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伏魔三法

 

(一)序言:

伏魔三法這一遍文章,本來不是方老師這一種人會去寫的!

因為伏魔這一種概念,似乎是人類對魔類的看法有一點偏差所致,原因是在佛祖釋迦牟尼成佛之時,當時的天魔波旬就因為悉達多太子剛剛進入自證成佛的狀態,對於學佛未深的成就者來說,其實對於成佛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完全都沒有概念,因此天魔波旬出現,請悉達多依照過去成佛的傳統要求,請他入涅槃!

 

當時的悉達多太子因為剛剛自證成佛,對於成佛世界的種種規律和要求完全不懂,所以就依照他個人自己的看法,找了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很困難的理由:「四眾弟子沒有俱足;六師外道尚未降伏,所以他不入涅槃!」表面上這一個理由說出來之後,佛祖就以為可以推辭了天魔波旬的請佛入涅槃,但是事實上佛祖自己卻不幸的掉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上,給了天魔波旬一個重要的承諾!

 

這一個當初看起來很難成功的任務,當成佛一段時間之後的釋迦牟尼佛,就開始漸漸知道和了解自己的能力和極限之後,已經發現他這一次對天魔波旬的承諾,已經很不幸的上了天魔波旬的一個大當!

 

但是在另外一個角度來觀察天魔波旬時,其實他是一位很重視承諾的守信者,但在其它私下的時間之中,為了達成釋迦牟尼佛早入涅槃的目標,所以一直都幫忙他早日完成他六師外道降伏和四眾弟子俱足的要求,反而是佛祖本身知道自己在上當之後,一直想反悔,想盡辨法來擺脫這種困局,因此:「不讓他的姨媽出家的冷血要求,就是他第一次想使用的方法!」

 

但是結果卻被多事三八的阿難搞局,問了他一句話:「出家有男女之分嗎?」

佛祖回答:「出家沒有男女之別!」阿難再問:「那為什麼你不讓姨媽出家?」

然後佛祖就很難過的說:「本來我成佛之後可以有一千年的正法時期,現在只剩下五百年而矣!」

 

這就是佛教之中傳說的:「女人業障五百年的由來?」

但是這一個女人業障五百年的結果,究竟是誰先自己提出來的呢?這一件引起佛教男女性別不平等的大事,並不是天魔所提出來的要求,那可以去怪責天魔波旬的不是嗎?

 

又天魔波旬到了釋迦牟尼佛八十歲之後,天魔波旬才找釋迦牟尼佛討命!

原因是天魔幫助他完成的六師外道降服和四眾弟子俱足的問題,到了八十歲之後等於是替佛祖安排工作做了四十年的差事之後,才跟佛祖討命,其實可見得他是一位非常盡責而又專業的人,佛祖的最高成就其實是在六十歲的時候,當金剛經和楞嚴經出世的時候,天魔並沒有出現跟佛祖討命,而是在釋迦牟尼佛完成了法華會之後再來跟佛祖討命,事實上已經給了佛祖充份的二十年時間傳佛法!對於這種盡責的人來說,說感激都來不及了,為何要去讓人類對他們產生如此強烈的憎厭惡感呢?

 

因為上述這一些種種歷史上的原因,所以由方老師出面來對付天魔其實是有一點過份!

 

(二)群魔蠢動:

到了107日方老師把普巴金剛、瑪哈嘎哩、和黑瑪哈嘎啦三個重要的密法編寫完畢之後,方老師就開始拿到法輪中心的密壇之中演練。就在方老師練習的時候,進入了法界才開始發現到天魔的力量,原來已經在不聲不響的狀態下,滲透了許多金剛護法的預防機制,並且進入準備全力反擊正法的尖峰狀態之中!

 

因此,今天慶幸剛好把伏魔大法的編制完成,如果再拖一點時間,不去作任何一種準備的話,恐怕日後再去出手攻擊的時候,已經完全對他們無力反擊了。原因是天魔的氣息已經入侵到壇城之下,核對了一下資料發現已經是有一段時間了!連法輪中心的密壇他們都敢入侵,這一些天魔也真可以說是膽大包天了!難怪平常對於天魔都保持著一種尊敬心的方老師、近日居然會出現心血來潮一樣,覺得好像時間到了,必須要去編制一份伏魔大法的儀軌,原來就是這一個理由!

