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轉世靈童

 

前言:

方老師在著作本書之際,感覺到讓讀者自行從有關藏區的文字中,閱讀出相關文獻資料,是一個很重要的學習歷程,所以列出有關的資料公佈,並不需要每次都依靠方老師的文筆書寫,所以下面會有好幾篇文獻,就是在這種原則之下引錄出來:

 

靈童轉世

一直以來盛傳於佛教傳說。傳唐朝西天取經的玄奘法師就是西天如來座前童子——金蟬子的轉世靈童;後民間盛傳的濟公活佛也是伏虎羅漢的化生。但自明代以後,這種說法就開始銷聲匿跡了。

但卻在藏傳佛教中得以發揚光大,而且靈童的條件也越見豐富,並發展到了現實生活中,其根本意義其實是為了加強統治力。以現在靈通的要求是:出世的時間必須就是老活佛圓寂的時間、能對老活佛生前的器物感興趣、並必須能圓滿回答尋訪喇嘛的提問等。

 

 

班禅转世灵童是如何产生的20031117日)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方式,公元13世纪,噶玛噶举派的黑帽系首领圆寂后,该派推举一幼童为转世继承人,从而创立了活佛转世的办法,此后各教派先后效法。公元14、15世纪之交,藏传佛教格鲁派创立,并逐渐形成了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两大活佛系统。经过中国清王朝中央政府的册封和认定,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才得以确立。

  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最小弟子根敦朱巴圆寂后,为防止内部分裂,于是袭用噶玛噶举派的转世办法,由根敦朱巴的亲属及部分高僧指定后藏达纳地方出生的一名男孩为根敦朱巴的转世,这就是二世达赖根敦嘉措。由此形成达赖喇嘛活佛转世系统。达赖喇嘛的尊号始用于三世达赖索南嘉措时期。

1578年,明王朝顺义王俺答汗赐予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的尊号。此后,格鲁派依此称号追认根敦朱巴、根敦嘉措分别为第一世、第二世达赖喇嘛。1653年,清王朝顺治帝册封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以中央政府的册封形式确定了达赖喇嘛的封号和地位。此后,历世达赖喇嘛都必须经中央政府册封才能得以确认,成为一项历史定制。

  宗喀巴的另一著名弟子克珠杰·格勒巴桑,即一世班禅,年长根敦朱巴六岁,且早拜师八年,对创立格鲁派有杰出贡献,因此连同宗喀巴及宗喀巴的另一著名弟子甲曹杰被藏族宗教界合称为“师徒三尊”。1645年,固始汗(清王朝驻西藏的地方首领)赠予罗桑曲结“班禅博克多”的尊号。这是班禅名号的正式开端。其前三世班禅是追认的。四世班禅圆寂后,后藏托布加溪卡的一位幼童被认定是他的转世灵童。这样,格鲁派又建立起一个班禅活佛系统。

 

1713年,清康熙帝正式册封五世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并赐金册金印。

从此,历代班禅额尔德尼须由中央政府册封方得以确认,也成为一项定制。

班禅额尔德尼活佛转世系统取得了与达赖喇嘛转世系统平等的宗教地位。

  活佛转世系统形成后,经过一系列历史演变,最终形成了以“金瓶掣签”认定活佛转世灵童的制度。在历史上,大活佛转世灵童的认定存在着诸多弊端,转世活佛往往是由“吹忠”(即护法喇嘛)作法降神祷问指定,于是贿赂吹忠、假托神言、任意妄指之风盛行,转世灵童多出自王公贵族之家或出自族属姻娅,一些上层贵族或大喇嘛乘机操纵了宗教大权。更为甚者,噶举派红帽系十世活佛借故要分扎什伦布寺的财产,失败后竟勾引廓尔喀入侵后藏,危及国家、百姓安全。

 

面对大活佛转世灵童最后认定中的这些弊端,清高宗接受西藏地方僧俗界“立定法制”“垂之久远”的请求,在派遣官兵击退廓尔喀入侵之后,谕令进藏官员筹议善后章程。

 

金瓶製簽:

1793年乾隆帝正式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设立金瓶掣签制度。

该章程第一条明确规定:

大皇帝为求黄教得到兴隆,特赐金瓶,今后遇到寻认灵童时,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

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放进瓶内,选派真正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然后由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

像前正式拈定,认定达赖、班禅灵童时,亦须将他们的名字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在签牌上,同样进行。

至此,金瓶掣签制度以国家法律的形式确立下来。

  金瓶掣签制度确认了班禅转世灵童的产生办法,即按宗教仪轨,由有关寺院和地方政府寻访灵童,再对访到的众灵童

逐一筛选,被确定下来的灵童人选的灵异情况等禀报皇帝,请求准予?金瓶掣签?认定。

皇帝恩准后方可择日在释迦牟尼像前由驻藏大臣主持掣签,认定转世灵童。

而后由驻藏大臣上奏皇帝,请求任命。皇帝批准后,由中央政府派大员前往看视并主持坐床大典。

 

金瓶掣签是中央政府对西藏行使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清王朝为整治流弊、护卫黄教、使活佛转世制度得到必要的整顿而制定的、万世遵循的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制度。它符合宗教仪轨,体现了释迦牟尼的法断,同时还有助于杜绝营私作假的流弊、弘扬正法、避免纷争。

  金瓶掣签制度一经颁布即得到了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及各呼图克图、僧众的衷心拥护。金本巴瓶制成送往拉萨后,八世达赖喇嘛表达了对清中央政府的感激之情,他说:

「特颁金本巴瓶,钦差御前侍卫等赍送,护卫佛门,实已无微不至,我实感戴难名。

嗣后唯有钦遵圣训,指认呼毕勒罕(转世者)时虔诚诵经,于大众前秉公拈定,庶使 化身正确,宣扬正法,远近信

心,阖藏僧俗顶戴天恩,无不感激。」

 

