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死之間

 

(一)    言

5月13-14日的清明法會前,春山的母親突然過世,所以在法會開始之前能夠及時替他的母親點了一盞光明燈,法會之後隔了一個星期之後,再安排時間請方老師,到台北辛亥路的第二殯儀館停屍間了解狀況,當時方老師看到了屍體之後,就發現了異狀!

 

原因是在屍體的旁邊,周圍上下左右的尋找,都沒有找到死者的魂魄,用手隔空摸索的時候,發現這一位老太太的心輪位置空盪盪,似乎是沒有了意根的力量?其它部位的反應好像都沒有移動過,所以花費了許多時間之觀察,尋查不出原因來?

 

因此離開停屍間之後追問春山,他的母親是什麼原因過世的,然後春山就娓娓道來,他的母親十年前因為中風之後,身體癱瘓都是由他一人照顧,在今年法輪中心點燈法會之前,突然過世,年齡有八十五歲,算起來也算是高壽!

 

方老師跟她一算,發現十年前她就已經死了一次,剛好就是在她中風的時候,心輪之中的意根已經溢出體外,但是因為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當作一般的中風方式處理和療養,經過十年的時間之後,卻選在法輪中心的清明法會前兩天過世,時間剛好跟得上,但是今天要去處理這一位老太太,必須找到她生前比較完整的全身照片,核對資料之後把過去的舊魂魄找回來,再次重新讓她進入死亡的狀態,讓三魂七魄都能夠完整的溢出體外,才算可以解決老太太的善逝問題?

 

春山想起老人家平常沒有獨立的照片,所以需要花時間去尋找適合使用的照片,如果找不到獨立的照片,可以採用掃描的方式重新製作一張新的照片,有了相關的照片資料之後,再帶到法輪中心來,方老師會指導他如何把過世的母親呼喚出來,重新進入身體之後再死亡一次,才能完成善逝的工作!

 

(二)歷史重現

隔了兩個星期之後,終於在5月26日完成了照片的處理工作,所以在下午五點鐘的時候到了桃園的阿逸多法輪中心,方老師替他檢視照片的時候,發現春山帶了兩張舊照片,大約在五年前老太太坐輪椅時的照片,另外一張是以掃描方式合成的第三張照片!

 

從照片之中觀察,前面兩張舊照片中,很清楚的顯示老太太心輪的神識,一直在她身旁站著,所以使用肉眼就可以感受到她身旁的左側有不同的能量體存在,用手隔空觸摩的時候,手上可以感受到這一個空間之中有一團能量體存在!但是觸摩合成的新照片時,就覺得是空空的沒有東西存在,對春山而言就是覺得霧霧的看不大清楚,新舊照片之差就是有能量和沒有能量,很清楚的顯示出三張照片間的差異!

 

春山已經能夠分辨照片上之不同之處,然後方老師就指導春山,由他自己修水供的方式聚合他媽媽的靈體,誰知他剛好要召靈的時候,突然之間就狂風大作,照片都幾乎被強風吹走,等風力平定之後,方老師就告訴春山說:「這是你媽媽進來所引起的刮風,這種現象並非自然反應!你自己先修水供給老太太之後,老師會在旁邊觀察助你一臂之力!」

 

完成了第一次的水供,方老師就看到老太太心輪之後,插著一支小小的普巴杵,顯示老太太當年也是修密的金剛行者,因為得罪他人之後,經歷過鬥法的過程中被殺害,從景象之中顯示:

「當時的春山是這一位上師的小徒弟,年齡才十三歲左右,所以只認為上師身體不好, 只認定為病死而矣!所以對今天老太

太中風一事,亦只有視為身體健康問題,所以兩次都沒有想到是被他人所殺害!

今天被方老師發現的時候,才知道十年前當老太太出現了中風的症狀時,原來是歷史故事在身體媯o作!這就是唯識學說之

中的『異時而熟』!

