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藏密真相之研究下篇

 

(一)採陰術上篇

 

採陰術上篇

我已經談到過喇嘛教的陰陽信仰,這埵A深一步,講一講此信仰對喇嘛教修練的指導作用。我們看到被歸爲“陰”性的物質:知識、物質、感情、語言、光明…以至於整個宇宙都是陰性的。陰性的能量(Shakti)和智慧(Prajna)是産生現實世界的來源。

 

那麽一個喇嘛教的修行者,爲了“大澈大悟”地成 “佛”,就必須取得所謂的“陰精”。

爲了取得此種原始的能量,喇嘛教的修練者必須掌握相應的“方法”(Uppaya)。

 

法術高深的大喇嘛,是個大魔法師,他萬能的本領來源是他對陰性能量源泉的操縱。

在他身體內部存在著一個吸收、修練而成的陰性,大法師使自己體內同時存在兩性,這就是他巨大法力的源泉。嚴格來講,大法師成了一個超越了自然的“性”的生靈,他既具有男性又具有女性的能力,而他體內這兩性的對立與交合是他施法的關鍵。

 

他是一個陽陰人,請注意,這兩性在他的身上並不是平等存在的,而是有分明的等級:男在上,女在下;男爲“方法”(Uppaya),女爲“智慧”(Prajna);陽性統治著陰性;這個“兩性合一”的教義是每個密宗經文的中心論斷。修練者之目的就是要在自己體內實現這陰陽合一的“雙性神性”。

 

請注意,這個體內的陰陽合一的雙性,不是說修練者的性被中和了,正相反,這兩性在他的體內加倍地交合而産生巨大的能量(在某種意義上可以想像成電的兩極)。

 

 我們知道,按照密宗的教義,整個宇宙能量的源泉是兩性的交合。那麽現在修練者本身擁有男女兩性之後,他自己就擁有了生育的能力----生育萬物的能力。

在這塈畯怢茯搕@個歷史上有趣的巧合:傳說歷史上的佛祖身體上有三十二個象徵,比如腳板上有日輪圖案等。第十個象徵是西方醫學上叫做Cryptorchidie的症狀,即陽具爲一皮膚皺折所蓋住,“掩藏在**堙A猶如雄馬一樣”。(註:馬陰藏相)

在大乘佛教堻o被解釋成佛祖的無性,因爲大乘佛教認爲性本身就是罪惡,而雙性人更是雙重的罪惡。但在喇嘛教埵蛣M就變成是“佛祖天生的具有兩性一體”,而他的陽性能力並不因此而有缺乏,正相反,“猶如雄馬一樣”的強壯。

 

 言歸正傳,上篇曾說到喇嘛教的修練者爲了練成此一陰陽合體,需要異性,我們就具體看看他是怎樣的“需要”。修練所需的女性分爲三種:

實女(Karma Mudra),這是有血有肉的真實女性。

靈女(Inana Mudra),她是由修練者的意念所塑造出來的。

內女(Maha Mudra),修練者自身內部的陰性。

 

先來看“實女”,修練者應選擇什麽樣的女子?

密宗經文埵釵U種各樣的說法,比如“選擇一個漂亮的、有大眼睛的、苗條的少女、黑色的皮膚…。”根據喇嘛Geduen Choepel(1895-1951,著有《性術六十四式》)的說法:西康的女孩肉軟、衛藏的女孩性技術好、喀什米爾的女孩笑的好…等等。(參閱Geduen Choepel: Tibetan Arts of Love,Ithaca 1992)

 有的經文要求採用經過Kama Sutra技巧訓練的女孩。

年輕是另外一個重要條件,我們來看看密宗的“大法王” (Maha Siddha) 對 Saraha做的分類:八歲的叫Kumari、十二歲的叫Salika、十六歲的叫Siddha,已有經血、二十歲的叫Balika、二十五歲的叫Bhadrakapalini(意爲“烤焦的肥肉”);(參閱Alex Wayman: The Buddhist Tantras, New York 1973)

 喇嘛Geduen Choepel警告和太年幼的“智慧女”行儀式所可能帶來的外傷,並教導了一些減輕的方法。他並推薦:在與十二歲的“智慧女”行儀式前給她吃糖果和蜂蜜。

密宗的“大法王”(Maha Siddha) Dombipa原是一個國王,他有一天看到一個流浪歌手的女兒,就把她買了下來,她是一個“無罪的處女,沒有任何此世界的污染,是極罕見的、極貴重的蓮花女(Padmini)”。(參閱Keith Dowman: Die Meister der Mahamudra, Leben,Legenden und Lieder der vierundachtzig Erleuchteten,Muenchen 1991)

 儀式後“蓮花女”的命運如何,書上沒有記載。

“八歲處女儀式”(Kumaripuja)是這樣的:選出一個女孩,爲灌頂儀式準備,不要讓她知道將會發生什麽。儀式時,讓她裸體在祭壇上,接受信徒崇拜,最後由大法師或一個弟子破她。(參閱Benjamin Walker: Tantrismus. Die Lehren undPraktiken des linkshaendigen Pfades, Basel 1987)

 印度教和西藏喇嘛教的密宗修練者都舉行八歲處女儀式。

有明文記載,薩迦巴的寺廟主持舉行過此儀式。

由於對數位的迷信,西藏的修練者喜歡十二歲或十六歲的“智慧女”,根據宗喀巴所述:“只有在找不到上述女子的時候,才可以採用二十歲的。” 【參照:4.

“智慧女”的歲數還可以和元素結合起來看:十一歲的代表氣、十二歲的代表火、十三歲的代表水、十四歲的代表土、十五歲的代表音、十六歲的代表觸覺、十七歲的代表味覺、十八歲的代表形狀、二十歲的代表嗅覺。 和二十歲以上的女人不可以再舉行此儀式,因爲她們反而會倒吸大法師的能量。

當然這些年齡級的女人在喇嘛教中也都有名稱,比如:

21-30歲叫最黑的、最肥的、最貪婪的、最傲慢的、暴虐、電擊、咆哮、鐵鏈和怪眼;

39-46歲叫狗嘴、吸盤嘴、豺狼爪、虎口、怪鳥臉、貓頭鷹臉、禿鷲嘴等等等等。這奡N不再一一列舉了。

 那麽喇嘛的這些“智慧女”是從哪里得來的?

