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操  

 

(一)  事由:

87日星期六,晚上七點半是慧可上師傳那洛空行母的密法時間,在前行的處理過程中,宜靜詢問方老師關於孩子的管教問題?

老師跟她回答說:

「我們的身份不同!不要把所有的問題,都推到青少年的青春期反應上,以為是賀爾蒙所引發的問題?而應該把這些問題,視為老天給予我們的一個考驗?

因此孩子剛好是其中的主角,父母所代表的一方究竟是什麼?而孩子又代表了那一方?

今天的衝突、或者是事故,它都可能是是代表了法界,希望透過人類之間的互動,或者在磨擦衝突之中,尋找到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或者只是用來宣洩某一種長期被壓抑的能量!

如果一直能夠保持著這種心態,去面對孩子的種種挑戰!而不是去特別針對孩子的某一項行為,才能夠輕易的把親子關係改善、許多嚴重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就在宜靜與方老師的談話間,突然之間出現了一位久別兩年多的學生,這一位兩年多前就失去了聯絡的舊學生,曾經在學佛法的期間出現過不少的障礙,心堶惜ㄛO很想進入修持的路上,但是身體卻非常容易進入起乩的反應中,兩年多前思想曾經進入一片混亂衝突的狀態之中,方老師曾經答應專誠指導他,但是某一次在電話聯絡的過程中,卻說了一大堆的瘋言瘋語,此後就失去了聯絡!

 

今天看到他的突然出現,方老師也有一點嗟異!但是他今天進入壇城,神色怪異,連方老師跟他打招呼他都也沒有太大反應,所以老師也沒有空去理他!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老師回到辦公室與其他人處理一些事務之後,師母突然間進來說:「剛才那一位舊學生,在壇城之中起乩,請問老師要怎麼辦?」

 

方老師進入壇城之中,看到他單腳站立在神桌前,手舞足蹈好像民間的乩童一樣起乩,方老師走了過去用手拍了他手臂一下,發現他的神識很算很正常,並沒有完全進入乩童的不知人事狀態,所以就請他出壇到外面去談話。

結果到了大堂外面之後,他的說話卻故意的把嗓門拉高,說了一大堆神話,指說方老師把他身上的法脈偷走,今天他要回來把這些法寶拿回去………….

 

他這些話方老師是不會跟他回應!方老師只是跟他說神通與神經只差一個字,如果你要發作請不要在這堥壅爭畯怳竣悛熄ヰk工作?

方老師這樣的一說,對方有一點惱火所以故意把嗓門更拉大,也繼續說了一堆話……..,由於沒有其它人去理會他,在場人士之中,沒有任可一個人對他的意見有所反應,所以在自討沒趣的狀態下,就靜悄悄的沒有跟任合人打招呼,就離開了現場!

 

(二)  問題研討

雖然這一位同學自行離開了,他也沒有做任何傷害或有破壞性的行為,有些學員詢問方老師意見,這樣的一位人士出現鬧場,是否需要採用修法的方式來處理?

 

方老師回應說:「這是人的問題、不必使用法界的方式來處理?

請大家開始進入壇城之中,準備執行協助慧可上師傳法的工作!」

 

在今天晚上的傳法過程中,全程都沒有任何靈異的干擾力量出現!方老師坐在慧可上師的旁邊陪伴,從頭到尾的那洛本尊傳法過程中,密法上的傳遞並沒有任何異樣,如果要說什麼瑕玼的話,唯有慧可上師在剛剛開始時,舌頭上是有一點打結,說話的時候會出現力比多內傾現象,因此受法者會聽不清楚傳法上師的聲音,但是到了下半場之後,宗欣師兄出來幫助慧可上師調整麥克風的時候,慧可上師舌頭上的金剛縄繩開始鬆開,傳法的聲意已經穩定,就沒有其它問題了!

