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對薄公堂——與佛相  

自從上次入禪定拆除了佛國兩個,地獄一座之後!

天上的諸佛菩薩大爲震動,佛國之中不禁人人自危。  

想當初!佛國自成佛久遠以來,從來沒有人敢得罪諸天,世人只會擔心對天公之不敬,老天一旦生起氣來,弄出一點天災人禍,無論風災、水災、旱災、和地震都可以弄得世人人心惶惶,馬上築壇作法息災祈福。  

那媟|有人敢去觸犯諸天、撤換諸神、得罪佛祖、拆毀地獄、摧毀佛國天堂。真有這樣的一個人,他必定是罪大惡極,十惡不赦!  

但是人類如果要去拆除天上的佛國,當然也有他的想法。 一般人的確是敬天地而遠鬼神。但是 人類一旦進入正氣凜然的時候,那種浩然之氣,卻真的是可以充斥於天地之間,最後變成驚動天地震哭鬼神。 因此一旦天人交戰,僵持不下的時候,諸佛菩薩也就不一定會佔便宜。

人間要拆除佛國的理由又是甚麽呢?  

(一)地獄要被拆掉的原因:

    因爲有鬼神在作弊,進行利益輸送,巔倒黑白愚弄世人,業障處置不公平,刑罰執行沒有人監控,因此犯罪者得以逍遙法外,,無辜者經常白狗當災。  

    所以主張業障自行了斷,是非不需要經過鬼神處置和判斷,是福是禍落入自然因果,不受鬼神所關說,一切善惡好壞均適用現眼得報,無須拖延時日避免日久生變。  

    既然衆人之意見如此,那地獄自在人人心中,何須在虛空中建立地獄。人類生死自了,因果自行吸收。 只要將人間教育辦好,那又何必再用地獄之刑罰來處置衆生。否則只用處罰沒有教化,對人類是一種不公平的行爲。  

(二) 極樂世界被拆除的原因:

   因爲極樂世界誤導衆生!世人學佛之後,都在追求死後可以往生極樂,不知道真正成佛的意義,也不知道修持的目標和其中真諦。誤以爲只要能夠往生西方極樂就可以解脫生死輪回。  

    雖然有許多真知卓見之士,也曾經出來說明佛法的修持,不在於追求苦與樂。所以人生之苦樂,可以用來磨練個人的心智,人類的世界就在苦樂之中,成就不同的偉人和聖賢,也可以成就諸佛菩薩。

    但是衆生執迷不悟,執著於佛典經中文字,至死而不悟,頑劣無知。不瞭解佛祖化城比喻之苦心,只固執於念佛之慣性而不改。所以,唯有拆除極樂世界,始可以證明化城的隱喻,避免衆生的癡迷,只有採用非常的手段。所以極樂世界必須拆除。  

(三)瓦解藥師佛國的理由: 

    藥師佛國掌握了人類的疾病和惡運,但是衆生卻只知求神拜佛去祈求免除災難惡運臨身,而不知道修心養性、訓練智慧和身體力行。  

    藥師佛國的存在,不單只沒有負起教育衆生,遠離迷信的責任;反 而因爲掌控了人類的災厄和疾病,令世人更加加深迷信的成因。  

    要知人類的幸福和災難,只有小部份是意外,而大部份都是人爲因素所造成。如果不知反省改過自新,而只知亂拜鬼神。那藥師佛國的存在就失去了功能。  

只有把藥師佛國拆除,世人失去依附憑靠,才會深思反省好好做人。因此要用非常手段,瓦解藥師佛國才能改變世人的錯誤想法。  

因爲人間有那麽強硬的理由,所以佛國和地獄的拆除命運,諸神無法關說,天上諸公大老,爲此惱羞成怒,決定要派人去解決這一次的人天衝突。 

“保皇黨”的人馬,因爲無數無量被革職失業的諸神之加入,所以形勢就轉弱爲強,擁有大量的生力軍助長其聲勢,最後組織成爲一支佛法自救法律委員會,經過長時期的討論與磋商,最後決定提出一次嚴厲的法律訴訟案:『控告慧如譭謗佛祖,另外外加其他罪名………!  

 

佛世界的法律訴訟

上述的罪名如果能夠成立!慧如居士馬上就可以給予監禁,打落十八層地獄!而且會誅連十族、永不翻身!  

這一條謗佛大罪,恐怕瞭解的人很少。 普通學佛的人士,雖然對佛菩薩恭恭敬敬, 但是對於戒律來說,大部份都是唯唯諾諾,不清不楚。因此經常會觸犯戒律而不自知,一旦死後要被地獄官員檢查的時候,才開始閃閃躲躲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觸犯了甚麽樣的過失。  

今天慧如這一個凡夫俗子,居然被天上的佛菩薩提出法律訴訟,不必等候往生才被檢舉也可算是奇迹!已經可以登記入金氏世界記錄。 

因爲這一次是佛世界成立以來,所接受的第一次公審法律訴訟案。原因是在佛菩薩的世界中,從來沒有人要打這一種官司! 

因爲這一次的公審,是屬於佛世界的「三師會審」,如果大家要請三師到你家去接受供養,他們當然會很高興接受;但是今天要請他們上法院聽審去當判官,就不是那麽好說話了! 

因此在人世間的,大清律例規矩上是:「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在佛世界的法律是稍微有一點不同,那就是未上堂先打六十仙棍!  

這一種棍子打下來,不但是酸痛難忍、痛入骨髓、坐臥失常、頭腦都有一點暈亂,稍有說話不慎,就足以被對方套住!不能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對辯。

六十棍打完之後,三師才開始檢閱資格和相關文件。謗佛者!一般人是沒有資格答辯的,所以直接會被判刑。 只有修持而有大成就者,才有機會參加法庭的聽審。由於本人,最近剛好獲得五十三賢位之授證,所以才能獲得機會去答辯!  

