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時輪金剛大法

 

(一)  因緣

523日晚上七點半鐘,方老師因為今天已經交出了兩份重要的稿件,總共加起來就有二十六頁,所以正準備打烊回家的時候,育豐卻突然間無預警的跑進法輪中心,跟老師和師娘打招呼,本來他只是很單純的要到法輪中心拿大悲水,但是在談話間他卻表示已經把兩篇有關時間之輪的文章讀完,所以心中會有一股衝動要到法輪中心見方老師,並且很想請方老師指點他時輪金剛的修持方法?

 

方老師跟他回應說:「其實時輪金剛這一個大法,目前尚未完成,因為在整個處理過程 中,目前的進度只是正在努力的收編

舊系統,等舊系統的宗教累積力量都收乾淨之後, 才會創立一個全新的修持方法,用來取代舊系統的儀軌!所以現在要求修

法是有一點 早了!時間還沒有到!而且這樣的一個大法也不會這樣傳授,必須在完成整個儀軌的編寫之後,才會正式對外傳

授!」

 

育豐知道了方老師的意思之後,知道只能夠等待一些時間才會進入傳法階段,所以就把話題改向六大法脈方面作討論?詢問有關這些法脈對香巴拉國的影響力?

方老師就談到昨天淑惠的工作,目前只是做到在宇宙法源之中把水源關掉而矣!事實上今天你到法輪中心來,是可以幫忙完成後半部的處理方式,從人間的系統之中抽出加入人體之中的法脈,原因是你的特殊身份,身上既有覺囊派的時輪金剛正式傳承,又有真佛宗盧勝彥的另外一條傳承,而且你的老爸身上,正是過去古老時輪金剛的第一代傳人月賢王的記錄,由你來出面抽回這些法脈,正是名正言順的一次修持工作!

 

育豐聽了方老師這樣說也很高興,所以就開始坐在方老師的修法桌上修法,以大悲水來清洗身上的法脈,第一條法脈是覺囊派的法脈,一碰到大悲水就開始融化,第二條是真佛宗盧勝彥的法脈,處理就有一點困難!這個時候育豐的身上卻出現了第三條法脈,方老師觀察時發現原來是已經過世的白教卡盧仁波切站在前面?

 

方老師詢問育豐是否接觸過卡盧仁波切,育豐回答:沒有見過!

那是否到過他在紐約的修行地?育豐回答說:沒有去過紐約的密教佛堂!

兩樣都不是,那就是前世之中曾經受過卡盧仁波切傳授的時輪金剛,這一條法脈正是白教大寶法王的一條法脈!這樣就要多處理一條變成三條法脈都需要你去清洗了!

育豐完成三條法脈的清洗工作後,回報清洗真佛宗的法脈非常困難,其它兩條法脈都非常樂意接受,不知道是何原因?

方老師回應說,幫助他們清洗法脈,其實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多年前盧勝彥曾經以六百萬的費用,邀請達賴喇嘛與他同時對台各自傳授時輪金剛這一個又法,用來作學術比較與交流,後來盧勝彥卻把當時之情形拍攝下來,以此事對外謊稱達賴喇嘛都要來跟他請時輪金剛之法,因此被其它宗教界人士知道之後,就開始聯合起來杯葛真佛宗,所以盧勝彥這一條法脈是被許多金剛繩綁住,是一條無法施展開來的法脈,因此不容易接受大悲水清洗,而不是拒絕我們替他洗乾淨!

 

(二)  舊事重提

育豐已經完成了他的工作,三條法脈的清洗就已經是他的責任額了!

再往下一條清洗的就是達賴喇嘛,他這一條法脈的抗拒力就非常強大,育豐坐在修法座上幾乎有點受不了他身上所發散出來的威力,這個時候方老師就慢調絲理的對著達賴喇嘛的法身說:「十年前達賴喇嘛第一次到台灣的時候,曾經在到達桃園巨蛋演講前的一個晚上,當 時方老師還住在桃園雙峰路,當晚講解佛法約在九點鐘左右下課回到住家二樓的時候, 突然之間發現房子外面狂風大作,而且天旋地轉!身上的能量快速的被一股力量抽走,放眼望出窗外遠處,在遙遠的巨蛋體育場上,坐著一個大法師,他就是達賴喇嘛的法身!