 

由於這種舌頭被綁上金剛繩的現象,前世誑語的惡業,必須是傳法上師在上台傳法的過程之中,依靠自己的功德和能力去轉動,旁人是不可以插手幫他的,到了傳法的後段,他的聲音終於能夠恢復正常,就表示了慧可上師已經自然的通過法界的考驗,那是很殊勝的現象!

 

方老師坐鎮在旁,只是用來處理任何傳法過程之中,所出現的異常現象,但是這一次傳法的過程,並沒有任何的妖魔鬼怪出現,雖然傳法之前出現了一些異象,但是方老師的判斷:並沒有任何法界的干擾事件出現,而且這一位人士也剛好在傳法開始之前自行離開,所以並沒有特殊異象,一切如意吉祥法喜充滿,而且參加灌頂的人數之中,有二十多位屬於新面孔,那是傳法所出現的好現象!所以可以下一個結論:

 

「慧可上師的傳法中規中矩,也許不算是非常突出,但是經上師認證,確定身上背負了法界的任務,使用他的特有方式所以今天能夠不過不失就已經算是很好的表現!

而且新人新氣象!被吸引過來的人數一直都很理想,某些問題的思考上,經常會比方老;師周圓,這都是他的個人特色!」

 

傳法圓滿達成任務之後,方老師回到家中跟子平談起,今天晚上那一位進入壇城起乩的舊同學,這一位舊同學當初進入AMP教室接受禪學訓練的時候,其實是一位忠厚老實的學生,曾經花了相當時間去研讀經典,所以還算是很精進努力的學生,但是想不到幾年不見,卻變成這一個樣子?

 

就在談話的時間,方老師對他的印象突然之間改變,眼前浮現出一隻套了韁繩的駱駝,這個時候子平也指出這一位同學,應該是受到了其他人的說詞影響,產生了錯誤的判斷,認為他身上的法寶被老師盜走,所以在沒有經過查證的程序之前,就採取這種自以為是的行動,導致本身給當時在場參加受法的學員誤會,把他看作是精神錯亂的病人,所以嘴巴媮鷁M沒有說話,但是卻跟他保持相當的距離,擔心他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三)  韁繩的意義

方老師從套了韁繩的駱駝反應之中,跟著連接了其它的影象,也看到了宜靜所提示的問題,那些進入青春期的小孩子,不時的與父母親反目相看,惡言相向,其實都是一種類似的行為!

 

從方老師眼前所浮現的景象,是無數無量的動物,身上都套了韁繩,這些動物過去曾經是某一些佛菩薩的坐騎,因此擁有了某一些乘載佛菩薩的功德,但是功德雖存而體相未變,身形還是動物畜牲道的形相,並且容易產生傲慢之心,除了當時的佛菩薩主人之外,不服其他人士之駕御,甚至不喜歡別人拉動它們的韁繩,只要他人對它們出現一些拉緊韁繩的動作,它們就會出現惡言相向,或者產生不屑一顧之心,而出現無禮遠去的行動!

 

但是在它們內在的心志之中,卻並沒有辦法超出動物畜牲道的獸性範圍,所以容易受到一些煸動性的言詞影響,無有能力去分辦是非,而產生各種形式的劇烈情緒反應?

 

他們今天的身體雖然已經轉變成人形,但是基本的獸性卻無法轉變,原因就是佛菩薩在它們身上所附加的韁繩並沒有消除,因此會產生一種奇怪的現象:

 

1)如果不懂獸性的人,遇上這些轉世為人的菩薩坐騎,不管父母使用什麼樣的教育方法,就算是對孩子千依百順,這些小孩都不容易被馴服!

 

2)如果懂得獸性的人,上前給它們操弄一下,馬上服服貼貼,唯他們是馬首是瞻!

 

因此,如果很不幸的出現一種現象?這位操弄孩子們的人出現心術不正的情形,可以解釋為良馬遇上惡劣的馬夫,這個孩子的前途就算是被毁掉了!因為一般人的父母,大多數都是凡夫俗子,沒有大菩薩的身份,雖然知道是孩子錯了,想救孩子卻有心無力,那怎麼辦?

