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天人合一

 

(一)  前言

722日和723日兩天,雖然分別在屏東和桃園的好媽媽訓練課程,都出現了天人匯聚的氣旋反應,這一種反應對修持者來說會有什麼意義呢?

 

方老師一直注意其中之變化,也一直嚐試採用不同的方式去感受這一種天人匯聚的變化,因為這一個氣旋在課程暫告結束之後,目前還沒有消失!它一直還在緩慢的旋轉著,是等待好媽媽的課程訓練完成才會結束?還是會一直存在永遠不會結束?

 

如果是天人匯聚來聽聞佛法,但是方老師的好媽媽課程中,並沒有著墨在佛法之上發展!如果是天人到來要接受心理治療課程的調息,這個課程只是採用了部份心理學的操作技術和理論,其實還有更多可以使用的課程,但是目前的社會需要還沒有到達這種臨界點,所以課程是不會再更進一步去發展和演變!

 

在這樣的有限空間和客觀條件中,我們可以如何去使用這一股力量?來達到系統更新的目標呢?這個問題就是方老師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722日星期六下課之後,從南部屏東回桃園的時間,中間到了台南去接子平回家,因為他去探訪朋友去了台南好幾天,準備在星期六的傍晚一同坐車回北部,一方面可以節省一些路費,另一方面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談論問題!

 

子平從星期三開始下南部,直到星期六才回家,總共有四天的時間,對於當地的地區性靈體與他身上的修持力量衝撞的過程中,就會發生許多衝突的反應;或者遇上要超渡的眾生很多,要學習如何出手才會節省力氣?

 

在這一個曾經是台灣古都的台南來說,因為各種歷史的因素堆積下來的問題,台南就成為子平放暑假之後所遇上的第一個戰場!因此、各種古老傳統的族群所構成的集體潛意識,就是他要去面對的對手!

 

因為參觀了孔廟之後,儒家的集體潛意識就最先衝了出來,使用抓線頭的方法是可以解除第一波的攻擊,已經成為過去式的儒教,今天竟然也會展露出他們的力量?沒有宗教神靈力量的保護,卻想跟受過佛教顯法和密法的人相鬥,當然答案是不言而可喻!

 

接著出現的河洛文化,古老的朝庭政府之文武大臣,以及貪官污史所組成的官僚文化,都匯聚在這一個古老的城都之中,形成了一種奇特的似類宗教力量,但是卻看不到延平郡王的力量出現,所以會有一點奇怪!

 

(二)分界線

子平住了好幾天之後的感受,他發現當舊佛跨台落馬的時候,出現一種奇怪的現象!

居然就在這一個空隙的時間中,被這些河洛文化的官員進入了天庭,取代了過去舊佛時代的諸天之位,所以讓民間出現許多奇怪現象,以及蠻橫無理的表現方式,伸了一隻黑手進入政治圈中,把美好的世間搞得很混濁!

 

所以趁著這一次的機會把他們揪出天界,不准那些沒有修行資格的政府官員,強行進入這一個空間中奪權!聽到這樣的現象描述,方老師才想起最近這幾年來,總是覺徥喉頭不大舒服,使用了許多方法都沒有能力把它清乾淨,喉頭總是覺得不對!但是怎麼想也不會去想到,慾界諸天的位置剛好就是在我們的咽喉!

 

咽喉的不舒服、除了是身體的疾病反應之外,其實還代表了慾界諸天不乾淨,被妖魔鬼怪入侵這一個地區了!

但是這幾年來、只會想到那是自己修法上沒有做好!

卻從來沒有想到那是慾界諸天,被妖魔鬼怪入侵的訊號反應!

因此、今天知道了答案,又代表了什麼事情會發生呢?

 

方老師回到家堶蛌k的時候,開始體會到咽喉氣管的某一段空間,突然被法界抽離,被一種力量把它更換了一段新管道,這一段新管道的形狀並非固定的體形,它可以放射出強有力的強光,把躱藏在體內深層空間的業障,輕易的把它們都逼出體外!

