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第三帝國的神話一

 

前言:

方老師這一次到北京,與蘇師兄研究吸血鬼的問題時,蘇師兄透露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的希特勒所提的種族淨化方案,就曾經把猶太人列為吸血鬼,並且認為德國的日耳曼人是阿利安人的後代,在原始的傳說記錄中,日耳曼人的祖先是從喜馬拉雅山上走下來的天人,所以純種的日耳曼人正是諸神之子,把社會弄得很混亂的人就是那些猶太的吸血鬼,當時希特勒是以屠殺的方式來解決種族淨化的問題!其實與方老師今天的發現有異曲同工的效果,唯一不同的方式是方老師採用宗教不流血的方式來解決種族淨化的問題,因此方老師回台之後就上網追查資料,整理出如下的文字資料:

 

(一)希特勒

希特勒將人類區分為「文化創造者」、「文化支持者」、「文化破壞者」三種,只有阿利安人才能成為第一類的文化創造者,而為寄生蟲的猶太人只配為第三類文化破壞者。

希特勒的登場

兩元19331月,希特勒躍上政壇,掌握政權,此時的威瑪共和國,實際上已面臨決定性崩潰的命運。由希特勒所發起的納粹主義運動,實際上是在威瑪成立之初,由戰敗後的革命與混亂醞釀而成,但這裡所指的是南德巴伐利亞的慕尼克。這可說是外在的威瑪共和國之興衰與其內在變化過程相合。

1919年,希特勒加入一個「德意志勞工黨」的小團體,沒多久就取得了領導地位。因為當時在巴伐利亞各種右翼的團體群起,德意志勞工黨在當時還是一個無人問津的小黨。
1920
年,改成「國家社會主義的德意志勞工黨(簡稱納粹黨)。」在各種公開集會的場合中,希特勒受大眾擁護的是對感到恥辱的凡爾賽和約的批判,對承諾該和約的威瑪共和國的責難,以及對牟取暴利的猶太人之攻擊等,即是希特勒的演說內容。

1920年的卡普暴亂、1921年愛爾茲柏爾格暗殺事件、1922年拉提拿暗殺等一連串事件相繼發生,共和國政府對反動的右翼在政治、法律上的層層限制亦趨嚴格,這樣一來,使巴伐利亞州逐漸成為右翼各團體的巢穴,巴伐利亞政府與中央政府間的對立也愈加激烈。適巧,1923年的法、比聯軍佔領魯爾,造成未曾有的通貨膨脹。此外,1922年巴伐利亞方面有以喀爾州總監為先導的國防軍,用「柏林進軍」為暗語集結了右翼各團體。

這時候,希特勒曾搶先立下了功名,但經過192311月的慕尼黑暴動,很快就宣告失敗。這經驗的一大轉機,乃使希特勒爭脫暴力性的暴亂主義,而轉換成合法主義戰略。當其自九個月的拘留生活中解放出來時,威瑪共和國也已步入安定與繁榮的時期,希特勒亦面臨施展不的狀態。

「我的奮鬥」與人種理論

在拘留期間,希特勒完成了「我的奮鬥」一書。於書中相當明確地闡釋其「世界觀」,以支持其反猶太主義的人種理論,而主張阿利安人種至上的理論。希特勒將人類區分為「文化創造者」、「文化支持者」、「文化破壞者」三種,只有阿利安人才能成為第一類的文化創造者,而為寄生蟲的猶太人只配為第三類文化破壞者。

猶太人真真是萬惡的根源,舉凡民主主義、拜金主義、國際主義、馬克斯主義等均從猶太人欲支配世界的陰謀所衍生。因此,「德意志國民」的復興更必須認清這種人種問題,而且非保存阿利安人種的純粹血統不可。後來實際上所著手進行的排擠猶太人政策,以及認為屠殺猶太人的行徑是正當的論據。

另外,在「我的奮鬥」中還可明白看出希特勒想向東方擴張領土的野心。他的構想超越了當時右翼保守派的失地恢復論,他認為必須進一步獲得「我德意志民族必要得到的土地」,亦即是所謂以獲得「生活圈」為目標。

