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走出墓穴

 

(一)腳痛為患

有關子平在墓堛漱撜僱o表之後,居住在美國的阿娟最早說出自己的心聲!

她說閱讀完這一篇文章的報導之後,突然間發現生活在她周圍的人,幾乎全部都是活在墳墓的活死人,他們雖然也很努力為生活打拼,但是內心世界根本都是活得沒有意義?沒有人生的目標?也完全沒有方向?連自己最親的女兒都是這樣子生活!所以有點難過!

因此她詢問方老師:是否有方法讓他們快速的離開墳墓的方法?

方老師只告訴她說:「幸好妳自己已經走出來,否則也為跟他們一樣活得沒有意義!

妳應該是很慶幸自己已經走出了墳墓!

但是走出墳墓的方法卻很複雜!如果沒有接受相當水準的心理治療技術訓練,是不容易掌握這一種談話的方法?」

 

當時的回應的確是如此,因為每一個人進入墳墓的思考方法都不同,必須先尋找出他的問題之後,才能作反方向的引導方式把他們帶出去!接下來的好幾天都有案例出現,都是直指墓的解決問題,所以方老師特意把這些故事湊合起來,讓大家提供一些參考資料,以了解墓的問題!

 

              

 

諸佛入涅槃之後,727日星期四晚上共修時間,方老師帶領大家修法,引導諸神走十二長生進入涅槃之後,佛母本來已經覺得可以很輕鬆了,但是回家之後身體的溫度開始升高,左腳開始疼痛,本來以為男左女右,左腳疼痛應該是指父系的祖師沒有被超渡好,所以大家都沒有太注意!

 

第二天星期五的時候,方老師很早就去上班了,佛母疼痛的事並沒有被告知,等到下午二點準備開車到屏東的時候,因為方老師等車子開過來的時候,等得實在太久了,所以才得知佛母的腳痛又再發作了!佛母的腳痛其實是非常知名,方老師的文章堣]報導過很多次,而且每一次的疼痛原因都不同,所以最後可以用腳痛來探測業障是否已經消除乾淨的指標!

 

今次又再發痛的原因,方老師檢查的時候發現,原來是客家族群,在佛母身上引出了反應!」

因為佛母是客家人,在集體催眠操作諸佛入涅槃的時候,忘記了要跟客家族群做溝通,所以在事後居然被找麻煩了,讓她的左膝蓋疼痛全身都發熱!但是大家把問題倒過來看:「諸佛入涅槃的操作時候,為什麼這些客家族群卻不同時進入?接受適當的處理?而選擇在事出來挑毛病找麻煩?

這種狀況就因此讓大家從族群的方式去觀察客家人,台灣的客家人普遍只信任民間信仰和簡易的佛教方式生活,對宗教的看法是比較「敬而遠之」,是合乎儒家的思想:「敬鬼神而遠之」的傳統想法,因此在這種傳統思想的作崇下,比較沒有強烈的宗教反應和企圖心,因此容易變成觀望狀態而沒有跟上時代,因此、客家人的風俗習慣就會顯示出固執性和傳統性,這種特色就構成了所謂「墓」的特色,活在古老的傳統色彩中而與時代出現了脫節之現象!這些也就是墓的特色!

 

(二)宗教之墓

729日星期六晚上,屏東的課程結束之後,佛母的腳痛又再發作了?

這次的原因又再改變,經由子平參加檢查的過程,發現那是提婆達多躱在墓穴之中沒有出來?因此大家開始把目標轉向舊佛時代了修訂方向,但是追查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問題並不單純,因為提婆達多躱在墓穴的原因竟然是在閃避後世佛教徒的攻擊?

 

二千五百年來,不少的佛教徒閱讀到相關經典的時候,都認為提婆達多是一個大壞蛋,因此閱讀完相關的宗教文字之後,都開始咀咒提婆達多這樣的一個壞人,因此積沙成塔,提婆達多變成佛教徒的眾矢之的,因此提婆達多只能深藏墓穴之中躱著才比較安全,因為這一種現象的出現,所以佛母的腳痛又再嚴重發作了?

