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初訪青城山

 

(一)青城山之遊

921日早上九點鐘,蘇師兄安排了胡媞、穆星、和阿勇、陪同方老師上青城山去參觀,青城山是四川省內最負盛名的道家修行的記念之地,中國道教的創始人張道陵(五斗米教)傳說就是在青城山上修練得到飛升的,有了這一些簡單的道教資料,方老師就坐上了胡媞所開的藍色法國歐寶房車出發。

 

在開車的途中,方老師問穆星:為什麼這幾天看不到他的踪影?

穆星回答:前幾天因為到一家藏密的店媮宒甇辣臐A當天就感受到將會生病,經困回家之後就全身發軟,身體發高熱無起床,病了足足兩天不能活動,今天的身體才開始復原可以起來走動,本來還擔心今天是否有體力上山?但是一看到師爺就全身都好像沒有病痛,完全沒有生病的感覺,所以心堣]很高興!

 

方老師回應說:「下次碰到這樣的感覺,不要接受那些靈界的訊息,反而要造訴他們說:『想要毛生病,先享受一下我的拳頭,看看誰才會生病!』如果你敢如此去罵它們,他們就會破功,無法讓你生病,否則接受了他們的訊息之後,就會進入被催眠的感覺中,讓自己的身體生出大病來!」

 

車子行駛得很迅速,胡媞這一個小女生,開車雖然很守規距,一切依照交通規則行車,這是從英國讀書時所學到的開車規距,一般居住在大陸境中沒有出過國的人,開車的時候都會有一點衝動,不依法規開車,所以容易被警察開罸單,穆星就曾經接受過不少的罸單,但是胡媞只接受一次違規停車的罸單,原因是開進了一個巷了口之後,車子全部都被塞死了無法移動,在這種情況下,整條巷子的車子都被開違規停車的罸單,那些開罸單的警察對她們一個都沒有放過!所以打破了她沒有被開罸單的記錄!

 

開車到達了青城山,我們選擇了乘搭索道登山,然後再用自己的腿走路下山,上到了上清宮看了神案上的三清塑像,發現這些雕象塑得好像完全不得體,可能是為了要表達童顏鶴髮的特色,所以把塑像塑成童子相,但是在造型和臉上的特色上觀察,名聞中外的青城山寺廟的塑像,竟然做成好像玩偶一樣的虛假,乾枯的面孔和眼神,加上漆在臉上的顏色,只能說是墳場墓園之中的紙童之造相,實在很可惜!看完塑像就坐下來吃飯,發現餐廳堙A他們吃的素齋原來是完全不忌葱蒜,而吃肉喝酒更是稀鬆平常!

 

吃飯完畢,我們一行四人,就開始往後上的小路走上去,正在談話之間,方老師又提及了昨天晚上普巴金剛顯靈的事,最後描述普巴金剛喜歡吃大蠎蛇的習慣,結果在遊青城山的時候,走到觀日亭的時候,胡媞被法界的人擊中她的右側額頭,發出一陣的疼痛感覺,方老師就問胡媞說:「昨天妳拿著普巴杵殺蛇的時候,有沒有走到青城山上殺蛇?」胡媞回答:「有!而且連殺了好幾條大蠎!」

方老師說:「這些蛇是有人在飼養的,是飼養大蛇的人來打你!」方老師觀察打擊胡媞的人,是一位老人家,手上拿著一支枴杖,盤著腿坐在一個小小的雲堆上,身高只有我們的一個手掌那麼大,浮在胡媞的額頭高度,趾高氣揚不可一世!所以方老師就教胡媞說:「舉頭三尺見神靈!今天是你要舉頭看我們;還是要我們舉頭來看你?」

 

這句話一說完,本來浮在半空中的老人家,把頭舉起來看我們的時候,就突然整個身軀翻覆直咕碌的捽到地上,本來很自在的傢伙就變成很狼狽的在地上亂爬!他在如此混亂的過程中,根本也沒有機會去讓他思考為什麼會發生如此重大的變化?事實上他這樣的打人是違反了規則,而且剛好打在比他還強的人身上,讓他觸犯了犯上的法界紀錄,所以身上的法術全部被法界收走了,才讓他變成如此狼狽之相。走過了幾步,從山峽中傳來一陣風,風中有一股血腥味,普巴金剛只把巨蠎的蛇頭吃掉,其它的身體部份不怎麼愛吃,在習慣上就是把它們撕斷丟在地上不管,這些蛇屍還在山谷之中,所以透出一陣陣的怪味!

 

我們一行四人繼續再往前走,走過一個山腰又往另一過山腰前進,方老師討論到剛才在上清宮中看到的三尊塑象,太清是太上老君,他只是一位留下道德經就騎生而遁的哲學思想人物,事實上並沒有機會讓他把道德經的理論實踐?所以嚴格來說他只是哲學家而不是修行人,但是後人卻拿著他這一篇經文,把它捧得太高放在道家學說的最高標桿之上,所有的道家學說都建立在這一個空架子之中,雖然道德經的內容對於玄學方面很有啟發性的效果,但是因為連李聃這一位老子,都沒有把思想落實在生活層面上應用過,該修正的東西都沒有修正,所以才造成後世道家思想和生活之間脫節!所以老子被列在太清的位置,其實只是虛位之處,完全沒有實力!

