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血病與疼痛病

 

(一)因緣

本來方老師只是要寫一本佛法基礎的書給大家閱讀,可是老天卻丟出了考題給大家,面對血魔的嗜虐人間,只好讓方老師回來面對血魔的後續研究!

 

因為目前只有方老師發展出來的佛法,可以去面對這一種天魔的挑戰,其它宗派的研究都只是處在象牙塔中的研究,無法面對這一種挑戰!

 

從這一個星期以來,方老師發現到癌症的病人身上,會分泌出一種綠色的液體出來,這種液體的成份其實正是過去方老師所提出的自卑感分泌物,從前方老師雖然提出這樣的一個理論,但是因為天眼看不到,所以並沒有進一步的研究它的特質,但是最近卻出奇的看到它的存在,尤其是在癌症病患的身體中,這種分泌物是引起病人身體酸痛的一種生物分泌物!

 

經由臨床上的治療證據,和自身的操作體驗,目前已經可以證實它的存在,會引起病人的痛楚,如果使用靈療的手法,以特製的湯匙隔空把這一種物質刮起來,倒入當事人或病患個人密輪之中的蓮花座中,有如人類處理幅射的有毒物質一樣,把幅射性的原料倒進入反應爐之中,反應爐的操作過程中可以把物質的放射線吸引掉,變成正常可以接觸的一般物質,這一種處理方式可以適用在臨床癌症末期病患的疼痛處理,可以產生一定的止痛效果!

 

另外一種疼痛反應,並非直接由自卑感或者罪惡感而出,但是卻與上一篇文章所談及的諸神亂倫之子有關的事項,而演繹出來的疼痛反應!

 

那就是在我們身體堶情A隱藏了許多過去舊佛時代的元神,這一種元神的神識存在,平時可能是以種子識的狀態隱藏在我們的身體堙A但是卻會在:時、地、人、事、物的五種元素之刺激下,一切種子如暴流的出現病情爆發,在毫無生理因素受到傷害的前提下,出現了嚴重病例的疼痛反應,採用任何方法都無法治療,甚至嗎啡都不能止痛的情形下,可能出現的病例都與今天我們所討論的病例有關,那就是諸神之子的處罰所引起的疼痛反應!

 

因為在20061025日的今天,完成了瑣碎問題一篇文章之後,方老師的身體堣斷的出現各種疼痛反應,而一步一步的處理過程中,發現諸神之子的命題有點不符,原來是六道法界眾生之中,都有同樣的情形存在,那就是亂倫在法界之中所受到的處罰,比起其它罪犯的處罰,可真是嚴格得多,而且也可怕得多!

 

方老師位在心臟的部位,最近幾年來都經常疼痛,雖然曾經發現那是一種自卑感的酸性物分泌出來的結果,但是把自卑感和罪惡感都出清之後,這種疼痛只是減輕而沒有消除也就是說沒有根治!

 

結果在今天面臨吸血鬼處理過程中,才發現我們身體堛漱E識元神,其實都深受這一種亂倫罪之影響,影響力非常之大!

 

(二)血魔問題

有關血魔的問題,二十年前在龍潭山上開發山頭的早期,方老師曾經親眼看到一次靈異的反應,在一某次的聚會之後,離開山頭開車回台北的家,方老師突然眼前出現一片紅光,心中就聽到血魔兩個字出現,然後看著這一道紅光直接進入佛母的身體中,當佛母開著車子上路的時候,口中就開始胡言亂語,說要把車子開去撞別人的車,方老師請她停車卻制止不住,只好把車子鑰匙拔掉,等她脾氣發完才走下車!

 

事後她自己也說:當時開車的時候,心中突然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要把車子開去別人撞車,還好當時在山路上沒有遇上其它的車子,才能夠及時制止,否則真的可能會發生不幸!因為這一種奇怪的力量出現時,當事人心堶掘禰豪S有反抗的力量,就會好像被催眠失去心志的人一樣,只能按著催眠指令去做事!但是這次的血魔與後期所看到的血魔卻大大不同!