通常情況下是由弟子獻給法師的。實際上在喇嘛教堳H徒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爲“上師”物色“智慧女”。我們可以在喇嘛教的經文媗爸魽G“信徒應該將他的姐妹、女兒或者妻子獻給上師。”(參閱Alex Wayman: The Buddhist Tantras, New York 1973) 、【參閱:註5.

 這個“智慧女”對弟子來說越珍貴,就越應將她獻出來。自然喇嘛教中還有很多這方面的咒語法術,比如:Om hri savaha! 修練者將此咒語念上一萬遍,一個“智慧女”就會出現在他面前並聽命於他。 

 《時輪經》(Kalachakra Tantra)上介紹的方法通告:含酒精的飲料可以使“智慧女”更利於行儀式。有的經文則建議,如果“智慧女”不順從,應以武力進行。(參閱Bhattacharyya: History of the Tantric religion, Manohar 1982) 

 “智慧女”需要有什麽知識?

這個問題說法不一,基本上來說,她應該對密宗有所瞭解。宗喀巴要求“智慧女”必須發誓,不對外洩密,他警告不要和不稱的女人行法:

“如果一個女人沒有表現出高質量,那麽她就是一個低級的“蓮花”。不要和她在一起,給她一點貢品,表示一點尊敬,把她打發走,不要和她行法。”(參閱Miranda Shaw: Passionate Enlightenment, Women in Tantric Buddhism, Princeton 1994)

Hevajra Tantra中要求行法前對“智慧女”要有一個月的準備期。行法之後,“智慧女”對於修練者來說,不再有意義。就如吃完花生米後,將殼丟去。

 我們從教義上瞭解了喇嘛教的性儀式後,再來看看其現實中的運行。既然喇嘛以佛教僧侶的面目出現他們的這些性儀式當然是秘密中的秘密【參閱:註6.】。

我們就來看看這露出水面冰山的一角。

英國的一個女作家Jane Campbell,她曾是Kagyupa大喇嘛Kalu Rinpoche(卡盧仁波切 1905-1989)的翻譯。有一天大喇嘛忽然要求她做他的“智慧女”,她雖然很吃驚但不得不服從師父(那時已年近八十)。後來她逃出了喇嘛教的圈子,所以我們今天能通過她的描述來探索現代喇嘛教的“智慧女”儀式。

 西方的女子爲什麽甘心做“智慧女”並且保守秘密?

一個原因是“大法師”是以神的形象站在她們的面前,當她們深信其宗教時,這個力量是不可抗拒的。第二個原因作爲“智慧女”,她在信徒的小圈子媟|忽然享有很高的地位,會被信徒們像女神一樣地崇拜,因爲她和大法師(“活佛”)行法。

“智慧女”必需下毒誓,如果她不遵守誓言,她就會發瘋而死並下千年地獄!爲了嚇她,Kalu Rinpoche(卡盧仁波切)曾對Jane Campbell說,他前世曾將一個洩密的女人通過咒語殺死。

根據Jane Campell所說,此類手段在現代喇嘛教圈子堛瑤T是很有效的。

“智慧女”在她與大喇嘛行法的期間,被信徒們當做女神般崇拜,但完後便被廢棄,自然有更新鮮的“智慧女”出現。Jane Campbell描述,當她和Kalu Rinpoche(卡盧仁波切)行法期間,Kalu Rinpoche(卡盧仁波切)還和另一不到二十歲的女子行法,她突然死去了,據稱是心臟病。

當時Jane Campell受到嚴重的驚嚇,以至她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聯繫而成爲大喇嘛的奴隸。

(參閱June Campbell: Traveller in space, In search of female identity in Tibetan Buddhism, London 1996)

 根據另一個英國女作家Mary Finnigan所說:

在她所在的喇嘛教圈子堙妞’礡谷P時和幾個女學生做法,並使他們各自以爲自己是惟一被選中的。當被問到圈內的藏族女性是怎樣看這個問題時,她說:“被喇嘛選中,她們覺得是榮幸和任務;我想藏族女人大概根本就沒有性侵犯這個概念吧。” 

 《西藏生死書》的註釋者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被控告到法庭上,多位女性要求他賠償一千萬美金。後來他們庭外達成交易。據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的信徒稱,這是Sogyal Rinpoche(索甲仁波切)一次長時間坐關冥想的結果。 

 由於此類事件不斷暴露某些喇嘛採取了另一辯解法稱這種法術並無不妥之處並公開承認他們分別是Jattral Rinpoche,  Dzongsar Khyentse,    Dilgo Khyentse,    Ongen Tulku

 

如果我們不瞭解喇嘛教的教義,這些事件也許可以被掩飾成普通的桃色新聞。實際上它是喇嘛教修練的核心。 我們看到,這些喇嘛教義不僅僅是“某一古老經文堛漪Y一句話”,而是活生生的現實,很遺憾!

(資料來源:藏密真相之研究-耶律大石)

 

 

(二)採陰術下篇

 

採陰術下篇

上篇談到了修練所需的女性分爲三種:

實女(Karma Mudra),這是有血有肉的真實女性。

靈女(Inana Mudra),她是由修練者的意念所塑造出來的。

內女(Maha Mudra),修練者自身內部的陰性。

 靈女(Inana Mudra)是修練者在意念中塑造出來的,和在《化神術》中所講的一樣。

這個“意念塑造”(觀想)不是由修練者自由發揮,而是必須精確地按照經文中所描述的形象使她在意念中再現。通常修練者需要長時間地坐關冥想,才能用第三隻眼(靈眼或慧眼?)看見意念中的靈女(Inana Mudra)。

 通過與實女(Karma Mudra)和靈女(Inana Mudra)的交合,修練者自體內集聚了陰精而轉化成內女(Maha Mudra);她是修練者自身的一部份,她就是修練者自己。此時,修練者就可以在自己身體內部再現孕育萬物的交合,他因此具有了操縱宇宙的能力。

 

 這堨X現了一個問題,既然此交合可以在意念中完成,那麽實女(Karma Mudra)和靈女(Inana Mudra)的意義有什麽不同?爲什麽和實女(Karma Mudra)儀式是不可少的?

