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水

 

(一)大貝売

227日星期一早上,佛母收到從南部寄上來的一個大紙箱物,方老師把它折開來看,原來是十個大貝売,這種貝売的專有名詞是木瓜螺,原產地是菲律寶!那是佛母訂購使用的最新法器!

 

一年多前方老師與佛母、惠敏、曉釧、素惠、躍玉等人,到屏東墾丁去看風水的時候,剛好看到一家專賣貝売的店面,原來堶悸漲捘颽O我們認識的一位故人,四年前阿逸多法輪中心成立之後,方老師等人曾經去搜購一些大法螺,用作法會過程中吹奏之用!

 

224日至25日兩天,方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才發現木瓜螺在修法上的功能,因此記錄在千手觀音一篇文章之中,到了星期六晚上,慧可上師和慧淨上師的水供修完之後,佛母找到了那一位貝売店的老闆名字,經過上網追查和電話詢問之後,才終於找到這一位遠在屏東的大老闆,請他先寄十隻木瓜螺上桃園,讓法輪中心的師兄弟試用!

 

下午剛好曉釧和梓琦到了中心,原來是要請方老師幫助她們做本尊相印,結果就被她們兩位先看到這一些大貝売,經過她們兩位試用之後,發現修法簡單,功效極大!因此馬上就認購了其中兩隻,然後是秉翰會長今天早上也到了中心,做徵選新幹事的工作,所以後來也選用了其中一隻,跟著佛母打了幾個電話,就把這些木瓜螺全部分配出去,分別給了桂蕾、惠敏、慧可上師、翊菱、桂雲、素琴、全部出清了!

 

方老師一方面專心負責指導他們去修法,同時可以透過他們的修持過程中,觀察到木瓜螺做水供的標準程序:

(1)                  修大貝売水供的人,必須將咒語持誦到貝売的螺形空間之中,讓大貝売的螺形空間,將咒語的聲音推送、傳達到宇宙之中,才能夠產生美妙的功能!

(2)                  每一次修水供的時候,要準備好一個大水桶,更換大悲水的時候,不必離開座位,就可以直接倒在水桶之中。

(3)                  每一次修水供的時候,必先準備好五瓶大悲水,剛好用完的時候,就可以把大悲水達到寶瓶灌、口灌、意灌、和極樂圓滿灌四種功能。

 

      後來秉翰會長、桂雲、和素琴都先後試用之後,發現功能真的如方老師所描述的過程一樣,大悲水一層一層的洗滌他們的身體,一直到達極樂圓滿灌的時候,全身都出現無比的清涼,把所有的業力都可以洗刷乾淨!

 

(二)經文演譯

方老師完成了拙火一篇文章之後,發現這一篇文章的內容應該要寫水供了,因此也把楞嚴經中二十五圓通的相關文字,列出來讓大家參考,以作進一步的研究和修行:

 

拔陀婆羅

拔陀婆羅,並其同伴,十六開士,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等先於威音王佛,聞法出家,於浴僧時,隨例入室,忽悟水因,既不洗塵,亦不洗體,中間安然,得無所有,宿習無忘,乃至今時,從佛出家,令得無學,彼佛名我拔陀婆羅,妙觸宣明,成佛子住,佛問圓通,如我所證,觸因為上。」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

  

月光童子

月光童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為水天,教諸菩薩,脩習水觀,入三摩地,觀於身中,水性無奪,初從涕唾,如是窮盡,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復,水性一同,見水身中,與世界外,浮同王剎,諸香水海,等無差別。

我於是時,初成此觀,但見其水,未得無身,當此比丘,室中安禪,我有弟子,窺窗觀室,惟見清水,遍在室中,了無所見,童稚無知,取一瓦礫,投於水中,激水作聲,顧盼而去,我出定後,頓覺心痛,如舍利弗,遭遭違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羅漢道,久離病緣,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將無退失?

爾時童子,捷來我前,說如上事,我即告言,汝更見水,可即開門,入此水中,除去瓦礫,童子奉教,後入定時,還復見水,瓦礫宛然,開門除出。我後出定,身質如初,逢無量佛,如是至於山海自在通王如來,方得亡身,與十方界,諸香水海,性合真空,無二無別,今於如來,得童真名,預菩薩會,佛問圓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無生忍,圓滿菩提,斯為第一。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

 

從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記錄之中,出現了兩篇有關於水觀的修持經文,但是兩者之間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和觀點:

第一篇「拔陀羅婆」的修持方法,是身體以觸覺為主,思想是用禪觀的思考方式,以禪觀所獲得的智識,來演譯身體對水大這一種可以流動的物質,而讓自己開悟!所以重點是妙觸宣明!

