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證佛菩提

禪天修持法的發展,到了四禪天的成就時,對目前在世的當代英雄人物來說,已經足以清楚瞭解他們的狀況,但太快讓讀者瞭解四空天的修持法,其實是有一點不太對,因為目前當世高手中,能夠跨過四禪的人,已經不多,再往上發展豈不是更曲高和寡,因此希望大家回到原始的狀態下,去瞭解修持之路後,讓大家對修持的過程更清楚,甚至可以對修持者產生關心憐憫之後,才讓大家瞭解最後的答案,對讀者來說,才會發生意義。

不然,就像大家坐上飛機,一路繞過地球飛回原來的地方降落,雖然整個過程來說,也許驚險萬分,甚至有生死一線之危機,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只感覺到坐上了飛機,然後就是下了飛機,在整個航行的過程中,他所知道的只是吃飯、睡覺而已!飛行安全的問題對他來說,他根本沒有任何感覺。

禪天人物介紹

在禪天修持法的摸索過程中,這一段漫長的八個月內,我一方面是用修持出來的方法教學,同時也很關心在臺灣佛教界上出現的風雲人物。一方面是教學相長,另一方面就是增廣見聞。

當時能夠引起我關心的人物,就是真佛宗的盧勝彥,自稱為清海無上師的清海比丘尼,埔里靈巖山寺的妙蓮老和尚,再加上兩為已經往生的人物,那就是承天禪寺的廣欽老和尚,和銅鑼九華山的無名比丘尼。

當時這幾位高僧大德,真的也是曾經叱吒風雲,受不少人物敬仰,也許其中有兩位,許多人對他們產生不同的意見,但以本人的立場來說,所重視是其功業,至於人品性格瑕疵之類,卻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問題。

在這些列席的人物中,是少了一位台南關廟千佛山菩提寺的白雲禪師,由於當時尚未接觸,在時間上有點差距,因此並不在本文中討論,也許留待其它文稿上再作討論。

另外在本文中也要介紹一下,在民國七十八年至八十年,三年內的教學經驗,讓大家瞭解禪天修持法的過程,雖然很快成就,但是卻屬於大根器之人才可以練,小乘心態的人同樣是不得其門而入,並非知道這個方法的人,就可以有大成就,天下的午餐不是白吃,修持者的路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成就。在這三個教學的年頭中,其實也是充滿悲歡離合的人生際遇•••。

首先是放棄了算命的行業,雖然是少了一筆收入,但是只有一段很短的時期就開始改善,由於學佛的過程中,能力轉變很快,因此登門學佛的人就開始增加,不單彌補了相命行業的損失,而且比前更可觀。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卻發現了好幾段不尋常的歷史,為了不想公開當事人的名字,所以在本文只談事而不給予稱呼,有些事情內容,本來不應該公佈,但是經多年來的檢討,把它公開,反而是一種解脫,而不是在賣弄神通,因為的確是一種需要大家對古老時代的傳說,重新檢討與評論的時候。

轉世的韋提希

在我的學生中,有一名當時年過三十歲以上的婦女,已婚,初學之時,性格幼稚,說話斷斷續續,欲語還遲,我檢查她的心智,大概只有像十三歲的小女生一樣,對人間許多是非恩怨都覺得很好玩,就算別人跟她算計,她都可以一笑置之,這樣一個率直善良的婦女,在學佛之前的表現有時候說得不好聽,可有點像白癡一樣。

在她學佛不久之後,天眼就被打開,可以看到靈界上的許多變化,但是她的智慧上卻進步不多。

為了幫助她打開心智,我的確是花費了不少的精力,但是當我發現她的心智不成熟的原因時,我卻嚇了一跳,原來這位女眾,居然是佛陀時期的人物,而且是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的女主角韋提希。

在觀無量壽佛經的文字記載上,是描述了頻婆娑羅王被他的兒子拘禁在天牢,準備把他活活餓死,王妃韋提希偷偷把食物帶進天牢中,給她的丈夫吃,後來卻被阿闍世王子知道,斷絕了她的舉動,使到韋提希悲痛萬分,請求釋迦牟尼佛到來對她有所幫助。拯救她的丈夫。

但是,釋迦牟尼佛到達後,問明韋提希的願望,原來只是希望脫離這個世界而轉生到極樂世界,所以釋迦牟尼佛就教她極樂世界十六種觀想修持法,解決她的願望,而後來世尊再轉往探視頻婆娑羅王時,頻婆娑羅王在獄中已經能夠透視看到釋迦牟尼佛,並且證得三果阿羅漢。

