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九識交鋒

 

(一)   

829日星期二早上六點半鐘,方老師起床之後想起昨天晚上,在第七識的進攻過程中,所引發的外道屍陀林反應,雖然有一點驚險的感覺!但是整個程況來說,其實是喜多於憂!

 

因此今天早上,繼續使用無上誅天劍的威力,繼續努力去運作其它八識的空間,了解與第七識是否相同?如此修法下來真的是有一點累,做完之後必須躺下來休息,小睡下下才能讓身體的能量恢復正常!

 

所以再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多,怱怱吃過早餐,就先到法輪中心完成昨天的稿子,結果早上又收到南部的妍怡打來電話,她告知方老師自從南部的弟子,接受完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灌頂之後,讓她全身都很累,雖然她每天都有修法,可是一直無法解決身體的不良狀態,因此要準備今天要去醫院看病去了!臨去之前先給方老師打一個電話,報告自己的不良狀態,方老師只問她使用了什麼方式去修法?

 

結果她告訴了方老師使用過許多方法!就是只有無上誅天劍沒有使用?

方老師告訴她說:「妳身上的業力,其實全部都是外道的屍體堆積而成!

除了屍陀林三法之外,最好的最方便的方式就是使用無上誅天劍!

結果她都選擇了一些沒有大用的方式,修水供!修太極!就是沒有使用到無上誅天劍!

因為南部接受的反應會比較慢,偏遠地區觸動的反應與北部不同!

南部的外道份子還有相當多,並且因為增加了豬羊變色之影響力之下,反擊的外道就會

更多,因此在這種情形之下,秀才遇著兵有理講不清!必須給予顏色,他們才會降服!」

 

妍怡的電話剛放下不久,桂蕾就趕 到了法輪中心,討論她身上有一股力量在作崇,尤其是她看到文章介紹淑惠的奪識時,身心就引起了極大的反應,回想每一次法輪中心有重大秘史發展的過程中,自己就會有意與無意之間閃身而過,今天回顧自己學佛以來的經過,似乎身上也有類似遷識的或奪識的東西存在,所以今天想找方老師解決這種問題!

 

(二)古老佛國

方老師從桂蕾的談話中,已經可以感受到有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在干涉到她的自由意去力,所以研判必然有類似的東西進入了心志之中,暗中被這一股力量操作控制了!所以採用催眠的方式把空間打開,再去研究如何破解這一種密碼?

 

開始進入這一個空間之後,發現原來是第五識的空間之中,經過不同方式的處理之後,空間一個一個的被打開來,但是卻讓人心跳不已!原來桂蕾的秘密空間打開之後,所出現的不是奪識的組識問題,而是第五識的整個佛國空間,都在她的身體堶扈絞K進行活動,其中第五識的古佛就是拘那含牟尼佛,原來就是他的旨意,想利用各種方式控制她,想去迫著她放棄在家修持、改向出家修行的路線上發展!

 

也許他們的想法太過宗教目的,他們只想到利用當事人的修持成佛,將來可以替這一個佛國服務!而不顧當事人是否願意執行,因此就暗中操盤運作,生活出現許多不可理喻的事情,讓她在無法忍受的情形下,迫使她會走向出家的路線!

幸好桂蕾的訓練是從心理學先下手,把心理的力量先修正之後再來學佛!因此碰觸到許多衝突事件之中,她都可以使用心理學的方式跳過了災難,閃躱了各種攻擊!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之路!所以今天可以從生活反省之中,發現到體內隱藏著這樣的一股力量,不必使用神通就可以察知到答案,只是秘密揭開之後,所發現的答案比她先前的預估,出現了很的落差!本來只是以為某種宗教派系之暗中操作,誰知翻開底牌之後,才知道其實是整個佛國都在運作這樣的一件事!

 

幸好已經先下手為強,任它是整個佛國的運作,都可以把它們翻盤做掉!

因此首先先告知時代之轉換,第五識的古佛已經算退休總統,所以沒有任何權力干涉現代第八識的修行者,他這種行為算是一種侵權的行為,在沒有獲得當事人同意之前,暗中操作這種事情,是觸犯了人身自由的法律,因此趁這一個機會迫他走向自行入涅槃的路!其它曾經參與事件的人物之中,如果有血腥味者請接受無上誅誅天劍的宰殺捨身供佛;如果沒有什麼罪業的人可以選擇燃身供佛,自我燃燒之後就可以進入涅槃!結果就這樣把一個古老的佛國消滅掉了!讓他們重新改組,皈依到新佛時代的彌勒尊佛,完成之後心情才感覺到輕鬆下來!

