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持新觀念

 

(一)  返家學習

915日星期五下午六點多鐘,子平與欣予都突然之間在法輪中心的壇城出現,詢問他們的原因?回應是:在學校修法感受到壓力異常龐大、無法忍受這一種壓力,所以順道回來可以參加星期六下午的五大龍王灌頂法!

 

方老師讓子平自行在壇城中修法,並沒有干涉他採用的修法方式,也沒有指導他們任何操作方式修法,等他修法清洗了一段短時間,才過去觀察他的進度,發現他的頭頂第九識並沒有打開,身體之外層有一種很厚的屍陀林氣味壓在外面,所以決定先替他打開第九識,因此、詢問子平是否看到今天早上完成的文章:「共修記錄!」

 

子平回答說:看過文章了!但是做不到效果,因此再回家來請教?

 

 

方老師問大家:「如果觸犯以上兩條法律條文時?應該如何解脫?」

(大眾回應不知道?)

方老師只有簡單直說:

「如果大家觸犯第一條戒,只有上師不仁的時候才可以開脫!

如果觸犯第二條戒時,只有善逝誑語時可以開脫!」

(資料來源:共修記錄)

 

方老師對子平說:「你看到頭頂上第九識的空間中,有一個小和尚被金剛索綑綁住嗎?」

子平說:「看到了!那就是自己的元神,被綑綁住好久了!」

方老師再說:「他是觸犯了十四根本墮,所以被鉤索鎖鈴四攝智綑綁住!

如果沒有成佛的人幫忙下指令,必須要找到當時下命令綑綁你的佛菩薩,才可以替你鬆

綁!否則你這一輩子都無法修成正果!

你知道這種金剛地獄的封鎖利害了吧!」

 

方老師又說:「就算你找到當時告發你的佛菩薩!

但是他們又怎麼會接受你的要求、讓你如此逍遙法外不受重罰呢?

因此第二種的處理方法必然無效!

所以只有剩下第一種方式,找一個可以在法界之中,能力接近成佛的人來幫助你脫困!

因此你雖然看到了文章,如果沒有這樣的人士在旁邊做證明,你使用了文章之中的方法

處理,還是沒有方法替你自己開脫!對吧!」

子平回應說:「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以要回家找老爸處理!」

 

(二)  法律解釋

方老師跟子平解說:「法律的執行,任何人觸法都絕對會被處罰!

這就是在法律的前提之下,所有人都會平等的接受處罰,一個都逃不了!

但是所有的法律,也都會有彈性的告知大家,在某種特定情況之下,是可以合理的不遵

守法律,卻可以無罪!

例如交通的法規之中,開車的人絕對不可以越過雙白線或者雙黃線!

但是在馬路上如果遇上:路面陷落、落石、人群擁塞等等原因,你開車越過了這些雙白

線和雙黃線卻可以不被視為犯規!

 

在合理的狀態下:依止上師不仁、善逝說了誑語的情形發生之時,十四根本墮的要求就

不合理!所以歷史情節中,只要能夠提出證明發生上述事件,本身可以在這種情形下上

述,要求平反為無罪!就可以被釋放!

 

為什麼要找一位接近成佛的人相伴呢?

這一位人物就等於是今天律師的地位,同時他也可以充作證人,證明你的清白!

沒有這樣的一位成佛的人物幫助你,你就無法提出上訴的要求!所以要求無效!」

 

子平再問:「檢視我的過去,並沒有在第九識之中觸犯相關的十四根本墮條文?為何會

在這一個區塊之中受罰?」

方老師回答說:「官官相畏!天下間如此、佛世界也如此!只要有人成佛之後對你的檢

舉控告,最後都會通報到九識的空間中,只是其它位置的封鎖容易被發現,所以會在不

知不覺的修練過程中,把封鎖打開了而不自知!

但是第九識屬於未來佛的使用空間,不容易被發現!也沒有什麼人有能力進入這個空間

之中操作,所以會拖延到今天才被發現!」

 

子平完成操作之後,腦袋堻Q金剛索封鎖住的神識開始解開,元神又恢復了自由,所以頭部馬上舒暢,氣脈又再回復正常,大腦可以恢復正常的思維了,回校的一個禮拜以來,腦袋都不能正常思維,無法上課學習,差一點也變成老人痴呆症的反應!今天終於又再回復正常了!