在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的記載中,這是一個王子弒君的逆倫大事,雖然故事中流傳出極樂世界的十六種觀想修持法,但事實上弒父弒君的事實卻絲毫並沒有改變,頻婆娑羅王還是餓死在獄中,韋提希的事後如何並未見到有任何記錄,究竟是生是死我們一無所知,而阿闍世王子卻變成了阿闍世王,掌控了這個國家的政權。

為了暸解這一段歷史,所以我從釋迦牟尼佛傳中,發現到頻婆娑羅王原來是一個心胸很廣闊的人物。同時也從增一阿含經中看到了這一段歷史的恩怨,今天整理出來讓讀者有一個更清楚的概念•••。

頻婆娑羅王

話說釋迦牟尼佛尚未成佛前,四處遊歷追求無上正覺的成就方法。有一天,路過摩竭陀國,遇到頻婆娑羅王,頻婆娑羅王見到一位相貌莊嚴無比、器宇不凡的陌生人入城,斷定這一位陌生人日後的成就非凡,因此過去與之接觸經過一番交談之後,對悉達多(世尊尚未成佛前的名字)之為人非常佩服,願意將國土分他一半由他統治,如果他不滿意的話,甚至將全國讓給他統治都可以。

雖然頻婆娑羅王的豪情壯舉,世間少見。但是對於悉達多來說,釋迦族的王朝他都可以放棄,又如何會接受頻婆娑羅王的讓國之舉呢?

所以就拒絕了頻婆娑羅王的要求,並說明他要追求修道成佛的大志。最後頻婆娑羅王只要求悉達多成佛之後,一定要回來接受他的供養,悉達多亦答應他的要求,等他成就為釋迦牟尼佛時,他的確回去摩竭陀國,頻婆娑羅王亦應諾捐出竹林精舍給釋迦牟尼佛說法之用,而僧團的一切開支亦由頻婆娑羅王作一切之供養。

這就是頻婆娑羅王與釋迦牟尼佛的因緣。

「阿闍世」是頻婆娑羅王的兒子,在韋提希懷這個王子的時候,已經由相命師的占算中,知道這個孩子將來長大對父親不利,是來報仇的。因此跟他取了「阿闍世」這個名字,中文的意譯是「未生怨」的意思。

阿闍世另外在小的時候還有一個名字,稱為「婆羅留支」,中文翻譯的意思是「折指」。折指的原因,是頻婆娑羅王知道孩子的來意將會對自己不利,因此與韋提希約定,等待胎兒出世之日,將他抱到樓上摔下,結束這一段恩怨。

結果,等到那一天來臨時,頻婆娑羅王果真是如此殘忍,把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從樓上摔下去。可是奇蹟出現,這一個嬰兒從樓上摔下,不單止沒有死亡,而且是頭面無傷,只折斷了一根手指。

在這種情形之下,頻婆娑羅王知道天命不可違, 這個太子將來要害死自己,亦是命運使然,非人力所可能改變,因此,還是細心將他扶養長大,只是給他取了一個「折指」的名號。

而宮中之人,為了避免阿闍世長大之後追問折指之事,因此另外給他稱之為「善見」。

阿闍世太子

阿闍世太子在他的生活早期,並沒有其他不良的行為記錄,而且在釋迦牟尼佛開講「佛說無量壽佛經」的時候,阿闍世太子聽到阿彌陀佛成佛時所發的四十八大願時,也曾經非常感動,走出來布施金葉給釋迦牟尼佛,並且發願日後亦要成就一個佛國,成就一個有如阿彌陀佛一樣的佛國淨土,因此釋迦牟尼佛當時為了獎勵他,並且當場給他授記成佛。

但在釋迦牟尼佛接近晚年的時候,他那個同樣帶著釋迦族皇室血統的堂弟提婆達多,卻有謀奪佛教寶座的野心,提婆達多不知道從那堭o知阿闍世折指的歷史,所以私下告知他這個嬰兒時期的故事,並且煽動他說:

「人生在世不過百年,而且生命無常,如果不早一點登基在位,一旦出點意外命喪黃泉,則豈不可惜。

如果我倆合作,你取頻婆娑羅的命而登基稱王,統領這個國家;我則殺沙門瞿曇(釋迦牟尼的別名)而取代之,新王新佛,互相呼應,豈不是大家都很痛快!」

由於這一番話的煽動所致,阿闍世燃燒起仇恨復仇之心,所以就把父王抓到牢裡。但是為了瞞騙朝臣百姓,所以不敢用兵刃把他殺害,故把頻婆娑羅關於大牢之中,斷絕其飲食,等他餓死之後,再對外宣稱父王病死,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登基,繼承這個摩竭陀國之王位。

所以這一項政變,隨著而來的卻是僧團內的家變,從經文中,我們看不到釋迦牟尼的處理方式,是否可以完滿,但在歷史記錄頻婆娑羅王的確死在獄中,阿闍世順利的登上王位,韋提希的記錄不詳,提婆達多殺害釋迦牟尼佛的陰謀未有成功,最後掉到地上的深溝裂縫去,那是表示死亡抑或被困,文中交代不清楚。

 

而阿闍世為了犯上弒君弒父的罪名,終日內疚與自責,患上了很嚴重的怪病,後來由國醫耆婆的指示,要向釋迦牟尼佛懺悔,阿闍世雖然心中也願意,但擔心世尊的不肯原諒,而未敢到竹林精舍去謁見世尊,但世尊已經感受到阿闍世的悔過心,所以使出月光三昧的神奇法力令阿闍世感受月光一樣溫柔的光能在身上照射,病情馬上大減,病癒之後再驅車前往謁見世尊,從此以後,阿闍世一生都忠於釋迦牟尼佛,而為世尊的大護法。

大家從這樣的一段歷史中,可以發現到一種現象,釋迦牟尼佛從來不去干涉政治,所以頻婆娑羅和世尊的友情如此深厚,發生了家庭慘變,他只是過來看一看他,但沒有出手幫助他。

類似的事件曾經發生於他自己的釋迦族,這個故事說起來也十分長,但事件牽連,只好再說一遍歷史的恩怨。

釋迦族的災難

話說佛陀的祖國迦毘羅衛國,近鄰有一個強大的王國興起,他們的國王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波斯匿王,當波斯匿王還未有皈依佛陀時,曾經向佛陀的祖國要求締結婚姻關係,與釋迦族的女子通婚。

當時由於自尊心的關係,釋迦族本身屬於剎帝利族人,而波斯匿王屬於剎帝利族,在古印度的社會制度中,階級觀念非常重視,他們不願意將釋迦族的女子嫁給波斯匿王,但又不願意得罪這些強大的鄰國,因此最後決定選中一個名叫末利的奴隸,由負責政權的摩訶那摩出面,說是他的女兒下嫁給波斯匿王,解決了這一段政治上的危機。

由於末利夫人長得十分美麗,所以被波斯匿王立為第一夫人,而且波斯匿王後來亦皈依釋迦牟尼佛,信奉佛教,本來這件事就可以結束。但是,末利夫人生了一個孩子,名叫琉璃太子,當他九歲時,奉波斯匿王之命回迦毘羅衛國來學射術,適逢迦毘羅衛國新建了一座巍峨的講堂,準備迎接釋迦牟尼佛回來講法。

而琉璃太子不知究竟,卻闖入了這座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講堂中玩耍,觸怒的釋迦族人,盛怒之下,把琉璃太子送回,並且認為女侍奴隸所生養的孩子,走入講堂汙穢了聖地,凡是琉璃太子在講堂足跡所到之處,一律掘土七尺,重新換土。

琉璃太子知道這件事之後,激發他的怒火,因此也發了一個願:「等我登基為王的時候,一定要回來消滅釋迦族」。

因此小小的年紀,就種下了一顆強烈的復仇之心。等待到琉璃太子長大之後,有一次波斯匿王出巡在外, 琉璃太子不顧一切的殺害了波斯匿王的侍衛,奪取了父王的皇冠和寶劍,控制了這個國家,波斯匿王時年已經八十歲,不能回國只好寄住迦毘羅衛國,所以活活氣死於他鄉。

 

琉璃太子知道父王已死,就順理成章登基成王,等到他的軍權已經充分掌握之後,有一天他便對著朝臣說:「如果有人侮辱尊貴的國王,輕視國王是不淨的人,他的罪應該如何處罰?」