 

修完法之後,方老師感受到咽喉氣管真的舒服多了!

這樣的一個區塊,過去是代表慾界天中的主權力量,他們可以支配民間的處理態度和運氣的歸屬!但是這樣的更換組織之

後,代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那是代表唯識系統的總更換,讓他們都可以獲得更多的權力或福報嗎?

還是只屬於阿逸多法輪中心內部組織成員的能力開始變更呢?

 

當第二天方老師看到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也開始出現天人匯集的氣旋反應之後,方老師比較可以確定的是:它代表了所有慾界天中的人事變更,就在最近的日子中會完成權力交接,新的唯識系統人員,都應該會接受到彌勒祖師的加被,所以努力修持的人,將會獲得相應的權力或能力的加強,系統的轉換速度又再一次的加速度進行中!

 

(三)處理遷識

724日星期一晚上十點鐘,在正式入睡之前,佛母進去洗澡的時候,方老師躺在床上的一剎那間,方老師突然看到了佛母的身體中,呈現出一種古老的遷識現象,在二、三千年前曾經被某一種神秘力量進入身體之中,控制了神識的記錄居然冒了出來!

方老師這種觀察能力,是過去那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奇特現象,居然突然之間不聲不響的冒了出來!所以連忙起來把子平叫了過來,等候佛母洗澡完畢就開始引導她,進入前世之中釋放出隱藏在身體潛意識內的遷識靈體!

 

這種處理前世遷識的能力,平常是非常困難才可以做到的,今天居然可以如數家珍一樣的點出那一年在這堙B那一年又在那堻Q別人遷識了!這樣操作完畢之後,佛母身上的反應非常敏感,身體堛熙捷坐妙藎角W獲得了平衡!原本今天早上開始,她就已經感受到體內陰陽之氣相互之間出現撞擊的現象,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要從身體堶掃艦X來,直到剛才完成了前世遷識的操作技術之後,身體上可以完全感受到修持空靈進入的最高峰時的狀態,因此非常感激方老師這次主動的替她處理!

 

佛母完成了他的操作之後,子平也很識貨,馬上要求方老師帶他操作一遍,因為前世如果發生遷識的過程,其實是不容易被追查出來的事,今天能夠接受這一種處理,將深藏在體內的他力釋出,對修持者來說是極之重要的一項修持目標!尤其是在子平身上的遷識反應,根本就不是發生在地球的故事,如果沒有方老師帶領指導之下,那是絕對做不到的事!因為那些時空都以萬年為計算單位以上的陳年歷史,所以方老師把子平推進他的空間,下了指令要求他自己自動處理,把身體內積存在數以萬計的遷識記錄中,自動完成記錄的消除工作,然後他就進入深度睡眠之中,睡醒的時候就是操作完畢的時候!

 

這些古老的遷識問題解決之後,佛母的身體和子平的身體,才開始進入轉換系統的反應過程中,身體從咽喉起往上或者往下延伸,似乎是從脊髓之中生出了變化,生出許多結節式樣的東西,取代了舊時代的免疫系統,目前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和變化!

 

(四)般若糾纏

725日星期二下午,方老師本來要出門到台北去看大學的同學,但是佛母安排了下午時間,有來自新竹新弟子要學基本禪學,所以就只好慢慢等待到晚上才北上,教學的過程非常順利,因為有特殊的磁場氣旋可以使用,到場學習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這一股氣旋的威力,梓琦和曉釧中途插入,也可以感受到氣旋轉動的威力!

 

教學完畢之後,卻似乎觸動了重要的業障,有許多業力把這一個氣旋塞住,怎麼處理都不大通暢!方老師六點多就先回家,子平不在就找了小佛幫忙檢查,小佛發現原來是附近的佛教團體發出的干擾力量!因為法輪中心這一股氣旋出現之後,會造成法會的虹吸效應,把其它宗教團體的法會力量吸走,會造成他們的經濟收入嚴重流失!