 

後期道家之中,混合了陰陽家的道術,因此無處歸身的中國醫術、和合了陰陽家和道家的東西之後,產生了醫、卜、星、相、武術和地理風水之後,所以產生了許神話故事,把道家的修練之法過度自我膨脹,因而失去了進化的競爭力,其實今天道家的徒眾,已經末落在懷舊的思想之中走不出來,只是在等待被淘汰的命運,如果沒有吸收新時代的宗教思想,道家的學術思想通通都會進入歷史之中,不會再有起色了!

 

話才說到這堙A方老師已經發現了玉清這一位原始天尊了,所以把他召喚過來,方老師問他一句話說:「玉清是王字加一點,你是否想當皇帝啦?」這一句話一出,玉清就嚇到現出了原形,原來是一條數千年的大蠎,背後上貼著了一張符咒,頭上套了一圈鐵圈,表示它只是一個受人控制的傀儡,問它從何處來?它的回答是原為得道之蛇神,但是在聽法的期間,被一些心懷不軌的同門道犮友,使用了一些法術把它制住,從此接受了他們的控制而無法擺脫,也去接受這一些道友的指使,做了許多不應該做的顯露神通、甚至有些違背良心的事,因此多年來都不能轉化,今天因為人事而經了了,許多有法術能夠控制它的道友已經死去,沒有人可以操控它,但是身上的符咒還沒有能力擺脫,所以會現出這一種原形給方老師看到!

 

方老師了解它的痛苦,也知道昨天普巴金剛並沒有把它吃掉,就是早已經發現它並沒有惡心,把它留下給我們處理,所以方老師回過頭來看了一下穆星,觀察到它與穆星有緣,所以告訴穆星如何幫助蛇神撕下後腦上貼住的符咒,並用金剛界曼荼羅的印契,幫它打開鐵圈,給它身上按了本門的契印,讓它可以回天述職!那就完成今天上青城山的目的。

 

方老師一行四人,走到靠近祖師殿的範圍,就發現了上清的踪跡,他坐在一條大蛇蛇頭之上,凌空飛行好不威風,當他從境外飛回青城山時,這一位最愛飼養動物的傢伙終於被方老師找上了,當他也發現方老師的踪跡時,知道彼此之間功力相差懸殊,還想躱起來不讓我們看見,方老師就亦步亦趨的往他的住處靠近,他也知道一時之間是無法擺脫方老師的追踪,所以就乾脆在祖師殿中等候我們!

但是方老師在山道上走至中途比較接近的時候,有兩位出家比丘走在方老師的前面出現,並且快步先往祖師殿的山路上走了上去,所以方老師就不再往前走上去祖師殿,只要求胡媞把心輪打開,在她的胸口上現出一支普巴杵,閃閃生光,並對住上清宣告法界通告:

「法界通告:任何佛菩薩和諸天之仙眾,不得再飼養畜牲動物!否則,畜牲動物對人類所做成的各種任何傷害,動物所觸犯的一切戒律,飼養者視為包庇者處罸同罪!」

 

本來坐在涼亭之中,周圍都被許多奇禽怪野所包圍,這些動物都是上清所飼養的龐物,上清本身的心底還算是正直,不會使用這些奇禽異獸去傷害他人,但是他的弟子卻不是這樣的想,因此他的弟子有時候會偷偷的使用邪術,去控制這一些靈獸去做一些不合法的違規事項,所以會出亂子,但是他卻會縱容徒弟不去糾正這些弟子的行為,原因是御獸之後很不好練,需要長時間與動物生活在一起,才能夠讓動物接受呼應,這些弟子出了狀況,他卻從不去干涉變成縱容弟子從事非法之行為,這種不重視世上的活人而只重視自己飼養的動物,那其實只是一個痴呆的修行者,能力就算再高對社會也沒有太用!

 

法界通告一經張貼之後,所有飼養在山上的動物都獲得了釋放,全部都跑得清光,這一位上清道長除了在那媯o呆之外,卻不知道如何是好?那些奇禽異野聽到法界通告之後,知道從今之後就沒有人可以包庇牠們,而上清道長今後也不得再使用任的異術來操緃牠們,一下子全部都跑清光,不再聽命于他了!今天才總算讓他看清楚,人與動物之間的差異性!少了一個操緃的力量,禽野就會自然選擇自己的生活,並不喜歡生活在被人操緃,過著苟且偷生的生活,能夠自由自在的大自然生態之中生活,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法則下,接受時代的考驗和挑戰,才能夠讓自己的物種可以進入更佳的進化!

 

方老師四人再往山下走去,經過了天師洞,看了一下石碑上的介紹,原來這堨翱O當年五斗米教的龍虎山人,張天師的坐化飛升之處,他是中國道家的創教始祖第一人,也許過去也有其它傑出的道家人物,他們只有選擇幾個傳人,但是並沒有將修持方式普傳於世,因此張道陵就成為正式的成立宗教傳世的第一人!在歷史上列為道教的正式開山祖師!

