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台海風雲

 

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八年國共臺海戰爭揭密作者﹕大陸人


【大紀元3月3日訊】中共欺騙張學良共謀發動西安事變﹐逃過國軍最後一次圍剿﹐通過日本侵華獲得喘息﹐幾乎不抗日﹐利用“國軍復員”及“遣散關東軍”渾水摸魚﹐人數劇增至一百二十萬﹐發動內戰﹔以“人海戰術”這個不屬於人類的戰術消耗國軍彈藥﹐最終沖散國軍(國軍精銳新一軍、新六軍、整編第七十四師、黃維兵團就是這麼被“人海戰術”吞掉的)﹔通過500根金條賄賂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使其背叛國軍並用要塞巨炮炮轟國軍江防艦隊﹐用不正當手段過長江﹐最終竊據大陸。

當圖謀台灣時﹐“人海戰術”用不上、賄賂用不上﹐便只有大敗而逃了。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八年中共共有三次在台灣海峽與國軍作戰中或全軍覆滅﹐或大敗而逃。其中一九四九年的金門慘敗估計很多人已知道一些﹐但一九五八年中共砲擊金門大敗而逃﹐在大陸便鮮有報導了。這裡我們將”金門之戰“﹐”登步島之戰“﹐”金門八二三炮戰“悉數予以大曝光。尤其”金門八二三炮戰“中共向來遮遮掩掩﹐這次就來一次大揭密。未來中國一切近百年的歷史必將重新改寫﹐重新衡定﹐還其本來面目。

 

(1) 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金門之戰

一九四九年十月﹐胡璉兵團的高魁元所率領的十九軍﹐準備由廣州轉汕頭移防金門。共軍攻陷廈門後﹐即在金門以北的大小嶝地區集結兵力﹐征集船只﹐企圖進犯金門。

十月二十四日晚﹐大地已一片寂靜﹐戍守金門西北角古寧頭陣地的國軍﹐忽然遭對岸大嶝島上共軍的猛烈砲擊。第二天凌晨一點鐘左右﹐共軍葉飛兵團所屬的第二十八軍八十二師三個團﹐八十四師的二五一團﹐第二十九軍八十一師全部及八十七師二九五團﹐總計一萬五千余人﹐在砲火的掩護下﹐分乘三百餘艘大小機帆船﹐企圖在古寧頭一帶﹐強行登陸。

此時駐守金門的湯恩伯部隊和李良榮兵團﹐倉促中迎敵﹐十分被動。共軍登陸後﹐國共軍隊即在金門展開拉鋸戰。共軍來勢洶洶,並冒死以人海戰術猛衝,再鑽隙突破多處海岸陣地﹐進而朝金門核心迫近。

葉飛兵團本估計﹐以一萬五千兵員﹐必可征服金門﹐殲滅島上守軍。初期戰情確實共軍已佔上風。

未料胡璉兵團的高魁元所率領的十九軍一萬餘人﹐此時正調防金門整編﹔在金門激戰中﹐適時抵達﹐尚未完全清點裝備﹐即加入戰鬥。金門守軍如獲天上降下的援兵﹐轉守為攻﹐在有“金門之熊”美譽的M5A1型坦克裝甲部隊及海、空軍支援下,全力反擊共軍,將共軍逼退至古寧頭附近的南山、北山、林厝一帶村落,展開激烈的巷戰。

二十六日晨三時,共軍續有一營兵力自古寧頭登陸增援,拂曉後國軍重新調整佈署再出擊,至二十七日晨已將共軍殘部包圍於古寧頭,共軍只有輕裝備﹐無法與守軍坦克相抗﹐在灘頭不敵投降﹐餘全數殲滅。古寧頭之役,於56小時的激戰中,共殲俘了共軍一萬五千餘人,共軍全軍覆沒。

 

(2)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三日登步島之戰

共軍攻打金門未果﹐十一月三日﹐轉攻舟山外圍登步島。舟山守軍不到兩千﹐共軍先以重炮轟擊﹐隨後以二十一軍第六師主力約五千人﹐乘大小船只五百多艘登陸﹐並與國軍海軍發生炮戰。共軍登陸後﹐突破沿海陣地。

三日深夜﹐舟山防衛司令官劉廉一急電陳誠告知戰況危急。陳誠立即自金門遣送軍隊支援。四日﹐金門增援部隊到達﹐開始反攻﹐進展極速。同時海、空軍亦大批出動﹐困殲共軍。至下午二點﹐將共軍壓迫于東南部狹小地區﹐傷亡慘重。共軍為挽回殘局﹐于五、六兩日暗夜﹐增援兩個營千餘人﹐計全部兵力七千餘﹐國軍則以海、空軍增援﹐雙方血戰五十四小時﹐至六日上午九點止﹐共軍全部被殲滅﹐造成金門大捷後的又一勝利。此役生俘共軍一千五百二十一人﹐獲炮三十二門﹐機槍一百五十六挺﹐步槍、衝鋒槍、手槍等六千七百餘支。

共軍在金門、登步島連遭敗勣﹐武力進擊之意圖方始停止。

 

(3)一九五八年金門八二三炮戰詳情

一九五八年﹐臺海戰雲密佈﹐中共欲奪取金門﹐進而向台灣進擊。至五月底﹐國共海軍多次在福建沿海短兵相接﹔國軍海軍盡是美式戰艦﹐戰力非常強﹐在國軍搜索艦隊的搜索追擊下﹐中共大約有十八艘各型艦艇及四十五艘機帆船遭擊沉。

六月﹐中共在舟山群島實施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三軍聯合作戰演習。台灣作戰偵防單位得到情報顯示﹐參與演習的中共三軍並未返回原駐地歸還建制﹐且一反常態的于演習完畢後留駐原地待命。

七月初﹐一個由三艘驅逐艦、兩艘護航艦和數十艘其他戰艦編成的中共特遣艦隊﹐由舟山基地啟航﹐悄悄沿著浙江海岸向前移動﹔七月中﹐該特遣艦隊貓泊溫州﹐其前鋒單位﹐以“成都”、“桂林”兩艘護航驅逐艦為首的十七艘大型戰艦﹐已抵達馬祖對面的海軍巡防基地。

 

同一期間﹐中共海軍陸戰隊亦先後集中于福州與廈門﹐中共在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擠滿了米格十五與十七﹐總數超過四百架以上﹐計劃把它們一舉南調至福建境內即將竣工的六大機場。中共陸軍亦紛紛進入陣地。馬祖對面﹐中共以二十八軍為骨幹﹐共集中了五個步兵師﹐一個重炮師和一個防空兵加強師﹔最大射程達兩萬七千碼的202重炮兵群﹐也進駐黃歧、川石、梅花等陣地。金門對面則以第三十一軍為主﹐共配備了四個步兵師、兩個砲兵師和一個防空師于金門島群四週﹐其中砲兵師和各步兵師屬砲兵團所轄之各型重炮﹐共三百四十二門﹐亦紛紛進入早已築好多年的砲兵掩體中待命﹐準備轟擊一千五百碼到九千碼外的金門島群。此外﹐以第二十四軍為主的四個步兵師則分佈在惠安到龍田軸線上﹐作為機動預備隊﹐上可支援對馬祖的攻擊﹐下可增兵奪取金門﹐上下呼應以作彈性應用。 軍事情勢已緊張到要爆炸的程度了。

