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羅傑士(非指導性,患者中心療法)

羅傑士Roger,Carl Ransom 1902~1987 美國心理學家,人本主義心理學之代表人1902年1月8日生於美國伊利諾州橡樹園。

在家排行地四,從小就渴望受教育。父親是土木工程師和承包商,所以童年生活富裕。他的雙親都進過大學,但是他們卻是非常強烈的基督教信仰者,不喜歡家庭中的成員與他人交往。

12歲那年,全家遷到離芝加哥不遠的一個農場,原因是為了避免都市生活的邪惡和誘惑。因此羅傑士把很多時間用來閱讀一切能夠搜集到的書,包括百科全書和辭典。

由於農場的生活,他開始對科學發生興趣。這個時期他的爸爸一直堅持要採用科學的方法來管理農場,因此,後來在1919年18歲時,進入威斯康辛大學讀農業科學系,並對宗教活動非常活躍。

1922年,他被選為十個學院的學生代表,參加在中國北京舉行的世界學生基督教同盟代表大會,為期約半年。

這次的活動對羅傑士的影響非常深遠,尤其是在直接接觸到具有不同文化的人民之後,他寫信給他的父母,不贊同他們保守的宗教觀點。

反回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後,他放棄了原來的農業轉讀歷史。1924年獲得威斯康辛大學文學士學位後隨即結婚,並搬進紐約市,進入聯合神學院。

雖然當時羅傑士很熱心幫助困苦的人,但是他對於救人的最好途徑,“要從宗教教義中尋找”的看法非常懷疑,因此兩年後,就轉到哥倫比亞大學攻讀臨床心理學和教育心理學,為了寫他的博士論文,他設計出一種評量兒童人格適應的測驗,1931年獲得博士學位。

獲得學位後,他的第一個工作是在紐約州羅契斯特地區擔任社區診療工作。由於這個經驗,他在1939年出版“問題兒童的臨床處理”一書。

1940年應聘至俄亥俄州州立大學任教,並從事研究工作。在此期間出版他最具影響力的書“諮商和精神治療”,在這本書中他提出了他非指導性諮商的方法,這個理論開始吸引人注意。

1945年轉任芝加哥大學心理學教授,和諮商中心執行秘書,並且繼續發展其精神觀念。1951年出版“患者中心治療法─ 實際應用和理論”一書。

1957年任威斯康辛大學心理學和精神病學教授,並且在一家精神醫院領導一項研究小組,對於精神分裂患者做詳細控制的精神治療研究。

1951∼1961年間,羅傑士還撰寫了一系列有深遠影響的文章,因此他的聲譽劇增。他所倡導的“患者中心治療法”其流行的程度僅次於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成為心理治療家廣為實施的一套方法。

人格理論

   羅傑士是人本主義心理學當代發言人,他的人格理論反映出人本主義的精神。

現象學的探討

羅傑士認為,一切人都生活在他們自己的主觀世界中,從某種意義來說這個世界是他們自己才能知曉的世界。

決定人的行為也正是這種現象的現實,而不是物質世界。由於存在于人們主觀世界中的現象引導人們去活動,所以羅傑士認為對人格的研究,就應該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去了解人們心目中的現象世界。

經驗 是發生在有機體環境中,並且在任何特定時刻都可能意識到的東西。 

意識 當這些潛在的經驗被符號表示時,它們就進入了意識之中,成為個體現象場的一部份。

羅傑士認為區分經驗和意識是十分重要的,原因是在某種情況下,人會拒絕或歪曲的狀態進入意識。

1959年,羅傑士發表了下面的觀點:  

(1)幼兒感知的東西就是他們的現實。因此,他們是唯一能意識到他們現實的人。沒有人能夠偷取他們的參照系統。  

(2)幼兒在同環境的相互作用中,作為一個有組織的整體參與活動,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可以相互連繫的。