希特勒中央政治界的發展

雖然希特勒抱著這些理論及構想,但在威瑪共和國安定時期,始終沒有展現的時機。只是著手去整頓黨內的組織。

希特勒期待能有在政冶舞臺上-顯身手的機會,1929年,象徵威瑪共和國安定與繁榮的休特列傑曼去世,同時也遭遇世界性經濟恐慌浪潮的襲擊。希特勒乃抓住這個躍登政治舞臺良機,和國家人民黨的福堅貝爾克為首,對楊格案採取同一立場。此後,為打倒威瑪共和國,而呈現一股強勁的朝氣。憑著他的辯才與宣傳,再度地吸引了世人的耳目,財經界、生產業界的資金亦有著落,甚至轉向國防軍伸展其勢力。因經濟大恐慌使失業人數激增,到處是一片混亂與不安的情況,這是希特勒與納粹掘起壯大的背景。

當然,在這種情勢下,於背後鼓動勞工階級的德意志共產黨又開始向新的目標邁進。但是,當時的共產黨拒絕共同批鬥社會民主黨,而致力於攻擊「法西斯主義」。因為雙方的目標不同,終不能有效的實現對法西斯主義的批鬥。

然而,希特勒這一方,對勞工階級亦深入地進行適切的宣傳活動。宣傳今日德意志處於奴隸般的困境,其禍首乃是國際聯盟;而共和國的腐敗、無能及利己的政策始終不變;馬克斯主義是以階級間的仇恨製造強國間分裂的敵人;尤其猶太人是置德意志國民於苦境而飽其私囊的大肥豬。不能期待從昔日政黨與政治家處得到接濟,唯有效忠納粹黨的「國民革命」才能恢復國民自身的繁榮、尊嚴與信心,喚回德意志一向的美德-規律、勤勉與自主。

第三帝國的成立

19309月的大選中,納粹黨獲得了一百零七議席,社會民主黨退居第二位。但是希特勒並不以取得議會為目的,而納粹也絕非議會政黨。1932年總統大選,希特勒出馬與興登堡角逐。他雖然敗北,然從再度選舉上興登堡得1936萬票,希特勒得1342萬票,共產黨的帖爾曼得票370萬票看來,也絕不是慘敗。還不如說是藉此向全國國民展示納粹黨強大的力量。接著在同年七月選舉中納粹黨獲得二百三十議席而躍登為第一黨,其目標的達成也近在咫尺了。

按著在11月選舉中又失去三十四議席,但仍保持第一黨,而在這次選舉中則受到產業界大資本家的扶持,使得突然增大勢力而擁有一百議席的共產黨感到威脅。到了1933年,終於任命納粹領袖希特勒為首相,使他獲得合法的政權。

掌握政權並宣稱非議會政黨的希特勒,迅速對共產黨、社會民主黨施加強大壓力,對猶太人排擠,通過「授權法」,要求獨裁權。禁止另結新黨、實行劃一、統制,確立一黨獨裁製,這就是所謂的「國民革命」。19348月,興登堡總統去世,希特勒就以總統兼首相的身份出現,德意志「第三帝國」終於成為事實。

第三帝國與德意志的世界主義

希特勒的納粹國家,因存有承繼鄂圖大帝的「神聖羅馬帝國」與普魯士威廉一世的「德意志帝國」之理想,故自稱為「第三帝國」。此強大國家的意義,是因德國長久以來都是許多王國、選侯國、公國、邊境伯國、自由都市等彼此分立,故有統一的願望。而且,德國有橫跨全歐的意識,甚至有建設「世界之冠的德意志」之理想,由此種種結合而成的意念,稱之為德意志的世界主義。

光榮神話的終了

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光榮、特殊德意志式的社會主義、指導者國家、國民革命、人種的純淨等等神話所包圍下的納粹。德意志第三帝國,的確在起步之時即發生了許多令德意志人民神往的希特勒奇跡。

其中之一即希特勒的「經濟奇跡」-1933年的六百萬失業者,到1936年已大致解決。另有一件希特勒的「外交奇跡」-收回薩爾省,成功地進駐萊因東岸,獲得政權後四年,宣佈廢除凡爾賽和約,確立了完全自主的國家。 凡此種種,均建立了人民對超能力領導人物希特勒的狂熱與崇拜,使反對希特勒派喪失了信心。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意志的混亂、不安與絕望中所產生的希特勒納粹主義,製造出一國家-第三帝國。

1939年開啟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端,進軍波蘭,靠著閃電戰術,希持勒所獲「勝利的奇跡」似乎仍繼續著,直至1942年史達林格勒包圍戰後,奇跡終不再發生,納粹德意志終於走上敗亡之路。1945年,希特勒在柏林的瓦礫中自殺身亡,德意志向聯軍無條件投降,第三帝國至此已徹底的崩潰。

(資料來源:大紀元文化網)

 

(二)種族淨化主義?