 

一九五八年七月六日﹐國民政府最高當局下達命令﹕“臺澎金馬地區之國軍各單位﹐取消所有官兵休假﹐各級部隊立刻進入戰時戒備狀態。” 除了進入戒備外﹐國軍亦緊接著調兵遣將增援外島﹔兩週內搭乘運輸艦抵達金馬兵員﹐數以萬計。到了八月中﹐國軍駐防金門島群的各級部隊﹐計有滿額步兵師六師﹐八個獨立砲兵營﹐高炮營五個﹐輕戰車營三個﹔若加上海上游擊隊與就地動員的民防部隊﹐總兵力已達九萬六千人。

馬祖島群防務則更見周全﹐駐守部隊計有加強步兵師兩師﹐獨立砲兵營四營﹐高炮營兩營與民眾自衛隊五個營公約四萬人。論人數與實力﹐在開戰前夕﹐國軍已將半數地面戰鬥部隊配備于外島地區。其中各島均分區防守﹐直接配備與間接配備並用﹐各島間以火力相互支援﹐務求殲敵于海上、灘頭與陣地中。

同一期間﹐中共將大批魚雷艇和砲艇自南海艦隊向北調﹐威脅國軍制海權﹔到八月初福建前線中共快艇部隊有﹕

詔安灣﹕魚雷艇十二艘﹐砲艇十艘
鎮海角﹕魚雷艇四十艘﹐為中共主要快艇基地。
廈門港﹕魚雷艇十二艘﹐砲艇十九艘。
三沙灣﹕魚雷艇十二艘﹐砲艇三十艘。

 

為了防止中共快艇封鎖料羅灣﹐切斷金門對外交通﹐國軍早于金門島群儲存有近萬噸的糧彈及各類補給品﹐足夠所有防禦部隊在一個月的戰鬥消耗。在戰神的利斧斬下之前﹐國共雙方以嚴陣以待。

蘇聯一如既往﹐將大批軍用物資援助中共﹐以配合其攻勢作戰﹐大批俄籍顧問已遍布福建前線。自一九五八年八月四日﹐赫魯曉夫自北京返俄後﹐中共即透過福建前線各電臺再三聲言要“攻奪金門馬祖、武力解放台灣”﹐圖以動搖台灣民心士氣。這些心戰廣播﹐自此之後無日無之﹐炮戰開啟後﹐更是變本加厲﹐開始指名道姓﹐針對防衛部高級指揮官勸降﹐甚至動用指揮部高級將領的親人出面喊話。同一日﹐美國宣佈將超級軍刀機F-100運往台灣﹐但至九月十八日才運抵。

八月八日﹐國共嚴陣對峙已有動況﹐臺海情勢一髮不可收拾。八月八日﹐中共空軍的王牌戰機米格十七﹐首度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前後歷時長達三小時許﹐馬祖群島竟日長鳴空襲警報。

八月九日﹐四架米格十七自東大島西南方低空飛過﹐遭國軍防空砲火驅退。次日﹐國軍海軍與四艘中共高速砲艇在白犬、馬祖間海域發生拂曉遭遇戰﹔在岸炮的支援下﹐國軍擊沉中共砲艇一艘。

八月十四日﹐國共空軍于馬祖領空三度衝突﹐米格十七遭兩毀一重傷﹐國軍軍刀機一架受重創﹔隨後﹐國共海軍又在馬祖海域起衝突﹐七艘中共砲艇不敵﹐被國軍艦艇追擊成一沉四傷。十五日﹐北茭半島的中共重炮兵群﹐向馬祖列島射擊十七發殺傷彈﹔入夜後﹐中共首度派遣噴射轟炸機群分批進入馬祖領空﹐該夜馬祖島群計發佈夜間空襲警報七次。

八月十六日拂曉前﹐超過兩百架的中共各型軍機于福建前線行大編隊巡航﹐但懾于國軍軍刀機傾巢而出迎擊﹐故未敢出海。十八日﹐馬祖西南四十海浬的中共最大空軍基地龍田機場﹐正式啟用﹐各型軍機起落頻頻。十九日﹐中共空軍再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該日馬祖島群發佈九次空襲警報。

八月二十日﹐兩架米格十七貼著海面低空弛至南竿島上空﹐旋即爬升呼嘯而去。二十一日﹐中共空軍又以百機大編隊進入馬祖領空偵巡﹐該日馬祖島群發佈﹔六次空襲警報。

八月二十二日﹐米格機群再臨馬祖﹐國軍守軍發佈三次空襲警報﹔同日﹐中共重炮兵群向白犬列島射擊十八發榴彈。八月二十三日﹐馬祖群島又遭大批米格機群威脅﹐全日發佈八次空襲警報。

 

在空中﹐中共六度以大編隊于五萬餘英尺高空進入馬祖﹐每次出動一百五十架至三百架不等﹐國軍戰鬥機群因最高升限不足﹐無法行之有效之攔截﹔而中共軍機一有空隙﹐即俯衝低空鑽入馬祖作炸射姿態。連續十六天持續的海空對陣與衝殺撕打﹐雖然中共在連番的惡鬥中暫居下風﹐但使國軍海空軍主力移往馬祖地區﹐使國軍海空軍實力在主戰場金門島群地區大為縮減。

在海面﹐中共一改以往的被動參戰而主動參戰﹐進而深入馬祖島群間行威力巡邏﹐迫使國軍將其北巡支隊集中重疊配備于馬祖海域﹔此外﹐國軍更將機動艦隊如數北調﹐以應付該地區逐日惡化的形勢。至此﹐三分之二的國軍海空軍部隊已被中共膠著于馬祖海域。

截至八月二十三日止﹐雖然國共雙方在馬祖地區竟日酣戰﹐然在金門方面卻是靜寂無比﹐沉默的令人窒息。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六點﹐中共設于金門島群對岸的三百四十二門巨炮﹐開始對金門發動地毯式的炮轟﹐掀起舉世聞名的“八二三炮戰”。頭兩個小時中﹐金門島群即落彈五萬七千五百發﹔由於金門島群守軍超過十萬人﹐防衛工事堅固﹐僅靠炮轟作為登陸的前奏不夠﹐共軍乃從海上及空中封鎖金門以切斷其所有外援﹐期以金門守軍在中共登陸前即彈盡糧絕。傍晚七點五十分﹐百餘架米格機飛臨金門上空。入夜後因視野不明才離開﹐砲擊亦由密而疏。