 

這次事件發生之後,就十多年來沒有見過血魔的出現,今天又再碰面時,卻出現不同的感覺,因為方老師回想起四十年前,教授方老師太極拳的師父說過,這位羅佑師父的太極拳雖然不錯,事實上他是自幼身體不好,所以從童年時期就練洪拳把身體練好,他學習太極拳是因為遇上他的師父鄭榮光,在他的武館前掛了一個大招牌,寫著「任打吾男女男」,這樣一毎招牌寫著的男女男三個字合成一個字,那是廣東話的特別用字,表示不生氣不介意的意思,全句話就是隨便給你打也不會生氣不會介意的意思!

 

門口掛上這一句話,真的是話引起了香港武林人士的嘩然,所以許多自命不凡的年青武術高手,每天都會有人去他的武館踢館去,但是也真的是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有不少武術名家以拳腳打到他師父的身上時,都在沒有反擊動作的出現之下讓對手受了傷,手腕關節通通脫了臼,連其中一位高手以手刀側劈的姿勢硬砍他師父的脖子,他的師父也沒有閃開,只是以下巴一夾就把對手的腕關節扭成脫臼受傷,因為眼見這種超凡入聖的功夫,所以才會讓這一位心高氣傲的人拜這一位鄭榮光師父為師!

 

雖然這一位鄭榮光師父,已經練成了金鐘罩鐵布衫的內家功夫,深得吳鑑泉大師的太極武學,但是有一年他到了南洋出遊了一次,回香港之後就送進了醫院,住了一年多時間,每天都全身疼痛並且有不明原因的出血,他的弟子心中都懷疑是被南洋的武林高手,破了他的金鐘罩鐵布衫的內功,所以都不敢如此高傲的掛起這樣的招牌,讓眾人心中留下一個很大的謎團?

 

方老師在民國七十七年(1988年)到基隆海會寺接受在家菩薩戒的訓練,進入報到之後才知道本寺的住持和他的待者,都因為患上一種怪病,全身疼痛以及會有不知原因的出血反應,在找不出疾病的原因下,在三軍總醫院中折騰了一年多才先後去世!

 

方老師到美國紐約的莊嚴寺時,遇上沈家楨居士(博士),他也跟方老師談論到白教的十六世大寶法王,住在紐約的時候,也曾經患上一種怪病,全身疼痛和不明原因的出血反應,結果住院一年多之後才死亡!當時全部住院的費用都是由沈家楨博士所支持,他雖然花費那麼龐大的金錢,事實上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惜,唯一的困擾就是到死都不知道所患的是什麼病,這樣的問題,才是令人婉惜的地方?但是當時的方老師太年青,對這一種疾病完全陌生,在不了解的情況下,無法替他這一位關愛佛教發展的老人家分憂?

 

方老師把這三件事都連接起來觀察的時候,突然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的幸運!

碰到這一種血魔和吸血蝙蝠的事,居然才花了三天的時間就把這一種病毒排除,否則也必然會落入這一種每天痛苦萬分,折騰了一輩子也找不到醫學根據的疾病,最後只能告訴別人那是業障病,而神通不敵業障的結果,就只是留下幾句鬼話寫在墓碑的墓誌銘上!

 

這種血魔的進入身體,也真是一種可怕的反應,全身之內都感受到一種奇怪的波浪性活動,好像很有節奏的輕輕一波又一波的震動,而自身體內的血液會一片一片的溶化在波濤之中,然後全身都感受到膨脹不著邊際的疼痛,讓你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堥s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幸好及時趕上把這一種血魔消滅,否則也真的會出現身體不明原因的噴血反應!到時候奈何橋上又多了一隻吐血而亡的鬼上師?

 

(三)癌症病患

 

師爺:您好!