朝臣的回答都說:「罪該萬死!」

琉璃太子就順勢說:「釋迦族傷害我的自尊心,侮辱我的人格,把我看為不淨的人,他們罪該萬死。」

就這樣的演變下,琉璃王出兵攻打迦毘羅衛國的事件就發生了,而釋迦牟尼佛知道琉璃王要攻打釋迦族的消息之後,就獨自一人,選定一個琉璃王軍隊必經之地,站在枯樹下阻擋。

起初,琉璃王忌於佛陀的威名,不敢對他傷害,因此硬是回軍收兵,但是連續先後阻擋了三次之後,到琉璃王第四次出兵的時候,佛陀就再沒有回去阻擋出兵之事。佛陀雖然知道命運不可改變,在精舍中難免面露悲容。

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連尊者知道事情真相之後,也不顧世尊的反對,用大神通將五百個精壯的釋迦族子弟用缽帶出,誰知一出城外,眾子弟皆化成血水,才令他驚覺到神通不敵業障。

另一方面迦毘羅城被圍七天之後,釋迦族人知道無法抵抗,因此開門求和,琉璃王入城之後,先把戰力最強的五百人殺死,再把主戰的三萬人生擒俘虜,並且下命令先把他們的足埋在土中,然後再準備驅趕大象去踐踏,結束他們的生命。

這樣的處死方法,的確是非常殘忍,所以當時摩訶那摩就站出來說:「不管怎麼樣說,名義上你還是我的孫子,我現在希望臨死之前給我一個最後之請求!」

「什麼樣的要求呢?」

摩訶那摩於是提出他的要求,那就是請琉璃王少殺一些人,他所指少殺的是讓摩訶那摩潛在水底,等他受不了要開始上來呼吸的時候,才開始琉璃王的屠殺。但是在摩訶那摩沒有浮上來之前,就讓那些能夠逃跑的人離開,放他們一條生路。

這個要求,聽起來並不苛求,琉璃王心裡所想到的是,一個人呼吸有多長?能夠潛在水中那麼短的時間,相信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逃掉的也沒有幾個人,所以就答應下來,承諾摩訶那摩沒有浮出水面前,給那些俘虜一點生機。

所以當摩訶那摩開始潛水時,許多的釋迦族人就拚命狂奔,甚至互相踐踏,這種亂象更逗得琉璃王大樂,但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摩訶那摩卻一直沒有浮出水面,所以琉璃王急忙命令,一個熟識潛水的士兵,潛到水池下面以瞭解真相,才發現摩訶那摩用他的頭髮綁在池底下的樹根上,抱著樹根死了。

原來他以自己的死亡去換取族人的生命。雖然琉璃王還是下令士兵驅象去進行屠殺,但是,在這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中,亦的確真正的拯救了不少的族人。最後琉璃王亦終於獲得他的報應,有一次宮中無故發生大火,琉璃王和他的愛妃都死於這一場火災之中,而波斯匿王的憍薩彌羅國和釋迦族的迦毘羅衛國,由於情勢的必要,最後都由摩竭陀國的阿闍世王把它併入自己的版圖中,擴大了阿闍世王日後的影響力。

 

大家聽到了兩千五百年前,發生於釋迦牟尼佛時代的故事,是否已經可以感受到佛陀處理當時的事務,都一直採用不干涉政權的方式去發展宗教?

筆者花那麼多的文字要表達的,就是一位成功的修持者,他所獲得的,只是靈界上的能力與地位,而不是世間的實質權力與能力,他們的精神可以長存於宇宙之間,卻無法去更改歷史和現實。

所以佛法上所追求的成佛,並不是將自己變成一個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偉大神明,他一切的成就只是精神層面上的感受。因此,他有許多的事情也無法盡善盡美的完成。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許多時空交錯的事物中,我們回過頭來看一看這一位可能是韋提希轉世的女眾,在她的學佛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當我發現到這一位心智不是很成熟的女眾,可能是韋提希的時候,我心裡就那麼想:「我有能力去化解釋迦牟尼佛的法力嗎?」我也相信許多的讀者也會產生同樣的問題!但是接著下來的第二個問題,那就是一旦解開了這個封印的力量,她會變成怎麼樣呢?她對這個世界能夠接受嗎?•••


