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神格化

 

(一)  神格化

上一篇文章堛滌暋D,提到佛世界的眾生,提出了心理學教育,俱有如此強大的威力,為什麼沒有佛菩薩把它收編進入佛國之中,讓它變成佛菩薩的常規教育呢?

 

類似這樣的問題,在84日晚上的時候,慧可上師和宜靜師姐,進入法輪中心參加共修之後,宜靜也跟方老師提出類似的問題:

 

宜靜說:「這兩個星期天的好媽媽訓練課程中,看到方老師在操作示範精神分析術時,就感受到方老師好像就是佛洛伊德再來,演練其他大師的作品時,好像就是這些心理學大師出來示範一樣,說話簡潔而深俱威力!

講話的內容簡單直接,但是功能卻極大,已經是到了非筆墨可以形容的地步,最後只能夠說是神奇兩個字了?老師是用什麼方法把心理治療的技術,做到如此完美的地步呢?」

 

方老師讚嘆宜靜的觀察力,比以前都要敏銳,可能是進入北科大唸碩士班之後,觸覺比以前都來得銳利,所以能夠洞察到方老師身上發出的高效能,並不是從心理治療的技術中得來的能力,事實上方老師在七年之前就開始佈局,把各大宗派已經死亡身故的心理學大師,經由佛法的處理方式,送入了佛世界的剎土之中,佔駐了許多重要的佛菩薩席位,讓他們的名字也都被列入佛菩薩的位置之中!

 

經過了七個年頭的沈寂和適應之後,他們在這個被安排的席位上等待了多年,今天終於能夠發展出他們的威力,所以只要方老師一上場施展或者示範,這些心理學大師都會全力支援和協助,讓方老師可以把他們的學術理論和臨床使用的方法技術,發揮得淋漓盡致,有如這一些心理學大師親臨指導,這種現象其實是等如寺廟神壇之中的乩童起乩一樣,從乩童身上所做出來的言行和動作,有如神靈附身顯靈的過程,是同一套道理而產生!

 

今天社會中的相關大學,無論在世界上那一個區域,他們所附設的心理學研究人員,都是以「人」的方式來傳達和使用這些學術理論和技術,當然無法完全了解這些一代宗師心堶悸滲u正想法;而方老師把這些宗師使用佛法安置好之後,都是神的規格方式來使用他們的學術理論和技術,因此學術經由『神格化』之後,所以方老師心理治療的技術到了最後,當然會變成神乎其技、無與能比的最高水準之上!

 

這種處理模式,就是把科學的心理學,轉變成宗教神格化的威力施展,其實這種效果,都曾經是當年的心理學大師,夢昧以追的心理治療最高境界!但是受制於當年周邊環境的相關學術限制下,沒有機會讓他們接觸到這樣完整的訓練方法,但是方老師卻讓他們能夠在死亡之後,依然可以法界之中進行心理學上的繼續研究,把他們生前所沒有完成的志向,找到一個可以在人世界代表他們的學者,繼續研究和改進,讓他們的學術理論和治療技術,可以突破他們生前的領域和境界,因此也非常樂意支援方老師,使用這樣的方式來幫助他們傳播他們生前的學術。

 

(二)  反作用力

有一些學生看到方老師,最近沒有繼續寫宗教性的文章,而把重心放在心理教育之上,很容易就誤認為:「方老師已經放棄了佛法上的發展,而改了方向往心理學的研究路線上,恐怕是方老師已經把佛法發展過了頭,沒有辦法再往前進步,所以只有改變方向另謀發展了!」

 

這樣的看法可能有部份對;也可能有部份是錯的!

因為任何一種學術都會有它的瓶頸,一旦學術進入了瓶頸的範圍,學術本來就不容易獲得進展,但是從事其它的角度再研究的時候,往往就可以掌握它的發展契機,因此方老師往心理治療領域發展的過程中,其實並沒有放棄佛法的繼續前進,而且從示範教學的過程中,所獲得的臨床訊息,反而可以提供更大的佛法發展空間。

 

例如太素脈的診斷術升格了,突破了過去只能應用在診斷之中,而不能夠直接應用在治療之上,可以從太素脈的診斷之中,完全掌握了三界天人的每一個領域之中,所隱藏著的可能病變,尋找到問題的核心之後,只須採用密教梵字或藏字中的種子字輸入,就可以直接完成治療的工作步聚。

 

另外從人生的八大成長階段應用過程之中,方老師不但使用了正面突破的方式,讓學員都能夠重新在催眠教學的過程中,完成了人生的八個成長階段,讓八種美德從過去的生活瓦礫之中,重新的替自己建立出寶貴的人生觀;而且在佛法發展的領域之中,方老師其實沒有有閒置著,只是採用了逆向思考的方式,應用了存在主義的反作用力,把那些不願意歸降的法界眾生,通通都一網打盡,一個都沒有放過、把他們的問題也拾得很乾淨!