由於前世的生命被人使用法術所謀殺,當時的命案沒有被人發現,但是身體堶惚o記錄 被殺害的情形記錄,留在第八識的阿

賴耶識之中,到了適當的時間再發作一次,顯示出被殺害的異狀!

但是卻再次被受怱略,所以錯過了救治的時間,變成了中風的反應,事實上當時的中風 反應,應該只是心臟機能突然間受到

了梗塞,但是這種事情並非一般醫生能夠診斷出來的處置範圍,錯過了救治的時間而演變成栓塞性的中風,是老太太的第二

次不幸!

因此她自己的靈性選擇了清明法會前突然過世,讓春山請教方老師的時候,才發現了這一次的病故,原來是歷史故事的重

演!

但是這樣歷史故事今天才追出問題,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除了把故事找出來之 後,讓死者可以安息之外,並不能夠以

之追尋凶手,因為這種事故並非今天的任何人士, 故意炒作此事讓她死亡,所以是沒有凶手的情形下,單純是在第八識的特

色中,讓人類 走上了沒有完成揖凶的歷史記錄之中,變成歷史重演一次!」

 

(三)基本訓練

今天老太太的自然死亡,卻出現了整個歷史重現的現狀,春山回想起來才感受到十年前媽媽的中風症狀,確實並非一般的高血壓導致血管破裂所引發的中風,而是血液上不了大腦之後所引發的栓塞性中風,所以大腦之中並沒有受到偒害,中風癱瘓之後雖然不能行動,但是意識卻非常清晰,如果不是出現中風癱瘓的反應,根本就不像生病的人!

 

方老師在處理的全程中,其實都沒有直接出手,只是讓春山自己持咒去修水供,原因是他今年第一次參加法輪中心的元霄點燈法會時,就在法會的過程中就已經學習過水供的方法,後來因為公作繁忙才沒有時間來法輪中心繼續學習,今天的處理過程中,春山才發現到法輪中心之中的指導方法,竟然有如此重要的功能,從檢查亡靈的歷史記錄,一直到處理歷史事件,到後來的善逝之安頓,只靠一個大貝売和大悲咒水,那麼簡單的配備,配上了簡單的咒語就全部完成!這些處理的方法,方老師在每一次法會之中,老早就把這一種技術轉變成簡易的基礎訓練教給每一位參與法會的各界人士!只是沒有告訴大家可以如何的去使用這一種技術而矣?

 

幾乎是沒有花費什麼樣的金錢和物質,就把這一椿古老的密宗鬥法事件處理完畢,並且讓死者的亡靈進入飛升的狀態,經歷了極樂世界之後再穿越了無色界,進入出三界入涅槃的過程,而且所花費的時間只不過二十分鐘就結束了!剩下的時間方老師只是告訢他:

「可以自行修三次的曼達盤供養,給老太太作為她的資糧!」

整個如此重大事件的完成,方老師也沒有要求他給付昂貴的費用,只是讓他隨緣包了一個小紅包意思一下就好了,所以讓他很感動!

 

由於春山過去所接觸的社會團體經驗很多,他自身也是人電學會的重要成員,在多年修練氣功的成就上,其實也俱有氣功治療病人的能力,在他老資格的生活經驗之中,只是對宗教理念這一環節比較陌生,因此除了一般的民間信仰拜拜和尊敬神靈之外,並不太了解佛法的最終意義,這一次親身的經驗和感受之下,才能夠認清楚佛法的功能和氣功的功能,原來在面對人類死亡的時候,功能上才突顯如此巨大的差別?遠不是氣功的修練技術可以比較的事實!

 

(三)香巴拉復活

5月27日星期六是嘉義課程、5月28日星期天是竹南苗栗的技術學院之課程,這兩天好媽媽課程訓練出來的結果都不一樣!

在嘉義的好媽媽課程中,集體潛意識所轉化的對象,是台灣民間信仰之中,生活于慾界天的諸神,這些鄉土的諸天神佛,被集體潛意識之中所產生的意識流洗清之後,都順利的打破了他們原來自閉性的時間和空間!方老師利用這一次的課程,幾乎把所有南部生活在嘉南地區空中的諸天,好好的清洗了他們的身體,讓他們恢復了正常的記憶和學習的能力!