我跟她談論了一陣子,真的感受到她內心的世界,是希望能把自己的智慧打開,重新去瞭解世界,並不希望像目前一樣糊裡糊塗過一生。

瞭解到她的意願之後,我請她觀想自己的思維,回到二千五百年前觀無量壽佛經說法時的狀態中,祈求釋迦牟尼佛,跟他說不要再到極樂世界去,寧願再到人間去經歷,接受世間悲歡離合的磨練,願意承擔八苦成就因緣的後果。

經過這次時空轉換的佛法修持處理後,這一位看起來像小孩子的女眾,天眼的能力、邏輯思考的能力、對人世間的變化,果然真是智慧大開,經過兩三個月的磨練之後,跟以前判若兩人,連她的丈夫都到我家來表示欣慰,訴說結婚多年,終於看到太太在短期發生如此大的變化,真是佛法不可思議。

打開前世的後果

大家看到這種結果,不要太快高興,事情還未結束,不久之後,這位佛法成就相當的女眾跟我說,她有一位朋友,看到某一家茶葉店的櫥窗中,放了三尊佛像,請我過去鑑定。

我也好奇去看了一下,原來是大陸石灣陶瓷家劉澤棉的華嚴三聖,中尊是釋迦牟尼佛,左側是騎獅子的文殊菩薩,右側是騎白象的普賢菩薩,造型是滿有吸引力的,但是並不算精品。

這位女眾順著我的話說,她的一位朋友,非常喜歡這三尊佛像,但是跟這一家茶葉店詢問之下,他們開出的價錢是二十五萬新臺幣。

這個價錢的確是太高了,所以我後來答應她,到香港幫她請這三尊佛回來臺灣,價錢到時再結算。

由於我有一個習慣,當時我經常往來港台兩地,如果在香港的陶瓷店中,看到手藝好的精品,必然都買下來帶回臺灣,或者是送學生結緣,或者是按照港幣折回新臺幣的價值出讓給學生。

但是每次到香港,卻並不一定能夠帶回佛像,原因是我購買佛像的習慣,是以因緣為主,平時並不注重他們的造型或價格,只要我進入店中走動,發現佛像自動跟我打招呼的,例如放出佛光,有時是推我一把等等,有這種現象出現的時候,我才會去購買,沒有這種反應的話,我半分鐘也不停留。因此,在一日之中我可以從好幾千尊的佛像之中,找出其中最有靈性的佛像。

這種佛像帶回臺灣之後,也許是陶瓷的,也許是木雕、石雕、銅雕等等不一而定,但是回到臺北之後,並不是任由學生挑選,而要任由佛像去挑選他們喜歡的學生,沒有反應的就是留給自己供奉。

也許有一些讀者會懷疑,那些佛像會說話嗎?他們有能力去挑選主人?

其實有靈性的佛像,它們真的會表示自己的意見,當它們發現自己的主人時,它們會發出特殊的能量,放出特殊的光彩,表示喜歡這個主人。否則你怎麼去拜它,它們都不起反應。

因此,每次我選購了一些佛像回臺灣,就很多人聞風而至,看一看自己的因緣,是否能夠被選中,就可以得到一尊又便宜、又精美的佛像。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接受學生指定要某名家的產品。這次是看在這一位因緣特殊的女學生面子上,才做這種指定的購買行為。

這次的購買行動是非常成功,我到香港時,很幸運的找到這一個華嚴三聖的組合,而且手工神韻都是上上之選,遠勝於臺北茶葉店的組合,而價錢只是茶葉店開價的十分之一,真是令人開心。

但是回家開箱檢查時,卻發現白象的後腿折斷了一支,這種現象是我多年以來,從未有發生過的現象,所以心堶惚傶纗L,通知了這位女弟子之後,就開始檢視箱子堶悸爾H片,用瞬間快速黏著劑把它處理好,還好斷面經過處理,右腳斷裂處並不明顯,只是尾巴上有點小瑕疵。

到了晚上,有兩位男眾弟子先到我家拜訪,到來欣賞佛像的風采,這兩位弟子是某大學畢業,在大學期間就開始參加校內的佛教社團,曾廣泛接觸各個佛教道場,及自行練習打坐,但是多年來沒有進展,所以才輾轉到本人處求學,經過本人教授禪天修持法之後,短時間內就已經練到三禪,但以後的進度就膠著,進展困難。