 

方老師再檢視子平的狀態,發現他身體外的壓力並沒有消失,因此告訴他說:

「你平常沒有幫助學校地區修法,今天才會有此種壓力存在!

今天大學換了新校長,你已經知道他的能耐!也知道他曾經是台南成大的退休校長!

有了這些條件因素之下,所以可以去幫助他打開這樣的一個僵局!

觀照學校是一個巨大的力比多靈魂,校長坐在他的頭頂之上,幫助他打開頭頂之上第九

識的空間,其它業力就可以快速消散,然後這些不能成佛的法界眾生,都可以穿越第九

識時,屍陀林反應的壓力就會消失不見!」

子平依法把學校地區的空間打開之後,整個學校的壓力就往上衝出,所以子平和欣予他們兩人身旁的外壓就減輕,到了今天才知道,除了人類可以修持之外,原來連空間和團體都可以採用修持的方式去改善它們原來的特性?而這種處理方法就是200011月,方老師所出版的力比多修煉一書所說之團體動力學和場理論之相關問題!

 

(三)檢討出發點

915日星期五晚上八點多鐘,方老師就下班回家吃飯,等到十點五十分的時候,方老師就出門開車到機場接伊娃、阿強夫妻一共三人,他們都是從香港到台灣接受五大龍王的密法灌頂!

 

原本只有阿強夫妻兩位到台,今天早上伊娃起床之後,身體不舒服所以請假在家休養,但是假期請好之後,身體就開始好轉,因此想到是否香港的龍王要她到台受法,故意給她製造機會,讓她先行請假不去上班之後,身體就突然好轉了!所以又再臨時訂機票來台!

 

她這樣的精進修行,在最近一段時間堙A居然把來往香港台灣的機票當作公車票來用,與她的工作收入不符比例,連方老師都覺得她有點過份!但是已經坐上飛機到台之後,其它的話就不要去說了!

 

回到家中,剛好子平帶欣予練功獲得一點小成就,所以請老爸跟她作鑑定和認證,所以方老師就告訴子平說:「進步是有一點!但是這種修行方法卻不對勁!

因為你只帶著她一點一點的去解決個人問題,這種修行方式你要準備做到什麼時候?

為什麼不去建立一個完整的結構,然後再出手處理問題?」

 

子平回想一遍之後回答:「的確有這種現象、只花費許多時間去面對各種問題!

但是卻從來沒有想到要去建立整個架構!

但是學佛不是要從一點點的基礎功夫去磨練,然後再往上發展嗎?」

 

方老師回答說:「這種修煉方式是傳統的學佛概念!但是卻會讓你花一輩子的時間都修

不完!原因是花費了二千五百年的時間,有什麼成佛的人物被訓練出來!…….

老爸學佛才不用這樣的理念!所以不會被他們欺騙!

因此老爸學佛之出發點,是首先認定什麼是佛法?成佛的標準是什麼?

把這種東西先搞清楚之後,再去思維為什麼後來沒有人可以成佛?

 

這個時候,老爸已經蹲在成佛的標準之上,以此作為出發點,因此很快就找出別人學佛

的毛病!也很快找出佛祖的各種毛病!

因為老爸出發點在高點出發,所以花費的時間並不多,而成就卻是老早就站好了立足

點,只等候時間的來臨,和完成佛國的重建,所有佛法修持的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

子平聽完方老師這種論調,再回頭想了一下,的確是如此!

老爸訓練他的時候,好像兩三下就把事情做好結束了!自己指導欣修法的時候,卻好像剛剛解決了一問題,緊接著就會出現下一個問題,所以事情總是沒完沒了!讓你疲於奔命,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止!這就是他在指導學佛過程之中所產生的煩惱?

 

方老師接著說:如果你從大體下手,欣予的問題可以從外相之中顯示出來!

(1)    她身上有巫婆的反應!所謂的巫婆不要介意其中的名詞,其實只是表示此人曾經

從事宗教神媒之職業!巫婆或祭師都只是一個暫時的名相,以別於其它之職業!

(2)    她過去修持的必然是三昧之功法,所以不懂般若法門,而且必然是被般若法門所

收拾的對象,因此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幹掉了!