七世班禅丹白尼玛也称此次钦差大人送金本巴瓶来藏,全为保护黄教,实在感激天恩,无可图报,惟有率领众喇嘛,崐虔诵万寿经,祝延圣寿。

对中央政府的册封,九世班禅曾写信给当时的?中华民国总统,表达感激之情:

「蒙大总统加封至忠阐化名号,谨在扎什伦布寺内,恭设香案,敬叩祗领跪谢。」

 

十世班禅大师是金瓶掣签制鹊募岫拥护者。他在圆寂前四天曾言及我想在释迦牟尼像前,采取金瓶掣签的办法来确定,体现了大师继承祖制、坚持金瓶掣签的决心。

  至此,金瓶掣签成为一项必须遵守的国家法规和宗教仪轨,它对于顺利实现宗教权力的传承和延续、对于维护西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对于保证中央政府在活佛转世问题上的最高权威,均具有重大意义。

 

中央政權

金瓶掣签制度形成后,掣签大权一直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其形式或细节后来有所变通,但活佛转世、尤其是达赖、班禅等大活佛转世必须经中央政府批准,否则即视为非法已成定例。

民国时期,内乱频仍,外患不绝,中央政府孱弱,但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仍是由中央政府册封的。七世、八世班禅转世灵童及九世、十世、十一世达赖转世灵童均由中央政府主持金瓶掣签认定。

由于特殊的历史条件及其它诸多因素的作用,九世班禅转世灵童是免于掣签确认的,但仍是经中央政府特许的。无论是否掣签,最后决定权在中央,其他任何人均无权决定。

  综上所述,班禅转世的宗教仪轨自清王朝颁行金瓶掣签法规之后,随着历史的发展演变而日臻完善,形成为历史定制。其主要内容包括如下几个方面,即:

1)成立以扎什伦布寺活佛、高僧为主的寻访班子;

2)按照宗教仪轨和程序进行转世灵童的寻访;

3)把参加掣签的候选儿童报请中央政府批准;

4)由中央政府派员主持举行金瓶掣签;

5)把认定的灵童报请中央政府正式批准继位;

6)由中央政府派员主持举行转世灵童坐床典礼。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大师圆寂。中央决定成立班禅转世灵童寻访工作领导小组,通过金瓶掣签认定班禅转世灵童。此决定符合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是完全正确之举。

  1989年8月,经中央批准,成立了班禅转世灵童寻访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有十世班禅大师的经师嘉雅活佛、扎什伦布寺民管会的部分成员及藏传佛教界的高僧活佛。严格按照宗教仪轨和程序寻访班禅转世灵童。

首先是诵经祈祷、卜算、观湖,确定转世灵童出生的方位、属相,进行密访。

1989年6月扎寺孜贡查仓琼布·洛桑顿由活佛、比龙·白玛旦曾活佛等人前往日喀则地区仁布县境内的雍杂绿措观湖。

同年7月,上述两位活佛又前往山南加查县曲果甲拉姆拉措湖观湖 。

第二次观湖是由俄钦·边巴等人于1991年6月前往山南曲果甲拉姆拉措湖观湖。

结合两次观湖情况及班禅大师圆寂时的朝向,寻访工作领导小组最后确定了转世灵童降生的方位、属相、住地。

据此,寻访工作领导小组自1994年2月至1995 年1月共进行了三次重大的秘密寻访工作,在五省区46个县境内寻访出

灵异儿童 28名。

 

1995年1月,寻访人员在拉萨集中分析了寻访情况,根据观湖确定的方位 、属相、住地特征,结合到实地反复寻访的

情况,反复比较各个男童的不同吉兆,最后筛选出重点对象和核查对象若干名。

寻访工作领导小组将寻访工作及 候选儿童的情况上报中央后,中央决定依据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办事,通过金瓶掣

签认定十世班禅转世灵童。

  中央的决定及寻访小组的工作完全符合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也符合历史定制,正当班禅转世灵童的寻访工作取得重大进展之时,叛逃国外的达赖喇嘛却于1995年5月14日在印度突然宣布一名儿童为班禅转世灵童,此举违反了历史惯例,践踏了宗教仪轨,亵渎了佛教教义,干扰了寻访认定班禅转世灵童的正常进程。

  达赖利用班禅转世大做文章,其意不在宗教。

实际上,他要通过反对中央政府在班禅转世灵童问题上的最后决定权,来否认中国对西藏拥有的主权,在西藏制造混乱。企图通过争夺转世灵童认定权实现对另一大活佛系统的操纵、控制,改变班禅爱国爱教的历史传统,进而影响整个西藏的信教群众,以推行他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阴谋。这才是达赖不顾一切地插手班禅大师灵童转世的真实目的。

  达赖违反历史定制插手班禅大师灵童转世工作的行径,理所当然地遭到了西藏宗教界人士和广大群众的强烈反对。参加班禅转世灵童寻访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的高僧活佛与宗教界人士一致认为,按照金瓶掣签认定和报请中央政府正式批准的原则确定班禅转世灵童,不仅符合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也为新中国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工作立下了个很好的规矩。

(資料來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網上資料

 

 

活佛转世的程序和方式

活佛转世礼制,不同于封建世袭和铁券继承制,而是有其独特的神秘方式。

  在灵童的确认方面,可以说机会是均等的。凡信奉佛教家庭出生的儿童,不论民族,不论贫富,不论男孩、女孩,凡符合选拔条件的均可入选灵童。

  在历世达赖喇嘛中,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是出生于蒙古族贵族家庭的蒙古族喇嘛;第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则是门巴族人。而在至今前后共十四世达赖喇嘛中,其中有五位达赖出生于普通农、牧民家庭。在藏传佛教中也有女活佛。西藏桑定寺的寺主就是女活佛。她属下却都是比丘。女活佛桑定·多吉帕姆在藏传佛教噶举派中地位极高。另外建在安多地区著名的佛教修行地——甘加白石崖的寺院,其寺主也是女活佛——贡日仓。从前,白石崖寺大小政教事务都由她主持。