 

方老師在處理過程中,發現壇城上空被兩個般若的環狀物鎖住,第一次處理完畢之後,空間就打開了!似乎就沒有事!但是後來方老師晚上十二點鐘從台北回家時,又再看到那兩個般若的環狀物,就有一點奇怪?在台灣本土之中,已經沒有般若系統的高手了!甚至縱觀全世界也都沒有般若佛法的神通高手了!為什麼還會有如此頑強的般若力量,會來封鎖法輪中心的氣場呢?

 

後來方老師就找上子平一同來研究,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會發出這種功力?

但是全台灣都搜尋了一遍,還真的是沒有這種高手?再作全世界的追踪也真的找不到這樣的人物?能夠使用般若力量把如此強大的氣鎖住的人究竟在那堜O?他是為了干擾法輪中心的法會收入嗎?看起來又完全不像?真是讓人一頭霧水弄不清楚?

 

後來子平想到一個問題,那絕對不是現代人可以發放出來的功力,應該是古代人所發出來的功力,但是不知道如何狀態下被現代人借用了這一種力量,在陰錯陽差的情況下出現這種狀況!

 

有了這一種結論,所以方老師和子平開始往歷史上追查人物,時間是在五百年間,顯教中人、誰在金剛經中最有成就?

在這次追查的對象之中,密教高手完全不考慮在其中,原因是自從藏密發展以來,雖然神通的高手輩出,但是卻從來沒有一位是真正般若佛法的高手!原因是藏密的文化水準程度,只能理解初級的般若理論,例如大手印之類的功夫雖然有般若佛法在其中,但是文化水平卻與金剛經的見地差上了一大截,這種高層深奧哲學思想的般若佛法成就,絕對不是藏密的高手可以練就出來!

 

後來經過追踪之研究,真的把這一個人找了出來,原來是清代羅教的教主!

 

  教

羅教是雍正朝最大的「邪教」。該教是佛教禪宗的世俗化形式,為山東即墨人羅孟鴻(即羅祖)於明正德年間創設,信眾主要是戍邊和運糧軍人,運糧兵丁由運河沿線將羅教迅速傳播到華北和東南各省。馬西沙認為「清代北方羅教勢力漸衰,而為八卦教等教派取而代之」1。但就雍正朝各「邪教」教案數量和傳播路徑分析,純粹的羅教在南北各地並不多見,其傳播中心仍然在山東、直隸一帶,南方的羅教組織普遍比較散弱,而八卦教對帝國的政治安全則無甚影響。雍正年間以羅教為中心的各「邪教」教案簡表如下(以查訪時間為序)2: (節錄)

  政府大規模查封羅教,直接原因是為了保障北京漕糧的安全供應。隨著長江中下游地區人口的增加,湖廣和江浙皖一帶的流民到運河糧船上謀生者較多。為了滿人統治的安全,運河糧船由橫行霸道的八旗兵丁掌管。漢族水手為求生計,借用大家都熟悉的羅教結成自己的秘密組織,「入其教者必飲生雞血酒,入名冊籍,並蓄有兵器。按期念經,則頭戴白巾,身著花衣。往往聚眾行兇,一呼百應。」有些羅教幫派還藉勢營生,「包攬私貨,以致載重稽遲,易於阻淺,不能如期抵通。及回空經產鹽之地,又串通風客,受買私鹽。」

羅教幫派人多勢強(每船頭舵二名,水手八名,閒散二三名,而旗丁只有二名),旗人對他們無可奈何3。在運河兩岸,羅教水手還有接應人員。雍正五年蘇州巡撫陳時夏曾查禁運河岸邊的羅教庵堂十餘個,「各庵房屋不過數間,供三世佛誦經做會,非僧非道,每與糧船水手同教往來。糧船來南,多以米糧資其食用。或糧船水手有疾病流落者,各庵之人亦資其盤費。查糧船水手多有不法之徒,恃眾打架,生事橫行,何堪此輩布散各處狼狽作奸,助凶濟惡。」