特勒的種族主義與最終解決方案

1930年代,希特勒崛起於德國政壇,成為納粹黨的黨魁,在1933年取得德國政權。他的政治訴求除了要擺脫德國的經濟困境,洗雪第一次大戰戰敗國的恥辱外,希特勒還主張種族歧視政策。他宣稱德國的阿利安人(Aryans,亦即除了猶太人以外的歐洲白種人,特別是北歐人)是「最純」的種族,註定要統治全世界。他又聲稱猶太人「危害」德國,必須為德國社會各種罪惡負起責任。猶太人在納粹掌權後,不論是工作權、住宅和教育問題都受到歧視,到了1935年,德國更通過「紐倫堡法」(Nuremberg Laws),將一切的歧視措施合法化。
  1939年,希特勒發動閃電戰席捲西歐,西線戰爭的勝利,使他繼續東進。1941年進攻蘇聯,對於當地眾多的猶太人,希特勒和他的黨羽考慮將其一舉消滅,這即是「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Endlosung der Judenfrage),他們計畫將生活在中、西歐國家的猶太人遷移至東歐加以處決。為此,他們研擬「最終解決」的措施,包括施放瓦斯、集體槍決、餓死,與強迫工作致死等,這項大規模的屠殺計畫造成約六百萬猶太人慘死於納粹所設的集中營。

(資料來源:歷史文化學習網)

 

納粹嬰兒

2006年的114日,大約40位老人相約在德國東部城鎮韋尼格羅德聚會,尋找他們共同的「生命之源」。這些老人來自不同的地方,曾經素不相識,但不約而同地擁有許許多多共同點:都是金髮碧眼,都不知道親生父母的真實身份,都曾經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但都一生與恐懼相伴相形,更重要的是,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納粹嬰兒」。

    誰締造了「納粹嬰兒」?

    說到「納粹嬰兒」,就不能不提希特勒的狂熱追隨者、納粹黨衛軍頭目海因裡希·希姆萊這個人了。就在納粹分子殘忍屠殺數百萬猶太人和納粹所說的「劣等」族群的同時,希萊姆奉希特勒之命卻在秘密進行著另一個「造人」計劃。這個計劃,由於歷史原因,一直以來都不為眾人所熟悉。它就是「生命之源」人種試驗。

    西元前350年,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撰寫的《對話錄》中,有這樣一段記載:「1.2萬年前,地中海西方遙遠的大西洋上,有一個令人驚奇的大陸。它被無數黃金和白銀裝飾著,出產一種閃閃發光的金屬——山銅。它有設備完好的港口和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 這個令人驚奇的大陸,便是後來傳說中消失的大陸----亞特蘭蒂斯。亞特蘭蒂斯的存在一直無法考證。然而,1935年,「生命之源」計劃卻以謎一般的亞特蘭蒂斯為基礎,秘密出爐了。

    它的設計師納粹黨衛軍頭目希姆萊宣稱:「亞特蘭蒂斯文明確實存在過,而且雅利安人就是亞特蘭蒂斯人的後裔之一,只是因為後來與凡人結合才失去了祖先的神力。」

    他們堅信,只要借助種族淨化手段,便能創造出具有超常能力的、所向無敵的雅利安神族部隊,最終統治全世界。而所謂的種族淨化手段,就是一方面殘忍屠殺納粹所謂的「劣等族群」;另一方面大力鼓吹選擇性繁殖。

  「納粹嬰兒」的血統選擇

    1935年開始,所謂的黨衛軍精英們便在希萊姆授意下選擇與所謂「優等」民族的婦女發生性關係,為「元首」創造優秀人種,但並不需要以婚姻為前提。

    然而,在當時的德國,女性未婚先孕還沒有被主流社會接受。於是,19368月,第一所「生命之源」家園在德國慕尼克落成。在這裡,單身女性可以匿名秘密分娩,而且還會得到精心的照顧。

