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出世間的傳聞

如果真有佛出世,那這一位佛的來歷是什麼呢?

他會有什麼特徵?我們如何去鑑定他就是佛呢?

如果有一些人跑出來說他就是佛,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我們要接受他還是檢視他呢?那檢視他的標準又是根據什麼呢?

自從受完菩薩戒之後,我把算命的生涯放棄了,只保留看風水的項目沒有改變,如虛法師開示了五十三參的故事後,我對他的看法也明顯的改變。

佛七的圓滿日也可以看出他身上透出淡淡的金光,由觀察五十三位大菩薩的入定過程中,我發現他亦在這個行列中,同時亦發現海會寺菩薩戒正授時,所看到前世受戒的三師中,其中一個找不到的人,原來就是他。

只因為在前世的景象中,所出現的法師是留了一把長及腰部的大鬍子,與現在沒留鬍子的形象不同,所以前面三天的日子中,根本沒有把他想起來。

停止了算命的工作

自從受完菩薩戒之後,因為再也不跟別人算命,所以交友的關係全都在改變,有一些是最近七年來所結交的朋友,或者是稱之為顧客的人吧!

我不再跟他們算命,使得他們原本依賴算命指示,才有安全感的習慣,全都要改變。失去依靠當然是很痛苦的事,但是坐在那個寶座上跟別人算命,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因為在長達七年的算命生涯中,我發現算命先生有時候是受到顧客潛意識的影響, 所以在算命時所說的話,有時候只是顧客的影子一樣,給他們照亮一下,以瞭解自身的問題,而事實上,都不是真正的幫助他們,因此光怪陸離的諸多算命種類中,他們本身的功能與理論結構,大都與事實有相當大的差距。

因此,一個成功的算命家,他並不是根據命相的理論方法去探索顧客的命運,而是心靈上對顧客的命運產生知覺之後,再選用他所知道的理論架構去跟顧客演繹和推論,所以命理學的理論架構就是在這種狀態下演繹發展出來。

但是,由理論架構的學習而摸索到源頭的我來說,因為不瞭解命運才花了許多時間去學習,但是得到答案之後,就厭棄這種方式之營生。

因為在佛法的成就上,所要求的理想是透過宗教或生活上的修持,要去突破命運的約束,才可以獲得對生命意義的掌握,而算命卻會使人類在追求生命的意義時,開了倒車。因此,在表面上算命對許多人都產生相當大的幫助,但事實上卻使許多人迷失。

人類的生命必須在重重的困厄中,經過掙扎,經過突破,才能真正的掌握到自己生命的意義。

如果處處都要仰賴算命,在早期雖然有相當大的幫助,但算命所產生的暗示效果,和催眠的後效,沒有太大的分別。

這種指示干擾了當事人對事物的判斷能力,因此,算命先生有時候說錯了話,或者誤判,則對當事人的影響也就連帶發生許多不良後果。

也由於我太瞭解算命的意義,所以受了菩薩戒之後,我就完全放棄這個行業,也就是放棄了這一筆可觀的收入,同時放棄了一大批朋友,甚至是大學時期的同班同學。原因是不談命運的時候,彼此相見就已經沒有什麼話題可以交談。

宗教修持並不是一般人可以瞭解的事,甚至可以說是一般人都想逃避不談的事,他們最有興趣的宗教問題,只是前世他是什麼?

有什麼鬼怪的故事或笑話。他們如果遇到麻煩的時候,你能告訴他什麼?

但是說來說去,最後的結論就是,這些都是命運的問題,我都不想談!那我們還有什麼問題可談的呢?

表面上,大家都以為我變了,有點不近人情。事實上我一直等待他們討論更深沉的問題,那些問題並不是宗教的修持問題,而是他們每個人生命意義的問題。

事實上,一個攻讀完心理學畢業的大學生而言,雖然在學科上瞭解許多做人的道理,但事業的前途卻是極之茫然,再往上發展的須要出國留學,學成回來之後,所找的工作單位,大都是學校教職、精神病院、心理輔導機構、工商機構或政府單位。

無論他們走上什麼的路,到最後都會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存在內心的那一股熱愛生命的力量,會在投入社會工作之後,就會很快的被消磨殆盡。這種情形,並不是專指心理學系而言,應該是許多大學科系中都普遍存有這種現象。

因此,進入社會工作之後,還能夠保持自己內心的動力,不停的燃燒的人,最後都走上關心政治、關懷生命、以及關心宗教等等的方向上,而不是關心自己的飯碗。職業有時候只是用來維持我們基本生活的工作需要,卻經常不是給我們大展身手的舞台。

