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清明法會

 

(一)  整理儀軌

5月13日至14日,是阿逸多法輪中心舉辦清明法會的日子,在這一次法會之中,方老師準備安排的法會主軸是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訓練,為了達到更好的佛法訓練效果,所以安排了一個「大白傘蓋佛母」的密法灌頂共修,原因是大白傘蓋佛母的密法心咒,剛好就是楞嚴經之中的楞嚴咒心咒!

 

方老師在4月17日星期一下午,開始整理大白傘蓋佛母的儀軌資料,完稿之後並且開始試用這一個新編儀軌,了解大白傘佛母的狀態如何?以及詢問大白傘佛母對這一個新儀軌是否有什麼意見?首先要了解的是大白傘蓋佛母的出處和功能:

 

傳說:非天與天界相隔之處生有一顆寶樹,天人若有所求向此樹祈願,即能如其所望!

阿修羅眾見天人有此福報,大起嗔恨,聚眾攻打天人爭奪寶樹,天人不敵敗退求援,忉利天王代表天人向佛求助!

佛化出大白傘蓋母、現出三面千臂巨大無比之法身,阿修羅眾見之驚避奔逃,化解了天人的災難!因此大白傘蓋佛母以大白傘為三昧耶形,保護覆蓋一切眾生之意!後來演變成為保護修行者之保護神!

(資料來源:改編自佛教法象真言寶典)

 

資料整理完畢之後就開始修法!

今天這一次的修法過程,跟去年十月間的修法有明顯的區分,大白傘蓋佛母法身出現的時候,竟然是站在地球的外緣之上,現出無邊身的大法身!去年十月份大白傘蓋佛母示現的時候,是以三昧身的法相示現,所以體形並不會出現龐然大物的現象!

 

去年10月份的大白傘蓋佛母,是不懂得般若佛法之運用,只示現出衪的三昧身力量,可以透入修行者的全身骨骼之中,清除在身體堶悸滬袓凳D業障;今天出現的大白傘蓋佛母卻現出了般若法身,而且是站在三界之外!這種現象表示在這半年來的時間,大白傘蓋佛母已經學會了般若佛法的使用方法,而且最近方老師所做的恐龍世界和新侏羅紀的研究,衪也獲得很大的心得,因此可以把佛法如此運用自如!

 

當天方老師在修持大白傘蓋佛母的儀軌時,並無特殊的意外發生,所以就算是完稿了,第二天(4月18日)下午六點鐘,曉釧和梓琦卻先後到法輪中心向老師申訴:頭痛、全身都不對勁!快要攤下來了!

 

方老師發現她們兩人的特徵相似,都是第九識百會的位置上被封住了!

原因是最近她們都很努力的、跟家人或親人修法,修水供、甘露供養法、曼達盤等等,結果是業力太重了,讓她們的身體消化不了,所以阻塞了第九識的位置,因此而現出了頭痛或者全身發脹等等症狀出來!

 

診斷完畢,得出的結果是第九識塞住了!所以方老師就使用大白傘蓋佛母的密法,幫助她們消除頭頂上的阻塞,請她們觀照頭上阻塞的地方,生出一位大白傘蓋佛母出來,然後持誦大白傘蓋佛母的心咒,將阻塞在這一個位置的修羅道驅散下來,要他們捨戒、捨法、捨教之後,重新再皈依!身體清淨之後才讓他們通過第九識排放出去!結果十五分鐘的時間就全部痊癒了!

 

(二)  問題探討

兩位女眾的身體復原之後,就請教方老師:為什麼她們的症狀會在同一時間出現?

方老師就回答:

「因為在元霄節的法華大會中,當時所建立的修持標準是屬於顯教的修法;昨天下午老師開始修練大白傘蓋佛母時,觸動了

六慾天的密法修練方式!

所以妳們兩位比較敏感的人就會出現反應,驅使妳們馬上到法輪中心接受新方法!

事實上,大白傘蓋佛母這一個密法儀軌,去年就原本設定會在清明法會之中使用,今天出現事件,只是讓我們更了解這一個

密法的重要性!」

 

「剛才在大白傘蓋示現的時候,從妳們身上所展示出來的業力,都是修羅道上的人與非人,業力非常重,身上都帶有一種臭

味!

這一些業障全都是退轉的阿羅漢所形成,因為在妳們修法的過程中,他們並沒有真正的 進行捨戒、捨法、和捨教!因此業障

纏身不得通過六慾天,所以被封殺在妳的第九識中,不能踰越雷池半步!」

曉釧梓琦兩人便發問:「為什麼他們不要捨戒?」

方老師回答:「在過去的舊佛時代,這些戒、法、教、都是曾經讓他們成就的方法,所 以他們捨不掉這一些包袱!他們的腦

袋裡還生活在過去阿羅漢的風光時代、並不了解今天這些戒、法、教卻變成他們身上的業障!