    曾經在生命之源家園生過孩子的一位婦女這樣回憶當時的情況。「我們被照顧得像個公主一樣,到現在我還在想為什麼納粹可以如此狡詐地實施他們罪惡的計劃。」

    德國作家克斯特的《德國媽媽,你們準備好了嗎?》一書這樣一語中的道出了「生命之源」計劃的本質:納粹利用社會的道德漏洞,通過為這些未婚先孕的婦女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服務,來試圖實現創造所謂的優等民族的理想。但什麼樣的孕婦才能入住「生命之源」家園?

    「生命之源」家園,並非毫無選擇地接收孕婦。在這裡生產的孕婦,不必提供結婚證明,但必須滿足以下條件:

    1、必須有相關檔證明她和她的父親都是雅利安人,並且身體健康。

    2、產婦必須都是金髮碧眼。

    3、孩子的父親必須符合納粹規定的雅利安人理想標準,即:身材高大,長頭型,鬍鬚多,鼻樑細高,頭額寬、皮膚白皙等。

    這些母親的身份都被記錄在黨衛軍秘密文件中,但她們生下的孩子不會在任何官方文件上登記,恰恰是因為這一點,許多「納粹嬰兒」的身世以後變得沒有「出處」。

    究竟有多少「納粹嬰兒」?  

    在「生命之源」家園,到底有多少孩子出生?由於大部分「生命之源」特別文件都在二戰中被銷毀,具體人數現在幾乎已經無從考證了。

    在德國,10個家園中大約出生了6000名孩子。但也有人說大約有70008000人出生。二戰爆發後,隨著德軍在歐洲戰場上的獲勝,「生命之源」家園還在被佔領國領土上推廣。

    挪威人,就是生命之源計劃的主要實施地之一。 根據挪威方面的資料,德國佔領挪威期間,在那裡建了10個「生命之源」家園,留下了大約12千名「納粹嬰兒」。

    據說,當時希姆萊德經常到「生命之源「家園巡視。可是,他越看越著急。他嫌十月懷胎的速度太慢了!所以後來,「納粹嬰兒」不見得都是納粹官兵的後代了。希姆萊又發明瞭一個製造「超級嬰兒」的新管道,就是乾脆直接綁架其他國家具有雅利安血統和相貌特點的金髮兒童,交給納粹養父母撫養。

    據不完全估計,二戰期間,在被納粹佔領的歐洲國家至少有25萬兒童被納粹分子綁架。由於戰爭後期德國資源缺乏,許多被綁架兒童都因營養不良死去。

    弗爾克·海尼克,從烏克蘭被綁架後,被一個德國富裕家庭撫養。他有幸活下來了。但是作為一個「納粹嬰兒」,不幸已經與他如影隨形了大半生。

    納粹嬰兒 弗爾克·海尼克:「總有一種感覺從心裡讓我感到不安。好在我才60多歲,我還有時間去尋找親生父母。」

  「納粹嬰兒」鼓起勇氣正視歷史

    根據一些心理專家介紹,「被拋棄感」是每一位「納粹嬰兒」一生都揮之不去的恐懼。     納粹嬰兒 漢斯·烏爾裡希·韋施:「我覺得小時候(的事)對我影響甚大,儘管後來我成了一個好人」

    據有關材料記載,二戰結束後,成批的「納粹嬰兒」被送到孤兒院。白眼、嘲笑、侮辱和毆打成了他們生活中的家常便飯。挪威最大的精神病醫院的院長說,除遭到社會歧視與遺忘外,許多「希特勒嬰兒」從小接受納粹教條「洗腦」,因而受教育程度不高、情感不健全,已經長大成人的納粹兒童有80%以上智力發育程度低於同齡人。

    巨大的恥辱和痛苦,這就是「納粹嬰兒」們從納粹那裡繼承來的遺產。對他們來說,歷史開了一個多麼大的玩笑。如今這些老人們終於要鼓起勇氣正視歷史了。

    因為就像海頓賴希老人本人所說的:「『納粹嬰兒』的故事很重要,因為它關係到家庭,是關於母親、父親和孩子的故事。這能幫助學生們把歷史和自己聯繫起來,更好地理解歷史。」

