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須菩提大仙

 

(一)  無心插柳

421日星期五下午,慧淨上師跟方老師研究孩子的問題時,在不經意的情況下,提及了最近北科大的一位指導教授,在參加了一次學校宗教社團的宗教活動之後,回到學校之後眼神與談話都有一點怪怪的,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目前沒有辦法跟他溝通,他的思路也跟平常不同,他們這一次的活動與禪的放鬆訓練有關,參加之後才知道使用場所之知名的主持人目前正在洗腎,所以引發了一連串的問題,讓她出了點疑惑?

 

就是這樣的幾句話,引起了方老師的注意!

這一位佛教團體的主持人,由於形相長得很特別,所以方老師老早就把他歸類到須菩提大仙的弟子群中,雖然須菩提大仙是否有其人,目前沒有辦法從歷史之中去肯定,但是明朝吳承恩所著作的西遊記小說之中,提及了孫悟空這一隻石猴在東勝神洲的大石中孕化出來,然後四處尋師學藝,後來終於找到了須菩提大仙,拜在他的門下學藝!

 

但是這一隻石猴學會了七十二變的神通技藝之後,須菩提大仙知道將來這一隻潑猴必然會弄到滿城風雨,所以有自知之明馬上封門遠遁,避免日後被這一隻潑猴招惹出天大的麻煩!這樣的故事情節讓大家都看得很有興趣!

 

但是須菩提在釋迦牟尼佛時代之中,是確有其人其事,並且被名列佛祖的十大弟子之行列!方老師在中學時期所看的西遊記,看了這樣的一段情節是完全沒有什麼反應!

等到學佛多年之後,再聽到這樣的一段情節的時候,了解須菩提的典故之後,就會對吳承恩產生莫名奇妙的感覺?因為小說家可以捏造一些名字出來,何必要掛上須菩提尊者的名號!真的會讓須菩提大師也蒙羞!

後來法輪中心的大師兄慧可上師,修證進入金剛上師的行列時,方老師的意見就變成:「那些存活在禪宗之內的猴子,如果今天不趕到法輪中心來報到的話,恐怕都會功力全失了?師尊在此、不來者就是無禮!無禮如果再加上無恥、恐怕都會千年道行一朝喪?」

 

今天聽到了慧淨上師不經意談話中,卻引起了全部歷史故事的連結!

因為當年禪宗的二祖慧可大師,四十歲的時候就已經獲得大成就,接掌了達摩祖師傳給他的掌門衣缽!並且聽從達摩祖師之言,躱在深山之中避世四十年,等到國師菩提流支的影響力消失之後,再重返紅塵俗世進行弘法的任務!

 

因此慧可大師傳法的時候,時年已經八十多歲,頭髮斑白垂垂老矣,而且不建寺廟、身穿破衣、留了長長的白頭髮,左手臂因為自行斷去,相貎奇特怪異、引起巿場旁邊的小孩子好奇,所以經常會有小孩子向他丟石頭,但是慧可大師本人卻並不介意!還是過著他閒雲野鶴的頭陀行日子!

 

(二)慧可大師

由於慧可大師的武學功夫了得,後來菩提流支的弟子,多次找慧可大師的麻煩,都不得要領,因此想了一個辦法,到縣官處告慧可大師是妖怪,縣官大驚馬上派人把慧可大師抓來,並且詢問他是不是妖怪?結果慧可大師卻告訴他:「我是妖怪!」

 

縣官沒有知人之明,聽到這種報告便誤以為真,馬上奏上朝庭告知國王,縣境之內出現妖怪,請問國王如何定斷?而國王看到這樣子的奏摺也誤信為真,馬上批示把妖怪當眾斬頭了事!

豈知縣官行刑的時候,慧可大師斷頭之處沒有流出血液,而是流出白色的汁液!一時之間縣官見到這種場面,馬上又再寫一道奏摺給國王,告知慧可斬首之後、沒有流血反而流出白色的汁液!所以確實證明他是妖怪!