這些庵堂的守護人除江蘇省東昌、揚州、南通、清河等府縣籍貫外,還有來自安徽省安慶、徽州、太平、寧國等府,更有江西、湖廣和山東的遠客4。在浙江省的杭州也有類似的接應庵廟,已為浙江總督李衛查禁在案5。由於運河水手的羅教組織危及供給北京糧食的生命線,全帝國都開展反羅教活動。有些地方大員還借查羅教的名義整肅治安,如署廣東巡撫傅泰就以此藉口部署屬員往「飯鋪酒肆庵廟寺院各處」,捉拿那些來自河南、安徽、浙江、福建和雲南的江湖術士6。

  綜觀各案情由,除運河水手和北方地區的羅教組織性較強外,南方的羅教組織大多處於散弱狀態,官員對組織性不強的羅教信眾也不多加干預。雖然各地羅教五花八門,但整體信仰層次高於其他民間宗教。當時天主教在各省都有發展,雍正嚴禁其自由傳播,把各省的傳教士驅趕到澳門一地居住,教堂全改為他用,如杭州北門大街的天主堂被李衛改為「天后宮」7,這樣迫使本來在「天主堂吃本命齋」的信眾改皈羅教8,以填補精神空白。

  運河輻射到的廣大地區文化較為發達,羅教信眾分布廣泛。但在南部沿海和山地,羅教影響漸弱,各種「邪術」暢行,於是統治者在南部地區又展開了反「邪術」的行動。

(資料來源:奇摩智識庫)

 

 

(五)財神果位

從網上追查羅教的有關資料,因為各有立場而出現五花八門的資料,但是有關羅教的教主如何死亡卻沒有文獻交待,從子平法界的追踪過程中所看到的狀態:

 

「羅教教主是被清代的公門所殺害,頭被砍斷、心也被控了出來!家眷亦被殺害,可能被誅了九族,原因也許與清代的幫派

有關?」

因為當事人羅教教主被誅殺了,腦袋與心臟都分了家,所以般若的法力就被架走, 所以任何人都無法駕御這一種力量!這種

特殊的力量就寄存在政府相關公職者的身 上!但是因為能量不滅的定理,所以這一股力量就輾轉流落到今天!」

 

從佛母的教學過程中,今天剛巧有一位職業的檢察官,身上傳遞了這一種特殊的信息,方老師在處理的過程中,發現這一位羅教的教主,般若的佛法成就非常高,而身旁的女性家眷,能力也是非常強而有力,合乎當時的社會狀態,這一位教主的功力已經到達無色的成就,足可以被選為虛空藏菩薩,成就白如意財神的果位,承接地水火風四大空行母之傳承後,封鎖在法輪中心的般若力量就開始消失了!

 

因為這樣子的一轉,方老師把這一位羅教教主,依法推送到虛空藏菩薩白如意財神的果位之上,整個法輪中心的阻力就開始完全消除,地面上現出了金光閃閃的寶生空行母,把羅教教主當年所修出來的福報,從地層之下悄悄的輸送了過來,這些財富原本是陳封在地底之下,一直都沒有機會被後人消耗過,今天因為方老師計算他的修持功力和成績,認為可以成就白如意財神之職,他當年身旁被朝庭殺害的女性眷屬,都可以被追封為為地水火風之四大空行母中,因為這樣的一個轉折,原本封鎖法輪中心的力量、就被轉化成為幫助法輪中心的力量,這就是佛法的奧妙之處!

 

四大空行母出現之後,方老師也發現這些人才之中,在過去的歷史中曾與蘇師兄結怨,曾經做成蘇師兄的事業上,在實質上做成非常大的傷害!蘇師兄最近也了解這種傷害,必須要等待今天的8月份中元節的法會之後才能夠化解,想不到事情就是這樣的牽纏,錯綜複雜的層層相結,繞了一大圈又再回到自己人的身上!

 

法輪中心的氣旋經歷這樣的轉折之後,氣旋的力量就愈來愈強大,高度和強度都加強,而且業力的依附也轉清,變成閃閃生光的一團大氣,緩慢而有規律的在不停的旋轉!天人合一的反應就更加清晰的豎立在法輪中心的密壇之中。 

72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