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血滴子

 

(一)  雍和宮

721日星期五下午六點二十分,置身於北京雍和宮後殿的強巴佛(未來佛),也就是顯教的彌勒尊佛的白楠大巨佛雕像,出現白日飛升的現象,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雍和宮究竟是什麼來歷?在許多中國的武俠小說中,都提及昔日反清復明的事件中,雍和宮中的喇嘛會製作出一些特殊的武器,其中最有名的武器就是血滴子?這些傳奇小說之中的記載真實的存在嗎?

 

雍和宮

雍和宮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喇嘛廟。明朝時是太監的官房,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建成雍親王府。雍正三年(1725年)升為行宮,改名雍和宮。乾隆九年(1744年)改為喇嘛廟,成了清政府管理喇嘛教事務的中心。

             雍和宮由王府改建為寺廟,所以在建築格局上仍然保留王府的形制。其前半部疏朗開闊,後半部密集而有起伏,疏密相間,殿閣錯落,飛檐宇脊縱橫。

             正路有天王殿、雍和宮殿、永佑殿、法輪殿、萬福閣﹔ 東面有宮東書院、平安居、如意室、太和齋以及海棠院、花園等。 西路原為觀音殿和關帝廟。

            法輪殿的建築雄偉,平面呈十字形,黃琉璃瓦頂上設五個小閣,閣上各有一座小型喇嘛塔。萬福閣為宮內最大建築,黃瓦歇山頂三層樓閣。閣左右並列著永康閣和延綏閣,以懸空閣道相通,將三閣連為一體,成為一組宏麗軒昂的建築群。閣中白檀木巨佛,總高26米,是世界最大的木雕佛;這尊佛像與紫檀木的五百羅漢山,金絲檀木的佛龕,號稱為木雕制品中的“三絕”。

             庭院中的青銅大鼎,也是北京城內巨大的銅制品之一,所藏乾隆的“三洗盆”、“夏朝冠”,在全國也絕無僅有。 雍和宮法輪殿裡供奉著喇嘛黃教創始人––宗喀巴像,臉、手均以真金裝飾,殿的頂端開有天窗,讓光線自然投射在像上。

           雍和宮,是北京著名的喇嘛教寺院,有藏傳佛教博物館之稱, 達賴、班禪都來此講經,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資料來源:華夏之旅-雍和宮)

 

 

雍和宮緣何成了廟

  雍和宮從字義上理解可解釋為宏大、昌順、和諧的宮殿。藏文稱“噶丹敬恰林”,意“兜率壯麗洲”,即:彌勒菩薩的兜率天宮,佛國凈土。雍正十三年(1735年),雍正帝駕崩,其靈柩在清宮只停放了19天就移厝于雍和宮永佑殿內。移棺之前,僅以15天的期限晝夜施工,將雍和宮中路殿堂易為黃色琉璃瓦,以示皇家殿宇。乾隆並降旨“三年之內不行慶賀禮”,以表達對其父的懷念和敬仰。乾隆二年(1737年),雍和宮永佑殿專門供奉雍正帝的影像,乾隆按季節到此行禮上祭,僧人日日誦經,當時雍和宮成了清帝供祭先人的影堂。

  鋻於京城沒有傳播藏傳佛教經典、儀軌的場所,併為遵循“緬憶過庭、以昭崇奉之孝”,及“安藏輯藩,定國家清平之基於永久”之道,乾隆九年(1744年)乾隆皇帝在徵詢三世章活佛的基礎上,正式將雍和宮改為藏傳佛教寺院。

據《章嘉國師若必多吉傳》載,這年,皇帝向章嘉活佛詳細詢問了佛教在雪域是如何弘傳的、講論佛法的寺院是如何建立的等問題,章嘉活佛陳述之後,皇帝諭示:“佛教之弘傳及長久住世,全仗講論佛法之寺廟。若興建聞修顯密教言等一切學科之經院,對佛教傳習大有利益……皇祖先帝在位時,廣弘佛法,康熙皇帝與前輩章嘉活佛雖然在多倫諾爾之匯宗寺建立了講修顯宗的扎倉,但在京城未建講經之扎倉。現在我們施主與上師二人若在皇城宮中創建寺院,內設聞思全部顯密知識的若干扎倉,定會使佛教復興。”章嘉活佛聞後,表示願竭力協助聖上,改建寺院。乾隆帝十分歡喜。