謝謝您視頻的解答讓我暸解到我岳父病情的峰囬路轉的原因,我將其中具體的情況,身受,感受等按日期寫齣。請您過目。

弟子張弛、2005年8月底9月初在電話中我愛人(吳麗華)得知父親(吳進昭)的腿腫和腳腫,喫不下飯,隻能喫覈桃大小的食物。因為我的母親當時正在奧地利,得知此情況告訴我們有句老話“男怕穿靴,女怕帶帽”指的是男的怕腿腫和腳腫,女的怕臉腫,這種情況很不好。督促我們要她父親盡快做全麵檢查,好暸解情況。

 

2005年9月23日週五中午我接到我愛人-吳麗華的姐夫的電話,告訴我我的岳父剛剛去北京的朝陽醫院檢查身體,查齣有白血病,也稱血癌,因為岳父已經77週歲,所以醫院讓傢屬攷慮是否要化療,因為年紀太大,怕身體承受不暸化療。讓兒女們做好準備,大約還有3~4週,最多3∼4個月的時間,時間不多了。

 

下一週我和麗華商議是否立即囬國見她父親,因為當時情況還不很明朗。另外,因為我母親馬上要從奧地利囬北京,她答應我們一囬國就去看看麗華父親的情況,並隨時關註,每天暸解情況。如果情況不好,馬上通知我們,讓我們就立刻定機票囬國。我們這段時間做經濟支持並經常打電話聯絡。

 

我一次打坐時感覺到岳父站在我面前,情緒有些低落,我心中也很不好受。

從大約9月27日週三開始身體總是感覺發冷,不太舒服,因為我的修持正在修捨法的階段,所以不舒服的事情常有。我和師父通話中把岳父的情況說了一下,師父說這事情不是我能管的了得,她父親的陽夀不多了。

 

2005年10月1日我還是有些不舒服,但一早還是和麗華帶着孩子開車單程370公里,送母親從我住的城市到德國慕尼黑機場。路上開始頭疼,但還是咬牙開到,並把母親送上飛機。從慕尼黑囬家的路上,我的頭開始越來越疼,胃堣]不停的開始有嘔吐的感覺,而且有時會有睏倦襲來。到後來我有些堅持不住,就到一個停車休息區開始嘔吐,因為沒怎么喫東西,就把中午喫的香蕉以及喝的水都吐了出來,頭還是繼續疼,路也得繼續走,但後面基本每50公里就要停下來嘔吐,一共停了三、四次,咬着牙終于開到了家。

 

母親到北京後看望麗華的父親,情況有所好轉,能喫一些東西,不讓我們惦唸。麗華家堣@緻意見是不要做化療,怕老父親不能承受,在家中靜養,頤養天年。

 

2005年10月8日,9日週末,我和師父通話中把情況告訴暸師父。過後幾天我開始感覺自己有些發燒,因為我的生活很規律,素食,所以我感覺是修持上的現象就給師父電話,師父讓我直接和師爺視頻通話,師爺告訴我後面有聖母瑪利亞並讓我給聖母做懺悔皈依,因為我的確在9月25日受邀去參加一個基督教會的大型演講。我做完后師爺告訴我後面的能量開始消散了。

 

2005年10月10日週一,麗華開始在奧地利的第一天工作。我的孩子卻開始嘔吐,流鼻涕,咳痰。2005年10月11日週二發燒的燙人,我帶孩子去醫院,醫生驗血作各種檢查都告訴我他一切正常,說沒有問題,孩子發燒來得快去得也快,如果持續高燒再去醫院。我就陪孩子在家歇了半天。

 

2005年10月12日週三淩晨5點,我發燒得不能入睡給師父電話。師父在視頻上教我拙火。孩子還是很沒精神,我送他去了幼兒園,我也去上班了,但我咬牙工作到11點,感覺發燒得不能繼續工作暸,就囬家捂上被子,讓它出汗。(我從小多病多發燒,父親很少送我去醫院,每次就是空腹幾日,喝白開水,捂着被子出汗,過幾天燒自然退了)我還是空腹,頭疼癒烈,疼的睡不着,看着時間一點一點的走,熬到麗華下班我有開始嘔吐,因為沒有進食,所以只是吐胃液。

 

後面幾天我身體很虛弱,但能夠堅持上班了,10月13日麗華告訴我她開始胃疼,疼得站不起來,囬家後也開始嘔吐。第二天好轉。

 

北京那邊麗華的父親開始好轉,能正常進食,各方面都有好轉。

奧地利這邊孩子還是有嘔吐,流鼻涕,咳痰,我也經常感覺很虛弱。

 

