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社會革命

 

(一)  龍族飛升

917日星期天晚上,方老師傳了五大龍王的密法之後,第二天並沒有時間再去修法,就要趕去龍潭上好媽媽訓練的最後一課,所以回到桃園的法輪中心之後,身體相當勞累,但是知道思平要來拜訪,所以立即回到法輪中心接待賓客!

 

到了法輪中心之後,先打了一個電話給小佛,知會了他替老爸檢查那些龍王受法之後的反應,結果回報是:「白色的天空諸神,把它們擋住、不准這些龍王通過色界天!原因是牠們功德都沒有俱足!」

 

結果思平到達之後,方老師跟他談論到存在主義的問題,話題結束之後,這些龍族就開始一隻一雙的飛升了!所以當思平告辭之後,方老師的精神馬上也恢復了正常?所以也覺得有一點奇怪?

 

回家之後就向小佛詢問、為什麼這些龍族又再開始飛升起來?牠們為什麼在那一瞬間又變成功德俱足了?

 

小佛回報:「這些白雲之上的諸神,與政黨政治有關,這些小龍因為年紀小、年資不夠深,所以舊傳統的白色諸神,是故意欺負牠們不給牠們上天報到,現在白色的雲層力量減弱,無法阻擋住這些小龍往上衝的力量,所以漸漸消散無踪,沒有干擾小龍的飛升!」

 

方老師回心一想:「剛才跟思平的談話,談論到存在主義的時候,卻讓這些小龍獲得鼓勵,

原因是這些龍女們,在9月十五日台北的紅衫軍圍城動員中,都出了很多的力量,雖然

她們都是自發性的,並沒有跟方老師表示過任何意見就跑去做了!

所以才被白色舊傳統的諸神所攔截,不准她們登天!

但是方老師給了她們肯定之言詞,讓她們獲得人世間的支持,所以白雲天上的舊傳統諸

神,失去了攔阻小龍上天的正當性,因此方老師把話說完的時候,這些小龍就開始飛升,

沒有諸神敢去阻擋她們!」

 

918日星期一早上,佛母一大早四點鐘就起床,就整裝出發要去台北新店參加美容乙級考試,方老師則把時間花在寫文章打字之上,完成文章發稿之後,下午才有空進入壇城修法!

但是才開始進入修法的時候,又再發現五大龍王法的儀軌和咒語,這些小龍並不欣賞,持龍王喜咒的時候,牠們一點都不開心,所以方老師改用屍陀林三法,替牠們洗滌身上的屍陀林氣息之後,牠們才開始表示意見,屍陀林三法才是牠們所需要的修煉方法!

 

因此方老師再次使用大威德金剛的密法,把那些古老的龍王白骨,全部打成碎片,其中有一些太過古老,變成化石之後並不容易把它打破,但是在大威德金剛的密法威力之下,紛紛碎裂成粉狀,再經過那洛空行母的加持,轉化其中一部份可以進入輪迴的小龍,就把現場的空間淨空一樣,開始很輕鬆的進入飛升的管道,上到更高的位置之上。最後再使用白如意財神法替牠們做破瓦,讓牠們都有機會進入出三界入華藏的成佛之路上,所以龍女成佛的經典記錄,又變成歷史重現一樣在眼前出現!

 

從這一段處理過程中發現,許多古老的經典或儀軌的記載,其實都會出現這一種與事實不符的現象,最重要的修持就是先要了解如來才可以成佛!一旦弄清楚這一條路徑之後,任何經典儀軌上的錯誤都可以獲得有效的修正!

 

(二)  群眾活動

918日星期一下午三點鐘,淑惠到了法輪中心,當時方老師正在密壇中修法,完成之後走了出來,所以和她討論到龍族的問題,當天淑惠也因事不能參加圍城之活動,但是卻知道本身需要嚴守中立,所以只關心現場希望不要出任何意外,也不要讓任何外力去干擾這一次的活動,就讓老百姓自動自發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幸好有許多的護法神之保護,所以果然沒有任何意外衝突事件發生,也沒有發生暴動,只是讓存在主義的意識在台灣立足,讓老百姓自己醒覺,知道可以使用自己的遊行方法表達,一個沒有武器儒弱的老百姓,也可以獲得正常卻不動員的集體行動方式,對政府嗆聲發表自己的言論!

 

宗教人物對於政黨的意識形態要保持中立,對於族群衝突也要保持距離不要涉入,但是對於良性的非政治意識形態之發展,是可以給予適當的保護,不要讓他們變質!台灣的老百姓是需要心靈的成長和民主政治觀念的成長空間,不要受到政客的鼓舞而盲目的進行非理性的政治鬥爭活動!

 

但是真正的對他們有所幫助,並非保護就可以達到效果,而需要有進一步的研究精神去面對這種族群對治的結果!