 

當時他的法身上發出強大的吸力,一股強大的般若力量在旋轉,這股力量正是所有居住 在台灣地區的佛教徒身上的佛力,因

為大家都很高興的接受達賴喇嘛的到台灣,許多人 卻不知道他對漢人的仇恨心非常強,以前從來就不願意到台灣,這次到了

台灣卻使用大 般若的力量,吸取台灣地區佛教徒身上的佛力,用來攻擊大陸的中央政府!

另外在大陸方面,在北京地區也有一位道家人物與達賴對抗,兩人之功力均在伯仲之間,所以產生兩團非常巨大的氣流,相

互之間發生多次撞擊!

 

達賴喇嘛他使用這一種方式已經是一種習慣!所以多年前方老師在台北民生東路開童 記麵包店的時期,已經過世的歌星方晴

回台灣時就曾經告訴過有關達喇這一些事跡,傳說當時已經有人注意到達賴喇嘛每到一處地方傳法,都會引起附近地區災難

的誕生!

當時原本還有一點懷疑,這一次親眼看到這一種情形的發生,所以方老師有一點生氣, 但是方老師全身的氣力都被對方吸

住,連家中四位小孩身上的靈力都被抽出,因此根本就是在毫無警覺之下被他用法術吸住!

一時情急之下就把台灣地區的各大屍陀林墓地,全部同時打開,讓這一股強力的氣旋把 墳墓中的屍體吸進他的身上,終於把

他的氣機塞住了,讓他破了功,原本達賴進入台灣 之前一直處在四禪的狀態中,經此一役就掉到三禪之下,經過長時期的觀

察之後,他還 是不知道當天發生了什麼樣的大事?也不知道自己闖禍撞到了大對頭了!

但是台灣後來也對此事負出非常大的代價,三個月後台灣畜牧業中出現了一場嚴重的口 蹄疫,多年來沒有在台灣出現過的口

蹄疫竟然在台灣大流行,也正是這一場鬥爭所引起的後遺症!」

 

方老師把這一個故事說出來之後,達賴喇嘛的反應就溫順多了,原來遇上了多年前的對手,因此不能不開始給予一些尊重,收拾了先前的劣視和氣燄!但是方老師卻又再跟進說起另外一個故事來!

 

噶丹松赞林寺(漢名歸化寺)

噶丹松赞林寺(汉名归化寺),位于中甸县城4公里的佛屏山麓,占地500余亩,整个建筑仿西藏布达拉宫设计,是迪庆地区规模最大、最具特色的藏传佛教寺庙。现有僧侣700余人。

  1578年,藏传佛教格鲁派三世达赖索南嘉错应丽江木氏土司邀请,到云南藏区传教,格鲁派在迪庆藏区得以传播并发展。1674年,以中甸噶举寺院嘉夏寺为首的迪庆境内各噶举派寺院反对格鲁派及蒙古和硕特部统治者之间的战火,以噶举派为代表的势力集团失败,蒙藏联军关闭了中甸、德钦一带的大多数噶举派寺院,解散了这些寺院的僧人,又将没收来的全部财产用来筹建松赞林寺。

1679年,寺院动工,1681年,完成基本建设,由五世达赖赐名为三神游息之地,迪庆境内最大的格鲁派寺院正式建成。至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清王朝赐定名为归化寺。之后,松赞林寺又得到云南巡抚及清朝历代皇帝的垂青和一再赏赐,取得了极为崇高的地位,拥有众多的信教群众,成为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圣地。

 

 

從歷史上三世的達賴喇嘛跟雍正、乾隆皇帝要了一張詔書,達賴喇嘛五世跟順治皇帝要了一張詔書,詔書的內容大概就是要求藏區的其它宗派,都要皈依格魯(黃教)!