(3)    如果清理掉這些巫婆的業力,她的臉上所隱藏的老氣就會不見,可以看到青春的

氣息和少女的容貎!

透過上述的處理過程,你要去解決的不是面前湧現的問題,而是追求解決過去第六識時代,三昧系統被般若系統欺壓的時代,以這種心態去修法!才可以把整個時代的問題澄清,大概要花兩三天的時間,就可以重點的解決當時的修行措施,找到問題核心,不會像今天如此疲於奔命的處理問題!」

 

子平回想他指導欣予的時候,容易落入感情的涉入,所以容易關心到疼痛不舒服的消除,所以一直在做頭痛治頭腳痛治腳的爛好人,因此並沒有讓自己變成一個專業的修行者,也沒有概念讓自己從大局下手,因此耗費了相當的時日,而事實上卻沒完沒了,好像用治療來修煉自己的耐心,只發展了一顆爛慈悲的心、卻看不到大智慧的表現?

 

(三)  正式要求

過了不久,這兩口子又討論了許多問題,並且在突然之間,子平要求老爸替欣予調整筋骨,原因是她從小就一直意外不斷,如交通意外、走路也出現意外摔傷:手腕關、肘關節、腰關節、胯關節、膝關節就受過傷而無法復原?

 

本來方老師有一個習慣,如此親近的女生都讓佛母出手處理!但是今天佛母卻拒絕出手,原因是她最近要參加乙級美容考試,不能隨便出手,避免業障牽纏拖累考試的成績!

 

所以方老師只好出手替欣予正式整一次骨,結果發現兩手腕和兩肘都有輕微脫位,因此手腕關節經常疼痛,腰部關節有舊傷、左胯關節有脫臼現象、右膝關節也有些微脫位,但是骨骼堅硬,能夠吃若耐勞,有如此多關節錯位,居然能夠如此忍耐多年!方老師抓到她身上的筋骨時,發現她的傷害都是靈界攻擊而受傷,所以治療的結論是很奇怪:

「為什麼幾千年來的恩怨不斷?一直處在被受攻擊的位置,所有的傷害都是世仇所致!

什麼樣的人物會惹出如此之大麻煩?」

 

方老師其實只花費了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這錯位的關節都全部復位,全身骨骼都回到正常的位置,包含頸骨的關節都順手調好,所以她的全身經脈錯位的部位全部都接通,而且身上開始發出靈性的光輝,經過自行休息一會相貎也改變了,身上的老氣開始消失,回復青春少女的美麗!所以非常滿意方老師的處理,但是過了不久之後,她的兩手手腕出現龍爪之痕,所以也告知方老師正常日子中,也會經常受到龍族的攻擊!雖然經過子平的處理,但是效果並不理想?

 

方老師回應說:「他光替妳治療手腕上的受傷,因此無法解決問題!

原因是修行者的手腕,並不是凡夫的肉體!處理腕關節是無法產生治療的效果!

應該追查慾界天中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龍族找妳的麻煩?而不是每次被抓傷就去

擦藥療傷!出發點不同所以找不到原因?就治不了疾病?」

 

子平聽到方老師的說明,馬上上慾界天中追查,果然看到一個祭壇上插放了一支指揮龍族的令旗,旗竿上還綁了一條白布條,布條上還寫了一大堆字!但是有點看不懂文字的意義!方老師告訴子平說:「不必每一次都要解讀文字!只管燒掉它就可以、然後再把令旗燒掉就可以讓這些龍族化掉不見!」

才解決了龍族的問題,子平也找到另外一個祭台,台上插了一支指揮金翅鳥的令旗,子平也以相同的方法處理,布條和令旗都化開不見之後,在欣予的肩背上開始出現疼痛,不久之後現出了兩個屍陀林,左側的是龍族的屍陀林,右側的是金翅鳥的屍陀林,牠們都是古老有世仇相爭不斷的兩大族群,至此才把欣予的基本問題全部解除了!

 

雖然子平的神通能力比較強,方老師的天眼能力比較不足,但是經驗豐富,只從一些小問題上推斷,就可以找到真實答案,充份證明學佛以不同的出發點作研究,會做成不同的結果和成就!

