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法會之探討

 

 

(一)  法會的改革:

813日早上九點鐘,乙酉年中元點燈法會開始了,法會準時開始,由於有了上一次法會的經驗,這一次法會的場地做了一些小小的改變,接受了宗欣上次法會中所提出的建議,由明玲負責找水電工,在窗裝上了三部抽風機,準備把點燈燃燃時的高溫,直接使用抽風機把它抽掉排出室外,讓壇城的溫度容易散出室外,同時開放了大堂的空間作誦經修行的地方,可以避免參加修法的學員,圍在室內的高溫的影響,因此密壇只留下慧如金剛上師 一人去獨撐大局,可以接受高溫的薰陶!

 

這次的法會修法,慧如金剛上師認為可以接受大眾一齊參與,因此撤消了密法的禁制,無論是否參加過密法行的人士皆可以參加,並且不分區隔,全部在一起共修!所以除了要求大眾禮拜的儀軌部份,必須在密壇之中進行,其餘的修法都可以在大堂之中公開修持,並不遮擋和區隔,可以讓空間的運用比較靈活,氣溫的控制比較容易處理!

 

法會進行到上午第一節結朿之後,在中場休息的時間,法輪中心的新任常務監事易君,進入上師的休息室詢問方老師?她閉起眼睛觀照的時候,會看到南傳佛法的出家眾,無數無量,真的是非常多,所以自覺應該跟這些聖眾結一個善緣,因此臨時起意要替他們點一個最大的總功德主燈,因為他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點其它的燈似乎不夠他們分配,唯有點總功德主的燈才能夠滿足他們的需要!

 

慧如上師就馬上給她回應:「總功德主燈是憑著個人的感應而作決定,在總功德主燈沒有出現主人時,隨時隨地都可以接受任何一位人士來點這一盞燈!時間並不會遲,原因是這一盞燈燒起來大概會燃燒一個多月,真的是可以達到七七四十九天之數,所以是可以後來點都可以接受!」

 

因此、在午供的時候,這次法會的總功德主就順利的出現,讓這次法會的進行達到預期的結果,圓滿的達到法會的目標!

 

(二)  法會細節:

這次法會所超薦的眾生,是以二十八星宿為主要任務,那是法輪中心第一次替這些法界眾生超薦,因此業力特別的沈重,第一天上午方老;月進入密壇修法之後,就被這些星宿眾生的業力灌入身體之中,馬上聲音都變成沙啞,聲音也被卡住,這些業力在法會進行的時候,因為所有原因都會被遮住,必須法會結束之後才會看到,因此等到今天815日星期一中午的時候,方老師才開始進入禪定觀察這些業力的特徵,才看出原來它們都是二十八宿的神將,在過去的因緣之中,經常幫助壞人行使邪法,對於他人造出種種害或欺騙等等行為,今天在世代交替的時候,全部都被扣上手鐐腳鉫,被關在金剛地獄之中!

 

了解這一段因緣之後,方老師知道不能光用一個人的能力去處理它們,而應該在修正法律面上要求改善,所以等等下午惠敏到中心的時候,湊夠了三個神通小組的成員聯名署,提出一條新法例:

「從今以後,所有法界的宿神將,接受人間作法或者諸大菩薩的命令,行駛錯誤的法令而引致他人出現各種傷害事件,所有罪過都要承受三分之過失,而主使者或教唆者則要承受七分之過失和罪行!

又諸大菩薩如果飼養任何天界的動物作龐物,或協助工作使用的動物,如果不幸傷害他人時,均需要負責賠償的過失,所有傷害之罪名也需要以七分方式領罪!動物則只受三分罪過!」

 

方老師把這一條法令制上胎藏界曼羅,經過佛世界之認可之後,可以馬上執行命令,因此一瞬間方老師、師母、惠敏身上金剛地獄之中的二十八宿眾生,有百分之八十的動物,可以都獲得釋放,本來已擠爆的金剛地獄,迅速就完成靜悄悄的空間,只剩下小貓三兩隻罪型比較嚴重的分子,還被扣留在金剛地獄之中服罰。

 

這樣一來就解決了許多年來法界的問題,許多做了壞事的天將,經常藉著不是自己意願的行為,不願意出來接受法過當的政治過失,而做了壞事的人因為時間久遠,早已經轉世投胎之後,也變成查無此人,無法追討他們的過失,目前用三七分帳的方式,既合乎法理,也合乎人性之本質,無論做任何事務,執法的人本身當然應該檢視執法的程序是否合法,過程之中若有不合法律程序的部份,執法者自當要去承受法律的承擔責任!

 

而其餘的七分罪證,並不需要慢慢分辨細查, 直接用追踪術就可以獲得案,因此不必使用法律的審查方式,手上拿到他們寫下來的符咒法令,就可以直接告發他們的罪狀!所以效果奇快,就可以把積聚了好幾千年的冤案公文全部出清了!