 

方老師在演練伏魔三法的時候,大腦堶悸瘋F感突然在閃動,馬上感受到這三個大法之中所隱藏的威力,的確是可以用來制伏天魔,但是使用這三個大法之前,必須先要完成這三個大法的法界定位,在法界之中重新給予這三尊金剛菩薩人事上的命令,制定他們的最新權限之後,才能公開傳授或使用這三個密法,才能夠算是一個完美的法律編制,否則必定會重犯過去的不明文方式,造成法界上的天魔與佛之間的種種矛盾心結,如果在制訂法律的過程中出現了瑕玼,讓大家對密法的本尊權限受到人事上的質疑時,必然會重覆讓追隨我們學習佛法的追隨者,進入另外一個黑暗的死胡同之中,無法獲徥心靈的平靜!

 

(三)法界定位:

第一位被方老師介紹出場的普巴金剛,在古老相傳的密法傳說之中,都說普巴金剛是紅教(寧瑪巴)的蓮花生大士入藏的時候,把普巴金剛帶進西藏的第一尊護法神,在這一個普巴金剛的神話故事之中,特別會強調了他的神威!

 

普巴金剛之介紹

金剛薩埵的忿怒相,是嘎瑪黑嚕嘎,具五方佛智慧體性,為五輪中事業輪(密輪)的主尊。嘎瑪黑嚕嘎,即是普巴金剛故,而普巴金剛心中,即具有金剛薩埵無有二別。

  由本事業普巴金剛續「沙接多傑卻巴」中第一位得此法的是金剛手菩薩,而後傳空行母雷吉汪模。雷吉汪模將此法放入一密封鐵箱中,巖藏於金剛菩提場,由大成就者羅本巧瓦哈迪取出傳與三位弟子,皆得大成就

(一)尼泊爾的席拉蒙主(二)克什米爾的比瑪那密札(三)蓮花生大士。  

當時蓮師在西藏傳給空行母移喜磋嘉,毘魯旺、藏王赤松德真、弟子那南多傑杜尊即那枯嗎拉等五人,今日灌頂為空行母移喜磋嘉所傳下來的。

  蓮師在西藏弘化一百一十一年後,由西藏到夜叉的地方,途經孔湯拉兩山間低漥的路

徑時,蓮師化成兩個身,一是普巴金剛為光明體,另為自己本身,他問弟子們:你們要向哪位頂禮?

  弟子們都說:以前日日得見上師,從未見過本尊普巴金剛,至今乃見故我等要向普巴金剛頂禮。當時除了移喜磋嘉以外,弟子們全向普巴金剛頂禮,移喜磋嘉說:我以前敬禮我的上師,現在還要對我的上師頂禮。

  其後蓮師念「班雜穆」,當時普巴金剛本尊溶入蓮師身中,這表示本尊是由上師而來的,所以只有移喜磋嘉得到普巴金剛的特別加持,其他人沒有得到加持。今天所傳普巴金剛法的傳承就是由佛母移喜磋嘉來的,是一個受到特別加持的傳承。

  以前有一位大力鬼神,麻當姆魯札,具有三頭六臂四足與二翅膀,住於屍陀林,危害三界一切有情,「嘎瑪黑魯嘎」為降伏此大力鬼神乃化身為普巴金剛與大力鬼神同一形相,具無比大威神力,終將大力鬼神即一切魔催伏。

普巴身黑藍色,具有三頭六臂四隻腳,每一頭有三眼,共九眼。

右頭白色表文殊菩薩之忿怒相-大威德金剛,為諸佛身的代表;

左頭紅色表阿彌陀佛的忿怒相-馬頭明王,為諸佛語的代表;

中間黑藍色表大勢至菩薩的忿怒相-金剛手,為諸佛意的代表;

    每頭嘴內各有四獠牙突出,二牙向上,二牙向下,背後生出翅膀,像非常銳利的劍,身的背後有代表智慧的火燄。

    右第一手執金質製五鈷杵,象徵喜樂;五鈷表轉五毒成五智,右第二手執天鐵九鈷金剛杵,鐵質象徵忿怒;九鈷表度盡三界九乘一切眾生,左第一手執智慧火焰,左第二手執卡章嘎表攝盡三界空行母,元二手合掌執單面小普巴杵。

    擁抱淺藍色空行母名口洛給丁媽。右手持烏巴拉花,(本尊佛母有二,一名口洛給丁媽是喜樂相。二名阿頌媽為忿怒相。本法本尊所抱為第一位佛母,佛母右倚之卡章嘎即表第二位佛母阿頌媽)。雙手繞本尊背後,左手嘎巴拉,腰圍豹皮裙。本尊腳下為蓮花,花上月輪,其上日輪,右二腳踩二男魔之背,左二腳踩二女魔之胸。男一為代表死神;亦象徵七情六慾,女魔一為代表與生俱來的貪嗔痴,亦象徵比較特殊之不良嗜好與習氣,本尊具足降伏此四魔的能力。