 

國王雖然不了解這種怪事?但是國王身邊卻有高明的國師,這一位國師曾經閱讀過有關禪宗的資料,西天十五代祖師曾經為人冤枉誤判斬刑,當時砍頭之後,也是沒流血只流出白色的汁液云云!國家有幸才會出生一位如此偉大的肉身菩薩,今天卻不幸的把他誤判斬刑,試問如何是好?

 

後來國王只好親自率領文武百官,一同來到慧可大師的屍首面前叩頭皈依,讓死後的慧可大師,卻能夠有幸可以接受國王和文武百官,全部都成為他的皈依弟子!

 

這樣的一個佛教禪宗大師的故事,情節雖然有點趣味,但是許多人都不會太在意去思考其它相關的問題!今天方老師對這個故事,卻發生特殊的研究興趣?

 

二祖慧可大師和釋迦牟尼佛時代的弟子須菩提,兩者之間的關係!明朝的吳承恩是如何得知?還是剛好亂猜的被他猜中?因為故事情節被世人猜中的機會是非常渺茫的機率!

剛好慧可大師躱在深山之中四十年的時間,如果無聊起來抓住那些野猴子,替牠們皈依佛法是非常可能存在的可能性!原因是後世的出家僧侶之中,的確是有很多僧侶會有這一種習慣,所以四十多年的深山修行,渡了不少野猴的事件,是非常可能發生在慧可大師的身上!

 

因此去年阿逸多法輪中心的慧可上師,進入傳法金剛上師的授證時,方老師已經預見到這樣的一幕:「有不少野猴子和尚或者禪宗的修行者,他們當年從二祖慧可大師身上所獲得的皈法力,將會全部悉數收回!」但是須菩提大仙如何教導這一群野猴成就的這一段歷史,卻始終都沒有想通,那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產生的行為?

 

今天聽到慧淨上師提及她的一位指導教授,近日參加了一個有關禪學的學術講座之後,回到學校之後出現奇怪的感覺,好像有點不認識他這一個人?

方老師把兩件事連接在一起的時候,突然想通了兩件事:

「慧可大師躱在深山之中四十年,以他當時俱有一代宗師的神通能力,其實是真的可以 渡一批野猴子成就;而最後被誤殺之

後,又再吸收了一群國王和文武百官為弟子,這些 國王文武官員們,日後也可以有大福報,獲得地方政府的執政大權!

 

如果我們把這兩件事加在一起來看,就會看到一群如野猴子一樣的人物,掌握了朝中大權,卻做了不少貪污舞弊的事,原因

是猴性本貪,看到好奇的東西都會去玩弄一下!

這樣的結局如果在我們眼前出現,那真是一種很可怕的宗教神跡?

 

尤其是在砍了聖人的腦袋之後,這些官員都變成了沒有大腦的人,上任官職之後,自然 很容易就會被那些野猴子佔用,但是

在手腳不乾淨之後的結果,卻還有大師的神功保護, 讓他們免受法律之刑責時,那慧可大師可真是業障深重了!」

方老師想到這堙A不禁讓人憂心搖頭!但是今天本尊並沒有到法輪中心,只好另安排在第二天星期六晚上七點鐘之後,再來

研究這一個案件如何了結!

 

(三)禪宗事故

慧淨上師今天的修法已經完成,替孩子找到了源頭和線索之後,日後處理起來就可以比較輕鬆自在,只需要花一點時間去實踐,就可以找到真實的結果!

 

慧淨上師結束之後,淑惠就到了法輪中心,接連是處理她的個人問題,她近日完成了時光穿越之訓練後,連續幾天以來都感受到眼睛幾乎張不開來,一種不知名的力量緊扣住她,早上也幾乎起不了床!

 

方老師就讓她自己,先用大悲水清洗法身,然後再去慢慢檢視相關的線索:

桃園地區的空間之中,似乎有強大的三昧力量在掩蓋住,所以方老師提醒了她一些人事間題之後,她才開始覺悟在佛法修行上,從來沒有想到真實世界的人,和古老時代的人物做連結,有了答案之後,使用抽牌的修持方法,不一會就把重要的人物都抽光了,而她身體上的沈重壓力也開始消失,業力消退之後、進入禪觀的時候,就可以感受到一望無際的廣闊空間!