 

關於將雍和宮改為藏傳佛教寺院的事,就這樣由乾隆帝倡導,並與章嘉活佛商議決定了下來。收藏于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清代皇宮檔案載:乾隆九年仲春九日,乾隆帝降諭稱:“推究佛學之廣博精深,歸於喇嘛之勤奮……其中北京地域寬廣,更應按照西昭之例創立學院,教習喇嘛,以弘揚黃教。惟所有寺廟之喇嘛,本土人居多,除遵守戒律、誦經外,辯經、坐禪、傳授佛學高深理論者無多。朕念,雍和宮乃甚屬吉祥偉大之所,今在閒置,依照宮殿之坐落、樣式,稍加修繕,辟為大杜罔,作為供佛及喇嘛會集之場所……”

 

這道關於改廟的上諭,對雍和宮改廟之緣起,寺廟建制、師資和僧人的來源都做了明確的指示。此工程由皇宮內務府總理工程處承辦;撥出了大量銀兩進行改建,有佛堂、受戒殿、白傘蓋佛殿、藥師殿、甘丹佛殿、法輪殿、天王殿、門樓、鼓樓、鐘樓,以及高聳的牌坊等,建築宏大壯麗。各佛殿內供有無數的經、像、塔。在經堂和喇嘛僧舍中連手巾等日用品都由府庫配備,無不齊全。皇帝賜寺名為“噶丹敬恰林”。章嘉活佛和赤欽活佛帶領僧眾舉行了三天三夜的開光儀式。皇帝作為施主賜給了大量物品。
 
  同年,又集蒙古四十九旗、喀爾喀七部及漢藏地區的五百名天資聰穎的年輕僧人,創建了學習五部大論的顯、密扎倉、學習各種知識的五明扎倉和醫學扎倉等四大經院。自此,雍和宮正式成為藏傳佛教活動的重要場所。清代震鈞《天咫偶聞》載:“雍和宮,在國子監之東,地本世宗邸,改為寺,喇嘛僧居之。殿宇崇弘,相設奇麗。六時清梵,天雨曼陀之花;七丈金容,人禮旃檀之像。飛閣覆道,無非凈筵;畫壁璇題,都傳妙手。固黃圖之甲觀,紺苑之香林也。”(北京青年報)

04/19/2005/13:04

華夏經緯網

 

 

雍和宮

雍和宮位於故宮的東北方,是北京最大而又保存得最好的喇嘛寺。在明朝雍和宮是太監宮房,到清朝康熙三十三年(1694)建成雍親王府。雍正三年(1725年)升為行宮,改名雍和宮。乾隆登位後,正式改為喇嘛廟。雍和宮總長約400,佔地約6.64萬平方米。
   

雍和宮由王府改建為寺廟,所以在建築格局上仍然保留王府的形制。其前半部疏朗開闊,後半部密集而有起伏。以殿宇的結構融合了藏漢二種不同的建築風格,既有宮殿金碧輝煌的華麗,又有莊嚴肅穆的氣氛。
   

乾隆皇帝用滿、漢、蒙、藏四種文字親題的"雍和門"匾額有幾個殿宇,分別是天王殿,雍和宮大殿,永佑殿,法輪殿,萬福閣。在內有雍和宮的"三寶一絕"

第一寶是在法輪殿內的五百羅漢山,五百羅漢由金、銀、銅、鐵、錫五種金屬製成,整個雕塑猶如仙境一般,

第二寶在雍和宮大殿內,這就是千手千眼觀音菩薩刺繡.