第一次開庭的時間是八十七年十月的某日。當天被打昏了頭已經忘掉是那一天的大事了!讀者看到我寫書的時間記錄,也許都會覺得有點奇怪,好象那一根筋被打壞了!要不然怎樣對都對不上來!似乎冥冥中故事是如此發展,但是日子卻是前前後後,次序卻顛顛倒倒!  

這真是說來話長,我每次的工作結束時間,就是依照這一個日子作記錄。但是事情的安排,總是前後穿插,先後次序不同。 無法作一個合理又合邏輯次序的故事編排。  

所以最後決定:「讀者要看的是合理的邏輯故事;作者要做的是事件的真實記錄。」 所以各讓一步:當讀者在看故事時,不必管他們的時間記錄;喜歡做研究的人,可以不必太在意這一些故事, 而能夠專心研究和核對這些事件發生時間之真實記錄。

 

第一次的上庭

開庭的第一天,太陽才剛剛下山,一紙通告都沒有寄發下來!

就被人抓了上去開庭,晚上六點鍾還沒有吃飯,那麽早就要去開庭? 

天還沒有轉黑,那麽早就開庭!好象他們都不必開飯的樣子?  

據後來去瞭解,他們果真是不必用飯,在佛世界中他們只吃一餐,吃的都是午餐,所以有過午不食的習慣,這一種習慣稱之爲「持午」。  

我雖然已經受過菩薩戒,也曾經持午兩、三年,後來因爲事務太多,就沒有再實行。

持午這一個功德聽說很大,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能夠少吃那一餐,把這一些資源轉給那些貧窮的落後地區,的確可以養活許多人口。 

但是在實行時,卻會遇到許多的爭議事件!原因是許多的食物,保存都不容易。如果沒有馬上吃掉,只會造成暴殄天物,形成無謂的損失。如果大家都減少食物的購買量,則又直接傷害了農民的收入,所謂榖賤傷農。救得了一個卻損失了好多。 世間之事常常存在這種矛盾和爲難的事。就算是佛菩薩都搞不清楚,何況是凡夫又怎麽會去弄清楚。  

第一次開庭,我只聽到聲音,卻沒有看到一個人,原來是仙凡有別,不能混雜在一堂以亂階級,也防止司法人員日後受到被 告的傷害性報復。

最重要的是我的參謀乙老兄,他從這一個事件的開始,就關閉嘴巴沒有了 聲音,原來在這媦f案時,諸色人等,未被召請的一律不得旁聽,更不可 以亂用千里傳音的神功講話,以防止司法黃牛的教唆和作弊!  

因此他最後只跟我說了一句話:  

「希望下次能夠看到你?   跟你辦案真是很榮幸也很愉快!」  

乙老兄這一個人真的是有一點奇怪!上述那麽平凡的話,他居然要花費好長的時間才說完! 可見這個傢夥大概最近都沒有睡好,說話時舌頭還會有點打結, 居然卡住了好一會,幾乎說不出來。 

如果是我來說話只要說一聲:「拜拜!明天再見!」那就可以結束啦,你看我說話多麽的爽快。  

但是,再來就沒有聽到他的嘮叨聲音,也不知道他跑到那堨h了!

今天的確很多事都很奇怪,平常不大喜歡他的大嗓門,聽他說話時會有點令人煩厭,但是聽不到他的聲音時,卻原來是那麽令人懷念! 天堂佛國那麽大,也不知道他躲在那堙H以後要怎麽樣才可以把他找出來!心媟Q呀!想……!一直聽到庭上傳來說話之聲,才知道我已經身在法庭之上!  

目前正在等候開庭!

庭上:「被告慧如!你今天出庭,有沒有聘請律師爲你辯護!」  

甲:「小人無知,今天在吃晚飯的時候,才接到貴院的召請通知!

            所以還沒有機會找律師討論,因此沒有律師同行!」  

庭上:「那你是否需要我們爲你安排律師辯護?」

乙:「謝謝你的好意!我可以不必請律師辯護!」  

甲:「你有沒有搞錯!你對佛世界的法律都沒有弄清楚,就居然敢跟

          他們打官司,你真的是吃錯了什麽東西,敢在這堥麽酷!」

好奇怪的事!明明已經失了蹤,想找也找不出來的傢夥,居然又再在耳朵旁邊響了起來,而且還發脾氣亂罵人!平常都不請就自來,今天我有大事發生時卻不告而別,原來還躲在我的耳朵旁邊,還假裝不見了,我要辦事的時候卻哇哇大叫!這還算什麽老朋友呢?  

     甲:「老兄!你不是已經失蹤了嗎?怎麽我還聽到你的聲音呢?」 

     乙:「你不要說廢話啦!我問你爲什麽不要請律師啦?」  

乙老兄這一個傢夥,我還以爲你已經離我而去,想不到你仍是那麽三八,偷偷跑了進來跟我說話。

爲了掩飾他的存在,我只好急中生智,假裝成一個自言自語的精神病人,對空亂說話。避免這一個傢夥被人發現,把他抓去告他擾亂公堂,打屁股一兩百下,那個時候他就太沒面子。 

甲:「你們都以爲我好笨是嗎?

你們知不知道!人間的律師,如果給他們的酬勞不足,經常是律師自動向對方認罪,以便提早結案,節約律師的鐘點費。 我今天分文不名,如果他們安排給我這一種大牌律師, 他也乾脆跟我節約時間,凡事一概認罪,那不是死得很冤枉嗎? 你說誰比較聰明呢?………」  

欺師滅祖的控訴

庭上:「慧如被告!今天有原告檢舉揭發你,犯了欺師滅祖之罪你認罪嗎?」

慧如:「我不認罪!」 

      庭上:「你不認罪請你提出完整的答辯?」 

     慧如:「我的佛法成就,是無師自通。

                    因爲根本就無師,所以不是我沒有欺師,其實是無師可欺!

                    那當然我沒有機會去犯欺師之罪!