 

(三)  五方佛:

法會結束之後,慧可上師開始徵求五方佛的人選,開始要訓練金剛界曼荼羅的新傳人,開始的時候總共有十位人士參加,經過了第一次的徵選之後,很明快的就決定了淑惠接毗盧遮那佛;宗欣接阿閦佛;明玲接寶生佛;月琴接阿彌陀佛;世昌接不空成就佛。五位入選的人士,都是曾經接受過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灌頂,所以已經有相當基礎才獲得五方佛的中意所以成為候選人!

 

五位人士經過種種的試驗方式,和法界的認可方式產生,過程一點都沒有人為的因素存在,所以選拔完之後大家都覺得老天真是公平的!沒有選上的人,大都是過去並沒有受過金剛界的密法,所以進入第一次候選時就落選了!否則就是性格上沒有五方佛的特質,或者時間尚早應該是下一輪宜靜師姐傳法時候,才能夠成為第三代的五方佛候選人。

 

金剛界曼荼羅的傳法,最複雜的部份是五方佛的預先訓練過程,過去一般修密的金剛行者,對於五方佛的種種文字記錄,許多都是臆測出來的結論,而修法都只知道著重在咒語的使用,而不知道五方佛之內在不同因素,和不同的訓練方法,今天這些複雜的修法問題,方老師已經全盤了解,並不須要完全依賴單一的咒語方式,就能夠完全解決行者的修法和檢測上的問題!

 

過去方老師在彌勒唯識心要的密法灌頂傳法時,就已經找到了五方佛的修持重點,他們所不同的特質,完全在於第五識至第九識之間,例如:不空成就佛的成就是建立在五識之上;阿彌陀佛的成就是建立在第六識之上;寶生佛的成就是建立在第七識之上;阿閦佛的成就是建立在第八識之上;毗盧遮那佛的成就是建立在第九識之上。

 

今天從二十八星宿的超渡法會之中,方老師更進一步的了解到第八識之成就,必須獲得整個三界天人的佛國系統,都必需經過嚴密的修煉方法,把佛國鑲進入第八識之中獨立運行,才算完成第八識的修持,同理可推的就是五方佛必須完成相關的佛國鑲入自己的識之中,才算是完成某一識的修持!

 

方老師研究了五方佛已經有相當多時間,總結了老師對五方佛的了解和研究,把訓練五方佛的灌頂儀軌和方法都提供給慧可上師使用,所以這一次不必從頭開始摸索,縮短了許多修煉的時間,就可以很成功的把五方佛率先修出來!那是法輪中心一個重大的喜訊!

 

(四)  舊雨新知

這次參加法會的人士之中,最遠的就是從香港過來的阿光!

算起來他已經是舊人,方老師在台北居住還沒有下桃園之前就已經認識,方老師在龍潭山上修煉時,他們夫妻也經常到山上來探視方老師,但是在學佛方面,他卻長期以來有一個心結無法打開,原因是只要他打坐入定之後,就會看到自己在一個很深沈的空間之中,無法打破這一個空間,所以一直都出不來,也因為這一個原因,所以造成學佛上的障礙,一直以來都無心學佛!

 

這次經歷了七八年人世間的種種歷練之後,一方面看到方老師這幾年之間的進步神速,另一方面開始醒覺,自己要有需要提升自己的潛能,所以排除萬難都要再來台灣學藝,要求自己的進步!

 

這次他真的是有很大的改變,開始注視到方老師的文章內容,所說的每一件事,先前看了(好媽媽)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書,開始對方老師的佛法有進一步的認識,看完本書之後,再看探索聖泉這一本書,書中提及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聖泉,所以他開始求教方老師,聖泉是怎麼打開的?

方老師告訴他說:「你參加法會完畢之後,身上的聖泉就可以打開,你只要好好的打座入定,觀想自己的兩足底部湧泉的位置,這一處稱之為幽泉,請它打開幽泉就可以打開!」

阿光依照方老師的指點,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幽泉就打開了!接著是瑤池、聖泉、蓮池和藥池都先後被打開,所花的時間只有三分鐘就可以馬到成功!這次的快速成就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也是佛法修持之中第一次嚐試到佛法修持原來是那麼美妙的事?

 

後來他才說出:「從前在龍潭山上的修持,他比較喜歡!下山之後,他對佛法的修持就全部失去了興趣!身體也開始變得完全沒有了感覺!所以失去了學佛的動機和興趣?」

 

方老師告訴他:「這種現象,是尤於內心世界對佛法的定義闡釋不同所造成,如果有這種現象的誕生,必須先追問自己對佛法的定義是什麼?從這媔}始才會找到自己失落的東西!」

對於方老師來說:

『所有能夠讓人類成佛的學問和技術都是佛法!反過來說:只要是無法將人類轉變成佛的方法都不是佛法!因此傳統的誦經和持咒等等行為,如果這種方法不能夠讓人類成佛,方老師就會把它們剔下來,不讓它們仍站在成佛的方法之中!