2005年10月17日晚,孩子又開始發燒。

2005年10月18日淩晨5點,給孩子試體溫發現39度,我就趕緊帶孩子去醫院急診。到了醫院體溫卻37度,基本正常,頭也不燙暸,驗血及個方面檢查還是非常正常。但孩子還是有感冒癥狀。本極其活躍的孩子變得愛哭,不愛動,只愛讓人抱。

 

期間和師父通話中,師父說是通過我修持引發我愛人和孩子的業力也開始活動。

 

2005年10月24日,麗華開始發燒得燙人攝氏38度多到39度,但堅持去考歐洲駕駛執招和上班,高燒持續了兩天。

2005年11月8日,我和母親通話中,母親告訴我,麗華的母親告訴她。麗華的父親去醫院輸血,醫生驗血後說他的血小板激增,白血病的癥狀已經很不明顯。

 

2005年11月9日週三,和師父通話中說我岳父的情況伏魔三法有關,當時擔心我會抗不住。並讓我和師爺通話。師爺告訴我,是他兩週前通過視頻傳授師父伏魔三法,師父在清理北京的天魔時,連帶處理了我岳父的問題。我們前一段承受了部分業力。

 

2005年11月13日週日,我的父母和麗華的父母去雍和宮給彌勒祖師爺上香。

在此特別感謝彌勒祖師爺,師爺,師父,法輪中心和伏魔三法中的普巴金剛,瑪哈嘎哩,黑瑪哈嘎啦。

20051115日)

 

這是張弛去年寫給方老師的信,當時他的岳父被北京某大醫院診斷患有血癌,並且研判可能只有34週的壽命,最長只有34個月的壽命,後來適逢方老師隔空教導蘇師兄修練伏魔三法,就在蘇師兄在北京修煉伏魔三法的時候,張弛岳父的血癌卻無緣無故的消失無踪了,後來北京某大醫院惱羞成怒,對外非但不承認病人已經痊愈,他們只是承認醫療檢查的過程中有瑕疵,所以出現誤判病情的事情發生,事後並謂病人乃誤診之過失引起,所以下令驅趕病人快點出院,不要霸佔醫院可貴的病床!

                 

1025日晚上七點鐘,方老師把瑣碎問題一篇文章寫好之後,就先趕回家吃飯再回來,晚上有許多弟子要接受慧淨上師的印證,所以電腦不關燈也不關就走了,吃完晚飯回到辦公室,發現電燈被關了,外面有很多弟子在練功,所以就直接開燈進入辦公室中,突然間看到躺椅上躺著一個黑色的人影,燈光一照之下黑影還會移動,真的是被嚇了一跳!難道真的是吸血鬼活生生的回來報仇了!

 

後來定神一看,才知道是淑惠躺在那堙I她說本來只是坐在辦公室內等候方老師回來,後來看了瑣碎問題一篇文章之後,身體堶悸漲暩]卻正在發作,讓她痛不慾生坐不起來,為了避免其它人對她過份的注意,所以把電燈關了躺在這媞峇@下!

 

方老師看到淑惠身上穿的黑色的衣服,但是背後卻出現一條一條紅色的血痕,那正是血魔在移動過程中所發出的血光波動,所以連忙告訴淑惠坐好,觀想尋找身體埵b海底輪中有一座蓮花台,把血魔的病毒撈起來倒入蓮花座中,因為這些血魔的來歷是從外太空進入地球,所有的方法都不能把它們殺死,只有把蓮花座送出外太空中才可以解決它們的問題,要不然就只好委托太空議會派出那一隻黑色毛毛的不知名動物?

 

淑惠把血魔盛滿在蓮花座上,準備把它送出外太空時,卻有一種壓力推王出去,並且聽到一個聲音告訴淑惠說:「請不要浪費,讓我們來處理吧!」

原來是大天魔出現,他把蓮花座的血魔拿來吃掉,然後再把剩餘的空座送出外太空,諸天以快速的時間結了界,讓地球與外太空之間出現一條冰層隔離了血魔之後,這些血魔在一瞬間全部都被凍死不見化為灰燼!