(資料來源:納粹嬰兒)

 

希特勒欲讓英國男人絕種 遍地佈滿雅利安人後代20061114 07:0

    據英國《星期日快報》12日報道,眾所周知,納粹德國曾在歐洲建立過許多秘密的「生育農場」,專門培育純種雅利安後代,本月初,40多名靠這種手段孕育出來的「納粹嬰兒」還在德國進行了一次特別的聚會。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希特勒還曾計劃在征服英國後,將所有17歲到45歲之間的英國男子全都趕到歐洲大陸的奴隸集中營中,然後在英國建立12個雅利安嬰兒「生育農場」,將200萬擁有金髮碧眼血統的英國女人關進「生育農場」當性奴,專門和德國男子交配生育「雅利安嬰兒」。納粹官員相信,如果這一計劃得到實施,那麼只需經過一到兩代,英國男人的血統就會絕種,而英國也將遍地佈滿雅利安人後代。

    
據報道,納粹德國的「英國生育農場計劃」是由英國前調查記者科默·克拉克發現的,他在二戰後到德國進行旅遊研究時,發現了這一瘋狂可怕的計劃,並將這一驚人發現寫進了《希特勒控制下的英國》一書中。克拉克的兒子將他父親留下來的詳細內幕資料交給了《星期日快報》記者。

    
這個計劃是納粹黨衛軍將軍沃特·達裡設計出來的。據悉,這些在「英國生育農場」誕生的嬰兒出生後沒幾天,就會從他們的母親身邊被帶走,交給德國人撫養。只有那些完全符合納粹標準的「雅利安嬰兒」長大之後,才能獲得允許重新返回英國。達裡曾說過:「這些嬰兒將作為德國人被撫養長大,他們將成為未來英國的主要人口,只有那些完全符合標準的雅利安嬰兒才能返回英國,那些不符合標準的孩子將接受絕育手術,送進德國的奴隸營中。」

(資料來源:揚子晚報)

 

(三)世界人權抬頭

為甚麼人權的觀念在第二次大戰之後突然間有了一個非常大的發展?

其實如果你稍微回溯的話,大概在第一次大戰之後,人權觀念已經開展了。因為在第一次大戰當中,在戰場上的跟在平民當中死亡人數,因為戰爭死亡的人數大概一千萬上下,不但人死亡了,人流離失所、家庭破壞等等,釀成了許多人間的悲劇。所以很多人就想說我們是不是能夠阻止戰爭?當時創設了像「國際聯盟」,簽訂了各種各樣的國際條約,然後箝制德國,希望將來戰爭不要再出現。

結果沒有想到在1930年代,德國快速崛起,然後法西斯化,竟然又發動了第二次戰爭,造成了更大的戰禍。第二次大戰死亡的人口幾乎是第一次大戰時候人口的5倍到5倍半。所以人們正在開始關切人權問題的時候,沒有想到出來了更大的戰禍。

 

一、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大家才回頭痛定思痛想說我們怎麼樣把人權問題再來研究研究,再來推到一個高峰。會使得人這樣去考慮,一方面是戰爭的問題,另外一方面是納粹德國的興起。納粹德國它最早就是一個種族理論,他們認為,我們阿利安人,我們日爾曼人比旁邊的種族要優秀,比斯拉夫人、比猶太人、比吉普賽人、比土耳其人都要優秀,所以我們應該統治他們,我們應該淘汰他們。就是因為這種觀念的發展,所以納粹德國對「人」的這個部份是非常殘暴的,其中的表現就在集中營上面。

 

在第二次大戰快要結束的時候,盟軍去攻德國,攻到很多地方就一步步的解放,就攻到波蘭南部的時候,有個地方叫奧茲維辛,當時被改成叫奧茲維茲,這是德文發音,後來改回波蘭文之後叫奧茲維辛。這個地方他們發現了一個集中營,盟軍攻進去之後,看到這集中營裡面的景象,真是嚇壞了。

