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破瓦法之探討

 

(一)  飛升之延伸

白日飛升目前已經開始進入法輪中心的修持新指標,所以方老師會繼續把相關的資料放在網站上公開討論,昨天(104日)桂蕾已經開始進入壇城修習屍陀林之三法,以了解屍陀林三個修持法對於祖先的超渡功能,慧蓮佛母最近因為替她的父母超渡,希望能夠達到白日飛升的目的,結果花了大約一個星期的時間之後,她死去十多年的父親也真的能夠得到飛升的結果,甚至連她母親的精神分裂原因也找了出來,雖然母親的病情還在,但是她的靈魂已經得渡,可以自由進入飛升的程序之中,不必擔心死後要超渡她的時候,會發生溝通上的困難。

 

 昨天晚上慧蓮佛母向方老師報告,很得意的說出自己的心得,因為最近幾天幫助學員修法的時候,她可以很輕鬆就檢查到,那些人在他化自在天上的魔宮之中,曾經有不良的記錄,而且透過處理母親的經驗,很容易就可以幫助他們脫離魔宮的控製力,消除天魔宮中的不良記錄。

 

方老師聽到慧蓮佛母的報告之後,只是輕輕的笑之一下,告訴她說:「妳的進展已經不錯,但是在先人得到飛升之後,事實上可以有更大的收獲!」

 

先人得到白日飛升之後,後人會出現什麼樣的修持進展呢?

這才是我們今天研究佛法的最大收獲!所以佛母馬上就收歛了臉上的得意之情,請老師告知她什麼樣的進展,是她沒有注意到問題所在!

 

方老師說:「事實上任何一種修持方法,最後必然要接受佛法的基本理念來檢查!

原因是佛法本身的創立,是建立在了生脫死的基本理念上!

所以任何的佛法成就,也必須要回到了生脫死的環節上,討論他的功能和地位!」

 

方老師繼續的說明:在二十多年前老師看了一本書,在喜馬拉雅山上的導師這一本書之中,曾經提到有一位弟子,非常用功的去訓練他的拙火能力,結果成功之後就很高興的回去告訴他的上師,並且當場表演出他的拙火功能,把放在他面前的木頭,用念力把它點燃起來!

但是他的老師只問了他一包話:你花了多少時間來練習拙火這種功夫?

弟子回報說:花了大約九年的時間!

這一位喜馬拉雅山上的大導師從口袋之中,拿出了一根火柴給他這一名弟子說:你花了九年的時間才練出了一根火柴棒的能力,那值得嗎?

 

這一個故事也許對許多人來說,真的是被澆了一頭冷水,但是當一個人修持佛法的時候,如果只是追求某一種特異能力,而失去了學佛的本來精神,那的確是一種很可怕的消耗,因此時時刻刻的要回顧學佛的基本精神,才不容易讓自己在學佛的過程之中出現迷失,其實這一種要求也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二)  回顧破瓦法:

方老師回到話題之後再說:記得2004年在成佛實驗的一書之中,方老師帶領著大家一同去研究密宗的破瓦法,當時雖然已經可以究破研究的障礙,獲得了破瓦法的成就,但是當時方老師對破瓦法的發展結果,並沒有獲得資料記載上的實證結果,所以一直都在等待是否有機會再次用其它的方法,去達到這種超渡的功能,這一次在四川之行的白日飛升之後,方老師其實已經暗中下了不少的功夫,放在祖先的超渡之上,結果岳父和岳母的問題解決之時,其實也就是老師自身的父母也同時獲得了解脫!

 

當這些問題都獲得解脫之後!以後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呢?

這些東西都是一個迷?因為沒有人去研究這些問題?也沒有人能夠回答這些問題?

因此能夠好好的去研究的人,目前只有方老師自己一個人!所以方老師會採用自己的方式去吸引其它的人,一同來研究和一同去追求,正確的佛法修持可以讓我們達到什麼樣的地步和目的?

 

昨天下午的時間,方老師把今年十一月份的重陽法會,編好了這次法會的修持內容之後,因為太累了就開始躺在躺椅上休息,這個時候的身心出現了一種特殊的變化,身體內的空間開始出現排空的反應,這種反應在去年研究破瓦法的時候也曾經出現過,但是卻沒有這一次的徹底,原因是去年的破瓦法研究過程中,所出現的現象只是體內的法界眾生,它們需要借用方老師研究破瓦法的時候,穿越方老師的身體出去三界之外,要進入彌勒祖師的剎土之中,因此一旦這些法界眾生借道完畢,破瓦法就變成廢置物一樣,只能放在那堥S有其它的功能?