根據喇嘛教教義,實女(Karma Mudra)和靈女(Inana Mudra)的意義都在於使修練者看穿這世界的虛幻(空);在他“澈悟”之後,便可以用意念塑造由他控制的宇宙。

在這個意義上,要將有血有肉的實女(Karma Mudra)看穿爲虛幻是更困難的考驗。

所以實女(Karma Mudra)比靈女(Inana Mudra)更重要。看穿了這世界的虛幻本質後,修練者便不再受此虛幻世界的法則(自然法則、人爲法則)所約束,因而便具有超自然的法力。

根據黃教創始者宗喀巴所述:“在大澈大悟的道路上“女伴”是必不可少的。”【參閱:7.】靈女(Inana Mudra)則適合於地位比較低的修練者,或者作爲儀式前的練習。

 

另一個爲什麽實女(Karma Mudra)必不可少的原因是:喇嘛教的魔法需要取得所謂的“陰精”。

 我們再溫習一下喇嘛教的“翻轉法則”,這是喇嘛教最本質的原理之一,它的解釋就是:

既然這世界是虛幻的,那麽就沒有什麽法律,而當修行者故意地去觸犯社會的禁忌之時,他更能看清這世界的虛幻性,更能“大澈大悟”。

所以對於一個密宗修行者,破壞世上的一切準則、禁忌是他天賦的任務。

看到這塈皕Q大家可以明白,爲什麽我以前說“亂”是喇嘛教本身的特徵之一。喇嘛教也不可能將自身“亂”的因素克服,因爲“亂”深深紮根在喇嘛教的教義堙C

當然這些翻轉一切的權力,只有那些“有正確方法的人”才具有,那麽什麽人是“有正確方法的人”?

當然就是喇嘛教的修行者。爲什麽一般人沒有這個權力?這其中原因我想大家自己也能夠想明白。 理解了這個“翻轉法則”,我們就能明白爲什麽“性”在喇嘛教修行者“大澈大悟”的道路上是這麽重要。

正因爲性對於以往的佛教僧侶是個最深的禁忌,所以喇嘛一定要去破壞這個禁忌,才能使自己的修練提高。

正因爲女人是這個虛幻世界的源泉,她在佛教眼中是罪惡的象徵。這在喇嘛教的教義中就是:只有控制了這個罪惡的源泉,才能控制整個世界。

因此在喇嘛教所有的宗教儀式中性儀式是最高的其他所有的儀式都是下層的鋪墊。

 

那麽根據“翻轉法則”,修行者是否應該與外貌最醜惡,性格最暴虐的女人交合?

經文中確實有此先例,比如 “大法王”Tilopa(帝洛巴)就和一個臭氣熏天的,有十八種醜惡象徵(且不管這些醜惡是什麽)的老婦交合。他的弟子Naropa(那洛巴)也曾和一個麻瘋病的老婦行儀式。Naropa(那洛巴)的弟子Marpa(瑪爾巴)和一個墳地老女人行灌頂儀式,“她的乳房乾癟下垂,性器官巨大而有著極噁心的顔色。”

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要求選年輕美貌的“智慧女”,對處女更有偏好,在實際運行中更是如此。對此喇嘛教的辯解是:年輕美貌的處女對修行者的誘惑力更大、也就更危險,修行者要看穿世界的虛幻,就需要更大的法力。

我們看到在容貌上“翻轉法則”運用不徹底,但在智慧女的出生上卻很徹底。

基本上,智慧女的出生越低越好,如侍女、賣肉女、戲子、歌女、酒女、洗衣女等等。但這並不是說地位高的女人不合適,我想大家都明白難易是個重要問題。

特別那些結了婚的貴族女人是灌頂儀式的理想智慧女,因爲這堣@個禁忌又被打破,表現了喇嘛的無上權威。同理“亂倫”也是喇嘛教修行者所追求的。

 我們再看看“翻轉法則”的一些具體運用:

因爲傳統上僧侶禁酒肉,所以喇嘛教修行者就要去吃禁肉,這就是所謂的五種肉,其中人肉(稱Maha mamsa,意爲“大肉”)。

通常這些人肉來自死屍或者來自那些“因爲自己的孽源(Karma)而死,如在戰場上因爲因果報應而被殺死的人”。人肉可以製成丸藥,以便服用。有些經文詳細描寫了人肉各部份的作用,比如腦、肝、肺、內臟、睾丸等在相應的儀式上的作用等。

 Candamaharosana Tantra列了一些修行者和他的智慧女在灌頂儀式上吃的東西:屎、尿、唾液、殘留在她牙齒間的食物、嘔吐物、洗過下體的水。(參閱Christopher George:The Candamaharosana Tantra,New Haven 1974)

 Hevajra Tantra的灌頂儀式上,修行者用人頭骨盛著經血飲下;其他食物還有臭魚、狗屎、死屍體內的油、死屍體內的屎、月經布等等。(參閱Benjamin Walker: Tantrismus. Die Lehren undPraktiken des linkshaendigen Pfades, Basel 1987)  

 一個重要的原則是:當喇嘛教的修行者在吃這些物質時,不可以有任何噁心的感受,無論他吃什麽,他都應該如美味地咽下。

順便提一下,屎尿之類不僅在喇嘛教的灌頂儀式上出現,它更是藏醫藥堛滬垠n成份。大喇嘛(活佛)的屎尿是萬能的良藥,這些屎尿被做成藥丸而買賣,這是現在西藏和流亡藏人社會中的一項重要經濟。最珍貴的當然就是達賴喇嘛的屎尿了;1954年他到北京來時,他的屎尿都被收集在金盆堸e回拉薩做成藥丸。(參閱Tom Grunfeld: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New York 1996)

 言歸正傳,再回到灌頂儀式堛漫吤璁X上,這堣@個重要的技術,就是修行者必須閉精。爲什麽?那就得瞭解一下藏文化中對人體的解釋。

當然我不想在這媮蕈挩蒤蚋藕敺ョA只稍微解釋一下相關的部份。在密宗堙A男子的精液叫做Bodhicitta,這個詞還有另外一個意思:靈光。什麽是靈光?