(3)在評價經驗時,幼兒利用他們自己的機體估價過程作為參照系統,因而那時,被認為同他們實現趨向一致的經驗,就得到肯定的評分。

實現的傾向  

羅傑士認為在人類的人格系統中,存著一種基本動機,一種保持現實和加強人所有的動機,它是人生下來就有的,他推動著人們生理的成熟,是有機體內的一個中心能源,一個能指向完成、指向現實、指向維持和增長的趨勢。 在人類發展的初級階段,這種現實化動機主要指向基本的生理需要,以加速有機體的成熟和發展。在這個時期,常見的是兒童學走路,他們是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卻又一次又一次的起來,堅持繼續邁出最艱難的步伐,所以有機體的成熟和發展並不是自動實現,而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隨著年齡的增長,自我開始發展起來,實現化的重點,從生理方面轉移到心理方面。也就是說當事人的身體以及它的形態和功能達到成人水平時,他 的發展就會轉向人格方面,自我一旦產生,自我實現的趨向便出現。

自我實現 就是發展自己獨特的心理性格,發揮自己心理潛能和完善的過程。

自我現實趨向分為兩種:  

(1)一般的趨向→指整個有機體的成熟和發展,不受學習和經驗的影響。 例如:當一個人的生化激素功能正常時,他會形成第二性徵,經驗在其發展中不起作用。  

(2)特殊的趨向→主要受到社會因素影響,也就是說經驗和學習因素會加速或阻礙自我實現的發展。如果能將經驗和學習因素轉變成輔助因素變成後天對先天潛能的幫助,才能夠真正的讓個體構成自我實現的功能。

自我發展的理論

羅傑士認為,嬰兒期兒童便能將經驗的一方面同其他方面區分出來產生自我。隨著兒童與外界進行更為廣泛的相互作用,兒童開始形成他是誰!和他可能是誰的表象!即自我觀念。

兒童隨著感知其他人對自己的行為所做出的反應,又繼而發展了一種自我表象的連貫模式。在自我發展的過程中,是否能形成健康的自我,取決於兒童在嬰兒期所獲得的撫愛。

在自我的形成和發展中,兒童需要愛的哺育,這種需要羅傑士稱之為“積極性尊重”。每個嬰兒都被驅使著去尋找“積極性尊重”需要的滿足,因此能夠獲得這種尊重的人,日後的發展上才能夠成為健全的人格。

由於在兒童的社會化過程中,讓他們了解到有許多事情他們是可以做的,因為這堨i以獲得溫暖、喜歡、尊敬,、同情、許可、愛撫和關懷等積極性尊重,,,反之,有些事情是不許可他們做的,因為那會失去積極性尊重,這樣就構成成了“價值條件“

兒童體驗到這些尊重的價值條件,經過反復體驗之,會逐漸“內化”,而變成他們自我結構中的一部份。

但是,兒童用以評價自己行為的內部參照系統,是與兒童親近的人對兒童抱以積極尊重的條件,投射到兒童自我結構中產生。所以,當兒童評價自己行為時,他的標準就不再是他自身原有的自我概念,而是包含著內化別人的價值觀相一致的因素。

由於兒童的自我概念中參入了虛假的因素,這些因素並不是他們的本來面目。因此,在兒童以後的生活中,它們會迫于這種價值條件而拒絕對自己經驗的自我評價,因此優先迎合他人的評價。對個人真實經驗的自我開始疏遠,導致自我的不協調狀態產生。為了防止這種不協調現象的產生,羅傑士認為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給兒童〝無條件尊重〞

也就是說無論兒童做什麼都給予尊重,因為無條件尊重的情況下,兒童就不會形成價值條件,因此自尊的需要和尊重的需要就不會在機體評估過程中產生矛盾,也就是兒童不在需要不斷地去作心理上的調節,因而能夠順利成為完善功能的人。

原因是兒童的價值條件是在〝趨獎避罰〞的條件下產生的,當兒童的行為產生積極性尊重時,產生價值感。當兒童反應遭到反對時,產生無價值感,兒童在這種過程中,必須學會防備某些條件,因此,產生了防衛機轉行為,最後是這些防衛性行為限制了兒童的自由天性,限制了他們自我得不到充分的表現。

由於具有強烈價值條件意識和具有防衛行為的人,必定要限制自己的行為,曲解現實,從而在自我觀念和周圍現實之間產生不協調。相反,如果提供無條件尊重,不管兒童行為如何,都給他撫愛和情感,則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兒童就不會產生價值條件意識,也就沒有需要發展出防衛性行為的需要,這樣;在自我與感知現實之間也就不存在矛盾,自我就能充分地發揮。這樣的人,才能獲得自我實現,發展出自己的潛能。

