因此人類抵受這一種痛苦的攻擊時,症狀會比較嚴重!而且當牠們發動攻勢的時候,我們不容易了解是受到那一種原因而引起攻擊!必然是在受傷之後,有比較充份的時間休息時,在練功的狀態之下才容易把這種蜂毒分類!因此進入治療的狀態時;與備受攻擊之間都有一小段時差,如果剛好被攻擊之際,修行者的身體疼痛會減弱了防衛的功能,因此有必要預先出動去處置這一種蜂螯的問題,才能避免受到任何的傷害!

 

(二)螟蛉子的意義

 

螟蛉子:為他姓他宗族人之所出男。過繼已身。
有關這個問題,我們請教了”辭書先生”,它說:螟蛉是一種昆蟲,長得像小隻的蜻蜓,翅膀有點大,在水邊可以看見,它和蜻蜓一樣,是肉食性昆蟲,連幼蟲都是喔!它常常把抓到的昆蟲用四隻後腳抓著,停在水草上,古人不知道,以為螟蛉會偷抱其他的小蟲作為自己的小孩,於是就有了”螟蛉繼子”的說法。其實螟蛉所抓的是它的午餐啦!後來人們就用這個典故來形容有一些夫婦,自己沒有孩子,就收養別人的小孩,當做自己的小孩扶養。而這些被收養的小孩就稱為"螟蛉子"。

日據時期的戶籍調查表對於親屬的關係標示得比較詳細,所以針對自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其他姓氏宗族人家,收養小男孩作為自己的小孩產生的親屬稱謂,就叫做”螟蛉子”,螟蛉子和有血緣關係的”養子”,在法律上的親屬認定效力和權利,都和”正牌”的兒女一樣喔!現在的戶籍資料,為了不讓大家搞不清楚,也不願讓被收養的小孩有”差別待遇”的心理傷害,就簡化通稱為”養子”啦!

(奇摩知識)

 

在大自然的領域之中,這些大皇蜂的品種之中,有一種細腰蜂,喜歡補捉蜘蛛或其它昆蟲作為糧食,它們把這些昆蟲以毒針刺暈沒有能力反抗之後,再帶回巢中貯存,以提供給細腰蜂的子女出生之後作為糧食之用,這一種細腰蜂的特色只居住小小的泥穴,而屬於獨居性的蜂類,不久之後從泥穴之中長出其後代,因此古人稱之為螟蛉子,誤以為它們是抓了其它的昆蟲為其養子,到了最後這些昆蟲都會變成它的子女長大飛出來!

 

這一種特質就構成了螟蛉子的定義,而宗教之內的階級統治性質,所有的宗教人物都要為了養育並非自己親生的養子,所以用盡方法在信徒身上搜刮資財,用來建造寺廟的基業,用來擴充寺廟的基礎,增加養育螟蛉子的培育,與螟蛉子的大自然生態是完全的符合!

 

在方老師的著作:宗教迷思的回教點滴一文中,曾經談論過回教的宗教狂熱,是與大皇蜂的生態有關,這些大皇蜂會四處螫人,某一些宗教人物身上會帶有這一種大皇蜂的力量,經過他們的接觸或者加持之後,許多信徒都會變成廉價的工蜂,不斷去替這些宗教人物買命,所以奉獻資財人力和種種維護宗教的活動,甚至參加鬥爭血洗的抗爭和衝突,這些現象都可以在集體潛意識的大皇蜂特徵上,說明了一切答案!

 

(三)探討大皇蜂

114日星期六晚上,方老師原來計劃在星期天的假日,集合神通小組的成員來練功,後來應慧可上師的要求,更改時間為當天晚上八點半,集合在法輪中心,訓練三合一的練習,當佛法與集體潛意識的混合之後,所有的在座成員包含:方老師、慧可上師、慧淨上師、佛母、宗欣、惠敏、明玲等一共有七人,他們從今天開始,才開始對大皇蜂的特質有很深入的了解!尤其是彗淨上師全身都被這一些大皇蜂,針到像一隻刺蝟一樣,密密麻麻的毒針好可怕,但是因為被針刺太多之後,身體對這一種攻擊性行為有一點麻痺反應,反而並不覺得很痛苦!