政教合一雖然本來是宗喀巴所提出來的理想目標,但是到他進入死亡之際,沒有能力去完成這一個目標,結果卻是由達賴喇嘛去完成,但是完成的方法卻都是巴結滿清政府,請滿清皇朝的皇帝給他下一張詔書,然後再拿著這一張詔書,到蒙古軍中調動二千人的大軍,去包圍其它不同宗派的寺廟,再由格魯的高層喇嘛進入廟中,要求異教徒馬上轉皈依黃教,不依的馬上血洗寺廟,並且把這些寺廟抄家,把財產沒收列為黃教的財產,再把寺廟的門面修改成為黃教的寺廟,這就是當年達賴喇嘛政教合一的手段,不知道這一種行為對於今天這一位達賴喇嘛十四世來說會有什麼意義?請問發生這些歷史故事之後,如何跟後世解釋佛教的慈悲心?

 

方老師雖然提出了這些歷史資料,但是眼前的達賴卻不願意接受這些指責!

因此方老師就再次以另一種角度來說明:

 

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阿沛.阿旺晉美 】(中共人大副委員長 )

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攝政王熱振前往拉姆拉措觀湖,見到湖中顯藏文字母:阿、嘎、瑪、三字,以及屋頂覆綠色瓦片的寺院和順一小徑到一戶人家的景觀 。由此遣格倉仁波切和克乜等前往青海尋訪轉世靈童,最後在青海格蚌(湟中)尋獲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即現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 。

 

    那麼尋訪靈童為何要前往青海呢?

因觀湖所顯現的第一個字母是“阿”被認為是安多,綠瓦屋頂的寺院,被認為是貢奔寺院( 即塔爾寺),因此決定前往安多 — —青海方向去尋訪。
      尋訪到靈童後,他們從青海向地方政府和熱振寫了詳細的書面報告。(西藏方面根據該報告,通過討論確定已尋獲的靈童就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 —即現在的第十四世達賴 喇嘛。)

 

     誰是靈童雖已做出了明確決定,但因恐外泄後產生困擾,所以對外稱該靈童僅僅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候選人。這主要是為了防止當時青海的馬步芳製造麻煩。

如此,在事實上已確定為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情況下,在青海的有關人員(就迎請靈童)與馬步芳交涉,在交涉中,馬步芳千方百計地阻擾和製造了許多麻煩,最後雖同意靈童及父母家人前往西藏,但西藏方面被迫承諾給他支付三十萬大洋。在正式起程時,馬步芳又提出索要三百萬大洋。

 

     當時西藏地方政府無法支付三百萬大洋,因此,攝政熱振和噶廈以及大寺共同向國民黨蒙藏委員會和蔣介石本人寫信,就迎請在青海的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而馬步芳從中阻擾或製麻煩,為此要求南京支付予幫助。 

 

由于我本人沒有參予過此事,因此1985年我專程前往南京,向江蘇省委和省政府提出我要看國民黨時期有關尋訪,認定十三世達賴喇嘛和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等資料的要求,江蘇省委和省政府的領導不僅同意而且還向檔案都拿出來讓我看,我需要的檔案全部都在兩個檔案袋中。內有記錄攝政熱振觀湖情況的一份藏文文件,是寫在中國產的紙上而非西藏產的藏紙,也不是真正的西藏政府官方文件。

 

是攝政熱振在西藏大會上公布的一份文件的抄件,說的是他(熱振)觀湖時“見到“阿”“嘎”“瑪”三個藏文字母,其中阿字我(熱振)想是否指阿(安多)或阿里,又見一綠瓦漢式屋頂的寺院,這又是否指阿多塔爾寺?另有一小徑通向一戶人家等。對此希望官員代表們作出研究”。 

  

該抄件從字體看很像是安多人所寫。國民黨政府將該文件當成寶貝保存在檔案館內。國民黨政府將該抄件,當成是西藏地方政府向國民黨政府報告尋訪十三世達賴喇嘛轉世之情況的正式報告。但該抄件並非真正的報告,即未寫在紙上,甚至連印章都沒有,這只是一份普通的抄件。另有兩份真正的文件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那兩份報告,即攝政熱振和噶廈、三大寺分別給蒙藏委員會和蔣介石的報告,這兩份報告是真實的,不僅寫在優質的藏紙上,而且上面有攝政、噶廈、三大寺的印章。看字跡就知道,一個是噶仲(噶廈秘書)瑪朗巴寫的,一個是門吉林寫的。