 

今天我們的社會中,這種現象已經開始層出不窮!………….

方老師綜合了所有的資訊之後,終於了解到這次事件,其實都是老天的安排!

諸佛菩薩希望透過宜靜師姐的口述,與及這一名起乩的舊學生,向方老師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警示:

「過去古老的佛菩薩時代,能力已經達到成佛階段的時候,為了要表現他們已經達到調御丈夫的能力,所以都會去尋找一些特殊能力的獸王,例如:獅子王、象王、馬王、孔雀王、金翅鳥王、龍王、或者是其它的珍奇異獸,作為他們的坐騎!

當時這種馴獸工作,是被列入成佛十號之中的一種成佛標準的必須訓練,這一個時期所表現的特色,發展到後來也許會演變成爭奇鬥艷的一種佛世界現象!

 

但是時至今日,環境保護的意識抬頭,愛護動物的思想超越了降伏怪獸的想法,回到了六道眾生都必須有自由平等的相互尊重要求下,就不應該再存有這種舊傳統的思想意識,不應該再使用佛法操控的方式來奴役他人!

 

因此、法界的意圖,是透過方老師的處置過程之中,希望方老師能夠替他們找出一個解決的方案,代他們去解決這一個諸佛菩薩遺留下來的『奴役』的問題?」

 

(四)  妥協的方式

奴役的定義,就是有許多馴獸師或者是駕駛人所使用的方式,他們會喜歡採用自己的某一種習慣方式,來駕御坐騎來達到他的馴獸目的,表達出自己的操控意圖!

 

這種個人習慣方式的操控意圖,今天進入社會的實際生活上,剛好落入親子關係的項目之中,就會產生孩子的反向抵抗!原因是孩子會表達出他的潛意識反應,他們要表達出來的意義就是:「我不是禽獸、請妳不要使用這一種奴役動物的方式態度來對我!」、「妳不是我的佛菩薩主人、所以請不要拉我身上的韁縄!妳沒有資格碰我身上的韁縄?」

 

但是!今天孩子所表達出來的抗拒行動,父母的接受反應卻是經常會誤解,解讀出來的訊息為:「今天孩子已經直接要向父母親的權威挑戰了!」、「我必須盡力去拉緊他們身上的韁繩!不可以讓他們踰越父母的權限?」

 

如果父母並不了解這種操縱禽獸的指揮方式的不妥,就會直接進入馴獸師與動物之間的鬥爭狀態之中,父母親就會使盡各種能夠操控的方法,從剝奪孩子的一切權利或者福利的方式開始,循序的進入到鞭打、關閉、斷食等等馴服野獸的方式和手段,慢慢地走進家暴的陰影之中。

而孩子的抗爭方式:通常就是對父母採取不理不采的方式、自己關閉在房間堣ㄔX來、劇烈的方式就是參加各種黑社會活動、或者參加各種颷車、打群架、或者故意去做一些觸犯法律的破壞行為,而離家出走,不想回家等等方式,就是他們能夠採取報復的動作,因此演變成各種問題少年!和中輟生等等的社會問題!

 

事實上家庭磨擦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在「奴役」的根本看法上出了問題!

父母需要孩子做事,可以使用比較開放 Open的方式而達到目的,使用比較和緩的語氣,避免採用操縱駕御他人的方式,來解決這種被尊重,比較有自由的生活方式來教育孩子!不要讓孩子曲解為被父母『奴役』的感受,這種衝突就可以儘量避免!

 

另外一方面,卻有必要讓孩子坐下來與父母談論:他們對於父母的要求,為何會產生抗拒的反應,有必要給予充份的解釋或說明原委?讓父母了解孩子的需求;同時也有需要讓孩子真實的了解父母的意願!