原來他們的身上,已經被久遠累積下來的煙油(燒香之後濔漫在空中之油質),厚厚的蓋住了他們頭上的頂輪,甚至眉心也舖上厚厚的一層,就因為這一種油煙所引起的阻塞,所以令他們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也消失了學習和進化的功能!經歷這一次的課程洗練,相信對於嘉南地區的宗教會產生正面的影響能力!

 

5月28日星期天是苗栗的技術學院上課,這次的集體潛意識課程,第一次訓練的時候,效果欠佳,許多人都出現頭痛不舒服的反應,方老師檢視其中問題的時候才發現原因:

一方面是教室換了一個更大的禮堂,在上課前沒有充份的時間去做淨空處理的前行,原因是突然換了一個空間上課之後,卻因為課程中需要先替前副校長,補修第一天佛洛伊德的部份課程,時間剛好補課之中被消耗掉,變成沒有充份的時間來處理淨空的問題!

第二方面是因為前任副校長的參與,所以帶動了香巴拉國剎土的力量,從天空之中下降到技術學院的上空中,住在香巴拉剎土的居民都要上課,但是卻沒有接受被邀請的禮遇,原因是他們採用的途徑是從高空中下降,在沒有知會的情形下,不容易發現到他們的存在!

因此在上述兩種原因的影響下,方老師在上第一節課程的時候,集體潛意識的方氏智慧程式基因改造之催眠課程,效果受到了干擾,所以有多人出現頭痛之不良反應!經過方老師以貝売盛聖水修水供之後,把這些香巴拉國的人洗煉之後,第二次再重覆以催眠改造基因訓練的時候,效果就非常順利的完成!

 

在中午休息的時候,育豐提出了他的意見,他說早上他也使用他自己的方式,作全校區的搜查,卻沒有找到相關的業力,因此詢問方老師剛才之業力從何而來?

方老師告訴他說:

「那是上星期上課時,送出三界的香巴拉國,當時只是讓這一個國度復甦!但是並沒有作其它的處理。

原因是我們目前都不了解、這一個國度之中出了什麼問題?

所以在沒有進一步了解之前,不要做過多的處理!只要讓這一個國度慢慢的從歷史中復 活!經由詳細的觀察,了解進一步的

答案時,才會真正的出手處理,把問題找出來之後,才可以放心的把時輪金剛的密法儀軌重新編製出來!」

 

一整天下來,方老師完成了新精神分析學派之中的楊格、阿德勒、佛洛姆、和埃里克森的學術訓練之後,整個校區的磁場也發生很大的轉變,課程結束之後,育豐特意的到綜合大樓大門之外的、全技術學院校區的平面圖上觀察比較,以了解是否可以出現上次在造橋鄉公所上課時的情形?課程把全造橋鄉的地磁力量,都集中到鄉公所之中的特殊現象?

 

果然!方老師發現其它的大樓的磁場都沒有變化,唯獨上課的綜合大樓的磁場變成非常高聳和突出,有如台北信義計劃區之中的一零一大樓一樣的高聳入雲!結果育豐也回應方老師說:「本校之建築設計圖,確實與台北一0一大樓的建築師李祖原,為同一家公司所設計之藍圖所成!」育豐這樣子一說,在場的人都引發出一種聯想,難道建築師李祖原先生也是從香巴拉國轉世出來的人嗎?