八月二十四日午時後﹐砲擊再次轉劇﹐中共將轟擊目標自大金門移往小金門及大膽各島﹐落彈三萬六千五百餘發。下午﹐國軍發動反炮戰﹐集中火力轟擊圍頭、大嶝、梧嶼等地的中共陣地。薄暮時分﹐八架米格機呼嘯而至﹐輪番炸射金門料羅灣頭裝卸設施。

八月二十五日凌晨﹐一個由五艘國軍登陸艦與商輪編成的運補船團駛入料羅灣﹐準備搶灘卸下糧彈時﹐數十艘中共魚雷快艇﹐在岸炮的掩護下蜂擁襲擊料羅灣對準該船團施放魚雷。一艘坦克登陸艦及一艘無武裝的招商局輪船﹐在混戰中首當其衝﹐先後中雷﹔由於裝載物資全系彈藥﹐兩艘船艦在連續爆炸中迅速下沉﹐沖天的火光照亮了整個料羅灣。兩艘中共魚雷艇亦在脫離戰場途中﹐被國軍艦炮擊沉。

八月二十五日之後﹐國軍數度嘗試利用夜暗掩護進入料羅灣運補﹐但均遭中共海上艦艇與岸炮的阻撓而未果。九月二日﹐國軍一個由兩艘巡邏艦﹐一艘掃雷艦及三艘登陸艦編成的運補船團﹐自馬公發航駛向料羅灣準備半夜執行搶灘運補任務﹔而中共二十餘艘魚雷快艇與砲艇亦在廈門港內嚴陣以待﹐隨時截擊該船團。當日晚上十一點﹐雙方在金門東面六海浬外的料羅灣遭遇﹐掀起“九二料羅灣海戰”。在長達四小時的海戰中﹐國軍的登陸艦群始終未受中共快艇的干擾﹐影響其卸運作業﹐而中共的快艇部隊﹐亦始終無法穿越國軍護航艦隻的屏衛火網。海戰結果﹐十二比○﹐國軍大獲全勝。其中國軍的“沱江”號巡邏艦(PC-104) 單騎衝入中共魚雷艇戰鬥縱列內﹐連續擊沉中共九艘魚雷艇。這場“九二料羅灣海戰”﹐雙方出動的艦艇總數超過三十艘﹐為歷年國共海戰規模最大的一次﹐傷亡也是最多的一次﹐影響所及﹐使得整個金馬炮戰局勢改觀。此後﹐中共海軍元氣大傷﹐再也無法有效阻止海軍的運補。

 

為了維持金門十五萬軍民每天七百噸的糧彈消耗﹐國軍在九月三日以後﹐幾乎每天均有糧彈船在護航艦隊的屏衛下﹐駛進料羅灣擔任運補作業﹔而國軍空軍戰鬥機群﹐則在空中擔任掩護以支援友艦。九月十八日﹐國軍為了運送數十門155型與240型巨炮(射程達十五英里)至金門﹐動員了數十艘各型艦艇編成運補船團駛進料羅灣﹐中共再度以魚雷快艇(艇海戰術)試圖阻止這個船團而未果﹔這次白晝海戰中中共的損失是三沉四傷﹐國軍則無。六天之後﹐這個運補船團再度滿載而至﹐所不同的﹐這次遭遇戰發生在空中﹐而不是在海上。三十二架國軍軍刀式噴射戰鬥機﹐在船團上空掩護他們駛入料羅灣﹐同時﹐一百餘架中共米格戰機亦自南、北、西三個方向包抄而來﹔在長達四小時斷續而激烈的空戰中﹐國共雙方百餘架戰鬥機在長一百哩、寬五十哩離得福建沿岸上空互相追逐纏鬥﹐國軍新獲美國制式響尾蛇飛彈大顯神威﹐最後的結果﹕十比○﹐國軍空軍大獲全勝。

十月二十五日﹐中共在射了四十七萬五千發砲彈後﹐眼見折兵損將且毫無結果﹐只好暫時收兵﹐而金馬炮戰亦在中共的“單打雙停”中不了了之。

最後統計結果﹕

海軍方面﹕炮戰期間十八次大小海戰﹐國軍船艦共兩沉三傷﹐中共則被擊沉二十二艘各型艦艇﹐外加八十六條機帆船﹔
空軍方面﹕十次主要的空戰﹐國軍被擊落三架軍刀機﹐中共則被擊落三十二架米格機﹐國軍顯然獲得壓倒性勝利。

“八二三炮戰”之後﹐國軍海軍仍穩操海峽的制海權﹐並繼續更新艦上火炮裝置﹐並分別在基隆、馬公、左營和高雄﹐建立海軍造船場以提高自力修護能力。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四年間﹐台灣海峽國共雙方仍有多次的零星接觸﹐仍是國軍海軍佔盡上風。

大戰勝利﹐台灣民心士氣大振﹐戰鬥英雄返臺﹐造成萬人空巷﹐國民政府統統予以加冕。此役中六二特遣艦隊指揮官黎玉璽中將因戰功輝煌﹐戰役未及半年﹐即于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升任海軍總司令﹐日後並升任參謀總長。

(資料來源:大紀元網系)

 

 

中共檔案解密 八二三炮戰 北京在對美示警亓樂義/綜合報導 2006-05-12 03:50

中共外交部日前公開「炮擊金門」(八二三炮戰)的機密檔案,顯示當年中共炮擊金門,除要痛擊國軍,也對美國干預台海事務提出警告。

中共外交部日前公開一九五六年至一九六年間的解密檔案,其中,發生於一九五八年的「炮擊金門」廣受矚目。《新華社》根據解密檔案指出,炮擊行動從八月二十三日持續到十月六日,以最初三天共發射十萬多枚炮彈最為密集,摧毀金門大批軍事設施,造成吉星文等多名高級將領陣亡。

炮擊行動結束後,中共對金門改採「單(日)打,雙(日)不打」的措施,保持戰事狀態,直到一九七九年元旦全面停火。香港《文匯報》從中共一九六年六月的一份「外交部就向蘇聯方面通報我炮擊金門事給蘇聯使館電文」中發現,共軍後續的零星炮擊,都「集中在金門沙灘以免殺傷,同時避免同美國武裝力量接觸」。

檔案顯示,炮擊金門實施後,中美大使級會議從第八十次會議起,主要圍繞台海軍事衝突議題。對於美國要求中共立即停火,中共總理周恩來親筆批示,回應指出「中國解放台灣是內戰,美國杜魯門總統承認了的」、「沿海島嶼從來就屬於中國,世界一切正義人士都承認了的,就是杜勒斯不承認」、「中國人民有權解放自己的領土,聯合國無權干涉中國的內政。」