靈光就是修行者在“大澈大悟”時的體驗;這塈畯怓搢儥貒G在喇嘛教信仰中的意義。在藏文化堙A普通人認爲大喇嘛血管堿y的不是血液,而是精液。那麽要“大澈大悟”就必須掌握控制精液的技術。

喇嘛教的人體學,認爲精液原儲存於顱骨以下一個月亮形的空腔堙A當人性亢奮時,精液便一滴滴地流出此腔,通過五個人體內的能量中心(Chakras),此一過程給人帶來強烈快感。

精液最後流至牟尼尖端,修練者必須將整個意念集中於此一點,不使精液流失。如果修練者能控制住不射精,那麽他就走向“大澈大悟”了。

【參閱:8.】如果控制不住,他就有下地獄的危險!!此時他必須將精液挖出吞下

【參閱:9.】。這堻漡彌虷陪茖狴~,閉精是在修練中的弟子必須遵守的,但作爲上師的“大法王”卻不需要,因爲“大法王”已經“大澈大悟”了!閉精的技術必須通過長期的、痛苦的練習才能掌握。

 同男子的精液一樣重要,女性擁有所謂的陰精。陰精是指女性經血或其下體之分泌物。男子的精液稱“白色”(白菩提),女子的精液稱“紅色”(紅菩提)。

我們知道經血在絕大多數文明堻ㄛO不潔的象徵,這埵蛣M又是喇嘛教的“翻轉法則”運用的好地方。所以灌頂儀式最好在智慧女來經血時舉行。

當然藏文化媢儭g血也有詳細的分類,如處女的經血、出身卑賤的女人的經血、結了婚的女人的經血、寡婦的經血等等,等級不同。(參閱Bhattacharyya: History of tantric religion, Manobar 1982)。

按照喇嘛教的觀點,生命産生於男子精液和女子精液的混合,這個混合物就是密宗信仰堹垢答漸P露、甘露(Sukra)。由於認為此混合物是生命的源泉,所以喇嘛教的修行者如果能夠不斷地攝取此物,他就得到了永生。因爲他的身體內有此混合物,他就可以自生,從而脫離了輪迴再生。

那麽要産生這個混合物和閉精是否相矛盾?這埵酗@個更高的技巧,即所謂的Vajroli方法:

修練者在射精以後將此混合物再通過尿道吸收回去,此時他口念:“通過我的力量,通過我的精液提取你的精液---你沒有了精液。” 要掌握這一技巧需要更痛苦、更長期的練習,比如將金屬棍插入尿道等等。(參閱Mircea Eliade: Yoga, Unsterblichkeit und Freiheit, Frankfurt 1984)

 如果修練者掌握不了這個高超的技術,那麽還有一個方法,他必須將此混合物接入一個骷髏頭骨(Kabala)然後飲下。也有的經文要求將此混合物用管子通過鼻孔吸入。

現在我們瞭解了喇嘛教秘密修練術的動機和基本運做。在以下的幾篇堙A我將具體地解釋《時輪經》的灌頂儀式。《時輪經》作爲喇嘛教的最高經文,它的儀式象徵具有代表性的意義。

(資料來源:藏密真相之研究-耶律大石)

 

(二)  時輪大法大

 

時輪大法(KalachakraTantra)大綱

    産生於十世紀的《時輪經》是密宗最後一個經文,它代表著密宗教義的最高峰。

同其他經文相比,《時輪經》對密宗的世界觀有著最複雜、最權威的解釋。

我們可以將《時輪經》視爲密宗的最高教義。

 

黃教創始人宗喀巴認爲:理解了《時輪經》的人,可以毫無困難地掌握其他任何密宗經文。雖然每一個喇嘛教的教派都演習《時輪經》,但只有很少的專家有權威舉行複雜的《時輪經》儀式,傳統上黃教堨u有達賴和班禪有權舉行此儀式。Namgyal學院作爲專門研究《時輪經》的機構,負責爲達賴喇嘛做理論上和禮儀上的準備工作。

 

《時輪經》的儀式分爲公開的和秘密的兩部分,理論上任何人都可以參加《時輪經》公開的儀式。但高層的、重要的儀式只有喇嘛教內部人士才能參加。經文明白聲稱,每個人都有可能通過《時輪經》的修練,在一生之內達到“大澈大悟”;但實際上只有極少數喇嘛能得到中層以上的灌頂。

 

儘管如此,近年來達賴仍然經常召開群衆大會式的《時輪經》低層儀式並聲稱:來參加儀式的人都能結良緣,虔誠者會再生于香巴拉(Shambhala)。

 

根據達賴的描繪:《時輪經》的灌頂儀式會“解放整個人類”、“維持世界和平”,大批參與儀式的群衆和少數確實被灌頂的人都是“人類道德的表率”!

 我想大家看了這些崇高的言辭,都想瞭解《時輪經》的內容是什麽?