 

進入這一座天師洞有一點陰暗,胡媞和穆星都感受得風寒透骨,但是方老師並沒有冷的感覺,這種寒冷並非陰寒之氣,乃是得道者的靈體尚未離開這一個洞穴之中,所以進入洞穴之中就會出現一種奇怪的寒冷感覺!但是這種寒氣本身並不冷,仍然是一種正常的罡氣而成,對方老師來說是一點都不冷。

 

進入正中的神壇之處觀察,原來這媕雩茈u是一個藏身的石洞,但是後世的人已經把這一個洞口多加上了屋頂和主要的樑柱,變成一座記念性的廟宇,在原來的石洞之中,可以觀察到有一股飛升的力量,當然是昔年張天師飛升時所留下的歷史痕跡,但是悉識其中奧妙的方老師,已經從這一股歷史痕跡之中,讀取到了當年張天師的飛升,其實只是到達了二禪天極樂世界之末頂,但是並沒有登越三禪天藥師佛國之剎土,所以看到這一種答案之後,方老師就笑咪咪的請大家坐下來,不要站立在這堙A一行四人坐到旁邊一條黑色的長板凳上等著等著!

 

等了好一會員,張天師、張真人已經到了,一團淡灰色的氣開始出現在神壇之前面,他看到了方老師等人開始時並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任何不敬之心,只是站在那堥S有移動,所以方老師首先向他說話:「張真人二千年前在這堶舅氶A的確是讓人敬佩!但是當時的飛升只是飛到藥師佛國的門口就停住了,為什麼不再往前走過去呢?」

 

張真人經由胡媞和穆星的轉述之中表達了:「當年的他,已經達到超越前人的最高境界,所以自覺得可以不必再往前推進,所以就此卻了步,沒有再走過去!」

方老師就對胡媞説:「妳現在告訴張真人:妳們家的胡老頭子,他生前沒有做任何修行,平時只是喜愛穿漂亮的衣服,愛煮這項拿手的食物,在打日本鬼子的時候,因為年紀小被嚇得要死,因為身裁矮小比槍枝還短,所以後來是被老百姓把他連人帶槍,一齊抱回來送回部隊之中,後來做了共產党的基層幹部,沒有去打擊右派,只是寫寫文章發表一些意見,做了一個小官就已經很滿足,沒有任何野心,所以也沒有去搞鬥爭拉關係!死了好幾年都在地府之中做一些小差事,幾天之前,方老師去跟蘇老爺子修法的時候,蘇老爺子不但可以飛升,連帶她們家這一位不知進取的老爺子也跟著飛升了,出了三界還差一點跑了回來!……

 

胡媞這樣的一一介紹,張真人就開始產生焦慮,他終於發現二千年前的得意傑作,今天已經被這樣的一個不去修行的老頭子,把他的自尊心打破了!因此得意之心已經消失無蹤,反過來問方老師:「我已經突破了所有道家的學說,飛升到如此之最高境界,難道還可以繼續飛升嗎?」方老師給他回答:「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張真人聽到之後,心中的信心開始活動起來,馬上回答我知道了!但是就在他飛升的時候,才發現並不是那麼就容易就可以通過這一道道的柵欄,所以飛回來拜在地上,接受了方老師的皈依之後,才能夠化成白光一飛沖天,通過了三界的大門,進入了宇宙之中飛行,臨走的時候,轉告穆星轉達:「他最喜愛的就是宇宙觀星之後,今天得到方老師之助,終於可以一了心中之願望!日後如果有需要他出力之處,只要跟他打過招呼召喚他,他就馬上回來跟我們辦事和支持!」

 

完成了天師洞的任務,青城山之遊的目的已經全部完成,下山之路上經過了全真觀,原想進入參訪,因為前幾天傳法給穆星和胡媞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他們兩人的身上,都有全真教的傳承,但是進入這一所道觀之中觀察,才發現觀中並沒有任何仙氣,神案之上的塑像完全無法表達出全真七子和全真祖師的特色,只有兒童兒戲之玩偶感覺,全真觀之塑像如此粗製濫作,雖然本觀的位置和地形,觀賞自然景觀的條件都不錯,但是左青龍的位置上,看到的是剝落的高山削壁,表示徒眾傳人零落右白虎的位置上看不到圓鼓高山,表示沒有太大的功名利祿,明堂的位置之上,不但沒有一個平坦的空間,而且還擠了一座狹長的小山,阻擋了往外開發的出路,如此之風水傑作,本身就破壞了宮廟的發展空間,因此空有一番盛名而只不過是虛名所累,因此看完之後,不禁替當年在此經營的開山創始人感嘆,此山如此之開發實乃錯誤之舉!不但對自己的宗教派系無法獲益,而且也是一種破壞大自然之舉。

 

(二)都江堰之遊

走在青城山的小徑之中,由於古樹參天、樹林茂密,看不到太陽,所以無法辨認出方向,很辛苦才找到了下山之路,再往山下走去,本來立在路旁的指示牌子,把標示的下山之路標錯了方向,結果下山變成上山,走了一半之路發覺此路有點蹊蹺,經過路人的指引,才知道看錯了標示,這樣的一來一回,把雙腳都走累了!