 

(四)天外來客

5月29日星期一下午,目前居住在美國唸大學的浩涵以MSN視訊方式跟方老師連絡,她說閱讀了方老師最近四篇文稿,了解時輪金剛和藏密真相之研究的文稿之後,全身不舒服非常難過,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方老師就告訴她說:「那是香巴拉國智慧女的反應,先以大悲水清洗身上,把泡在身體 外的一層障礙清除,洗乾淨身上一重

一重的精液之後,就可以讓智慧女恢復本來面目, 看到當時的情景!只要告知她們:可以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去找那些大

喇嘛報仇,收 回原來屬於她們自身的陰精,她們就可以進入輪迴轉化出去!」

 

浩涵完成大悲水之修煉之後,身體恢復了正常!天眼已經可以看到當年的一些景象,的確如方老師文章內容所說及的過程,一幕一幕的閃過!後來卻發現身體下面,在海底輪之處出現一顆大石頭,形狀有如人頭一樣,開始時顏色稍黃,後來卻變成黑色而且發出閃高的光芒!

方老師跟她說:「這是時輪金剛的法源!原來是一顆大磒石掉到沙漠堙I

今天出現在妳的身上,表示妳是第一位發現這一塊磒石的人!

請妳使用天眼的能力繼續看下去,把所有的過程說出來?」

 

浩涵就一面看、一面描述出現在她眼前的景象,她說:

『看到一位長得很醜陃的黑衣人!(方老師跟她解釋說:他就是黑教的巫師!), 這一位巫師花了許多時間研究,也殺了許

多動物,巫師以不同動物的血液,澆到這一塊 石頭上,研究如何開發這一塊石頭的神秘力量!但是經過相當時間,只釋放出

一尊黑色的神像,卻沒有能力指揮它的活動?

後來她看到一位穿黃衣服的法師(方老師跟她解釋說:他就是黃教的喇嘛!其中的過程 可能已經是好幾百年之後的事情!)

,這一位黃衣人使用了各種汁液,那就是包含了人 血,口水、鼻涕、大便、小便、精液、經血等等,浸泡這一塊大石,結果

釋放出來的神像顏色轉變,多長出一個白色的頭和一個紅色的頭!

後來再加入了穿一群穿紅色衣服的人,研究之後再長出兩個頭來,一個是橘色的頭,一 個是藍色的頭!(浩涵原來沒有看過

時輪金剛的唐卡!所以方老師馬上傳真給她一張時輪金剛的唐卡作為對照之用!)

浩涵後來看到時輪金剛中間藍色的頭,頭上第三隻眼眼堥咱X一位小女神!』

 

方老師同步所看到的是:長得和浩涵相同相貎的時輪金剛元神!因此請浩涵把這一位時輪金剛的元神吸進入身體中,但是效果不佳!因此改用時輪金剛的特殊灌頂法,經由時輪金剛佛父的中脈,進入牟尼位置,再把這一位女神的力量送進入她的子宮中,結果浩涵的能力出現爆增的現象!

MSN的視訊影象中觀察,眼睛突然射出銳利清澈的眼神,天眼的能力快速的擴張了!

 

從浩涵潛意識之中所透露出來的影象,方老師的分析中確認浩涵是第一位拾獲時輪金剛磒石的第一人!由她交付給黑教的巫師,開始研究如何開發磒石中時輪金剛的力量,但是經歷了好幾百年之研究,並沒有特殊的成就!

後來輾轉到達黃教人士的手中,繼續開發這一塊磒石的力量,加入了種種不同的內涵,其中一部份是天文學上的智識和曆法的智識,所以時輪金剛的宇宙能量逐漸被開發出來!但是早期單純的天文學智識,仍然是無法有效控制時輪金剛的運作!

後來再加入了紅教的高手,採用無上瑜珈的功法進入修持儀軌之後,時輪金剛的密法才漸趨成熟!

 

1578年,藏传佛教格鲁派三世达赖索南嘉错应丽江木氏土司邀请,到云南藏区传教,格鲁派在迪庆藏区得以传播并发展。1674年,以中甸噶举寺院嘉夏寺为首的迪庆境内各噶举派寺院反对格鲁派及蒙古和硕特部统治者之间的战火,以噶举派为代表的势力集团失败,蒙藏联军关闭了中甸、德钦一带的大多数噶举派寺院,解散了这些寺院的僧人,又将没收来的全部财产用来筹建松赞林寺。

(節錄:噶丹松赞林寺

 

方老師從歷史的記錄中,對照格魯派(黃教)在三世達賴進入迪慶地區時,所出現的血洗黑教寺廟過程中,似乎並不是單純的政教合一所出現的流血事件,其中可能跟時輪金剛的研究有關!