 

如何去化解無數無量的佛教徒之無理攻擊,那也變成另外一種「墓」的宗教處理方式,這些咀咒他人的佛教徒一直在無情的咀咒下,並不知道自己只是經由宗教文學的指引,而做出種種違反戒律的事,所以方老師就出手來處理這一個問題:

方老師第一次發言,起問的問題是:

「這些說話批評的佛教徒是否曾經接受過菩薩戒?

菩薩戒中的六重二十八輕戒之中,是否有一條說四眾過罪?

請問觸犯這一條戒律的人有多少個?」

方老師這樣的發言之後,大約有五分之一的攻擊人士掉落金剛地獄之中受罰!

 

方老師第二次發言說的是:

「提婆達多所觸犯的罪行是否如下:

提倡新王新佛,改革佛教的僧團,應該以嚴厲的生活方式追求佛法之成就!

因此阿闍世子把他的老爸國王,頻婆娑羅王被關閉在天牢,活活餓死,謀奪了他的王位。

後來另外引發出現三個罪行:一是派人暗殺佛祖、二是在某一座大山中,推下一塊大石,讓佛祖的大姆指受傷出血、三是催動狂象攻擊佛祖,卻被佛祖降伏!

除了這幾項罪名之外,還有其它更大的罪過嗎?」 (回答:沒有!)

 

「阿闍世子把老爸殺害,是因為他們父子之間的恩怨,阿闍世子剛生出來的時候,頻婆沙羅王就聽信相命師之言,這一個小孩子是來討命的,所以當時的頻婆沙羅王就把這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從樓上丟到樓下去,準備把他摔死,但是這一個嬰兒卻頭面無傷,只是斷了一根小根,所以阿闍世本來就是要跟他的老爸討命的,後來釋迦牟尼佛跟阿闍世渡化的時候,也很清楚交待了這一過節,阿闍世雖然殺害他的父王奪位,卻是無罪的!

而提婆達多的多次殺害佛祖,事實上都沒有成功,如果細說罪名來說,只能稱之為殺人未遂!這種罪名在人世間的法律來說,其實罪過是有限的!

 

如果比較起釋迦族被殺害二萬五千人的罪名來說,真是大巫見小巫!

如果再比較佛祖的過失來說:他本身並不是釋迦族的血統,摩耶夫人因為不能生 養,所以假說懷孕生子,借要回娘家

生養沒有宮人看顧的情形下,卻跑到沒有人看 見的野外花園中,抱了其它人生下的嬰兒,帶回抱回宮中撫養,後來為

了擔心事跡 敗露,受人懷疑!所以摩耶夫人七天之後無疾而終,如此假冒太子、殺人滅口之事,其罪名是否也不輕,

需要大家一齊來討論甚至舉行訴訟!」

 

方老師此言一說,有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士掉落火坑之中,有許多沒有掉下去的人反駁說:「這些事情他們都不知情,所以不予評論!」

方老師回應說:「概然大家都不知情,就表示對事件無知,大家都也沒有神通能力去通達世間之智慧,因此不配有菩

薩的稱號!」

此話說完又掉落了一大堆群眾,還有許多阿羅漢和大菩薩在這一個空間之中苦撐!

 

方老師第三度發言說:

「釋迦牟尼佛入涅槃之前,到忉利天宮說法,把管理三界天人的大權交托給地藏菩 薩一事,違反了佛世界所設下的規

定,那就是:一個時代的佛祖只能享用五百年的正法時期之規定!

釋迦牟尼佛所做的事情,當時的佛教諸大菩薩都沒有出頭,指出佛祖的行為違法, 表示所有的諸大阿羅漢都是共犯,

這種違犯法界規定之犯罪,是否比提婆達多之罪行更加嚴重!」

 

方老師此言一說,幾乎所有的諸大菩薩阿羅漢眾,全部都掉落金剛地獄之中,他們不發一言,只是心中感概!為什麼經歷了二千五百年的時間,自己都一直被瞞騙在鼓中,只有在公堂對薄的一殺那間,才知道自己是那麼的幼稚無知,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說不知情就表示沒有足夠的神通能力,不能勝任諸大菩薩阿羅漢的席位!如果說知情,則變成同謀共犯或者包疪事實的狂法行為!這樣的菩薩真的不好當!所以不想當菩薩寧願躱在地獄之中過生活!

