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嚴經之真實修持法

序    言

自從龍潭高種山,的第一屆傳法大會結束之後,弟子的進步令人欣慰,他們明顯的表現出頭腦開竅,對許多事物會比較用頭腦去思維,不再像從前那樣,只用耳朵聽,不用腦筋去想。

這種現象就正如佛法上所謂的「聲聞」,轉「緣覺」。若果用今天的教育制度來說明,聲聞眾就像現代的中小學生一樣,只會接受老師填鴨式的教育,不知道如何將學術與生活結合。

緣覺就是那些專上學院的學生,他們開使學習與檢討學術與生活的關係,明顯的表現內心世界的思維成長。 

從現代教育來看,六年小學,六年中學,念到大學之時間只不過是十幾年的歲月,但是從佛教的體系來看,從聲聞到緣覺卻要經過一個大阿僧祇劫。這個阿僧祇劫,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長者可以要上千年,短者只在一念之間,看到他們的成長,本人還是相當欣慰。 

學佛的過程中,要經歷的心路路歷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一次一次的成功經驗相加在一起的時候,有時候還只是一個不成功的「錯誤經驗」,因為過份重視心境的人是沒有辦法接受科學的考證;而過份重視文字理論的人,卻為了追求科學而無法進入靈學的心靈世界,如果要兩者兼得之時,必需要先從靈學下手,等到能夠進入心靈的世界之後,再要求科學與歷史上的求證,這樣才能夠讓學習者獲得內心的一種平衡,而不會因為獲得心靈的解脫之後,而帶來了人類的災難。 

為了解決這個成佛之路的大目標之下,本人經過不同的猜篩選,最後採用楞嚴經為教材,經過筆者來回翻閱之後,發現本身出現了一個盲點,那就是以前太過重視二十五圓通,對真如本性的基礎定義上,忽略了它的重要性。

但是!對「真如本性」的忽略,相信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佛教界對它的認識都不深,所以大家對真如的相關解說,都是在文字堆裡打轉,看了他們的解釋都等於白看,因位都是一些不著邊際的文字,所以我在這篇序文中重新給真如下一個定義。 

「真如」是一種很特殊的能量體,這種能量體的特色是沒有磁場,不帶電子,不產生亮光,也沒有溫度的變化。但卻是晶瑩剔透,略帶黏性,好像倒進清水裡的蛋清一樣,(去掉蛋黃的蛋白稱之為蛋清)。這種能量體不受聲音影響,也不被咒語催動,只接受人類單純的念力驅使,使用念力驅動它時,要自然,否則太快或太慢,或者太重太輕,都無法運用它。必須要洽到好處,才可以運用自如。

因此,真如的力量,有別於一切氣功所追求的能量場,磁力場及電離子等等的力場變化。同時,真如的力量,也有別於一般靈修者追求的靈力變化,因為一般靈修者的力量,大多借用古代前人的靈力發展他們的能力,所以這些靈力都會出現一些本尊形像出來,可以經由俱有天眼能力的人看出其本尊的來源及面貌。但是,真如卻沒有面貌,它只像一條晶瑩剔透的光柱,或者像瀑布一樣流動,卻是看不到他的其他面目。也許,這就是一切眾生的(本來面目)。 

 我花了一個多星期以來,對真如特色的窮追不捨,才真正的領悟到古代禪宗的發展,原來是在這個東西上下功夫,所以「見性成佛」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指了解這種真如的特性後,就能成佛。至此,我佩服禪宗的歷代宗師,在這個真如上所下的功夫,我亦感嘆,我所去過的禪宗道場中,卻看不到這種功夫。

我也相信這種修練真如的功夫早已失傳!一方面是古代的大師,他們沒有把他們的心得,用最簡單明膫的文字,用最深入淺出的方法來說明。

另一方面就是傳法弟子的教育方式上,並沒有建立出一套完整而有效的修持方法,所以在前代與後代之間,沒有辦法在能力上銜接,因此才出現了這樣的斷層現象,為了表達本人對古代禪宗大師之尊敬,本書的內容,筆者盡量採用禪宗的思想體系來寫作,以完成本書的標題,楞嚴經之真實修持方法。 

                          慧 如 居 士         方永來                                         1994年元月起筆于龍潭  高種山

                                                                            2002年4月1日重編為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