裡面有堆積如山的屍體,堆積如山的人的骨骸或人的頭顱骨,那麼裡面還有一些少數的活人,把他們救出來之後,個個瘦到簡直就不成人形不說,最可怕的就是他們如果穿了短褲的話,你一看真的會嚇一跳,人的大腿比膝蓋骨要來的瘦,你可以想像當時那種飢餓和營養不良的狀況。

除了這些之外,他們繼續搜索,後來在一個倉庫裡面,發現許許多多像戒指啦、私人財物等等,原來這就是納粹的衛兵從這些囚犯身上搜括下來的。再下去看,就是許許多多的毒氣室,百萬人、百萬人在那邊被毒氣殺死。後來發現一個房間,他們打開一看,真的嚇壞了,裡面人的頭髮有七噸半。

所以這些事情都說明人命在戰爭當中非常不值錢,但是在納粹時代,人命跟人權被踐踏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就是為甚麼人們在第一次大戰跟第二次大戰之後,大家覺得說人權的問題這麼重要,人的觀念這麼關鍵、這麼重要。所以人權的觀念因此產生之後或因此得到發揮,我們就覺得應該把它落實下來。

 

第二次大戰結束,成立了「聯合國」。聯合國就把提升人權、重視人權當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所以在1947年經過非常詳細的討論,在1948年經過修改,到48年年底之後就推出這麼一份檔,叫做《世界人權宣言》。這個《世界人權宣言》其實我們今天看回頭,它的一些文字跟它的一些理念還是基本比較簡單的,當然後來我們有了更詳細的發展。

在這個《世界人權宣言》裡面,它前面有一段不算太短的序言。在序言當中,它提出說「家庭的所有成員都應該有他的固有尊嚴,他們都擁有著平等的、不可被分割的權利」。那麼這個「不可被分割的權利」當時沒有說的很清楚,其實就是「天賦人權」。所以它家庭的成員每個人都有這種不可分割的權利,然後也應該享有言論、享有信仰的自由,然後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他們認為這些是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

 

這些想法其實都非常好,但是如果說今天來看的話,其實有很多的不足。不過這個東西是在將近60年前出來的,當時能夠發展成這樣,其實已經很讓人佩服了。那麼除了序言之外,它後面底下具體列了很多條文,一共30幾條,不同的條文它指涉不同的塊、不同的內幕,著重不同的部份,也就是當時他們注意到人權的不同面向,後面我們會比較詳細的介紹。

那麼現在我們先談談第一個問題就是,在第二條當中,它提出一點,它說,人人有資格享受他這些平等的權利,不因為他的種族不一樣、膚色的不一樣、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是其他的見解,也不因為他的國籍不同,或是因為他的社會出身,因為他的財產多寡,因為他的出身地或其他的身份等等,任何區別而有所區別。

換句話說,在60年前,這聯合國當時認為說人的所有這些條件,我們不管你後天的條件是甚麼樣子的,我們認為你先天是平等的。這個是一個「天賦人權」推到最後一個具體的極致。

 

因為從很抽像角度來看,每個人有他的「天賦人權」,我有這權利,你有這權利,可是權利推到極致的時候,我們必須注意到一個問題,我有這麼多權利,你有這麼多權利;我的權利跟你的權利比起來有沒有多一點,有沒有少一點?你有沒有因為甚麼原因而少我一些?這些是不可以的。

所以「平等」這個精神最重要就在於說,不管你種族、膚色、語言、宗教信仰各種各樣的差異,你所擁有的權利跟別人是完全相等的,這個才叫做「平等」,才叫做「平權」。而一個人權的觀念落實到這樣的話,才真正到了實處。

(資料來源:台灣大紀元)

 

(四)誰是雅利安人?