 

經過充份的表達意見和溝通之後,讓家庭的成員份子都學習到,如果日後有任何衝突的問題,都可以經由這種家庭坐談的方式,重新妥協出一套新的相互有效的約束方法,來解決各人的衝突問題!許多家庭事件就可以平息。

 

(五)  奴役的解除:

人類所使用的方式,如果已經達成了妥協,但是佛菩薩之中的韁縄卻並沒有消失!

這些問題還是會不斷重覆的誕生,衝突卻仍然不能被解決!這個時候要解決問題的話,目標就不能夠放在人世間,必須要回到佛世界之中,要求所有的佛菩薩,把他們套在動物身上的韁繩解開、籠子打開、鏈子解除、不文明的烙印也要消除,讓他們所歸屬的動物或者龐物,全部都釋放出來!

 

因為許多人世間的社會大事,其實它們的問題歷史根源,都是可以追溯到來自佛世界的某一種久遠的生活傳統習慣,因為有了這一種特殊的宗教歷史淵源,所以人世間的對應問題,就會落入死結之中,無論使用任何方法都沒有能力去改變它!但是可以直接經由法界的要求,對佛世界的諸佛菩薩下通告:

『請他們參與這一次人世間的討論,把所有附屬的動物,將牠們身上的繩套全部解除!日後諸佛菩薩出外行走的時候,直接使用現代的飛行器,例如直升機、飛機、火箭、太空船、人造衛星、飛碟等等飛行器,使用更為方便快捷,而且沒有呼喚動物使用之後的各種後遺症!』

 

所以接受好媽媽訓練課程的學生,在這一段休息的時間中,先行練習進入潛意識之中,或者採用打坐入定的方法,傳達恭請諸佛菩薩把動物釋放的文告,再觀照動物身上的韁縄,請諸佛菩薩幫忙替牠們解除,讓牠們的生命可以重新獲得自由,可以自行脫掉一身的皮毛,轉回正常狀態的人身,則這種衝突才可以真實的達到效果。

原因是這些轉世為人的菩薩坐騎,終於可以解除人面獸心的陰影問題,可以變成堂堂正正的人類,內心世界堶悸疑~性部份,可以全部被消除!

 

87日晚上,方老師已經跟子平談妥了這一個解除奴役的問題方案,但是參與文件簽署的人數尚不足,直到88日下午惠敏和明玲都到了法輪中心之後,加入了師母、惠敏、和明玲總共有五位神通小組的人士加入簽署文件之後,再送入胎藏界曼荼羅請求公告執行,才完成了整個方案的流程作業,法界開始馬上執行這一個全新的方案!

 

從這三位女士身上所出現的反應,她們非常清楚的看到身上,出現許多古老的動物形體,套在頭上的韁繩脫落之後,身上的毛皮也跟著脫落,現出了正常的人身!

 

韁繩解開,表示身上的奴性開始解除,但是方老師請大家日後還是要努力學習,儘量避免使用奴役的方式去驅動別人,也儘量避免被他人使用被奴役的方式來驅動自己,這種奴役的方式英語稱之為(control),中文翻譯稱之為操緃,現代社會在自由平等尊重的基本要求之下,這種操緃他人的生活習慣方式,經常會做成人際關係不和的主因,也是家庭親子關係之中的最大障礙因素。

 

(六)  會員大會:

87日星期天上午十點,是法輪中心舉辦的第二屆第二次會員大會,到場的人士除了中心基本的有關會員之外,地方的立法委員楊麗環、中華佛教居士會的陳聲漢副會長、副秘書長張光雄先生、和來賓中正國小的胡金松校長、2000企業合作會前會長洪春山先生涖臨參加!