無論大家選擇的方向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退卻,不讓自己冷卻而進入灰心的狀態。

而感染水仙情結的人,卻會不自知的走上生命的灰色地帶,雖然事業會得到某些成就,但是成就卻永遠無法消除這種心靈的灰色.這種灰色對於排斥宗教的人來說,卻是永遠都無法消除的。

我的無言,並不是不去關心別人,而是一直在等待,等待那些人,看看那一天,他們會脫下臉上的面具,好好的跟我討論,如何消除內心世界的灰色情結。

修持的第一步

擺脫了許多算命的俗務之後,我把時間都用在佛法的研究上,我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透過修持方法,去改變自己在靈界上的地位?

因此花費了相當的時間去瞭解,靈界的地位是如何形成?

這些階級地位的變化可以採用什麼方法去改變它?

透過一些偶然場合,聽到宣化上人從美國檀香山回臺灣的演講,瞭解他的成就方式,是採用每天八百個禮拜方式修行,平常是日中一食,食物中也不加油鹽,這種生活乍聽之下,是非常令人敬仰,但是經過我仔細的分析之後,似乎還是有一點缺陷,最後靈感是來自佛教的至寶梁皇寶懺,給我一個很好的頭緒。

梁皇寶懺

梁皇寶懺是出於南北朝時梁武帝時代,在懺文中記載著梁武帝的原配郗夫人,生前忌妒側室,動心發口,有如毒蛇,三十歲時就夭折,由於生前心懷瞋毒,致死後墮入蟒中,靈性不昧,知其業因,至帝登基之次年,現形宮中,訴其苦狀,及所做諸惡等,求帝救拔,遂請寶誌禪師等,依經律懺罪要義,製懺文十卷,為夫人懺悔。

眾僧建壇行道,禮拜方畢,忽見一人,峨冠赤服,對帝謝曰:「我蒙佛力,得脫蟒身,將生天上,故來禮謝。」言訖不見,懺悔功德,不可思議,此懺法遂流布天下,至今遵行。

由上文的記載中,大家看到這種神話式的史實,是否會懷疑呢?

事實上,類似這種宗教式的神話,他們都是有所根據,但在文字上卻省略了許多的交代,因此普通人看到這種記錄時都產生了疑心,只有宗教內的教徒,才會完全信以為真而不予追究。

根據本人的經驗來說,人生前出口傷人、惡言惡語、性格偏狹,的確死後會轉蛇相,但是這種蛇相只限於靈界上的形象,如果轉變成真實的大蟒蛇出現在皇宮之中,而且會發出人言,那是太過離譜。

所以上述這一段文字所描述的應該是宮中之人,到夜間看到大蟒蛇的靈界法身,所以能夠表達這種語言,而看見的宮人,必然是具有陰陽眼的人,才能夠和那些靈界鬼神溝通,如果情況是這樣的話,那法壇的功德結束之後,郗妃脫去蛇相轉變成仙女,就變得合情合理。

否則野生動物跑進皇宮,為了帝王嬪妃的安全,老早就會被御林軍獵殺,誰又能夠有空請一位聽得懂蛇語的人去瞭解事物的真相呢?

介紹完梁皇寶懺之後,回到我要講述的正文身上,那就是佛法的內容如此淵博,我應該如何去建立一套完整的修持體系呢?

修持的體系

從梁皇寶懺的內容中,卻提供了我一個完整的構思,因此有必要讓大家對這本懺本作深入的瞭解。

一、 這本懺本是第一本出現在中國本土的佛教著作,而且是由當時道地的中國僧人編著而成,在這個時期前後佛教著作,幾乎全部都是翻譯的經本,而主持翻譯的人幾乎都少不了天竺來的印度高僧,所以極不相同。

二、 這本懺本文詞流暢,對偶工整,是標準六朝時代的駢體文,對佛法的內涵充分掌握,對內容的佈局層次分明。

表示除了佛法之精通,見地甚高之外,必定有文學之才子執筆,才能有如此之成就。也許是因為要呈遞給君王閱覽,才會花費如此大之功夫,也因此使後世所出現懺本經文,相形見絀。

三、 這種形式的懺本,在原始的佛經中並不存在,因此可以視為中國僧人之創作本。雖然懺本內容所禮拜八十八僧,三千佛是原來佛經也有記載,唱頌念佛之法也許還是古印度相傳,但是其餘的懺文之中,有如此精妙文句,完全掌握了佛法的精神,也是古今少有的範本。