第三寶是萬福閣中的巨型佛像。

萬福閣是整座廟宇中最高的一座殿堂。中間主樓有三層。左為延綏閣,右為永康閣,皆二層,有飛廊與主閣相連,三閣渾然一體。在漢經中""""字音相近,故殿名萬福閣。內有一尊由整株白檀木雕成的彌勒佛站像,高二十六米(地上十八米,地下八米),直徑八米。而一絕就是那雕刻了九十九條龍的神龕。

(資料來源:節錄:奇摩智識庫)

 

(二)  小說之言

雍和宮的記載大概如上所說,至於血滴子的傳說則如下:

 

血滴子介紹之一

年前俠小說及電影盛行,所演者有滿清乾隆、雍正間事。尤其是雍正為王子時代,準備奪取王位,羅致俠士劍客供他驅使,又煉就種種毒藥暗器。這種異說傳聞,衍繹起來自然容易引人入勝。

雍正用來誅鋤異己的暗器之中,相傳有一種名叫血滴子者,小說家說起來最為神異,其物是一革囊,將活人放到堶情A不一會就化成一灘血水。這雖未免過甚其辭,但雍正以身為專制帝王的權勢,既然立意實行特務式血腥統治,製造幾種新式的殺人武器,自然是極有何能的。據可靠的說載,「血滴子」確有其物,堶惟珔J者為一種極毒的毒藥,這種毒藥係用毒蛇的毒液混合一種毒樹的汁液煉成,一滴就令人通身潰爛而死,故稱「血滴子」。
  

煉製這種毒藥主要原料的樹汁,是一種名為「撒樹」的樹汁,這種樹是出產在廣西邊境深山中的。苗人所用的毒箭,箭簇上所敷的「見血封喉」的毒藥,就是用撒樹汁熬成的。苗山並沒有撒樹,他們要用重金向土人購入。雍正曾有密諭給廣西巡撫,要他暗中尋訪這種毒藥,並研究熬煉和解毒的秘方,可知說雍正用這來煉製血滴子,是有相當根據的。

 
  按雍正就位後,曾下密旨給廣西巡撫李紱,要他在廣西尋找一種毒樹汁。從他的諭旨堙A可以看出雍正本人對這種毒藥的性能及用途,已有相當認識。他的密旨這麼說:「近聞貴州諸苗之中,獞苗之弩最毒。藥有二種,一種草藥,一種蛇藥。草藥雖毒,熬成兩月之後,即出氣不靈。蛇藥熬成,數年可用。但單用蛇汁,其藥只能潰爛,仍有治蛇之藥可醫。更有一種蠻藥,其名曰「撒」,以此配入蛇汁熬箭,其毒遍處周流,始不可治。聞此「撒」藥,係毒樹之汁,滴在石上凝結而成。其色微紅,產於廣西泗城土府。其樹頗少,得之亦難。彼處獵人暗暗賣入苗地,其價如金,苗人視為至寶。

  「爾等可著人密行訪問此樹,必令認明形狀,盡行砍挖,無留遺跡。既有此藥,亦應有解治之法。更加密密遍處訪詢,如有解毒之方,即便寫明乘驛奏聞。」

  雍正這道密旨是在雍正三年下的。他對於廣西的苗人所用毒藥,知道得這麼清楚,可知他平日必有注意這類東西。野史說四王子的血滴子如何厲害,殺人不留痕跡,正可証明他對於毒藥早已掌握了豐富的知識。

(資料來源:金庸茶館-雪鴻飛泥)

 

 

血滴子介紹之二

清朝野史上記載,在雍正年間茅山派發明一種威力強大的秘密暗器﹝一種投擲武器﹞使敵人聞聲喪膽。由於秘密,所以這個秘密武器的名字也不得而知。有很多不同傳說,在民間流傳最廣的就是「血滴子」.相傳「血滴子」.是清朝雍正皇帝血腥統治之工具.20步內取人首級如探曩取物.是非常恐怖之暗器.但是古書茅山奇談錄記載血滴子是清朝茅山泉青道人所發明.用以降魔伏妖.所以利器是兩面刃.用於公義是法器.濫殺無辜則是魔器.泉青道人精通天文地理五術和武術醫術等.