普巴金剛身著三種皮衣,第一象皮大披肩(表降伏痴,因象是最痴愚),第二人皮腰帶(表降伏貪,人為最貪的動物),第三虎皮裙(表降伏瞋,虎之嗔心最重)。臉塗三種顏色,第一前額塗骨灰,第二臉頰塗鮮血,第三脖子塗人油,表三毒清淨。

頭上豎立兩萬一千根煙灰色的怒髮,頂上突出半根五股金剛杵,頭戴五骨冠代表五方佛(中央白色毘盧遮那佛,東方藍色不動佛,南方黃色寶生佛,西方紅四阿彌陀佛,北方綠色不空成就佛)。

頸上掛有三串人頭練環,第一串五十八顆乾人頭環頸,第二串五十八顆鮮血人頭及胸,第三串未乾的人頭及臍;耳、頸、胸、手、臂、腰、足均配人骨飾做莊嚴。

身上掛有五種蛇,代表五種龍族。頭束白色蛇,耳掛黃色蛇,頸環紅色蛇,腰纏綠色蛇,手腳繞黑色蛇,代表本尊具足降服龍族的能力,能統治一切。

 

 

在原本的普巴金剛傳承之中,這種神話故事幾乎都只是在於強調普巴金剛的神勇無敵,威神蓋世,卻沒有一個完整的法界定位?

 

今天方老師,希望能夠給普巴金剛一個完美新的定位,讓普巴金剛可以籍著這一個新的法界定位之位,可以在獨立自主的狀態之下,不受其它宗派人士的干擾和影響下,行使法界所付予的權限:

 

「普巴金剛本身的結構體,共有三個頭面:第一個白色的頭,是由文殊菩薩的忿怒相所 展示的大威德金剛所成;第三個藍

色的頭是由大勢至菩薩所展示的忿怒相金剛手菩薩所 成;第三個頭是紅色的頭傳說是阿彌陀佛的忿怒尊馬頭金剛所成。

 

這種傳說方老師認為必須要更正,因為馬頭金剛的傳承有二種說法,一說如前為阿彌陀 佛的忿怒相所化,但是另有一說卻是

千手觀音的忿怒相所化!第三個頭的傳說,方老師 認為應該是以千手觀音所化為真,原因是以千手觀音代入,剛好符合藏人

密法的三族尊觀念!而且剛好就是智仁勇三族尊的化身!對普巴金剛的定位比較適合!

 

在普巴金剛的心中所出現的是金剛薩埵,因為金剛薩埵在金剛界五方佛的地位之中,剛好是排在第六位成佛的金剛心菩薩,

正好就是五十三賢位之中,第十一地的等覺地菩薩。

 

等覺位 ——  從第十法雲地,更斷一品無明,入等覺位,邊際智滿, 入重玄門,若從法雲地望之,名之為佛。若從妙覺位望之,名為金剛心菩薩,亦名為無垢地菩薩。所修觀智, 純一堅利,喻如金剛,所以稱金剛心。  

(五十三賢位之十一地等覺地)

 

在如此完美的組合之中成就的大菩薩,如果只給予大神通的稱謂和讚美,其實都是不對的稱呼,事實上應該進一步的把他定位在佛世界的戒律執行者上,因為普巴金剛有一顆成佛的金剛心,再加上智仁勇三族尊的忿怒相結合之後,應該定位在法界律法的執行者為正位。

因此執行法律的金剛神,他可以使用金剛手的勇猛不懼之能力,可以使用文殊菩薩的智慧處事,更可以使用大悲心來化解眾生的恩怨,如此一位神勇之人,正好被安排進入自動執行法律的金剛護法神之列!」

 

這些表面上並沒有讓修行人重視的資料,是因為一般人對於密法都太過敬而遠之,甚至對於文字上的不合情理的地方都能夠包容!而事實上因為密法傳入藏區的時候,藏人才開始演變出他們的文字和文化,在這一個文化演變的進化期間,藏人是沒有能力對於這些宗教文字作出任何的判斷和批評,所以都是全文照收,不敢隨便去更動這些宗教性文字,因此依照糢糊的文字資料而照單全收!