  灵童转世礼制是为避免传承争夺、为防止教区和寺院的权力垄断在某个家族手中而采取的特殊手段。

  灵童转世礼制含有偶像崇拜的神秘性,必须适于佛法预示的条件。
  当前世活佛圆寂时,如果已预示到自己转世灵童的征兆、出生方向地点等,那么就按前世活佛预示的征兆,经寺院有地位的寺主、大堪布等降神抽签算卦,如占卜结果与前世活佛的预示相一致,那么便可根据降神指点的方向去寻找。

  但对于有影响的大寺院寺主活佛的转世,则须向达赖或班禅大师直接请教,由他们预测灵童是否已出世,出世灵童所在的方向、年龄、属相如何。

  在寻访灵童的方向、生辰八字确定之后,按照惯例还要探求灵童产生的具体地点和产生家庭的某些特征、父母姓名以及灵童诞生必有的奇异征兆。探求的方法则是向乃均之类降神占卜或是圣湖看显影。如若寻访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则必须去拉萨东南方向五日程的海子——拉库南措湖(藏名“古今鉴”,圣母湖)去看显影。

 

仪式由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三大寺活佛、僧官参加。大堪布先向湖中抛洒哈达、宝瓶药料等物品,并在湖畔诵经祈祷,然后向湖内观看灵童转生地方的地形、村庄等特征幻景。又将看到的影象详细地记录在图上,以此作为活佛转生地的根据。

   在圣母湖看过显影后,就可按卜卦的方向和圣母湖的显影寻觅灵童了。

  如果在此方向上确有与卜卦出的环境相符的地方,便可继续寻找符合征兆的灵童、但有时往往并非那么顺利,有时一位活佛的转世灵童需经几路寻访数年,方能被确定证实下来。

  在寻访的方向地点上若确有与神的昭示相符合的家庭和儿童,寻访者要立即回报寺院。寺院遂派大堪布等人前往详细考察。他们要向村人和儿童父母子解婴儿的诞生的过程,仔细观察婴儿相貌、动作、机敏情况和身体健康状况。这实际上象是个优选儿童的过程。对于灵童考察的情况和过程,都要据实向寺院报告。

 

  在考察满意之后,还要取出前世活佛用过的遗物数件,放置在婴儿面前,看婴儿是否拿取前世活佛用过之物。按照黄教的规矩,婴儿如果取了,就证明正是前世活佛的转生,遂将此情况向上级大活佛或达赖、班禅直接报告,获得认可后,才能认定灵童是真活佛的转生。

  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同时觅得条件相似的几名婴儿,这时就要通过抽签、抓面丸或金瓶掣签来确定。 

  为减少在寻访灵童过程中的流弊,避免在灵童寻访问题上受少数人所左右,造成僵局和纠纷,清乾隆年间,清朝廷曾三次下诏谕,在不改变活佛转世制度的前提下,由驻藏大臣监督,三大寺主要活佛主持,高僧及地方官员参加共同金瓶掣签,保持公道,防止舞弊。并特赐一金瓶用以对达赖、班禅以及西藏、青海、西康等地的活佛转世灵童的确认,此瓶保存在拉萨。同时在北京雍和宫也保存有一个清廷所赐金瓶,雍和宫保存的金瓶是为判断蒙古地区呼图克图灵童而用的。

 

  《金瓶掣签》制度明确规定:凡寻找达赖、班禅转世灵童时,必须邀集四大护法王、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举行金瓶掣签认定仪式。仪式中,将所寻访到的数名灵童的名字、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象牙作的签牌上,呈给达赖(或班禅)、摄政、佛师、驻藏大臣等过目。然后由秘书用纸将牙签包好,投入金瓶内,由活佛达赖(或班禅)同全体喇嘛一同诵《金瓶经》。念经完毕,由驻藏大臣起立向东磕头,然后打开金著,在瓶内搅三匝,用金箸箝出纸包,打开来看,牙签上的名字就可确定为转世灵童。

  假如寻访到的灵童仅此一名,也须将这一儿童名字写在签牌上,和另一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入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到的儿童是大活佛的转生,而要另外寻找。

 

  灵童一旦择定,其父亲按惯例封为公爵,划分财产、庄园、牛羊。灵童便迎入寺院抚养、训练。从此灵童就在全封闭的佛教氛围中成长起来,不受凡尘污染。

  被迎进寺院的灵童,要由高僧为其剪发、换僧衣,并给灵童授戒取法名。授戒取法名后,寺院还要为灵童剃度取名举行盛大庆典。待选定良辰吉日,便举行坐床仪式。

  活佛坐床后,按过去旧例,正式启用前辈活佛的大印,并开始学习佛学显、密经典。此后,小活佛便在严格的佛教戒律下,习经修炼,直到学业合格圆满,到一定年龄即可正式主持教务。

(資料來源:藏傳佛教)

 

 

達賴喇嘛的登 基 典 禮

阿沛.阿旺晉美 (中共人大副委員長 )

    “ 按國民黨政府自己的宣傳,國民黨和西藏地方政府之間的關係是與滿清時代一樣密切。根據歷史事實這種說法是不真實的。例如有關國民黨蒙藏委員會的委員長吳忠獻前往 西藏參加十四世達賴喇嘛座床典禮的問題,國民黨就做了許多歪曲,所謂“ 批准 ”達賴 喇嘛的“ 靈童聰穎異常,免于掣簽 ”等都不是事實 。
   

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攝政王熱振前往拉姆拉措觀湖,見到湖中顯藏文字母:阿、嘎、瑪、三字,以及屋頂覆綠色瓦片的寺院和順一小徑到以戶人家的景觀 。由此遣格倉仁波齊和克乜等前往青海尋訪轉世靈童,最後在青海格蚌(湟中)尋獲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即現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 。

 

    那麼尋訪靈童為何要前往青海呢?

