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諸魔事

阿難整衣服,於大眾中合掌頂禮,心跡圓明,悲欣交集,欲益未來,諸眾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門,是中修行得無障礙,常聞如來說: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我雖未度,願度末劫,一切眾生。

世尊!此諸眾生,去佛漸遠,邪師說法,如恆河沙數,欲攝其心,入三摩地,云何令其,安立道場,遠諸魔事,於菩提心,得無退屈,爾時世尊,於大眾中稱讚:阿難!善哉善哉!如汝所問,安立道場,救護眾生,末劫沈溺,汝今諦聽,當為爾說,阿難大眾,唯然奉教。  

戒定慧三無漏學 

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毗奈耶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  

一戒淫

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眛,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道,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

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只名熱沙,何以故?此非飯本,沙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途,必不能出。

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行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二戒殺

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眛,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王,中品則為飛天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是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徥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沈生死苦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晦。

是故阿難,若不斷殺,脩禪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聲大叫,求人不聞,此等名為,欲隱彌路,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歧路行,不踏生草,況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若諸比丘,不服東方絲綿絹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脫,酬還宿債,不遊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為彼緣,如人食其地中百榖,足不離地,必使身心於諸眾生,若身身分,身心二途,不服不食,我說是人,真解脫者,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三戒盜

阿難又復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偷,則不隨生死相續,汝脩三眛,本出塵勞,偷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偷,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塵不可芔,下品邪人,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

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我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己得上人法,眩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捨貪,成菩提道,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

若我滅後,發心決定,脩三摩地,能於如來,形像之前,身燃一燈,燒一指節,及於身上,熱一香炷,我說是人,無始宿債,一時酬畢,長輯世間,永脫諸漏,雖未即明,無上覺路,是人於法,已決定心,若不為此,捨身微因,縱成無為,必還生人,酬其宿債,如我馬麥,正等無異,汝教世人,脩三摩地,後斷偷盜,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三決定,清淨明晦。

是故阿難,若不斷偷,脩禪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_,欲求其滿,縱經塵劫,終無平復。

若諸比丘,衣缽之餘,分寸不畜,乞食餘分,施餓眾生,於大集會,合掌禮眾,有人捶詈,同於稱讚,必使身心,二俱損捨,身肉骨血,與眾生共,不將如來,不了義說,迴為己解,以誤初學,佛印是人,得真三眛,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四戒大妄語

阿難!如是世界,六道眾生,雖則身心,無殺盜淫,三行己圓,若大誑語,即三摩地,不得清淨,成愛見鬼,失如來種,所謂未得謂得,未證言證,或求世間專勝第一,謂前人言,我今己得,須陀垣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諸位菩薩,求彼禮懺,貪其供養,是一顛迦,消滅佛種,如人以刀,斷多羅木,佛說是人,永殞善根,無復知見,沈三苦海,不成三眛,

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轉輪,或作沙門,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婦、姦偷、屠販與其同事,稱讚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洩佛密因,輕言未學,惟除命終,陰有遺咐,云何是人,惑亂眾生,成大誑語。

汝教世人,脩三摩地,後復斷除,諸大誑語,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四決定,清淨明誨。

阿難!若不斷其大誑語者,如刻人糞為旃檀,形欲求香氣,無有是處,我教比丘,直心道場,於四威儀,一切行中,尚無虛假,云何自稱得上人法?

辟如窮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因地不真,果招迂曲,求佛菩提,如噬臍人,欲誰成就,若諸比丘,心如直絃,一切真實,入三摩地,永無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薩,無上知覺,如我所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楞嚴經卷六】  

作者結語

在楞嚴經卷六的經文之中,世尊重申了殺盜淫誑語的四大過失,由於原文的氣勢滂渤,文字淺白而流暢,所以本人亦保留原文,不予更動,亦不再附加他語,編出來讓大家閱讀,內容中有值得討論的,把它挪在後文中討論。

殺、盜、淫、誑語四戒,大眾應該耳熟能詳,所以本文不再討論,值得大家研究的,是有關魔民的事,在經文中,世尊一直強調,不斷觸犯戒條的人,雖然能夠入三摩地,見到禪定的功夫,不斷淫戒者,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不斷殺戒吃肉者,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之人則為飛天夜叉諸鬼帥,下品當為地行羅剎,不斷盜戒者的人必落邪道,上品精靈,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諸魅,所著這九種魔類眾生的由來,在經文中雖然給大家知道它的來源,但是修持者往往會忽略,這九種魔類,再加上大誑語的愛見鬼,總共有十類,都可能是現代人,累世前曾有觸犯,因此許多修持者,才進了佛門,就開始感覺到無數眾生都來干擾,這些眾生的來源,其實就是累世前觸犯戒律,而轉變成麾魔類,正是上朮所言之魔事。今日的修持者,下定決心要修持時,觸犯靈界的魔宮,所以他們都會到來干擾,可真的是自尋煩惱。  

 大部份的人,都稱之為魔障,傳統上的佛法,修持人士,都採取不理不采的方式,去面對它。或者是採用佛來斬佛、魔來斬魔的方式處理,認為這一種障礙,日久自然會消除。

但是本人對此種措施,甚有意見,因為這種魔障,對人類來說,有太大的不良影響,不能寄望時日久遠,就可以消除,而應該在殺盜淫酒誑語之中,追查其戒上的來源,然後先以懺法消除部份的業力,再以上師的法力去幫助學生,協助他脫離這一種魔障,才能夠讓佛法的教育,能夠獲得較大的成就。

第二點要討論,的問題是燃指供佛的問題,本人了解屏東某寺廟,曾經出現了多位燃指的方式來進求進步的修行人,但是燃指殘身的舉動,是古代一種比較殘忍的宗教儀式,開明的佛教修行,是不應該以這種方式來修行,或對這一類的方式作鼓勵。  

第三點要補充的是,上文之中沒有了酒戒,這種情況表示了原始的佛教,發展過程中並沒有發現酒戒的重要性,但是在後來的日子中,許多菩薩因為喝了過多的酒,而至造成了許多煩惱,因為失去了控制之後,甚麼戒都會犯光光,所以才見諸後世的戒條之中。

而廣義的酒戒中,應該泛指一切麻醉藥品,也應該歸入這一類的戒之中,才容易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