 

但是經歷了一千多年之後的發展,方老師發現這些糢糊性的宗教文字,其實就是讓宗教腐爛敗壞的地方,如果不把這些毒瘤用強烈的手段割掉,恐怕學習密法的人最後都會不幸的演變成天魔的子民,原因是今天的普巴金剛大法,已經被許多學習藏密者,用來對付對手的一種方式,有一些宗教的敗類,只要有人付出適當的金錢價碼,他們就可以替人消災作法,把對手或敵人使用普巴杵密法修持的方式,把對手的生命或能力結束掉!

 

這就是宗教文字的糢糊作用之下,所出現的許多斃病之處!

今天方老師在制訂這一份伏魔三法的時候,就會要求先行把這些密教本尊給予適當的定位,賦予他們特種的能力和權限之授權,再讓他們能夠自由心證之下行使用他們的權限,他們只需要對彌勒尊佛負責,並不再受人世間的金剛行者所驅動和影響,不再讓人類的私心去干擾他們的執法,所以只要那些行為有問題的行者,都無法驅動他們去做一些敗壞宗教行為的作業,這樣的安排才可以讓密法回復到正常的宗教行列之中發展。

 

(四)吉祥天母

 

吉祥天母介紹

吉祥天母,梵名:瑪哈嘎哩,藏名:巴殿拉姆,是密教中的護法神。

吉祥天母梵名瑪哈嘎哩藏名巴殿拉姆是佛教最殊勝的護法神。其原為濕婆神之女兒。一次當釋迦牟尼佛於菩提迦耶正進入禪定開悟之時所有邪魔均感不悅他們盡魔力來擾佛陀。最終佛陀降服群魔也降服了瑪哈嘎哩。

瑪哈嘎哩便立下了誓願護守佛陀教法之後她就成為女性護法神中最殊勝的護法神。吉祥天母為護持佛法千里迢迢從錫蘭島飄洋海越過崇山峻嶺到達西藏成為藏密中最重要的女身護法神。在九世紀,西藏佛法處於滅絕危急之際傳說就是吉祥天母授意,拉薩地方的伯多杰,刺殺無道昏君-朗天瑪王,中興了佛法而成為西藏的守護神。

(原載于佛教法象真言寶典)

吉祥天母身青藍色,一面四臂二目,頭戴五骷髏冠,赤髮上沖,以遊戲坐姿側身跨坐黃騾背上,凌空飛行峰巒血海之中, 口裡咬著人屍,赤髮上以新月與孔雀翎為髮飾。(示現二臂時右手上持持三叉天杖,左手托泳血的嘎巴拉)四臂所執之物,左為三叉戟與普巴杵,又為寶劍與嘎巴拉。與二臂大黑天右持鉤刀,左托盈血嘎巴拉,現雙運大樂相,住於蓮月日輪座與般若烈焰之中。

吉祥天母原是古印度婆羅門教濕婆大神的女兒,為佛教護法神, 亦為密宗具極忿怒身的女護法。由於天母威力顯赫,凡是破壞佛法者, 都將被她征服和處置,因此各教派的大小寺院均供養其塑像、壁畫和唐卡。吉祥天母兼有戰神屬性,周圍環繞龐大眷屬, 騾下方則有海怪頭的摩竭女神及獅面空行母。

觀想自己面前,血油急流成海,海中旋風,旋成一房舍,中有騾子,黃紅色,天靈蓋骨作鞍,上鋪鮮血人皮,籠頭後鞦皆用蛇做,鞍上有「究」字,變成吉祥天母。

  吉祥天母身黑色,作龍吼,一頭二臂,右執金剛杵,左執天靈蓋有髮滿盛血水(此蓋為私生子之蓋,最穢最惡),作打魔頭勢,張口有四獠牙,怒咬其子而食,大叫「哈哈」狂如龍吟,歡喜之至,三目紅圓如電閃爍,髮黃紅上豎,眉毛如火燄上衝,右耳獅子瓔珞,左耳蛇瓔珞,頭戴五骷髏冠,項掛五十鮮血人頭為數珠,遍身有血色斑點,血油由口流出,身上塗已燒死人之灰,頭上有月立,臍中出太陽,能照三世。

  天母身披黑布巾,巾外罩人皮,腰圍虎皮裙,以黑白兩蛇做腰帶。鞍前置病魔袋,以蛇繫口,後鞍上栓月斧,腰後差有量拳棍(木棍上有刻劃,計人壽數,刻無則死),背負一包,內貯往北之紅物,鞍左繫黑白骰子二個,頭上有孔雀翎傘蓋,身旁有管理四季之眾多佛母圍繞,又以男女魔王,以及天龍八部與龍王山川神祗為其眷屬。