因為目前中國大陸的考古學家,認為今天雲南的迪慶地區,正是當年佛經所講及的香巴拉國之所在地!如果這一段記錄屬實,那麼位於四川、雲南、西藏三省交界之迪慶地區,過去原屬黑教發展的地區,正是黑教早期對時輪金剛大磒石的研究所在地,也應該是月賢王的香巴拉國之所在地,後來黑教對時輪金剛的研究,被黃教血洗的過程中無意中獲得,所以才會出現更大規模的清教血洗動作,其目的是追尋其它失踪的研究資料!

因為宗教人物對於政權的慾望,應該是遠不及對於宗教神力所產生的權力更吸引人,只有在追求更偉大的神權力量的情形下,才會讓這些宗教人士失去了正常的慈悲心,代之而起的是殘酷的手段來搜索宗教聖物的野心!

 

完成了時輪金剛第一位傳人的搜證,方老師也告訴浩涵,暑假回台灣的時候,可以安排一些時候到法輪中心,方老師可以替她完成阿闍梨的相關授證訓練!

原因是浩涵的基礎已經打好,在神通小組的明玲阿闍梨指導她練功時,她已經把天眼打開!後來在去年暑假期間,已經參加過慧可上師傳法的金剛界曼荼羅密法灌頂,然後才去美國唸書。中間一直與方老師有視訊上的聯絡和接受指導!所以功力一直都保持穩定狀態上升。今天方老師替她把時輪金剛的法脈重新接好,日後必然會有特殊的大成就,目前只是阿闍梨相關的課業並沒有機會進修,因此她可以在特殊補修學分的情形下,完成她的阿闍梨修證!所以在目前時輪金剛研究的過程中,法輪中心已經有兩位準阿闍梨產生了。

 

(五)香巴拉點滴

5月29日下午四點鐘浩涵的事件結束之後,桂蕾也到了法輪中心修法,同時也到中心跟方老師報告,龍潭的好媽媽課程終於可以定位了,基本人數已經湊了出來,經歷了課程推動的業務工作,桂蕾才學會了介紹課程給他人的時候,原來不可以使用專家的角色,告訴別人應該接受課程訓練,而應該採用比較柔和的業務角色去推動,才能夠引起別人的興趣!

同時桂蕾今天的身體狀況,也出現一些不舒服反應,經過方老師的診斷發現與時輪金剛的歷史有關,經由水供的清洗工作之後才現出了端倪,原來是時輪金剛的人頭大磒石,也出現在她的身體堙A結果出爐之後發現她是第一位黑教巫師的孩子,所以在最早期的研究過程中,她也在場看到了這一塊時輪金剛的大磒石!

桂蕾的問題解決之後,在傍晚的時候,佛母也把隔壁公司的素琴抓了過來,要求她要好好的練功,原因是最近她的工作太繁忙,剛好在研究時輪金剛這一段日子,忙於業務上的奔波,幾乎失去了連繫,連她自己身上的本尊,都已經開始出現不客氣的警告,要求她要到法輪中心修法!

她自己右腳底下皮膚的傷口,最近已經出現連續腐爛不治之反應,身體上不時的出現腐屍的惡臭味,但是卻一直只顧跑業績,忘記向方老師請教身體的不妥反應!

方老師跟她診斷的時候,才發現她也是居住在時輪佛母子宮中的活人,其它的同門已經變成了腐屍,她每天都踏在屍體上走動,所以腳底之下的傷口,一直在滲出濃水,一直都不能癒合!但是她卻還是只注意業績,而沒有注意自己的身體!真是只生活在賺錢的高壓力環境中。幸好方老師幫助她排出時輪佛母的子宮之後,身心才開始正常!這時才開始注意到平常生活在社會之中,一直都感受到好像隔了一層玻璃一樣!

