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神通佛事

 

(一)聆聽事務

97日星期四晚上九點鐘,回到台灣桃園的家之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務就是聆聽子平的心得報告,在最近兩個星期以來的時間,都在學習不要亂用神通,而要學習採用學術性的思維做事和選擇,因此慢慢體會到老爸的經驗和學問是怎樣累積而來的,所以最近處理自己發生的事務,都儘量選擇採用這一種方式去做,一天一天的增加了心得!

 

子平又舉例說,南部的妍怡在老爸離開台灣的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時間,因為身體曾經出現極度不舒服,曾經詢問過子平的意見,子平回應的方法是沒有使用任何神通,只是詢問妍怡家附近一所重要的寺廟名稱?平常有否處理這一個地方?結果妍怡回應說沒有想到它,後來妍怡自行處理這一座寺廟之後,身體的不舒服就好了!

 

方老師已經能夠分辨出,子平的確是正在學習,在日常生活中並非一定需要使用神通的時候,就不要使用這一種力量,因此也就很鼓勵他繼續使用這一種方式去思考和分辨問題!否則太強的神通能力,反而會讓他在重要的成長關鍵時刻,失去了日常生活的判斷能力!

 

子平講述完他最近的狀態之後,方老師就開始跟他描述自己在搭飛機時,遇上的奇怪業力,數量很多、而且很濃、觸之會有黏黏的噁心感,這樣的業力好像是從深層的地獄流出來的東西,從來都沒有被人類超渡過,因此他們不懂得佛法的偉大,他們也不懼怕無上誅天劍的威力,所以雖然誅天劍可以把他們殺退、但是卻不能把他們消滅!因此詢問子平分辨這一種業力是什麼樣的東西所造成?

 

子平初步的感覺是台海之間沒有被超渡過的業力,方老師第一個反應就是八二三炮戰!以及當年發生在台灣本島之外的戰事!這些事跡和故事,並不是一般人可以容易獲得資料去了解的大事,尤其是方老師在香港接受小學中學的基礎教育時,這些資料都是空白沒有概念的戰爭記錄?

 

但是因為沒有充份的時間去了解戰爭歷史之前,這些業力已經開始襲擊到頭上,為了反擊這一種來意不善的攻擊力量,所以當晚就開始以辯論方式去先擺平這一種攻擊力!但是效果並不是很理想!原因是這些陣亡的軍士並非佛教徒,他們不會去聽從宗教人物的的意見,雖然他們今天已經不是凡人,而是鬼類!但是他們在臨死之前的想法和意志力,卻讓他們死亡之後並沒有消散,反而更有他的威力,變成一條真正看不見的守護靈!四十多年來一直忠心的守護住台灣這一條反共的航空母艦!

 

(二)路經重地

第二天是98日星期五,早上先把在香港的文字記錄先寫了出來,中午的時間卻要幫助子平把行李應用物品送到礁溪,以備九月份開學之用,開車上路的時候,方老師選擇了由中山高出發,行經台北市大直的這一段高速公路上,突然間大雨滂沱,從左側三軍總部的空間傳過來的力量和意志力,是非常強烈的反共情緒;以及不願意放下武器的堅強鬥志!

 

方老師一面開車的時候,一面要去說服這些英勇的戰士,因此就簡單的告訴他們幾個問題,讓他們自己去思考答案:

 

(1)    你們已經死去多時,今天還奮不顧身的用自己的英魂保護了台灣!

但是時代已經不同,今天兩岸之間的群眾正在追求如何可以和平的發展,而不希望再作兵戎相見的局面,你們是否可以了解今天新台灣人的想法是什麼?

 

2)你們過去誓死要保護的國土和領袖,今天已經變成新一代的總統!舊時代的國民黨已經下了台,新上台的總統和政黨對過去國軍有很深的仇視感!而且現任的總統並且面臨人民起來作靜坐罷免的活動,你們今天還要替新任的總統賣命嗎?

 

3)今天的戰鬥已經改變了方式,不是要用武器去摧毁敵人,而是要用溫情去懷柔敵

人,所以過去共產黨使用的那一套戰爭手段,今天已經不再使用;而改為使用新的懷柔政策,今天你們已經死去多時而且不必再準備作戰了,何不趁此回鄉看一下自己在大陸鄉下的親人或家族,放下武器不要再做鬼類,活在這一個已經被人遺忘的空間之中,終生做鬼呢?

 

這樣的三個問題丟出去之後,不久的回應就是有許多非常固執的死亡將領,開始願意接受意見放下武器回鄉探親,不必再死守在這一條看不到的地圖線上,所以亡魂開始流動和散失,放眼看在全世界的版圖之中,保護在台灣的最外圍力量開始消失,整個地面開始下陷沈入深層的海洋中,過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再慢慢的升起來,顯靈出台灣開始進入另一個生命的紀元!

 

過去的感覺香港與台灣之間有一層很深的鴻溝,方老師一直以為它是受到政治體系的不同干擾,所以被切割成這一種現象!但是經過這種方式的處理之後,才發現真正受到歷史分割的原因,是因為戰爭死亡的英勇戰士,他們在臨死之際進入一種存在主義的思維狀態之中,為了保衛中華民國最後一塊領土的完整,所以他們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阻擋這一種攻擊,讓這一種保護力變成一股永恆的力量,長存在異次元的空間之中!但是這一種歷史奇跡也變成兩地人們要合手言和追求和平的過程中,變成了一股阻撓的無形力量!