(原載于瑪哈嘎哩儀軌)

1.    嘛哈嘎喇之前左方,有「究」字,變成吉祥天母,身黑色一頭兩臂,右執寶劍高舉向天,上有火燄,左執帶髮之天靈蓋,滿盛人血當胸,口張四牙,三目赤睛獰惡周視,髮黑上衝,頂有孔雀翎,身披血象皮,下著黑色裙,一千黑蛇作帶,食人後在身上留下血痕斑駁,如油淋漓下注,其色如焚化之人身黑灰,臍上現出日輪,騎黃紅騾空中飛行,食肉眷屬百萬圍繞。

2.    觀自心中,翻上八葉蓮花,花上有日輪,輪上有「究」字周圍有咒右旋列住,「究」字放光遍滿虛空,光中現出吉祥天母,心中「究」字周圍,有咒右旋列住,遂觀咒字,出自彼口來入我口,出自我臍趣入彼臍,如此週而復始。隨誦隨觀,隨起度生之念,由悲憫而忿怒,聲如龍吼「吽吽呸呸」,兩腳猛蹬,口叫「哈哈」,鈴鼓急鳴,三目急視眷屬,眷屬恐怖,于毛孔中現出無量眷屬,急往十方,凡有障害佛法之惡魔一一降伏,世界一切兵禍、水火、旱災、水溢、瘟疫、盜賊等災,悉皆消滅。            

(原載于黑瑪哈嘎啦儀軌)

 

從上述這些宗教性的儀軌描述之中,吉祥天母只是被宗教文字描述為一個可敬或怕的女魔神,雖然她一直以來都為宗教人物服務,但是血海的描述非常糢糊其詞,而嚼食天魔的私生子一事卻又交待不清,這種文字只能展露出魔神的特徵,而無法完美的給予吉祥天母一個定位。

 

今天方老師特別在這一些糢糊的文字中,加強了她的實用性而定位如下:

「瑪哈嘎哩這一位吉祥天母,她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女神,她所掌管的血海或者血池,其實是人類的私生子和被遺棄的女性的最後歸處。

許多社會上的特殊人物,因為他們的金錢財力、政治權力、社會中的名譽地位、或者宗教之中的特殊地位、導致經常會出現許多被的糟蹋女性,以及不能獲得正常生產、不能正常讓他們發育的嬰兒,這些被糟蹋的女性與及嬰靈,往往就因為內心世界之中所產生的怨恨,把他們演變成魔宮之中的子民!這些在社會中的弱質團體,就是由吉祥天母所管轄的工作範圍!」

 

文章進入到這一個深度空間之後,方老師覺得必須要把魔類的特色落實,因為傳統上的分類,只把魔類分為天魔、心魔、菩提法志魔、和死魔(或加入了病魔),這樣的分類其實還不夠澈底,應該把他們的定位更明確化如下:

 

「所有一切人與非人類,包含諸天神佛和菩薩,只要是行為思想和言論,違返天條或違反佛法之中的戒律,這一些族類都可能將有一天會演變成為魔類!

四魔的稱呼其實只是其中一小撮的份子,潛伏在社會各階層的魔類,其實是數不勝數!無法測量的一個龐大族群!」

 

因此,無論在任何一個宗教之中修行的人士之中,都可能暗中藏匿著此一族類的份子,但是在品質優良的教化程序之中,部份的頑劣份子可能會被改善為優等生;但是在優等生之中,如果照顧不慎,也可能會冒出幾個這一類的同志,讓一大窩粥變成壞在一顆老鼠屎之中,這就是教育上應該去好好當握的功能。

 

吉祥天母手上拿著那些身懷惡臭的私生子,站在那些頂頂大名得高望重的社會賢達之前,在一大口一大口的嚼食過程中,讓這些私生子的魔類哭叫聲音,穿透這些表面是人模人樣,私生活卻不檢點的人士,或者是那些不能夠隨意結婚談戀愛的宗教人物前,迫使他們放下自私自利的面具,要收拾起自己的責任,該給予他人婚姻上的名份,或者該替自己的私生子認祖歸宗的時間已經到了!