因觀湖所顯現的第一個字母是“阿”被認為是安多,綠瓦屋頂的寺院,被認為是貢奔寺院( 即塔爾寺),因此決定前往安多 — —青海方向去尋訪。
      尋訪到靈童後,他們從青海向地方政府和熱振寫了詳細的書面報告。(西藏方面根據該報告,通過討論確定已尋獲的靈童就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即現在的第十四世達賴 喇嘛的。)

 

     誰是靈童雖已做出了明確決定,但因恐外泄後產生困擾,所以對外稱該靈童僅僅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候選人。這主要是為了防止當時青海的馬步芳制造麻煩。

如此,在事實上已確定為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情況下,在青海的有關人員(就迎請靈童)與馬步芳交涉,在交涉中,馬步芳千方百計地阻擾和制造了許多麻煩,最後雖同意靈童及父母家人前往西藏,但西藏方面被迫承諾給他支付三十萬大洋。在正式起程時,馬步芳又提出索要三百萬大洋。

 

     當時西藏地方政府無法支付三百萬大洋,因此,攝政熱振和噶廈以及大寺共同向國民黨蒙藏委員會和蔣介石本人寫信,就迎請在青海的達賴喇嘛的轉靈童,而馬步芳從中阻擾或制麻煩,為此要求南京支付予于幫助。 

 

由于我本人沒有參予過此事,因此1985年我專程前往南京,向江蘇省委和省政府提出我要看國民黨時期有關尋訪,認定十三世達賴喇嘛和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等資料的要求,江蘇省委和省政府的領導不僅同意而且還向檔案都拿出來讓我看,我需要的檔案全部都在兩個檔案袋中。內有記錄攝政熱振觀湖情況的一份藏文文件,是寫在中國產的紙上而非西藏產的藏紙,也不是真正的西藏政府官方文件。

 

是攝政熱振在西藏大會上公布的一份文件的抄件,說的是他(熱振)觀湖時“見到“阿”“嘎”“瑪”三個藏文字母,其中阿字我(熱振)想是否指阿(安多)或阿里,又見一綠瓦漢式屋頂的寺院,這又是否指阿多塔爾寺?另有一小徑通向一戶人家等。對此希望官員代表們作出研究”。 

  

該抄件從字體看很象是安多人所寫。國民黨政府將該文件當成寶貝保存在檔案館內。國民黨政府將該抄件,當成是西藏地方政府向國民黨政府報告尋訪十三世達賴喇嘛轉世之情況的正式報告。但該抄件並非真正的報告,即未寫在紙上,甚至連印章都沒有,這只是一份普通的抄件。

另有兩份真正的文件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那兩份報告,即攝政熱振和噶廈、三大寺分別給蒙藏委員會和蔣介石的報告,這兩份報告是真實的,不僅寫在優質的藏紙上,而且上面有攝政、噶廈、三大寺的印章。看字跡就知道,一個是噶仲(噶廈秘書)瑪朗巴寫的,一個是門吉林寫的。

 

這兩份文件的內容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誕生,在青海,我們迎請轉世靈童時,馬步芳阻擾和制造許多麻煩,希望國民黨政府念及藏漢民族間的感情給于幫助。 

至于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聰穎異常免于掣簽”的說法,在檔案中是一張剪報的內容,在一紅色標題下提到吳忠獻主持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並有一張他參加典禮時的照片。該張照片是在十四誓師達賴喇嘛的寢室照的,照片中有吳忠獻獻給達賴喇嘛的一塊手表,達賴喇嘛的手中拿著那塊表,顯出高興的樣子。

 

報上稱“根據這張照片,吳忠獻提出達賴喇嘛聰穎異常請免于掣簽的報告並獲得批准,雲雲”。所謂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的說法,就是依據這麼一張照片,在報上登出主持典禮的新聞而產生。僅此而已。

 事實上,並沒有所謂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的事。但是至今仍有部分藏族同志在寫當時的歷史時,還稱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時吳忠獻主持典禮等,這樣的寫法除非對西藏的傳統習慣一無所知否則不應出現,今天在座的當中,有許多舊西藏的貴族,你們非常清楚,在喇嘛登基坐床典禮中是沒有主持者的。

 

漢族同志不懂藏族習慣說出這樣的話不足為奇,但部分藏族同志這樣寫就沒有道理了。

去年藏學中心的會議上我談到這個問題和查閱國民黨有關文件的情況,國民黨這樣撒謊,我們共產黨為什麼也要跟著說假話呢。當時中央統戰部的蔣平(音譯)同志說以後我們不能再說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

多杰才丹同志找到一份文件,那是西藏地方政府向國民黨政府表示感謝的信筏,內容是、感謝國民黨政府派遣吳忠獻參加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國民黨依據這封信,聲稱吳忠獻主持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這又能說明什麼問題呢?

 

參加典禮和主持典禮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意思。

事實是,達賴喇嘛登基典禮上,從無漢族人所說的主持形式,而硬是堅持將吳忠獻參加典禮說成是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是不符合事實的。

阿沛還指出﹕檔案中還有幾張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父母和幾個淌著鼻涕的小孩照片。阿沛說照片中從達賴喇嘛的父母和小孩穿著破舊,可知家境較貧窮而外,并沒有其它的。

   *:這是阿沛.阿旺晉美于1989年7月31日在西藏人大第五屆第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資料來源:西藏之頁-文獻與檔案庫)

 

 

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

 

活佛,简单地理解就是人间菩萨。活佛在藏语中称为“朱古”,意为变化身,是指已经修行成佛的人,在他圆寂之后,为了完成普渡众生的宏愿,再度转世为人,以普通人的形体出现。

活佛一词最早出现于元代。元朝皇帝忽必烈封萨迦教主八思巴为“西天佛子,化身佛陀”,此后,元代人就开始称西藏高僧为“活佛”,这时它指宗教修行中取得一定成就的僧人。到活佛转世制度创立后,它才成为寺庙领袖继承人的特称。    