這一種隔離感長期的出現,讓她習慣與其它人隔著一層距離生活,原來這種感覺不是心理障礙,而是長時期住在時輪金剛佛母的子宮中,因此影響所及才變成這一種心理的距離感覺!

 

5月30日方老師到達龍潭東龍路一家舞蹈社開課,這一個好媽媽訓練班,是由桂蕾一手推動完成的第一個訓練班,希望透過這次課程的開展後,龍潭地區會有更多班級可以推動!

在第一天的課程中,下午是精神分析的課程,出現了兩位與時輪金剛有關的女學員,一位是一百七十年前的一位喇嘛,受法的時期年紀很輕,當時是男性,並不了解該法的精粹,所以被關閉在時輪金剛佛母的子宮之中,一直都沒有能力走出這一個空間;後來又再出現另一位女士,她的受法是在二百五十年前,受法地點是北京的雍和宮,當時應該是格格的身份!方老師推斷應該是五世達賴在清朝期間,在雍和宮中傳法時之受法,這些人今天都沒有在宗教的領域上發展,所以對於時輪金剛的相關知識是完全空白,因此方老師並沒有跟她們解釋現象,只是純粹幫助她們脫離時輪佛母的子宮,讓她們可以過新的生活!

 

(六)法界攻擊

5月30日龍潭好媽媽課程結束之後,方老師回家時,今天全天候都下著很大的雨,苗栗地區更出現淹水的新聞,開車走在高速公路的時候,雨水綻開的水花把路面都蓋住,方老師看到了天上的應龍出現,連日來的大雨都似乎跟應龍有關!希望明天端午節的天氣可以好一點,要不然許多攤販的生意都會大受影響,老百姓的生活都很難生存!如果應龍希望找到主人,方老師可以幫忙他,但是明天請牠不要再下大雨?

 

回到家堨薿坐F一段時間,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因為尿急進入洗手間的時候,方老師發現左腳足後跟突然出現劇烈的疼痛,先前請小佛幫忙,看到的是被哮天犬咬傷,清除了傷口上的狗牙毒汁之後,稍為舒服了一下,後來又再作痛,方老師自己看到是有一個鈎子射進傷口,鈎子後面還拖著一條金剛繩,把居住在龍潭地區相關的人士再處理之後,痛處反應漸漸減輕!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痛處又再增強!

在反覆疼痛的過程中,漸漸追查出真相,原來是因為昨天上課的時候,觸動了清代五世達賴在雍和宮之中的傳法力量,這種宗教力量的第八阿賴耶識之中,也夾雜了當時宗教之間相互鬥法的片斷記錄,檔案之中方老師也是名單之中其中被攻擊的對象,所以新仇舊恨都會被引發出來,因此才會在今天晚上出現了相當複雜離奇的傷痛記錄!

 

小佛雖然也努力的幫忙,解除了部份的攻擊事件,但是疼痛反應並沒有消失,5月31日星期三早上十點鐘,方老師到了法輪中心打了一個電話,請子平從他的角度之中,觀察其中的關係,子平卻發現是原來時輪金剛的六條法脈,因為已經發現了法脈失踪的現狀,所以目前正在驅動法界去追踪原因,激起了這一種攻擊反應!

 

經過這一種方式和目標處理之後,方老師的痛感才比較明顯的下降,回想一下如此綿密攻擊所引發的疼痛反應,卻只在腳後跟的位置出現,這一個受傷的位置,其實已經顯示出對手的身高和能力,在對比之下,他們只能看到敵人的大腳後跟,因此他們只好連續攻擊這一個特殊的位置!

 

雖然方老師的身體,疼痛反應也出現相當的劇烈,但是一時之間並沒有看到他們的存在,但是把自己的視野角度重新修正向下觀察的時候,原來他們的身高都在腳下,變成小人國之中的卡通人物,方老師沒有想到在時輪金剛的研究還沒有結束前,對手已經退轉成那麼渺少的精靈族,所以痛苦還算真的是有一點代價! 

5月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