 

這次會員大會的進行過程非常流暢,立法委員楊立環用很婉轉的講話方式,表達了她原來對佛教完全不了解,對於佛經所談論的各種複雜的佛法因果關係,她也一直不太能夠明白,但是接觸了方老師之後,方老師卻可以採用一種很簡單的方法,讓她在短時間之中,可以了解到許多問題的答案,她也從這些答案之中,想通了許多個人生活上的各種問題,雖然她不是一位很用功的佛教徒,但是對於追求答案的生活方式卻很有興趣!………

 

在順暢的開會的流程中,在離開會場之前,中華佛教居士會的張光雄副秘書長,跟秉翰會長讚嘆說:「法輪中心的工作人員,對於每一位會員的訊息和狀態都非常清楚,這種對會員瞭如指掌的反應,表示會員之間的互動往來非常確實,是非常難得的一種表現!」

 

法輪中心的成立只有四年,經歷了二屆的發展,從成員完全不了解會務如何推動的無知狀態,一直發展到今天已經開始走上了正常社團法人的作業方式,可以說是一種非常大的進步,今天的理監事改選也非常順利的誕生,新任理事名單是:黃桂蕾、王秉翰、蘇躍玉、李敏芬、陳惠敏、張曉釧、黃素惠。後補理事:陳宗欣、吳瑞珍;監事名單是:張晉豪、蔡易君、馮世昌。後補監事名單是:劉素琴。

 

中午經過理監事的委員,開會互推的過程之中,正式被推舉王秉翰又獲得全體理事交付重任,再擔任理事長一職,而監事之中也推出蔡易君為常務監事,選出之後兩方的人員都向方老師致意,方老師特別向秉翰會長讚嘆說:

「老師的心中,非常肯定秉翰會長任內所做的各種工作!只是時間有一點急迫,沒有能夠讓秉翰會長完全發揮所長!

但是方老師尊重會員大會的自由意志,所以這一次的理監事選舉,方老師事前並沒有發表任何私人意見!而其他的會員之中,也沒有任何人出來,事先作任何方式的運作!

因此是第一次完全任由會員自身,獨立使用自由選擇的意願,自行選出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選!結果與大家心目中的想法相同,所以請秉翰會長再次替法輪中心賣力,寄望這一次的連任,必定可以替法輪中心建立好一個完整的制度!可以更順利向前推進。」

 

易君後來得知秉翰又再獲得大眾的青睞,連任會長的職務,所以向老師請辭,希望能夠辭掉常務委員的職位,以免夫妻同時掌握大權,須要避嫌!

方老師回應說:

「今天的法輪中心那麼小,又沒有什麼財產可以動用,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妳們被人懷疑?如果法輪中心的財產日後變成很多,人脈變得非常強大時,那法輪中心要向妳們夫妻感激的地方就更多了,那會有人對妳們夫妻懷疑!所以不必避嫌!依照自然法則推舉的人,當選為未來下一屆的理監事人選!」

 

(七)雷劫:

法輪中心在下午的時間,是安排了方老師在法輪中心之中,舉辦了一次正式的密法的大皈依,這次參加皈依的人數幾乎有七十人,把法輪中心的密壇都坐滿了人,許多久未參與法輪中心運作的弟子,都在這一次皈依的法會中出現,表示方老師的魅力還是不減!

 

方老師告知大眾,這一次的皈依信眾,法號都以慧字輩稱呼,表示與方老師同輩。皈依完成之後,如果日後出現上師相印的現象,必須向法輪中心登記!作為日後對這些有特殊因緣的弟子,優先作為培養進修的指定人選,並且在鑑定過程中,鑑別弟子出現的本尊相印是否有假,以保障法輪中心弟子修法的安全!

 

法會的進行非常順利,方老師握的時間也很精準,從下午一點半開始,到下午三點半的時候全部完成,只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完成,但是上午整天都是晴朗的日子,皈依完成之後不久就出現大雷雨,雷聲隆隆電光閃閃,就打在附近的山頭上,霹靂之聲不斷震耳欲鳴,而且大樓的輸電系統也被閃電劈中,所以停電就停了兩次以上!