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有别于其他宗教和佛教其他支派的最为独特的方面之一。活佛转世的空没、玄妙,增加了藏传佛教的神秘色彩。“轮回转世”是活佛产生的思想前提。佛教认为,人的形体随时可能消亡,但灵魂永存,并在六道中不断轮回转世,活佛的转世是以此思想为前提的,但与普通人的轮回有着本质区别,活佛是超越了轮回,自愿下凡救渡众生的菩萨。一个活佛的圆寂,不过是灵魂的转移,化身为另一肉体的人而已。化身随机体显现,所以必有灵童转世。

  

佛教“三身说”是活佛转世的理论依据。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化身(应身)。

法身:代表着佛法,绝对真理,也指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佛性,法身不现。

报身:经过艰苦修行,证得真理而成佛,他是佛的一种客观存在相,行态圆满福态,极 为高大,常为诸菩萨说法,报

身时隐时现。

化身:是佛的变化身,佛为了教化众生,可现为六道众生,以各种生命形式显现,活佛就是佛以人体的形式显现来教

化众生。大慈大悲是大乘佛教的核心思想,其具体体现者和实践者则是大乘菩萨,尤以观世音菩萨为代表。

 

菩萨本有能力、资格成为佛,但由于对众生的悲悯,在佛前发宏誓,救渡所有众生,众生未得解脱,自己永不成佛,所以藏传佛教中,活佛不断地在人间转世。

转世瑜珈是活佛转世前的必修之法。

西藏密宗神密玄奥,在藏密众多的修持中,有一种修持叫转世瑜珈。

密宗认为,人皆有死,但普通人却不知何日死,为何而死,死后去哪。修炼转世秘咒,却可以自由掌握命运,大道自然,任其纵横,修成转世密咒,生可以将灵魂迁入死物之躯,使之复活,亡时可将灵魂注入妇女之身,以新的生命形式出现,更可成佛永离轮回。

 

活佛转世制度创立于公元十三世纪。最早起源于噶举派中的噶玛噶举派。

噶举派注重隐居生活,注意修行。活佛转世制度的创始人噶玛拨希,为噶玛噶举创始人都松钦巴的得意弟子,他佛法高深,神通非凡,深得元朝皇帝的赏识,曾得忽必烈的兄弟阿里不哥所赐黑边帽,此帽保存至今。

噶玛拨希于1283年在楚布寺圆寂,寿达80。

在圆寂之时,告知其弟子邬坚巴“我死后,在远方拉堆,肯定会出现一名黑帽派继承者,密教的传人……”在涅磐的瞬间,噶玛拨希前往兜率天,这里是弥勒菩萨的住处。

八天后,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弟子们,就重新将自己的“灵魂”归入体内回到了世上,他看到弟子们为他的过世悲痛嚎叫,心情很不平静,顿时产生了怜悯之心,决定用“夺舍法” (转世瑜珈)使自己得以转世,从而继续教化众生。

这一日,在拉萨西北部的堆龙拨昌村,一对老夫妇13岁的儿子突然死亡,当噶玛拨希看到袅袅升起的桑烟后,就赶到那儿,将自己的灵魂移到了尸体内,于是死尸的眼睛闪闪的有了光芒,老夫妇看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很害怕,认为是魔鬼附体,急忙在灶中抓了些烟灰撒在了儿子的眼睛里,接着又用针把眼睛剌破。

 

按藏族的风俗,把烟灰朝人身上撒是一种传统的驱除邪魔缠身的方法,老夫妇以为死了的儿子被魔鬼缠身,想用此灶灰驱邪,但他没有想到,这一行为却打乱了噶玛拨希的转世,他只好将自己的灵魂从尸体中移出来,另想办法转世,最后,将灵魂迁入后藏多吉的母体中,使转世获得成功,从此创立了西藏活佛转世制度。

活佛转世系统的建立,合理地解决了宗教首领继承权问题,在此之前,西藏各派宗教势力与地方封建主势力紧密结合,其宗教继承权掌握在很有势力的家族手中,在大家族中世袭,各派争权夺利,社会动荡不安。

自从活佛转世制度出现以后,藏传佛教各派竞相仿效,相继建立起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活佛转世系统。十五世纪后,在藏区具有广泛影响的格鲁派(黄教)的活佛转世制度,就是效仿噶玛噶举派的黑帽系所采用的转世制度。

 

达赖和班禅的转世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最大的两大活佛转世系统。

他们的转世,是藏传佛教界的重大事件,为世人所瞩目。

 

达赖活佛转世系统创建于16世纪。

清初,五世达赖喇嘛不远千里到北京朝见顺治皇帝,被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咖痝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称呼从此正式确定下来,并传承至今。

现世达赖喇嘛是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命“免予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后,于1940年2月22日由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在布达拉宫正式坐床的。

 

班禅活佛转世系统出现于1713年,清朝中央政府正式册封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满语,为梵语ratna 之变音,旧译“宝师”或“大宝”)。

民国时期,九世班禅与十三世达赖失和,班禅出走内地,圆寂于青海,宫保慈丹经扎什伦布寺班禅行辕寻访到后,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特令 “免予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

1949年8月10日在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关吉玉主持下,十世班禅坐床大典在塔尔寺举行。

 

活佛转世礼制,不同于封建世袭和铁券继承制,而是有其独特的神秘方式。

在灵童的确认方面,可以说机会是均等的。凡信奉佛教家庭出生的儿童,不论民族,不论贫富,不论男孩、女孩,凡符合选拔条件的均可入选灵童。

在历世达赖喇嘛中,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是出生于蒙古族贵族家庭的蒙古族喇嘛;

第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则是门巴族人。

而在至今前后共十四世达赖喇嘛中,其中有五位达赖出生于普通农、牧民家庭。

在藏传佛教中也有女活佛。西藏桑定寺的寺主就是女活佛。她属下却都是比丘。

女活佛桑定·多吉帕姆在藏传佛教噶举派中地位极高。

另外建在安多地区著名的佛教修行地——甘加白石崖的寺院,其寺主也是女活佛——贡日仓。从前,白石崖寺大小政教事务都由她主持。

 