他們兩人一到訪之後,我就覺得氣氛有一點怪異,大象的眼中居然湧出淚水,連我六歲的大兒子都發現這種現象。

兒子問爸爸說:「為什麼大象的眼中會流淚?」陶瓷的大象會哭會流淚,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景,所以我也被嚇了一大跳,這個時候,那一位突飛猛進的女眾也剛好到來,我就跟她問說:妳的朋友什麼時候到來把佛像帶走,很奇怪剛才的大象居然會流淚。

結果,她說她的朋友已經老早到了,就是前面兩位弟子其中比較粗壯的一位,聽了這樣說,我頓時很氣憤,一方面知道那位弟子欺瞞老師,不敢說出自己就是那個不敢出面的買主,另一方面就是知道大象的流淚,原來是已經知道是誰要來擁有它,所以哭起來。而大象斷腿之原因,就是這位未來主人的業障所造成,而經過入定的觀察之後發現;大象斷腿之原因,就是受到主人驅象去殺人的結果,所以眾生之殺業回報,連普賢菩薩的大象,也逃不過這一劫而斷去一腿以償還,而這兩個人的來歷竟然就是琉璃王和摩訶那摩 •••。

這一段釋迦牟尼佛的傳記歷史,的確是太可怕了,而這兩位引起釋迦族浩劫之人物,竟然又走在一起,而且經常是秤不離鉈,是非常精進的青年精英分子。但是,大象的流淚,表示這個主人對它有心結,因此,這次的佛像購買行動就被我終結,而把它們留置在家等待其他有緣的人出現,才作進一步的處理。

這件事到此好像告一段落,但實際上還有一些事情在發展,這兩位青年學子原本是有另一位同學,總共三人,當時大家都是大學時期佛教社團的領導人物,而第三人同時也是這位女眾的女兒的家教老師。

由於這位女眾的天眼打開之後,智慧大增,經常四個人打坐聊天至深夜,並尊這位女眾為師姐,由她來指導其他人的進修,他們追求佛法的熱情不減,曾經組團(自費)到印度及尼泊爾參見各處寺廟,追尋心靈的探索,而放下工作一個多月的時間,可見其精進之心。

但是一段時期之後,這一位天眼已開的師姐卻發現到,那位女兒的補習老師,居然是頻婆娑羅之轉世再來,使他們這一群人都陷入了悲情的局面,久久不能打破。他們也不敢再回來上課,害怕老師的責怪。

其實,他們也沒有發生什麼大錯,只是過往的情懷沒有看破,所以牽連到今,因此引發的是心理情結,所以將自己誤導入悲劇英雄之中,成為宗教修持上的水仙情結,當時我對於水仙情結的研究和瞭解已經具有十五年的歷史,平常雖然沒有跟大家談論,那是因為許多人都對水仙病一無所知,從來沒有一個人詢問到這些問題,所以我一直把答案封存到今天,大家如果對本文還有印象,就知道我早已經把答案在前文中跟大家交代過。

大家只要反覆玩味,就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講完別人的故事,我還要講一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這樣才顯得公平,我並不是只會批判別人,其實我也經常批判自己。

禪天的悲劇

在這一段研究禪天修持法的時期,我也結識一位出家的年輕比丘尼,當時她還寄居於重慶南路與汀州街交界附近,而在新生南路的一所佛學院上課,認識之後,她學習到禪天修持法之後,興奮得如獲至寶,未經我同意,就很高興的回去埔里原來出家的寺院去告訴她的同門師兄弟,由於她當時的情急之下,說話語無倫次,她對禪天修持法並沒有經過完全瞭解和消化,只告訴師兄弟們說,只要用懺悔皈依五戒的方法,就可以獲得大成就。

到後來,結果造成大家對她發生誤解,認為她已經著魔,否則就是已經走火入魔,這次的誤解不只嚴重,同時也造成相當大的摩擦,並且造成她的同門對我這個禪天修持法產生極大不良的印象。

這件事情過去之後,接著發生的就是她在禪天修持過程起起伏伏,上到了三禪就掉到了初禪,後來勉強爬到二禪就上不去,而其他的師兄弟卻能夠一帆風順的修到四禪,這個事件對她造成非常大的打擊。

因為在她的心目中,她一直認為出家人比在家人清淨,尤其是她還未出嫁就去出家,自然比別人都要高貴,所以照理來說,她出家多年,又曾經攻讀佛學院,甚至是攻讀佛學之研究所,理應她的成就最高,為什麼偏偏卻是一敗塗地!