 

這些無形的英勇力量,卻被無知的後人,為了本身政黨的政治目的,追求政治利益的過程中,全部出賣了!當這一種勇士被提醒之後,卻天下變色,變成茫茫的大雨,無數英魂都落淚,一同放下武器、一同放下鬥爭的心、去選擇自己要走的路,不再盲目地去保護那些貪腐的政客,原本不相信宗教的戰士開始接受宗教的皈依,真的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三)一日旅遊

99日剛好法輪中心安排了東北角的一日之遊,行程是到龍洞附近的登山小徑走山路,中午吃過午飯之後再到福隆海水浴場游泳,整個行程其實並不複雜,要走的小路也不多,但是在這些安排過程中,但是剛好是行程安排有一點緊湊,方老師回台之後,並沒有充份的休息和修法,就要去東北角旅遊,所以沿途可以感受到這一股八二三炮戰的英靈,並沒有獲得充份的安撫!

 

另外參加行程的人士,對相關方老師的文章都沒有看到的情形下,無法產生較大的回響,所以早上出發的時候,要順利唸一個懺悔偈都無法完成,一直到中午之後,才開始進入狀況,在到達福隆海水浴場之前,才順利的把懺悔偈唱完!

 

最後在福隆海水浴場的渡假中心二樓喝咖啡的時候,許多英勇的戰士英靈回鄉之後,才發現家鄉之內人事全非,所以又再跑回來跟方老師等人投訴和要東西!

 

方老師只好告訴大家:

「可以使用八卦排列結構禪天的方式,蓋了一些山神土地的文件證明給這些英靈!

讓他們回家鄉之後,可以獲得山神土地的資格,安頓在大陸的不同地區!日後往大陸發

展的時候,也可以獲得山神土地的照應!」

 

完成這樣的處理之後,這些八二三炮戰的英靈,才開始真正的獲得滿意的反應,最後才開始消失無踪!但是完成這樣的工作之後,方老師覺得我們今天的現代人,對於過去這些英勇的戰士所留下來的歷史已經淡忘掉,所以希望有一天,把這些資料收集起來,處理或者還原,讓大家對他們的存在,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才對得起他們當初無私的犧牲,以性命來換取今天台灣的自由和安定,這樣的代價還算是很值得吧!

 

已經過去的戰爭,是沒有必要追究誰是主兇、誰是禍首!

因為當時的社會現象和今天已經大大的不同,除了政治理念不同、權加利益的鬥爭之外、尚有許多個人的恩恩怨怨滲雜在其中,要說誰是誰非?還是要說成王敗冦?都各有他們兩方面的說詞!但是對於任何雙方戰死的英靈,都是值得被後人尊敬的對象,因為尊重你的敵人;才會獲得敵人對你的尊重!從自由、平等和尊嚴為出發點、以不卑不亢的精神來看待所有的過去歷史!

 

無論如何這些過去的軍閥已經通通不存在了,他們的後人也都沒有留在政治的舞台上繼續耀武揚威,大部份的政黨都已經修正了他們的觀念,國民黨已經看不到過去國父遺留下來的三民主義精神,而且開始向共產黨靠攏!共產黨也都修正為社會主義,而且有開始變成資本主義的傾向,有時候會覺得他們執行的政治理念,似乎已經向三民主義靠攏!

 

原來引起戰鬥的政治理念原因,已經完全消失!個人的恩恩怨怨也因為事過境遷,台上的主要人物都已經進入死亡狀態,採用戰爭一決雌雄的方式,並不能夠解決政治上的問題,但是如何才能夠替這些死者結案?讓他們在有天之靈不會覺得失望?才是今天宗教人物所應該去做的事!

 

(四)龍潭課程

916日星期天,是龍潭好媽媽的課程之第三天課程,今天的天氣是全天都下著滂沱大雨,幾乎都沒有停止過!大家上課的時候,都對那些走到總統府前抗議靜坐的人士,給予相當多的同情,為何老天對他們如此殘忍?不能夠給予他們一些好日子可以過?

 

在座中有人報告她昨天星期六第一天到達現場,去感受這一種集體潛意識的感覺,回程之後就一直感受到嘴吧一圈非常辛辣的感覺,隔了一天還沒有消退!

 

這幾天方老師也發現早上起床的時候,有一點不適應,早上起床的時候會感覺得身體很沈重,似乎因為這一次施明德所發起的倒扁運動,雖然人世間之反應現象只動員到三十萬人士,但是法界之觸動卻非常強大,將來還會有其它的變化在醞釀中,在如此滂沱大雨中,對這一次的運動的確是一種很大的考驗!

 

課程結束之後,原本方老師的身體就可以完全復原了!

但是回到家堣妨寣A身體卻一直在繼續發酵,屍陀林之氣息一直在冒起來,起初方老師還以為是龍潭課程之後的業力,後來發散的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鐘之後還沒有停止?所以詢問了小佛的意見?

 

小佛的回應說:「那是總統府之內的屍陀林反應!不是龍潭地區的屍陀林反應!

原因是這一次倒扁的靜坐活動,翻起了隱藏在台灣本土地下所有的歷史檔案記錄!

因此各種政治的抗爭和歷史都被翻了一遍!目前翻出來的是總統府內的舊時代業力,無

論是荷蘭時期或者日據時期的檔案都被翻動了,所以屍陀林之氣一直在冒了出來算總

帳!

所有過去的戰爭記錄,包含了原住民與平地人之土地之爭、客家族群與閩南人族群的鬥

爭、日本人與台灣人之戰、本省人與外省人之戰、當然南部官田的龍穴,也都一直在冒

出屍陀林的氣味,所以全台灣的人都受到影響,大家都會不舒服!」

 

目前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以屍陀林三法去改善這一種屍陀林的問題!

91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