金剛經中曾指出:『法如筏喻!』只要過了河、渡彼岸就應該把過河的竹筏捨棄掉,否則把竹筏背在身上如何前進?

金剛經中又說:『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如果放不下過去的佛法, 這就是著了相!因此過去曾經是成就

阿羅漢的寶典,今天卻淪落退轉成修羅道的業 障!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上任的天子是不會重用舊時代的朝臣!

所以過去也許是寶、今天卻都變成了草!

那些舊時代的阿羅漢、今天都變成退轉的修羅道!

他們執迷不悟的心,遮住了他們的心智!

但是當大白傘蓋佛母的出現時,放射出非常純潔的白光,好像照鏡子一樣,讓他們現出了原形,才讓他們看清楚自己的身

形!即時覺醒自己原來已經變成這樣的一個模樣?

所以開始接受捨戒、捨法、和捨教的三種要求,後來再接受皈依之後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通過六慾天!」

 

4月18日晚上,法輪中心緊急開了一個理監事會,重新確認這一次清明法會的總幹事,由瑞珍與敏芬兩人負責,原因是依照法會的輪值表輪任的時候,剛好出現了一次缺口,兩人均沒有參與法會的處事經驗,但是會議的結論是仍然依照兩人的值班,如果有需要協助可以要求任何人支援!是否有經驗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原因是法輪中心的運作已經上軌道了!沒有經驗的人也可以負責輪值!並不影響法會的作業!

 

(三)接上財庫

4月19日星期三上午,桂蕾特別到中心修法,同時也希望方老師能夠協助她,解決心中幾個疑問?

第一個問題是:她對某一些親人,心中還存有一些不可釋懷的感覺!因此覺得有一點奇怪?今天以她的修持境界來說,這些問題應該都不存在!但是心中為何還不能釋懷?

 

方老師透過時空追溯的方式,還原到過去古老的時代,就發現到原來在阿底峽尊者時代,還有一段情沒有解決,因此方老師告訴桂蕾只要把「成佛授記」和「成佛實驗」兩本書拿給阿底峽尊者看,然後再請他的那一些追隨者閱讀,所有的宗教干預的力量就開始消失!然後桂蕾的心裡鬱悶就開始消失了!所以方老師告訴她說:

「她身體和心堛漱狨部A其實是一種宗教阻力的警覺心!

因為感受到某一種干預的力量存在,所以警覺心讓她出現一種排斥力!

因此並不是她修不好!只是她沒有注意到宗教之中,原來還有許多黑暗的勢力在蔓延!

這些蔓延的力量最後都會找上妳的關係人,讓他們成為妳的箭靶!

因此!一旦有箭靶出現的時候,並不是妳的攻擊性不能降伏!

而是妳的心靈以箭靶來跟妳示警!告訴妳有特異能量出現,可能會做成對妳的影響!」

 

完成了第一個問題之後,從這樣的一個空間繼續向前推進,進入萬年的空間之後,回頭一看,她才發現許多原始宗教的力量,都跟她聯上了線,其中還包含了伊拉克的回教力量,從處理過程中可以發現,大多數的宗教力量源頭,都與高能量有關!而所有的高能量又與外星能量扯上了關係,到了最後通過六千年的時空之後,這一種宗教的影響力量才降降低!

 

因此把這些宗教所有的能量來源,都重新把它移走送出太空之後,所有的宗派或者宗教就失去了它們的法源和依據,開始進入乾枯和死亡的狀態,然後通過捨教、捨法、和捨戒的手段,重新皈依之後,宗派的衝突力量就消失了,法界的力量開始進入統一的狀態!

 

走過了時空之間的壁壘,對於所有宗教的衝突力量,就更加清楚明確它們之間的歷史關鍵要素,過去的處理方式會花費很大的心血,去研究歷史事件的特色和內容!今天使用時空穿越的方式,並不需要去計較實質的內容就可以操作,把時空的因素打通關之後,所有的業障就全部消失了!

 

後來她又想到了先生的事業問題,方老師替她連結到古老的宗派之中,發現鴻璋的背後居然是華嚴宗的重要人物,而且是華嚴四祖澄觀大師的四大弟子之一(其中就以圭峰宗密、東都僧睿、海印法印、及寂光四人稱為門下四哲其中繼承澄觀大師法統的就是宗密。),在時空的推行前進過程中,到達二千三百年的時候,更發現僧團之中有一批長老,控制了僧團之中的財富和運用生財的方法,掌管了所有宗教人物的財富!