灵童转世礼制是为避免传承争夺、为防止教区和寺院的权力垄断在某个家族手中而采取的特殊手段。灵童转世礼制含有偶像崇拜的神秘性,必须适于佛法预示的条件。

转世灵童的寻访 通常要遵循以下几种议轨:

 

遗嘱

一些大活佛临死前,留有遗嘱,特别是噶玛噶举派活佛。

十六世噶玛巴就留下了这样的遗嘱:“自知者永乐,法界无边无际,自此至雪域东部,有一天雷自然作响之地方(指拉托),那里如意(指耗牛)装扮着美丽牧场,善巧——父亲是顿珠、智慧——母亲是洛嘎,于济乐工地之年出生,远扬的白螺声奇妙无比,皆以噶玛巴相称,由尊者顿雍巴护持(指司徒活佛)无偏无私悲心遍及四方,不分远近成为众生的依佑者,利益众生之佛法如同阳光将永远照耀。”

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就是按此遗嘱被寻访到的。

 

神谕

神谕又叫降神,是指当神灵依附在人身上时来传达神的旨意,是格鲁派在寻访转世灵童过程中惯用的一种方法。降神能够指出灵童的出生方向,甚至灵童父母的名字 。

 

占卜 通过高僧占卜,能知道灵童出生的方向,占卜结果往往与降神所示情况相互印证。

 

观湖

一般降神的结果或高僧的占卜会显示灵童出生的大致方向和属相等,在这种情况下,同一方位会出现许多同一种属性的灵童,这时,最有效的决策办法是观湖。

在西藏山南地区加查县有一湖名拉莫拉错被认为是神湖,通过虔诚的祈祷,湖中会显现一些景象,这些景象会显示出灵童出生的具体地方。

十三世达赖圆寂后,为寻访其转世灵童,热振活佛在此湖的显影中看见一家农户位于路的尽头,门前有株巨树,门旁拴一匹白马,一位妇女抱一小孩立于树下,后按此显影寻访,结果在离青海20公里处的祁家川寻找到了十四世达赖。

 

通过以上几项措施,基本上肯定了灵童出生的大致方向、时间、家庭情况。以后就是具体的寻访确认过程,该程序是复杂而严格的。

 

观察灵童的体相,举止言谈等

通过观察找出与前世活佛有联系的线索或与众不同的特性。七世达赖喇嘛出身在理塘,据说他出生三个月就开始向人做摩顶姿势,并开始说话。问他是谁,回答说“我是佛的化身”,问他去哪儿,他回答说去寺院,问他寺院在何处,回答说:“在西方(指拉萨)”。

又如十一世达赖,幼年时说“准备行装到我的寺院去”,又向众人说“我见观音菩萨像,就是我的化身。”藏族人认为,活佛是菩萨的化身,其行为、言谈与普通人不同,往往表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才能和特征。

这些才能和特征从幼儿时期就有所表现,因此把它作为认定活佛转世灵童的重要参考依据,也是寻访工作中的重要环节。

 

灵童出生时所出现的各种奇异的征兆和梦

藏传佛教认为,一位高僧活佛出生时,必然有一些异常的自然现象显现。

因此,在寻访过程中,寻访者要向被寻访者的家属和周围的人们询问灵童出生前后所出现的各种预兆。

十三世达赖出生时,据说一个酥油包突然胀裂,酥油四溢,这象征吉祥,在门前的几株梨树中的一棵大树开满了鲜花,他家的房顶上,彩虹像支起的帐篷。

甘南活佛噶桑土丹旺曲于1836年出生在四川德格,他出生前父母的梦境中出现过一些吉兆,当他出生时,大地动摇,房顶上出现瑞气彩虹,房子附近开出了前所未有的各种鲜花。

 

让灵童辩认前世所用之遗物

藏传佛教认为灵童不仅是前世活佛精神的延续,还继承了前世之灵性,因此,他出生后能记忆前世的一切,也可辩认前世用过的物品。

在寻访的过程中,寻访者往往带一些前世活佛的遗物和仿造品同时摆在被寻访者的面前,让他辩认,如果辩认准确无误,即被认定为转世灵童。

寻访六世班禅灵童时,共有四个"灵童"候选,扎什伦布寺派出六世班禅的近侍苏本堪布前往四个灵童的家庭进行明察暗访,并拿出六世班禅曾经用过的茶杯、铃、杵、念珠等,让灵童自己逃选,结果只有日喀则白朗县吉雄奚卡的灵童拿的东西全是六世班禅的。

于是苏本堪布肯定这个小孩是六世班禅的转世灵童。

 

降神、问卜、观湖等手段认定活佛的方法,在过去一定时期内显示出了良好的效果,然而后来渐渐暴露出它的弱点。有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同时觅得条件相似的几名婴儿,这时就要通过抽签、抓面丸来确定。达赖、班禅等大活佛去世后,一些贵族中收买降神者,降神者受嘱妄加指定其转世灵童。

 

在六世班禅时期,身居高位的清高宗亲眼看到六世班禅、仲巴呼图克图、夏玛尔巴都出自一家,而且都是由降神决定的,他知道其中必有连通作弊之事,且这种某个家族长期把持西藏政权的现象,对清政府来说,也是一个不利的因素。

因此,清政府认为,以降神认定活佛灵童的方法似乎已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从理论上讲,活佛转世是一种宗教制度,其仪轨、程序、内容都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实际上,它是西藏政教合一的必然产物,在它产生的初期阶段就与政治发生了一定的关系,到了后来,这种关系就显得越来越紧密,活佛转世须由政府认可,一般它是用金瓶掣签的方式实现的。

为减少在寻访灵童过程中的流弊,避免在灵童寻访问题上受少数人所左右,造成僵局和纠纷,清乾隆年间,清朝廷曾三次下诏谕,在不改变活佛转世制度的前提下,由驻藏大臣监督,三大寺主要活佛主持,高僧及地方官员参加共同金瓶掣签,保持公道,防止舞弊。