 

最後面只剩下一小撮年紀老邁的先知,他們雖然名份上稱之為先知,卻對此事一無所知,自覺非常諷刺,所以也不願意再留人世間,所以就地進入涅槃,佛母的膝蓋疼痛又告暫時解決了痛苦!

 

(三)課程中之墓

730日星期天,是桃園地區的好媽媽課程,進度是第三天的課程!早上的進度是自由聯想,其中的內容如下:

 

代號

原始記錄

代號

原始記錄

小羅

沙漠的城市,吃過飯的中午,路上無有人,我站在山丘上看整個城市.

仕民

一片黑黑茫茫

德黴

胸口跳得很快,有東西要衝出來,黑黑的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手麻麻的冈光在在轉,右邊頭有點痛,看見彩虹,有藍天白雲.

淨芸

腳麻麻的,肚子很重,有橘色的光閃來閃去,覺得身體在旋轉,覺得舌頭被拉住.

敏芬

胸口一直跳動,看見人的臉形像小丑的臉,黑色,胸口一直跳動,身體往下沈,冰涼的感覺,黑黑的.

桂蕾

很大很大的天空,中間有層次,右邊很亮,中間灰色,左邊黑色,右邊的毫會慢慢變亮.

益昇

手腳都麻麻的,腳很沈重,眼前從暗轉亮.

素惠

一堆的甕,其中一個甕內有一個嬰兒.

小佛

全身被火燒,外面很冷.

瀚栢

有劍的感覺,緊張的感覺

文櫂

藍色的天空,兩雙手很脹.

子平

頭重重的,左肩上好像有東西,腰右側好像會痛.

于琪

眼前一片光,心臟跳快,肩上有沈重感,肚子有緊張的感覺,胸有悶痛感覺,

建智

右眼上在跳動,全身麻麻,後腦會跳動,感覺就像地面在震動,身體很熱,左大腿內側在抽動,覺得很熱一直在流汗,左邊臉部繃緊的感覺,牙齒在上下抖動,左臉頰麻麻的.

秀芬

肚子有震動的感覺,眼前的光線愈來愈亮,肚子堛瑣_動愈來愈大,一愰一愰的好像有BABY在肚子,身體愈來愈熱,手心變熱在脹

佛母

心跳很快,好像很緊張的樣子,右側頭部埵釭挴ㄓO,緊緊的,左右兩邊的脈能量不平衡,右邊比較緊,左邊比較鬆,後腦有股能量在流動,現在覺得身體很燙,從脊椎骨竄上來,很深會竄動腦袋堶,腦袋堛瑰ㄓO一直存在.

 

在進入破譯的過程中,小羅的自由聯想之中竟然做出了回教和基督教之間的連接,這些宗教神靈透過小羅的身體操作,完成了諸神入涅槃的過程!

接著是淨芸所造的是民間信仰的王爺堣J了涅槃!

敏芬做的是千手觀音系統,透過她的身體完成了古老宇宙的諸佛入涅槃!

桂蕾身上連接了佛教系統的小乘佛教、大乘佛教和金剛乘佛教系統的入涅槃!

佛母做的是客家族群的諸神入涅槃!

聖母瑪利亞和一貫道的系統,都借用了秀芬的身體做諸神入涅槃!

素惠代表了所有夭折小孩而進入涅槃!

德徵代表了摩利支天佛母的系統入涅槃!

 

因為中元法會已經箭在弦上,在本星期六就開始正式進行修法,所以連帶今天好媽媽的自由聯想,得出來的反應,許多人都被借用為諸佛入涅槃的橋樑,因此異常的出現各種宗教的諸神都趕著到來接受入涅槃的操作,也因為這一種操作的方式比較特殊,所以澆出去的大悲水也比往常多了好多倍,神桌上原本有三十箱的礦泉水,一天上課下來居然一瓶都沒有剩下,完全使用完畢!

