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資料篇(佛法之重要參考資料)

                    琲e大手印(密宗秘典)

敬禮金剛空行

   大手印法雖無表,然而上師具苦行,具忍具慧那喏者,具種修心如是行,譬如虛空無所依,大手印亦無依境,住于任運境界中,定從系縳證解脫。

譬如以眼觀察,虛無所所見,如是以自心觀,本淨妙明心,一切邪妄分別,消除證覺地。

譬如空中雲霧散,本無任者及去者,乃別識浪生於心,觀心本淨浪自滅。

譬如空離一切色,黑白等色不能染,妙明心亦離諸色,善惡白黑不能染。

譬如晴明日光照,千劫黑暗頓開朗,本淨妙心于光明,多劫輪回業障消。

虛空言說強安立,虛空究竟難言詮,覺心雖亦強言釋,究竟成就實離言。要知心性本同空,無餘攝盡一切法,身離諸作要閑住,語離塵聲空穀音。意離思量比對法,如竹中空持此身,心合超絕言思空,安住任運無取捨。

    無著心契大手印,畯蚳M證正菩提,密咒曲及波羅蜜,種種經律與法藏。各各論義宗派等,皆非光明大手印。

    由生分別障明印,反失所守三昧耶,永離分別不著意,自生自滅如水波。若順無住無緣諦,即守破闇三昧耶,若離分別無所住,一切法藏無餘見。

若依此義脫輪回,並能燒除諸罪障,此是教內大明燈,大修此義愚夫輩。彼常漂溺生死流,未出穢苦之愚夫,應哀憫彼令依師,得師加持而解脫。

    籲嗟乎,流轉輪回者,亳無義利唯是苦,有所作亦無義利,觀心最殊勝。

若離執計是見王,若無散亂是修王;若無作求是行王,若無所住即證果。越所緣境心體現,無所住道即佛道,無所修境即菩提。

    嗟乎,於世間法善了知,無常法如夢如幻,夢幻實義本無有,知則當厭離於彼。舍諸貪嗔輪回法,依於山側洞穴居,琣穔L任運境,得大手印亦無得。

    譬彼大樹,枝分可萬千,齊根倒斷,萬千枝分,斷心意根,生死枝分亦全枯。譬彼千劫所集暗,得大明炬暗立遣,如是自心剎那光,多劫無明障頓除。

    噫嘻,有心之法,不得離心義;有爲之法,不得無爲趣。欲達真實,離心無爲勝義趣。任運持心,安住本明體,分別垢水,自當返澄清,障修諸顯,亦各自寂隱。

    無取拾心,光發而解脫。了本無生,無始習垢淨,亡諸執計,安住無生境。凡所顯現,即是自心法。

超脫邊執,行殊勝見王;超深廣量,得殊勝修王;離斷邊品,得殊勝行王;能無所住,得最殊勝王;行者初得,覺受如瀑流;中如琲e,暢流而閑緩;後如平水,子母光明會。

    劣慧異生,未堪善安住。可於明點,氣脈諸要門。以多支分,示便攝持心。調令任運,安住於明體,若依業印,增現空樂明,須知加持,雙運之福智。導自頂輪,緩絳不可泄,漸提令遍全身一切輪。

    長命黑髮,相飽如滿月;光彩煥發,力大如獅子。願共速得,安住勝成故,此大手印,極心要口訣,且堪能種,衆生琩持。

此大手印口授,爲無上成就諦洛巴祖師,在琲e畔,向其弟子已得善巧成就喀卻班致達那諾巴(白教第三祖),釋十二苦行之究竟,而特面授者,一名金剛大手印十八頌。

   
嗣爲西藏大譯師,人稱之爲聲明王者,馬爾巴大士(白教第四祖),親承那祖之傳承,並親承口授此頌,已在將波哈哩地,經那祖親示抉擇之下,而譯爲藏文。

大手印之內容是以般若學說的精神,發展出特有的密法成就。
* 是學密者必須讀頌的佛教經典,從上述經文的內涵中,透露出密法的傳承教育,並非全部不講理論,其中文字也有許多是漢人所不能體會的感受。

    從經文之中可以瞭解西藏密宗的修持者,他們平常的生活修持和要求。
全文透出西藏密宗大師,對於般若空境的理解和比喻,意境高超,實在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經文。



唯識三十頌 (世親菩薩造,玄奘譯)

由假說我法,有種種相傳,依依識所變,此能變唯之。
謂異熟思量,及了別境識,初阿賴耶識,異熟一切種。

    不可知執受,處了常與觸,作意受想思,想應唯舍受。
是無覆無記,觸等亦如是,睌鄏p暴流,阿羅漢位舍。

    次第二能變,是識名未那,依彼轉緣彼,思量爲性相。
四煩惱常俱,謂我癡我見,並我慢我愛,及餘觸等俱。
有覆無記攝,隨所生所擊,阿羅漢滅定,出世道無有。

    次第三能變,差別有六種,了境爲性相,善不善俱非。
此心所遍行,別境善煩惱,隨煩惱不定,皆三受相應。
初遍行觸等,次別境謂欲,勝解念定慧,所緣事不同。
善謂信慚愧,無貪等三根,勤安不放逸,行舍及不害。

    煩惱謂貪嗔,癡慢疑惡見,隨煩惱謂忿,恨覆惱嫉慳。
誑諂與害憍,無慚及無愧,掉舉與惛沈,不信亦懈怠。

    放逸及失念,敬亂不正知,不定謂悔眠,尋伺二各二。
依止根本識,五識隨緣現,或俱或不俱,如濤波依水。
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