 

這兩份文件的內容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誕生,在青海,我們迎請轉世靈童時,馬步芳阻擾和製造許多麻煩,希望國民黨政府念及藏漢民族間的感情給于幫助。 

至于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聰穎異常免于掣簽”的說法,在檔案中是一張剪報的內容,在一紅色標題下提到吳忠獻主持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並有一張他參加典禮時的照片。該張照片是在十四誓師達賴喇嘛的寢室照的,照片中有吳忠獻獻給達賴喇嘛的一塊手表,達賴喇嘛的手中拿著那塊表,顯出高興的樣子。

 

報上稱“根據這張照片,吳忠獻提出達賴喇嘛聰穎異常請免于掣簽的報告並獲得批准,雲雲”。所謂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的說法,就是依據這麼一張照片,在報上登出主持典禮的新聞而產生。僅此而已。

 事實上,並沒有所謂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的事。但是至今仍有部分藏族同志在寫當時的歷史時,還稱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時吳忠獻主持典禮等,這樣的寫法除非對西藏的傳統習慣一無所知否則不應出現,今天在座的當中,有許多舊西藏的貴族,你們非常清楚,在喇嘛登基坐床典禮中是沒有主持者的。

 

漢族同志不懂藏族習慣說出這樣的話不足為奇,但部分藏族同志這樣寫就沒有道理了。

去年藏學中心的會議上我談到這個問題和查閱國民黨有關文件的情況,國民黨這樣撒謊,我們共產黨為什麼也要跟著說假話呢。當時中央統戰部的蔣平(音譯)同志說以後我們不能再說吳忠獻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

多杰才丹同志找到一份文件,那是西藏地方政府向國民黨政府表示感謝的信筏,內容是、感謝國民黨政府派遣吳忠獻參加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國民黨依據這封信,聲稱吳忠獻主持達賴喇嘛的登基典禮,這又能說明什麼問題呢?

 

參加典禮和主持典禮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意思。

事實是,達賴喇嘛登基典禮上,從無漢族人所說的主持形式,而硬是堅持將吳忠獻參加典禮說成是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登基典禮,是不符合事實的。”

阿沛還指出﹕檔案中還有幾張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父母和幾個淌著鼻涕的小孩照片。阿沛說照片中從達賴喇嘛的父母和小孩穿著破舊,可知家境較貧窮而外,并沒有其它的。

   *:這是阿沛.阿旺晉美于1989年7月31日在西藏人大第五屆第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資料來源:節錄:西藏之頁-文獻與檔案庫)

 

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節錄)

噶玛拨希于1283年在楚布寺圆寂,寿达80。

在圆寂之时,告知其弟子邬坚巴“我死后,在远方拉堆,肯定会出现一名黑帽派继承者,密教的传人……”在涅磐的瞬间,噶玛拨希前往兜率天,这里是弥勒菩萨的住处。

八天后,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弟子们,就重新将自己的“灵魂”归入体内回到了世上,他看到弟子们为他的过世悲痛嚎叫,心情很不平静,顿时产生了怜悯之心,决定用“夺舍法” (转世瑜珈)使自己得以转世,从而继续教化众生。

这一日,在拉萨西北部的堆龙拨昌村,一对老夫妇13岁的儿子突然死亡,当噶玛拨希看到袅袅升起的桑烟后,就赶到那儿,将自己的灵魂移到了尸体内,于是死尸的眼睛闪闪的有了光芒,老夫妇看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很害怕,认为是魔鬼附体,急忙在灶中抓了些烟灰撒在了儿子的眼睛里,接着又用针把眼睛剌破。

 

按藏族的风俗,把烟灰朝人身上撒是一种传统的驱除邪魔缠身的方法,老夫妇以为死了的儿子被魔鬼缠身,想用此灶灰驱邪,但他没有想到,这一行为却打乱了噶玛拨希的转世,他只好将自己的灵魂从尸体中移出来,另想办法转世,最后,将灵魂迁入后藏多吉的母体中,使转世获得成功,从此创立了西藏活佛转世制度。