                    既然無師自然就沒祖。無師無祖,那又何來欺師滅祖呢!」 

這一種人間的邏輯推理,雖然身處佛世界中,仍然是相當管用,所以一旦使用,每個人都可以聽得懂、學得會,因此寧靜的法庭上也起了一陣哄!所以我一有點不好意思地站起來,接受大家的歡呼和打氣,害得法官立即下令清場,閒雜人等通通不准旁聽!這一種結果反而對我極不利。  

沒有人旁聽,萬一要用重刑或者有司法黃牛從中作弊的時候,那我要如何才可以對外叫救命? 到時庭上來個屈打成招的手段,我又要怎麽辦?  

想呀想!就想到以前看電影讀小說的時候,那些知縣大人地方父母官就是 那個樣子辦事。所以法庭上氣氛,一下子就更形緊張,頓時增加了不少壓力! 

庭上:「你既然無師,那你的功夫從何學來,是偷來、抑或是從書本

               學來?」  

慧如:「兩者都不是!無論是偷來或者是從書本學來,都是有傳承、

               有老師,只要有傳承、有師承,我都會犯欺師滅祖罪!

               很可惜我的佛法是不小心換回來的!所以沒有犯罪!」  

庭上:「你是向誰買回來的?」

慧如:「我是一不小心,從一位商人處換回來的!」  

庭上:「你的交換過程是怎麽樣?爲甚麽會不小心換回來?」

慧如:「我的交換過程是很複雜,我擔心庭上聽得不耐煩?」  

庭上:「現在是審理案情,你不可以長話短說嗎?」

慧如:「那請庭上稍安勿躁我會詳細說明:  

當年我碰上一位商人,他跟我借調周轉,周轉了不少的錢! 後來他以發心蓋廟爲名,要我協助籌建,借調更多、更多的錢! 但是他的公司經營失敗、又失敗、最後就還不起錢! 所以我就把他隱藏在心堛漲簹k拿走,算作還錢。 因此我的佛法不由師傳、不經文字、不落俗套,真的是不同凡響、不……」  

庭上:「不!不!請不要再說!這堣ㄛO商業廣播電臺,法庭上不得任意販賣廣告!佛法不是物品,是無形的物質,難道他用這個來給你抵押嗎?」

慧如:「佛法不是物品,但佛法自有靈性,佛法會從一個人的心靈堙A跑到另一個人的心靈堙A因爲我付出了好大、好大的一筆費用,       他這輩子大概還不起,所以這些佛法就從他的心坎媔]進我的心坎堙I他沒有教過我不是我的師父,我也沒有跟他學習所以不是他的徒弟!

但是我的確懂得很多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佛法內幕,真是比任何人都要懂得更多!

庭上:「你的說詞太誇張了吧!如果你有辦法證明你研究的佛法比別人多? 我可以要求原告取消第一條的控訴! 否則我可要多控告你一條:廣告誇張、宣傳不實的罪名?」 

慧如:「如果我的辯解能力不足,當然會被判刑;如果辯才無礙,庭上自然會撤銷控告。這個理由我會很清楚。

      但是庭上要怎麽樣才能證明,我的佛法是超級的無上成就呢?  

庭上:「佛法是無形無質的東西,世間尚無審核標準,你是怎麽樣認爲你的佛法是真正的無上成就?你只說得有理我們就可以接受!」 

慧如:「當初佛祖接受舍衛國的孤獨長者的大佈施。以黃金鋪地來買袛太子的花園,這件事是否夠超級呢?(庭上點頭承認

    這位孤獨長者再用這一個功德來向我作抵押借錢,那是否也算超級呢?         這個嘛……請你先把話說明

    我借錢給他卻從來不要任何抵押,這個算不算超級呢?                      (那是算超級笨蛋!也就算是有點超級吧?)  他已經沒有錢可以還,我最後還再借他五十萬?那夠不夠超級呢?( 那真是笨得有夠超級!      

最後的結果:就是他腦袋堛犖賮堙A全部都轉帳進入了我的腦袋堙A所以我今天變得很天才;他現在卻變成了一個精神有點那個的白癡。那我這樣夠不夠超級?           ………………空白  

  庭上:「你的行事的確夠超級,但是你怎樣證明你的佛法也那麽超

         級?」   

慧如:「那些轉帳進來的原始佛法,雖然已經很精妙,但是我卻嫌它:不夠圓融、學習緩慢、理解不易、耗損心神、浪費金錢、導人迷信、跟不上時代! 所以我把這些檔案通通殺清銷毀。重新發展再創造出:  威力強大、容易理解、觀念正確、學習神速的全新佛法。  

我的目標就是要把傳統佛法,從市場中逐漸淘汰下來。汰舊換新,就是我們的口號!這樣的佛法是否夠超級?我這一種商業營運方式,是否會觸犯了欺師滅祖的罪名呢?  

庭上:「辯方剛才的發言,太過於商業化,已經有點離題!這堿O佛世界的最高法院,希望下面的發言人要自我檢點。但是辯方證詞表達的理由還算充份,所以庭上可以接受辯方要求,第一條罪名宣告不能成立!中場休息十五分鐘。退庭!」…………  

謗佛的辯論

庭上:「原告第二條要控告被告的罪名是:謗佛,被告慧如是否認罪?」

慧如:「當然不會認罪!」 

庭上:「請你把理由說明?」

慧如:「本人是否可以要求原告的指控,有什麽證據證明本人觸犯謗佛罪?請他們再作清楚說明!」  

庭上:「原告提出的指控包括下面六點:  

(一)不尊重佛祖的隱私權!

(二)不敬重佛祖的父母的隱私權!

(三)不敬重佛祖的太太孩子的隱私權! 

(四)不敬重佛祖所說之經典!

(五)不敬重諸天菩薩!

(六)對佛祖的個人歷史事實進行譭謗!  

被告慧如你是否能夠爲上述六大罪狀作出說明?  