「血滴子」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今天用古代高科技之器具給讀者大眾一個合理的答案和科學辯證。


   
暗器大多出現在武俠小說中,用投擲法發出擊殺對方,所以像手槍一樣,是一種遠距離攻擊兵器,但不是用機械火藥發射,而是由人之手臂發出。由野史武林傳說中「聞聲喪膽」一詞推測,可以斷定這個暗器是會發出聲音的。飛鏢在飛行中會發出嗖嗖聲,但速度不夠快,所以不會具有肅殺氣氛,而血滴子可以發出震憾人心的恐怖聲音。

野史典故之一則
   
清朝萬曆年間.某一邊陲鄉鎮綠面青牙疆屍危害地方.咬死了數十人.鄉團組大刀隊圍剿之.維綠面青牙疆屍刀槍不入力大如牛.大家正愁無對策時.鄉長提意請專門伏魔降妖之泉青道人.下山鏟除綠面青牙疆屍.於是快馬加鞭派人請泉青道人下山.泉青道人聞鄉長道出來龍去脈後.曰:汝等不用懼怕.本山人自有妙法.本山人有一法寶〔血滴子〕.已取無數飛天妖〔疆屍〕之首級.待夜至取一山羊為誘餌引蛇出洞.並命鄉民準備材火和大繩.夜至綠面青牙疆屍果真出現.正要咬山羊時.數十名鄉勇用大繩補捉之.竟被其掙脫.是時一道金光〔血滴子〕飛出.套住疆屍頭顱.卡喳一聲疆屍身首異處.泉青道人命鄉民用材火將疆屍火化.以免屍毒害人.並給予鄉民解屍毒之藥方。

 
   
野史典故茅山奇談錄.伏魔降妖傳有一註批:翻成白話文故詞有修改如下:
   血滴子是古代高科技兵器.其外型為ㄧ圓帽型.筒外有十二支2吋長刀齒.筒內有三支鋒利無比之圓弧形刀刃.三刀刃中有一支刀刃.中間有一2分寬多6吋長之槽空間.三
刃兩端有圓孔.用鉚釘組合呈活動三角圓弧型.其中一刀刃之端有ㄧ凸出圓鞘.上裝一2分圓滑輪套入6吋長之槽空間.只要有槽之刀刃往內壓.三支刀變往內縮小.有槽之刀刃較長.有槽刀刃頂端接一彈性弓.用一蝴蝶瓣頂住.蝴蝶瓣有連桿接到筒內頂端一碗行開關.只要頂到碗型開關.三刀刃因彈性弓之推力.立即往內縮小.血滴子頂端接6丈長之鐵鍊.搖扔套入疆屍之頭顱.落下頂到碗型開關.三刀刃立即縮小剪斷脖子.是古代非常恐怖的高科技兵器。

(資料來源:奇摩智識庫)

 

(三)  血滴子

佛法修持的資料記錄中,傳說時輪經之中是記載了許多奇怪的殺人利器,時輪經雖然有許多奇形兵器,但是這種傳說記錄的真實性經常與事實不符,否則在漢藏衝突的過程中,這些兵器如果能夠拿出來用,敗的就不是藏族而是漢人!