 

(三)准提鏡示現

828日晚上,方老師帶著佛母修煉第七識的時候,方老師看到佛母的第七識打開之後,在大腦後方現出一個准提鏡出來,所以想起十多年前,方老師剛好遷到台北青田街居住的時候,當年的春節,位於信義路的十方禪林,在春假的時候舉辦了一次准提法會,由從智法師所帶領(後改名為首愚法師),方老師就全程參加,這次法會可算是方老師第一次全程參加的完全密法共修法會,佛母則白天抽空參加!

 

這次的法會,因為持咒發音過長,讓咽喉受了傷,才第二天就沙啞沒有聲音,所以方老師為了應付當時的生理反應,以氣功的方式突破了梵唄發音的問題,因此發現了梵唄之標準發音訓練方法!另一方面的發現就是准提咒的持誦時,可以召喚龍神呼應,當時方老師就藉著這一招功夫,專門替別人調理風水,變更挪動龍穴的位置,或者調理受傷的龍脈,因此對於有關准提菩薩的修煉,是有相當的認識!但是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再持誦准提咒了,今天卻看到了准提鏡的出現,真是久別重逢,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所以最近這幾天,方老師都重新開始研究准提佛母的修持儀軌,收編准提佛母儀軌的有關資料,後來再從大藏經中尋找到金剛智和善無畏的相關資料,互相比對之後感覺到有一點疑問,所以把暫定的儀軌印出來給小佛作參考,請他去詢問金剛智當時翻譯經文的想法?

 

小佛入定之後看到了當時的金剛智,也看到了當年的善無畏,詢問了兩的意見之後,才發現當年二人所獲得的准提法,內容完全不相同,這種差異性其實是金剛智與善無畏之間,故意把兩者之間不相同的內容突顯出來,而事實上是各有所缺,需要有互補之後才能融匯貫通,有了這一種說詞證明之後,方老師就把藏密唐密三種不同的修持方法,編入這一個法本儀軌之中,讓大家在修習的時候,可以獲得更完整的內容!無分輕重偏頗,一切以個人的悟性作為基礎去發展,必然有不同的大成就出來!

 

儀軌編製完成之後,方老師以子平作試驗,如果在受法之後,准提鏡能夠從後腦移出,其實可以看到的世界或景象,是比單純的天眼功能強很多倍,所以准提佛母修持儀軌,也將會被列入法輪中心下一波的修持範圍之中。

 

准提佛母又稱之為七俱胝佛母,想不到卻是在第七識之中佔有相當影響力的大菩薩,當年因為與釋迦牟尼佛之間的過節,影響到准提佛母的大法無法修持,故中間有一段時間已經遺失,今天真的是破鏡圓,要把准提佛母這一個修持方法圓滿起來,更充實阿逸多法輪中心的修持內容!

 

(四)統攝前六識

第七識末那識,據經典上的記錄是可以統攝前七識!

但是未那識的位置卻一直沒有被記錄下來,也沒有被定位它實際上在佛法上的其它功能,今天第七識被打破了門,才讓方老師知道過去所知的東西,全部都要放下!事實上第七識本身就一個佛國,是釋迦牟尼佛時代之佛法,當政權交出之後,還會在人體之中佔有一席之位,這一種位置就是退休總統他的最後安置之所在地!

 

由於釋迦牟尼佛在生之前,並沒有完全的進化概念,對於第七位古佛的意義並沒有弄清礎它的含意,因此前七佛也一樣不知道他們自己的一生,留下的影響力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一直到今天方老師出來研究唯識的時候,才發意其中的奧妙?原來過去七佛都沒有弄清礎的事,今天要一下子要把衪們留下來的問題都解決、的確是有相當的困難度?

 

今天學佛的人,必須有大宇宙和小宇宙之概念,才可以把這樣的一個概念弄清礎!

天下這樣的一個世界,包含了宙銀河等等,大自然的環境之中,屬於大宇宙的範圍!