慧如:「本人是一個佛法研究之專業人士,所以研究佛祖的家族,追查佛祖的各種成功因素,屬於本人的天職。 所以佛祖的相關家族成員,都屬於本人的研究工作範圍。如果對相關的查訪物件所造成騷擾,本人可以表示歉意! 

但是追查真實資料,卻是本人的職業,本人非常重視自己的職業道德,沒有捏造任何事實,完全反應真實問題,只是盡了自己的責任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所以在職業上並沒有犯罪。 

 身爲佛祖,變成公衆人物,難免被人評頭論足!雖然對這種言論風評有時候會不大爽快,但是人類都有知道的權利,理所當然的不得稱之爲騷擾。  

祖不能避免世人的關注,這種關注並不算侵犯隱私權!所以前三條的控告,本人完全拒絕接受!」 

庭上:「那第四條不敬重佛祖所說之經典,你作何解釋?」 

慧如:「研究佛法經論,本來就是要以事論事,以討論學術和事實爲主,而不須要做歌功頌德的事。

所以一切言論,只要屬於學術研究範圍,均不得限制發言,而且學術研究只對於學術本身的依據負責,並不須要對外背負任何道德法律的責任。所以本人拒絕接受第四條的指控!」  

庭上:「第五條原告指控你不敬重諸佛菩薩,你是否認罪?」

慧如:「佛菩薩之是否受他人的敬重,是因爲他們的品德行爲,成爲世人之良好風範而致。今日距佛久遠,菩薩只重名份而不重實質, 品行已落入道德敗壞沒落之流,空挂一張名牌而不履行職務,實在不能再接受民間之供養,破壞菩薩之清譽。 

因此本人替天行道,只是清除其中之敗類,對其他優良之菩薩則 讚歎有加,實無不敬之處也!  

只有那些品德有虧者才會覺得本人對他們有所不敬,但是如果是觸法之人,本來公權被奪就會毫無面子可言。 既然失去了菩薩果位,那就談不上敬重與不敬重。所以我不認罪!」  

庭上:「關於第六條謗佛之罪,你是否認罪? 本條罪狀屬公訴罪,只要你的行爲言論對佛有所損害,即屬觸犯!所以並不需要你承認犯罪,即可訂定你的罪行。

按本庭之律例,觸犯本罪即等於觸犯戒律之出佛身血、殺阿羅漢罪,刑罰是判關進無間地獄,刑期是無期徒刑!

任你的辯才無礙都無法解脫這一個罪名!」

慧如:「庭上的意思是這一條罪名之控訴,屬自由心證,法官可以不必經過法律的辯證,即可判人入罪!那爲什麽還需要告上法庭呢?」

庭上:「因爲這一條罪名的審判,是考驗大法官的司法公平性。因此,只屬於院方內部對大法官的司法程式作業,列爲司法考核的標準之用。對一般犯人來說,實際上並無太大意義!

所以在本院的記錄中,觸犯本罪而列爲被告者,六千年來的人數,可以說無數無量,但在目前的慣例中,從無一人會被判無罪,所以不知道閣下會遭遇到那一種命運?」  

慧如:「庭上!那本人是否可以答辯呢?」

庭上:「如果你想認罪其實無須答辯?因爲我們可以直接替你定罪?」  

慧如:「如果我不認罪!那是否可以答辯?」

庭上:「你也無須答辯!因爲法官可以根據自由心證的權力,就能夠直接給你判罪!」  

慧如:「那使用這一條控罪,豈不是可以坑殺天下人嗎? 何來司法公正?」  

庭上:「也不是這樣說!因爲公道自在人心!由於成佛者,有名譽免被侵犯權,所以只要觸犯就恕難放過。這條法律的設定,是用來保護成佛者的個人名譽,避免被你這一種無聊的狗仔記者所騷擾。」  

慧如:「那庭上的意思是本人這一次的上庭,實在是凶多吉少,甚至是必死無疑。所以就算找到佛祖來關說,都還是難逃一劫。只能乖乖接受判罪,把屁股洗乾淨,好準備去吃公家飯,吃它一輩子!這樣做未免太絕了吧!」  

庭上:「你好聰明!也很難得!我擔任了這一份法院工作,已經幹了三千多年,這一口公門飯也 吃得有一點膩。看你還算機伶,也算我們有一點緣份!今天就指你一條明路!

除非你能證明釋迦牟尼沒有成佛,否則你這一次就真是凶多吉少必死無疑!這個要看你後面的造化了!」

陰溝娷蔡

慧如:「謝謝庭上!我知道該怎麽做了!平日我最喜歡玩這一種益智推理遊戲了!…… 

我想請問釋迦成佛時,是誰去確定他已經成佛?以及當時成佛的標準,是有何根據呢?這一點我可以請求庭上說明嗎?」

庭上:「根據本院記錄:在釋迦成佛的生平歷史記錄中,他可以放棄財富權力王位而出家,又經六年雪山苦行才得道,後來在菩提樹下入金剛定,證無上正覺而成佛。 釋迦牟尼之成佛,晚年有法華經中之多寶佛可以作證。」  

慧如:「庭上!據本人研究所知,菩提樹下入金剛定的無上正覺成就,只是他個人的自證成佛、而非公證成佛。 

 多寶佛只證明釋迦牟尼成就妙法蓮華經的成就,而不是證明他是否已經成佛!院方是否能夠提供更清楚的說明!」

庭上:「慧如,你對釋迦牟尼佛的研究,果真是下足了功夫!」     不過法院公文還有以下的附錄說明:  

釋迦牟尼把個人財富、王位、生死放下,所以經六年苦行而得大

       成就,所以滿足如來這一項成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獲世間法界十道衆生之供養,所以滿足應供之成