 

但是這一次的感覺,卻是自身體內的各區域元神,進入融化的狀態之中而溢出了身體之外,進入頭頂上之空間穿越三界,這種現象是比起破瓦法的功能來說,其實是有更大的效能,許多人士對於破瓦法給予了太過多的宗教神話,把它說得太過神化,當方老師走完了全程之後,才發現有點言過其實,尤其是文字資料記錄上都說明,修持破瓦法之後要修長壽佛,否則會有短命的問題出現,這種說詞其實是言過其實,可能只是宗教神話的推演過程之中所發展出來的故事!

 

父母都得到飛升之後,方老師發現到頭頂上的天空之中,會自然的出現一個穿越的破裂空間,這一個空間在修破瓦法的時候並沒有張開過,而且在其它人士進入白日飛升的過程中,它只是張開了一下就結束了,但是在自己的父母都完成這種白日飛升之後,這一個空間打開之後就一直沒有關閉,當方老師感得很累要躺下來休息的時候,就發現心輪之中的元神開始自行融化,從這一個破裂的空間之中鑽了出去!因此方老師在睡得很熟的時候,也沒有忘記修法,馬上制止它的行動,,口訴它應該由額輪上之中的元神先走,其次是喉輪中的元神再走,然後才輪到心輪之中的元神融化出外,在下去的動作是什麼?因為方老師已經睡著了所以全部都忘記了!所以想不起來!

 

(三)  密法種子字:

當慧蓮佛母很高興的、告訴方老師自己最近的心得時,方老師也正在回想今天下午腄午覺之後,究意練了什麼樣的功夫?當佛母說完自己的心得之後,方老師卻去打開放在桌子上的手提電腦,把密法修持儀軌打開,按了一下大威德金剛供養法給佛母看:「眼上有 「請」字,耳上有 「尊」字,鼻上有 「康」字,舌上有 「嘎嘛」字,眉間有 「剛」字,臍上有 「桑」字,三金剛字如常。」

方老師跟佛母說:妳從這些大威德金剛儀軌的種子字中,觀察一下妳身上的種子字和老師身上的種子字之間有何不同?

方老師這種突然其來的要求,對於其它人來說,可能會很不習慣,但是佛母長時期與老師的相處,已經非常習慣這種跳躍式的思考,因此經過祥細的比對之後,發現真的是非常大的不同,因為方老師身上的種子字已經全部發亮了,而佛母身上的種子字根本就沒有任何變化,佛母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方老師在今天下午腄午覺的時候,就在不知不覺之中把身上的種子字都練了一遍!

原來父母親都進入飛升之後,頭頂上的天空被這種力量打開之後,是不容易合閉,因此修行人自身的神識,就會在這一個時候自動的進入涅槃之中,因此方老師身體內的嗡阿吽梭哈五輪已經全部出清了,後來連臉上五官的元神也開始出走,只留下一些記不起來的種子字沒有走,該走的都已走得差不多了!

如果按照破瓦法的資料記載,方老師自身的神識因為已經進入了自行離開的反應,照理上應該是會進入短命的促壽反應之中,但是這些身上的種子字都跑光之後,身體其實是比以前更透澈,簡直是太舒服了!因此方老師又再見證了修破瓦法之後,行者之生命會變成短促的說法是有問題的,其實只是在于嚇唬信徒的一種迷信詞說!

今天下午的午睡之中,雖然睡得很沈熟,但是仍然可以很清晰的記憶起身上曾經出現過毛病或疼痛的地方,原來堶掖關閉著一個自身的元神,他們是在前世的業障記錄之中,關閉在這些空間之中接受處罸,原來這就是修行者身上的身報反應!

有了這一種結果的山現,方老師對於疾病的看法就有了更完整的理念,原來所有的頑固性疾病,其實都是當事人被過去世法界判刑的結果,今天就變成各種身體上的頑疾,甚至是重病或者是殘廢等等的意外事件,所以宗教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人類必須要從宗教的處罸過程中解脫出來,才可能擺脫過去世的陰影問題,而了生脫死的目標就比過去更加的清晰和明朗化,這就是目前白日飛升之後,所帶來的一個結果!