 

所有的群眾力量來源,其實都是非宗教性的宗教力量所影響,每一位革命的戰士,都會受到前世犧牲性命的戰士英靈所依附而成,而族群對立也可以視為宗教派系的鬥爭變化之一種質變效應,有了這一種意識形態的認知之後,如果參與解決族群對立的目標,就是研究如何化解他們背後過去的歷史恩怨?這種處理方式與個人的前世今生的處理原則,其實是完全相同沒有差別,其不同之處只是如何去搜尋族群之支持力量來源?只有找到這種源頭就可以減免削弱鬥爭時之衝擊力量!

 

基本概念是喜歡搞革命的人,他們都生活在革命的思維之中,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所以只要翻開了歷史,從明末清初鄭成功的反清開始,就是台灣革命的搖籃誕生之時,中間也出現過不少次的政變,但是大多數的革命都沒有成功!革命最成功的還是要回朔到國父孫中山的十次革命,其中的黃花崗烈士和武昌起義最為重要,後面也許還會融入一些文化大革命的英靈也不一定?

 

這些革命志士無論是非黑白對錯,當他們轉世或者被某種群眾活動的力量機智起動之後,許多革命的英靈都會在熟睡之下被喚醒,不斷的加入這些群眾活動之中,讓他們注入新的動能和力量!如何讓這些力量的注入過程中,不要讓他們過分激情、也不要讓他們轉變成暴動,就需要尋找到降溫的方法!以保持群眾的祥和表達,把內心世界的不滿情緒獲得舒解,這種情緒也許是今天社會的現狀不滿而產生,其中也加入了許多過去沒有機會獲得宣洩出來的古老力量,讓這種不滿的情緒獲得宣洩之機會,其實對於政治的生態是有相當助力,可以用來矯正現代執政者的心態和處事方式!所以群眾活動其實正是現代民主政治的一種正常處理方式!

 

(三)  革命鬥士

如果我們希望這些善意的群眾活動能夠降溫,保持他們在善意的表達方式受到保護,就有需要把隱藏在他們身後鷹派的革命鬥士抽出,不要讓他們有更大的能量去衝擊社會!因為盲目的去衝撞社會,將會構成全民的傷害!

 

誰是鷹派的革命鬥士?這一個題目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自清活動!

每一位修持者身上,誰都可能潛藏著這一種鷹派的革命鬥士?他們可能在不知不覺的過程中,把我們身體堛漸膨`能量抽走,用在這些群眾族群的社會鬥爭之中?所以在近半年以來身體一直出問題的金剛行者來說,他們都有可能是潛藏著這種鷹派的革命鬥士!

 

因為過去的日子之中,有誰曾經參加過某一種政治抗爭?有誰是死於抗爭之中?許多人都不會知道確實的答案?甚至會想不到那些鷹派的革命鬥士所支持的黨派,其實就是你今天所不恥的一群?因此他們在暗中抽取你身上的能量,不斷的注入這些黨派之中,盲目死忠於這一個黨派的群眾,繼續過去沒有成功的鬥爭!

 

如果大家都能夠這樣的自清,斷絕這種不明原因的能量輸出,才真正的可以保持個人的中立,讓這些群眾衝突快一點找到解決的方案!完成社會的柔性改革,提升群眾的社會品質!

 

通常喜歡使用暴力的群眾,可以視為第五識沒有進化的效應,所以他們只懂得使用肢體的活動方式來達到目標,而不知道如何正確的使用非暴力的方法去達到目的,不知道可以訴之情緒去感動周邊的人物,以爭取更多的人士更大的同情;如果群眾盲目的情緒發洩,可以視為第六識沒有進化的效應,他們不懂得使用理性的方法去達到結果,所以只有狂熱的情緒和怒火遮掩住了眼睛,看不清楚當前的局勢和事件的真相;如果是緊抓著權力一敢放下的族群,表示他們的第七識沒有進化,他們仍然生活在權力腐化的幻想之中,所以不斷煸動群眾的對立,以達到掌握權力的野心,保障他們的政治利益和成果,他們不懂得因果循環的道理,並不知道自己緊抓到的權力假像,會損失多少祖先累積下來的福報,以及給子孫家族未來帶來多少的苦難!權力和財富都是短暫的世間利益,苦難卻是永遠丟不掉的處罰!肉體的一時貪婪卻會換成靈魂的永世處罰!不懂因果的人只顧眼前之利益,懂得因果的人才會知道自己如何進退!

 

以上的三種效應都表示族群進化的三種不同品質:

第五識沒有進化的代表結果,是距離現代目標一千五百年!

第六識沒有進化的代表結果,是距離現代目標一千年!

第七識沒有進化的代表結果,是距離現代目標五百年!

第八識是目前成佛的標準,只要進入這一個領域之中,讓群眾了解和感受因果循環的關係,許多社會衝突就會降溫,在進入互相尊重的協商結果之中,尋求出解套的方法,就可以達成柔性的政治改革!

 

把這些鷹派的革命鬥士尋找出來,讓他們進入涅槃之後,進化的阻力就會開始通暢,再引導集體潛意識的族群進入佛法的進化過程中,就可以比較輕易進入正常的軌跡之中,讓民主的精神得到合理的成長和發展!

919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