 

方老師最後的結案就是:「所有宗教都是過去式的人,所留下來的學問和思想,所以宗 教的發展如果沒有接上時代的訊息,

都會自然的讓人類生活在過去式的宗教思想之中,這一種現象本來就是『墓』的特徵!

只有接受現代思想的宗教人物,才能夠把信徒帶離出墓的狀態,而把信仰落實在生活中!

幸好阿逸多法輪中心所使用的一切佛法,都是擁有時代脈動的一種創新訓練方法!

所以目前是唯一打破古老禁忌,打破墓穴封印、迎接未來新生活的宗教團體!」

 

(四)教育之墓一

730日星期天晚上十點鐘,方老師覺得好媽課程留下來的業力已經排除,休息的時間已經足夠了,所以開始再接再勵的替子平談論,幫助他的思想澄清,重新對教育和人生目標上找到自己的方向?

 

在談話間,方老師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子平對宗教的走向,是害怕和猶疑的?

所以就直接的告訴他說:「找不到目標,是害怕和猶疑所做成!在內心的世界之中,根本就覺得自己是不配!所以才會如此

猶豫和害怕!」

 

子平檢討下來,也正式承認的確有這一種感覺!

方老師再問:這種感覺是如何做成的?

子平回應是:「因為在外頭讀書的生活下來,發現許多佛教的戒律很不容易遵守!

無法達成完美的戒律之要求下,宗教的目標就變成不敢去追隨的個人目標!

內心世界之中經常會有很多慾望會升起,知道自己無法降伏自己的行為,因此不想接近 和害怕接近的感覺就會出來,只有回

到家堣妨寣A這種感覺才會消失,可以回復到正常的宗教人物的規規矩矩!」

 

方老師再問:「你曾經使用為什麼?去面對你自己身上發生的問題嗎?」

子平回應說:「從來沒有使用過!原因是一旦出現這種想法或者行為,心堶悸熒P覺就很自責!根本就無法去冷靜觀察問題

和思考問題?」

 

方老師再解說:「我本無病、眾生有病、則我必有病;眾生無病、則我本無病!」

子平說:「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說法?」

 

這是宗教的修為,宗教人物身上許多的慾望和想法,根本不是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是有無數無量的眾生,在旁推波助瀾之下,讓這一個人自以為是自己的慾望!自以為是自己的想法?最後就是自以為生病了!事實上根本就沒有人生病,只是法界眾生在生病!本來是沒有任何慾望,其實是眾生心中的慾望,所以當這一種慾望出現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就要放下自己的想法,跳出圈了外看一下,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你產生了慾望和不同的想法?

 

子平學習跳出這樣的一個生活圈子,再進入禪觀之中去觀察,才發現好可怕的場面!

原來有許多宗教人物,表面上皈依了佛教,到處宣揚佛法,但是內世世界的思想,卻是非常希望能夠喝大碗酒吃大塊肉,活像一個綠林好漢的樣子!所以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敵意,經常利用自己的權力,私下不斷進行權力鬥爭,只有跳出這一個圈子的時候,才能觀察得到!

 

方老師說:「以後當你內心世界,出現不能控制的慾望高升的時候,第一個問題並不是要硬把它控制住!因為打壓並不能夠

解決問題?

只要把自尊放下,跟自己問一下『為什麼?』

跳出這一個是非圈之後,再來觀察一遍!就會找到原因!就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方老師再說:「既然你已經發現了第一個病態的問題,那就更應該去發現第二個病態的問題?」

子平回應說:「還有第二個病態的問題嗎?」

方老師回應說:「第二個問題就是對佛法的修持目標,完全沒有信心的問題!

這種感受如果在其它不同的宗教道場之中,那是已經是存在很古老的事實?

如果這種感覺,是出現在阿逸多法輪中心之中,就變得是很奇怪的問題!

你自己回想檢討一下,在你的內心世界之中,為什麼會有如此強烈的學佛沒有希望的感覺存在?那是否跟前面的問題有

關?」

 

子平再次的自我檢討,真的發現自己內心世界之中,在不知不覺的狀態下,被人種下了這樣的一種強烈觀念和感受!後來再仔細追查,真的是在不知不覺的情形下被污染了而不知,因為失去了這一種信仰和希望,所以才讓自己的心理狀態出現很脆弱的反應出來!

