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爾斯 ( PerlsFredrick 18931970 ) 德國心理學家出生于德國柏林求學于弗賴堡大學在柏林大學獲醫學博士學位。

1926年他在大腦受傷士兵研究所擔任戈爾德斯坦的助手與戈爾德斯坦的交往使巴爾斯獲得了關于〝蓋式塔〞的思想後來他把這一思想結合到自己的心理治療方法中去。

巴爾斯曾與著名的精神分析家賴克、荷妮和費尼切爾一起研究,還讓他們給自己做精神分析。

希特拉上台後,巴爾斯于1933年離開德國前往荷蘭。1946年巴爾斯去了美國建立了紐約蓋式塔療法研究所。巴爾斯對心理學的主要貢獻是發展了一種心理學治療的新方法他名之為〝蓋式塔療法〞或稱之為〝完形療法〞。因此成為完形治療學派的創始人。

完形心理治療

完形學派的心理治療它一方面由於巴爾斯學過正規的精神分析學派訓練所以吸引了精神分析部份精神和概念所以接受〝行為障礙是未解決的衝突造成的而這種衝突起自一個人的過去必須發現這些衝突並且努力安渡之〞。

另一方面巴爾斯他也使用存在哲學的〝此時此地〞(Here and Now)這種態度突出了責任、自由以及積極地嘗試去〝變成〞巴爾斯的療法讓他們能夠盡情放任發洩出來這種方法包括尖聲叫喊、腳踢、大笑和哭號。

巴爾斯認為用這種方法當事人才能正視內心的情緒負起責任並學會控制這些情緒。而且也只有採用這一個方法當事人才能把這些情緒與行動統一成一個新的整体(完形)並學習過坦然而真正的生活。

所以巴爾斯的治療法強調治療家是一個相當權威的角色他要突出情感與坦率而不是理智。在心理治療的實踐中(完形)蓋式塔方法由于其理論上獨具的優越性而被廣泛應用並逐漸地覆蓋常態心理學和變態心理學兩方面。

巴爾斯在〝自我饑餓與攻擊性〞一書堳出在為延續生存而作的鬥爭中最具相關意義的是需要轉化為圖形的動力形式從而組織起個人的行為不斷對行為發生著驅策的作用直到這種需要得到滿足一旦獲得了滿足具有圖形意義的需要便進入了背景之中(暫時平衡)因此作為對下一個即時需要充當起圖形的角色而騰出了空間。                               

對于健康的個体而言這一種〝圖形需要〞的輪換交替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特別是在生活節奏加快生活內容日趨複雜的現代社會之中。

當然盡管如此有些需要例如統治地位的需要也可能成為長期作用的因素又如個人自尊成就卻等並且能夠始終穩定地影響著人類有機体的微妙的自我調節系統。

于是就健康方面而言圖形和背景的關係必將是一種持久而有益的出現和消退的程序它們之間的交互作用成為蓋式塔完形療法的基礎。

例如集中的注意關注的興趣引起激動等都是健康的圖形 背景結構的代表;而混亂、煩燥、強迫性、固執、健忘、焦慮等則是經過扭曲的不健康的圖形 背景的標記。

在有關病態人格的理論方面按照古典的精神分析理論往往是力比多的實存狀況的角度來探討病人的內心壓抑問題。

例如﹔他們將面具的防衛機能視作一種潛意識形態的欺騙當個体的某種需要受到譴責時他將會把自己原本所趨向的創造性活動轉變為抵制被否認的衝動不自覺地努力征服它並控制它為此他不得不加入與自己的本能進行持續終生的鬥爭。

所以在完形療法中的觀念所關注的是個体清醒的意識因為一個完整而可理解的蓋式塔的形成才是心理健康和發展的條件。只有完整的蓋式塔才能組織為有機体內產生放鬆作用的因素單元。而任何不完整的蓋式塔則反應了一種引起局促和不安的〝未完成的形勢〞因此導致了呆滯和退化而不是成長和發展。

一般的精神分析治療者會告訴他的患者必須放鬆而不應當向潛意識施加壓力。

但這些事剛好都是患者難以做到的因為他已經全部忘記了他是如何形成固執的習慣。這種固執的習慣已成為他所遵守的例行準則變成一種模式化的行為就像在閱讀已經遺忘其拼寫方法的單詞。

實際上接受治療的精神患者的生存觀念正竭力抗拒醫生對自己所施予的那種分析而一直在自責和緊張。

在經歷了這些難以完成的治療實踐後一些學者漸漸把他們對精神病學的關注由對不可知的膜拜和對潛意識的偏好轉向對清醒意識方面的現象的考察清醒意識可以為感覺、為激動、為聯繫以及為蓋式塔的結構作為標記。