 

今天淑惠尚未完畢、就已經輪到明玲上場!

方老師提醒她的居住所在地新莊,先使用大悲水洗刷的過程中,追查出是否有禪宗的大佬,控制了這一個地區的制空權!因為其它宗派的人士已經沒落,理應沒有能力掌握住這一個地區,唯有禪宗一脈的人物之中,因為有龍樹、達摩、慧可、惠能等宗師級的唯識人物在場,所以遲遲沒有動手清場,在421日早上開始,小惠能的生病不能上學開始,觸動了這一個大好時機,所以趕緊把禪宗最後一道保壘攻破,舊時代的宗派就可以全部解除了!

 

明玲正在努力尋找對象的時候,方老師已經替她找到了位置,原來是有一位臨濟宗的玄義大師居住在樹林鎮,所以經常受到這一股力量干擾到自家的生活!經過抽牌的原理運作之後,禪宗的干擾力量開始消失了,宇宙空間之中就有不少的透明球狀空間,從很大、很高之宇宙深處開始往下收縮,整個空間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這些空門從前根本找也找不著、看也看不到!今天因為抽拔禪宗的領域之後,都開始一個一個的現出原形了!

 

過去對禪宗的各位祖師都非常敬重,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動到他們身上,今天時勢轉變,經過處理動作之後,才發現他們的影響力量的確非常深遠!今天因為在研究過程中,發現到恐龍這一種無佛、無法的時代,原來就是佛教界各大宗師一直追求的成佛目標,也就證明出一個全新的道理:

「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

有了宗教的力量,能夠幫助人類的教化功能、更趨完善!

但是反過來說:有了宗教的出現,它也對人類世界做成更大的破壞性!

只有回到無佛、無法、無宗教的時代:

人類才能夠回復正常的表現、他們才可以更正常的去表達內心世界的言語和慾望!」

 

(四)空中剎土

明玲正在處理她的居住的地緣之後,因為空間在急速收縮,才終於給她了解、心裡面一直以來都很想搬家,但是卻有另外一股力量賭氣的不想動,原來住在這一個區塊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的靈界力量想把她趕走!不斷的在暗中下手攻擊!但是、當時明玲只有在地平面上追查,沒有注意到他們躱在高空之中攻擊,他們是以一種無色透明的罩子包住,平常不活動的時候都躱在罩子中,因此不容易發現他們的踪跡?

 

今天了解原因之後、抽掉他們禪宗之背境,失去了依靠之後,他們建立的空間馬上就打破,一個一個的像螞蟻一樣的倒了下來,現出了原形!但是今天跪地求饒已經太晚了!今天就可以反過來要主動把他們趕走,主客一瞬間就易位,整個地區都出現小圈圈的舊般若時代的殘餘力量,一個一個的從天空中摔下來,過去總是無法追踪的傢伙,今天終於受到了報應?

 

原來它們竟然是禪宗大師的殘餘力量,只是一直以來受到佛法的保護,所以無法使用天眼尋找到真正的答案,今天因為要把禪宗連根拔起,就可以很輕鬆的看到他們躱在那堙H一個都跑不掉!以前受盡他們的氣真的是百般無奈!今天也讓他們好好的享受,品嚐內心的煎熬是什麼樣子的滋味!

 

在處理的過程中,也讓她很敏感的測出還有不少的唯識高手,被弗沙佛關閉在宇宙太空之深處,陣陣的心酸往事也會不斷的傳入眼底,方老師核對資料的時候發現,因為法界的通告沒有進入宇宙,而宇宙的空間又如此龐大,正是既有恆河沙數諸佛!也有諸佛沙數之恆河!他們被封鎖在那一個方向?究竟空間有多遙遠?我們都沒有任何線索?所以只能以人去追法!再以法去追踪宇宙監獄!追到之後再想辦法把監獄打破!