      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三明六通俱足,所以滿足明行足的成佛專案之要

       求。 

釋迦牟尼成佛,教化無量衆生得大成就,所以滿足調禦丈夫的成

       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能得善終,也令衆生得善終,所以滿足善逝的成

       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能知宿世世間是非恩怨,所以滿足世間解的成佛

       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所知之學問廣博專精,無人能及,所以滿足無上

       士的成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對於任何成佛之法都無所不知,所以滿足正偏知

       的成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對於鬼、神、人與非人衆生都能夠有所教化,所

       以滿足天人師的成佛專案之要求。

釋迦牟尼成佛,上天下地唯我獨尊,所以滿足世尊的成佛專案  

       要求。  

由於成佛十號俱足,所以釋迦牟尼是可以確定成佛無疑。因此,慧如這一次你必敗無疑!」  

慧如:「庭上!本人是否可以提出反證?證明釋迦牟尼不符成佛之要求!」

庭上:「你真的有這一種能耐嗎?根據法院六千年來的記錄,從來沒有一位元犯人能夠提出這一種反證?你要打破這一個慣例,是否想列入金氏世界記錄嗎?」

慧如:「庭上,本人純粹只是爲了學術研究,並不要求打破甚麽金氏世界記錄,本人這一種要求應該很合理吧! 庭上如不反對,我就直接舉例說明: 

釋迦在尼羅禪河,對天魔的請入涅盤作了承諾,後來卻生反悔之  

      心!一直希望用種種手段去擺脫諾言,表示他對成佛之生死、權

      力、名望種種未能完全看破。  

人間世事種種,本屬殘缺有漏,無須在意壽命之長短;應該在意理念之是否能長存。今佛祖被天魔波旬所逼而入涅盤,是爲入有餘涅盤;而無法進入無餘涅盤。 

這一段事迹,充份表示釋迦之死,尚未能把個人生死放下,所以不能稱爲如來,不符如來成佛之要求!  

心有罣礙、未盡本願,不得稱爲善逝,所以不符善逝成佛之要求!

阿闍世太子有殺父奪位之預兆,釋迦並未預先教化,並誑稱阿闍世

     太子日後必能成佛,佛國有如阿彌陀佛之極樂世界。 

釋迦不能預先排解頻婆娑羅,卻收取頻婆娑羅王之大供養。接受他人之供養,必須保佑應供者的幸福,不能庇佑者則不得接受其供養。今頻婆娑羅有難而釋迦不能救之;釋迦卻接受其大供養而未盡全力,實在應該心有所愧,所以不符應供的成佛要求。  

不能預知琉璃王子,有消滅釋迦族之舉,沒有預先警惕族人之防災

      準備;不能預先幫助頻婆娑羅,逃過太子弒父之厄;均不得稱之爲

      明行足,不符明行足之成佛要求! 

不能調教善星比丘懈墮之性,花費二十年而無法教導自己的兒子,

     並罵之爲一闡提,更罵之:『殺一蟻子均得犯殺戒;殺一闡提而不

     犯殺戒』 

這種教導子女的方式:有失慈愛之心,不配爲人生父, 不得稱爲調禦丈夫,所以不符合調禦丈夫之成佛要求 只知使用前世今生的方式作事後的解釋;而無法預先安排解決之道以進行教化。因爲事後解釋並無助於任何事情之解決,不能稱之爲世間解,不符世間解的成佛要求。  

釋迦學問雖然廣博,而未能清楚指出學問重點之所在,令後世學佛

     者茫茫然不得其門而入;般若學說泛泛而談花費二十二年,猶無法

     令後學者得窺門道,教育過程太過煩碎和僵化,浪費青春和時間,

     教育結果無法達到最理想的教化。不得稱爲無上士,不符無上士

     成佛要求。  

佛法廣闊無涯,但沒有正確的體能訓練,均無法獲得大成就。

 這種體能的基本訓練,釋迦雖然說法一生,卻沒有對運動特別要求。

今天佛法沒落最大的因素,就是出家人不耐勞動,對種種氣功和運動

的訓練大多排斥,四肢不勤、五穀不分、體衰魄弱,再加上不懂排除

業障,而導致佛門弟子體弱多病,佛法功能不彰。 此種問題一直不能

解決,不能稱之爲正偏知,所以不符正偏知的成佛要求。  

煽動過去、現在、未來的三界天人、天龍八部、鬼神、與及諸佛菩

     薩一同發願護持地藏菩薩之二十八願,效忠於一位地藏菩薩,將權

     力集中在一位地藏菩薩之手上,於法有所不合!  

釋迦進入涅盤,其所擁有掌管三界之權力,可以暫時交由藥師佛代爲掌管,並須責成扶助彌勒早日成佛,再將權力交回彌勒掌管,始爲合法之權力交棒方式。  

今釋迦牟尼將權力交由掌管地獄之獄官代管,造成白色恐怖,又無責成扶助彌勒之成佛要求,容許地藏菩薩從中作弊,滿足地藏菩薩永久執掌三界之要求。  

此種違法勾結黑獄之包庇行爲,不配稱爲天人師,不符合天人師的成佛要求。  

綜合上述九條過失,均在佛教經典中有明確記錄,全部符合佛教史

      實記錄,並無捏造抹黑事件。過去、現在、未來之三界天人、八部

      鬼神、諸佛菩薩,今日得知釋迦昔日之作弊行爲,均可唾棄其過去

      之爲人,並免去其成佛之封號,所以釋迦牟尼不得稱之爲世尊,不

      世尊的成佛專案之要求。

綜合上述十條,釋迦牟尼並不符合成佛十號的標準要求,不配成佛,

所以不能稱之爲佛。釋迦如果不能稱佛,則無佛可以謗,所以我就沒

有謗佛!既然無佛可謗,又無譭謗可謗佛,那又何來出佛身血殺阿羅

漢!  

好一場人天交戰的法律大辯論終於落幕了,這一場辯論會不但打破了人天之界限,也打破了佛世界的傳統。  

在以前的宗教觀念之中,人與天的距離實在是好比天高,但是在這一次的法律訴訟的過程中,一切都打破了慣例。

本來許多的菩薩,都忍受不了這一位看起來不大起眼的凡夫俗子,但是一旦升了堂之後,他們才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人類原來不是那麽好欺負的!  