 

平常這一些大皇蜂的特質,是天眼也看不出來的東西,一旦被攻擊之後,那些大皇蜂真的是來無踪去無跡,根本就找不到兇手,所以長久以來大家都不知道她的狀況,今天因為練習三合一的功法,進入集體潛意識的空間之後,所有這些大皇蜂的訊息全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它們想逃都來不及就被方老師等人把它們收拾了!

 

在休息的時間,方老師跟大家討論到其它相關的宗派,才發現除了回教徒之外,目前在一些新興的宗教系統之中,也都存有如此一類大量的宗教狂熱份子,這一些份子幾乎都是從這一種大自然的特色之中演變出來的產物,某一些主要的重要成員,身上有蜂后的特色,他們可以分泌出類似蜂王漿的氣味,把大量的信徒吸引住,而且願意配合宗教人物的命令,願意犧牲性命完成種種可怕的宗教狂熱的運動!

 

過去因為大家都不了解這一種特質,現在倒過來讓大家對這一種現象產生好奇,所以用了不同的方法去試驗,如何將這一些蜂后改變,是否會改變這一些宗教團體的極端份子?目前還不知道答案!如果可以透過這一種方法上的修持,是否可以研究如何產生新生代比較溫馴的宗教粉絲?這種修持方法甚至可以往它的實用方向發展,或者會成為將來社會上有其它的商業價值?

 

類似大皇蜂的族群模式,在大自然的狀態之中其實還有螞蟻的族群,目前大家都還沒有看到螞蟻一族,在法界之中大皇蜂與螞蟻之間可以用什麼方式來區分,大家都還不知情?但是揭開了大皇蜂的秘密,對宗教的修持方式是的確可以讓人類更進一步的了解!

 

(四)元素變異

115日星期天,今天是方老師比較有空暇的時間,因此由佛母主持帶領家堛漲悀p,一齊開始大掃除,方老師平常都沒有花時間在家中的整理環境,全部都是由佛母一人從頭包辦,今天才有機會參與!所以被安排整理佛堂的任務!弄了一個上午之後,發現身體愈來愈沈重,腰部以下更出現奇怪的疼痛感,因此坐下來打坐觀察身體的變化!

 

一開始就看到身體內的大皇蜂族群增加,大蜘蛛的數量亦不少!經過不同的修持方法檢驗,才發現到是七佛已經開始下命令把這一些大皇蜂回收,因此從第一識開始操作,大皇蜂和大蜘蛛都可以直接進入往返十四次的反應之中,所以這一些業障都變成急速的噴出體外,然後依順序操作第二識、第三識、第四識一直到第八識,把身體堜狾釭漱j皇蜂和大蜘蛛都收走了,身體整個都很輕鬆,而且還有一陣清香的甜味散出!

 

方老師練習完畢之後就轉告佛母,請她也練習一下!佛母練習的時候,方老師看到的反應是:空間都是大皇蜂和大蜘蛛的業力,原本他們都瀰漫飄浮在整個空間,當佛母練習的時候,就好像啟動了抽風機或者可以稱之為吸塵機一樣,急速的把它們轉化出三界之外,所以才練習了十多分鐘,整個客廳都變得很清淨!

 

經歷了第一段的修持,方法是很輕鬆的就解決了無數無量的業障!原來貯藏在身體堛熙o一些大皇蜂和蜘蛛昆蟲,在平常的狀態之中,它們是身體中的一種業力障礙,它們會阻塞脈絡、阻塞脈輪、或者阻塞頭腦,讓人類產生不同的所謂業障!今天清理乾淨之後才能夠感受到,那一些看起來像人又像蟲體的微小分子,原來就是這一類的東西充塞在人體之內!今天能夠如此輕易把它們排出,是因為有七佛的力量在其中,平常要處理這樣的一大堆垃圾,就是再花十倍的時間都清不完!

 

這一次七佛都要把這一些宗教人物退化的昆蟲,作緊急收回的處理,原因不明?難道是因為它們的特色被方老師寫出來之後,七佛都讓它們見光死、所以全部除名嗎?

古佛有許多宗教的事務和處理方式,和今天人類的思考模式是的確有很大的差異,因此只用想的話必定無法找到一個完整的答案,必須配合長時期的觀察,才能夠從數據方面看到一點端倪!方老師一面想的時候,身體堳o一直產生很大的變化!

 

本來已經完成大皇蜂和蜘蛛的清理工作,但是接著身體堳o又再出現許多小顆粒浮現出來,數量而且愈來愈多,這些東西和前面的昆蟲反應不同,因為方老師看不清楚它的內容,所以請小佛代勞檢視一番,小佛的回應:竟然是另外一些沒有被大皇蜂下針注射過的大蜘蛛!