因為心理學能夠解決許多修持成佛的問題,所以方老師把許多心理學的名家供在成佛的位置之上,讓他們所留下來的心理治療方法和技術,成為目前最優秀的佛法!』

 

(五)  心理治療的經歷

阿光聽到方老師的自我介紹,才知道方老師最近這幾年,為什麼會花那麼多的時間去研究心理學和心理治療的技術,其實在龍潭山上的時候,方老師已經從催眠術開始發心研究,那個時候因為老師有一位念心理學系的學長,曾經到過山上並且答應幫助方老師推動他的佛法,後來因為他辦幼稚園安親班失敗,損失了很大的一筆金錢,後來就沒再上山支援老師了!

 

初時方老師覺得阿光的說話中,對山上的生活發生眷戀的現象,還有一點奇怪!

雖然許多人都會懷念山上所過的日子,但是對於方老師來說:他只管研究自己所需要的學科和項目,醉心在佛法的訓練術科上的研究,在山上開始研究心理學和心理治療的技術時,是因為阿爐學長給我一個提示:「山上的人只有我一個是修行人;其他的人都只是高傲的追隨者!這樣的發展下去是會出問題的?」所以他用了許多計謀和方法,設計和修理了山上的每一個人!

 

因為阿爐學長所使用的方法,方老師都大概都可以了解,但是真正的心理治療方法,阿爐學長也並沒有學得很專長!因此、看到了阿爐學長的傑作之後,雖然許多的學生都不愖一擊,但是方老師那個時候已經自覺,教導這些學生必須採用正確的心理治療方式,才能夠正確的引導這一些追隨的學生!如果一味追求成佛之法,相信佛法訓練方法還沒有成功之前,這些人就老早已經報銷了!

 

所以心理治療的探索一書,就是在龍潭山上,方老師第一次研究出來的心理學教學記錄,當時由於山上缺乏參考書,有些基本觀念與實際的用途會出現一點差距,後來在桃園市區發展時,因為找到一本大陸的心理學百科全書,閱閱讀了許多在台灣已經失傳的文獻和資料,充實了相關的知識,所以當時編著了心理學大師學術精華一書,後來隔了一年又再著作了一本力比多之修練,這個時候心理治療的技術,其實已經達到爐火純清的狀態,但是當時需要方老師去處理,而使用這些技術的對象不是人類,而是佛祖的一生,和相關的家眷等人,用這些技術時不是用在醫療之上,而是用在戰鬥的技術之上!

 

方老師利用這些特殊的心理治療技術,把它轉變成戰術在使用,而需要處理的對手,居然就是佛祖釋迦牟尼佛,所以會有許多人驚異?方老師努力學佛,畢生研究佛法的目的居然是用來打仗,而且第一個要打倒的居然就是佛祖,所以把許多人都震驚了!因此有不少的人就此就離開方老師,擔心方老師這種作為是否有點瘋了!有這樣的一位老師,對他們來說真的是生活上有一點壓力!也讓他們不好對外面交待,真的要他們怎麼樣去交待,才能夠介紹方老師這樣的一個人物出來,真的是有點難于啟齒!

 

最近的三年方老師的佛法發展,的確是進步神速,但是在最重要關頭的時候,方老師又再轉回心理治療技術上的發展,那是什麼原因呢?阿光對方老師在心理治療上下功夫,一直到不大明白,原因是他在香港地區從事照顧老人的福利工作,多年前他就學習過相關的心理治療學說,這些都是政府機關所要求的必修學分,但是十年來的時間之中,雖然他也接觸到不少相關的心理治療工作者,但是他對於這一門工作,卻一直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看到方老師寫相關心理學的文字時,他認為對他來說都太難了,所以完全不感到興趣!

 

方老師就告訴他:「難與不難是在于你是否願意接觸,願意了解它就不難;不願意了解它就變成很難!事實上我們的正確態度,應該是對任何事物都需要保持一定的注意力,沒有充份了解之前不要太早下斷語?」如果你的想法已經開始改變,我就會讓你嚐試一下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術!

 

1)結果阿光接受了方老師的建議,開始躺在躺椅上做了三個肌肉鬆弛法!

2)然後把注意力放在丹田上,開始注意原我轉達給他什麼樣的訊息?

3)他完全能夠感受原我對他的說話!告訴他自己太衰弱了!而且還發表了許多批評的意見?