活佛转世系统的建立,合理地解决了宗教首领继承权问题,在此之前,西藏各派宗教势力与地方封建主势力紧密结合,其宗教继承权掌握在很有势力的家族手中,在大家族中世袭,各派争权夺利,社会动荡不安。

自从活佛转世制度出现以后,藏传佛教各派竞相仿效,相继建立起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活佛转世系统。十五世纪后,在藏区具有广泛影响的格鲁派(黄教)的活佛转世制度,就是效仿噶玛噶举派的黑帽系所采用的转世制度。

 

达赖和班禅的转世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最大的两大活佛转世系统。

他们的转世,是藏传佛教界的重大事件,为世人所瞩目。

 

达赖活佛转世系统创建于16世纪。

清初,五世达赖喇嘛不远千里到北京朝见顺治皇帝,被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咖痝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称呼从此正式确定下来,并传承至今。

现世达赖喇嘛是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命“免予掣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后,于1940年2月22日由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在布达拉宫正式坐床的。

(資料來源:西藏之友-宗教歷史)

 

 

熱振喇嘛(Reting)

十三世達賴死後,五世熱振喇嘛掌權,主持尋找十四世達賴。

十四世達賴原名Lhamo Dhondup,這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意爲“滿足願望的女神”,這暗合喇嘛教的最高宗旨:陽陰人。

十四世達賴的官方描述是這樣的:當熱振喇嘛帶領人找到這個男孩時,男孩要喇嘛手中原屬十三世達賴的念珠,喇嘛問男孩:“你知道我們是什麽人嗎?”男孩用拉薩方言答道:“你們是色拉寺的喇嘛!”

但事實上男孩卻根本不會說藏語,他一家的日常用語是漢語甘肅方言。

德國藏學家Matthias Hermanns那時候正好在甘肅青海地區,他認識十四世達賴的一家。

他說,當他問那小男孩叫什麽名字時,男孩答道:“祁!”(男孩住的村子叫祁家溝)(參閱Matthias Hermanns:Mythen und Mysterien.Magie und Religion der Tibeter, Koeln 1956)   

 五世熱振喇嘛成了十四世達賴的第一個老師,1941年,熱振喇嘛將管理政府的權力交給了另一個喇嘛Taktra Rinpoche。但熱振喇嘛後來又想奪回權力,他和十四世達賴的父親Choekyong Tsering聯合起來。1947年,四十七歲的Choekyong Tsering在一次吃飯時突然死去。十四世達賴的兄弟Gyalo Dhondup等認爲是當時的西藏政府下的毒。

(參閱Mary Craig:Kundun, a biogrphy of the family of the Dalai Lama, London 1997)。

熱振喇嘛於是打算武裝奪權,但陰謀失敗,被Taktra 喇嘛抓了起來。

這時色拉寺的喇嘛們準備來救熱振喇嘛,他們先把本寺的主持(Taktra 喇嘛的親信)殺了,然後由一個十八歲的喇嘛Tsenya Rinpoche (在藏教中他是兇惡的 Dharmapala的轉世)率領殺進拉薩。Taktra 喇嘛命令藏軍用大炮轟擊,結果兩百多名色拉寺的喇嘛被炸的屍骨無存。

救兵沒了,熱振喇嘛只有在布達拉宮的地牢堥著無休無止的酷刑,最後,被“捏碎睾丸”而死。另一西藏政府的高級官員(可能是隆夏,我不確定,待查)被處以剜眼之刑,行刑人從眼眶四周慢慢往堳騿A直至眼球迸出來爲止。

(參閱Melvyn Goldstein,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1913-1951.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 Berkely, 1989) 

(資料來源:節錄-耶律大石-藏密真相之研究)

 

當然今天的達賴十四世是可以告訴別人,達賴三世和五世都跟他沒有關係,不同時代的人物怎麼可以把它相連在一起?但是這樣的回答,就會碰觸到藏傳佛法之中轉世靈童的秘密,尋找轉世靈童的過程,本來就是有許多胡說八道和作弊的事情:

 

为减少在寻访灵童过程中的流弊,避免在灵童寻访问题上受少数人所左右,造成僵局和纠纷,清乾隆年间,清朝廷曾三次下诏谕,在不改变活佛转世制度的前提下,由驻藏大臣监督,三大寺主要活佛主持,高僧及地方官员参加共同金瓶掣签,保持公道,防止舞弊。并特赐一金瓶用以对达赖、班禅以及西藏、青海、西康等地的活佛转世灵童的确认,此瓶保存在拉萨。同时在北京雍和宫也保存有一个清廷所赐金瓶,雍和宫保存的金瓶是为判断蒙古地区呼图克图灵童而用的。

(資料來源:藏傳佛教)

 

在上述文件資料來看,熱振喇嘛尋找出達賴十四世的過程中,是要求免用金瓶製簽的方式來認定達賴喇嘛十四世的身份,如果今天的達賴喇嘛十四世願意出來說明,當年所有的靈童轉世的事實都是人為捏做的,當然可以避免背負前人所做的業障,否則你就必須背負上述所有的罪惡事實的證據,而不能逃避這些責任的歸屬!

眼前的達賴喇嘛,現在才知道方老師是有備而來的,這些事實證據擺在眼前,讓他無法抗拒,只好把時輪金剛的法脈交出,讓育豐以大悲水來沖洗這一條法脈,讓法脈溶解在大悲水之中!

 

(三)  蒙古大軍

持金剛上師貢唐大師

持金剛法王、文殊師利貢唐仁波切,于藏歷第十五饒迥火虎年,降生于四川阿壩州若爾蓋草原代代信佛的藏族世襲頭人轄美土司家。

6歲時被五世嘉木樣認定為五世貢唐賽赤的轉世靈童。

7歲時由十世班禪的尊師拉科仁波切和經師桑科久美大師主持落發儀式,授沙彌戒,并拜大格西毛爾蓋﹒圖丹嘉措為經師接受啟蒙教育。

10歲時經過嚴格的入學考試正式進入拉卜楞聞思學院,學習三藏法義總匯《五部》大論。 大師從小聰慧過人,過目不忘,以普通學僧的身份,參加學習和辯論。

19歲時讀完五部課程,以優異的成績和超凡的辯才通過了《般若學》答辯。

      
大師在聞思學院學習期間除了學習學院規定的學科以外,還爭分奪秒、利用空閑時間拜師學習續部密法,從密宗大師拉科仁波切等名師門下得到洛札耳傳密法、薩迦十三種金法、文殊密法寶典等許多絕密傳承和各部密法灌頂、隨許傳承。

      
大師尚在襁褓中時,受到香薩仁波且的時輪灌頂,8歲時受到拉科仁波且的時輪灌頂, 10歲時受到九世班禪的時輪灌頂,這3次時輪灌頂,特別是九世班禪以賜灌金剛上師最高頂的方式,把弘揚時輪大法的任務交給了貢唐大師。

      
大師從1946──1958年,在甘青川藏區舉行了6次時輪大灌頂,中間坐冤獄21年。大師把監獄當作修行養性之所,毫無怨恨地默默修煉,為眾消業,為佛法的昌盛和眾生的和平幸福祈禱發愿。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落實民族、宗教、統戰政策,大師平反出獄,重返寶座。

十多年來大師以無私無畏的慈悲佛心,為民族地區的安定和發展竭盡全力、奔波操勞的同時,為了以佛法的善德智慧拯救人類而在國內外廣布法云,頻降甘霖。

1988年到1991年在甘、青、川草原舉行了規模宏大的3次時輪大灌頂。1992年曾應美國施主和佛教團體的邀請,赴美國洛杉磯,向各種膚色的信眾弘傳了黃文殊密法。

(來源:《愛心中爆發的智慧》) 

 

第五位要處理的是貢唐活佛的法脈,從貢唐活佛的資料中,方老師突然的想起1992年,剛好自己也到了洛杉磯,當時霍師兄霍師姐全家都要去參加貢唐活佛的演講,所以也把方老師帶進了會場,貢唐活佛所講的佛法方老師當時聽不懂?但是卻對他身旁的本尊-文殊菩薩有一點興趣,所以在貢唐活佛演講的過程中,方老師就把這一個文殊菩薩召了過來,詢問他為什麼身體長得那麼小?文殊菩薩是以修持般若佛法作成就,但是這一尊文殊菩薩只有人類的身高多一點!果位只有二禪!身上並沒有一點般若佛法的特徵?