健全的人

健全的人就像一個嬰兒,因為他是按照自己機體估價過程而不是價值條件來生活的,所為機體估價過程是指個人的經驗評估是以個人的實現趨向作為參照系統,這種同實現趨向相一致的體驗是令人不愉快的,因此引起個體的回避或消除。

這種“忠實於自己”的生活是完善的生活,它標示著一個純潔的自我和真正的善。幸福並不是意味著一個人所有生物需要都得到了滿足,如財產和社會地位等。幸福來自實現趨向中的積極參與,体現於持續的奮鬥之中。所以健康的人格形成是一過程,而不是一種結果,它是一個人的方向,而不是目的。

自我實現處于不斷前進的發展過程中,永遠不會終止或靜止狀態,這個指向未來的傾向,推動著個體不斷發展,並進一步地分化自我的所有方向。

健全的人俱有下述五種特徵:

(1)經驗的開放→ 健全的人對任何經驗都是開放,因為他不須要防衛機轉,不會拒絕和歪曲經驗。他們的一切經驗都是被準確地成為意識。

(2)協調的自我→ 健全者的自我結構同他們的經驗協調一致,並能夠不斷變化以便同化新的經驗。

(3)機體估價過程→ 健全的人以自己的實現傾向作為估價經驗的參照系統,而不是利用價值條件。

(4)無條件的自我尊重→ 健全的時刻對自己的經驗和行為給予積極的肯定,他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內在衝動。

(5)人際關係和睦相處→ 健全的人同他人高度協調,樂意給他人無條件的尊重,同情他人,為他人所歡迎。

心理諮商的觀點與理論:

心理諮商是一種透過面對面的談話方式,企圖改變不良適應者的行為或態度,期能導致更積極的效果,這種方法,存在這個世界已經很古老,大家從傳統古老的方法中作對比,才能夠輕楚羅傑士所創的非指導性療法的新意義。

傳統的方式:

(1)命令或禁止的方法→ 這是最古老的一種方法,目前已被放棄,原因是這種方法毫無效果,因為只有極權時代,人才會接受被強制的力量牽制,去改變外觀的行為,因此命令或壓制並非改變人類行為的技術。

(2)訓戒、誓約或諾言→訓戒要利用宣誓或諾言,要當事人對自己的行為改變作一個承諾,讓個人以他自己的善意束縛自己。製造一個他值得稱讚的目標。 

從心理學的觀點來說,這是製造短暫情緒上的興奮,把人『釘』在較高水準的理想目的上,這種方法已經完全落伍,因為這種技術都會固態復萌,並不能導致真正的轉變。

(3)再保證、鼓勵、及自我暗示法→這是最多傳統的諮商人員經常使用的方法,但事實上這些暗示早期可能會加強當事人的動機,但是它們經常否定當事人對於該問題所持有的感情,因此結果這些暗示反過來都變成壓抑的因素。

由於治療者經常用承認的方式去接納再保證的詞句,導致來談者未能自由自在地把自己的衝動導入治療情境中,因而使其可靠性已經逐漸沖淡。  

(4)淨化法→這是宗教最常用的古老方法,例如:天主教的懺悔室,它是讓當事人把自己的問題完全講出來,給予明確的接納,這種方法無論對於教徒或非教徒都是有幫助。 

精神分析的宣洩法就是利用這種古老的方法,再發展。淨化法不僅可以使人擺脫他所意識的恐懼或他所自覺的罪惡感,倘能持久,還可以把影響行為的深層部份的態度明朗化,得到很好的效果。  

(5)勸告與說服→這是常被使用的心理諮商方法。這種方法是由諮商員所選擇所要達成的目標,介入來談者的生活,使當事人朝向他的目標採取行動。其最極端的例子,就是廣播電台的專家,他們傾聽來談者的複雜問題三~四分鐘之後,就告訴對方應該如何……..如何……對付。

任何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諮商人員,都知道這種方法是不對的,然而在實際上這種技術廣泛被利用,卻是令人驚訝的事實。  

這些諮商人員往往不曉得他所提出的忠告太多,他對於來談者的生活介入得太深,他們那些強烈的忠告,經常變成強迫來談者接受他解決問題的方法。

(6)說明或解釋→這種技術的目的,是要令當事人的行為更加遼解,了解自己的問題在那堙A理論上對當事人有所幫助。 

但事實上,當事人到來接受治療的目的,變成診斷自己的行為。例如治療者企圖向父母說明,你的孩子問題原因是由於父母對兒童的拒絕情感!你孩子的失敗原因是父母本身貧乏的情緒及兒童本身的怠慢所致。