所以使用了大悲水,灌注到今天的相關人物身上,然後再觀察這法水流向宇宙何方?從這些方向和距離之中,尋找到太空監獄之實際所在,最後才能真正的把他們解放出來!

 

也正因為這樣子的追踪效應,結果是過去舊時代的佛國剎土,就一個一個的自動爆破毁滅,佛世界剎土全部都歸本還原:「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禪宗本是天下第一宗,一切的佛法如果沒有禪為根本,所有的佛教宗派也都可以不存在,這種宗教滅亡的骨牌效應就會應運而生!所以經過時空穿越的抽牌處理之後,所有的宗派也同樣的出現空亡陷落的現象,最後地平線上都沒有任何高聳的建築物擋路,一眼看過去都可以望穿秋水,視野變成完全無障礙的空間!

 

(五)鐵丘墳事件

晚上回家看吃飯看電視之後,到了晚上十一點半鐘!打點一切方老師就決定回房間睡覺,伸手替佛母把脈的時候,卻突然間感受到佛母手上的氣脈,黑色的魔氣大增!今天的臉色也不太好看!細心把脈發現兩手尺膚之間的魔氣出現衝擊不安的反應?所以回想到是否到公墓修法時,沒有把身體修乾淨所致?

 

初時只以為是昨天晚上墓園修法的問題,後來慢慢追踪下去卻發現到不是今天的問題,而是出現在唐朝武三思的時代,因為接受皇令下了聖旨,要毒殺薛丁山一家上下!

 

原因是薛剛喝醉酒在燈會之中鬧事,後來在座的七王子要抓他時,混亂中薛剛一腳踢爆了七王子的睪丸,唐高祖眼看王子受傷,受驚從樓上下樓的時候,摔下樓梯受傷後來駕崩,因此薛剛所犯的過失是誅家滅族的大事,後來武則天身為太后掌政,派武三思負責執行死刑,家族之中共有三百八十五人,死後所有屍體都集中起來:

 

 

    再說兩遼王府內殿前,掘一數丈深坑,軍士扛、抬薛家三百八十三人屍首,到了坑上,將屍首如臘一樣,腳搭在肩上,填在坑中,上用三皮石板,三皮生鉛埋蓋,以生鐵熔化,澆成墳堆,立一石碑,上刻四行字道:「反叛薛家門,鐵石壓其身。萬年千載後,懷恨鐵丘墳。」                                                               (資料來源:章回小說:薛剛反唐)

 

小說中之描述:「鐵丘墳」的整個事件的執行,都是由武三思一手策劃,今天在墓園拜祭的過程中,卻觸動了這一次的歷史典故,這些黑色的魔氣就是薛丁山一家的冤氣而生,平常都依附在佛母的深沈空間,不容易把它排放出來,今天卻被血饅頭的力量衝擊到,不知何故它隱藏的力量會波動了出來!

 

透過時空穿越的理念去操作,這一次卻非常順利的把黑色的能量釋放出來,從佛母的肺部自然的排放出來,這一種黑色的能量其實很早之前,就已經被方老師發現,但是無論使用任何一種修持方法,都沒有辦法把它排放出來!今天終於在歷史見證下,禪宗和三昧的法統都被收拾完畢之後,這種力量才能夠順利的排出!

 

事實上多年前,方老師就已經知道佛母身上,隱藏有武三思和鐵丘墳的歷史事件,但是處理方式尚未完善,只有把症狀減輕而歷史卻沒有能力清除;今天把歷史再連結的時候,就會發現三昧系統和唯識系統的鬥爭,唯識系統的成員,透過薛剛事件而剷平對手,報復唯識弟子被關閉在太空地獄的仇恨!只有把所有的宗教力量都消平之後,最後的歷史答案都會發現,所有人類的鬥爭文化,其實真正的來源都是根源於宗教鬥爭!