 

不久之後,方老師又看到天空之上有不少大皇蜂降下,急速的把這一些大蜘蛛搬走,速度奇快!而且大皇蜂把它們搬到那堙H居然看不到?它們的動作速度太快,一搬到頭部高度就迅速不見,居然就這樣無影無踪!

 

原本方老師以為七佛把這一些大皇蜂收走之後,宗教圈之中可能就可以很快會恢復太平,但是後來再出現這一些大蜘蛛卻有一點出人意料之外!如果不是有這一些大皇蜂飛下來把它們抓走,依據這些大蜘蛛的產量和速度,很快就可以把人體的脈絡全部阻塞住,無法作正常的運行?但是大皇蜂的再次出現,它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這些大蜘蛛又代表了什麼意義?一時之間好像又把前面整理好的檔案全部推翻掉!需要有更多的證據和數字的變化,來說明它的真實意義!

 

(五)千百億化身

在大皇蜂和大蜘蛛的轉變過程中,方老師到了晚上的時候,開始又再出現了另外一種感受,過去曾經練習過的千百億分身的佛法修持,又再重新被驚動而顯露出來!

 

其實千百億化身的練習,方老師曾經嚐試過很多次,原本是依據法華經的千百億化身的方式練習,但是效果不彰!方老師也採用過不多的方式訓練,包含丹功的分化方式、唯識法門的種子識訓練,最後又發現過密教法王的金剛地獄開發等等技術!

 

但是無論使用那一種方式,練不到一星期之後就會無影無踪,不論如何的努力和想盡辦法去嚐試,這些影象都會變成幻影一樣,隨著肥皂泡的吹起與破裂,又歸於平靜!今天卻又意外的被起動了那一些影象?

 

練了一大半晚之後,方老師研判那些反應似乎是千百化身的反應,所以進入小佛的房間去詢問答案?結果是答對了!但是小佛回答的進度,似乎與本人之練功狀態差了很大一截的差距,練了一大堆功法卻似乎是只有小小的起色!後來花了很多時間去思維這一次的異動,究竟是什麼原因所造成?

 

突然之間才想起了一個全新的線索:因為在法華經之中,釋迦談到一佛乘的問題:

從前的成佛只有一佛乘,但是後世卻因為覺得成佛太困難了,因此都把修持成就畫分為三乘,分作三段去完成,所以稱之為一佛乘!

但是一佛乘的解釋,也被後人分為不同的說法:

(1)    三乘是指聲聞、緣覺、菩薩、三個境界,然後才能夠成就成佛!

(2)    三乘是指小乘佛法、大乘佛法和金剛乘之密法成就,然後才能成就一佛乘!

 

今天方老師是在處理潛意識系統、宗教系統、和存在主義三個不同的系統能量時,才演變出這一種千百化身又被起動的感覺!從前練習完千百億化之後,最後必然是全部投進去的能量組合,都會變成了失踪的對象,因此一方面查不出原因;而另一方面是練不出什麼樣的結果!所以最後都會不了了之來結案!今天再被起動出來那是代表了什麼意義?

 

如果單純從歷史上的研究,存在主義和潛意識心理學的出現,都只有一百年間的歷史,從這些歷史上去倒推的時候,這些能量的出現雖然各有不同時代的意義,如果要採用一個大包圍的觀點來論述,那就是在古老的歷史事實中:

『潛意識力量本身所代表的意義與巫術有關!

存在主義的能量來源與古老的民族英雄氣概和典範有關!

這兩種力量的根源,過去都曾經是附屬於原始宗教之中,經過不同的歲月成長之後,再 逐漸分離出來!經過方老師重新把它

們又再次組合之後,呈現出它們原始的契機出來!

是否這樣的三種力量重新再組合的時候,剛好觸動了三乘轉一乘的力量,才讓這個事件又重新起死回生!那就需要更多的時

間去觀察來等待證明!』

 

但是成佛授記如果依照法華經的記錄來看,似乎是有需要在千百億化身之中,花一些時間去苦練功夫來等候結果,卻是有其必需的事情。因此!這一次法會之前,曾經接受過特殊訓練的人,可不能光說不練!必須要盡心盡力去完成每一件重要的修煉! 

11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