方老師隨著桂蕾的思維,進入這一個僧團的長老空間中,對他們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建議:

「孤獨長者在二千五百年前,以黃金舖地購賣了袛陀園送給了釋迦牟尼佛,建立了袛陀 林精舍!但是在十多年前,方老師與

相關的弟子,曾經支付給這一位孤獨長者的費用,是兩千五百萬元的金額!

後來孤獨長者在他無法償還債務的情形下,在法界之中自動轉讓了捐贈袛陀園之功德福 報!方老師代表了唯識系統的弟子,

來跟這一批長老討回實質的財富和功德,結果這一次的追討非常成功!

這些長老代表在沒有討價還價的情形下,直接把這些財富全部撥到唯識系統的天庫之中,任由唯識弟子如何應用!」

 

怪不得以前修練財神法的時候,只看到眼前金光閃閃在眼前閃過,卻從來沒有看到真實可以兌換鈔票出現的事實,今天接受了如此龐大的金庫,才了解到實質的感覺原來如此紥實,雖然真正的財富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夠接上線,但是心中的感覺卻比以前踏實得多了!

 

(三)  穿越時空

解決了心中所有的罣礙之後,桂蕾就留下來跟方老師討論時空穿越之後,可能會發生的新問題?方老師也回應她說:目前的了解狀況,是時空急速轉移的過程中,可以解決一些靈療上的新觀念,例如今天某一位人士足部突然出現疼痛反應,我們檢視的時候,可能發現是過去某一個古老的時代的傷害記憶,今天只是因為人地時事物的五種因素刺激下,將這一種傷害記憶傳送到當事人身上,所以在臨床發生了今天疼痛的症候!

 

在過去的靈療經驗之中,我們都需要從症狀之中追踪到生病的來源,把事情的前因後果找出來,然後再使用心理治療的操作方式,把案情解結之後才能夠解除病者的痛苦!今天可以不必經由心理治療的處理,只要找出它的時空要素,把時空的阻隔力量消除,往前推進之後選出一段健康的時段記憶,再回過頭來拷貝填入在原有痛苦資料的記憶空間之中,蓋過去了過去痛苦的記憶之後!今天這一個症狀的痛苦記憶已經消失了!所以靈療的效果就在時空推進的來回過程中,在很短的時間之中就完成了!

 

方老師今天下午一點多鐘,舉例跟桂蕾說明的時候,想不到傍晚的時候,梓琦就帶著她的大兒子到中心,因為在前幾天騎著摩托車不小心撞車,車子撞壞了!右腳踝也受傷了!方老師就使用了今天跟桂蕾講解的理論,跟孩子處理他的前世曾經因為在天庭打架事件,出現了被打斷右腳脛骨的記錄,所以方老師把歷史往前移動,橫截了一段從來沒有受傷的歷史記錄,然後拷貝進入蓋住了他的舊傷記錄之中,觀察時空移動的理論是否能夠在臨床治療上,可以獲得理想的實質效果?果然這一次的實驗之中所出現的效果與理論符合,治療時間短促、而且當事人也非常容易接受這一種治療功能!

 

在另外一個話題之中,方老師也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教育觀點!

從小孩子的教育過程中,過去我們所專注的力量,是放在如何消除歷史上的傷害,清除歷史上的心理情結或傷口,讓人類獲得正常的溝通方法來解決成熟度的問題!

 

但是在今天進入時空急速轉移的空間移動能力之後,孩子的不成熟問題,可能不是心理上的障礙所形成!也不是任何歷史事件的傷害記憶所產生!有可能是懷孕的過程中,我們身上的元神或者本尊,利用衪們能夠穿越時空的特異功能,自動進入了古老的原始時代中,尋找到古老時代之中,把當年沒有照顧好的孩子找了出來,帶到今天的時空中生了下來,在這樣的前提下,孩子生下來出現原始行為,不容易接受今天的教育方式,其實是可以考慮使用時光快速移動的觀念來看待這樣的事件!

 

如果本尊在過去當事人生產的時候,因為使用這一種方式偷偷把孩子帶了過來,這樣在古老時代穿越時光的過程中,可能讓孩子完全無法適應今天的時代!所以今天的處理方式是可以把孩重新帶回古老的時代中,使用全新的教育方法讓他們長大之後,再帶他們穿越時空回到今天的孩子身上,這樣的處理過程中,也許就可以尋找到一種最新的方法、治療孩子先天性學習障礙的一種全新方法!