 

如果還假裝震定,面無表情,就張人也們的私生子一口一口的咬掉,讓他們的痛苦傳入心肺,生生世世都不得安寧,這種殘忍的鏡頭會一直在他們的腦海之中重播,這種痛苦的呻吟聲會一直在他們的耳邊回響,一直到他們願意出來招認,願意承認和接受自己的不是,願意認祖歸宗把孩子抱回去為止,吉祥天母就是執行這一種方式執法的最佳人選!

 

(五)黑瑪哈嘎啦:

黑瑪哈嘎啦介紹

 

本尊為觀音化身,以彌陀囑累,度眾生西,欲令所有十方之內,若卵生、若胎生等,一切六道眾生,皆令入於無餘涅盤而滅度之,有一不成佛道者,誓不成正覺。菩薩如是度眾,已經百千萬億劫,所度之眾亦復無量無邊矣,然菩薩以慈眼下觀,一切眾生,此出彼入,此升彼降,且所度者恆不及墮落者之多,眾生既無度盡之期,菩薩大願究難圓滿,悲心急切,破裂為十分,彌陀乃摩其頂而慰之曰,汝弗憂沮,吾助汝滿願,乃以手合其頭,復現身住其頂上,及今之十一面觀音是也,觀音乃作是思惟,眾生難度之因,由魔所纏擾,於是化現嘛哈嘎喇伏魔本尊,內懷徹骨之大悲,外現無比之威猛,當其化現此伏魔本尊時,悲淚下注滴滴生蓮,由此蓮花上復生白度母及綠度母二尊,發願助嘛哈嘎喇降魔化眾,並有無量眷屬。

 

觀一切法本來性空中,於空中出生「邦」字變成蓮花,上現「讓」字變成日輪,日輪上有「剛」字,變成白色象頭王,象頭人身,一面二臂,右手執天靈蓋內盛鮮血,左手執蘿蔔,仰臥,頭微偏右,身上現有「吽」字,「吽」字變成月斧,斧柄為金剛杵,斧內有「吽」字放光,黑焰如火炎濆薄而出,光所到處一切惡魔普皆慴服,光返入斧內「吽」字中,即變成嘛哈嘎喇本尊。足踏於象頭王身上,一頭六臂身色深藍(如天青色),遍體發出烈火光燄猙獰無比,面色時青時紅時黑,閃閃發光,有四獠牙張於唇外,三目圓睜,睛放赤光有如電轉,髮色紅黃直衝向上,鬚眉如劫火烈焰,吐舌翻捲張口狂嘯,哈哈一聲,火如龍吼,凡魔聞者無不臥倒。

 

右第一手執偃月刀,二執天靈蓋骨作成之念珠,三執天靈蓋骨作成之小鼓;左第一手執天靈蓋內盛人血,二執三股叉,三執金剛繩。頭上有鉤,藍蛇挽髮高盤於頂,尾直向上,紅蛇纏垂兩耳作墜,白蛇圍頭,兩肩盤黑白蛇作飾,兩臂黃蛇纏繞作釧,腰繫白蛇作帶,緣帶有綠蛇下垂作緒,兩腿白蛇纏之,下著虎皮裙,以綠綵為帶繫之,腹極厖大,手足粗獷,形極可畏。頭上冠前綴五骷骨作為瓔珞,以五十鮮血人頭作項珠,兩眉間有紅色寶土塗其上,頂上米覺巴,藍色身光,手足及身均繫小鈴,自發音響,魔聞戰慄,身披鮮血象皮,兩腿右屈左伸,住於劫火猛烈之火焰中,五眷屬尊圍繞之。

※觀頂上上師放光,毛孔中現出無量本尊,大如豆小如芥子般大小,手足粗獷,身帶小鈴自鳴,根本上師及無量本尊,各搖鈴鼓,口中大叫「吽吽呸呸」,於我遍身毛孔中,出此入彼,出彼入此,縱橫上下,自頂及踵無所不至一切身心惡魔業垢疾病等,均被食盡,彼亦生無量歡喜。

(六臂瑪哈嘎啦傳法儀軌中的記載)

六臂黑瑪哈嘎拉為千手千眼十一面觀音的化身,因菩薩思惟眾生難度之因,皆由魔所纏擾,於是化現瑪哈嘎拉伏魔本尊,內懷徹骨之大悲,外現無比之威猛。

六臂瑪合嘎拉原是印度教之魔神,觀音入其神識,故成佛教之護法。此尊一面六臂、紅圓三目怒睜、身色黑藍遍體發出烈火光燄猙獰無比身披著一張白象皮,象頭朝下,四腿搭在兩肩和雙腿後。