 

許多中心的會員,就緊急跑到下面大樓的地下室中,趕緊把停在地下室中的車輛發動,率先開出到戶外馬路旁的停車位上,突然其來的大雷雨把地下室也灌了水,雨水淹到車輛的輪胎上,幸好全部車輛都能夠安全的開出戶外,並沒有做成任何的損失,只是雷聲很大相當嚇人!

 

方老師和師母回家之後,方老師利用子平還在家的時間,在指導子平把先天胎元轉換法完成,修改並消除自身的先天不良因素,七點半再把子平送去搭火車回宜蘭校區!

師母回家之後,就累得不得了,倒到床上睡著起不來,直到晚上十一點鐘的時候,方老師進入睡房才發現師母身上發出異臭,有一種燒焦的味道透出,所以趕緊把師母叫醒,請她起來先去洗澡,必定是下午皈依完畢之後,身上有一些野猴子,沒有進入壇城接受皈依,被法界使用雷劫的方式打中,躱在師母的身上,讓她變成如此全身乏力!

 

經過師母修法,替這些野猴子重新做皈依之後,師母身上的焦臭之味道才消失,身上的疲勞感覺也就消失無踪了。第二天在法輪中心先後遇到明玲和惠敏,她們都向方老師提出雷劫的問題,昨天皈依完畢之後是否出現了一次雷劫,方老師回應說「是!」

 

她們再問雷劫的原因是為什麼?

方老師的回應是:「雖然昨天有那麼多位的弟子,進入法輪中心參加皈依!

但是卻有更多的禽野精靈類坐在外面觀看,牠們心中存有懷疑之心,並沒有進入壇城參加皈依,所以當方老師的皈依完成出壇之後,法界的執法神就開始主動向牠們發動閃電攻擊,出現雷劫的現象!許多被閃電劈中的動物精靈,馬上就逃竄進入相關人士的身體之中避難,所以會出現許多人會感受到身體的不舒服,但是只要這一些人替它們完成皈依的手續,它們就可以免於災難!」

 

惠敏又問:「為什麼會出現這一次的雷劫呢?」

方老師回答說:「對修行有大成就的人士來說,懷疑是一種病毒!

人類因為沒有天眼的能力,所以疑心只是屬於無知的一種反應,所以並沒有被視為過失!但是精靈擁有天眼的能力,卻坐在旁邊看熱鬧,不進入參與皈依的行列則視為失禮之罪!所以皈依之法會完成之後,護法金剛就自動出手掃盪這一些看戲的精靈,讓牠們知道雷劫是什麼的一回事!

這次還只算是警告的作用,並沒有痛下殺手,所以牠們還可以逃走,閃入剛接受皈依的學員身上,暫時逃過此劫!但是它們如果沒有依照法界的規矩,在五百年一次的雷劫之中,找到一位佛法高手,來替牠們護蔭,雷劫的項目還是會隨時隨地打中它,因此所謂的五雷轟頂的災劫,還是避不了!」

 

一般人都認為佛法是慈悲為懷的一種宗教信仰,為什麼法界會有如此嚴勵的要求?

方老師回應說:「在正常狀態之下,五百年都會有一位新佛出世,如果新佛出世之後,其它的法界精靈都不想出來護持,那新佛出世又有何用處?

 

所以在久遠之前,佛世界就訂下了這樣的一條法規,五百年就有新人出,所以法界的精靈類,每逢五百年就會出現一次雷劫,如果精靈想保命,就請它們自行先去找出新佛在那堙H

精靈族本身的特色是膽小怕事,沒有太大的能力可以去抗拒執法神的神威,但是它們卻是鼻子最尖最敏感的一群,所以唯有它們的先天能力,可以鑑定出那一位才是新佛的人選,所以會率先替新佛護航,爭取新佛的保護!