雅利安人(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雅利安人(梵文:arya,「高尚」)屬高加索人種(白色人種),他們身材高大,皮膚白皙,長頭多鬚,高鼻子,藍眼睛,淺色頭髮是原居於今天俄羅斯南部烏拉爾山脈附近的古代部落,使用印歐語系的語言,被譽為印歐語系民族的共同祖先。

西元前3000年代,雅利安人還是一個部落聯盟,其生產力發展已進入銅器和青銅器時代,他們本來就是一個遊牧部落,所以畜牧業在他們的經濟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他們畜養公牛和乳牛,牛糞則被做成圓餅,充當燃料,馴養的動物有山羊、水牛、綿羊、馬、豬等,他們選用馬和馬車作為交通工具,過著以遊牧為主的生活。其社會組織形態尚處於父系氏族部落和軍事民主制時期。

為了尋找新的水源和牧場,雅利安人的部落開始不斷向外遷徙,向西進入歐洲大部分地區,向東深入歐亞的腹地、向南則伸入西亞和南亞,在人類歷史上形成了規模巨大的世界性的遊牧部落遷徙浪潮。

 

西元前3000年代末至西元前2000年代初,居住在黑海沿岸的一支,從俄羅斯南部的庫班地區越過高加索山脈進入小亞細亞的安那托利亞高原。這些人和當地原居民雜居、融合,被稱為盧維人、帕來人、西臺人、呂底亞人。 同一時期,居於黑海沿岸的另一支,進入巴爾幹半島的東北部,接著陸續分批進入希臘,被稱為希臘人。

西元前2000年代初,居於東歐草原西部的一批雅利安人,沿多瑙河向西挺進,他們翻越阿爾卑斯山進入義大利,被稱為拉丁人。拉丁人是這些遷移民族中最著名的一支。與此同時,另一些雅利安人繼續向西和北兩個方向遷移,形成了西歐的塞爾特人和北歐的日爾曼人。

 

也是從西元前2000年代初開始,又一支雅利安部落從堮西岸分批南下進入伊朗高原,稱為伊朗雅利安人,早期進入伊朗高原的雅利安人,先後在兩河流域北部和南部分別建立了米坦尼王國和加喜特王國,居民被稱為米坦尼人和加喜特人。後來進入伊朗高原的雅利安人則定居在這一地區的西北部和西南部,分別建立了米底王國和波斯帝國,被稱為米底人和波斯人。

 

而最先進入伊朗高原的一部分雅利安人則繼續向東南方向移動,在西元前1200左右越過阿富汗興都庫什山脈約於西元前1200年來到印度河流域。在印度河流域,他們遇到了當地土著達羅毗荼人的頑強抵抗,這使得雅利安人不得不放慢征服的腳步,經過6個世紀的漫長戰爭,雅利安人最終把大量土著達羅毗荼人趕走,有的則變成了雅利安人的奴隸。

另有一說,中國古代西北部少數民族塞種,是繼續東遷的雅利安人後代。

 

20世紀,納粹分子改變「雅利安」原來的意義,用這個字眼指「高尚的純種」,認為德國人是雅利安人的典範。實際上,同樣屬於雅利安民族的羅姆人(又名吉蔔賽人,歐洲人普遍誤認為他們來自埃及)卻遭到納粹的迫害,理由是他們是劣等混血種,生活習慣和日爾曼民族完全不相容,丟盡雅利安人的臉、玷污德國人的純潔,這就說明瞭納粹的人類學概念有嚴重的矛盾。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阿利安人

印度河谷文化:
  直到十九世紀初期以前,印度的史前史和原始時代幾乎沒有人知道。一直到二十世紀(1920年代)考古學家在印度河流域地區發現令人矚目的印度文明遺蹟後,才使人們得以知道關於印度的史前和原始時代的情況。而這段歷史中較清楚的時期是在西元前2,500-1,800年,正與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帝國同時。
舊石器時代
  關於印度最早的人類遺蹟要追溯到舊石器時代石器的發掘,時間約在西元前70,000-10,000年。有兩個石器工業是可以確定的:一個是索漢(Sohan),其特徵是利用單面的石頭工具﹒發現於印度河河谷及其支流:另一個是馬德拉斯,以兩面手斧和切肉刀著稱,廣泛分佈於印度的南部、中部和北部某些特定區域。較後時期還有不同的薄片、圓狀火石、瑪瑙、玉髓等,則在西印度的古加拉特到南印度的邁所各地均有散佈。