    是諸識轉變,分別所分別,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
由一切種識,如是如是變,以展轉力故,彼彼分別生。
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俱,前異熟既盡,複生餘異熟。

    由彼遍計執,遍計種種物,以遍計所執,自性無所有。
依他起自性,分別緣所生,圓成實于彼,常遠離自性。

    故此與依他,非異非不異,如無常等性,非不見此彼。
即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故佛密意說,一切法無性。
初即相無性,次無自然性,後由遠離前,所執我法性。
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識實性。

    乃至未起識,求住唯識性,於二取隨眠,猶未能伏滅。
現前立少物,謂是唯識性,以有所得故,非實住唯識。

    若時于所緣,智都無所得,爾時住唯識,離二取相故。
無得不思議,是出世間智,舍二粗重故,便證得轉依。
此即無漏界,不思議善常,安樂解脫身,大牟尼名法。



順 中 論﹝龍樹菩薩造 般若流支譯﹞

不滅亦不生,不斷亦不常,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去
如來說法時,依二諦而說,謂一是世諦,二第一義諦

若不知此理,二諦二種實,彼於佛深法,則不知實諦
若人不知此,二諦之義者彼於佛深法,則不知真實
二種法皆無,戲論不戲論,不分別不異,此義是諦相

    無始寂不生,本來自性滅,而轉法輪時,世尊開顯法
不寂靜不得,不斷亦不常,不滅亦不生,如是名涅盤

   於不生體中,則無滅可得,不滅則不生,皆不可成就
一切體中空,何者終不終,何人不取生,非終非何終
彼不著有無,不取世間物,若取有著常,無則墮斷見
是故黠慧者,不依止有無,若人見於有,或見無是癡

   彼不知修行,寂靜安隱處,或自體他體,或體或無體
如是見不見,佛法第一義,若法本性有,此可得言無,
若言本性異,此義不可得

以本性無故,變異不可得,若本性有者,可得言變異
若有自體者,非無亦非常,先有後時無,則成就斷見

    法有因有滅,彼可見如芽,滅中無滅者,是故無滅因
體無自體故,是則無有法,此因緣此生,以義不如是
一法名無體,以無和合故,若一無體者,是則無和合

    異異因緣外,更無有法生,不異因緣外,則無法可得
異異更無異,不異異亦無,如其異無者,異更不可得
已去則不去,未去亦不去,離已去未去,現去則非法

    有爲無來處,念念不住故,又亦無去處,如是故無住
離色之因緣,色則不可得,亦複不離色,而見色因緣
離色之因緣,色自成就色,物不得因緣,不得無因緣

眼則不見色,識則不知法,此第一隱密,世間不能知
何人自於自,不曾經自見,若不能見自,雲何能見他
非自亦非他,非二非無因,一切法如是,是故皆不生


佛說帝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宋施護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鷲峰山中,有無數大比丘衆,複十俱胝童子相菩薩摩訶薩,爾時世尊告帝釋天主,憍釋迦!

    此般若波羅蜜,其義甚深,非一非異,非相非無相,非取非舍,非增非損,非有煩惱,非無煩惱,非舍非不舍,非住非不住,非相應非不相應,非煩惱非不煩惱,非緣非不緣,非實非不實,非法非不法,
非有所歸,非無所歸,非實際非不實際。 

憍釋迦!
    如是一切法平等,般若波羅蜜亦平等;一切法寂靜,般若波羅蜜亦寂靜;一切法不動,般若波羅蜜亦不動;一切法分別,般若波羅蜜亦分別;一切法怖畏,般若波羅蜜亦怖畏;一切法了知,般若波羅蜜亦了知;一切法一味,般若波羅蜜亦一味;一切法不生,般若波羅蜜亦不生;一切法不滅,般若波羅蜜亦不滅;一切法虛空妄想,般若波羅蜜亦虛空妄想。
 
    色無邊,般若波羅蜜亦無邊;如是受想行識無邊,般若波羅蜜亦無邊;地界無邊,般若波羅蜜亦無邊;如是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無邊,般若波羅蜜亦無邊;金剛平等,般若波羅蜜亦平等;

一切法不壞,般若波羅蜜亦不壞;一切法性不可得,般若波羅蜜亦不可得;一切法性平等,般若波羅蜜亦平等;一切法無性,般若波羅蜜亦無性;一切法不思議,般若波羅蜜亦不思議;如是佈施波羅蜜、持戒波羅密、忍辱波羅蜜、精進波羅蜜、禪定波羅蜜、般若波羅密、 方便波羅蜜、願波羅蜜、力波羅蜜、智波羅蜜、亦不可思議。

三業清淨,般若波羅蜜亦清淨;如是般若波羅蜜,甚義無邊。

    複次憍釋迦!所有十八空 何等十空?
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爲空、無爲空、無際空、無變異空、無始空、本性空、自相空、無相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一切法空。

頌曰:
    如星如燈翳,萬幻及泡露,如電亦如露,應作如是觀,
我今略說此,般若波羅蜜,不生亦不滅,不斷亦不常,
非一非多義,非來亦非去,如是十二緣,止息令寂靜,
正等正覺說,恭信最上師,歸依十方佛,過現及未來三寶波羅蜜,
無量功德海,供養諸如來,大明真秘密。

    真言曰:(刪錄)爾持世尊說此經已,帝釋天主,及諸菩薩摩訶薩、天人、幹闥婆、阿修羅等,一切大衆,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佛說帝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