 

原來大天魔愛吃血魔,把它們視為最佳的營養品!難怪去年蘇師 兄在北京修伏魔三法的時候,意外地把張弛岳父的血癌治療好,原來這次的發病正好是血魔在作怪!就這樣的不明原因的過程中,把張弛岳父的血癌治好了!那其實是血魔被黑瑪哈嘎啦(大黑天)吃掉的結果。

 

※觀想本尊之米覺巴藍身,兩手鈴杵交抱之頂上,具恩根本上師,身黃色,如十萬日之光,右手執摩尼寶珠當心,左執金柄之鈴,寶冠瓔珞種種莊嚴,金剛大持,身上悉放光照入嘛哈嘎喇身中,本尊威光倍增歡欣舞跳躍異常安樂,本尊亦放光返照入頂上黃身根本上師身中,頂上上師之盛光亦因增長故亦歡欣。

※觀頂上上師放光,毛孔中現出無量本尊,大如豆小如芥子般大小,手足粗獷,身帶小鈴自鳴,根本上師及無量本尊,各搖鈴鼓,口中大叫「吽吽呸呸」,於我遍身毛孔中,出此入彼,出彼入此,縱橫上下,自頂及踵無所不至一切身心惡魔業垢疾病等,均被食盡,彼亦生無量歡喜。

(資料來源:黑哈嘎啦念誦法儀軌)

 

(四)吸血鬼家族

1025日晚上八點多,淑惠身上的血魔已經全部清除了,精神也好轉之後,方老師再指導她去處理吸血鬼家放的問題:

 

因為這一次血魔的出現,完全是因為吸血鬼家族找不到他們要攻擊的仇人,所以把怨恨發洩到方老師、佛母和淑惠三人身上,血魔的病毒來源雖然來自外太空,但是吸血鬼家族的成員卻不會被血魔的病毒所傷害,而且它們兩者之間似乎已經完成了良好的互生關係!

 

血魔平常都住在吸血鬼的牙齒之間,只要吸血鬼去咬傷任何一個人,吸血鬼牙齒之間的血魔病毒就會進入人體之中,首先讓人類血液之中的免疫系統失靈,而且會出現溶血性反應,完成第一波的攻擊反應之後,這些吸血鬼就可以回來很輕鬆的、把病人的血液偷偷的吸走,所以吸血鬼是擁有特殊的能力,可以控制住血魔的活動,而且吸血鬼把血魔吸進身體之中,並不會引發其它的的病變,因為吸血鬼自身不會產生紅血球和白血球,所以並沒有人類的免疫功能,因此也就不會出現免疫系統破壞的生理反應!

 

但是血魔本身的病毒,卻不能從人類的身體之中直接傳播,因為病者的口沬沒有傳播病毒的功能,必須直接從血液之中傳到下一個寄主身上,因此它們可以透過吸血鬼的吸血的咬痕中,傳給下一個寄主身上!

 

這些吸血鬼要咬的人,是經由特別的篩選過程中選中,這一個被咬的人身上都是帶有吸血鬼病原的特種人士,也就是在古老的歷史中,曾經是諸神之子-諸神亂倫之子的記號者!

這樣的人種才是他們選擇下手的對象?因為他們咬人的時候,並不是單純的要吸活人的血液,其目的是喚醒那些擁有吸血鬼族群記號的人員!

 

這一種人身上有一種特徵:

第一特徵是脖子兩側有大約跟指頭大小的圓點,這兩顆圓點平時並沒有特別反應,只是略帶些微一點陰氣!

第二特徵是此人身上,經常出現不明原因的疼痛!吃中西醫藥均無法治療!但也不會惡化的頑固疼痛反應!

第三特徵是一旦發作,全身會進入無力狀態,需要躺下來休息睡睡覺,然後又會自動痊癒,找不到任何治療的線索!

第四特徵是這些人,身體堶掉褅繭菑@種強大的動力或爆炸力,經常不在意的時候會出現強烈的情緒反應、或爆力反應!

第五特徵是這些人,思想邏輯與正常人不同,他們對許多事的真理並不關心,只是對某些議題緊咬著不放!表現非常頑固和

執著!