這段時間,我和她的家人接觸次數亦多,瞭解到她的過去生活,出家前就與相當多的出家法師關係良好,但後來的出家卻不是自願,而是她的師父用了種種的方法誘使她出家,而且未經她的媽媽同意,因此出家之後,她媽媽一直為了這件事而忿忿不平,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她已經踏上了這條路上,也不能輕言退出,回復在家的身分,因此做母親的,就在言語之間,對她造成很大的責任要求,而成為她內心世界的負擔。

但事實上她只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畢業生,在她的內心世界中,她原始所追求的是佛菩薩的加被的成就,跟我學習之後,才知道佛法需要心靈與生活的結合,並且要從理性思考下手才有成就。

但是她長期生活在一個架空不實的環境中,對世間之人情世故不瞭解,對經文內容的瞭解不能深入,在那些沒有經教育部承認,也沒登記的私人佛學研究所就讀,與真正的大學教育的訓練模式,根本是不言可喻。

也因為這種心智上的不成熟,導致她的修持一直無法突破,也就更激發她的偏狹心,所以在法身的修持上,卻一直是落在蛇相上,不時對其他的同修造成相當大的攻擊性。

而最大的不幸,是我曾經把她帶去香港探訪我的家,結果半年之後,接到家人的通知,母親身患癌症住院多時,病情已經危急,我回港到醫院探視母親,看到母親的脖子已經腫大發黑,耳朵下的淋巴腺已經腫大而堅硬,整個病情就像一隻被毒蛇咬到的蟾蜍一樣,推算媽媽發病的時間,正好是把這位出家弟子帶回家的兩三個禮拜之後,從一些輕微脖子不適開始,然後病情迅速發展,

由於整個病情的發展,都在母親故意隱瞞的情形下發生,所以當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而在我入定觀察之中,卻發現是那一條大蛇咬了母親一口,因而激發了母親早年服毒自殺的毒性,這些殘餘在體內幾乎是一甲子的毒性,卻在這個時候不受控制的洶湧出來,所以造成這次的意外。

母親早年經歷了許多生死關頭的事件考驗,都可以平平安安渡過,卻不料會因為這樣一個弟子而喪生,真是出人意料的事。

這次的過失,我並沒有去追究她,只是停止了她的私人個別授課,在大眾會集的場所或法會,仍然接受她的參加。原因是這種事件,並不造成法律上的故意傷人之罪。

我在前文之中亦提及過,修持路上是很難走的事,有些人很幸運的話,他們的靈脈打開之後,坐在上面的是佛菩薩,有些人不幸打通時,靈脈上坐的卻是天龍八部,甚至是鬼怪之物。因此,在這一段時期,我已經開始關心到靈界修持上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附著在我們身上的靈異之物,應該是如何去處置他們呢?

金剛經的突破

這個時期,我已經注意到金剛經上的經文:「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 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

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在釋迦牟尼佛講經的歷史過程中,成佛之後花了十二年講授阿含經,而花了二十二年講解大般若經,由此推算釋迦牟尼佛講到金剛經的時候,應該在六十歲出頭到七十歲之間,這個時候世尊的弟子已經有許多人證「阿羅漢」,但是仍然會碰到這種降伏其心有問題的事,表示當時可能碰到一些修持上的大問題。而後文中的一切法界眾生都要渡到無餘涅槃,所指的眾生,應該就是我們下面所討論的問題。

無餘涅槃,是印度的梵文,舊譯又稱為滅度、寂滅、不生、無為、解脫等等,新譯為圓寂。其實就是逝世、死亡之意義。

涅槃有兩種,一種稱為有餘涅槃,一種稱為無餘涅槃。在丁福保的佛學大辭典中記載著:「斷生死之因,猶餘生死之苦果,謂之有餘涅槃。斷生死之因,同時使其當果畢竟不生,謂之無餘涅槃」。

一般人對於佛教所用的圓寂兩字,都是指某某高僧大德逝世死亡之意,應該很容易瞭解。

但是無餘涅槃的現象所指的現象是什麼呢?

如果斷生死之因就代表生命結束的話,那生死之苦果又是什麼呢?