《時輪經》的灌頂儀式是怎麽舉行的?這將是這幾篇西藏文化談所要詳細解答的問題。

 

   密宗的經文基本上可以分爲父經,母經和無性經。父經最主要的內容是教導修練者在自身體內塑造一個神體的方法,核心就是《化神術》。母經最主要的內容是塑造一個“空”的境界與極樂的感覺,以及使“靈光”出現,這堶袙m者使用的方法就是《採陰術》。

無性的經文是父經和母經的結合,修練的目的是使喇嘛既變成萬能的神又能達到涅槃(Nirvana)的境界。《時輪經》被有些人看做無性經,但也有將其看做母經。

 

《時輪經》可以分爲內、外、轉換三部分:

1. 外部《時輪經》描述宇宙的産生與毀滅、解說天文地理、分析世界歷史、預測未來、特別預測宗教戰爭。其中重要的意義是有關香巴拉的描述;另一個重點是占星學和與其相關的數學計算。西藏的曆法與時間之定義,就是根據《時輪經》的天文和占星部份制定的。

 

2. 內部《時輪經》講解神秘的能源軀體學。按照密宗的觀點,人體中存在著許多“能量中心”。“能量中心”通過秘密管道互相連接,體液和“風”川流於此複雜的管道系統中。最重要的體液,在男性是精液,在女性是經血。

 3. 轉換部《時輪經》講解人類神秘軀體內部與宇宙星體之間的聯繫;教授通過對軀體內部的控制而操縱宇宙的技巧。

 

 《時輪經》屬於密宗最高的神秘經文(Anuttara-Yoga-Tantra--無上瑜伽),它的秘密內涵是喇嘛教千方百計想要隱藏的,比如我們在喇嘛Ngawang Dhargyey關於《時輪經》的書中讀到:“要限制此書的擴散只有受過《時輪經》灌頂的人才可以閱讀不小心而産生的後果對本教的影響將是很負面的。”(參閱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f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這種裝模作樣的恫嚇,是神秘主義宗教慣有的“作秀”手段。今天,如果想要瞭解這個經文的禁秘內容只要去西方的大圖書館就可以了。當然,在舊西藏是另一番景象,那時,密宗最高的神秘經文是不許印刷的,只能由手抄寫。即使是喇嘛也很難得到較高的《時輪經》灌頂,況且在事前修練者也需要付出漫長的時間。而群衆大會式的灌頂儀式幾乎是沒有的。

 

 本篇是《時輪經》的大概介紹,下篇我將開始具體講解《時輪經》的灌頂儀式。

(資料來源:藏密真相之研究-耶律大石)

 

(四)七級低層灌頂

 

時輪大法-七級低層灌頂   

 什麽是灌頂儀式(Abhisheka)?

灌頂儀式的目的,是將能量和思想從大喇嘛傳到弟子身上。上師和弟子之間的關係是絕對的等級關係。而上師當年也曾是弟子,也有自己的上師,這條家譜線可以一直追溯到歷史上的“佛祖”。

上師和弟子之間的傳授通常是由嘴對耳,但語言不是唯一的傳授方法,通過手勢和圖形象徵同樣可以進行。這兩種傳授方法(用嘴的和無言的)還都是人對人的傳授。

 

所謂的“佛祖親授”則是由“神靈”直接對弟子傳授,沒有上師。

還有一種“女魔傳授”即由女飛天(Dakini)【註:空行母】指點給弟子經文秘藏之處(通常在荒野山洞),這種秘經(Terma)據稱是古時“先知”或“神靈”所埋藏的。

 

正統的喇嘛對這種非人對人的傳授非常討厭,因爲這使他們的傳授特權受到損壞。當然這種非人對人的傳授,一般人也無可能採用,只有像五世達賴這樣的才有資格宣稱獲得傳授。

《時輪經》的灌頂儀式是按照印度的國王登基儀式(Rajasuya)設計的;通過Rajasuya登基儀式,使王儲得到國王的權威。

同樣的,通過灌頂儀式,喇嘛教的修練者以得到成爲“神”的光芒而出現權力。

當然這堿I行灌頂的大喇嘛(上師)不是作爲一個“人”來行儀式的,而是作爲一個超人、一個“神”來將他的能量傳給弟子。這一點是弟子永遠也不應忘記的,將師父看做“活佛”是他的責任。

爲了加深他的意念,按照《時輪經》的規定,弟子在灌頂儀式期間要讀一份幾百頁長的禮拜文,日三遍、夜三遍。禮拜文之目的,是使弟子明瞭他對上師的絕對服從性,禱詞諸如:

“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神Vajrapani,你必須做我說的一切。你不得對我不尊敬,如果你這樣做的話,那麽你就死到臨頭了,你就會下地獄!”(參閱十四世達賴所寫:The Kalachakra Tantra, Rite of initiation for the stage of generation, London 1985)

 

 灌頂儀式的目的,就是使弟子得到一種超人的地位。

弟子在儀式前就應表現出一種“神的尊嚴”,他要使自己變成一個空殼,以便“神的能量”能夠進入他的軀體。 現在我們來看一個問題:

上師是一個神靈,弟子也變成了一個神靈,那麽他們之間這種“神與神”的關係是什麽樣的呢?可能有對抗性嗎?

不會的,因爲上師和弟子體內的“神”是同一個。我們知道,喇嘛教“神靈”的特點,就是它可以同時在無數軀殼內出現。 

 另一方面,弟子體內的神不是由他創造出來的。

正相反,弟子失去了他做爲人的個性而成爲一個“空殼”,這個“空殼”在灌頂儀式中被“神靈” (通過上師大喇嘛)佔領。從此時起,弟子的個人靈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神靈(上師大喇嘛),領著他的肉體遊蕩在這世界堙C按照《時輪經》的說法這叫“吞食法”,上師和弟子必須在意念中完成以下的動作:

大喇嘛(作爲時間之神Kalachakra的代表)將萎縮成水滴大小的弟子吞下,弟子在大喇嘛的體內流轉直至最後到達大喇嘛的下體頂端,大喇嘛將弟子射入時間女神(Vishvamata)的子宮,在時間女神的體內弟子化爲“無有”。當弟子消失之後,他才能做爲喇嘛教的“神靈”而再生。【參閱:註10. 