倘若這種針對困難問題而做出這種知性的說明,就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態度或感情,那未免太幼稚了。 

利用知識性的解釋乃是古典精神分析學一個主要的功能,但事實上,當事人往往對諮商人員的解釋會產生非常大的排斥。原因並不是諮商人員所說的內容不對,因為無論解釋如何正確,唯有在來談的當事人能夠接納與同化的範圍內,這種解釋才有價值可言。 

因此,僅提供行為方式的知性藍圖,很難有效地轉變來談者的行為,除非這種說明能夠被當事人接納,否則對於治療是毫無效果。

心理諮商的新觀點:

羅傑士的觀點認為心理諮商所產生的是個人的更大自主性與統整。焦點在於個人,而非問題,目的不在解決一個特殊問題,乃在於幫助個人成長,俾對於現在的問題以及將來的問題能夠以更統整的方法去對付,。

如果個人能夠更統整地,以更自主,更負責而更有系統的方法去處理問題,他將會以同樣的方法去處理新的問題。

(1)新的諮商方法非常重視個人具有成長,健全而邁向適應的衝動。諮商並非對於個人有所作為,也不是要使個人對他自己有所作為,乃是使個人鬆弛,才能促進個人的正常發展怯除阻礙。  

(2)新的諮商方法不把重點放在知性方面。而是放在情緒的因素,也就是情境的感情方面。  

 新的諮商方法認為大多數的不良適應,所形成的情緒上不滿足,就失去了效果。 

例如一個有竊盜行為的少年,他不是不知道偷竊的行為是不對的;那些喋喋不休指責子女的父母,他們並不是不知道這種行為對孩子的不良影響,一位有充分能力而成績卻很低的學生,他不是不知道留級對他的不良影響,但是他們卻仍然依舊做出原來不對的行為。 

所以新的諮商方法,與其說是憑知性的方法去重組情緒,不如說盡可能直接地在感情或情緒的王國中活動。

(3)新的諮商方法,重視現在的情境勝於個人的過程。個人重要的情緒形態,或應該慎重加以思考的形態等等,不但可以表現於個人過去的歷史,並且也可以表現出現的適應狀態。  

 過去的歷史對於個人行為的研究以及個人的行為形態,至關重要,可是在實施諮商的過程,過去的為歷史而歷史,已經是不像從前傳統那樣的被重視。原因是只要在晤談的過程中,對於歷史上的事實並未加以探索,但是仍然可以得到有關個人的動力發展藍圖。

諮商人員的要求

(1)同理心──為瞭解患者治療者必須很關心患者的現象世界或直接經驗世界。

因為只靠患者的對話,諮商人員是不能徹底地了解患者的現象世界。因此諮商人員必須努力或企圖穿上患者的靴子,變成患者肚子堛熊謢銦C而不是站在離患者的立場很遠的地方,而應該把自己投入患者的世界堙C對患者的話做“反映”,治療者不但反映出患者所講過的話,或內容,也應該努力去反映或講出患者的現象世界的矇矓不清的部份,或患者本身也察覺不到的部份。

當治療者將他所瞭解到的患者世界內容,反彈出來讓患者知道,可以讓 患者更廣泛地瞭解他自己,也因此可以更有效地讓生理經驗進入意識界堙C

因治療者給予他同理心瞭解,所以患者就覺得別人會了瞭解自己的各種經驗,自己的經驗也因此並不是見不得人的。因為有人瞭解他、接受他,這種感覺會進一步使患者覺得他接受自己,他可以成為自己本身。

因此,羅傑士認為在心理諮商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被瞭解”的感受才是對患者最有效的方法。

(2)積極性的尊重 對患者採取積極的尊重是表示治療者不批評患者的任何行為,也不向患者做審判性的追問,對患者的回答不表示同意與否•及不做任何解釋。

治療者以最誠實的態度及最深入的瞭解,接受患者,並且相信患者是具 有潛能的,他是有能力瞭解自己及積極改變自己的。

    積極性的尊重和正確的同理心瞭解,會匯合形成一種氣氛,這種氣氛有助於被自我排除壓抑的生理經驗,重新進入意識界中,讓患者能夠真正的對生理經驗的體驗,和獲得治療者的積極承認。 