台海危機發生時,中共曾與蘇聯有密集書信往來。前蘇聯領袖赫魯雪夫曾就台海局勢致信美國艾森豪總統,稱「世界這一地區的緊張局勢的主要和經常的根源在於美國」,中共副外長張聞天則向俄方建議,把上述「主要和經常的」字眼,改為「唯一的」或「真正的」。

據報導,本次公開的解密檔案一共有二萬五千六百多件,總計三十六萬六千五百多頁,主要是外交部各類報告、請示、談話紀錄、來往電報,以及照會、備忘錄等外交文書,占四年間全部檔案約六%。中共外交部並研擬,今後每兩年開放一次解密檔案,下次解密檔案以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五年為主。

據中共《檔案法》規定,中共建國以來所形成的檔案自建檔起滿三十年後對外開放。此次解密檔案存放在外交部檔案館,中國公民可憑有效身分證借閱;外國組織或個人若有需要,可通過本國官方機構或駐華使館,向檔案館提出書面申請,再以有效身分證件到檔案館借閱。

(資料來源:蕃薯藤新聞)

 

八二三砲戰

金門砲戰,又稱為八二三砲戰第二次臺海危機。日期:1958823197911。繼海南島戰役舟山戰役古寧頭戰役後,中國人民解放軍砲擊位於金門的國民革命軍,這場砲戰產生一場長期軍事對抗。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砲戰開始時向金門射擊砲彈共達五十萬發,國民革命軍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吉星文趙家驤等陣亡。

美國政府曾要求臺北當局放棄金門,稱金門馬祖列島並不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防禦義務之中,這個要求被蔣中正所拒絕。美國遂通過第三國表示可能在保衛臺灣外島的戰役中使用戰術核武器,美國同時支援國軍重型武器。蘇聯共產黨總書記赫魯雪夫警告北京不可觸發美蘇核武對抗。此後中國人民解放軍放棄強攻,雙方使用榴彈炮相互射擊。共產黨方面採行「單打雙停(逢單日打砲,雙日不打砲)」的方針。

中國共產黨方面一貫宣稱「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八十年代以後改稱,保留金馬是作為國共內戰的延續象徵,對金門打砲是國共雙方的政治默契。中國國民黨方面則指稱中共在金門砲戰中由於後勤給養不足及懼怕美國使用核武器而失敗,這亦更加劇了毛澤東和蘇聯間的矛盾。有人認為,蔣中正拒絕美國撤出金門和馬祖,專守臺灣本島和澎湖列島的建議,使得中華民國在法律上仍管轄著臺灣省和福建省局部地區,而不限於日本戰敗後由中華民國接收的台灣省,避免了「中華民國即台灣」的法律陷阱。葉飛曾說:「金門砲戰 是我們與美國互相摸底的一齣戲,一齣很緊張很有意思的戲。」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長徐向前發表了《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的聲明》,歷時21年的「金門炮戰」,正式劃上了句號。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金門八二三炮戰的回憶!老衲  於 2001/08/21 11:57

 

● 八二三炮戰時代背景
西元1953年﹝即民國四十二年﹞韓戰結束以後,中共大舉調兵遣將,將陸海空三軍齊往東南沿海集中,臺灣外島情勢迅速惡化。民國四十三年底,臺灣的國民政府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軍開始正式協防臺灣與澎湖群島,然而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承諾範圍僅限臺灣本島與澎湖群島,加上美國始終對外島地區的防禦態度曖昧,這些因素直接間接更鼓勵中共意圖奪取外島的企圖心。
民國四十四年一江山戰役結束,中共取得僅一團守軍的一江山島,舟山群島岌岌可危,蔣總統接受美國建議於該年六月,自舟山群島的大陳島撤退,軍民同胞除六人外,全數上萬人撤離大陳島,此後敵我雙方隔著臺灣海峽一直保持對峙狀態,當中或有零星海戰,本質上無重大改變。

 

西元1958年﹝即民國四十七年﹞國際間發生重大糾紛,英、法兩國侵入了中東伊拉克與約旦,埃及強佔並關閉蘇伊士運河,美國本身爲此已自顧不暇。該年六月中共在舟山群島舉行一次前所未有規模的三軍聯合兩栖作戰演習,操演兩栖登陸作戰及海島爭奪戰。然而令我政府感到不安的是該演習部隊演習完畢後並未歸建,而是在原地待命狀態,同一時間中共趕工完成多個戰備機場包括浙江路橋、廣東澄海及福建福州、龍溪、惠安、沙提、龍田、平潭墟、連城、新城等新機場,更令人震驚的是由偵察空照圖,判讀中顯示中共的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擠滿了MiG-15、MiG-17戰機,總數超過該機場飽和容量的三倍!而久訓不戰的中共陸軍,亦於六、月間紛紛進駐金門、馬祖對面陣地,並集結了許多重炮及部隊,七月下旬中共又將大批魚雷快艇及炮艇自南海艦隊中北調至福建詔安灣、鎮海角、廈門港及三沙灣等前線一帶。頓時空氣中迷漫著一股山雨預來、劍拔弩張緊張的爆炸氣氛!

 

西元1958年七月卅一日至八月三日,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和其國防部長飛抵北京,與毛澤東及周恩來等中共要員密商四天,隨後大批MiG-17戰機自浙江路橋空軍基地南調福建連城、建甌、龍溪等機場,待中共空軍集結完結,一場劍拔弩張、人仰馬翻的大戰即將爆發。
八月四日赫魯雪夫剛一離開中國,中共即透過福建前線各電臺廣播再三揚言「攻取金門馬祖、武力解放臺灣」企圖先用心理戰術瓦解我方軍民士氣。

爲因應大陸攻擊金門、馬祖的威脅,國軍早就作萬全之準備,除加強原有海岸各個部隊防範如上次古寧頭戰役的兩栖登陸作戰的工事掩體,並將各重要軍事設施地下化與加強化,陸軍的兵力約增加一倍﹝臺灣全數一半﹞共計第十、廿七、四十一、五十八、六十九等五個重裝步兵師,分駐小金門﹝當年郝柏村任少將師長﹞金東、金西、金中、金南駐地嚴加駐防共軍來襲,位於北大武山的武陽地區金門防衛司令部已遷入大武山山洞內。共軍集結的兵力除海、空軍外,估計由我金門當面對岸自石城起至汕頭止共有正規軍三個軍﹝欠一師﹞、公安預備師三個師,炮兵三個師、高炮兩個師、兩個師獨立團另有特種部隊及後勤部隊,表面上兵力約爲我方三倍,毛澤東並將這個「神聖」的任務交給他的愛將共軍總參謀長粟裕全權指揮。