 

因為這樣的一個族群,內心世界之中存著一種破壞性的強迫性力量,他們可能是針對著某一些特定人士大事攻擊,而且是無理性的憎恨,提不出真正的原因,卻不會改變他們內心要攻擊的對象!原因是這一類被他們攻擊的人士,通常就是當年審判他們入罪的天上官員,所以讓他們生生世世都對著這一位人士,大肆無理性的咆哮和踐踏對手的名譽!

因此所有的好意都不會被他們接受,他們寧願自己踐踏自己的前途和理想,都要維持這一種咆哮和攻擊性!不願意接受任何力量的插入干涉和調停!

 

淑惠依照方老師的指示,調閱了這些吸血鬼家族的歷史,把最古老的第一代成員找了出來,請求他們把身上的神職解除,到人世間找一對已經結婚的正常夫妻,進入他們的體內完成了結婚大事之後,再對佛世界申請認祖歸宗,認領他們的非婚姻生子,除去身上「莫須有」三個大字,這些吸血鬼家族才開始看到他們的未來,一代一代的吸血鬼開始變回正常的人身!

 

雖然只是凡夫俗子的肉體和生命,但是卻可以進入死亡和輪迴,不必再活在痛苦之中承受不能死亡的痛苦、原來不死之身就是他們痛苦的來源!只有靈魂進入正式的死亡狀態之後,留存在身體上的所有痛苦都會自動消除,原來靈魂長存不死,其實就是所有諸神咀咒的痛苦源頭,所以生生世世的痛苦根源,就是來自不死之身,怪不得佛經之中經常強調涅槃之樂,原來只有進入死亡才可以獲得快樂,可以正常的解除所有的痛苦!

 

淑惠處理完畢這些吸血鬼家族成員,再去詢問他們的意見:「我們是否還是敵人?」

這次吸血鬼家族的成員,身上的鬼氣已經消失,回復到正常人的溫和狀態,方老師不再是他們的仇人,而應該稱之為恩人,如果不是打了這一場仗,恐怕他們的痛苦還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才能解除?因此、他們已經決定不但不再去追擊這一位病人,將來有機會必然會對他好一點,以彌補過去所做的過失!

 

(五)隱性病毒

1025日星期三晚上九點半鐘,慧淨上師的驗證還沒有結束,慧可上師則在外廳指導其它考試沒有通過的弟子,教導他們如何去修金剛界曼荼羅的考試要求!他們夫妻今天晚上會很忙碌,所以並沒有打擾他們就先回家去,小佛也剛好回家,方老師要求他們等一會要接受訓練,因為有血魔和吸血鬼兩件大事發生,希望他們練功之後才可以產生免疫的能力!

等到小仙和小佛都把工作放下來,接受血魔和吸血鬼的練功測試,小佛很快就完成免疫的工作,原因是在昨天跟老爸處理吸血鬼的事故時,已經開始進行處理吸血鬼的檔案,所以今天的練習很快就解決!但是小仙仙進入練功狀態之後,方老師才發現原來小仙的脖子上有很深的咬痕,那些都是前世生活在歐洲時被吸血鬼咬傷的記錄,在她進入處理吸血鬼的時候,才發現她平常會出現不明原因的煩燥和發脾氣,原來都是吸血鬼身上的能量引發出來的結果!

 

完成這一系列的練功之後,小仙仙躺在地板上不願意起來,因為她第一次感受到身體原來可以這樣的舒服的躺著,那是她從來沒有過的享受感覺,經由這一次的掃毒實驗,才測出小仙仙的隱性病毒!所以方老師趕著打電話通知遠在礁溪的子平,告訴他有關吸血鬼的練功方法,要小心測試身上的吸血鬼反應!

 

後來子平回報:「經由老爸的指導,在小心謹慎的處理下,發現自己身上並沒有吸血鬼的反應,而結果卻在欣予身上追出強

烈的反應,目前正在嚴密的追踪和進行六道方式的處理,效果反應良好!」

 

但是方老師還是告訴子平說:「老爸的眼中還是看到你居住的地方,站了一隻吸血鬼?

所以必然是你在處理吸血鬼的過程中,遺漏了什麼地方沒有注意到?