最上右手向上抓著象腳左手拿三叉戟。中間兩雙手:右手拿骷髏鼓、左手拿繩索。主臂兩手拿骷髏碗和月刀。本尊身上除了象皮、脖子上有青蛇項鏈、腳踝和手腕上還繞著白蛇。象徵著把龍王和藥叉都降服,腰間圍繞著虎皮裙環著顆顆人頭。

雖然有六條胳膊但只有兩條腿,右屈左展,跨在一頭仰臥的白象身上,白象左手拿著骷髏碗;右手拿著大蘿葡。據說這象王也是一個財神,非常凶暴。後來被瑪哈嘎拉所降服。

(原載于佛教法象真言寶典)

 

在黑瑪哈嘎啦以上的記載之中,六臂瑪哈嘎啦是觀音菩薩之分怒身轉化,但是現代人使用本法時,經常把瑪哈嘎啦作為大魔神來供養,由於瑪哈嘎啦又有大黑天之稱,所以有更多的人都把他們當作專門驅魔的魔神。

 

我們從法本儀軌的記載之中,只看到他的勇猛和凶惡,並不了解大黑天如何使用觀音的慈悲心來渡化魔眾:

「觀頂上上師放光,毛孔中現出無量本尊,大如豆小如芥子般大小,手足粗獷,身帶小鈴自鳴,根本上師及無量本尊,各搖鈴鼓,口中大叫「吽吽呸呸」,於我遍身毛孔中,出此入彼,出彼入此,縱橫上下,自頂及踵無所不至一切身心惡魔業垢疾病等,均被食盡,彼亦生無量歡喜。」

因為方老師認為,前者的普巴金剛和瑪哈嘎哩的執法者已經夠凶狠了,並不須要再增加一位更凶狠的大黑天來對待魔眾,在強力的征戰系統之中,其實是可以安排一個有一點特色,卻比較使用懷柔政策的大黑天比較妥當,因此大黑天之出現,並不需要表現出他強力吃魔的能力,而應該強調他頭上的米覺巴放光,以頂上根本師的放光來轉化魔眾之魔氣,比較來得巧妙,只是法本上的要求只有紅光、白光和黃光,似乎有點不足,應該再加上綠光和藍光,俱足五方佛的五色光會有更好的結果。

 

(六)伏魔步驟:

109日星期天早上九點鐘,是方老師回台之後,好媽媽課程訓練的第一班上課時間,參加上課的時間原本是上星期開始,但是最後因為龍王颱風來襲,所以延後到今天才上第一節的課程,原本有十四位人士報名參加,到了最後上課的時間卻只有九位新生和兩位舊生再旁聽,其中另外有二位學生已經因為有事請了假,所以這一節課不能參加!

 

有三位學生本來已經報名參加課程,因為看到了網站的資料介紹之後,看到了如此快速成就之教學方法,反而產生了懷疑之心,認為天下間不可能有此種如此迅速成就之教學方法,所以臨時取消了參加的意願!

 

事實上方老師採用這種教學方法,已經應用了七年以上,從來都沒有學生會懷疑過這一種特殊的教學方法!今天卻會出現這一種反應的確是有一點出人意料之外!

 

在課程訓練的中午休息時間,有兩個小孩子出現異常的爭執,雖然有成人在旁勸阻,但是卻沒有產生果,這一次孩子的爭執,是一種無意識的力量在操作,正好是老師在撰寫降伏天魔之時所出現的一種示現,孩子在沒有能力抵抗這一種魔力進入人身之後的一種反應,所以方老師對於這一件事是抱著平常看待,只是想到如何讓大家對天魔的處理方式,是否可以有更好的更有效的方法來應付!

 

通過上述三位金剛菩薩的介紹之後,其實能夠有效使用上述三種伏魔大法的人還是相當有限,如果沒有接受過密法灌頂的佛教徒來說,遇上天魔的示現和發威時,其實正是有如羊入虎口一樣,毫無還擊之能力!上述三位密教本尊的威力,必須要非常了解密法之運用,並且需要有相當神通能力,才能夠讓三位伏魔的本尊發揮到巔峰狀態!但是要達到這一種功力的人,卻並不是在急奏章之中就可以訓練出來!