四、 在文字內容中,重複地強調了「龍華三會願相逢,彌勒佛前親授記」,顯示出濃烈的追求新佛出世的精神,與一般以釋迦牟尼佛為尊的佛教著作,有極不相同的意義。

這種強烈文句渲染之下,後來從宋元之後,中國本土中一直出現許多尊崇彌勒出世教派,他們融合了佛道兩家之精神,而發展出其新的宗教,雖然後來的發展,都受到當時朝廷政府的禁止,後來轉變成地下組織的宗教,但是從歷史的眼光來看,應該是受到這本梁皇寶懺的精神所影響而誕生。

五、 從梁皇寶懺的內容安排來看,表示出學佛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

皈依三寶第一、斷疑第二、懺悔第三、發菩提心第四、發願第五、
發迴向心第六、顯果報第七、出地獄第八、解冤釋結第九、自慶第十。

雖然在梁皇寶懺的原文中,是總共安排了四十個項目,但事實上前面十個項目已經充分掌握了佛法的修持過程,後面的三十個項目,只是細部的操作運用,將六道法界眾生和出家眾等,用更精細的方法劃分來作細部運作。

從梁皇寶懺上述五種特色之中,給我啟發了幾個重大的意義,也因此奠定了本人在佛法上的基礎架構,今分述如下:

一、 學習佛法之人,第一要做的是皈依。

皈依的意義,前人也許說了很多,對我來說,再清楚的表達應該是接受了皈依,等於變成佛教會會員一樣,你就有充分的權利去享受佛法的權利,其中包括了閱讀經典及練習佛法修持,否則,就沒有權利使用及享受,如果強行使用,就變成盜法,這種靈界上的法律牴觸,與目前人間的智慧財產權之保護,是非常相似的事實,而類似的要求,其實也普遍存在於其它宗教之中。

二、 學習佛法的人,第二要做的是斷疑

初期對許多佛經上的記載,都沒有能力去理解,在未瞭解之前,都先不要懷疑,等到自行能瞭解的時候,再作深入的研究,否則就障礙了學佛的進度。

三、 學佛之人,早期應該從懺悔下手。

原因是每個人都存有真如佛性,為何今天沒有能力,沒有成就,必然是累世以來經常做錯事,或者得罪其他的人物,這些人物包含了父母兄弟等六親眷屬,也包含了佛、道、神、鬼、仙、魔、王、僧、民等等。

因此,今天雖然得到人身,但地獄之報尚未完,所以也要向阿鼻地獄、灰河鐵丸、飲銅鐵丸、刀兵銅斧、火城刀山等等地獄做懺悔。

四、 修佛過程經過皈依懺悔之後,要發菩提心

皈依後還要發菩提心、發願以及將功德迴向法界眾生之後,本身的能力會改變,但是其中過程中要補充的還有一個持戒的要求,因為不持戒,則上述所作所為皆會失去效用。因此修持者能夠充分掌握吃素持戒的行為後,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靈性會增加,所以就可以感受到靈界上之微妙變化。

五、 要訓練身體的敏感度

因為六根的敏感性增強,所以對前世的果報會漸漸感覺到,對地獄之報的解脫與否也感受到,對前世的各種冤結是否能開解也漸漸清楚,這個時候,就已經表示修持者已經獲得相當的神通能力了。

有了上述的瞭解之後,梁皇寶懺的禮拜和唱誦,也私下亦不斷地進行,起初的反應良好,幫助很大,但後來發展就變成停頓。

因此,我也重復的花了許多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甚至翻閱了無數佛法的相關著作,都沒有答案,後來無意之中看到老古出版社所出版的「佛說三界天人體系詳細表」,才使我產生出另外一次的靈感。

三界天人表

三界天人的觀念,大家在楞嚴經上就可以看到相當清楚概念,但是老古出版社所出版的三界天人表,是搜集了十五部佛教經本內的相關理論彙集而成一張有如報紙一張大小的天人表。

這張圖表表面用途只是讓一般人對這個學說的概念有所瞭解,但是當我拿在手上的時候,差點高興到跳起來。

因為我在研究梁皇寶懺的時候就一直覺得好像缺了一點什麼,經過天人表的排列次序之後,梁皇寶懺的原始精神,就由平面圖形掛高起來,變成另外一個立體圖形,修持佛法的過程,有如由平面繪圖進化到立體的模型製造,成佛的大樓建築,已經有了完整的結構,只要加點牆壁和門窗,工程就可以完成!