你自己先看一下房子堶情A是否有一隻吸血鬼躱在牆壁堙H」

 

等了一會,子平果然找到躱起來的那一隻吸血鬼!原來他是被房子壓在地層下面,所以子平在平時會看不到他的影子,但是遠距離的方老師反而可以見到他的身影!後來經過特別的處理之後,才把這一隻吸血鬼送走了!

 

1026日星期四中午,宗欣明玲和惠敏小羅都到了法輪中心,但是因為方老師忙著打字,把房門關起來沒有對外打開,所以他們都不好意思進來打擾,他們都是因為看到了昨天瑣碎問題一文,發現到吸血鬼的問題才一起到法輪中心,方老師的文章沒有寫好,只好先印出前八頁給他們閱讀,了解全文之後才開始操作,從脖子上的咬痕作入口,進入古老的時空之中去追查,過去與吸血鬼的因緣和記錄,然後再告知這一些吸血鬼,我們今天已經替他們找到解藥,可以幫助他們消除身上的痛苦,所有的苦難都是因為不死之身帶來的禍患,因此找出第一代成為亂倫之源者,請他們捨下身段放下權力,進入凡夫身中完成正常合法的婚姻大事,再經由認祖歸宗的方法來解除子孫生生世世的被處罰!

 

在宗欣、明玲、惠敏、翊菱(剛好趕上)四位弟子同時進入操作的過程中,宗欣的身體下面出現整個吸血鬼的家族成員,這種現象表示他的身上擁有吸血鬼的隱性遺傳因子!其它三人並沒有這一種特殊反應,但是明玲起來之後,身上卻出現許多小白點,那正是血魔所下的蛋,這些小白點的卵好像螞蟻蛋一樣,滿佈全身上下左右,看起來相當恐佈!

 

最後經由明玲自身的檢視之下,才發現當年曾經是吸血鬼的首領人物,今天表面看起來並不起眼,但是全身的螞蟻蛋一旦同時爆破出來之後,就會變成一切種子如瀑流,那就可能變成可怕的吸血鬼力量,明玲聽到方老師這樣一說,馬上被嚇到了!所以馬上依照時地人事物的基本原則,回到過去的時空之中去安撫所有的吸血鬼,告知他們已經找到了解藥,可以消除他們身上吸血鬼的胎記,請他們不要魯莾行事,請先合作幫忙把這些血魔所下的蛋清除,然後再跟他們修法,消除他們身上的所有痛苦!

 

(六)癌症反應

另外要記錄的一件事,是蘇師兄的八妹患上癌症住在成都,本來已經患病多年接受過各種手術和化療的處理,20059月份方老師到成都處理蘇師兄母親的後事時,曾經幫她治療了一次,病情就減輕了許多!心情好了、不再如悲傷母親的死亡!

 

後來再由蘇師兄修法,以伏魔三法替她隔空治療,從北京中修法把功德傳到千里外的成都,病情都能夠穩住沒有太大的變化,兩個月前卻身體反應不妙,身體的痛苦指數增加,並且開始大量注射嗎啡才能止痛,今年1023日星期一,蘇師兄接到四川成都家人的通知八妹的病進入病危狀態,所以急著找方老師,但是適逢方老師去了龍潭桂蕾家,後來趕在下午六點半鐘回到法輪中心,才與蘇師兄聯上了MSN的網,透過視訊交換資料之後,方老師才了解實情!

 

方老師看到這一位八妹頭頂百會已經打開,但是身體堶悸漱葛垂o被綁著附在腹部不能移動,兩個月來她的身體因為出現劇烈的疼痛反應,所以每天都注射大量的嗎啡止痛劑,目前神識已經進入瀰留的昏迷狀態,神識已到了呼應沒有生理反射反應的不知人狀態!

 

方老師指導蘇師兄使用普巴金剛,把他八妹的元神神識吸出體外,清除了過去古代八妹參與天魔的契約,其中的主要業障是少林寺的武僧,在唐代曾經參與唐代君主李世民的外族之戰,殺了不少的外族人士,並且少林寺的武僧在傳承上是不吃素食,傳說是由李世民下的命令:少林寺的武僧可以免去不殺生的戒條,可以方便吃肉的戒律,一直沿襲到今天也如是!