 

并特赐一金瓶用以对达赖、班禅以及西藏、青海、西康等地的活佛转世灵童的确认,此瓶保存在拉萨。

《金瓶掣签》制度明确规定:

凡寻找达赖、班禅转世灵童时,必须邀集四大护法王、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 释迦牟尼佛像前举行金瓶掣签

认定仪式。

仪式中,将所寻访到的数名灵童的名字、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象牙作的 签牌上,呈给达赖(或班禅)

、摄政、佛师、驻藏大臣等过目。

然后由秘书用纸将牙签包好,投入金瓶内,由活佛达赖(或班禅)同全体喇嘛一同诵《金瓶经》。

念经完毕,由驻藏大臣起立向东磕头,然后打开金著,在瓶内搅三匝,用金箸箝出纸包,打开来看,牙签上的名字就可确定为转世灵童。

 

假如寻访到的灵童仅此一名,也须将这一儿童名字写在签牌上,和另一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入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到的儿童是大活佛的转生,而要另外寻找。

 

灵童一但择定,其父亲按惯例封为公爵,划分财产、庄园、牛羊。

灵童便迎入寺院抚养、训练。从此灵童就在全封闭的佛教氛围中成长起来,不受凡尘污染。被迎进寺院的灵童,要由

高僧为其剪发、换僧衣,并给灵童授戒取法名。授戒取法名后,寺院还要为灵童剃度取名举行盛大庆典。

待选定良辰吉日,便举行坐床仪式。活佛坐床后,按过去旧例,正式启用前辈活佛的大印,并开始学习佛学显、密经

典。此后,小活佛便在严格的佛教戒律下,习经修炼,直到学业合格圆满,到一定年龄即可正式主持教务。

 

西藏历史上第一个经金瓶掣签认定的是第十世达赖喇嘛。据《十世达赖喇嘛传》记载:

最初选了五个灵童,工布、仁蚌、嘉德嘎如各一名,昌都地区两名。

经筛选,最后选出三人做为金瓶掣签的候选人,即昌都地区两人,理塘地区一人,经奏禀,批准可以掣签。将大昭寺金瓶迎到布达拉宫。

驻藏大臣文干及灵海和汉藏官员以及诺门汗、三大寺及上下密院等僧俗官员都临场,三位灵童及其父母也到场。

 

掣签开始前,先由满文秘书用满文将三个灵童的名字写在三支签面上,接着藏文秘书用藏文将三名灵童的名字写在签上的另一面,待写好之后,驻藏大臣灵海向金瓶行礼三次,然后驻藏大臣文干又向金瓶顶礼三次,将金瓶内的三支签适当摇动,在毫无疑义的情况下,将一支签从瓶中取出,高高举起,观看签文,大声呼道“理塘”。

接着把此签送给班禅、诺门汗、灵海大臣以及僧俗众人等观看,对未抽出的签也随后拿出,同样对众宣读以除疑义。

随后将所中之签插在金瓶上的盛满作供奉用的青稞钵内,并当场面告理塘灵童父亲洛桑年扎,说所掣之签是其子强白坚赞,令其父向皇帝顶礼,又向驻藏大臣、班禅、及诺门汗敬献哈达。

掣签之后,驻藏大臣呈报皇帝,请求批准,并请予坐床,皇帝逐一诏准。

 

金瓶掣签制施行之初,经过“先行试掣”而后积累经验推而广之。

然而,在特殊情况下,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由政府直接册封,不经过金瓶掣签。

1804年8月18日,八世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圆寂,当时金瓶制度已经确立,而他的转世灵童将首次用金瓶掣签来决定,但是,七世班禅、摄政济隆呼图克图、三大寺代表、全体噶伦等领衔、清驻藏大臣玉宁写了一道奏折转呈嘉庆皇帝,内容是邓柯灵童,确系第八世达赖喇嘛的转世,请求免予“金瓶掣签”。

驻藏大臣也向嘉庆帝奏称,经过种种核验,实系第八世达赖喇嘛复出无疑,请求“免其入瓶掣定”,嘉庆破例批准了这一请求。为了使先帝所立的这种规章不致半途而废,嘉庆随后又下一道谕旨,说“此系仅见之事,且征验确凿,往后自应仍照旧章,不得授以为例。”

但实事上,后来仍然不时出现过免予掣签的情况。

如,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经寻访,噶厦认为朗敦灵童已经肯定为达赖的灵童,因为其它地区未发现有同样的灵童。乃由八世班禅、摄政通善呼图克图、三大寺和扎什伦布的全体僧俗官员联名向当时驻藏大臣松桂上了公禀,要求驻藏大臣转奏清朝皇帝,由于灵童只有一名,且经各方公认,请免予金瓶掣签。

1877年3月,光绪帝在奏折后面批示:“贡噶仁钦之子罗布藏塔布开甲木措,即作为达赖喇嘛呼毕勒罕,毋庸掣瓶。钦此”。

 

金瓶掣签制度,完善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

金瓶掣签后,驻藏大臣、寻访灵童负责人要将掣签所得灵童的情况报告中央政府,经中央政府批准后,才能举行坐床典礼。为此,清朝特制两个掣签金瓶,一个用于达赖、班禅转世灵童的认定,现存放于拉萨布达拉宫;另一个用于确认蒙藏大活佛、呼图克图的转世灵童,现存放于北京雍和宫。

(資料來源:西藏之友-宗教歷史)

 

 

 

西藏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

          据博讯新闻转载, 印度最大报纸《印度时报》本周二发表了一份达赖喇嘛的谈话,达赖说,如果他在几个月内或者没能等到回藏就死去,当然就会有一位新达赖产生。不过,“如果我们结束流亡生活,在我死后就不必非有一个继任者了。”

      另外,被认为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这位宗教领袖否认自己是是十三世达赖喇嘛 ,“有一些转世未必是真的,”他补充说,他相信自己是五世达赖的转世。“也许那是个懒小孩。但却是我的真正前世。”

       这个新闻好像并没有引起网友们的关注。

我感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达赖喇嘛否认自己是前一个喇嘛转世,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如达赖喇嘛自己所说,他的佛学修养让他自己看到他的前生,对我们这些不相信转世的人来说,只能认为这是他的幻觉。但是是否还有一种可能性:达赖喇嘛根本就不相信有活佛转世这回事?