人類的腦袋在平常的時候,因爲受到欲望所支配,所以腦袋婺g常糊婼k塗,甚至是含混不清。但是真的要去鑽法律漏洞時,卻是普天下第一號的高手,清清楚楚的絕不會帶一點含糊。 

因此這一場法庭上的控訴,天上的佛菩薩不但沒有收到他們預期的結果,反而是一不小心敗了下來,所以真的是陰溝娷膜F船。 

所以目前在佛世界埵h了這一句名言:  

「表面上看起來有點笨笨的人類,骨子堳o不是那麽好欺負的!」

  好一場大風暴落幕了,佛世界的會議決定也正式宣告:

釋迦牟尼之成佛封號遭到暫停一年的凍結,讓他閉門思過!

但是慧如居士亦受到一些處分,身體要受到報應重病兩個月。 

慧如居士雖然法庭上是判決無罪,但是爲了保障後世成佛者的免責權,必須殺雞警猴加以警惕,以避免成佛者受世人之騷擾。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病痛兩個月作爲警戒之嚇阻用途,以避免將來人類上天去告佛菩薩的事情再發生。  

但是從此之後,謗佛的罪名就開始取消,一切佛菩薩的行爲如果有不當的表現時,佛世界就會自動介入,並且增加了許多的申訴管道。所以人類世界的前衛和先進,也刺激到佛世界的隨後跟進。否則落後的古老成佛思想,如何可以帶領人類進入未來的新世紀!  

大圓滿結局

法律糾紛的事已告完畢,釋迦牟尼的佛號雖然被凍結一年,但是經過佛祖反復思量、痛定思痛、重新的檢討! 

「爲甚麽在法律的訴訟中,人類居然可以贏了佛世界的諸大菩薩?」

  原因就是菩薩有隔世之迷,當初追求成佛而沒有成功之前,每一位菩薩都願意對人類作出種種的佈施和利益衆生的事。但是一旦成功的坐在佛菩薩的寶座之上!就會過份注意自己權力極限的終點究竟到了那堙H  

所以追求的成就就會與當初的要求走了樣,久而久之就漸漸落入權力鬥爭和面子問題上而不自知?就好象那些人間的民意代表一樣,競選之前向群衆萬事拜託,當選之後就開始向權力和利益靠攏,忘記了當初是爲了爭取老百姓的福利,才要站出來競選的原意。  

『佛祖現在終於瞭解到過去雖然曾經追求人類的平等,但是心靈中的帝王慣性,未能完全被消除。同時他今天也體會到過份重視成佛之虛名,而造成家庭悲劇和家庭成員的痛苦,的確對家人是一件極不公平,甚至是非常殘忍的事實!

過去!他曾經想到利用控制鬼神的力量,來支配人世間的活動,來解決人類的種種問題。

但是事實上,鬼神根本沒有辦法解決人類的業力問題!人類自有人類的生活方式, 他們會去適應時代、會去創造時代、會去接受時代的洗禮! 無論是對是錯,那都是人類自行要負責的問題。  

成佛者的工作任務,只是提供人類一些內心世界的感受,和一些特殊感官的直觀方法。人類再利用這一種思想去轉化,和頓悟去發展自我的成長。所以成佛者不應該過份地保護人類,或過份約束和干涉人類的成長。 

九月二十一日,臺灣的集集發生了大地震,兩千多人死於災難之中,無論是被牆壁壓傷或者是山崩地裂所造成,無數死傷的人士都是毫無過失就被奪走了性命。  

這一件大事正好都觸動了佛祖的心,回想當初釋迦族被滅的情景。其實集集大地震的死亡人數,只不過是當年釋迦族被滅掉的十分之一。但是臺灣人民的哀傷和救災的團結,卻對照出當年佛祖的處置模式真的 是非常落後!當時只靠佛祖一個人站出去抵擋大軍,其他的佛教徒和佛弟子都到跑那 堨h了?是佛祖標新立異!抑或是其他的人都怕死而失去了蹤影!還是那些人都太過冷漠和估計錯誤。 

想當初!佛祖一定是被自己的名頭沖昏了腦袋,他完全不知道光靠一個人,是不能夠解決這種大軍壓境軍事和政治問題,他不知道還需要吩咐弟子去勸說或告知釋迦族人已經大禍臨頭: 

不和、不戰與不走,都不能解決這一場自尊之戰的問題。  

最後,由於佛祖沒有動員弟子去勸說和救災,所以後來眼見二萬五千人被大象踏死,簡直比今天臺灣大地震的死亡率還要高過十倍,釋迦族之 過失只不過是幾個頑固的族中長老,因爲個人的偏見而對琉璃太子産生 歧視的心態,所以激怒了琉璃王子。但是後來卻要二萬五千人的血來清 洗和賠償,這一個代價實際上是太大了,所流出來的血比集集大地震還要更多,而且很多人都是無辜的。 

如果說有罪的話,那全都是佛祖個人對釋迦族的教育沒有達到他的教化功能,所以才會付出如此龐大的代價! 

佛祖今天終於覺悟了! 原來他在成佛晚年的一段日子堙A由於內心擺脫不了二萬五千個釋迦族人被殘殺的惡夢,所以放棄了原來不眛因果的溫和想法,希望緊緊地抓 著三界天人的控制大權,想要去改變這一個社會,想要去處罰那些人間的惡棍和敗類。 

所以他把三界天人的權力控制著而不想把它交出來。但是這一種想法和做法,卻不幸觸犯了佛戒律。並不是身爲佛祖就可以有免責權,所以到了今天,他真的是知道做錯了!