4)方老師告訴他說:「不要讓原我再說下去、他已經受到了超我的污染,說的都是超我才會使用的字眼,所以應該終止原我發表的意見!」

5)把注意力放在額頭上,詢問超我給你的意見?

6)結果他真的聽到超我對他說了一大堆批評的話!

7)這個時候,方老師已經注意到阿光的自我開始跑了出來,釋放出大量的冰塊,好像是從冰山之中回來的樣子,阿光本身也感受到身體出現奇冷!經過適當的溝通之後,阿光終於了解到三個我的處理方式,原來只是那麼簡單的一回事,方老師所講的人母一句話,他十年前就聽到過,但是今天他才知道心理治療的威力原來是擁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接著方老師又替阿光做了一次人格的三個時期,當時他只知道口腔期的時候嘴唇上只是微微的有一些乾燥!方老師就告訴他說,一歲半之前喝的奶水不夠;肛門期的時候肛門有一點緊;方老師就告知他說,身體的養份不夠;性蕾期的時候,性器官好像不見了;方老師推論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前世被人閹割過;一是練成馬陰藏相的絕頂功夫!後來他自己發現是第二種現象,方老師再指引他觀看當時的周圍景緻,是否正好有點像龍潭山上的風景?

 

結果他真正的發現了自己的重大秘密,原來過去曾經住在深屸之中,練就無上蓋世神功,所以對山上的苦難生活,一直都非常懷念!原來是內心世界的過去殘餘記憶,經過投射之後所出現的一種假象!在短短的十分鐘時間之內,方老師就應用了佛洛伊德當年的自由聯想的技術,把他擱在心中多年來的心結,一掃而清!全身都很快速的進入整合的狀態,身體內的細胞和組織功能好像重組了一遍,全身經脈都打通了,所以真氣異常的流轉順暢,多年來都不見任何成就的身體,好像一瞬之間就全部都被更改了一遍,真的內外通透,神遊脈外!

 

(六)  法律效應:

阿光在這兩天的時間之內變化了很多,身體的敏感度也進展了很多,他原定于815日下午六點十分的飛機回港,回港之前就已經開始自己抽時間去練功打坐,下午的時候師母曾經跟他刮痧,刮出很多瘀黑的血班,身體稍為舒服,後來又感覺到堶掄晹陶\多不舒服的感覺,所以找方老師請老師處理;過去他的性格內向,身體也並不敏感,所以有任何問題都會鱉在心堣˙☆隉A也不會跟別人表示他的痛苦所在,今天這種舉動已經充份顯示出他的改變!

方老師跟他診斷的時候,發現這些疼痛並非肉體的痛苦而是靈界的痛苦,在他的大椎附近有許多附著的二十八星宿的力量,這些星宿的身上都背負著許多鐵鏈,原因是替人類做了不少的惡業,所以全部都被銷上了鐵鉫,一個一個的串連在一起,這種痛苦對阿光來說,過去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感覺的!今天的阿光居然在刮痧之後,還能夠感受到這些精靈傳達給他的痛苦,而且很清楚能夠分辨出這些痛苦的正確部位所在,所以充份的顯示他的體質完全改變!

方老師再詳細核對資料,才發現這些精靈過去所做的惡業,原來都是蒙古帝國時代,忽必烈時期,蒙古大軍請西藏密宗的法王替他們做法,讓蒙古大軍旗開得勝,輕易戰勝敵人的誅法,是蒙古的國師使用的祈求法,要把對手誅滅的一種宗教法術所造成!這些精靈雖然都掛上了鉫銷和鐵鏈,但是都不肯認罪,而直接依附在阿光的身上!表示主使教唆的人就在這堙H

方老師就替阿光說明,今天中午法輪中心已經提報了公文,使用任何一種宗教法術導致其他人類出現重大死亡和傷害者,如果罪證確實,主使者或教唆者,與執行者之間的罪行全部依七三分帳的方式定罪,也就是主使者罪有七分;執法者罪有三分。當這一些話剛說完畢,阿光的疼痛就全部都突然間消失!不知道去向!

 

從阿光身上的效果出現,已經證實了靈界已經依照方老師建議的方式,執行正常的法律途徑來解決問題,因此每次提報法律修正的條文,在人世間很快就獲得證實,法界已經走上了正常的法肈操作方式運作事務,不再出現過去那些糾纏不清的爛帳,這些現象的出現,表示人類的世界,已經可以放心,不久的將來社會的法律層面,都可以依照這一種方式,從人世間與靈界之間的接觸之中,尋找到一種簡單方便的處理方式,先從法界之中把真正能使用的方法執行之後,再繞回人世間去處理那些閃躱法律的人,讓他們逃不過法律的制裁,這樣才能夠社會回到安和樂利的日子之中。 

81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