 

青城山的全山真是太大,路標的指示方向不夠明確,兩條腿今天也真的是有一點受罪,走出山門之後,已經是兩腿發痠,不太受自己的意志力指揮,再上車開車到都江堰的二王廟,沿途上都走錯了許多方向,原因是穆星已經有十年沒有到過都江堰,胡媞也記不起這一座二王廟在那堙A走了一段迂迴的路,才找到二王廟的去路,汽車登上了山路走了一段才到達二王廟,進入參觀的大門時,胡媞這一次共沒有隨行,她說需要留在車上休息,等一下開車回成都的時候才有精神駕駛,因此這次進入都江堰的二王廟只有穆星和阿勇總共三人,進入參觀大門之後,才發現路上盡是下山之石階之路,走在這樣的一條小路上,真的是兩條腿都在發抖,如果走的是平路,胯骨張開就可以快步前進,不但沒有障礙反而是對兩腿都比較好的腳程,但是走了那麼多的山路之後,下山走在石階之上,石階從上向下的震盪,大腿的關節要承受身體的往下加速度,所以經過長時間的承載結果,筋骨早已經吃不消這種震盪和壓力,如果只是快步前進,就沒有這種高頻震盪的加速度感受,腿骨就不會出現如此的吃不消現象!

 

走過了二王廟才發現,這一處的人口已經是荒廢沒有游人出入的進出口,經過長長的山間小路才走到河口的水平面上,看到了河邊的岸上擠滿了遊客,回頭一看剛才走過的山徑,原來大約有海拔一兩百公尺的高度,才知道又在不知不覺的情形下,走上了一大段如此難過的山路,如果觀賞完畢再要我們登上這一條山徑,恐怕我們都再也走不動了!在這一條山徑之上並沒有載人的山兜,這次的參觀竟然替自己埋下了如此嚴重的果局!

 

幸好胡媞適時打了一個電話下來,她會在都江堰的大門外停車等候我們出來,所以才讓我們放下心情,不致猛看路上找尋:是否有其它的平地路徑可以回去?讓我們有一點乾著急!

 

看了都江堰的建設,由於沒有看到介紹本處之人文歷史,所以一點都不理解這堛漱穭摮蚴堹S色,一直到出了大門之外,看到了參觀大門外的遊客中心文化陳列館的介紹,才發現這堣@個建設,原來竟然是在戰國時代,秦國的一位水利官員所設下的水利工程建設,當年的水利官員李冰父子兩人,替秦國設定這一個水利建設的時候,開鑿了河道,解決了四川境內的水患和乾旱的兩個問題:

 

他們先設定了岷江河口魚咀之處,讓從樂山大佛的岷江上流所流下來的喘急水流,產生分洪的效果,讓正常的水流能夠從內江之處進入四川的大平原,而達到灌溉千里平原的富庶效果,當大洪水出現的時候,喘急的洪峰和過多的水流就會流入外江,而直接流從外江的路徑進入長江之中,達到防止洪水的災難發生!在第二段的水利工程之中,就是沿內江往下一站之處,另外又再開鑿了一個寶瓶口的水路,讓水流經過此處時會發生一個旋渦口的反應,正常的水流就會沿著這一個寶瓶口流入內江,作正常的灌溉之用!

 

多餘的洪流和挾雜著大量沙石的水流,就會因為受到地形的影響,產生了回旋的離心力,進入了飛沙堰之中流入外江,達到治水分洪的效果!這些多餘的沙石在分流的過程之中只會流進飛沙堰之中,而不會瘀塞在內江之中,因此經過了二千多年來的歷史,而且發生過許多次大洪水的考驗之下,從來都沒有一次會影響到內江的正常流量,在最高的大洪水來臨時,進入內江的水只不過是大洪水中之百分之十的水量,每年出現洪水之時,留下的大量沙石只會堆積在飛沙堰之河道上,所以清理這些沙石的工作非常輕鬆就可以完成任務!

 

如此偉大的水利工程,不但是設計非常精準,而且確實有利民生,二千多年以來四川從來沒有出現過水患,也從來沒有出現過旱災!因此四川能夠成為天府之國,富庶了秦國的資糧,成為支持秦國的糧食不愁短缺,讓秦王能夠長驅直入漢中取得天下,統一了中國,實在拜李冰父子之賜,而四川的人民老百姓能夠過著豐衣食的生活,因此二王廟其實拜的不是什麼神靈,而是李冰父子兩人的紀念館!因此二王廟實在是一個沒有神靈也沒有雕像的廟宇,只是每年的陽曆45日清明節為放水節、農曆六月二十四日為李冰的誕辰日,許多地方政府的官員,都會在這一個紀念日中到此地焚香祭祀,表示尊敬和感恩之意,當地的居民甚至更認為:「都江堰的水利工程,其實比起萬里長城來說會更有意義,因為建立這一道萬里長城,對於老百姓實在並沒有任何好處,今天從戰略上來看:『長城已經失去了當時的防禦功能!但是都江堰至今仍然精確的控制著岷江之水,可以分毫不差的執行它的工作,使用了二千多年的水利工程,至今仍然保持著如此偉大的功能,不受時間之影響,所以令人敬佩不矣!』」

 

今天的方老師,雖然已經把兩條腿走到了極限,但是都江堰的偉大工程,的確是值得後人景仰的好去處,但是公眾設施還不夠完善,從二王廟下來之處,根本沒有清楚的把這一座都江堰介紹清楚,這種類似的問題其實存在於每一個著名的觀賞景區之中,這就是半開發國家的特色之處,希望這種措施不久之後都能夠獲得合理的改善!