在人體之中卻會出現一些相對性的宇宙變化,例如眼睛、耳朶、鼻子、舌頭、臉相、聲音、四肢的比例、骨胳的分配、五臟之分佈等等!都可能與大宇宙之間有一種對應關係,這些反應都可以稱之為小宇宙!

第七識可以統攝前六識,前六識是眼、耳、鼻、舌、身、意、六個部位,這六個部位的功能都要附屬在第七識之下,聽候差遣和接受調度,即表示第七佛有統攝前六佛的功能!因為前六佛的發展都是屬於個別式的發展,一直到了第七識才有統屬前六識的功能,那本來就一種進化的現象!這種現象對於二千五百年前印度的科學觀念還沒有建立,釋迦牟尼佛時代並沒有能力知道第七識的真正用意,一直到死亡進入涅槃之後,才逐漸了解自身擁有的特殊能耐!所以才不願意輕易的把這種權力放棄!但是修法的時機已過,所以只有採取壓制其它人的修持進度方式,來爭取自己在位的時間,因此影響到佛法的進化出現了長期中斷的影響!

 

830日星期三早上,子平早上起床都有點問題,所以把他帶到法輪中心去修法,先以准提鏡照住他,就發現他的身體堨X現龐大的屍陀林場反應,這種屍陀林場反應似乎無法使用天眼觀測,但是有了准提鏡的幫忙,才輕鬆的不用天眼也可以看出異狀!

 

經過絴細的檢測,才發現這些屍陀林場,其實都不是子平身上原有的產物!

這些屍陀林場,其實都是經由南部欣予傳過來的宗教產物,因為她的家人參加了南部某宗教寺廟的水陸法會,就在拈香的過程中,把對方退轉的出家僧侶之屍陀林場,帶回了家中再經過一層轉折手續之後轉送過來!

 

因此子平以准提鏡的觀照能力,配合了無上誅天劍的威力,在兩種功法相互配合之下,才終於把身上的僧侶屍陀林場清除乾淨!但是經過一個小時的操作修煉,完成之後已經是累翻天了,因此倒在床上就睡著了,一直到中午的便當送來之際才開始甦醒過來!

 

(五)大不敬罪

830日星期三早上,九點多就看到宗欣到了法輪中心,告知方老師晚上有其它事務安排,不能參加今天晚上阿闍梨的結尾課程,因此提早在今天早上到法輪中心受法,避免方老師明天要到香港之後,錯失學習的良機!

 

方老師首先指導他如何進入第七識?把這個空間打開之後,首先把這個空間之中的和尚尼姑都處理好之後,第七識、第八識和;第九識都順利完成!然後再把金剛界的曼荼羅修進入九識之中安頓,完成之後才能夠把練破瓦法中,放到佛國剎土的神識收回來!

 

相關的大法都完成之後,方老師看到宗欣的臉色還是不大好看,全身的氣機還是出現奐散的反應,這種現象都應該出在如此一位修持者身上,所以後來想了一下、決定先指導他修准提佛母這一個大法,了解是否可以請准提佛母幫他一點忙?

 

誰知道宗欣修完准提佛母的儀軌之後,方老師看到他身上的反應出現更加糟糕的現象,修出來的准提佛母竟然會冒出一身黑煙,而宗欣的後腦第七識的位置上出現一具破裂的准提鏡?因此方老師請宗欣自己用天眼觀察?當年與准提佛母之間出現了什麼過節?

宗欣觀察完畢之後才知道:當年准提佛母要傳他大法的時候!竟然被他一口拒絕!

這一個傢伙自認為當年武功蓋世,對於准提佛母的佛法,不屑一顧!雖然佛母再三示現點化他!宗欣這個傢伙總是冥頑不靈,還口出狂言對准提佛母說了許多狂妄無禮的話,因此今天才會出現如此撕破臉的反應!

 

雖然准提佛母的身份不高,只是定居在兜率陀天的彌勒外院,但是慾界的事務卻參與甚多,因此非常受民間老百姓的愛戴,在江南帶信眾甚多,准提佛母的寺廟也不少,在香港的萬佛寺後山之中,也建有一座准提殿,在台南六龟的妙通寺中,也建有一座准提殿!這些廟宇的出現都表示准提佛母之身份和地位,甚受民間所支持!