因為這種存在意識再次被提醒之下,開始在子平身上放出光茫,原本暗淡無光的灰色心頭,終於可以看到了旭日東升的現象,找到了心頭上的一種目標和寄托!

 

(五)教育之墓二

731日上午九點鐘,方老師與子平的話題,昨天晚上談到半夜一點半鐘,暫告休息各自去睡覺,今天仍要繼續發展談論到教育的問題!但是地點則改在法輪中心的辦公室!

 

方老師再跟子平提醒一個問題:「為什麼對『為什麼?』這一句話都很少用到?」

子平回應說:「似乎是在好久之前,就已經沒有使用過這樣的一句話?」

 

方老師說:「這樣的一句話,雖然很簡單,其實卻是人類的神兵利器,如果能夠善用這樣的一句話,老早就把問題封殺掉,

不會讓這些問題上身,變成甩不掉的煩惱!」

 

子平說:「這樣平凡的一句話,真的有如此重大的能力?我只記得只有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使用過,長大之後一直到唸國中

高中和大學,都已經很少使用到它!」

方老師在這塈@圱要的發言:

「你從小放棄了這一招神兵利器,所以就一直被所有的老師所宰殺,因此既不能與有問題的老師抗衡,讀書也不能有所成

就,原因就是你那麼早就已經投降了!

原因是只要巧妙的追問為什麼?

我們為什麼要去學習這一門學科?

老師為什麼要這樣教學?

教材為要這樣編排?

學生為什麼學不好?

為什麼大家的成績會那麼爛?

 

就這樣幾個為什麼的問題,被排列開來追問!試問有那一位老師不怕得要死?深怕被問到這樣的問題?讓他們無法回答!

你為什麼那麼早就把為什麼丟掉了?」

 

子平聽到這樣的詢問,馬上再進入禪定之中觀察問題,終於發現許多學校之中的老師,只是為了保障他們手上的飯碗,所以非常擔心學生使用這種方法追問問題,因此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他已經被這種老師把他擺平了!在上國中高中和大學的三個階段之中,其實也不斷的會出現這一種砍殺學生思想的老師,所以才會造成子平今天學習的效果每況愈下!

 

因為失去了動力,失去了學習的慾望,漸漸對唸書也失去了興趣,自然對各種進入社會的方法目標和前途,通通都失去了!活起來就像一個活死人一樣,除了睡覺吃飯和打電動之外,完全失去了生活的目標!

 

今天經由方老師的指導,所有的一切學問只是從為什麼?開始!

為什麼要學習?這樣的追問之下就可以把學問的功能追問出來!

為什麼要這樣學習?那就可以追問出最好的學習方式?和最好的教學方法出來!

為什麼這個學科要樣編排?那就可以追問出它的結構和組合的特色出來!

為什麼我們學不會?就會追查出教學錯誤的地方在那堙I要怎麼樣重新學習和出發!

就這樣連續幾個為什麼排列出來!天下所有的學問,都自然會向你俯首稱臣,讓你把它學得有聲有色,讓你生活得多姿多彩,不會再如此乏味無聊,了無生意的在讀死書!

 

經過這樣的解說,子平終於聽懂了,但是也讓他的腦袋有點受不起了,因此就暫時躺了下去休息一番,就在這一個時候,子平的腦袋堣W衝出許多小和尚,這些小和尚本就對佛法的學習曾經生起了很多疑問?但是卻因為被老和尚長期打壓,不淮他們追問為什麼?因此這些小和尚其實就是子平過去出家的生活經驗,從這些現象之中透露露出教育的問題,其實很古老之前就被宗教教育弄壞了!敬鬼神而遠之的思想,也就是另外一個幫凶!

 

就是這樣的兩個高招,讓中國人生活在古老的墓穴之中,無法跳出這樣的一個框框,祈望新佛出世之後,就從宗教教育為出發點,先訓練好天上的佛菩薩,請他們不要採用這兩種方式教育我們的子孫,然後人世間的學校教育,才會遂漸開放出更寛廣的空間,這些也算是教育改革的一種意見和操作方法! 

7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