 

桂蕾在方老師指導之下,進入時光空間旅程之中觀察孩子的過去記錄,真實的發現出現了這一種特殊情形,所以也就嚐試使用時空快速移動的方式,去消除孩子身上的原始記錄,發現似產生了實質效果,但是目前還需要一點時間觀察來證明,它的功效和持續性是否可以證明這樣的一理論,可以達到理想的治療或者真實的能夠改變教育上的功能!

 

(四)  分段展現

今天下午有一點不尋常,居住在龍潭的自心法師,突然在無預期的情況下造訪,他身體的狀態比以前都良好,而且談笑風生說了好長的一段話,介紹他最近的得意事件,目前深受佛教界的重視!後來易君、明玲、宗欣也都先後提前到達法輪中心,所以自心法師看到方老師正在忙碌才起身離去,轉移目標去探視居住在同安街附近的信徒!

 

易君今天是來請方老師印證本尊相印的,剛好幹事桂雲今天下午也提出了她的狀況,說看到了一雙菩薩的手拿著唸珠在唸誦,然後就是梓琦帶了她的孩子到中心,接受方老師的處理,方老師首先處理梓琦的老大,發現替他把健康的記憶植入痛苦的記憶時,曾經出現了一種特殊的阻力干擾,後來追踪下去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五百羅漢之中的畢陵伽婆蹉!

 

畢陵伽婆蹉

畢陵伽婆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發心,從佛入道,數聞如來,說諸世間,不可樂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門,不覺路中,毒刺傷足,舉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雖覺覺痛,覺清靜心,無痛痛覺,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寧有雙覺,攝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諸漏虛盡,成阿羅漢,得親印記,發明無學。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

 

原來這一位阿羅漢雖然克服了當年的痛苦,甚至成就了阿羅漢!但是刺在他右腳上的毒刺記憶,其實並沒有清除,今天方老師替他拔起了毒刺之後,他的中毒記憶才完全被清除,所以受傷的腳本來進入法輪中心的時候還一拐一拐的走路,處理完畢之後走路就已經完全不痛了,而且方老師在過程中也沒有觸摩他受傷的腳,原來的痛苦就完全消除,走路已經沒有一拐一拐的姿勢!

原來梓琦的來意:是希望幫助兒子在學校中能夠獲得徵試,不必去參加大學聯考!但是方老師替他接通了時空的阻礙之後,他的身體自然發出了阿羅漢的光燄,原來身上有一種白色的出家業力也完全消除,所以方老師告訴梓琦和她的兒子說:他身上的光彩已經表示信心十足,無論是被徵選或者需要參加考試,都沒有障礙!所以不必替孩子擔心?讓他自己順著自己的感覺和運氣去選擇將來,不必要擔心他的前途,必然會有很好的運氣等著他去發展!

 

梓琦的兒子處理完畢之後,方老師先後跟桂雲印證了四臂觀音的本尊、和易君的本尊無量光菩薩,易君後來更進一步的接受阿闍梨的考試,並且順利的通過各種的考核過程!

 

出來之後再指導宗欣和明玲修法,處理下午一點多之前,有關桂蕾處理僧團的財庫之事,進入唯識系統的財富,都需要經歷使用大悲水洗錢的過程,把業力洗清之後才不會留下禍根!

在閒談的過程中,方老師把最近兩個月來的觀察結果,發現第二批的阿闍梨特色,原來與第一批阿闍梨完全不一樣!

第一批的阿闍梨需要經常參加法界的宗教戰爭,所以個個都是功夫了得的戰士,他們可以指導學生訓練弟子的密法成就,也可以從事靈療和處理風水、抓鬼鎮邪等等的業務!但是賺錢的狀態卻並沒有太好!

第二批的阿闍梨的特質,似乎都是家境都比較好,事業上都較順利的人物!

除了素惠一個比較特別,因為她原來應該是在前第一批的隊伍中選拔,卻自願落跑到第二批中參加選拔的人物,所以並沒有第一批的好戰,但是也沒有第二批的富裕家境!

第二批的阿闍梨出現之後,他們身上所背負的任務沒有戰鬥能力,也不會跟別人看病處理風水,也不需要傳授弟子或進行弘法的任務,他們只需要把本身的事業做好,就可以各自代表了商界、企業界、財經界、和學術界的事業成就,而成為法輪中心的標竿,帶動中心的弟子進入經濟充裕、財源充沛、權力落實、學術成就被社會接受的重要里程碑!