(四)  法界干擾

方老師跟佛母解說完畢之後,馬上就開始進行全身的種子字點化的操作,每一個種子字之處其實都會出現一個小小的元神,他們透過種子字的變化操作,身體就會開始進入消融的狀態之中,然後化開的氣體就會沿著身體的通道直上,穿過頭頂上的破空,進入出三界的行列之中,佛母這一次全屬人工的操作,身上的業力四散,會影響到其它人的修持,所以後來就進入佛堂之中把門關起來自行練習!

方老師等佛母離開之後才開始再次練習,但是這一次想進入練習的狀態之中卻出現了困難,後來重新的去檢視問題之所在,卻發現有一個強大的政界力量出現,干擾到方老師的操作,因此方老師就請在房間之中的小佛出來,由他出面幫忙方老師協調,了解他的要求:

小佛說:他的確是政界之中的大人物,那是過去的大總統,他認為老爸先幫助他進入飛升之後,讓他能夠去解救台灣的老百姓!

方老師聽到這種說詞就馬上反向追問這一個大總統:「你今天已經不是總統之身!你要進入飛升的狀態出去,當你回來之後、你真的以為你可以解救治彎的老百姓嗎?

請問你今天還擁有多少兵馬?(搖搖頭!)你的身旁還有多少位文武官員?(搖搖頭!)你的子孫之中還有誰能夠在朝為官?(搖搖頭!)你還有多少的金錢能夠動用?(搖搖頭!)目前有多少位官員還會替你出力?(搖搖頭!)

這些東西都沒有的前提之下,你還認為你可以救得了台灣的老百姓嗎?

只要我一出手,當年你留下來的殺業都要由我一人背負,你認為我會為替你去賣命,替你去把這一些被狂殺的人員的冤屈,就這樣磨平嗎?」

方老師這一輪回答之詞,讓這一位大總統沒有辦法回答,所以開始從高空之中墮下,原來被擋住的空間就恢復了原來正常的開啟狀態,可以作為正常的操作練習!但是方老師後來卻沒有去修練佛法,反而是把這次從大陸帶回來的民族樂器葫蘆滋,拿去來重復的練習如何去吹奏這種樂器!

 

後來佛母練完了功法,已經先行進入寢室中休息之後,方老師還是仍然很用心的練習葫蘆滋的演奏技術,直到吹累之後,看了一下時鐘已經是十二點鐘了才開始進入睡房中休息!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今天起床比較晚,原因是在床墊之下有一種拉力,早上都不會讓方老師太早起床,原因是有一些靈界的小傢伙躱在床墊之下,吸取方老師身上的元氣!這種小傢伙以前就收拾過他們一次,所以很久都沒有再出現,今天很明顯的又再出現了,但是方老師也不想再去把他們趕盡殺絕,今天不理他們就算了!

 

早上練功的時候,還看到昨天晚上那一位大總統,但是今天已經沒有了過去那種跋滬的表情,他只是在這一個空間之中,作無意義的飄盪,所以方老師早上練功的時候就把他抓了過來,替他超渡身上的業力,讓他可以飛出這一個三界天!

 

這一位大人物很奇怪的看住了方老師說:「我昨天請你幫忙的時候,你居然可以拒絕了我的請求!今天我並沒有請你幫忙、你為什麼又會出手來幫助我?難道你不怕我身上的殺業嗎?」

 

方老師回答說:「昨天晚上、因為你是我們過去的大總統!你告訴我:『你可以在飛升之後,再回來拯救台灣的老百姓?』我知道你是在我面前撒謊,你根本就沒有這一種能力,所以我不會幫你什麼忙!

但是你今天,只是一個老糟頭子!誰都不會相信你還留在人世之間之中,還沒有被超渡走的老傢伙!你雖然死了那麼多年,也殺了不少可敬的對手,但是地府要把你關起來,似乎沒有必要,天堂有路你又走不上去,所以把你送出我的視野之外,就是讓我修法的時候可以舒服一點,不會有人擋在我的前面!致於殺業的事,我無聊的時候經常會做這種實驗,那其實一點不可怕!所以我今天只是為了無聊沒有事可以造,才把你送走!

所以我今天什麼都不是!也沒有幫你什麼事!那都是因為無聊所致!」 

10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