八月六日中華民國政府宣佈台澎金馬地區進入緊急備戰狀態,非戰鬥人員停止進出外島地區;並實施夜間燈光管制,淩晨一時至六時全面戒嚴。
八月廿日蔣介石總統親臨金門戰地,召開團長以上幹部戰備會議,訓勉全體官兵「國家興亡在此一戰,覆巢之下無完卵,人人爲求生存而求勝,爲保國衛鄉而戰」。蔣總統對戰地官兵之精神給予莫大鼓舞,並直赴高登島、烈嶼巡視,並親身指示官兵防衛陣地缺點,是晚再乘艦返回澎湖。

 

● 八二三炮戰的開始
西元1958﹝即民國四十七年﹞下午五時許,國防部長俞大維偕同金防部胡璉司令官,巡視金門各前線陣地,並舉行戰地會議,會議預計六時卅分于太武山金防部附近翠谷「水上餐廳」舉行歡迎餐會﹝水上餐廳僅是位於四周水繞鐵皮鋁架克難餐廳,當時在金門算頂級餐廳﹞,副司令官趙家驤、章傑及抗日名將﹝蘆溝橋打響抗日第一槍﹞吉星文將軍率金防部重要部屬正等候俞部長光臨。

 

西元1958﹝即民國四十七年﹞下午六時卅分, 突然位於圍 頭、大嶝、小嶝、蓮河、廈門、澳頭、深江、煙墩山共軍火炮共計大大小小569門, 向我金防部附近翠谷「 水上餐廳」 、古寧頭第一線陣地、料羅灣海灘大勢炮轟, 其瘋狂轟擊、彈密如雨, 驚天動地、響若雷鳴。頓時毫無掩體的水上餐廳破片橫飛、血肉模糊, 趙家驤中將、章傑少將 兩位將 軍原于休息室等候俞部長光臨, 聞炮聲立即跑步出來不 幸在西邊橋上又遇上來襲炮擊, 中彈身亡爲國捐軀, 吉星文將 軍、劉明奎少將 急奔而 出時也身負重傷, 吉星文將軍隨即用飛機急送臺灣救護, 仍不 幸全身多處重傷身亡殉國, 一代﹝打響抗日第一槍﹞名 將 戰死疆場, 多令人婉惜!劉明奎參謀長經急救因腿部先爲破片割傷, 無法移動反而 因禍得福日後得以康復, 其他金防部參謀人員死傷廿余人, 幸好俞部長及胡司令官因恰談防衛要事慢了幾分鐘出來, 否則情況不堪設想。我方各炮兵陣地指揮官于六時卅五分,因通訊中斷能判明狀況,不待上級指揮炮口齊發,大嶝那邊首先起火爆炸,火光沖天。自六時卅分至七時四十七分後,炮戰漸趨沈寂,共軍各型火炮共向金門列島各據點攻擊四萬七千餘發炮彈,我方爲國捐軀死傷軍民共計一百四十餘人。

 

八二三炮戰的重頭戲炮戰

八二三炮戰前老衲已兩進兩出金門各島,包括烈嶼與馬山、瓊林、金城、南湖各據點都駐防過,官階也升任營輔導長之職,因有炮科專長曾奉派鳳山炮校受訓,調金門金西師,正好又在606營155加農炮營任職,駐地又是熟悉的古甯頭南山陣地。

八月二十日晚跟李營長巡視營區陣地,李營長一張已帶風霜的臉上,站在炮兵觀測高地望著北面大嶝海上,若有所思說:「今年暑期戰鬥營的學生們今天已提前返台了,我看遲早要來的狀況說不定最近幾天就會發生,大家心理要有所準備!」。營長這席話回到陣地那晚老衲睡不著覺,直覺打開通書一看,今年歲次戊戌太歲爺在寅午戌南方,而我軍正處大利南方,敵人作東、北、西不利方包圍,正好犯太歲﹝即木星磁場﹞,歷史上大戰役從沒有犯太歲能打贏作太歲方位的戰役,心理稍感安慰,若是此戰役往後延這三年內歲次逢己亥、庚子、辛醜年,易經相書有言亥子醜北方獨秀,太歲爺在亥子醜北方這仗就難打了。隔日忽接命令將三個155加農炮連先機動移防水頭,以防共軍突擊﹝真是老天有眼,先移防否則共軍第一輪炮擊就被擊毀﹞,此日欣見總統親臨慰問嘉勉深爲感動!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六,天氣晴朗、豔陽高照,那天早上貧僧老覺氣氛怪怪的,一往繁忙的廈門港及大、小嶝沒見來來往往共方船隻,心理毛毛僅交代各連照常保養槍炮並加強掩體工事,順手交代觀測官注意對岸角嶼共軍活動。


下午五時多營部準時晚餐開夥,餐中觀測官陳少尉報告,對岸敵軍火炮都推至海邊並作擦拭保養,且炮衣全數脫除,黃昏對岸背光又有雲霧﹝共軍施放煙霧﹞不易看清楚,未見部隊調動。大家都認爲悉松平常的武器保養不以爲意,如果這個情報當時能重視往上報,金防部三位長官一定不會死於第一輪炮擊中,老衲只交代今天老共已在插槍了,說不定明天會打來,晚上早點休息,警衛人員嚴加戒備,至今回想起來錯失良機還耿耿於懷!

 

六時廿分吃完晚餐和營部張補給官,正拿著臉盆往駐地附近民居借用澡堂沐浴時,時間六時卅分忽聞激烈的火炮聲,往原155加農炮陣地猛烈的轟擊,老衲說時慢那時快,與張上尉顧不得洗澡,把臉盆當鋼盔往營部掩體沖回,還好炮彈大都落在155加農炮炮陣地附近,營部指揮所在較後面高地且本營所有155加農炮,均事先移防後面山外陣地,大家盡躲進坑道,只聽見廈門、角嶼、草嶼、大、小嶝各地的火炮一直往太武山金防部及本陣地和後面料羅灣海灘轟擊,彈如雨下、此起彼落,震天價響、塵土飛揚,六時卅五分各連紛紛來電請示還擊命令,此時本營和上級通訊全告中斷,軍人未接命令時不敢妄動,營長、副營長、作戰官和俺商量打不打?忽聽伙房山東大漢倪華林氣急敗壞說:「報告營長!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怎麽有敵人打我們,還悶不吭聲。將軍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們不是龜兒子!讓俺打得讓土八路丟盔棄甲,俺看他還凶不凶!」,頓時大夥兒有志意同,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營長遂下令我炮反擊,這時也見金東師位於前埔、鵲山、內洋友軍的155加農炮已向敵圍頭、蓮河、大嶝陣地實施猛烈反擊,約至下午七時五十分,炮聲漸趨寂靜,通令各連通報傷亡及武器彈藥損失狀況,蒙上天保佑本營僅兩位於外邊小溪洗澡士兵爲破片所傷無人陣亡,但原炮陣地多處被擊毀損害,幸炮班官兵早已移防,老共萬萬想不到,本營的幸存是他日後的克星,經查全營共反擊一千兩百餘發炮彈,本陣地四周附近共軍炮火共轟擊四千餘發,幾乎每平方公尺一至二發,營部坑道外頭水泥掩體全被數十發炮彈擊垮,幸虧早有準備,當晚連夜用麻袋沙包修復。敵方則油庫、彈藥庫多處命中燃燒,敵炮多門亦被摧毀,是晚成功水鬼隊潛至角嶼和大嶝一探,沙灘上橫屍遍野、火光雄雄,我方第一次炮戰戰果至爲豐碩。