 

在沒有宗教、沒有文化、沒有社會文明之前,意外與死亡都是大自然的一種規律和安排,春夏秋冬的變化和生老病死的起伏變化,人類都只有順應自然接受老天的安排,就好像今天我們所看到的許多原始民族的社會一樣,沒有仇恨和怨對!人類文明的進化和社會進步的結果,勾心鬥角極盡奢華,宗教的生命長存和生命永恆出現之後,所有的仇恨怨結也就開始轉變成永恆的記憶,只有把宗教和文化兩個主要項目都推到絕處之後、所有的業障都變成毫無意義的歷史殘渣,再也不能醞釀出任何火爆的巨大能量!

 

(六)修法前行

422日星期六下午,宗欣、明玲兩人到了法輪中心,詢問慧可上師是否會到法輪中心修法,方老師回答說:「大師兄白天因為學校的會議很多,白天無法抽身過來,所以決定晚上才能到中心修法!」

兩人聽到這樣的消息,有一點失望!本以為下午到法輪中心來,可以跟慧可上師一同修法,處理禪宗的秘密事件,原因是兩人都在達摩祖師時代出現過,一個是菩提流之的首徒衍空,後來因為菩提流之命令他去刺殺達摩祖師時,卻違抗師命!菩提流之一時之間情緒激動,出手一擊,他卻不閃不避,因此被流之三藏失手打死;一位是當年是身為狐仙,不願意去陷害達摩祖師而被流之三藏滅了族!

 

今天聽聞慧可大師,當年躱在深山修行四十年的時期,曾經在山野中抓了許多猴子皈依念佛,結果成就了今天不少的傑出人士!所以要到中心來陪同慧可上師修法,想知道後來的事件會發展如何?今天到場之後才知道時間不同,所以大感失望?

 

方老師認為那是慧可上師的私人事務,他們兩人不一定要參與,但是可以替大師兄進行前行,先把有關禪宗的事務處理好,讓大師兄下手的時候,可以沒有阻力就可以了!

因此從禪宗系統之中再行清查臨濟宗,把相關的因緣如抽牌一樣都抽光光,再去追訴到西天二十八祖,全部抽離之後,再從恐龍時代的歷史之中,剪下一段歷史貼上挖空之空白處,其它躱藏在空隙中的小傢伙,就像小螞蟻一樣爬了出來,全部清理之後,再進入禪定觀看,真的是萬里無雲一片空盪盪!

 

晚上慧可上師到達法輪中心的時候,佛母只有跟他準備十五個饅頭,以為修這樣的法不必使用太多的材料,首先是方老師把當年的歷史故事,先與慧可上師討論一番,等到他自己入禪定之後再核對資料,判斷與方老師所推斷的歷史情節是否相符?然後再去確定如何修持消除這一種障礙!

 

慧可上師對照資料無誤,首先處理那一批潑猴,把法力收回之後替牠們進行破瓦法,讓牠們進入了涅槃歸零!然後再跟國王滿朝的文武百官修法,把他們誤斬大師頭顱之罪行消除,讓他們的腦袋都可以贖回!

 

誰知進入修法的時候,才知道他們觸犯殺阿羅漢之罪,罪名原本列在不赦之列,所以一個饅頭只能解除一位官員的封印力量,十五個饅頭用完之後,卻弄得群情鼓噪,業力四起不安!但是桃園地區的饅頭店,都只有白天做生意,晚上全部都打佯不做生意!所以一時之間卻沒有地方可以買到饅頭用?

 

因此佛母緊急聯絡賣饅頭的老板,打他的手機請他緊急把店中的饅頭全數送來法輪中心應用!原本已經打佯休息去了南崁活動的老板,接到佛母的電話之後,也願意回店中把所有的饅頭送了過來,七十個白饅頭再加上二十個全麥饅頭、全數九十個,再加上原來的十五個,所以當天晚上慧可上師總共修了一百零五個饅頭,替那些皈依過的文武官員,把腦袋接回去!並且要求他們日後應該好好的服務於老百姓:清廉節義、肅清貪瀆、勤政於民,好好的做好自己份內工作! 

424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