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法會前行

 

(一)  事由

116日星期一下午,方老師把文章寫完之後,就寄發了出去,因為今天只有寫三頁的文字,所以寄出去的文章就回家了,但是下午的時候,易君打電話詢問方老師,有關昨天的訓練過程和內容,方老師回應說:阿闍梨訓練其實只是讓大家匯合交換心得,老師只是回答大家的問題,並沒有帶頭指導如何練功,所有的過程都是靠自己的實力去完成目標,真正的功能在於團體動力和腦力激盪的過程中,產生強力的衝擊效果,而產生完整的統合功能!

因為阿闍梨訓練,是沒有既定課程的設定,也沒有課程的既定內容,所以就沒有所謂的補課問題,其中最寶貴的地方,是所有的阿闍梨經驗的交換資料,因此是無法可以補課來解決的問題!

 

後來方老師在談話過程中,得知下午寄出去的資料,原來又再出現缺頁的現象,原來只有三頁的稿子寄出去之後卻變成只有一頁,所以晚上七點鐘吃完飯之後,方老師只好回去辦公室再打開電腦,把下午的原稿再寄出去一次,免得今天讀者會看了這樣殘的資料,不知方老師為什麼會只寄出這樣的一篇不完整的文稿?

 

方老師把辦公室打開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壇城之中有白色的影子不斷在閃動,因為這次法會還沒有開始,已經分別有三位女士過世,第一位是水公司老闆家中的老太太,因為人事已高所以在兩個多星期前就去世;第二位是上一位幹事的媽媽遭遇工業意外而傷亡;第三位是蘇師兄的七妹,因為十多年就已經患有癌症,最近才去世!

 

因為法會還沒有開始之前去世,壇城的油燈等等佈置都還沒有進入工作程序,所以只是暫時替她們三位亡靈,在阿彌陀佛的康卡供桌上,點了一盞普通的油燈,要等待法會正式開始之後,才會被安排在正式的供桌上!

 

今天方老師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看到白影閃動不停,所以心堜白,今天的電腦問題,有可能是這三位女士弄的把戲,所以把電腦作業處理好之後,就獨一人進入壇城之中,看了三位亡靈的牌位,先跟她們開光把她們的眼耳鼻舌身意都打開之後,白色的影子就全部都不見了,轉變成強烈的光體,其中點了大功德主燈的女士,身光暴長,頭頂穿過了樓面,變成具有三層樓高的觀音菩薩,站在壇城之內,跟方老師合掌禮拜之後就隱去了身形!

 

方老師因為身體感冒,所以近日進入壇城練功的時間比較少,所以沒有照顧到她們的需要,今天中午的時間雖然曾經花了兩個鐘頭練功,檢視法界的反應,卻沒有注意到旁邊的靈位,今天被通知稿子有缺頁,才想到電腦又出了問題,才會回過頭來看到她們的存在和示現,雖月灰法會還沒有開始,但是對於新近去世的人,法輪中心的處理方式,就是優先免費替她們點上一盞普通的油燈,等到正式的法會開始,才會替她們點上法會的油燈,日後這樣的作業方式,方老師會安排先替她們先開光之後,再等待法會的來臨,以提供更好的服務方式來解除她們的痛苦,不會再有這種被通知才去處理的問題發生!

 

(二)檢討問題

方老師把三位亡靈的牌位都開光之後,在回家的途中反覆思維,過去參加法會的亡靈,其實是不會跟方老師打招呼的?原因是方老師的眼睛,在平常的時候,是根本看不到她們的影子,她們也不敢在我的面前出現,所以她們通常都會找其它的神通小組成員,或者佛母知會之後,才會讓方老師知道她們發生什麼事?

 

否然必然是在研究追踪某一些靈異事象的時候,要進入禪定之中才會看到她們的影子,所以如果遇上女鬼發表意見的時候,我都是最後一個才會知道的人!

 

今天中午練功的時候,因為心無旁務,所以也沒有看到任何一隻鬼影出現,唯一做了一些特殊的工作,就是把整個法輪中心提高地位,放在空中接受陽光照顧,如果有天眼能力的人,他們會看到整個法輪中心是浮在空中,好像一座仙島一樣的飄浮在雲層中,這樣的處置是為了法會進行的時候,可以讓更多的宇宙光能,照射到被超渡的亡靈身上,會讓這次的法會,產生很特殊的功能!

 

但是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功能呢?其實方老師也不知道那將會變成什麼樣的變化?

一切的過程都是第一次發生,必須發生過後才能夠清楚描述!目前能夠寫出來說的,就是這三位女士急不及待,先讓方老師電腦出一點小問題,等方老師回來處理電腦的時候,因為已經天黑了,她們可以現身讓方老師看到,讓方老師知道她們希望能夠提早處理她們的問題?

 

方老師會忽略她們的原因,其實是法輪中心已經早有了安排,每天都有中心的幹事,替她們修供養法,如果是事主到場,還有佛母會去帶她們的家人,佛母會指導她們修供養法回向亡靈,所以目前本來都還沒有輪到方老師的上場,今天遇上這一種場面,還真是第一次?