 

翌日,八月二十四日天一亮通訊已搶通,營長緊急向金防部炮指部隊長及團、師長請罪與報告戰果,原以爲會被責怪擅自行動,想不到胡璉司令官反而對本營自動反擊多方讚賞說打得好!未能警覺敵情而至三位長官殉國,老衲至今耿耿於懷、非常內疚!當面敵炮約數569門包括二○三、二一二口徑重炮及蘇聯支援的各式火炮7.62•11.25•15.2加農炮,一六○口徑重型迫擊炮分部佈置於東起圍頭、北至大嶝、蓮河、西邊廈門、澳頭、深江、煙墩山,我方約僅敵方三分之一火炮,初期包括三十公里左右射程的155加農炮、射程只能打到前面大嶝、角嶼、草嶼、小嶝的105榴彈炮和部份的迫擊炮及七五戰防炮、九○防空炮,甚至連空軍對空的防炮也拿來直射當野戰炮使用,八月二十四日以後統一由炮指部指揮,定點定時所有火炮同一方向,一個陣地一個陣地收拾敵炮,自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每天下午雙方均有激烈炮戰,本營爲保持實力以夜間迅速行動移防欺敵,每一據點三、五天不等,在山外、水頭、古寧頭、瓊林、南湖各地利用炮戰歇息時間移防,多虧步兵弟兄與金門百姓幫忙構築炮陣地工事。二十七日敵圍頭陣地,一處又一處相繼爆炸,火光沖天。俺在南山觀測所東望此景,感到無限快慰!

八月二十八日以後至九月七日敵炮逐漸減弱。共軍總參謀長粟裕低估我方戰力,曾誇口以其絕對優勢炮兵火力,在兩個小時以內把金門夷爲平地,故火炮明目張膽放列在沿海灘頭,既無掩體亦未僞裝完全暴露在我有效觀測範圍及濃密炮火之下,結果丟盔棄甲、炮毀人亡。


九月八日敵方再整補後,炮戰更趨慘烈,較之八二三當日有過之而無不及,圍頭及蓮嶝之間,敵炮數量增加,口徑加大,敵集中火力對我陣地行摧毀性之破害射擊。再兩面夾攻之下天崩地裂、山河動搖,本營第一連兩門主炮陣地爲敵重炮打穿,當場兩個炮班二十余弟兄炮毀人亡、血肉橫飛,慘不忍睹,全營弟兄誓死血債血償!此乃本次炮戰之中犧牲最慘烈的一天!
九月十一日十六時十二分至十七時十八分,按炮指部計畫,利用雙方炮戰混亂中,突然延伸射程,奇襲廈門火車站,數十門巨炮用高爆彈及黃磷彈交互射擊,廈門火車站正值運兵尖峰,人多吵雜,月臺上擺滿火炮彈藥,頃刻間車廂翻覆、一片火海引燃彈藥,七百多人血肉橫飛、傷亡慘重,其他軍品損失,無法估計。也報本營死難弟兄之仇,最重要的是,五、六百門敵炮頓時全部停止射擊。
九月十二日後敵方遭受重大損傷,且炮彈藥包補給用罄,只聞零星火炮射擊,來延續敵方自大的心理。
九月十三日至九月二十日海軍弟兄在敵猛烈炮火下用「水鴨子」LVT﹝Landing Vehicle Tracked﹞登陸坦克車,勇往直前,多次順利載運武器彈藥食物信件,衝破敵軍彈幕,直達掩體碉堡,粉碎了敵炮轟後想再次登陸的計劃與野心。
九月二十二日首梯由海軍合壽號、合茂號、合永號三艘LCU成功載運著美國支援大口徑八英吋榴彈自走炮,冒著敵人猛烈炮火自料羅灣海灘搶灘登陸運抵我炮陣地,全營弟兄歡聲雷動,我們早看出八二三炮戰的勝利成功再望!

 

● 海空軍金門海域決戰
八二三炮戰這場戰役並非僅陸面慘烈的血戰,海軍及空軍更佔有決定勝負的重要關鍵地位。
八二三炮戰中的空中作戰
中共自民國四十七年初起,爲謀取我金門外島業由蘇聯引進性能優越的米格十七MiG-17戰機,進駐浙江路橋空軍基地,民國四十七年八月更全數移進金門四周沿海重要機場,並以大編隊向我金門領空示威與挑釁,當時我方由美國支援的F-86軍刀機性能上略遜於MiG-17,因此空軍弟兄在臺灣本島駐地嚴格訓練,務期每一位飛行員都有相當豐富之飛行經驗,不但能發揮軍機的最大性能,並能有優異戰鬥的技巧與膽識,尤其每一個飛行員均有極高的士氣與旺盛的攻擊精神,此即爲我空軍建兒打第一勝仗的重要因素。

八二三炮戰前八月十四日,也就是我空軍「814建軍節」,雙方首先于金門海域上空展開第一次遭遇戰,空軍建兒李忠立、秦秉鈞首開空戰勝利序曲,擊落了共軍MiG-17戰機兩架、擊傷一架,更拉開了八二三炮戰的序幕。緊接這八二五、九八、九二十、九廿四至雙十節國慶前一個半月之間先後與敵機遭遇四次空戰,一連串的勝利由我余鍾魂、劉憲武、田熙三、秦秉鈞、梁金中、黃永隆、潘輔德、王禱、朱偉明空軍弟兄共計擊落MiG-17戰機八架,可能擊落二架、擊傷三架,其中劉憲武擊落兩架半爲本均最高紀錄,秦秉鈞兩度開火成功,田熙三、黃永隆力戰敵機十四架充分發揮以寡擊中的「筧橋精神」。敵戰機一再失利,而我空軍愈戰愈勇,戰果越來越大,我空軍能以少勝多、以性能較差戰勝性較憂戰機的空前勝利,誠然是世界的空戰史難找出的例子,致使敵軍於炮戰期間龜縮不敢臨空,這也是我八二三炮戰必定勝利的開端與主因。

 