 

今天宗欣自行對照當年不屑一顧的准提大菩薩,今天再示現時,指出他當年的總總不是,成為武林高手之後的高傲神情,掩蓋了他自己的不幸和悲哀,今天卻要受這種高傲之報應:讓自己佛法沒有修好!家事也沒有做好!賺錢也沒有賺好!脾氣也沒有修好!

 

所以感動懺悔之餘,恭請准提佛母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今天非常願意接受她的佛法!

因為宗欣今天這樣的真誠懺悔,其實也是准提佛母一直在等待的一天,准提佛母要渡宗欣的心一直都沒有改變,所以今天終於再接受他皈依,傳了他准提的大法,也讓他看到累世以來,因為自己的高傲而捐失的東西究竟有多少?對於家庭的照顧一直做不好的原因在那堙H相關的問題一股腦的都讓他在准提鏡之中,看得一清二礎!也深感遺憾!

 

幸好今天知道這一個答案還不算遲!還有許多事情可以重頭再來!

有了准提佛母做宗欣的監護人,讓他可以重頭再來做一次好人,把過去不如法的偏見和傲慢洗掉,可以一切重來!在外表上觀察時,原來有一點僵化的臉孔已經開始出現笑容,並且出現返老還童的青春氣息!似乎件就這樣讓他過了一個大劫!

 

(六)阿闍梨訓練

中午用完午餐,十二點多的時候,方老師就開車先送伊娃和她兩個孩子到機場,她們要預先早一天返回香港,才可以有機會安排明天晚上方老師去香港的行程,把她們都送到機場回家之際,子平說:

「不知道是否准提法的儀軌被老爸起動的問題?

走在路上總覺得整個天空之上,都出現大量的屍陀林場反應?」

方老師回應說:「不是准提法的問題!而是九識都被安置了金剛界曼荼羅之後:

法界之中出現豬羊變色的反應!

所以舊時代的佛法僧團,因為轉入外道行列之中,被時代的力量沖擊之後,失去了生命力!所以呈現出如此老死的狀態!空

中就現出了許多的屍陀林墳場!」

 

方老師回到辦公室之後,想起有多位人員對准提佛母的修持產生了反應,所以方老師把完整的八頁儀軌做好一份之後,後來想一想:「今天晚上也應該讓阿闍梨修練准提法了!」

所以馬上把原來有八頁的儀軌,濃縮為兩頁的簡軌,讓阿闍梨訓練的成員先修練准提法,待方老師回國之後,再去安排其它弟子受這一個准提大法!

 

下午二點多淑惠到了法輪中心,與方老師印證她的想法之後,方老師讓她先修好第七識和九識上的外道問題,然後再給她練習准提法,進入准提佛母的修法之後,就發現過去原來曾經有多次頂撞准提佛母的不良記錄,因此被法界在她的元神身上貼上了許多封條!

雖然准提佛母都暗中幫助她,但是頂撞的習慣卻從來沒有竭止過,好比逆子頂撞母親一樣的心情!但是母親卻沒有捨棄這一個逆子!經由這一次正式的懺悔之後,才淑惠才能把准提佛母的大法修好!

 

方老師正式指導她結准提印,和發出正確的持咒聲音之後,在她的身上冒出了一陣陰氣,在陰氣之中衝出許多龍神,原來是當年在慾界天的時候太頑皮,經常把准提佛母身的龍神玩死!今天獲得正確的持咒和發音方法之後,這些死去的龍神才開始恢正常狀態!所以從她的身上一條一條的飛出來,才結束她的業障!

 

下午五點鐘的時候,方老師與蘇師兄聯絡上網,最近他的事業做得非常順利,許多事情做起來都好似如有神助,今天收到了方老師的文章,開始去操作第七識的運作,觀想手握無上誅天劍,從眉心進入第七識,堶惘酗@座加裝上銅釘銅甲的大紅門,大紅門是被封條封住不能打開,蘇師兄把手上的誅天劍一揮,大門就破開!堶捷赮﹞F已經死去多時的出家眾屍體,透過三種途徑的操作:有殺業的可以用誅天劍把他們滅掉,讓他們捨身供佛;沒有殺業的可以採用燃身供佛的方式平安入涅槃;第三類已經破戒的阿羅漢,就以捨戒還俗、婚姻大事和認祖歸宗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蘇師兄的個人修持方法很輕易就解決,但是要張這種修法回向就有問題,因為在大陸地區只有蘇師兄一人負責,要把這一種狀態迴向時就會出現非常吃力的反應,因此方老師建議蘇師等到晚上九點多鐘之後,再聯線處理!這樣的方式可以先由阿闍梨一同操作,完成全世界的迴向之後,大陸地區就可以輕鬆的完成任務!