 

血滴子雖然是神怪小說之言,但是在佛法之中,其實是真的有血滴子的存在,方老師先讓大家閱讀一篇佛祖釋迦牟尼佛時代的一個小故事:

 

摩訶拘絺羅

摩訶拘絺羅,翻譯成大膝,印度人的名字很多都怪怪的了,可能他膝蓋很大吧!摩訶拘絺羅是舍利弗尊者的母舅,也就是舍利弗尊者母親的弟弟,他常和他姐姐在辯論,而且常常辯贏,可是很奇怪,等到他姐姐鶖鷺懷有舍利弗的時候,摩訶拘絺羅和他辯論,怎麼辯怎麼輸,他就想姐姐一定是懷有聖胎寄辯於口,他深恐自己將來會輸給他這個外甥子,於是他就到處去遊學。

 

他往南天竺去學十八經、四吠陀那些外道的書籍,有人笑他說﹕你累世都修不通,這一世又怎麼能修成呢?他一聽就發誓一定要學成,非常精進,精進到連指甲都沒時間剪,指甲留得很長很長,所以人家就叫他長爪梵志,後來終於讓他學成了。

 

回來以後就去找他的外甥,他姐姐說﹕舍利弗已經出家為佛弟子了,他很不服氣﹕「這個世界上還有能夠教我外甥的人嗎?」於是就跑去佛陀那裡要向佛陀討回外甥,他就跟佛陀辯論,他說﹕「我義若墮,當斬首以謝!」如果你辯輸了,我的外甥就任由我帶回去,如果我辯輸了,那麼我的頭就任憑你來處置。

佛陀就答應了,於是就問他﹕「汝義以何為宗?」

你是以什麼為宗呢?他很得意就說﹕「我以一切法不受為宗。」然後他反問佛陀﹕「那你以何為宗?」佛陀笑而不答,拘絺羅說﹕「你答不出來,那你輸了,我要帶我的外甥回去了」

 

佛陀說﹕「等一下!我問你!你說你一切法不受,是見受否?」

你這個『一切法不受』這一個法還受不受?他一聽!講不出話來﹕

「『一切法不受』也是一法呀!我一切法不受,卻已經受了『一切法不受』這一法,立一個宗就有受了啊!」可是他不服輸,竟然落跑,跑到半路,又想一想﹕

「我義兩處負墮,是見若受,負門處粗,是大輸;是見不受,負門處細,是小輸,一切人天二乘不知我義墮處﹔唯有釋尊及諸菩薩知我義墮。」於是他非常讚歎佛陀!

他想﹕「我是個大丈夫,既然辯輸了,就要給人家殺頭,是我自己發誓的啊!」於是他又回去了,他說﹕「我義兩處負墮,故當斬首!」然後脖子一伸,準備砍頭。

 

佛陀說﹕「我法中無如是事,汝當同心向道。」

我佛法裡頭,沒有殺頭只有剃頭,我不要殺你的頭,你願意的的話,我就剃你的頭,你可以留下來我們一起同心修學向道。摩訶拘絺羅慢心降伏下來,感動得說不出話來,最後皈依了佛陀,他在佛弟子中,是非常有辯才的人,可以說辯才無礙,在十大弟子中,他是問答第一。

(資料來源:奇摩搜尋/摩訶拘絺羅-921127講稿)

 

(四)金剛般若波羅蜜

從摩訶拘絺羅的歷史記錄中,本來只是說明:長爪梵志被佛祖降伏的一個曲折的過程!

但是從方老師的研究佛法過程中,發現目前居住在台中的一位過去弟子,他的身份就是摩訶拘絺纙,十多年前他在台北與方老師第一次接觸時,原來是參加了一貫道的宗教活動,後來經過與方老師辯論一場之後,就改向老師學習!因為方老師要幫助他解決身體的敏感度不良的問題,最後從歷史上發現他就是摩訶拘絺羅,他的腦袋當年跟佛祖辯論的時候,就已經因為敗仗而被割掉了,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的一回事,本來摩訶拘絺羅在婆羅門教中可以被列為第一級的論師,皈依到佛祖門下之後就變成籍籍無聞的乖寶寶,再也沒有什麼表現了!

 

原來在印度宗教的辯論過程中,如果戰敗的人必須拜對方為師,這是一種不成文的規矩,但是卻行之多年,藏傳佛法之中非常重視辯經,也是從這樣的風氣引進了藏區傳播!但是大部份的人都不了解辯經的過程中,並不是簡單的以辯論技術取勝,而是有一種特殊的力量深藏在背後,這一股力量可以稱之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的談話技術!