◎八二四金門外海戰役
八二三炮戰開始,延至次日廿四日黃昏,敵炮不停猛烈轟擊我金門列島,幾乎每吋土地都被炮彈翻遍了,且射擊目標更延伸至料羅灣灘頭,並危及料羅灣艦船錨泊之海域。當時天候很好,視界佳,風速只有三節,風向西南,敵軍居高臨下,料羅灣海域微波蕩漾、上弦月輪,據海潮高潮上有二小時半。我海軍錨泊料羅灣的運輸艦201號、247號及台生商輪共三艘,于十六時卅分就起錨布署,十七時201號艦與台生商輪之間落下炮彈十餘發,我艦立即備戰,十八時卅分三艦向外海撤離,而201號艦不幸電訊天線被敵炮震斷,右舷小艇架亦中彈,三艘艦船立即采蛇航運動回避。

十九時十分海軍上校姚道義支隊長,率42號、104號、108號三艦正巡弋北碇東南海域,發現敵炮正襲擊料羅灣灘頭海域,遂令艦隊備戰,廿時五分,突然發現敵魚雷快艇一批四艘以上,向我艦襲擊。104號、108號兩艦立即成單縱隊迎敵猛以艦上火炮迎敵血戰,敵快艇兩艘立即中彈起火沈艦,其餘重傷紛向鎮海角潰竄而逃。

 

廿時廿五分陀江艦旗艦接獲金門友軍電告,又有敵炮艇六艘、機帆船卅艘,於東碇海域集結,洽有登陸迹象,姚支隊長立即率艦馳援東碇守軍,而于料羅灣海域之201號艦與台生輪,在廿時卅分左右,不幸遭遇敵魚雷快艇一批攻擊,台生輪遭被擊中要害,不幸沈沒。201號艦一面蛇行回避,一面奮勇還擊,再擊中敵艇一艘,該艇隨即沈沒,其餘敵艇紛向201號艦首、艦尾猛攻,不幸艦尾遭魚雷擊中重傷,主副機均無法操作,收發報機及雷達因無電供應也全失效,後舵房開始浸水,官兵死傷枕藉,位於艦尾炮位之槍炮中士高尚春、上兵曹謙、一兵彭春憎、李耐己、輪機一兵遊德華、許應煥、槍炮中士包杏春、槍帆上兵曾士俊槍、槍帆兵陳進木等,與敵艇激戰中,均壯烈成仁爲國犧牲。並有鄭維雄上士等十二員官兵身負重傷,幸艦長鄭本基少校智勇雙全,全艦官兵敵愾同仇,雖在此危殆狀況下,冷靜處理越戰越勇,除一方面請求救助外,並自行搶救艦上傷亡官兵,賭漏排水、努力抽水以保持艦身平衡外,能戰官兵繼續對前來圍攻敵艇發炮還擊。終於在於廿時卅七分再擊沈重傷敵艇各一艘,我艦得以保安全,而艦上所載增援部隊六百餘人,除因爆炸傷亡廿人外於悉告無恙,廿二時,104號、108號艦來援,東碇海面暫由陀江號旗艦監視,247號艦亦趕到支援,轉泊在201號艦搭載人員,台生輪上生還四十九人,亦經該艦搭救安置妥當。廿三時廿二分,247號艦在深夜開始拖帶201號艦離開金門,並由各艦護航至澎湖。

201號艦全體官兵奮勇禦敵,船艦本身雖受重傷仍不宣佈棄艦,英勇再戰能擊沈敵艇,其英勇事迹經海內外記者報導,血戰抗敵事迹國際,蔣總統特頒贈榮譽旗嘉勉與戰官兵,另該201號艦船尾受傷太嚴重,經轉送菲律賓美軍基地大修,美軍建議以另一艘換此損傷嚴重軍艦,而將201號艦報廢,但我海軍總司令嚴加拒絕,此爲我英勇戰艦豈可因損傷而報廢,事後非但切割整個艦尾整修半年後,連美國欲交換的戰艦兩艘於民國四十八年間,一起返國受到全國軍民同胞的熱烈歡迎。

四十二號旗艦于當晚在金門海域救起三名中共魚雷快艇共軍,經查明該魚雷快艇原駐防舟山群島,在一江山島之役時擊沈我「太平艦」之敵軍,今在金門海域被我擊沈可算報當年太平艦之仇。我海軍自此前前後後與中共魚雷快艇、炮艇遭遇多次,尤其九月二日104號陀江艦、42號艦在料羅灣海域浴血奮戰敵衆多炮艇,均獲重大勝利,合計共擊沈魚雷快艇十二艘、炮艇三艘、機帆船六七艘,戰果豐碩,也粉碎了共軍想登陸金門的美夢!

 

八二三炮戰的勝利與成功
敵共軍總參謀長粟裕原計畫用其優勢的海空軍取得制海空權,近而用大量的重炮摧毀金門的防禦武力,最後登陸金門,血洗金門。然而在我海空軍弟兄英勇作戰下,改用炮轟金門,尤其炮轟運補的料羅灣海灘,經我海軍陸戰隊LVT成功的冒險運補及空軍C-47弟兄多航次不畏生死的空投作業,已完全粉碎了共軍想「封鎖金門」的美夢!尤其九月廿六日我八英吋榴彈自走炮甚至240榴彈自走炮紛紛登陸成功,八二三炮戰我方原爲被動反擊改主動出擊,共軍在我重炮無情的攻擊下,已成潰敗跡像。

十月六日共軍總參謀長粟裕自行宣佈「基於人道立場停火一周,讓金門同胞補給補給」,十月十三日再宣佈「再停火兩周」,最後甘脆宣佈「單打雙停」來掩飾其八二三炮戰的失敗。
八二三炮戰於焉落幕,我們英勇的戰士至今仍毅立在金門前哨,中共毛澤東因八二三炮戰的失敗引疚除去其主席頭銜,中共國防部長彭德懷、總參謀長粟裕也隨著炮聲的沈擊而丟官解甲。

 

● 總結
此次八二三炮戰自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十八時卅分起至十月六日止,敵向我炮擊總數474,910發各型炮彈﹝我方反擊74,889發各型炮彈﹞。計毀敵軍各型火炮131門、陣地67處、掩體14座、彈藥庫6座、油庫兩座、營房三幢,另海空軍多艘快艇與戰機,戰果非常豐碩。惟亙此期間,我炮兵官兵輕傷241人、重傷78人,陣亡63人共計傷亡415人,而整個炮戰期間光陸軍陣亡或失蹤官兵達439人,負傷官兵1,870人﹝老衲也左耳重聽斯源於此﹞,相信對岸共軍死傷人數必倍於我方!

八二三炮戰距今業將滿四十三載,當年英姿煥發的英雄好漢不是埋沒隨荒草也是白髮蒼蒼、垂垂老矣!中國人的戰爭還是永遠那麽殘忍繼續嗎?觀古鑒今,世界焉有永遠勝利的一方,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願本文能帶給好戰之徒,深加省思爲盼!

(資料來源:金門八二三炮戰的回憶!