 

(三)收筆之作

回到成都時間已經是六點多鐘,方老師建議晚餐只要吃一點簡單的食物即可,所以胡媞把我們送到一家麵店之中,便站在店門外猛打電話,沒有進來吃任何食物,這一家山西人開的麵店,麵食館的手趕麵做得不錯,但是卻不知道如何調出方老師所需要的味道要求,因此空有一碗好麵卻沒有辦法調配出配合的湯料,所以變成一碗很難吃的麵食,最後還是方老師要求店家給他一點食鹽,自行調配出適當的鹹度才能夠把這一碗麵食吃完!

 

回到賓館之後,胡媞因為實在太累了,所以要回家休息!不再上賓館看穆星的操作和處理,阿勇也回到自己的房間中休息。因此,只有穆星一人接受方老師的訓練,剛開始之時,方老師只以紅酒和牛奶作供養,處理從青城山之處跟著過來的蛇蟲鼠蟻,把這些雜物清理乾淨之後,讓穆星的身體回復正常之後,才開始訓練他進入方氏智慧程式的訓練!

 

首先方老師讓他看到自己的母星全貎,整個星球之中都長滿了蛀蟲,方老師先使用絕刀把他的母星全部毁滅,再把所有的蛀蟲全部挑出來丟到盛滿紅酒之容器之中,清洗一遍之後,才發現這些蛀蟲原來都是穆星過去的小和尚徒弟,所以先給他們捨戒還俗之後,接受了一個系列的修持方法,婚姻大事、認祖歸宗之後,全部的小和尚都不見了!蛀蟲也全部消失!然後再把他的母星重塑一遍,讓他的母星恢復了正常的狀態!

 

經過滑鼠的訓練方式,然後進入太空飛行,重回母星之後,再使用武器裝備之伸請要求,穆星手上拿到了過去曾經使用過的武,一個盾牌和一把利劍!這種武器裝備方老師都還是第一次看到,原因是從正常的訓練過程中,所有的學生都是拿到了電光槍,死光炮這一類的太空科技產品!今天穆星這一個傢伙,居然還是使用盾牌和利劍這一種傳統武器,但是方老師並沒有說破,就讓他自由發揮的使用!

 

穆星這一個好傢伙,手上拿到武器之後,就開始使用本身的武力,去打擊那些讓他不舒服的店家和老藏人,平常他在沒有接受過任何佛法的訓練之前,本身的靈魂並沒有任何的戰鬥力,所以雖然能夠看到許多法界的異常現象,但是最後的結果就是必定被人欺負,和接受其它宗教人物的欺壓,今天一旦練出自身的戰鬥能力之後,他就開始馬上行動,爭取時間,去收拾那些欺壓他的老藏人,把他們毒打一頓報一己之仇!完成這一項戰鬥之後還很得意的提供新發現,原來有一些藏人開設的佛具店中,有一些佛像曾經被某些有心人士設了法,只要漢人購買回家之後就會受到這些密法的操作,讓他們受到某種程度的控制,失去了正常的心志而變成失去了自我的信眾,所以宗教的迷失並不是漢人的正常反應,而是受到這種密法蠱惑的結果,穆星發現這一種不當的宗教行為之後,已經主動的去收拾這些懷有壞心眼的宗教人物,把他們痛打一頓之後,才覺得心情痛快,方老師聽到他這樣說也不置可否,因為:「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丐!」宗教的教化如百川滙流,它的開口非常寛大,可以容納千百種的諸色人等,發生這種敗壞佛門清淨之事項,根本也不足為奇,只要大家能夠處處留心,就可以避免許多不必要的煩惱之事!

 

第二天醒來,兩條大腿是非常酸痛和腫脹,但是這種酸痛還在正常可以接受的痛苦範圍!方老師起床之後,還以為今天要準備收拾行囊,準備搭飛機回香港,蘇師兄告訴方老師說:「今天只是922日,明天才是23日回去的日子!」

 

方老師才知道自己把時間日子搞弄錯,所以經過資料的核對結果,發現四川之行,從94日到明天的923日,每天的日子都過得很踏實,今天下午蘇師兄要跟對方簽下商業合作的協議書,明天也要坐飛機回北京,與方老師的時間合作得天衣無縫,不多一天也不少一天,就完成了所有應該完成的工作,不但是調整了家人的生活信念,也替他們治療了相關的疾病,替過世的長輩完成了各種飛升的工作,完成了歷史上的見證!更加巧妙的是國外的友人,特別因公務飛到了重慶處理事務之後,也到達了成都找蘇師兄談論重要的商業發展的合作,今天下午才能夠完成正式的簽約。因此這一趟四川之行就此停筆,所有的事務都圓滿達成,最後只有說一句:「吉祥圓滿!」

 

這四個字包含了所有的一切心意和努力,也願其它的讀者能夠如意吉祥,心想事成!拜拜!