 

這些目前還想反抗的法界眾生,他們因為在過去的舊佛時代,都曾經擁有過無與論比的權力和法力,今天新佛出世之後,雖然舊佛的領袖已經中箭應聲下馬,但是舊時代的龐大勢力,卻因為經歷二千五百年的長久時間擴張勢力範圍之後,已經完全深入民心,打下了不容易摧毁的鐵一般硬的江山,新佛法在短時間之內,是沒有辦法把他們全部完全收編皈依為屬下,他們面對著如此全新的宗教武裝隊伍,雖然不敢正面迎敵,卻可以採用迂迴戰略,或者採用打遊擊戰的方式,針對法輪中心內的未成熟弟子,攻破他們的心防,為他們所用而繼續延長戰事,等待方老師虛弱的時候再出手相戰!

 

他們只是有一件事不能了解?

他們為什麼!今天仍然能夠好好的存在這個空間之中?

 

方老師回答是:

「因為方老師的佛法發展完沒有完全成熟!

所以需要他們這一些指標放在這堙A提示方老師的佛法發展方向,還沒有達到盡美盡美的境界?

如果方老師今天的佛法成就,今天已經完全達到最高境界,進展到真善美三個指標都進入最高成就時,這些指標就應該有如核彈爆炸之後的環境一樣,一切阻力都會化作飛灰而滅!」

 

(三)  八大消亡

83日晚上的時候,從師母的身上首先先研究出、八大成長階段的逆向作用,使用了它的反作用力在大天魔的反抗過程中,透過反向操作的方式把這一群大天魔降服了!

 

方老師首先引導他們進入:基不不信任、羞恥和疑慮、罪惡感、自卑、角色混亂、孤單、停溜和失望八個負面的狀態之中,讓他們進入存在主義的逆向操作反應上,把他們身上所擁有的八種神通能力全部都被吸光了!能量在一轉眼之間全部被吸走,讓他們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前,所有的功力都被吸光之後,變成一個手無寸鐵的凡夫俗子一樣,只有平凡和庸碌來形容他們時,這些大天魔全部都自己消失了!

 

他們再也不願意抛頭露面讓其它的人知道,他們居然會在一瞬之間,把修持了好幾千年以來的佛法成就,居然在睜大眼睛的看著它,被抽光之後還不知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看到了這樣的成績單,因此方老老師見獵心喜,就依樣畫葫蘆的請子平也來練習一番,處理他在一千六百年前南北朝時代的滅佛事件!由於中國佛教史上所出現的三次滅佛事件之中,子平是第一次滅佛的罪魁禍首,因此在他的身體之中,經常會出現一股相反的阻礙力量,阻擋了他在佛法上修持更進一步的成就。

 

今天方老師把這一群、當年曾經被殺害的出家阿羅漢找了出來,詢問了他們八個問題,請教他們在新出世之後,究竟要支持新佛,向新佛認同?還是要抱著舊佛的大腿,請他留下來跟大家消災祈福?不理新佛改革佛法的要求?讓那些不合時宜的規章、不合人性的戒律、不合理性的求道方法、繼續阻礙了社會的進步?繼續妨礙佛法的前進?

 

讓自己違背了學佛的當初誓言和想法,只顧保障自己的福利和權力,忘記了佛法上的要求:「依法不依人的戒條!」,誤信了一些錯誤的訊息,被人挑撥了自己的情緒,一時之間進入角色混亂的狀態之中,跑進保皇黨的行列之中,進行抱殘守缺的捍衛工作,忘記了將自己的名字,列入了黑名單之中,後五百年會進入不聞佛法!不得見佛!的最高處罸之中。

 

因為這樣的一番逆向操作,他們身上的八種美德,全部被存在主義的威力吸進了存在的虛無之間,即時失去了所有的威能,嚇得一個個都跑清光,只留下一大堆等待哺乳的嬰兒小沙彌,經由方老師再使用八大成長階段的正面方式,灌輸完八種境界的課程之後,這些小嬰兒全部都長大成人,他們都異口同聲的表示,不想再追究當年滅佛事件的因果關係,通通離開子平的身上讓他日後可以自由發揮,不再干擾他的生活和日後的學佛成就!

 

84日晚上共修課完畢之後,宜靜提到最近看到某一位前期離開的同學,在跟對方談話之間,發現身體上的能量會出現異常的扭曲現象,觸動了奇怪的反應,所以有一點好奇!想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一種反應?

 

方老師觀察了一回才跟她回答,那是在宜靜身上隱藏著一股密教系統的舊勢力,這一股力量會吸引對方身後的力量,形成強大的衝擊,所以要解決這樣的問題,宜靜本身事先必須自行將體內的密教傳承安頓純化之後,這種衝擊才不會再發生?

 

方老師接著幫助宜靜進行八大成長階段的操作時候,發現到兩股不同的力量在衝擊,使用正向發展的時候會出現很大的干擾力,因此就改變了方法採用兩種共存的方式,同時的進行了正向和反向的兩種操作程序,讓舊時代的密教系統進入反向的操作方式,把他們曾經擁有過的權力和法力都被收入存在主義的空間,然後在他們進入了存在之虛無的狀態時,身上的所有權力和能量卻全部都被擠壓釋放出來,提供了新密教系統所需要的新能量,經過這一番大轉變之後,宜靜身體內的能量開始了進入純化現象,過去經常出現的能量撞擊反應,今天終於進入了和解統合的反應中,解決了多年來身心上所接受到無意識遷動影響,而進入平靜安祥的反應之中,完成了八大成長階段的最佳示範作用。 

8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