 (3)忠實── 為了忠實,每一瞬間治療者對發生在他與患者間的任何經驗,都必須保持適當的敏感度,進入患者的世界中去體驗患者的經驗、情緒、生理反應等!然後把他自己對患者所瞭解的情緒性、生理性反應的經驗,採用不歪曲、不扭曲的具實情形向患者呈現出來。

假如治療者願意持續採用這種同理心的瞭解和“忠實”反映,會逐漸增強 患者的真實感受,因而也漸漸獲得患者的信任,建立更良好的溝通模式

心理諮商的步驟

(1)澄清個人企求援助的原因:

正確的認知乃是治療上最重要的步驟,若果當事人到來晤談的原因及動機不明,是無法進入諮商狀態。

(2)構成諮商援取的情境:

開始時患者到來的立場不明,對於將會獲得的援助並不會努力。但經過諮商的短暫接觸瞭解後,就會要求患者確定自己是否要接受諮商,背負起諮商的責任。

(3)鼓勵患者自由表達關於問題的感情:

諮商確定後,治療者開始傾聽患者的傾吐,並適當使用同理心及忠實的反映法引導患者自由的表達出關於問題的感覺和情緒。

(4)對於負面的感情要給予接納:

諮商人員是針對患者當事人的感情作反映,而並非針對其知性內容作回答。因此接納當事人的負面感情之後,才可以更深入地瞭解隱藏在自衛機制背後的力量。因此治療者只要全盤接受,不解釋原因,不討論功能,全部接納這些負面感情。    

(5)感情的轉變出現積極成長的衝動:

  一旦患者負面感情出清之後,就會有一些想法的轉變,因此有時會明確的表示出一些積極性的反應。例如,對愛情的想法、對社會的意義,基本的自尊人或者成熟的希望出現。

(6)接納並認知當事人所表明的積極性感情:

對於這種積極性的感情,並非以讚同或稱讚的方式予以接納,因為道德的標準在諮商過程中並不重要。積極的感情與負面的感情一樣,都要視之為同樣的人格部份而予以接納。

因此成熟的衝動和不成熟的衝動,攻擊性的態度和社會性的態度,贖罪的感情與肯定的表現予以接納。

這種接納使個人對於現在的自己有所瞭解,他不需要對於負面的感情加以防衛,對於感情也沒有誇大評價的機會。在這種情境堙A領悟與自我瞭解才可以自然產生。

治療者要瞭解除非有了領悟,一個人是很難對自己以及自己的生活方式作有效的認知和改變。

(7)領悟(Insight)

自我瞭解以及自我接納乃是整個治療過程中第二個重要關鍵,乃是個人邁向新的統整基礎。

例如一位對配偶不滿意的當事人,在經過一斷時間的諮商輔導中特然發 現:

『我想,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並不是要怎麼去矯正他,而是對他表示好感、愛情和關心。我過去一直都想矯正他,無暇顧及其他』。

從這斷談話中,充份表示當事人已經進入領悟的狀態,她不再需要別人給 她什麼幫助或指導。

(8)上述的過程和步驟,並不是互相獨立的,也不是一成不變地按順序進行。諮商人員要確實對自己的角色功能明確,〝我們只是幫助患者對於自己的選擇有所明瞭,諮商人員並非建議某種行為的方向或給予暗示〞。

(9)當事人的積極性行為,將會一個一個的接踵而來:許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或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做的事情患者會一個一個地去嘗試做出來。

(10)剩下的步驟,不再需要太長時期的接觸:

一旦個人達成深刻的領晤後,他嘗試性地計劃採取積極行動時,所剩餘的問題就如何達成更進一步的領悟。

(11)患者的積極性行動將更加統整:

當患者作出抉擇時,減少以往的恐懼,對於自我指導的能力增加信心。初期對於治療者的顯著依賴性降低,甚至是當初的恐懼感已經不復存在。

(12)諮商關係結束:

由於當事人已經感覺到不再需要治療者的援助,所以他們會說不應該浪費諮商人員太多的時間,諮商人員對於當事人已經確實地控制自己的情境,不希望晤談的事實應與接納、認知,使這種感情明朗化。

治療者對於當事人並不強迫結束諮商,也不挽留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