 

所以在本文出世之後,其實並沒有能力解決天魔的能量暴增所引發的重大問題,但是方老師對於這次這兩個小孩子著魔的反應,還是有一點奇怪?原因是昨天晚上半夜二點鐘的時候,方老師的文章還沒有書寫完成之前,只是把三位伏魔本尊的定位,告訴子平和佛母聽的時候,諸天之上散出了讚嘆之聲,魔宮堶惜]傳出了相當同意方老師這樣的安排,為什麼今天還會出現小孩子打架的場面呢?

 

想到這堣~讓方老師突然之間驚覺,昨天晚上既然魔宮之中都傳出同意伏魔三尊的成立,今天再出現這一種孩子的爭執,其實是法界傳達出另外一種意見!那就是魔宮並不見得是可以完全掌握天魔的權力中心,除了天魔的力量可以在魔宮表現出來之外,尚有許多特殊的權力鬥爭的地方,都可能是魔宮的其它分院,但是大家都可能忘記了他們的存在,所以才會有這一場鬧劇表泬出來給我們看?

 

(七)重新檢討

為了要更了解魔宮的動向,所以方老師再重頭檢視這一次天魔的異常狀態,為什麼會在這一個時候,出現異常的騷動反應?

 

方老師今天在好媽媽的課程訓練,下入五點鐘結束之後,先回家睡了一個大覺,睡到晚上七點半鐘再起床,吃飽晚餐之後再全力檢視其中的問題關鍵,終於發現了真正的問題原來共有三個源頭:

 

第一是好媽媽的課程,率先打開了潛意識的大門,讓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相通,所以醞藏在地底下千萬年以來的集體潛意識力量,開始漸漸的進入了人世間的意識場之中,這一些集體潛意識的力量,雖然可以培育出許多優質的學生,讓他們的能力轉變速度加強,可以突破封鎖的力量,而達到開發潛能的功效,但是溢流出來的陰影,卻慢慢的轉變成培育天魔的能源,所以種下天魔能厘變大的基礎來源之一。

 

第二是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灌頂之後,全新的學子可以開始學習到進出金剛地獄之方法,這種進出金剛地獄鈎出祖先或者前世,替他們解脫的修習方法,都會激起關閉在金剛地獄之中的大天魔,讓他們嫉妬以及讓他們反感!因為依心理大師的力比多熱學理論的解釋:任可引發力比多能量的力量出現之後,它也必然會引發出它的反相力量同時出現!

 

第三才是因為白日飛升之事件出現之後,所引發的天魔力量反彈,因此!以上三種不同的方式,都會引發天魔的異常反彈,而最近所有的一切事件安排,都剛好很自然的把三件事都扯在一起發展,白日飛升的修持、金剛界密法之認證、好媽媽訓練課程又再開新班,因此才出現這一次小孩子的異常反應,答案頭緒全部都出清之後,方老師才霍然開朗,原來是這樣的一回事!後來佛母回家之後,掛了一個電話給孩子的家長,詢問孩子回家之後的反應,結果是狀態非常良好,才離開中心不久,孩子的衝突就已經自行化解,回家之後,兩人的關係更好得不得了!

 

所以印證了方老師的說法,它是三種不同的力量引發了這一次的偶發事件,但是從反方向的角度來看,就可以更確定這次的三合一的修行方式,可以讓法輪中心的學員,有機會獲得更大能力晉升的機會,可以用另外一種比喻來說明:

「最能夠引起老鼠騷動的貓,必定就是最能捕鼠的好貓!」

因為這三種訓練學員的方式,結合在一起之後,居然可以引發天魔族群結合在一起,準備出來攻擊的話,正好表示這三種快速成就的訓練方法,已經威協到天魔的生存空間了,所以才會讓他們糾合成強大的魔軍,準備給我們一個反擊!

 

方老師重新檢討事件之後,獲得這樣的一個結論,其實是非常符合目前法輪中心的發展狀況,方老師在法輪中心近日所見,的確是發現許多新進學子,能力轉變的速度非常快,而天魔要攻擊的宗教據點,其實真正的目標並不止一個法輪中心,而是全台灣所有的宗教道場,都將會接受到這樣的一種力量攻擊,但是能夠站起來迎戰的,可能目前只有一個阿逸多法輪中心!

原因是目前只有方老師一人,曾經花費了二十多個年頭去研究,如果有一天宗教之間,出現了這樣的一次重大戰爭時,有什麼樣的戰鬥方式,可以在這一場戰爭中獲得最後的勝利,因此、伏魔大法出爐之後,方老師還會一步一步的公佈出其它的戰略方式,讓阿逸多法輪中心的修行者,可以很漂亮的打一場佛魔之仗! 

                                    109日晚上十點半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