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團體動力

 

(一)   

從最近台灣出現的群眾運動之中,方老師都一直很注意他們的變化,我們不管那一方面的策動目的為何?那一方喊叫的口號是什麼?方老師所重視的問題是,當我們這一方的團體力量開始貯畜到某一種強度的時候,我們要使用什麼樣的方式,才可以領導自己的團體走出自己的路線,以中性溫和的方式在歷史上劃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方老師最近觀察群眾活動時,會思考到目前阿逸多法輪中心的佛法研究,只是處在溫室之中的實驗和研究,雖然發現了許多傳統宗教上的錯誤項目,也矯正了許多修持的觀念和想法,把宗教的色彩降低,提升了科學研究的領域,擺脫過去盲目的宗教行為模式,但是在進入完全成熟的終點站之後,下一步的走向應該是什麼呢?

 

清高的人口號雖然叫得很響亮,但是所謂陽春白雪曲高和寡,老百姓所需要的宗教模式,是一吸就上癮的宗教鴉片,而不是花精神去研究的學問!當我們的學問研究已經成熟需要上路的時候,這些群眾活動的模式和學問,都變成我們要努力去學習的方式,以及一旦聲名大噪之後,遇到走上門來踼館的群眾,我們需要如何去應付?

 

從群眾的運動過程中,中性的力量遇上爆噪的人群,以及遇上講理說不清的盲目群眾,我們可以應付得來嗎?

 

從整個群眾活動來看:先從一個簡單的理念出發,吸引住不少的群眾匯集之後,當這一股力量升高之際,就會引發相反的力量群起圍攻,原因是任何一個全新的理念出頭之後,無論你的口號多麼的漂亮、你的口號多麼的吸引人群、它都會引發其它不同體系的團隊面對生存的問題?

 

所以反擊之聲音就會四起,從楊格的熱學理理來說,這就是反相原理!

 

如果是個人進入這種狀態,我們只要採用禪觀的靜坐方式,大概花費十五到二十分鐘就可以搞定!但是進入團體運作的時候,單純以禪定的方式就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搞定的問題?所以今天我們面對這種群眾運動時,都應該以低姿態虛心的接受各種資訊,去了解相方所使用的群眾運動,他們是如何運作?當我們自己有一天走到這種地步時,面對反對勢力反撲的時候,需要學習如何去招架!才不會被社會的強大反撲勢力消滅!

 

當社會的群眾被挑撥的時候,許多人會失去了理性,當這樣的一群人走在一起的時候,因為同樣的意識狀態之間的結合,所以各自獲得群眾的相互支持,因而加強本身的歪曲理念的合理性,因此集體進入哺乳類的動物生態,圈子之內是相親相愛的同伴;圈子之外就是敵人,因此某些人會失去了理性,失去了做人的道理,甚至引發出強力的攻擊性暴力行為!

 

這種暴力反應如果槍口朝外,就會演變成群眾暴動;如果槍口朝內就會演變成各種自殺式行為,例如自焚、自殺式衝撞、或其它類似的行動!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原來呼出正統口號的團體,就需要承受極大的社會壓力甚至是政治力的干涉,這種衝突力量並不是一般宗教人物可以去承受的事實!

 

(二)  自我反省

面對目前社會運動的動態,如果一時之間不能去承如此重大的打擊或壓力時,我們自己應該如何自處?如何把宗教的衝擊面縮小?如何去減緩這種社會的撞擊力度?

 

104日星期三早上,方老師重新檢討自己目前的狀態和過去的記錄,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伏筆,那就是諸佛菩薩入涅槃的概念,如果諸佛菩薩都歸零的時候,宗教背後的抗爭力量就會自動減弱,結果是這種減緩的力量老早就出現,原來老天已經暗地埵w排,早就替我們把關,做了最好的守護神的職責,所以答案竟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當所有的宗教權力都消失之後,人類寄望宗教的依賴心本來就會懈墮,但是一旦宗教靈異力量消失到某一種限度,人類社會對宗教靈異力量的追求產生質變時,維護傳統宗教的保皇力量開始互解,共同進入追求宗教新境界的時候,全新的新宗教力量才能夠獲得社會上的支持,才可以獲得這一個巨大的社會生存空間!

 

所以寄望社會進入這一種和諧狀態之前,堅壁清野的保守政策是有需要遵守的一種法則,否則太早出動時間不錯必然會造成重大的傷亡和損失!幸好當初的發展,方老師自己一直保持低調,終於閃過了許多自然的阻撓力量,平安的完成今日的佛法成就!

 

第二個避免衝突的因素,是研究的成果發展緩慢,方老師自己已經花費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才有今天的成就,而阿逸多法輪中心才走了將近五個年頭才走到這堙A時間的拖延和拉長其實也是一種自然安排的因素,因為發展遲緩,走起步來非常緩慢,所以引起衝突和注意的焦點就顯著的降低,所以也變成了我們的保護裝置,讓我們能夠平安的走到今天!

 

第三點因素,是我們的神通能力並沒有很強大,因此處事都以合情合理的合法模式來發展,因此不合常理的要求,方老師都拒絕了出手!並沒有去抱覧法界的大權,來做賺錢的工作,因此並沒有走向純屬靈療的賺錢方向上發展,也沒有走到大型的傳道方式吸引信徒,反而走向最艱苦的教育路線上出發,讓那些有心學習和研究的社會精英份子自己走進來,沒有強大的動員力量,也沒有想到去搶信徒、搶顧客的動作,所以避免了各種反相衝撞的社會出現出現!