第二篇「月光童子」的水觀,則是訴說一個神話的故事,由水觀之中修持出來的成就,最後變成水的幻覺出現,可以讓其它的人產生水的幻覺,這種變化雖然成就偉大,其實是會曲解了神通的意義,將神通的修煉結果變成神話故事,事實上這種結合是不正常的,容易引導後世的修行者走上錯誤的知覺上發展!

 

原因是水大的修持,最主要的目的是讓水來清洗身上的業障,身體在禪觀的過程中,一旦進入「水化」的現象就已經顯示業力已經化開,問題已經快要解決了!

但是如果要讓別人,用肉眼看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化成水,卻是一種魔術幻術的表演行為,無論他是透過催眠術,或者所謂之神通能力變化而出,但是它已經脫離了修持佛法的目標,只是一種欺騙他人的感覺器官反應的一種成就!

 

修行人在禪觀之中,是可以很輕易的獲得水觀,身體融解在水中,可以看到身體出水或化水,其至身體中的水影中可以看到魚類在游泳,海底生物都出爐等等反應都是很正常的禪境!但是如果透過第三人身用肉眼來觀看發功的人,除了看到他身上水叮噹,這種「水水的」感覺之外,是不會看到發功的人變化成水狀!

只有天眼打開的人,使用天眼的觀看方式才會看不到當事人的身體,而看見的是汪洋一片的海洋感受,因此神通的修持定義,其實是一種比較通透性的功力描述,而不可以將幻術與之混為一談!

 

(三)重新定義

在方老師的修持經驗之中,採用三昧的佛法方式作禪觀,以身口意(額輪、喉輪、心輪)三個標準的位置,作進入與抽出的訓練過程中,所謂入三昧與出三昧的方式,身體就可以產生出水的感覺,因此出水多的時候,身體會被水大浸泡全身,然後可以出現水底或海底的幻覺,但是大部份的景色會變成明暗兩色而不一定看到彩色畫面!

 

水大的三昧觀照方式,只能夠產生水大的觀照變化,這種變化與禪觀之中的水大是有其差異性,原因是在練習禪境之中的水觀,是一種思想上的訓練,因為全身都在想水大的反應,因而弄假成真出現水大的感受!但是在三昧之中的水觀,修行者並不需要想水,它就會自然出水的變化!因此自然出水會被視為修法之成功與否的一個標準參考值!

 

在方老師的經歷過程中,單純的水觀,似乎並不能夠帶來太大的神通功能?

因為把自己觀想變成水一樣的物質,雖然可以成功的進入這種感受,但是變成水的感覺與真的就是水的感覺還是完全不相同的事實,我們必須把這種禪觀的結果,拿到其它的地方去比對,其中最常使用在臨床上治療的功能,在靈療治病的過程中,水大的發功雖然可以達到某一種滋潤的功能,但是真的應用在業障的治療過程中,水大是沒有能力去熄滅火大的!只有大悲水才可以將業火熄掉!

 

同樣在個人的修持上,觀想水大的作用時,也並不表示可以把身上的火大熄滅!

因此在靈界的反應上,「水大」是滅不了「火大」的,水大與火大是可以同時修煉而不會相互干擾,反而是相互之間能夠產生助力,可以同時訓練而不衝突!與人間物質的水火互不相讓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人體是可以訓練出水火同源的能力!

 

因此水大的修持功能在靈療上,必須變化成兩個方向發展,才可以產生治療的作用:

 

(1)    第一是使用水大的寒氣,或者冰寒之氣,那是可以用來降低身體的體溫,因此是可以用在發高燒的病人身上使用,幫助他們把體溫下降,以達到治療疾病的功能。

 

(2)    第二是使用大悲咒水的力量,消除一切業障病!因為大悲水的治病功能,經過數百年來的臨床試用,幾乎是有無病不醫的效果,因此修持水大的人,最後都應該以是否能夠修出大悲水的成就?來作為水大的參考標準為最高原則才對!避免修持進入無結果的虛耗光陰!