 

一旦使用到這樣程度的辯論技術時,就會激動天空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般若圓形的圓光,這一度圓光其實是一把鋸子,當鋸子快速轉動的時候,那是沒有人可以看到圓光之上原來有許多鋸齒,當辯論都戰敗的時候,如果能夠馬上接受結果承認戰敗,這個圓光是不會驅動的,但是當戰敗者不認輸,而且想藉狡辯的方式閃避責任時,這一個圓光就會自動驅動,速度會比閃電還快,轉眼間不認輸的辯論者馬上人頭落地,任誰都抵擋不住這樣的一刀,因此在古老印度的宗教發展過程中,從來沒有辯論辯輸者,敢抵賴不願意接受失敗的事實,也就是如此之事實!

 

十年前方老師在龍潭山上,曾經跟大家講述過這樣的一種談話技術,後來這一位前身是摩訶拘絺羅的弟子,就採用了這一種方法跟另一位沒有學佛的辯論,這一位朋友也是方老師唸心理學時的學長,在美國畢業回台籌備在台北開一家幼稚園,因為他的辯才無礙,當初他踏足上龍潭山上,就曾經把十多位弟子,以他的辯論技巧把他們修理一番,讓大家對他心悅誠服。但是有一次大眾在談論法的時候,他不該闖進來的時候卻硬要闖進來,結果就在談話間被套上了金剛般若波羅蜜的話語中!

 

因為這一位學長從頭到尾到不願意學習佛法,卻在他不應該進來的時候,閒不下來卻闖了進來,而且一進來就開始插咀,胡亂進入批評佛法的狀態,因此活生生的在大眾的眼前,頭被砍斷了卻不自知,還一直想使用強辯的方式來跟別人辯論,結果從這一次的闖禍之後,他有一段時間,聽不進別人對他的說詞!等到他後悔的時候,幼稚園的發展非常不順利,捐失了五百多萬之後才停手,一家小小的幼稚園怎麼會出現如此的龐大損失,真說要他說理也說不清!最後選擇回到美國打工,希望有一天能夠把錢還給各位股東!

 

從這一次的經驗之中,方老師從現實生活中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金剛般若波羅蜜的談話方式,真是有如血滴子的威力一樣,快如閃電就把對方的首級割下,完全沒有讓對方思維的時間,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的痛覺!這就是辯經之中所隱藏的辯論威力!

 

金剛般若波羅蜜這種特殊的戰鬥力,雖然是那麼的可怕!

但是對於一個言出既行,重視信諾的人來說,根本就不會受一到傷害!

只有那種不守信諾的人,才會有機會變成被誅殺的對象,一旦這一種金剛般若波羅蜜的大法被啟動之後,就算大羅神仙都逃不過這種被砍頭的命運!但是對於那些願意承認錯誤,接受失敗結果的人來說,根本就是最好的保護神!人必自重而後諸神都會庇祐,這就是佛法之中的血滴子故事!

 

(四)  文學修養

文學修養這樣的一個題材,為何會跟血滴子這樣的題目拉在一起?真的會讓許多人看不懂?如果你能夠在文學上有所鑽研的時候,文字能殺人就並不是什麼樣的奇怪話題:

 

第二次倒嗓子

經過人生的第一次參加佛七,的確使我進步很多,對經典的研讀,常有許多別人所不了解的,我都可以了然於胸,並且捕到許多靈感。每次參加大眾的法會都聲震屋瓦,四五十個大眾唸佛的聲音經常不敵我一個人的聲音,而且久唱不啞,無可匹敵。但人生無常,我又遭逢第二次的倒嗓子。

某次參加法會完畢,席間意氣風發,提起了一件學佛以前替人家改文章的事。初時是激於義憤,知道我一位音樂界的朋友,針對某一位音樂博士的論文的錯誤,撰寫出一篇批評性的文章,但多次投稿都不被錄取,放置兩三年都不能發表,心中有強列的不滿。所以,我自願替他修改文章,希望他的章章能夠有機會發表。誰知這一次修改卻改出一條人命來!