 

由於今天方老師並不是指定的彌勒本尊,目前只是彌勒尊佛指定代為執行法務的代理人,所以這些精靈比較老油條,並沒有完全依照規定進入護法的皈依行列,厚著臉皮坐在旁邊看熱鬧,因此引起護法金剛的不滿意,給牠們全部來一個下馬威,在沒有慧如金剛上師受命的情況下,卻主動執行雷劫,給牠們一個非常嚴重的警告:『在彌勒佛本尊尚未出世之前,慧如金剛上師的主法,有如彌勒佛本尊親自執行,如有任何精靈妖怪起藐視之心,立刻依法給予就地正法!』

 

(七)  狐仙問題

惠敏與明玲都了解雷劫的事件之後,配合了方老師的要求,與師母總共四位親自簽署要求諸佛菩薩解除坐騎和龐物的韁繩與籠子,完成之後就各自去處理法輪中心指派的工作,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六點鐘之後,其它的工作人員已經先後離開,明玲也準備向方老師告辭,但是方老師感覺到明玲的事情尚未辦妥,應該及早把它完成,所以留下來繼續處理:

 

方老師檢視了明玲的問題之後,發現狐仙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是她最困擾的主要標題,這一個族群非常不容易處理,一方面是牠們都擁有相當的能力,但是牠們卻非常容易變質,只有出現任何壓力,牠們就逃得老遠,膽小怕事,而且貪念難斷,容易變節!

 

所以無論使用那一種佛法來處理,都不容易把它們的問題完全解決,因此建議明玲使用一次八大成長階段的逆行方式,把這一個族群全部消滅,因為密法的要求之中有息增懷誅四種方法,如果屢教不聽的就使用誅法,先給予殲滅,再用正行的方式讓牠們重生,因此明玲就依照方老師的要求,使用逆行的方法把狐族全部誅滅,並且追溯到古老諸佛的時代,狐族的原始星球之上的剎土之中,被古老諸佛批了一張批文:「狐族的人,生生世世不得脫去形體轉為正常人,學習佛法亦不得有大成就!」

 

明玲使用天眼找到這一張古老諸佛的批文,才了解她為什麼那麼的努力,還是不容易把狐族轉化,反而被牠們連累,受到不少的池魚之秧!幸好有方老師指導,幫助她修正諸佛的批文:

「依照佛法上的平等觀念、六道法界眾生,一律均遵守平等對待的原則!

狐族亦應該獲得平等對待的合理要求,所以請古老諸佛將其不公平對待的舊法令廢除,另外重新給予公平對待的法律保障,狐族亦可以輪迴轉變成人身,學佛亦可以有機會修成正果!」

 

當這一條法規被修訂之後,經過八大成長階段的升華技術,讓狐族得到更大的成就空間,明玲透過實相般若的修持過程,經歷了各種階段的關卡,修正了各個佛國過去對於狐族的不良記錄,過去認為牠們會使用狐媚之術去勾引異性!會使用詐騙的欺騙方式騙取他人的金錢!所以諸大菩薩都對這一個族群,都有不良經驗和記錄!

 

透過明玲的努力爭取,表示狐族已經被她重新收編,嬌正了過去的不良習性,請諸大菩薩把關時能夠通融放行,讓牠們能夠獲得轉世脫去舊形態的生天機會,終於不負使命完成了這一次幸苦的行程,通過了極樂世界、藥師佛國、和四禪天的娑婆淨土,從頂門上破瓦而出,替狐族爭取到脫去皮毛形相,完成修持成佛的正果,在二十八宿之中,心月狐拔得了第一位成佛的頭籌,其它的二十七尊星宿,都齊集卯宮之中跟明玲恭賀,恭請明玲也能夠出手,幫忙牠們修正過去古老諸佛的不平等批文,讓二十八宿的族群,也能夠獲得同登成佛的正果之位,完成了六道法界眾生,都能夠平等相處、同登成佛的大願! 

88日晚上十一點半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