 

(四)大悲水

大悲水的修煉方法,一般佛教徒都誤以為是持誦大悲咒之功能而成就出來的聖水!

但是經過方老師的實驗證明,修行者所持誦出來的大悲咒水都是有瑕疵的聖水?

而事實上真正能夠治病消災的大悲聖水,都是不經持咒而直接將佛國剎土的大悲聖水,接通到人間之後使用,才可以產生完整無瑕的功能!

 

這些修持的記錄都全部登錄在聖泉探索一書之中,大家有興趣研究大悲水的人都可以去翻閱本書,尋找自己需要的答案!而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大悲水就是這一種通道方式所取得的大悲水,所以都是不經持咒而自然成就的聖泉水!

 

方老師曾經嚐試使用這一種佛國的大悲水,它的功能不但是治病,而且可以改善大自然的生態環境,只要把這些大悲水倒入大自然的山區之中,就可以讓這些失去了靈氣的山頭,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可能在十分鐘至二十分鐘之間,就可以讓失去了仙氣的靈山馬上復原,展露出湖光山色之美!因為這種特殊的功能,所以法輪中心去年曾經舉辦了一個活動,把這些大悲水倒入水庫源頭之中,消除業力的功能也非常大,但是水庫的水源太大,能夠產生如何的影響力還是一種不甚了解的功能,沒有像湖光山色的瞬間改變,所帶動出來的變化有如此感人的直接感受!

 

但是大悲水的作用中,大悲水是不能澆熄拙火的!

因為拙火不是身體的業障病,而是修持者的一種修持成就,因此大悲水非但無法澆熄拙火,而且反而會讓修煉拙火的人,拙火的力量會更加強,在人世間的一句俗語:「火上加油!」

如果應用到法界之中,就變成是:「拙火之修煉上,必需加上大悲水去掉業障,才能夠培養出純正的拙火功能!」

 

同樣要大家修正的問題是:

「人間的火雖然可以焚燒垃圾,清除污垢屍體,但是拙火雖然燃燒猛烈,卻並不一定能夠消除業障!

許多靈界的業力,拙火是燒不動的,必須有大悲水的融解業力、消業障功能的輔助,才可以把業障的問題解決,最後才能夠

達到爐火純青的成就!

因此勤煉拙火的人如果不修大悲水,事實上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

 

(五)本尊修法的權限

許多人在剛開始修持佛法的時候,因為對許多法界事物的認知不清楚,所以非常需要有一位上師從旁指導,以避免在不知情的困境之下,觸犯各種靈界的禁忌!但是一位實至名歸的上師其實是很難追求的,因此退而求其次可以先修出一位本尊菩薩,由這一位靈師陪同之下,也可以解決許多法界上的問題!

 

雖然本尊相印的靈師,是俱有菩薩的果位,或者曾經有特殊的來歷和背境,但是這些本尊的語言傳達方式,大多數都是簡單的指令,可否!對錯!上給學者指示,他們是無法將相關的知識轉變成學問和理論,來教育現世的修行者!因此本尊的教育方式,通常都是在高標準的道德水準上下命令!與真實而活生生的人類老師,是不盡相同的感受!

 

本尊菩薩雖然已經有相當的大成就,但是他們都已經是古代已死亡的先賢,經過某種宗教儀軌或修法的方式和過程中,把他們從人類的亡靈等級,提煉成高級的神靈階級!

但是他們通常可以掌握到的學問只是術科而不是學科,因此神通能力比較高,卻不能夠發表太多的言論!因此有關的言論還是必須依靠有經驗、有學問的人類來闡述學科的問題!和解釋問題的爭議之處!本尊菩薩是不會跟大家爭論問題,也不會說理和解釋的,這一個部份都必須由人類的上師來解釋問題!

 

因此,本尊是可以指導人類作某種方式的修法,但是密法之中必須經過灌頂方式,才可以學得的密法卻必須經歷人類的上師灌頂之後,這些本尊才會給予弟子適當的指導,他們完全是依法不依人,全部都依照固定標準的方式來指導學員,因此本尊相印或者上師相印,都只是一種方便之法,並不是擁有較高的權限和能力! 

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