 

(七)最後訓練

晚上七點半鐘,時間剛好到七點三十分的時候,小佛才到達法輪中心,他的習慣是從來不願意早到,必定把時間拖到標準的點的時候才願意到達目的地,但是今天全部人員都早已到齊,計有慧可上師、慧淨上師、佛母、子平、小佛、明玲、淑惠、惠敏、光甫、翊菱、桂蕾、素惠、易君、皓涵、阿娟等十五人!

 

首先開始的訓練是打開第七識空間,然後打開第八識和第九識的空間,以捨戒還俗、捨身供佛和燃身供佛的三個主訴題,發揮眾人之力量把第七識空間爭取過來,然後就是第八識空間和第九識空間的爭取,完成之後再把金剛界曼荼羅安置入每一識之中,眼前就顯露出一座美侖美奐的毗盧遮那大殿,建立在須彌山之上,全部工作完成之後再把這一個過程向法界迴向,這樣的執行過程非常順利,並沒有遇上任何阻撓的力量!

 

也許人多好做事吧,本來有一點困難度的關鍵問題,今天似乎有如水到渠成,本來下午才遇上、不容易推動的大陸地區,今天晚上都全部OK沒有了問題!

 

訓練進入到第二階段,就是准提佛母的儀軌訓練,方老師指導大家要練習密法儀軌時,採用全新的概念,因為大家已經進入了金剛阿闍梨的訓練階段,所以許多灑甘露的工作和鈴杵灌的動作,練習直接就使用手印去完成,等到整個儀軌都完成之後,要去檢驗自己的發音是否正確?

 

因為方老師在檢查阿闍梨的受法過程中,是否能夠加持灌頂受得完整的密法時?就發現到許多位成員的准提鏡是破成兩截的!他們在唱准提咒時,發出的音色是異常難聽,完全沒有一點韻味!所以方老師請他們自行向准提佛母懺悔,完成之後再重頭發音唱頌,才開始唱出美妙的音色!

 

晚上九點十分的時候,方老師準時下課,還有翊菱和易君二人沒有把誅誅天劍練好,所以留下練習,要在方老師出國到香港之前先學好!在練習的過程中,方老師記得翊菱已經學過,就在處理她公司的新廠房時,就指導她如何練習,今天卻表示忘光光了,在練習的時候才發現,她的記憶被某一個老和尚把她刪除了!後來把這些老和尚處理好,記憶就全部都回來,花費的時間只有十分鐘就練成了!

 

易君的練習,平常都沒有下功夫落實自己的功法,剛開始就出現一點困難、持咒時不容易產生效果!經過方老師的提點終於開悟、原來持咒必須在尾音之中發功,命令法界去執行,落實自己的須求,在一理通百理明的狀況下,完成了誅天劍的修練!同時她也真正的感受到過去所接觸過的寺廟、道場、和教派!今天都變成屍陀林場和天魔的宮殿,讓她對方老師文章所描述的宗教變化,產生更深刻的印象!

 

晚上十點鐘時,方老師和北京的蘇師兄終於聯上了線,再重新操作第七識空間的迴向時就非常順利,從MSN的鏡頭之中觀察,本來下午聯線時,方老師看到對方的空間之中,出現大量的屍陀林墳場,每一個墳場都是由小如指頭的人物圍起一堆組織成一個單位,整個天空看起來就有二、三百個小墳場,從天空之上落下,充滿整個空氣之中!

 

晚上再觀察時,這些小小屍陀林場已經看不見了!只看到蘇師兄的身旁光彩異常,腦部透出特殊明亮的強光,蘇師兄說:「目前的狀態非常良好,過去馳騁商場、吒咤風雲的感覺又再回來了!跟美國雙方面的條約已經簽好,明天正式開會上場了!」

8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