 

       所有的活佛都是别人找来的,在别人告诉他他是活佛转世灵童以前,那个小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别。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似乎从未把自己看作活佛,纵情一生,最后被人认为是假活佛,在解押到北京的途中死去。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让他死在路中是最好的,否则,由北京政府来宣判喇嘛的真假,难免引起意外的纷争,对于西藏地方官员和北京中央官员来说,最乐意的就是让他死在路上,所以不管六世达赖喇嘛多么健康,政府都需要他死在半路上。

       五世达赖喇嘛死后,第巴桑结嘉措为了争夺独掌西藏的政治权力,“伪言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赖之命以行”,封锁消息达十四年之久,康熙帝在蒙古亲征准噶尔叛乱时,从俘虏的口中才得知五世达赖早已去世,即降旨向桑结嘉措问罪;桑结嘉措惶恐万状,此时才将五世达赖去世的实情禀告朝廷。

 

       所以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到底是谁,成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虽然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被官方认为是假活佛,被解走以后,拉藏汗与新任第巴隆索商议,于火猪年(1707年)另立白噶曾巴·伊喜嘉措为六世达赖,但西藏人民认为伊喜嘉措是假六世达赖,始终未予承认。

       现在十四世达赖喇嘛自称自己是五世达赖转世,事情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首先是解决了谁才是五世达赖喇嘛的真正的转世灵童的问题,了却了藏人的一个心结。

其次彻底推翻了所谓灵童转世一定是当代就转世的说法——从五世达赖喇嘛到所谓的第十四世喇嘛,中间相隔好几百年。如果果真可以相隔几百年才转世,那么以前那些所谓的班禅、达赖的转世灵童很可能都是假的?

 

       现在就轮到现任达赖喇嘛本人的转世灵童的问题了。

这位伟大的宗教领袖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如果他死了,转世灵童该由谁选定?我们还是先看看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转世灵童的问题。

       1995年,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宣布,当时年仅6岁的根敦确吉尼玛为第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后,根敦确吉尼玛随即遭到中国当局软禁,此后即行踪成谜。很多藏人推测,这位由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确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目前处于中国当局的软禁之下。

   但是北京政府强调,确认神童需由中央政府主持金瓶掣签,于是他们找到另一个灵童坚赞诺布。国务院册文全文如下:

 

     “授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金册。国务院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转世灵童坚赞诺布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盖历世班禅额尔德尼,皆倾心内向,捍卫国家统一,维护民族团结,潜修内典,明心见性,为佛门众望之所归,为世人之所崇敬。今班禅转世业已法定,特依历史定制,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举行坐床典礼,并授汉藏两体文金印金册,用示荣褒,以期继续发扬爱国爱教之历史传统,广结善缘,以利西藏发展进步,人民富裕幸福,国家繁荣昌盛。

公元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颁”

 

       经过中央政府的多年教化,这个中央指定的新班禅的表现已经有目共睹,这里就不重复其恶心言论了。问题是:达赖喇嘛认定的那个班禅行踪不明,这个人对中央政府来说,是个定时炸弹,对于流亡藏人来说,也是个令人担忧的未知物:此人既被中共中央政府控制,如何指望他将来能够成为胜任这个职位的活佛?或许早已成为一个白痴呢。

      达赖喇嘛的担忧即在于此。如果达赖去世,不管转世灵童是谁找到,最后都处于中共中央政府的控制之下,都要住在北京多年,接受洗脑教育,然后成为中央政府手里的一颗棋子。从这个角度来说,有转世灵童不如没有转世灵童。

 

       既然转世灵童可能是假的,那么即使中共控制着二个班禅、二个达赖,也不能证明这些灵童是真的,这样中共想通过下一代达赖和班禅来愚弄藏人的愿望就会落空。

达赖喇嘛对于转世灵童的确认方式的质疑,等于否认了历代由中央政府册封转世灵童的权威性,同时也是给藏人一个提醒:所谓灵童转世的说法,不过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勾结用来统治藏人的一种手段。

 

   达赖喇嘛说:“如果我们结束流亡生活,在我死后就不必非有一个继任者了。”这话是什么含义?是否可以理解为要挟中央政府:达赖死后,流亡政府会找到一个转世灵童,中央政府会找到另一个转世灵童,然后重复二个班禅转世灵童给中央政府带来的尴尬局面。

   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既然已死的前达赖怀疑这种灵童认定方式,那么藏人就有理由怀疑一切转世灵童。而中央政府既然册封了新的达赖,就不能否认自己的转世灵童是真的,这就把中央政府置于两难境地。但是达赖又放话出来,表示自己如果回去,可能取消灵童转世制度——这件事只能由达赖自己去做,任何其他人取消这个制度都会引起动乱。

 

   所以达赖喇嘛可能是通过这点要挟中央政府接受他的谈判要求,让他回到中国。作为回报,他主持取消灵童转世制度,免除中央政府的后顾之忧。

   六祖慧能让禅宗衣钵止于第六代,实在是很英明的决策,不然不知还有多少和尚为了抢衣钵害人,而衣钵也很可能落到某个与官府或黑社会勾结的恶棍和尚手中。达赖喇嘛想让达赖止于第十三代,可能也是这样的考虑。

   达赖喇嘛天资出众,熟悉当今世界的科技发展,可能其本人早已不相信灵童转世之类的无稽之谈。而现代藏人也有可能在科技事实面前抛弃这种迷信。达赖喇嘛对灵童转世理论的“修正”,是西藏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資料來源:百家爭鳴-草根短評)

 

(資料整理:51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