從歷史上解決了病人身上的業障之後,蘇師兄從北京打電話到四川的醫院中問候結果,回答是身心進入平靜狀態,沒有那種焦燥不安和疼痛的反應!

 

1024日星期二早上,蘇師兄又再來電,以視訊傳達消息,八妹目前狀態平穩,疼痛已經止住,嗎啡已經沒有再打,但是目前尚未有打開眼,還處在瀰留狀態,所以方老師再次指導蘇師兄,檢查八妹的狀態,方老師發現八妹的頭頂還是打開,但是她的神識無力升到頭頂百會之處,因此再作一次牽引神識的修法活動,但是反應並不見好?

 

方老師這一次的處理方式改變,請蘇師兄以湯匙幫助八妹,把她身體堛犖韘滮尷c物,刮起來倒到綠色密輪的蓮花座中,一般人的身體中密輪的蓮花座是不容易看得見,世上只有兩種人的密輪蓮花座可以清楚看得到,一種是大成就的修持者自身;另一種是被病情折磨侵蝕到全身內在變成空売子的人,綠色的蓮花座就放在地上沒有人掌管,蘇師兄以湯匙刮起綠色發亮的分泌物,它是人類從自卑感和罪惡感中,所分泌出來的有劇毒之物質,表面是冷凍物質,但是接觸到皮膚卻會出現嚴重灼傷反應,病人身上分泌出這種物質之後,身體就會出現強烈的疼痛反應,以及無合奈何的無力感,心情會極度衰弱失去了所有生存的意志能力,蘇師兄替八妹刮起了綠色的汁液之後,病者的元神才開始恢復動力,出現興奮往上衝激的行動力量,完成這一次的作業之後,蘇師兄再打電話到四川去了解病情,回應是睡得很寧靜,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睡眠了!而且一直都沒有再打任何藥物,等著她自然離開人世!

 

1025日早上蘇師兄以MSN與方老師回應,目前八妹的生理狀態正常,睡得很好肚子堛滷ぇK也正常,那都是平常不可能做得到的事,因此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幫她?

方老師回應說:以前每天都痛得要死,所以趕著想死!今天身體媯峈A得很,所以有一點不想走!再給她幾天時間休養,讓她滿願之後再走!享一下生前的寧靜安逸生活,那是從前沒有嚐試過的感覺!

 

今天下午寫稿到這堛漁伬唌A方老師突然咳嗽大作,原來是法身跑到台灣來找方老師,她的身體埵釩雃h髒物,所以方老師先用大悲水跟她清洗,後來發現她的脖子婺j著一根金剛繩,才知道她原來還有宗教的恩怨沒有解除,所以忙著請惠敏過來翻譯,原來是她身上擁有藏密的傳承,那些四大教派的人物都要來索取歸還宗派的法脈,最後方老師還要求她把少林寺三十六房的功夫都捨下,全部歸還給少林寺,結果她的身體御下所有法脈之後,全身變成白色透明非常純潔,方老師相信今天這樣的結果,就是病人等待最後的願望,還清世間一切恩怨之後才可以兩袖清風的安然離去!

 

完成處理的工作之後,惠敏卻告訴方老師說,八妹身體堶悸熒~力已經很乾淨,但是在她的身體外面有一層硬売,売上留下一些不會孵化的吸血鬼卵,影響著八妹的飛升,因此方老師就請惠敏幫忙,進入四川重慶的鬼都之中,這奡N是傳說中的酆都城,把方老師的文章拿給他們看,讓對方知道我們的來意,是希望透過我們的幫忙,讓酆都城的鬼魅都可以獲得渡化!結果對方非常樂意接受方老師的幫忙,往上追尋到第一代的父母,原來他們是少數民族的兄妹,所以不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因此非常樂意接受我們的指導,讓酆都城脫去其中的鬼氣!

方老師再回過頭來看,八妹身外那一層吸血鬼的卵,就自動進入風化狀態而消失,相信這一次的處理應該是最完滿的一次安排了!                      

102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