新石器時代


  在印度編年史中,這個階段是否屬於人類進化時期、是否從以遊牧狩獵的生活轉變成定居生產的生活,至今尚未能確定。雖然如此,新石器時期所用的工具卻遍佈整個印度。一些定居遺址分佈在印度南、北兩部,時間是西元前2,000年左右,顯示印度的新石器時代要比西亞晚許多,西亞關於金屬器具的使用也較進步。考古學家發現印度在新石器時代的社會有許多特徵。喀什米爾的布爾劄霍姆(Burzahom)地區,發現洞穴內有許多以前未曾發現的墓穴、陶器和各種不同的石器和骨器。印度南部的皮克利哈爾(Pjklihal)、烏特努爾 (Utnur)和婆羅門吉(Brahmagiri)等地的洞穴內也有墓穴、陶器、青銅及石器文化的遺留物。邁所高原上的新石器時代人們都以畜牧為生,不過也發現了一些不知其用途的火燒過的糞堆灰燼。

印度河谷(哈拉巴Harappan)文明


  從西元前4,000年左右起,在印度河流域定居下來的村莊生活,象徵早期青銅時代的開始。大約B.C.3000年已發展了相當輝煌的文明,村莊聚居式生活轉變成城鎮式,而城鎮有時還演變成軍事要塞。在西巴基斯坦的阿姆(Amri)和果德迪吉(Kot Diji)及拉加斯坦的卡利班甘(Kalibhangan)的洞穴中,均可找到約西元前2,500年在印度河谷的哈拉巴文明遺址。這些文明因混合了複雜的城市和初期的青銅文化,故其起源至今仍不清楚。此文明的時代是西元前2,500-1,800年, 包括100個以上的城市、鄉鎮與村莊。

 

  在城市的西方通常有磚石建築,做為防禦區域。堡壘工事中,包括大浴池及築有運輸走道的大穀倉。在堡壘之下的城市是在一嚴謹計劃下築成的,神廟、住宅、浴室、街道,幾何形的佈局和衛生系統的設計排水溝、運河等。出土的遺物非常豐富,包括黃金首飾和寶石、經雕刻過的石頭、青銅和土塑小雕像等。黃銅和青銅多半用於製造器具和武器。陶器通常以輪狀捏製,用火燒成,並繪上幾何、花卉和動物等圖案。許多地方發現小滑石的印章,正是哈拉巴文明的特點之一。這些滑石上列有凹痕,頂端則列有文字已脫離圖繪階段,但至今無人能辨。其文化情形與蘇美文化有近似地方,稱之為印度河流域文化 Indus Valley Culture(延伸約1600公里,或稱哈拉巴文化Harappan Culture)。


  在美索不達米亞發現之類似型態的物品上,可證明哈拉巴文明與西亞有商業往來。沒有任何具有決定性的證據證明此文明衰落的原因。史家多半認為是因印度-阿利安人從西北部入侵所致,但此理論仍有待商榷。例如水災、社會和經濟的混亂也可能是印度古文明消滅的原因。

  B.C.2000頃,雅利安人AryansAryan原為梵文「貴族」之意)由西北邊境興都庫什山脈侵入印度半島,經數百年爭鬥,摧毀印度河上原有城市,征服原住印度北部的達羅毗荼人(德拉威人) Dravidians(將其驅往南方),佔有印度北部後稱所佔地為「阿利亞吠爾陀 Ariavarta」,原意為「阿利安人的地方」。

印度-阿利安人和北印度的史前文明


  約在西元前1,200年,勇猛的阿利安侵略者便占據整個從印度西北到旁遮普省的各通道。阿利安人的記載最早見於一本有關宗教儀式的詩歌集梨俱吠陀。其語言是早期的梵語與古伊朗語十分接近。該經書所描寫的印度地區是旁遮普省東部,後期吠陀經書則顯示了阿利安人漸漸滲入恆河平原和東印度。阿利安人是由國王統治的部落和種族組織。吠陀經典中有關戰爭的記載甚多。阿利安人種植穀物,使用金屬器皿,用牛耕作,也會駕禦輕便的馬車。
  沒有任何考古發現可證明印度-阿利安人的實際狀況。不過他們已跟北印度的灰陶文化混合為一(約西元前1,000-500)。在哈斯蒂納布爾(Hastinapur)和烏塔爾省的阿蘭吉布爾(Alamgirpur)發現人們居住的房屋是用磚造,塗上厚厚的泥土,並篆養牛馬;種稱,使用銅器和鐵器,且會製造塗上黑色圖案的灰陶器。

(資料來源:外國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