在同一個時期,我也發現到三界天人表另外隱藏著一種特殊的靈力場,只要我在想念著某人時,圖表上的相關位置,就會出現一些能量場的變化,這種變化包含了溫度的冷暖反應,光度的明暗反應,磁場的陰電陽電反應,觸覺上的溫柔抑或刺激反應,還有是位置高低反應,這些反應正好可以完全充分顯示出某某人的修持成就、能力強弱,和身分高低。

因此有了這種發現,我真是如獲至寶,因為在佛教流傳下來已經有兩千五百多年,但是到了今天,在佛法的修持觀念上,仍然缺乏一個重要的共識,那就是大家應該用一個什麼樣的簡易標準,去衡量個人或他人的功夫進度如何?修持的問題一旦發生時,如何採用最快的方法去找出問題的癥結?而三界天人表上所列出的三界天人、六道眾生,與十八層地獄,只要大家能夠靜心注視或者用手掌去感應,都很輕易的找出自己的問題所在。如果再加以修持或懺悔,在悔過之後,再研究天人表上的變化,就可以清楚的顯示出自身問題是否得到解決。

當時,發現到三界天人表的威力時,初期的自我衡量,受了菩薩戒之後的功力,只顯示超過慾界,步上初禪而已,因此,如何往禪天上攀爬發展,就變成本人學術發展的第二個步驟。

經過跑道場瞻仰當時著名的高僧,和佛經上的排列印證和嘗試,我花了大概八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充分掌握到每種禪天的特性和要求。這種發現與原來禪宗所描述的四禪有許相當多的不同,今分說如下:

禪的定義

據智者大師所著述的「釋禪波羅蜜」書中所載:

禪,梵語是禪那,譯為靜慮,即由寂靜的境界中,思維所發出來的慧的力量,才能體會到世間的一切事物現象的根本真理。在整個修持過程中,在世間法上會出現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四禪,其定義上是:

自得不可思議的智慧,離棄世間的一切惡念,妙得喜樂為初禪。

二禪是由初禪所得來的身心喜樂進而明淨,且離尋伺塵濁,攝心境於一性,獲得無尋、無觀的定力,稱為定生喜樂。

三禪即攝行捨,位於不苦不樂,且不耽落喜樂,能更欣上正念,正慧的殊勝法,稱為離喜妙樂的三禪。

四禪是住於平等的非苦非樂的極善清淨,顯現「念清淨」而捨去一切喜樂稱為捨念清淨的四禪。

另外又有記述息短是初禪,息長乃二禪,遍身是三禪,除身是四禪。

四禪成就之後,要修持的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心。

四無量心後要修持的是四無色定,即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

對於修習空定的必須條件是:

在修定中不念一切色相,且能滅對象之相,即能趨入虛定處。

因為一切眾生,所有一切困苦的所累,皆是被自身所招惹出來,是以行者們,在定中思維脫離一切相,即就無飢渴寒熱之苦。

再說二色身是粗弊虛誑,由宿世所薰積來的因緣和合的果報。故凡夫無法脫離一切苦報,是以必須在實踐行持中,諦觀一切空而捨除一切對象,就如由籠中飛出的鳥,得大自由,為空處定。

但空遍於無量無邊,以識為緣,如緣得過多,則定會散破,是行者們,在實持當中,必須觀空,且要認清「受想行識」為賊,不能被其所盜,更要瞭解一切即屬無常、苦、空、無我, 如妄為和合即會生危險,故所緣的空還要捨棄,唯保留以識為緣,是名識處定。

但識仍是無量無邊,如識過多,即容易障礙定力,是以行者們,必須觀是識,認清受想行識如病、瘡、刺等,不可被其所害,應觀一切事象是苦、空、無常、無我。如能是觀即可破識相,且能超越識處,趨入「無所有處」的空定。

但行者們還不能堅持執於無所有處,仍再一步觀色受想行識,如病如瘡,一切即屬無常、苦、空、無我確非實有,是以必須欣慕思維「非有想,非無想」的妙定。

上述的文稿,是摘錄慧嶽法師在「釋禪波羅蜜」一書中的概說而成,在上述的文字中,慧嶽法師所整理出來的文稿,其實已經是把「禪學」這門功夫的修持方法,書寫得非常清楚。

但是,如果按照這種方法修持,可能要花費二三十年,才有機會修到無色界定,而事實上當世之中,能夠修出四禪的人也沒有幾個,這樣的訓練方法,豈不是把人類青春都完全消磨殆盡,到時候恐怕都變成心如枯木,而成就了惹人爭議的枯木禪。再加上禪學上所使用的四禪四無色定的成就,完全以當事人的心境來定位,這種定位方法如果碰到一些自以為是的人來說,則較容易產生爭議。