其中感覺決定了清醒意識的本性不論是遠距離感覺如聽覺還是近距離感覺如觸覺。激動包容了生理方面的激情但也為簡單的焦慮理論提供了基礎。

在傳統的認知上會認為整体只是它的各因素總和在治療學方面其實並與〝原形學派〞的觀點`一樣一個整体就是大于一個醫生加一個患者之和。所以一個完整的治療情境它是醫生和患者的聚會。

不論整個聚會的內容是對患者、對自己的充份了解還是關於其生存環境的最圓滿認知都不可能包容問題的整個方面只有對患者及其環境之間的交互作用進行探究才能組成心理分析的情境。

具体來說從發展的角度來看有機体通過從環境中吸收它所需要的物質來取得盡可能的發育成長這在生理過程的方面是非常明顯的而精神吸收的方面卻經常被忽略但是只有通過兩種的形態的吸收個体才能統一成整体。

總結完形學派的心理治療法的特色正如後世的完形學派的意見認為:

對于個体來說蓋式塔的外形輪廓是與生俱來而自然獲得它表現于人的感覺、思想、行動等活動中的破裂性。

醫生需要經過觀察患者的談話、呼吸、走動的周著現象來融化他意識中僵化的內容修復他破裂的〝完形〞觀念使之重新獲得生活的活力並隨時覺察靈活的圖形 背景關係。

為達到這一目的必須利用實驗情境洞察患者所依然保存的清醒意識的數量並且了解有那一些力量成為抗拒的阻力影響了患者整体性的人格阻礙了他自己的成長。

基于這種認識〝完形療法〞在技術上強調引導患者面對現實形成〝Here and now〞的此時此地現在意識擺脫導致痛苦和焦慮對過去的糾纏和有關將來的無休止的計劃。

在實驗中這一種療法對於幫助患者相信自己的潛力相信自己有能力充實地生活鼓起勇氣改變目前自己阻礙自己的狀況具有良好的效益。

巴爾斯的完形治療

()察覺(Awareness)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巴爾斯曾經作過許多的說明:

   (1)讓自己察覺目前的感覺互相衝突的各種力量集中注意於自己的感覺把不同的感覺詳細分化或統一。

   (2)〝讓自己回憶過去〞、〝使身体感覺度增加〞、〝体驗情緒的連續性〞、 〝傾聽自己講話〞統一各種察覺。

   (3)轉換察覺的匯合成為與現實的接觸或轉變焦慮為興奮。 對於適應不良的人或者患者方法有點不同。

(a)將原來指向外界或他人的行為改變使它指向自己。這種方法分為兩個步驟進行先觀察指向錯誤的行為。 然後動用各種肌肉執行相反方向的行動。

(b)將內嚥的東西消化或移去。

(c)將投射出去的吸回為己有並將其同化。

  (二)遊戲規則

為了促進完形治療程序順利進行所以參加的人均必需要共同遵守下面六個原則: 

 (1)〝現在原則〞 用現在式(此時此地方式)的方法描述事情。

(2)〝我與你〞原則 描述事情時可以用〝我〞〝你〞的代名詞要用〝他〞的代名詞。

(3)使用〝我〞的語言原則 討論自己的身体與它的動作時不同〝它〞而使用〝我〞的字。

(4)使用察覺性語言原則 集中注意討論經驗的過程與性質而盡量避免論及經驗的原因。

(5)不談〝背後話〞原則 當事人在場時直接與其討論不要在其他人面前作背後方式的討論他人。

  (6)以直接敘述代替問話原則 一切談話或交往都使用直接性因為任何間接性的交往都是一種逃避行為而且在間接性的交往過程只會把誤會和歪曲帶入將簡單的事情嚴重化。

  巴爾斯和後來的完形治療者。共同發展出十種遊戲方式作為治療之用 促進患者的人格統一。  

(1)對話遊戲: 一個患者可以同時扮演事件的不同角色進行一個人演兩個人角色的對話而此產生〝空椅子〞療法。

(2)巡迴遊戲: 將一個一般性的描述經過些小的改變後要求參加者每一成員都要講一遍。例如〝我無法忍受你的態度〞、〝我非常愛你〞。  

(3)我負責遊戲: 對於參加者自己講述自己的為人之感覺後一定要加上〝我為自己剛才所說的話負責〞。

(4)我有個秘密遊戲: 參加者先想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與罪惡感、羞恥感有關的秘密。但不必說出來然後想想看當他把祕密告訴別人時別人聽見後可能會做出何種反應。

(5)扮演被投射者的遊戲: 當參加者表示他知道某一經驗是他個性的投射作用時要求參加者扮演該投射情境中的人物藉此在扮演過程中体驗他這方面存在何種衝突。

(6)接觸與疏遠遊戲: 透過與他人接觸及與他人疏遠的遊戲過程中去体驗自己的心理問題。

  (7)預演遊戲: 嚴格來說思考就是扮演某一社會角色前的預演。在團体成員之間互相將自己要扮演某人講話的方式複誦就是作預演的演生。

(8)相反遊戲: 參加者要扮演一個與自己性格相反的角色行為。例如原來是一 個消極憂鬱的人要去扮演一個積極有進取心的人或快樂的人。目的是要參加者体驗自己的另一面思想行為產生深度接觸。