                      (筆者:慧如居士方永來           922日全稿完)

 

(四)後記

原本四川之行的文章已經結束,但是922日當天晚上所發生的大事卻值得記錄下來,所以加入了記錄之中變成後記:

本來當天下午六點鐘的時候,第二十三段文章剛完成,就打了一個電話給胡媞,詢問她什麼時候會來開車來接?結果電話打開之後回應是剛好已經把車子開到大門口,她把車子拐來拐去不知道那埵Y飯,結果開到了稱之為灶王府的餐廳吃晚餐,今天蘇陽點的菜色很好,每一道菜吃起來都跟前幾天吃的不一樣,事實上這一家店方老師和師娘都進來吃過,但是今一大所做出來的菜和平常的菜色有很大的不同,吃到了一半的時候,方老師才發現蘇師兄的身後,在半天空的高處出現了一位觀音菩薩,看到了她的樣子!所以方老師就明白今天的菜色為何會有異常的反應,因為有了天廚的美味加持,菜色就完全跟平時吃到的不一樣!

 

方老師跟蘇師兄通知有一尊觀音的事,本來預算在明天有空的時候,再跟這一位觀音加持,替她轉變系統變成特約的天廚!這樣的安排就可以免除蘇師兄在飲食上的選擇之煩惱,誰知道觀音發現方老師已經先行跟蘇師報導實際的狀況之後,卻急不及待的走了下來出現在蘇師兄的跟前,要求馬上替她進行轉換系統的工作任務!

 

完成天廚系統的工作轉換之後,桌上的菜色已經幾乎被眾人吃光了!所以後來蘇;陽補加了一道甘藍菜(耶菜)炒粉絲(冬粉),但是這一道菜端出來之後,方老師發現這一道菜上沒有天廚的加持,所以警覺上不能吃這一道菜!並且告知蘇師兄這一道菜有異狀,沒有天廚的加持?但是方老師恘告知蘇師兄不妨試一下這一道菜與前面的菜有何差異,結果蘇師吃到之後,事後埋單出到餐廳之外方老師詢問他:「兩者菜色有何分別?」

 

蘇師兄回答說:「這一道菜吃到口中發現有怪味,不知道要怎樣去描述?就是不好吃!」

後來方老師再問胡媞、對最後出來的那一道菜有何感覺?胡媞說:「在直覺上她就感覺到這一道菜不應該吃!但是胡媞的阿姨(蘇夫人)詢問她:『試試這一道菜?和阿姨平時做的這一道菜、有何差別究竟是那一個做得比較好吃?』所以她有點不好意思不去吃它,結果就是感覺到不好吃!」經過這樣的對比之後,證實了觀音天廚的力量,她不但會替蘇師兄加持菜色,讓菜色更好吃!而且還會替蘇師兄選擇店舖和選擇飲食,所以方老師請蘇師兄,日後多加注意天廚跟他之間的溝通,以後就不再須要在吃飯的時候,出現那麼多的煩惱了!

 

晚飯後蘇師兄要回家與太太敍舊,因為明天就要起程回北京,準備處理許多相關的商業工作,因此珍惜今天晚上的時間,同時也可以刻意的避免參與兒子的問題處理的業力,回到賓館之後,方老師先到對面街上的運動器材店購買了一對羽毛球拍,那是師娘今天上午特意打電話到來知會要購買的唯一用品,完成了購買程序之後,才回到賓館替蘇陽處理相關事物!結果賓館內等候的竟然有四人之多,包含蘇陽本人、穆星、胡媞、和蘇陽的女朋友小余一共四人!

 

在第一次的處理過程中,方老師使用大威德金剛替他清除身上的業力時,發現清理很不容易,再用到那洛空行母時,發現他的身體在兩腰腎臟之下,出現極強烈的陰氣!所以馬上告知他這一個問題,並且詢問他最近是否腰腎之處會出現酸痛的現象?蘇陽回答:「的確有此種莫明奇妙的痠痛現象!」

 

方老師又再進一步的追問:「請你思索一下究竟是人物令你出現不舒服?還是去了什麼特別的地方之後?讓你出現這種不舒服反應?」蘇陽回答:「是地方所在!」因為他一直看到龍泉這一個地方浮現出來,影象一直不散!當他聽從方老師的指示,以桌上的紅酒和牛奶供品灑到這一塊地區之後,方老師就告訴現在陰氣開始消散得很快!所以讓他確定在龍泉這一塊地區上,沾上了不知名的東西被追上身的反應!