而且佛祖今天才發現,他原來也跟隨著衆生一樣,做出了很瘋狂的行爲。因爲,這一種錯誤的想法開了頭,才會導引出後來錯誤的結局,所以難怪世間的人都那麽瘋狂。 

能夠向大衆懺悔真的好舒服!多少年以來,由於釋迦族的悲劇所造成的影響,已經把佛祖的第七識“末 那識”阻塞了許多年,今天有機會當衆懺悔之後,終於可以把“末那識”重新打開。  

這一個看起來並不是很重要的部位,但卻是控制前六識進入第八識的空間,如果沒有前六識的傳遞訊息進入第八識,佛祖就不能夠順利轉化業力,這一個轉八識爲四智的唯識法門,在佛祖晚年的時候就一直未能做好,想不到在二千五百年之後,他還有機會再産生一次大成就,能夠從世人之中重新學習到真正的唯識大神變。  

想當年爲了要爭取成佛的機會,因而犧牲了自己的道德修持,使用了一些不正當的手段。雖然成佛的寶座是獲得到手,但是付出的代價卻非常高。

因爲與唯識法門起了嚴重衝突,所以生生世世以來,本身在操作第八識功能就有所障礙,對於業力的處置一直以來就是無法釋懷,有如電腦 的唯讀檔案只能閱讀不能修正。 

因此雖然高高在上成爲世人崇拜的佛祖,但是事實上家族和信徒身上的業力卻一直不能轉化。雖然已經貴爲佛祖,但是第八識的檔案如果不能打開的情形下,對於天 眼所見到的任何預警災難,事實上他都無法預先解除。 

因此佛祖本身一直以來都無法採用修持的方法去改變結果,種種歷史上的事實,卻忠實地表示了他內心的危機訊號!

雖然佛菩薩不眛因果,如果成了佛卻仍然無法改變任何事實的話,那修持成佛的意義又在那堜O? 

晚年因爲釋迦族二萬五千人的枉死,這些冤魂的怨氣都累積在佛祖的第七識之中,形成第七識的嚴重阻塞。這一種阻塞對別人來說,是不會對生活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對佛祖來說卻變成非常嚴重的失誤,因爲眼、耳、鼻、舌、身、意的前六識,進入了第七識之後,全部都會被扭曲而成爲如夢幻泡影,而無法傳入第八識作爲修改存檔之用。 

這一種現象有如一個龐大的企業組織,只有電話的總機在操作業務,無法把事件往上傳送到相關單位中運作,所以前六識的任何變化都無法 下傳上達,所以這一個組織必然會失去了正常的功能。 

佛祖對於這一些原本是無上神通的大能力,卻突然扭曲變形成爲幻象無法分辨和處置的時候,成佛的封號對他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諷刺而不是恭維。

因此精神分裂的陰影,一直在他的晚年陪伴著他,釋迦族人的流血場面:骨骼被大象踏碎的聲音、血水像噴泉一樣灑滿大地、頭部被踏在地上變得面目全非、哀號的叫聲傳於遍野,這種種鏡頭一再重復的在佛祖的禪境中出現。甚至天魔波旬的出現,其實都可以視爲是一種“偏執狂”的“宗教迫害反應”之後遺症。

這些現象,都正好表示出佛祖的晚年真是不好過!

由於種種痛苦的來源,都是因爲佛祖的第八識,遭受彌勒唯識傳承的封鎖而無法解除,因此佛祖晚年的不如意事件的連續發生,都可以視之爲彌勒的惡意封鎖所致,舊恨新仇的刺激之下,眼看佛祖入涅盤之後,就要將三界天人的掌管權力歸還給彌勒掌管,那成佛多年以來的窩囊氣又可以向誰伸訴呢! 

因此,種種拖延的政策和手段,就變成釋迦牟尼唯一能夠用來平衡心態的方法。 

如果他不是佛祖!如果他不是受過那麽多嚴格的訓練,接受如此多端的內心煎熬!相信他老早就已經瘋了? 

今天終於在懺悔的沈重心情之下,得到了最大的解脫!因爲釋迦族人終于肯原諒佛祖,他們終於接受我們現代人類的善言勸導,知道他們本身原來也都應該負起被殺的責任。因此他們終於自己站了起來,不再躺在那一塊陰暗的土地之上,不再埋怨佛祖和不再埋怨任何人,自行追求自我的解脫。所以佛祖的第七識又再重新可以打開了! 

後來,因爲他再去面對彌勒的現身時,釋迦牟尼終於能夠真心的相待和誠心的告白,彌勒也終於瞭解釋迦牟尼成佛多年來的心頭苦痛,因此回想過去種種的敵對關係,其實也真是沒有必要也的確沒有意義,所以彌勒的唯識傳承也開始接納了他,原諒了他當年的種種過失。 

本來封鎖多年的第八識“阿賴耶識”亦開始解凍,最後終於也可以打開了!因此第七、八、九識的相繼打開,終於獲得他成佛的真正感受! 

這個時候,他才能夠體會到真正成佛的最高樂趣。原來只是在於個人內心深處的那一種感受,尤其是在替人類,替同胞服務時,幫助他們擺脫命運,解除痛苦的一剎那,所産生的無上喜悅;而不是捧著一個成佛的招牌,去告知別人應該如何來善待衪這一位成佛的人,爭取別人的尊敬、爭取別人的供養、爭取社會的名份等等的虛僞 行爲。』 

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最後的告白!  

剛才佛祖這一番話,說得實在太好了!真希望請大家一起來拍掌和鼓勵。

要改變這一個社會,其實應該是從生活和教育開始!並不應該從宗教下手。利用鬼神操控人類,短時間看不出問題所在,但是長時間的發展下,必然會發生嚴重的問題。 

真正的原因是:鬼神只會按照傳統作業辦事,雖然歷經千秋萬世而不變;而人類卻喜歡突破現狀,經常希望追求更高更好的成就。

最初鬼神的能力和表現都會比人類強,但是時間一長,人類就必然會人定勝天而優於鬼神;到了最後卻是鬼神反過來會被淘汰出局。  

如果真的全部依照鬼神的方式做事,那這一個世界必然是封建和落後。因此無論古今中外,只要過份盲目相信鬼神,過份信仰宗教,這一個國家 很快就完蛋了。

因此,宗教人物應該知難而退,回到宗教的圈子內發展,不要把手腳擴張 延伸到政治圈中影響政治。法王就應該是宗教上的無上法王,不要去當政治舞臺上的轉輪聖王。所以角色經過重新定位之後,成佛的定義就爲更清楚。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團圓結局!  