方老師這樣質問這一尊文殊菩薩時,才把這一尊文殊菩薩嚇了一跳,讓他知道方老師把他全部都看在眼內!所以對方老師非常尊敬,方老師說完話之後再跟他頭上一點,把般若佛法的力量灌注在他的心中,讓他馬上通過三禪的果位,身高變成五六層樓高,所以這一次的演講,貢唐活佛是非常高興的收到了禮物,但是卻不知道是那一位朋友給他的東西,今天方老師就把這一個故事告訴了他的法身,所以貴唐活佛就表現非常高興的、把他身上時輪金剛的法脈放下,任由育豐使用大悲水去清洗!

 

貢唐活佛是一位很溫和的活佛,但是從法脈之中卻沖出殺氣非常強烈的力量衝出來,因此方老師對這種反應也覺得有點異常,經過慢慢的觀察過程,才發現這是一股蒙古大軍的罡氣發放出來的結果,難道貢唐活佛的弟子大部份都是蒙古人嗎?

 

起初我們都有這一種想法,對於這一種現象產生懷疑?後來經過不斷的清洗之後,發現大悲水無法洗掉這一股強大的業力,因此方老師就主張育豐應該往歷史源頭去清洗,直接清洗到成吉思汗鐵木真的身上,才開始獲得清洗的效果!

 

因此方老師又想起了另一個問題?

傳說香巴拉國的軍隊都很會戰鬥,難道當年成吉思汗所統率的蒙古大軍,都是從香巴拉下生人間的軍隊嗎?那成吉思汗與月賢王之間是否有什麼因緣呢?

經過初步的核對資料,成吉思汗的確是從香巴拉國下生的人,但是他並非是月賢王本人!有了這樣的一個答案,蒙古大軍能夠打到歐洲、征服西南亞的中東國家、打敗稱霸歐洲的蘇俄大軍,並且可以打到首都莫斯科,這些歷史就可以獲得另外一個答案!

 

當年格魯派的高層,喜歡調動蒙古人入藏,進行政教合一的戰爭,原因是漢人對於這一種宗教迫害,是沒有任何參加的意願!滿人也不願意干涉西藏的宗教問題,所以要求漢滿兩種軍隊出面都很難得逞?只有蒙古軍喜歡接受這一種滅佛的挑戰,他們不怕任何的宗教力量,因為他們身上都有香巴拉國的天生戰鬥特質,對任何宗教神靈都不會懼怕,所以是最好使用的一支軍隊!

 

貢唐活佛的法脈終於洗淨之後,最後一支就是薩迦的法脈,處理這一支法脈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任何抗拒力量,他們都是以黃金賣買的方式來獲得珍貴的佛法,所以才有十三金法的稱呼,因此有商人的特質,一切以和為貴,重視彼此之間的利害關係,而不會隨意引起任何衝突,所以很平靜的接受育豐使用大悲水的清洗工作!

 

(四)  時輪大法

時輪金剛六條法脈,都已經順利全部清洗完畢,育豐問還有什麼事要做呢?

方老師回應說:「還有的是從源頭再洗一遍!這次是從月賢王開始先洗,然後是當年月 賢王所率領的九十六位大臣,洗乾淨

之後再幫助他們渡過六慾天,讓他們都進入出三界的破瓦狀態!」

 

育豐完成了全部香巴拉國的主要成員的清洗工作,總共九十七人都已經進入破瓦的狀態,但是卻在最後關頭出現有一點阻礙,所以方老師要求育豐持時輪金剛的咒語,驅動時輪金剛的本尊與佛母,一同準備進入出三界的入涅槃狀態!