 

方老師,一過幾次詢問和測試,結果找出了原因:

「原來這一堆追隨蘇陽的陰靈,是從前在此地區內被餓死的群眾,人數相當的多!但是

實際的遭遇和過程卻沒有任何記憶?」

有了這一種餓死的答案之後,方老師使用的供養正好幫助這些餓鬼,解決了他們的飢餓問題,最後再動用那洛空行母的力量把他們超渡出去!同時方老師的推測:「蘇陽有這些特殊的強烈反應、表示他的前世亦可能、就在這一個時期被餓死?」所以要求他自己檢測自己、是否同這樣的一批人餓死在這一個地區之中,而沒有獲得正常的超渡!蘇陽經過自己閉目的檢測,果然發現自己的肉身亦同葬在其中,所以聽隨方老師的意見,指示他自己的屍要先挑出選來,經過了生脫死的程序,元神從中陰身上通過籨頂門穿出體外!再把自己的屍體火化成灰燼,然後再替其它的屍體用同樣的方式程序處理,完成了超渡的工作。

 

龍泉一地曾經發生什麼樣的事件?由於當時這幾位年輕的朋友,對歷史都沒有研究,因此無法追查出真實的答案!但是在閒聊的過程中,蘇陽又再提供了另外一件大事!

 

話說去年間蘇陽曾經到過阿壩的地區去旅遊,發現到了一塊特殊的山頭,上面放置了無數的棺木和屍體,原來是一個天葬的山區,堶惟狾w放的屍體,可能有千年以上的久遠歷史, 但是蘇陽對整個地區的感覺,認為是選錯了天葬的地區,原因是整個山區之中出現一個有問題的陰槽之處,這樣的地形導致屍體的魂魄不能消散,所以一大堆鬧哄哄的擠在這個空間之中!

 

當時蘇陽曾經想過要幫他們超渡,後來做了一下了生脫死的操作,發現處理能力不足,無法幫助他們超渡!因虍當時就告知這些靈體魂魄:「我目前沒有足夠能力來處理你們!但我回去之後晚上再跟你們超渡?」說完這些話之後,這些靈體也不置可否,大概他們都知道蘇陽沒有這種能力去超渡他們,所以也就點點頭讓蘇陽可以安全的離開!但是回到旅館之後,蘇陽已經忘掉這一件已經承諾的大事,但是也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因此就擱下沒有理會!

 

但是和他同住一室的好朋友,早上起床之後告知蘇陽:「昨天晚上他遇到走火入魔的事件,因為只要他一合上眼,馬上就出再出許多對手撲張過來,要叉住他的咽喉,好像要取他的性命?當他打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鬼怪現象就會消失?因此一個晚上下來、讓他幾乎就不能合眼睡覺!」

 

聽到室友這樣的描述,蘇陽才想起昨天所承諾過的事情,但因為時間不大容許,所以還是沒有坐下來好好的跟他們超渡,但是正在等公車的時候,就開始看到這些靈魂開始把他圍了過來,所以只能夠站在車站前替他們做了一小段超渡的工作,雖然還並不是很有效果,但是已經被他們接受了,所以後來就並沒有再出現?

蘇陽說到這堛漁伬唌A方老師開始告訴他不要說下去、因為他們已經開始報到了!

方老師告訴他說:「現在從頭開始再做一次完整的超越,數量很龐大!」這個時候穆星也說:「他們的身體和服色有很大的差異!有一些身軀非常龐大、樣子長得好像密教的金剛護法一樣,穿上了凱甲表示他們之中有一些人是受過密法訓練,而且功力甚高但是在修持的路上,對於某一些佛法的思想要求想不通?無法達到究竟的地步,因此死而不僵!有一點不甘心、也有一點氣不能消好像是對修持佛法那麼久遠,為什麼今天還不能夠解脫?因此而口山怨言的樣子!」

 

穆星的感受能力真的是很強,他可以把許多法界眾生的想法全部抓了出來,他只是缺乏了適當的訓練途徑,沒有能力把他們的問題解決掉而矣!從他的感受性之中,他可以感受到方老師在全真教之中的地位,而且在是在看見方老師本人之前,沒有接觸到照片或文字資料之前,他就已經感受到方老師身上有道家的傳承,當這次方老師跟他接上了全真教派弟子的力量時,他就已經開始感受到方老師在全真教中正確的身份和地位,今天又再開始讓他看到方老師如何透過密法的修持,把遠在阿壩藏區深山之中的天葬亡魂,使用遠端作法處理的真實工作:

 

只見方老師口中唸唸有詞,首先是大威德金剛的咒語,驅動了大威[金剛和他的屬下:包含狗頭金剛、善惡裁判王、體察時辰妃的三尊,調查這些天葬死者的魂魄不散的原因為何?有什麼樣的問題需要待為解決?如果適合處理的亡魂,在這個時候就已 經開始替他們辦理相關事項,讓他們能夠進入安息的狀態之中!