所以我放棄使用了「禪定」方法修持,而自己另行尋找出路。

 

自行發展修行之路

為瞭解決地獄之報的問題,我採用讀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來迴向。

為瞭解決餓鬼道之業報,我經常在家做蒙山施食迴向。

為瞭解決畜牲道之業報,我會參加一些放生法會迴向,並且要求跟我學習佛法的人必須吃素持戒修行。

人道的問題,因為本身受過嚴格的心理治療訓練,所以並沒有必要再作發展。

為瞭解決天龍八部阿修羅道的問題,我用讀誦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的經文來迴向。

經過上述修持的方法之後,我發現不但自己輕易解決了許多問題,也很輕鬆的將自己的弟子帶入初禪。

但是二禪的攀升就不是那麼容易,讀誦「阿彌陀經」或者「無量壽佛經」並不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後來從「普賢菩薩行願品」中,才尋找到契機,要透過普賢菩薩的十大願力的觀想才可以進身二禪。

發展到三禪時,除了讀誦「藥師經」之外,還要加上「千手千眼廣大圓滿大悲心陀羅尼經」內的大悲十心修持,才能夠穩定這種力量。

修到四禪時,除了讀誦「金剛經」外,尚要仔細瞭解般若的精神。在整個發展的過程中,瞭解到二禪是運用了願力,而三禪則是強調了戒。

由於持戒獲得了清靜,就已經是心無雜念,有清靜之意。反過來看,二禪的三天都是以「光」的變化為主,所以是「光能」使人進入喜樂之反應,這種反應其實是進入了極樂世界的樂土。

三禪的離喜妙樂是因為進入藥師佛國,這個佛國強調了戒,因為心頭有戒,就自然不為喜樂所動。

但是進入四禪後,前面兩個竟然是福生天和福愛天,表示福報很大,那修到這裡應該是福報很大,這種現象和禪學所指的「捨念清靜」根本是兩回事!那究竟是到什麼位置時,才作捨念清靜的要求呢?

而所捨的又應該是什麼念頭呢?

為了要突破這個問題,我思考了許多問題,也整理了許多歷史上的多恩怨,後來終於發現到「傳承」的問題,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因為在佛法的流傳過程中,無論是禪宗抑或是密宗,在中國的歷史上,都曾經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是他們都呈現一種通病,就是名家輩出之後,就跟著出現蕭條沒落,然後就是在流派中再創新發展之後,才會有新機的發展,因此在禪宗的歷史中,從達摩祖師發展到第六代時,六祖慧能革新了禪的教學方式,所以起了一次大變化。

後來禪學的傳播能夠在中國佛教史上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是那些唐宋以來的禪師,大部份都能夠掌握自己的感受去開闢他們特有的風格和方法,不受傳統師承的方法所約束,所以在中國的佛教發展史上,幾乎是被禪宗的一脈佔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影響力。

而密宗的發展也出現好幾次的新改變,例如密宗的紅教誕生之後,後來出現白教,白教發展一段時期末落之後,黃教就篡起,這種世代交替所出現的現象,充分地表示出「傳承」,雖然前面是替修持者縮短了腳程,少走很多年的路,但是傳承的包裹到後期也壓抑了修持者的發展而難有突破,所以在新興的宗派中,前期可以精英盡出,成名之後,背上了包袱,就只看到蕭條和沒落。

斷傳承

因此,如果能夠將傳承切斷,將會有助於修持者的更上一層樓,但是傳承應該如何切斷呢?像我這一種獨自摸索的人,也沒有名師指導,身上還會帶著什麼樣傳承呢?

起初,我只嘗試觀想四位皈依師的傳承切斷,後來發現效果不佳。

因此從師承上的推演,我連帶大學教授、中學老師和小學老師都一齊操作進去,才發現到整個連綿不斷力量,雖然隔了三十年以上的小學老師,在我們心靈上的影響力原來還是那麼的強烈,甚至我已經忘了這位老師名字,但是他們的影響力量原來還是那麼的大,真是嚇了我一跳。

尤其是我本身本來就研究心理學,對童年的教育本來就很注意,但也想不到會真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力。

解決了斷傳承的問題後,我發現自己好像處身在空中一個高台之上,從三界天人表指標上,我知道已經跨到第三層廣果天上。

那廣果天又表示什麼呢?