 

這次的清洗工作完成之後,還是動不了!

方老師注意到育豐頭頂上有一層厚厚的業力,這是時輪金剛的淫業所聚合而成,因此只好先指導育豐先修一些簡單的方法,來解除頭上的淫業:

首先放出自己的元神,進入時輪金剛佛父的頭頂之上,依據金剛心菩薩修持法的方式,從時輪金剛佛父的頭頂上進入他的中脈,經過額輪、喉輪、心輪、臍輪、密輪而到達佛父的龟頭,然後射入時輪佛母的子宮之中,在子宮內修法經歷過四聖諦、十二因緣、十波羅蜜、成佛十號和五十三賢位!

完成了顯教成佛的程序,然後進入密教的修行:完成金剛界曼荼羅、胎藏界曼陀羅的灌頂,最後是五方佛的授記完畢之後!

因為在時輪金剛佛母子宮之中的特殊力量,全部修行的過程會非常快速,修行者身上所遺失的力量和法器都會全部匯聚送回,這就是時間之輪的特有本質!但是進入容易出來卻非常困難,如果沒有具有特殊成就的金剛上師幫助作推手,這些進入的弟子都會呆在堶悼X不來,甚至等到元神的中陰身屍體在子宮中都腐爛,還呆在堶悼X不來!

 

方老師指導育豐完成這一段的洗煉功夫之後,頭頂上和身體堛熒~障都幾乎出清了!所以再行修法的時候,就開始看到大大小小的時輪金剛和時輪佛母,充滿在這一個空間之中,完成這樣的一次訓練之後,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了極大的轉變,月賢王和九十六位大臣都可以很輕鬆就把他們送走,而且時輪金剛這些法脈也開始聽令於他,全部一同發出強烈的佛光,從地球不同的地面穿透出來,有如幅射之狀向四方八面的宇宙放射出去,這一種強光是他生平修法第一次所看到的異象,所以順利把時輪金剛送入涅槃之後,育豐才開始感嘆:「時輪金剛這樣的一個大法,真的是不適合一般地球人學習,他應該是只能存在宇宙之中的一個大法!」

 

方老師回應:「你的說法沒有錯!時輪金剛的確是一個進入宇宙的大法,所以老師必須考慮到如何在修持儀軌之中、把原始巫術的部份抽出,把不合法理的宗教迷信方式刪除,加入正確的科學知識,讓他成為正統的訓練方式才會把他傳世!

 

基本上時輪金剛應該是宇宙的銀河系之特質為目標,原因是在銀河系的數千億星球之中,它們所組合成的形狀就是一個大銀盤,無數星球都以他們不同的軌跡進行活動,但是卻不會碰撞在一起!只有這樣的一個巨大宇宙空間之中,才適合安置時輪金剛佛母的子宮在其中,人類進入這一個空間修持,目標就應該是進出宇宙與銀河!

如果要達到這一種境界,身體的氣脈必須要修煉成非常微細的小沙粒一樣的物質,在身體堿y動的時候,就好像恆河沙數的沙子一樣在流竄!

這種感覺目前老師已經修到了,他是採用意識流的方式訓練,讓意識流的聖水能夠上升,通過色界至無色界,進入無色界第四層時,再以破瓦的方式溢出三界,地球的意識流進入宇宙之後,就可以開始與銀河系的星球作連接,串連起來之後,就可以達到這一種境界!

修成這一種境界之後,再接受時輪金剛的密法灌頂,就會很完美!

 

育豐你今天所做的修持工作,剛好就是把香巴拉國所留下來的歷史問題,全部都解決了!這一個密法修持的工程,幾乎等於是把博士論文的題目一次把它完成,所以本尊相印就可以直接以時輪金剛為本尊,處理目標就是香巴拉國,整個工程完成之後,你已經俱足成就金剛阿闍梨的資格!因此老師會替你選定一個時間,再正式發給你一張證書,讓你成為阿逸多法輪中心正式的金剛阿闍梨!」                                                                                                                                   (524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