 

解读金门炮战中的两个"巧合"之谜06/25/2004/08:27  华夏经纬网

 

   1958823日,福建前沿阵地,伴随着指挥员的一声“开始炮击”命令,金门岛上烟雾迷漫,弹片横飞,通讯立刻被完全破坏,指挥中断,国民党金门守军伤亡惨重。炮战一直持续到94日,在国际上引起强烈的反响。一时之间,金门地区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而在整个战期间发生的两件事,即金门防区三位副司令当场被击毙和台军“巨无霸”火炮被击毁,又成为这场战事的奇事,令台湾方面伤透了脑筋,百思不得其解。

    当时金门的防卫司令部设在太武门的一个名叫“翠谷”的山谷里。军官的办公室、宿舍以及餐厅等等,都建立在山谷顶端的两侧山麓。经火炮专家测量计算,这些位置在解放军设在东北方位的围头炮位的射击死角的范围,解放军的火炮打得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到防卫司令部来,除非解放军出动飞机进行空袭,但是当时金门国民党驻军已经配备了由美国提供的地对空导弹,所以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正因为如此,金门国民党驻军的头头脑脑待在翠谷感到十分安全,就像待在防空洞里一样。

    823日下午530分,随着一串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宁静的围头半岛前线突然万炮齐鸣,地动山摇。一排排炮弹怒吼着飞向国民党军的金门防卫部和炮兵阵地等重要目标,小岛顿成一片火海。当时金门岛上的“国军”周末会餐刚结束,到处是入浴、打球和游玩的士兵。到此视察的“国防部长”俞大维和即将离任的美国顾问,在金门守军司令胡琏等陪同下正在岛上散步,炮弹忽然铺天盖地而来,金门守军更是被打得晕头转向,四处逃窜。指挥

官不停地用电台向上级呼救:炮弹像下雨一样,打得我们没法招架,快派飞机来支援……

    从解放军炮兵阵地射出的第一群三千多发炮弹,竟然超越太武山顶,落在翠谷餐厅的外侧。胡琏本来在翠谷餐厅备下一顿丰盛的酒菜为俞大维接风,使得金防部副司令赵家骧、吉星文、章杰、张国英及参谋长刘明奎等二十几位高官齐集水上餐厅恭候,结果,主人和贵宾尚未到,第一道“大菜”先端上来了,竟是解放军炮兵部队免费馈赠的炮弹。炮弹落下时,章杰、赵家骧、吉星文三位副司令和刘明奎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炮弹炸死,在外散步的“国防部长”俞大维也受了轻伤,胡琏侥幸逃脱。

第一群炮弹爆炸后,炮科出身的军长兼副司令官张国英马上逃出餐厅,对共产党军队的炮弹何以能打到射击死角的翠谷大惑不解,他对前来巡视的“国防部长”俞大维说:“俞部长,共军这炮打得蹊跷啊,怎么能打到死角来呢?不可能嘛!”俞大维也是疑窦丛生:  “难道共军使用的是新式武器?”于是,俞大维派人捡了一块炮弹碎片,当天晚上返回台北时带了回去,让兵工专家检测共产党军队使用的是什么火炮。

兵工专家反复检测后得出结论:共产党军队炮击翠谷使用的是苏制155榴弹炮。

俞大维闻后愕然:“155榴弹炮?俄国人进攻柏林时就已经使用了,迄今已经十多年,算不上新式武器嘛,怎么能打出这样的效果呢?”于是组织专家重新鉴定。

然而鉴定结果还没出来,又发生了“巨无霸”被解放军摧毁事件。所谓“巨无霸”,是美国制造的八英寸榴弹炮,分装甲自行式和牵引式两种,重45吨,射程18千米,可发射普通弹头炮弹和特殊弹头炮弹。即使使用普通弹头的炮弹,也可以完全摧毁射程以内的钢筋水泥火炮掩体。这种威力惊人的火炮。蒋介石向美国乞求了3个年头才得到。由此可见八英寸大炮在蒋介石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但是,无论是蒋介石、俞大维,还是接替胡琏担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官的刘安棋,都没有料到他们期望在炮战中发挥重大作用的“巨无霸”竟被共产党军队的炮火直接摧毁了一门。

    美国的兵器专家在设计“巨无霸”时,专门考虑过防弹问题,整门大炮都配备防弹厚钢板,这也是大炮本身重达45吨的原因之一;另外,还配备自动转移装置,行走自如,开一炮之后立即转移,等到对方测出方位打来时,只能白打。因此美国人曾夸口:八英寸炮是无法摧毁的,除非敌方的炮弹打在炮膛里。而解放军打过来的炮弹,恰恰就落在一门“巨无霸”的炮膛里!“巨无霸”被摧毁的情况由金门炮兵司令官邹凯上报后,刘安棋大惊之下,亲赴现场察看,然后急电报告台北。

    俞大维本来就对章杰三将领被炮击阵亡感到奇怪,现在又有了“巨无霸”事件,更觉蹊跷。他怀疑共产党军队拥有一种具有神奇识别目标能力的新型火炮,很想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1123日,俞大维立即召见隶属于“国防部情报局”主管大陆和海外军事情报业务的副局长曹之敏,责令立即着手组织调查共产党军队在炮战中使用的是什么火炮,限期3个月之内必须查明上报。曹之敏很重视俞大维下达的这项任务,亲自主持制定代号为“03工程”的项目,意思是3个月内必须完成。为了完成“03工程”,曹之敏挑选了3个特工——刘战皓、裘信亚、张安,命令他们组成一个情报组,秘密赴大陆调查。“情报局”还请来火炮专家进行分析,几位专家反复判读了特工从大陆收集到的照片,结合金门炮弹碎片作了反反复复的研究后,最后得出结论:共产党军队使用的是苏制155榴弹炮。

    鉴定结论送到曹之敏面前,这位行伍出身后来改行当特工头头的“陆军少将”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么,是不是共军在这种炮上安装了一种能够精确识别目标的先进瞄准装置?火炮专家的回答是:这,要问苏联人去。

    曹之敏查阅了关于苏联最新军事部署情报资料,得知苏联人已经停止生产155榴弹炮了,20世纪50年代初生产的155榴弹炮,一部分卖给中国大陆.一部分布设干驻民主德国的苏联红军炮兵部队。曹之敏于是作出决定:派特工去柏林调查这一情况。

    特工从柏林搞到苏军火炮资料交兵工专家进行了缜密的判读、分析,最后得出结论:俄制155榴弹炮并无任何提高攻击能力的附加装置。

    那么章杰三将领之死和“巨无霸”被击毁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让俞大维和曹之敏更是一头雾水,无奈只好派专家再次赴实地进行考察。

    台军专家去金门进行实地考察后,最后作出这样的解答:共产党军队的炮弹发射后,是抛物线状翻过了高高的太武山顶后。射程极限已到,便垂直落了下来,正好掉进了射击死角翠谷;“巨无霸”被毁也是这样原因,完全是偶然的巧合。(军事史林)

 

 

911日編輯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