佛祖因爲有了新的覺悟,所以重新又再獲得無上正覺的成佛封號! 可以回到他自己的崗位上,在有限的時間中繼續爲人類服務。並且正在積極安排相關的成佛交接問題,一切的鬥爭和戰火都已經完全平息。 

未來將要成佛的彌勒,他也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好好用功求學,不會再隨便參加學生運動了。

他非常瞭解把學問的根基打好,將來才可以真正的替人類服務,而不是要成爲這一個世界的負擔。

時代改變之後,所産生的人類新生活已經起了變化。以前的成佛者會好象獲得帝王之尊,可以得到萬人敬仰和歌功頌德!但是以後的成佛者就沒有這一種待遇了!將來的成佛者都是下生人間替人類服務;而不再是下生來享受人類的供奉。 

宗教的地位,都應該從高不可攀的位置上解放下來,回到替人類服務的本位之上,這樣宗教的發展才是人類的最大福氣。 

願這個世界上的人類,在這一個世紀中會更加如意吉祥。(全書完)

附錄:

唯識學是彌勒修持成佛的學術最高成就。

這一個學說的特色,是以人體的眼、耳、鼻、舌、身、意爲前六識。統攝六識者爲第七識也稱之爲末那識,第七識之上爲第八識,又稱之爲阿賴耶識或種子識。 

唯識學的修持,從過去的歷史之中瞭解,只發展了學說而並沒有發展出完整的修持方法,所以一直以來修持唯識學的專家,只出現在清論之中而未曾真正受到重視,而唯識學的發展亦只停留在純學術的階段。 

作者本人在佛法上的得意成就,就是重新將唯識學的研究,作爲一個全新方向上的新發展。  

所以本人在民國七十九年開始研究唯識學時,就並不使用傳統的成唯識論;反而是根據金剛經、楞嚴經和法華經之中的文字重新整理出一套唯識學的法則,再在禪修中尋找出真正的唯識三性。 

經過多年來的研究和發展之下,唯識學在實際生活上的臨床使用經驗,已經完全將唯識學的禪修方法,和實相之修證完成了最後的研究,民國八十八年開始創新了更新的修持方式,是利用催眠的方式幫助學生打開第七識、第八識和第九識。可以縮短整個修持佛法的過程。  

本人在唯識學的修持和傳統唯識佛法的修持,在本質上是有很大的不同,第一個不同之處是第七、八識的位置,本人研究的結果是認爲應該先給與「身體的定位」。  

第七識的位置--本人認爲應該是開口於眉間印堂之中、而下通心輪這一個空間。

第八識的位置--開口於第七識之後腦部份,而下通于丹田這一個空間。  

第九識的位置--開口於高空中而下通於頂前發際,下通於大腦的海馬回。  

唯識學的七、八、九識定位之後,接下來就是這一些區域功能的測定:第七識的功能,有如公司組識的電話總機,可以接受任何外來的意識訊號,經過判斷之後再作處置,或往上傳遞給第八識處理或予與截止不再上傳;另外一種功能就是接受第八識的指示而往下傳送訊號,經過第八識而往下傳送於前六識。完全與電話接線生的總機小姐一樣的功能。  

第八識的功能,有如公司的總經理和董事長等,相關處理事業體的實務單位,是可以對第七識所傳達的訊息作批示處理,或者是存檔查證等的決定。  

如果第七識的功能出了問題,不能上傳訊息或者是傳達的訊息不正確時,公司的組識功能就會被瓦解掉。所以欺上瞞下和假傳聖旨就是這一個單位的功能特色。  

如果第八識的功能出了問題 ,從前六識經過第七識傳入的訊息,第八識拒絕收文或者不予批示就會積壓公文,最後會導致前六識的事前作業,完全白費功夫毫無進展,最後就是令公司癱瘓不能作業失去功能。所以第八識的作爲可以令修持者白費力氣而毫無進展,只能說一句前功盡棄、也可以對第八識說一句白癡無能。  

因此修持者的第八識的功能如果有障礙,則一切現行的修持作爲,都變成毫無意義。如果是第七識有障礙,則一切眼前變化都只是過眼雲煙。  

因此修持大乘佛法空宗的人士,在習慣上都會將眼前事物之種種變化,視爲如露亦如電如夢幻泡影,世間一切修持方法到頭來都只是空法。  

但是修持唯識的人,卻認爲世間之一切方法都從有開始,原因是第八識打開之後,內藏的檔案非常多,這一些檔案內容經過修持者的處置後,都是可以被改變的,因此無論是前世今生的大事,抑或是眼前的人事磨擦與衝突,都可以好好的被整頓。  

而且處理這一種檔案的時候,是完全不需要使用咒語、手印、或誦經的方法,只要採用心理治療的方式處理就可以發生效力。因此唯識法門也稱爲佛法中的心理學。所以本書在處理靈界事物時所採用的一切手法,都可以視爲唯識心理學的示範之作。  

第九識的功能,則是上傳於佛世界之上,可以跟更高層次的佛世界靈異作溝通。例如公司是以董事長爲最高行政主管,但是公司是受到政府相關的部門所管制,一旦出了法律問題,這一些部門的工作單位就會派員下來視察狀況,這一條管道就是第九識的功能。因此第八識就是董事長的職權,而第九識就是政府的高層單位的主管機關的通道。 

一般的修持者,雖然能夠天眼打開,上通天庭下通地府,但是卻不能進出佛世界,原因就是第九識的通道沒有打開。  

其實第七識打開時,一般的修持者就已經可以産生神通的感應,但是自從彌勒不能成佛以來,大多數的人第七識以上都是被封鎖的,所以對第九識的瞭解都非常陌生,因此本文只介紹到此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