 

但是這三個牌位,立下來的時間,最早一位已經有三個星期以上,怎麼會等待到今天才開始表示意見呢?那必然是因為最近的變化,才會引起她們作這些反應?如果是今天的話,在傍晚的時候,方老師特別替她們修了一次供養,本來這些供養都應該是幹事要做的事,但是因為方老師一直就坐在位子上沒有離開,所有放置在方老師面前的任何供品,都會自動的轉變成供品送了出去,所以當方老師下坐的時候,告訴了幹事今天她們可以不必修法了,供品都自動送走了!難道是這樣的一回事嗎?答案又似乎不對?原因是時間出現的順序不對?文章是中午的時候寄出去的,電腦送出去的文章是中午,供品送出去的時間是下午五點鐘,時間上的順序不符!…………

 

(三)問題所在

方老師回顧今天一整天所發生的事情,最後所發現的問題,居然是今天早上進入密壇打坐時,感受到好幾位阿闍梨後選人,身心已經成熟,績分已經超過了平常方老師所設定的標準,所以出定之後,曾經通知慧可上師,請他代為製作光甫、敏芬、素惠、和妍怡的金剛阿闍梨證書、和傳法上師的證書!

 

原本在這一次重陽法會期間,只有翊菱一位可以通過阿闍梨的訓練要求,所以只有請慧可上師製作了一份證書,但是經歷了星期天的緊急訓練之後,原來只有三百分成績單的人員,績分突然冒進成為一千二百分,超過了方老師的六百分要求底線!其它的成員本來在六七百分的舊人,他們的分數也突然衝到三千分甚至以上,所以已經達到方老師自定的標準,因此幾乎全部都在一瞬間畢業了!

 

所有的阿闍梨成員,績分突然番高了三倍以上,可見得都是與這一次登頂訓練有關!

但是方老師起初只把這一次的登頂訓練,視為阿闍梨成員面對問題時的一種反應態度,並沒有認識到這一次的臨時緊急集合,相互交換資料的過程中,原來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力,不但止讓阿闍梨成員們都獲得如此加分,甚至連這些牌位的亡靈都要出來活動,參加這樣的顯露,最後方老師只能以這樣的一個理由,作為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立下這樣的註解來結案?

 

原本在方老師建立的阿闍梨考試制度中,學習的成績單並不重要?因為所有的成員在學習的過程中,並沒有因為學到任何一種一種功法,而出現學業成績加分的現象,所以非常符合方老師的基本立場!

 

而所有的成員,如果能夠通過考驗績分增加的現狀,都出現在生活事務上所表現的認知,和態度上獲得加分,所以沒有那一位成員是因為學習成績表現而獲得加分?反而是平常表現在工作和態度上的反應,以及了解如何去建立個人的功德事業有關!

 

原本分數不高的妍怡,基本的先天能力是不錯,但是在過去的表現上,因為受到舊時代的錯誤宗教意識思維影響,因此雖然能力不錯,平常也很賣力的去做了許多服務性的工作,但是因為基本的思維方法錯誤和混亂,因此分數一直都不高!這一次突然上升到一千多分,仍因在全場的訓練過程中,接受到許多不同成員所表達的境界或想法,卻導致她的思想成熟度瞬間突破成長,好像長期以來都是以小孩子的角色來看天下,所以有太多想像出來的幻覺和判斷,以為只有賴著方老師和佛母,就可以安枕無憂了?

 

今天妍怡聽到其它人的發言,卻突然間好像長大了,原本認為有了老師在旁就可以有人照顧,才不會受到他人的攻擊?今天才知道方老師對她的責任,只是讓她長大可以自己上戰場,其它的事務都是她自己的責任所在,那不再是方老師應付的責任?

 

方老師認為:這就是真正的阿闍梨訓練,每一位成員都要對自己的生活和行為負責,而且對自己的思想方法都要負責,方老師只是站在那媗大家都可以聚焦,但是方老師只是一個木牌子,他不會出來示範任何動作,也不會去表演任何一種雜技神通,因為要讓自己如何成熟,是成員本身的責任,那是一種:「不學而學,所以稱之為無學!」的佛法最高要求。

 

(四)重陽法會

1111日至12日這兩天的時間已經迫近,這次的法會是法輪中心年度法會中,是本年最後一次的大法會,法會的內容是屍陀林三法(大威德金剛、那洛空行母、白瑪哈嘎啦),尾場是那洛空行母的破瓦法,在這兩天的時間中,參加法會的信眾可以從法會的過程中,充份了解這四個密法的特殊功能,在法會的超渡過程中是如何使用!

 

如果要特別推崇的部份,就是有許此眾多成就登頂的傳法上師和闍梨共同合作之下,將會讓這一次的法會之超渡功能,和祈福功能達到最高境界!

 

所以方老師在這婺礞j家呼籲,請十方法界十道眾生,都來參加這樣的一次高峰的法會成就!支持這一次法會進入空前盛況! 

117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