上師大喇嘛在此既是時間之神Kalachakra也是時間女神Vishvamata,在他的體內展現著産生生命的程式:受精、懷孕、生産。在弟子的意念中,上師大喇嘛既是父也是母。通過這種方法,喇嘛教的“神靈”獲得了永生。

上師活著時,“神靈”在上師和弟子身上得到雙重體現。上師死後,“神靈”存活在弟子身上,弟子變成了上師。只要世上還有人類存在、只要有人願意將他的血肉之軀獻出做爲“神靈”的居住地,那個古老的“幽靈”就將一直遊蕩在這個世界上。

 

 我們看到,喇嘛教的修練目的不是發揚個人的優秀品質使其高尚成神而是摧毀人的所有個性使其成爲一個空的軀殼再由那古老經文堛澈梪F來佔據

 這埵A給大家介紹一個弟子自我犧牲的儀式(Choed):在此儀式堙A弟子將自己的身體獻給女魔吃掉以達到“涅槃”。此儀式通常在墳地或天葬台舉行:

漆黑的午夜時分,吃人肉的女魔們來到弟子身旁,將他的皮肉一塊塊撕下來,直到骨頭,再將骨頭咀嚼咬碎,舔食骨髓。此儀式上,弟子“死去”,他從人世間解放出來,而達到了“大澈大悟”。

這個“被食”的過程雖然只是象徵性的,但在弟子的意念中須猶如真實感受到。作爲被“吃”的人,常常挺不住此儀式。Alexandra David Neel在她的西藏旅行中遇到幽靈般的、被所有人都躲避的人物,這就是在自我犧牲儀式中變瘋了的弟子。

所以喇嘛教中又有將此儀式改變成:弟子在被吃的過程中,在意念中離開自己的身體,將自己也變成女魔,再回頭去參與吃自己的軀體。

“在你的意念進入女神之後,你看見你以往的軀體是倒在地上的死屍;現在你是女神,舉起刀將那頭顱從眉部切開…。”這樣弟子就主動地參與毀滅自我的儀式。 

《時輪經》一共有十五級灌頂儀式,最低的七級是公開的。名稱爲:

1. 水灌頂;

2. 王冠灌頂;

3. 王冠帶灌頂;

4. 金剛杵和鈴鐺灌頂;

5. 行爲灌頂;

6. 名字灌頂;

7. 許可灌頂;

 此七級灌頂代表由嬰兒到成年的生長過程,作用是“淨化”修練者。

灌頂之前,弟子必須發誓對上師絕對服從。他必須在意念中將上師想像爲時間之神Kalachakra與時間女神Vishvamata的混合。

他被蒙著眼睛在意念中漫遊一個三重壇城(Mandala),城中居住著四位冥想“佛”(Amithaba,Ratnasambhava,Amoghasiddhi,Vairochana)和他們的女伴。當他的蒙眼布被解開後,他將一朵花扔進彩沙堆成的壇城堙F花落處的“佛”,就是弟子在灌頂儀式中用自己的意念所要再現的“神”。

上師給弟子一個牙籤,一條紅帶子,弟子將它打三個結繫在上臂上。然後弟子領受睡眠指示,他入睡前必須一直念某一咒語,睡覺時朝右臥,面向壇城。

第二天上師將分析他夜堛犒琚C

有的夢是不好的徵兆,比如夢到自己被鱷魚吞食,因爲鱷魚是塵世(Samsara)的象徵,所以弟子還沒有完全脫塵。這時他就得長時間冥想,在意念埵A現“空”的境界。

 在七級儀式灌頂的最後,大喇嘛在意念中將弟子融化,再將時間之神Kalachakra與時間女神Vishvamata的混合光芒移入。

在此一階段的修練中,弟子要將自己的個性完全摧毀。他在冥想中反復地演習自我犧牲的儀式,直到他原來的思想、性格徹底消失。象徵性的可以將此儀式總結爲:“摧毀人道,建立神道。” 

 第一、第二兩個灌頂儀式的意義是清洗軀體。

水灌頂儀式象徵著嬰兒出生後的洗滌,大喇嘛在意念中將弟子再生(如上所描述)。

最後他用貝殼接觸弟子的“五處”:腦殼、肩、上臂、胯部、大腿;貝殼在這堨N表水。

王冠灌頂象徵著嬰兒第一次剪頭髮。

第三灌頂中大喇嘛再將弟子吞食,然後將他以時間女神Vishvamata的形象生出;

此儀式象徵著兒童第一次穿耳空。

第四灌頂象徵著兒童學語,大喇嘛“清洗”弟子的“三脈”,弟子要求上師贈他金剛杵與鈴鐺,象徵陽陰合體。

第五灌頂中再次出現吞食場面,此儀式象徵兒童取得感覺能力。大喇嘛用一個戒指接觸弟子的“五處”。

第六灌頂中弟子得到一個神秘的教名,通常就是他所要轉化的“神”的隱名。大喇嘛此時宣稱,弟子將以“佛”的形像出現在未來。弟子在此儀式中象徵性地得到了“運作能力”。

第五第六灌頂是所謂的靈魂洗滌。

第七灌頂象徵著兒童上第一堂課,大喇嘛再次吞食弟子,並將他作爲時間之神Kalachakra與時間女神Vishvamata交合形像所生處。

大喇嘛將以下物件交給弟子:金剛杵、鈴鐺、寶石、匕首、蓮花和* *。大喇嘛口念一長串咒語,咒語具有開啓弟子心門的作用。

大喇嘛用金勺取一濟“開眼藥”給弟子服下,然後再贈給他一封印,象徵著鏡中世界,塵世的虛幻。再給弟子弓與箭,以提高定力。

此儀式中的重要意義是金剛杵的交接,大喇嘛口稱:

“金剛的本質是最高智慧和最大快樂的源泉。手持金剛杵將帶來最高的金剛本質,這就是方法(Uppaya)。”

弟子此時右手持金剛杵,左手持鈴鐺,交叉在胸前,象徵他的雄雌同體,通過雄性的“方法”(Uppaya)控制雌性的智慧(Prajna)。這時低層的七級灌頂就結束了,弟子此時取得了傳播教義的權力和義務,大喇嘛對他喚道:“轉動* *,拯救天下受苦的生靈!” 