 

(四)  五大龍王

916日星期六是方老師傳五大龍王法灌頂的日子,原來只有五十人報名卻來了六十七人參加!可以說是非常圓滿的一次傳法!其中有一段儀軌:使用五藥替五大龍王安五輪的意灌,在星期五晚上方老師修前行的時候,才發現法本儀軌的記述是錯誤的!因為使用這一套方法安五輪之後,方老師只看到龍族都處在屍陀林狀態之中,沒有一雙活龍現身出來?

 

因此重新思考法本的記載,當時法本被翻譯出來的時候,翻譯者並不了解這五種中藥有什麼樣的功能,所以方老師依據藥物的臨床用途,告知翻譯者知道,後來依據方老師的中藥常識而把它定位在五輪的處理和安置!

 

第一次傳法在四年前完成,當時世間的龍族太多,根本無法辨識法本的對錯!

今天諸佛都進入涅槃之後,龍族也進入了屍陀林效應之中,前行走完之後,方老師都看不見一條活龍出現!所以可以證明這一種安排必然是錯誤的,後來改用五色配五臟的觀念重新作配合,用五行的方式替龍族安五藏,再加上使用時輪金剛的五行種子字置入,才發現屍陀林的龍族墳場之中,飛升出一大堆的龍族!

 

因此在傳法之前的一晚,才發現這一種法本的錯誤,所以馬上更正法本儀軌,並且在第二天中午傳法之前,知會其它的傳法上師,並且安排出處理的方法,讓法會能夠更圓滿的執行!

在下午兩點鐘法會之前,方老師稍作小歇睡了一下,突然間在半睡半夢中,看到周圍出現圓光,有一位女神出現一下就消失了!方老師知道她的身份就是龍女、但是為什麼才一進入壇城就看不到她的踪影?似乎程序有點不大正常,所以找了子平來詢問?

 

子平觀察了一回才說:「龍女剛剛才到壇城!她昨天晚上在台北參加了倒扁的圍城活

動、今天才回來傳法,現在她太勞累了!所以一進入壇城就自行去睡覺不想說話!

所以老爹會看不到她的身影,因為她們都躱起來去睡覺了!」

 

法會進行之後,慧可上師所接手的安五臟,結果就發現學員身上的五毒,全部都在安五臟的過程中流了出來,所以他要背負的業力是其它上師的高倍數,但是他停下來散業力的時候,在場的學員都跟他打氣,可見他被大家愛戴的效應!

 

法會過程完成意灌之後,方老師再使用時輪金剛的五行種子字,指導參加法會的學員,把時輪金剛的咒語變成種子字,安置在不同的藥材和臟器身上,結果反應良好,傳法完畢之後,空間就出現大量的龍族,往天空上飛上去!

                   

917日星期天,是龍潭小學好媽媽訓練課程最後的一節課,早上六點半鐘先送伊娃和阿強夫妻到桃園國際機場,然後再開車到龍潭小學,結果路途太順暢,還沒有八點鐘就到了龍潭,所以臨時決定把車子開到附近的南天宮(龍潭大廟)上休息,睡了半個小時之後才開車到龍潭小學上課!

 

昨天傳法過程都讓人很興奮,但是今天早上起床之後,就覺得身體有點沈重,但是上半部卻還好,因為小孩都沒有起床,所以沒有去詢問小孩,所以無法了解這種現象?

 

課程順利結束之後,大家都很興奮接受到如此美妙的課程安排,所以開始串聯是否可以在下一波中,再安排一次課程讓他們可以再復訓?桂蕾就出面幫忙大家登記,只要湊到新生十人就可以再開課,所以大家都很開心的結束這一次的課程!

 

(五)圍城意義

回到法輪中心之後,子平已經離開回到學校的校區準備明天上課!因此只有小佛可以被詢問?所以打了一個電話給他詢問結果?

小佛觀察了一會之後回應,地面雖然有許多新生代的龍族,但是因為一時之間牠們的功德尚未俱足,無法飛越白色的色界天,因此讓老爸的身上變成沈重的負擔!需要一些時間才可以把它們送上天空!

 

方老師因為身體沈重,所以就睡在辦公室中,等待客人的到訪不能馬上回家!