話說當年,有一位臺灣出生留學日本的音樂博士,歸國之後發表了十篇有關音樂的論文,後來合訂成一本論文集出版面世,在國內享譽十年,並且在該書序文之中有其日本研究所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對這位名家讚譽為臺灣音樂界堛熄穢]明燈。

也就是基於這一句話,我的這位好朋友,利用他師大歷史研究所的考據學訓練,去考據這位黑暗明燈的論文資料,當一篇措詞很強硬的文章。這種文章的措詞太鋒利,我看了一遍文章的內容,就了解那些編輯為什麼要跟他退稿,因此商議要如何修改文中的詞句,將鋒利的攻擊性文字,改成溫柔的諷刺性文字,不要為了攻擊而攻擊,要為全篇文章的氣勢及流暢性上下功夫。

經過這次修改,這篇文章很快就被錄用,發表在七十五年春天的一本音樂雜誌上,這篇文章刊出後聽說很轟動,這位音樂博士的高足,很多人從香港過來打聽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誰狀態,要在雜誌上跟我這位朋友打筆戰。正當雙方都摩拳擦掌,而旁觀的也來湊熱看戲的時候,這位一代大師卻心臟病突發與世長辭,享年才五十多歲。

是水土不服耶?是操勞過度耶?是健康內僅耶?還是文章的諷刺過度耶?我實在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令人興奮嗎?是令人感嘆嗎?

我也說不出來。但是,臺灣音樂界的黑暗明燈,雖然渡海照亮了香港,可是從香港渡海來臺的流浪之客,卻攜手吹滅了這一盞長明之燈。 人世間的是是非非就是這樣奇妙的安排,說他令人傷感不如說他只是令人無奈。

(資料來源:驗證佛菩提)

 

文章真的可以殺人!

但是必須有其它相配合的條件,唇槍舌劍可以傷人,文字自然能夠傷人!

因為筆戰打敗的人如果不服輸,也一樣的會起動般若波羅蜜的功能!

今天重新檢視當年的問題,就會發現真正的問題是在於對手不服輸,想進入筆戰重新交手之後,才觸動了這樣的一個力量!原因是對手拿出來的文章,不是一般文學的資料,而是他的博士論文的研究題目,而當年批評對手的方式,所強調的是批評他的研究方式,其中一篇論文居然可以使用日本唱片上的資料,作為參考博士論文的參考唯一資料來源,其它尚有許多不合理的研究方式,這些論文之中所列出的不恰當經過都已經在十年前就成為事實,這些錯誤百出的論文,竟然一直都被列為台灣音樂研究之傑出博士論文的樣辦!深受各界所推崇!讓音樂界的學術圈子變成馬屁文化之搖籃!

 

所以這一位音樂名家就此了斷了!

從這次的經驗之中,方老師也學到更深一層的應用方法,從驗證佛菩提一書的寫作過程,所呈現的文字就是大般若神功的對比文學方式發展;到了佛祖也瘋狂一書出世的時候,這種功力也已經更升華到再上一層,從文字之上已經看不出般若的對比運用方式,但是如果對手看不慣書中的文字所描述的內容,想大加否認或者想以文字出擊的時候,也會啟動這種般若波羅蜜的力量,因此佛祖也瘋狂一書出世之後,法界發生巨大的震動,但是人類世界之中,卻沒有人能夠發表出相反的文字言論!

 

原因就是懂得佛法又具有神通能力的人,只要一動念想給予批評,就會看到這一個金剛般波羅蜜的圓光在轉動,這些壓力就會讓他們打消對抗的主意,當他們一放下反擊的意識,這些圓光就會馬上消失無踪!因為文章之中擁有種特殊的威力,所以方老師從來就沒有收到反擊性的文字!這就是今天的文章主題,「血滴子」的特色! 

8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