 《時輪經》的灌頂並代表著喇嘛教內部的等級。

每一個受過灌頂的喇嘛,都是時間之神的一部分,受過灌頂的層次越高,權力就越大。站在同一灌頂層上的修練者,他們的靈魂是同一的;相對於高層的修練者,他們是高層者的一部分;高層者包含低層者,他們之間的等級分明。

整個《時輪經》系統就像一個巨大的金字塔形組織,低一層是高一層延長的手,最終的權力,集中在塔尖者手中。

 低層的七級灌頂只是一個開始,下篇我將介紹秘密的高層灌頂。

(資料來源:藏密真相之研究-耶律大石)

 

(五)四級秘密灌頂

 

時輪大法-四級秘密灌頂

   

 七級低層灌頂的目的是“清潔”修練者,又稱“産生境界”。現在我要說的四級秘密灌頂是所謂的“完成境界”,它們是:8. 花瓶灌頂;9. 秘密灌頂;10. 智慧灌頂;11. 詞語灌頂;

 

此階段的灌頂只有極少數的精英在極爲保密的情況下才能傳授。

此階段的灌頂儀式中必須有一年輕女子參加,她的年紀必須是10、12、16或20歲。如果沒有“智慧女”參加,則修練者不可能達到“大澈大悟”。修練者與智慧女的性交合,是此灌頂儀式的核心內容。

 

《時輪經》正文明白無誤地說明了這一點:“超自然的神力不是來自冥想或口念真言也不是來自壇城和寶座也不是來自化念佛祖而是來自智慧女。” 【參照:7.】、(參閱Albert Gruenwedel: Kalachakra Tantra Raja, Der Koenig der Magie des Zeitrades, in Sanskrit und Tibetisch hrsg. und mit deutscher Analyse und Wortindex versehen)

  在《時輪經》的秘密灌頂儀式中,修練者必須吃五肉(狗肉、人肉…等),喝五露(人血、精液、經血…等)【參照:註11.】。

但喇嘛教給外人看的解釋是這樣描述的:大喇嘛在弟子的眼前舉起一個花瓶,花瓶內裝著白色液體。

但實際上的過程卻是這樣的:弟子獻給大喇嘛一個十二歲的、“無瑕的”女子,然後他請求灌頂並給大喇嘛唱一首讚歌。

大喇嘛解去智慧女的衣物,撫摸她的乳房,然後大喇嘛要求弟子撫摸智慧女的乳房【參照:12.】。花瓶或罐子是喇嘛教中的“乳房”的隱語。(參閱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n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按照喇嘛教的說法,在看到裸體的智慧女後,弟子的精液從腦腔中流出,往下直至下體。此時他決不可以射精,那麽他就完成了第八級灌頂。【參照:註8.

 

 第九級灌頂按照隱語的描繪是這樣的:弟子蒙著眼,大喇嘛結合陰陽,將茶和酸奶混合的“仙露”給弟子嚐,使他體會極樂。

 

但實際的景象卻是:弟子獻給大喇嘛貴重的衣物等貢獻品,然後他敬獻給大喇嘛一個年幼苗條的智慧女;大喇嘛令弟子蒙上眼睛,然後吃喇嘛教的“食品”。

大喇嘛爲智慧女唱讚歌,對她膜拜,崇拜她爲女神,然後和她交合。此一次大喇嘛射精,然後將“紅白混合的仙露”用一根象牙勺刮出,裝在人頭骨(Kapala、卡巴拉)堙C

此時大喇嘛令弟子到面前來,揭開蒙眼之物,用手指沾“仙露”畫在弟子的舌頭上,說:“按照所有“佛祖”的教導,這就是你的聖餐!”

弟子喜悅地答道:“今天我成功地誕生了,今天我的生命多富饒!今天我生在“佛祖”之家,現在我是“佛祖”的兒子!”

 

此儀式表示弟子通過享受男精與女精的混合而達到了雄雌同體的地位。【參照:13.】、

 (參閱David Snellgrove: Indo-Tibetan Buddhism,Indian Buddhist and their Tibetan Successors, Boston 1987)  

 此儀式還有另一說法:弟子意念大師的“金剛”於自己的嘴中,品嚐大師白色的Bodhicitta。白色的Bodhicitta下降到弟子的心輪部,産生極樂的感覺…。

此灌頂之所以叫秘密灌頂是因爲弟子參享了上師的秘密(白色的Bodhicitta)。白色的Bodhicitta就是精液,在此儀式中大喇嘛將自己沾著精液的**放入弟子的嘴中。

【參照:13.】、(參閱Lharampa Ngawang Dhargyey: A commentary on the Kalachakra Tantra, New Delhi 1985)

 

 在第十級的所謂智慧灌頂中,弟子將受到更大誘惑的挑戰,

“他必須看智慧女張開的雙腿間,他心中騰飛著性的火焰,轉化爲極樂的感覺。”然後大喇嘛將智慧女回送給弟子,並說:“噢!“大澈大悟”者,取此智慧女吧!讓她給你帶來歡樂!”要求弟子與智慧女交合,於是兩者行所謂的Yuganaddha,弟子此時絕不可以射精。

弟子與智慧女有如下的對話:

智慧女問:“我之愛,你喜歡吃我的糞便和尿液嗎?你能舔盡我**內的血迹嗎?”