(9)誇張遊戲: 假如參加者隨便不經心地描述了一些很重要的記錄或陳述表示他對此事的陳述之重要性沒有感覺所以治療者馬上要求他再重複描述一 並且要求他在重述過程中要增加感情、音高和語調的變化去突顯、誇張事實以產生當事人的認知反應。

  (10)我給你一個斷語遊戲: 治療者想出對參加者頗有幫助的一句話要求參加者重複講述這句話。  

(二)

在完形治療的体系中〝統一〞的工作比〝分析〞的工作還重要。巴爾斯認為〝任何原屬於自己但被判為〞〝非己〞的心理資料均可藉適當的方法收為己有。

這些適當的方法包含瞭解、遊戲以及將自己當為非己的部份。為了完成〝統一〞大事整個人格的每一部份都須要受到適當的關心。這些部份包含著身体、情緒、思考、語言等。除了個人的各部份外個人的物理及社會環境都需要受到同等的關心與重視。他認為這些都是整体中的不可缺少的重要部份。

為了要達到整体關心的目標患者除了要表達他自己的想法和感覺之也要表達他的所有身体的感覺。治療者必需要患者了解並且能夠表達出那些難堪、羞恥等等感受也需要幫助患者對這些難堪、羞恥的感覺的接受。

當患者能夠接受這種感覺時那些被壓抑的心理資料就有機會浮現出進入患者的意識表層而被患者注意得到。

然後進一步與患者討論這些難堪或羞恥因此患者學習到能察覺自己的內心並能接受不受歡迎的情緒就是完形治療的必須與充份之條件。

對於如何從察覺然後追回並〝統一〞曾被隔離的心理資料進入完整的人格系統中巴爾斯做了如下的分類或討論。

(1)對慣用內射方法的患者: 治療者先幫助患者察覺他使用的內射方法壓抑及被壓抑的衝動然後助其接受被壓抑的衝動給他適當的表現方法。  

(2)對使用內嚥式的患者: 治療者助其辨認、察覺什麼是不屬於他的也訓練他培養一種選擇性的、批評性的態度去處理別人所提供給他的刺激。

尤其訓練他使用咳、嚼的方法從經驗中咬取並嚼碎對自己有益的部份。

例如一位酒精中毒患者此類型的人其人格發展尚停留在吃奶的階段他們希望繼續使用這種方式來處理問題。

他們無條件地接受別人對他的非難猶如這些非難是來自他自己的內心似的。繼續酗酒。治療這類患者的。

第一步:助其察覺到他的狼吞虎嚥的吃法。

第二步:訓練患者將食物嚼碎不碎不嚥的吃法。

第三步:給患者較難懂的文章要求他咬文嚼字地將文章徹底分析。 在整個治療情境中治療者應該對患者嚥吞下去的東西施以分析教他拒絕該拒絕的咬嚼應該咬嚼的使它們被同化被吸收成為自己的一部份。

(3)對於使用投射方式的患者: 治療者首先助其認出或察覺到他確實使用此法解決問題。此後訓練患者使用不同的思考方式。

例如〝它如何、如何•••〞的方式改為〝我如何、如何•••〞的方式思考這種改變思考方式的目的在於幫助患者瞭解〝他的環境是由他自己一手創造出來的〞因此他反應該對自己創造出來的現實負責。

  ()夢境的治療:

在傳統的精神分析學派中佛洛伊德的觀念認為夢是可以分析的它是潛意識的動機或需要透過偽裝的方式而表現出來。

完形學派雖然也很重視〝夢〞但是並不主張去對夢作為分析而是主張把夢境帶至現實生活中使之重現。

夢代表未完成、未被同化的情境。夢是我們的存在的濃縮反映圖。它是自己對自己的訊息,也是內心的一種掙扎。

夢中的不同部份是夢者互相矛盾的不同部份的投影。記不起夢境的人,是逃避面對自己的〝存在的困難〞的人。

夢境的處理方式

(1)展現夢境 回憶夢境堛漕C個人、事、物及心情。

(2)溶入: 將自己變成夢中的每一部份儘量去表現夢境並引出對話。(空椅法) 由於夢境的每一部份都是假設為〝自我投射〞作夢的人會為夢堛 各個角色或短暫的際遇編造出劇本。而夢中現實不同的部份就是自己的矛盾和不一致層面的表現。

透過這些相互對立層面間的對話當事人於是能逐漸察覺到自己情感表現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