其次召請的是那洛空行母,唸了她的咒語之後,方老師發現許多的藏人,生前就已經授過那洛空行母的密法灌頂,但是卻不能夠理解真實的密法功能,所以他們所需要的:「是請那洛空行母本尊親自替他們說法一遍!」因此方老師就採用高速的快速發音法,把那洛空行母的修抾儀軌,讀了一遍給他們聽,讓他們都能夠接受那洛空行母的真傳,滿足他們的生平願望,所以那洛空行母的大法快速地讀了一遍之後,他們就開始進入那洛空行母的臍輪,激射入月輪中,參與輪迴或者進入湼槃的選擇,所以轉眼之間大部份的亡魂已經消散不見了!

最後方老師再持誦白瑪哈嘎啦財神的咒語,和地水火風四大空行母的咒語,把他們這些魂魄所有留下來的資財、壽命、權力、法術、等等福報收集,化成地水火風四大四個方向之後,再轉相入空大之中化諸無形,所以所有天葬者的魂魄全部收融轉化,沒有一個被留置下來!完成了全部的超渡工作!

 

在處理的超渡過程中,小余的頭部出現不適的反應,方老師看了一眼就說:「那是前世之中,曾經在死時捐贈了自己的頭蓋骨(嘎不啦),讓他人用來修法之用,這種習慣盛傳在藏人的喇嘛之中,許多人自己的修為無法突破,就在死前選擇這種佈施的方法,希望獲得機會,讓道行比較高的傳法金剛上師,將他超渡。因此捐贈讓渡自己的頭骨或者其它的骨頭,如指骨和大腿骨給他人用作密宗的法器,是藏區非常盛行的一種風俗!」

但是這種捐贈行為也有它的問題,例如自身的頭蓋骨一直都沒有機會遇上名師,在轉世之後,頭部經常會出現不舒服的反應!而且如果遇上靈異事物的出現,很容易被入侵腦部而無法產生對抗之能力,原因就是頭蓋骨上少了那麼大的一塊骨頭,無力保護自身之安全!

 

小余坐在方老師的面前,安靜進入定中之後,就看到眼前出現了三次頭蓋骨漂浮在空中,方老師指示她用雙手去接住自身的頭蓋骨,再把頭蓋骨安回自己的頭上,再由方老師替他把頭蓋骨封好不讓它們再行失,就完成整個的操作!正在處理的過程中,方老師也發現蘇陽頭上也少了一塊骨頭,因此小余的處理結束之後,又再輪到蘇陽坐回寶座之上接受下一步的處理。

 

完成了頭蓋骨的處理過程之後,蘇陽的頭部卻引起了其它的反應,在他的眉心部位出現異常的疼痛反應,方老師之觀察發現上面插了一支普巴杵,剛好插在天眼的位置上,顯示過去的歷史之中曾經與藏人起過衝突,被修持密法的高手使用普巴杵,插在眉心之上而死亡,死後被普巴杵封鎖了自身的能力。

因此、今天如果能夠解除這一支普巴杵的傷害,蘇陽在最近的日子之中,會出現更大的成就!同時這一個答案的出現,也可以解釋他的行為,對於宗教修持有一定的排斥感,對所接觸到的密教僧侶的看法,常存有負面的批判之心,其實都是由前世的恩怨所積聚而成的感覺。

方老師替蘇陽治療這支普巴杵的傷害過程中,發現他的身上能夠開發的聖泉水開始提高,上個星期幫忙他處理前世身上的業力積聚時,只能夠開發到極樂世界的蓮池,就無法再前進了,這次打開泉水的時候,居然一口氣就進入了藥池,而且可以進一步開發皇池之水!

 

由皇池之水的開發一般都比較困難,由其是第一次開發的皇池水尤足珍貴,所以方老師替蘇陽處理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叫停,請他忍耐一下,等候穆星到樓下的雜貨店,購買幾瓶礦泉水回來之後再行處理,原因是太快拔掉普巴杵,會讓皇池之水流失無法收集,預先準備好足夠的礦泉水,才可以將這一次流出來的礦泉水全部接住,等一會才可以有進一步的使用功能!

穆星等三人都一同出發到樓下購買礦泉水,買了一共九瓶的礦泉水,方老師請他們把商標撕開之後,變成沒有商標的礦泉水才能夠使用,完成了這一些準備工作之後,其實蘇陽已經是非常不舒服了,但是他也知道皇池之水只有第一次開發出來的才名貴,日後修出來的卻沒有什麼偠值!因此忍著痛苦等穆星完成購買的工作任務,普巴杵被方老師拔出之後,一股強力的水柱從蘇陽的眉心之處衝出,方老師把這些皇池之水匯集到打開瓶蓋的礦泉水寶特瓶中,完成了收集的工作,再拿起一瓶水分裝到五個杯子中,請在坐的人都可以喝一杯,喝完之後再行練功入定,讓身體內的陰氣毒傷等等陳年傷害,全部都可以一次出清!是治療疾病中的極品聖水。

 

方老師把蘇陽心中全部的問題解決之後,他們眼見時間已經十點多快十一點了,他們一共四人(蘇陽、穆星、胡媞和小余)都不敢打擾方老師的休息,所以全部都一同離開,結束了今天晚上的盛會。

 

923日完稿、106日重新分割為六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