 

如果祖師爺是這樣的安排之下,方老師就不能採用密法的神通能力作為檢驗標準,而必須改用其它的社會標準方式來作為考核的新標準!因此第二批的阿闍梨弟子完成考核之時,也就是第一批阿闍梨的經濟改善的日子!所以不但沒有增加第一批阿闍梨的生活競爭性,而且可以促進所有法輪中心弟子的就業機會或者賺錢機會!

如果我們定位第一批阿闍梨是屬於戰將型的話;那第二批的阿闍梨就應該是福將型的人物,因此第一批阿闍梨打仗打得很辛苦,而且每戰必勝!但是財富的收獲卻不多!第二批阿闍梨出現的時候,他們都不需要打什麼仗,因為天下已經定了!他們的工作就是協助大家賺錢,改善經濟的生活狀態和生活的品質!

 

所以宗欣明玲身為第一批的勇士戰將,必須了解不必要再到戰場上作戰,可以學習把身段放軟,放下心堛漯Z裝、開始包裝自己一下,接受時代的考驗,要練習談笑風生,告訴別人佛法的修持,其實只是心存宇宙、時光逆流的一種結果!那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成功的訓練方法!日後學生就必然會很快增多了!

 

(五)  自我檢討

方老師在談話過程中,也提及一個新的概念:

「過去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佛法,焦點放在『了生脫死』的方式和禪天修持法上發展, 這一種研究方案在分類上可以說是一

種垂直式的高空發展;今天發展到時空穿越的方式 來解決問題,分類上可以說是一種歷史前後水平貫穿的方式發展!

目前核對資料之後,發現到還有一種橫向的發展尚未進行!」

 

所謂橫向發展,就是左右脈的伸展,有如金翅鳥一樣可以作大鵬展翅的姿勢,左右脈打開之後才容易讓人脈伸展!目前一般的宗教團體,所使用的發展方法就是這一種方向發展,因此團體雖然發展得龐大,但是卻沒有深度,無法在宗教深度上作研究發展!

 

方老師一直在深度和高度上發展,所以並沒有花時間在弘法上作橫向發展,結果就是叫好不叫座!今天的佛法研究已經進入前後方向的水平貫穿發展之後,所以就可以輕易的量度出答案,原來是一直以來從來就沒有往橫向發展下過功夫!

 

世間任何現象,都有其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同時存在,好的一方面是可以清心寡慾,減少外人的打擾,可以專心在研究上發展,但是最後就會出現這一種經濟和人脈的發展遲緩的現象;反之其它的宗教團體,把焦點放在經濟和人脈上發展過度,變成組織龐大卻沒有內涵的宗教組織,找不到研究的方向和目標!

 

今天方老師既然可以從分析之中,了解自己過去的發展方向上的盲點,當然需要作出不同的修正方向發展,所以在左右兩脈上研究,目前已經發現左右肩膀上的肩井穴上,原來被人裝了一把鎖,把脈氣封住了,因此身上的真氣無法向橫展開,這一種封鎖是如何做成的目前還不甚了解?也許是在自己的潛意識之中出現自動上鎖的一種現象,目的就是要求自己努力的方向可以不受外間的影響!因此二十多年來的學佛經驗中,的確沒有遭受到任何外力干預!

反過來檢討其它宗派的人物,是否也會發生類似的現象,但是鎖住的位置恐怕是任督兩脈或者是鎖住了中脈,因此多年來卻無法做出有深度的發展!

 

宗欣、明玲兩人聽到方老師的談話之後,把兩隻手臂伸出來做了一個有鳯來儀的飛鳥動作之後,也發現到兩個人的肩胛骨附近出現一對大鎖,把左右脈的氣血封住,所以羽翼難豐,飛不起來!這一個鎖真的很難打開,宗欣和明玲使用他們自己的方式開鎖,才發現這一把鎖不容易解開?方老師指導他們可以使用時空移動的方式,進入沒有被封鎖的時間前,把沒有封鎖的時段拷貝下來,填入被上鎖的時空之中,這一把鎖就可以很輕鬆的自己打開了!

 

不久之後宗欣明玲兩人已經發現左右手臂伸出來之後,已經開始長滿了羽毛,好像長了一對翅膀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天主教的天使一樣,方老師想起所有古佛的塑像之中,都需要雕刻安住一隻金翅鳥在古佛的頭頂上,其實應該是金翅鳥代表了羽翼豐滿的意思,同時也可以表示左右手得人,可以讓成佛者一飛沖天,鵬程萬里的意思吧! 

4月2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