大概休息了十五分鐘之後,思平夫妻就趕到拜會,在這一次言談之中,倒扁的活動就成為了話題,秀秀說當天晚上,感覺到士林家堛近的地鐵站,好像有一種神奇的吸力一樣,出現不少的人穿著紅色的衣服走進了地鐵站,差一點連她也被這種神奇的力量吸住!幸好她馬上思考還要去照顧兩個小孩子,不能參加這一次的圍城活動,然後這一種吸力才開始消失,因此趕急回家才避開這一種感覺!

 

思平也說:「他是生意人!公司的人太多,大家都不知彼此之間的想法,所以不希望大家討論這樣的一個問題,避免在公司內發生任何政治意識的衝突!

當天圍城的晚上才趕回來,本來想去看一下情況,結果從電視新聞上知道圍城已經結束,所以才沒有到現場去看!不知道將來的發展會演變成什麼樣的局面?」

 

方老師說:「我也是被許多瑣碎雜事牽絆著,沒有機會到現場觀察,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非政黨的和平集會遊行、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事!

由於發動的主導人,並沒有個人的特定意識走向,是一個單純的老百姓低微的訴求,要求有貪腐的政府高官自動下台,雖然它的結果不一定能夠成功,但是卻把老百姓善良的道德心提高起來、符合了存在主義的精神!卻會把台灣的老百姓政治教育帶到至高點!

 

那是台灣任何一個政黨都做不來的大事!也不是泛藍政黨可以追求的一種境界!

以老師的自身經驗,可以預測到的問題是:

「沒有任何一種宗教的力量,碰撞到存在主義的時候,他們不能不低頭!

政黨其實只是另外一種信仰所凝聚成的-非宗教性的宗教團體!

任何政黨如果沒有先烈冒死去支持,他們死後會形成政黨的保護力量!因為有了這種英烈犧牲性命,才會讓這一個政黨建立出龐大的運轉力量!

如果從這一點出發,有人去質問那些保護政黨的先烈,他們的存在是為了支持一個貪腐的集團政治嗎?讓他們失去了保護政黨存在的正當性前提下,所有的政黨都會失去了天下!

因此所有宗教的神靈,面對存在主義的質問時,都會非常緊張!

原因是衪們一旦說錯了話、衪們上天賜予的神聖力量和權力,全部都會瞬間消失不見!

因此、每一尊古老的諸神,面對存在主義的使者詢問的時候,他們都會很懼怕!

 

但是目前能夠使用這種存在主義的人,在社會之中並不多見!

在目前的記錄之中,存在主義的心理學大師法蘭克,因為被關在納粹的集中營中三年而平安渡過,出獄之後就把他的心得向外公報,在牢獄之中讓他可以完全感受到存在主義的真諦;過去中國歷史上的文天祥,他也因為政治原因被關在牢獄之中,所以完成他的正氣歌創作,充份表達出一個文質彬彬的人,因為政治因素被關在大牢之中,渡過了各種悽慘的牢獄生涯之後,反而能夠寫成他的正氣歌!

 

文天祥-正氣歌(並序)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涂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

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 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 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

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

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

陰房闐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沴自闢易。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

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

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他們這些先烈,雖然曾經進入這種存在主義的高潮經驗!

但是中國的古聖先賢並不懂得存在主義是什麼?所以無法發揮更大的精神力量!

 

在今天反扁活動中的發起人-施明德先生,他也曾經因為政治因素而被關在監獄之中服刑十多年,出獄之後卻沒有怨恨之心,克服了政治的仇恨心,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大事,所以由他出面來號召這次的活動,是人選用對了!他們選擇的方式是和平靜坐方式表達抗議的心,那是方法用對了!目前剛巧是針對的目標明確,目標選對了

有了這種簡單的道德訴求,而並沒有使用政治籌碼為條件!所以剛好適合存在主義的精神,所以可以讓鬼神相呼應!因而達到這一種集體存在主義活動的成就!所以這種存在主義的力量會繼續在社會中發酵,讓台灣的老百姓的品質再提升,社會進步不會因此而中斷!

而阿扁的下台與否,其實並不是那麼的重要!支持他的政黨將來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思平聽完方老師的分析和評論,心埵w定了,所以就告辭回家去了!

918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