我發現三界天人表上描述,無法滿足我的要求,經文含義無法令我產生解決問題的方法。

因此我不顧經文的意義,改由廣果天的標題上發展,思考什麼樣的事情跟廣果天有關,最後發現到「廣果」的文字意義,可能表示到達這個位置,應該是向十方法界眾生發出訊息,請靈界的諸佛菩薩到來,認定我本身的果位。

有了這種想法,那我就嘗試發出訊息召集靈界的力量匯聚,接受我的果位。其實應該是由他們來肯定我的果位,經過這種程序,的確發現我又做對了,從三界天人表上的指標,顯示我已經升到第四層無想天。

但在這個時候,三界天人表上面的記載卻有一個重要指示,那就是從四禪四天往上爬升之後,會進入五不還天,如果進入五不還天之後,就可能永遠走不出來,無論你有多大的力量,甚至成就阿羅漢之後,仍然會被困在裡面難以突破,所以五不還天就像一個大布袋一樣,一跑進去就出不來,這輩子的修持就到此為止了。

所以從四禪到無色界天,本身就會出現一次危機,那這個危機究竟如何才可以跨過去呢?

自從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創始以來,能夠跨越四禪十八天而修持到無色界天的人,幾乎清一色是禪宗的高手,所以大家從上文所摘錄的釋禪波羅蜜一書中,可以發現禪宗的修持法的確能夠修出三界。

而追求大神通的密宗,雖然表現出來的能力非常強大,但是他們對禪天的修持並不重視,因此神通也許很強,但經常在禪天上的境界並不高,一般來說,修到三禪就已經很了不起,能夠達到四禪的人已經是寥寥無幾,有一次看到白教卡路仁波切的法相,居然可以躋身在無色界的行列中,真的是被他嚇了一跳,很可惜看到他的法相時,不幸的是他已經往生了。

在顯宗的法師中,能夠修到四禪的人在臺灣大概有八人,其中以禪淨雙修的廣欽老和尚的功力最高,雖然我學佛的時候他已經作古,但在我整理禪天修持法的發展過程中,已經知道他已經修持到無色界的第三層無所有處天的境界。

我插播一大段這些文字進來,是希望大家瞭解,禪天修持法研究,我雖然只花費八個月的短短時間,但是許多傳統的佛法高僧大德,可能花費一甲子(六十年)的修持,也不一定能夠突破這個問題,對於一個真心求法的修持者來說,他們甚至會付出一百萬元的台幣來學習這個方法,但事實上,我今天卻那麼便宜的將這個寶貴的智慧心得送給大家,為什麼我會那麼大方呢?為什麼我不用這個方法去釣魚,去釣那些財富名利回來呢?

因為我學佛的開始,已經下了決心,把這個佛法修持的寶藏挖出來研究,要瞭解它對人類真正的影響力有多大,從頭到尾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有要求自己成佛的想法。因此,親近我的弟子,他們所知道佛法秘密都會比任何一個宗派的人要多。

但是,我們的功力卻永遠看起來並不像是天下第一的高手,因為我要研究的是佛法修持過程的秘密,以及宗教教育方法的改良,而並不是準備成為參加競賽的選手。禪天修持法的研究完成,是為瞭解佛法修持的過程和關鍵,以及如何去衡量其他的修持者,有了這一套利器,全臺灣以及全世界的修持者,他們的功夫如何,能力如何,思想如何,以及困擾的問題,我都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見過面或者只是看看照片,甚至是聽聽他們的聲音,就可以對他們產生相當程度的瞭解,那整個佛法工程建設,所為的就是:

假如有一天,新佛出世時,我們要用什麼方法去衡量他,檢查他,以瞭解他就是真的佛,抑或是假的佛。

在這一段追求佛法的過程上,我走的是一直追求驗證的標準上,所以在民國七十九年出版的第一部相關著作,書名就是「驗證佛菩提」,這本書的內容架構嚴密,詞鋒銳利,有些多年學佛的學者,甚至受不了其中的文字內容,以為是什麼邪魔外道出世,要來搗亂佛法壇場,其實當時的寫作精神,只是借用金剛經的文筆風格,將文章作陰陽起伏的是非兩極發展,全書的寫作過程,只花費一個星期就完稿,想不到卻把許多前輩嚇得受不了,有許多人看到此書時,連心都在發抖,實在是過意不去,在此說一聲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