 

第四點因素,是方老師所提倡的論點與處事方式,許多宗教人物雖然已經開始略有所聞,但是目前這些傳統的宗教人物,因為並不了解這些理論是可以實現的,所以會當作痴人說夢的方式來曲解這種科學現象,認定那是白痴或者是精神分裂者的夢想,因此沒有積極的出手處理!

 

因為有以上的四種因素存在,所以法輪中心的成長一直都保持在良好的狀態,慢慢的一步一步踏隱了自己的步伐,平平安安的走到現在的階段!

 

(三)未來因應

 但是這種溫和的保護裝置,也許會在兩年之後產生質變:

1)當其它宗派之末落跌到谷底之後,進入真正反醒的時候!

2)當我們自己教育出來的弟子能力顯露出來的時候!

3)當我們信徒弟子的增加速度讓人眼紅的時候!

4)當其它教派都失去了勢力,世間只有法輪中心的力量急速的成長之時候!

 

一旦所有的宗教人物都開始相信,方老師所提出的論點是真實可行,絕對不是欺騙世人的學術理念的時候,以上的四種保護裝置就會失去了效用!

因此時空轉變的狀態下,讓我們赤裸裸的暴露在社會的目光之中,從尊敬、仰慕之後所帶來的眼紅反應,他們從失去了先機、他們從不戰而敗的失落狀態之中,當他們的心智被喚醒的時候,天然的敵視者就會從社會中不斷湧現出生,他們不是從宗教文化發展的角度來爭取自己的生存空間,而是在不戰而敗的不甘心中作垂死之掙札,進入這種狀態之後,這些人都會變成死士和宗教的犧牲品!

 

但是反過來說:我們並不希望接受到這樣血淋淋的祭品,為了避免將來可能發生的宗教衝突,把所有的攻擊性能量和傷害做到最低狀態,所以要預先定下這些原則:

將來我們面對所有的挑者時,都需要有一顆尊敬對手的謙卑心去看待我們的敵手!以謙卑的力量去化解失去自尊的所有挑戰!

 

1)第一個我們要去面對的問題,那就是其它宗派的生存空間,不要去壓縮它人的生存空間,因為生存空間是全人類都需要去爭取,才可以藉以謀生的社會需要,所以不能握殺它人的生存空間!

 

面對這樣的問題,要去解決的方式就是本身放下宗派的身段,可以採用學術支援的方式,派出相關的佛法成就者,以有教無類的平等方式施以教化,才可以避免剝奪其它宗派的生存權!

 

2)第二個要去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去說服其它宗派的信徒?令他們願意把過去舊傳統的承傳切斷,抛棄舊包袱才能承接未來的新佛法,接受這樣的一個重要概念!因為這樣的一個新概念,直接碰觸到許多宗教上派系的禁忌,如何讓他們能夠欣然的接受新概念,才能完成第一個生存問權問題!能夠接受這種概念其實就已經可以避免衝突!

 

3)第三個要去面對的問題,就是提倡科學研究的走向,而不要停留在宗教目標上,因為宗教衝突的原因,就是因為群眾進入迷信的神權觀念之下,才會對異教徒群起攻擊,如果強調了科學研究和提出科學見證的方式,宗教衝突是可以在人類科學理性思維的過程中降低,因此宗教發展應該用在促進生物進化的功能上,這樣的一個論點比較不會遇上太多的反擊!也就是不容易引致社會衝突的重要因素之一!

 

4)第四個要強調的問題,就是法輪中心的發展方向和過程,全部都有日期人物等等的詳細記錄,並且以最公開的方式放在網上,任由他人觀看閱讀,全部攤在陽光之下讓大家檢視,所以採用絕不掩蓋事實的方式告訴大家,並沒有欺騙社會大眾:

「我們正在進行那一種方式的社會運動,以不流血、不惹事、的溫和方式、去達成宗教改革的各種實驗和活動!

我們雖然並不知道那一天會成功?我們也沒有預期那一天會結束?

如果那一天得到神靈的眷顧,讓我們成功!

那只是佛國希望透過我們的活動過程中,完成他們的真正需要!

我們只不過是一顆棋子,只是幸運的剛好可以達成人生的一個理想和希望!」

 

(四)年運預測

今年是2006年丙戍年,從八字的結構來分析,天干丙屬火,地支戍含火、土、金三種元素,因為辰戍屬於魁罡的位置,對宗教有很大的影響力,所以方老師在本年初的時候,已經根據這種特質,來預測本年度將是阿逸多法輪中心佛法之成熟期,果然一路走來,所出現的各種宗教自然異象,都把法輪中心的宗教發展走向,很清楚的帶到成佛的終端站中,讓我們得知真正的成佛走向、和了解各種必備的修持方法!

 

明年是2007年丁亥年,丁火屬智慧之火,亥藏甲木和壬水,因此丁火得到壬水官貴之加持,獲得甲木長生之保護,可以很平順的完成薪火相傳的智慧傳承,達到學術之尖峰認可狀態!因此本年可以安心的隨著自然現象去發展!

 

後年是2008年戊子年,戊屬陽土,子屬陰性的癸水,戊癸合會化火,但是水土之間的結合難免會有擦出火花的怪現象,宗教人物可能因為太過成功,而引出一些意外和煩惱!

在事實沒有發生之前,先從年運之中去了解未來可能發生的社會現象,多所準備和注意之後,才能夠把危機轉為生機!

104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