弟子答:“爲什麽我不愛呢?噢!母親,我要膜拜婦人,直到我大澈大悟…。”(參閱Dalai Lama I:selected works, Bridging the sutras and the Tantras, Ithaca 1985)

 

第十一級灌頂是在意念中進行的,此中牽涉到喇嘛對人體的學說太多,而此方面介紹起來篇幅太巨大,故此略去。 在下一篇塈痡N介紹《時輪經》最高的四級秘密灌頂。

(資料來源:藏真相之研究-耶律大石)

 

(六)四級最秘密灌頂

 

時輪大法-四級最秘密灌頂

 《時輪經》第十二到第十五級灌頂,是最高也是最秘密的灌頂儀式。

這四級灌頂是“四級秘密灌頂”(8-11級)的重復,所以它們有著同樣的名字:

12. 花瓶灌頂;13. 秘密灌頂;14. 智慧灌頂;15. 詞語灌頂;

 

 不同之處在於,此四級最秘密灌頂中必須有十名智慧女參加。而這十名智慧女全部都必須由弟子獻給上師大喇嘛。但對於喇嘛和俗家人有不同的規定:

 

如果弟子是俗家人,則此十名智慧女都必須是弟子的親屬(母親、妻子、女兒、嫂子等等)。

如果弟子是喇嘛,按道理應同樣規定十名智慧女都必須是弟子的親屬,但由於喇嘛無家,所以他就可以買十個社會底層的女子來作智慧女,在儀式中這些智慧女以喇嘛的母親、妻子、女兒、侄女等名義出現。

 

我們看到,這一規定極可能是將俗家人排除在高層灌頂之外。【參照:5. 當弟子將十名智慧女獻給上師大喇嘛之後,大喇嘛將一個智慧女回送給弟子作爲“妻子”【參照:註14.】。

這時另外九個智慧女在儀式上是弟子的親屬,大喇嘛從其中選一個出來,她必須在12歲到20歲之間,已經來過經血,在儀式中她的稱號是Shabdavajra。

大喇嘛首先撫摸Shabdavajra的首飾,然後將她的衣服脫去並擁抱她。此時其餘的十人則成環形圍繞站立,每個人的位置都有代表星體之象徵。他們裸體披髮,九個智慧女都一手持死人骷髏頭骨,一手持刀斧。

大喇嘛此時站立在圈(Chakra)中,先做一儀式舞蹈,然後與Shabdavajra交合。完後與第九級灌頂中一樣,大喇嘛將自己沾著精液的**放入弟子的嘴中【參照:註13.】。

然後大喇嘛令弟子與Shabdavajra行法。這就是第十二級灌頂儀式。【參照:註14.

  在第十三級灌頂儀式中大喇嘛取弟子的“妻子”,將自己的* *放入她口中,弟子蒙眼站立一旁。大喇嘛吸吮她的Naranasika,Naranasika就是陰蒂。

然後大喇嘛將自己的智慧女(象徵大喇嘛的妻子)交給弟子。【參照:註14.

 

 在第十四級灌頂儀式中,弟子首先和喇嘛贈與他的智慧女交合;然後他必須和每一個智慧女交合,每二十四分鐘換一個,從午夜直到太陽升起。

不同於大喇嘛,弟子在交合中必須閉精,如果他做不到,他就得下地獄。但還有一個挽救的辦法,他必須用舌頭將灑出的精液收集起來。【參照:9.

 

 第十五級灌頂儀式是“最高的完成境界”,弟子在前三次灌頂中吸取了“陰精”,達到了極樂的境界。此時他已經有了“大法王”的地位,這是由於在儀式中他體內能量的變換而達到的。

 儀式完成後,地位低的智慧女得到一件衣服,地位高的智慧女得到一件衣服和一條裙子。

按照規定,智慧女可得到花果和一條哈達作爲紀念。

 

 這最秘密的四級灌頂有個名稱,叫做“Ganachakra”,它是《時輪經》最秘密的部份。其他的經文也有相應的部份。Ganachakra應該在什麽地方舉行?

按照西藏歷史學家Buston的建議:“自己家中一個隱蔽的、廢棄的房間、或者山上、洞穴中、荊棘深處的一個地方、大湖的岸上、焚屍場。”

不適合的地方是:“貴族的起居室、國王的宮殿、寺院的花園。”

按照Hevajra Tantra經文中對Ganachakra的要求:

“典禮必須在墳場、深山堜弮o墟地舉行,總之要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要用人屍塊、虎皮、墳場的破布等做成九個座位。大法師在中間,智慧女環繞著他。”大喇嘛和他的智慧女形成一個活的壇城(Mandala)。

智慧女的數目根據經文的不同而有異,少至八個,多達六十四個。後一個數位在現代人士看起來有點不切實際,但我們應該知道,以往的確有國王修練這些經文。

 儀式間的食品除了“五肉”“五露”外,《時輪經》還推薦:“唾液、鼻涕、眼淚、糞便、尿、人脂肪、骨髓、肝、膽、血、人皮、腸子。” 【參閱:11.

最好的人肉來源是所謂的“七生者”,就是一個連續轉世七次的人,有著優良的品質:語音優美、眼睛漂亮、身體光潔、有七個影子、他有著大慈大悲的心靈;吃這樣一個人的肉會有魔術般的效果。

密宗的修練者應該對這樣一個七生者膜拜,獻給他花朵,然後要求他拯救天下痛苦的生靈,七生者就會毫不猶豫地犧牲自己的生命。他的肉就可以被製成藥丸,吃此藥丸可以掌握“騰空術”。這樣的藥丸在今天的確仍有買賣,最具有魔力的是這位聖人心臟內的血和他的頭顱骨。

 

 參考書籍:

Farrow and Menon: The concealed Essence of the Hevajra Tantra  with the commentary Yogaratnamala, Delhi 1992

 Albert Gruenwedel: Kalachakra Tantra Raja, Der Koenig der Magie des Zeitrades, in Sanskrit und Tibetisch hrsg. und mit deutscher Analyse und Wortindex versehen Adelheid Herrmann-Pfand: Dakinis, Zur Stellung und Symbolik des Weiblichen im Tantrischen Buddhismus, Bonn 1992

 Victor Trimondi: 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Duesseldorf 1999

 

 

(資料整理:52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