從我的生活經驗中發現,某些人死亡之後,會出現一些景象,那就是死後投生於畜牲道去,例如喜歡罵人的,死後會出現轉變成狗的樣子,心腸惡毒的,會轉變成蛇的樣子,這些現象滿真實的,看到都會嚇一跳。他們要經過法會的超渡後,才比較容易轉好或者轉回來,如果有高僧幫忙起薦,才能把他們超渡成仙,脫離苦海。

如果依照這種現象推論,則無餘涅槃所指,就應該是死後靈魂不會落到三惡道中呈現那些獸相或鬼相,甚至應該是指無相,只餘下一團光團或能量體。

如果無餘涅槃的定義就此敲定的話,則上文金剛經的文句意義,所指的一切法界眾生,可能就是指藏在修持者身上靈脈的那些法界眾生,這些眾生的種類包含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總共有十大種類,都要把他們渡盡色相,只餘下些光團或能量,才能夠達到降伏其心的效果。

大家能夠瞭解到我對金剛經的闡釋之後,我們再回過頭來探討修持者成就的過程。

法相的研究

當一個平凡的人,要進入修持的狀態時,無論他所採用的方法是屬於佛法的、道家的,或者是氣功的方式進行,在基礎的進行狀態,應該是身上的氣脈打開,脈輪打開,明點打開。

無論靈氣匯聚的地方是點、是線、或是面,他們到最後都會出現「相」的現狀,這些相或人或獸、或鬼或怪、或仙或佛,不一而定。一旦這種「相」出現之後,這些靈異之物,會發揮出他們不同的影響力或支配力,對修持者將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在我的教學經驗中,有一些弟子他們所修出來的相,有些是蛇相,有些是鬼相,有些是將軍,有些是仙女,更有些是鬼子母。

這些靈異之物出現之後,確有許多人會造成煩惱,所以如上文中的比丘尼弟子,她的蛇相就經常會攻擊其他師兄弟,所造成的影響幾乎是每一個人都逃不掉,有許多師兄弟看到她本人,都會聞者色變。

本人在這次的事件中,雖然算是最嚴重的受害者,但是我仍然不主張歸咎於某人,原因是在修持的路上,我原本就是將本身的生命作投入,但過程中所出現的一切後果,都可能是不可預測的事情,但是沒有好好的去走完這一條路之前,都不應該隨便怪罪任何一個人。

所以,要走的路還很長,不要停頓在某些私人恩怨上,尤其是該弟子也是受害人,他們無法控制自己身上的靈異之物而傷害了別人,也不是一件好過的事情,而且有蛇在身上的弟子也不只一個,鬼子母的威力更是相當驚人。

有蛇在身上的人,只要不生氣,那些蛇都不會咬人;但鬼子母,卻是失心瘋的女人,她在釋迦牟尼佛時期,就已經是一個愛捉別人的小孩子回家養的精神病者。當她出現在我們的周圍時,更使每個人都覺得不對勁。

這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出現在新舊入門的弟子之中,連續影響了我們大概有一年,最後是因為掌握到金剛經的要訣,給他們送入無餘涅槃,才把這些禍害漸漸消除,解決了相當多的問題。

但是,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那些菩薩呢?是否亦應該把祂們都送走呢?

如果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的十種眾生都要把他們送入無餘涅槃的話,那就是一切佛菩薩、神類、仙類也應該依照這段經文的指示而把他們送入無餘涅槃。

從這種觀念延伸之下,那些密宗所修的本尊,根本就不應該保留。所以,如果金剛經的這段文字是正確的修持方法的話,則許多目前佛教的各大宗派所留存下來的修持方法,都應該拋棄,都要來一個翻新。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問題,反過來說,如果今天我們能夠給金剛經一個反證,那就是說一切法界眾生,都不應該把它們渡到無餘涅槃,則金剛經的價值就應該就此消失。 

為了證明金剛經的文字是對的,所以我選擇了把一切的法界眾生都渡入無餘涅槃這條路去發展。把自己身上的一切有形有相之靈異之體,全部把他們消滅掉,因此,每當我參加一些公開的法會,或者是去演講的時候,許多人看到我都會產生很奇怪的感覺,依照我的外貌、氣度、光彩都列入上師高手之類,但為什麼總是沒有菩薩跟在我的身邊呢?異於常情,他們不瞭解我,但是我對他們都瞭若指掌。 

如果大家能夠體會到這一點的奧妙,才有資格去瞭解我在禪天修持法中,如何超越五不還天,和如何去越過四無色天,直修持到進入華藏毘盧願海的胎藏界成就。 

因為通過五不還天,我是根據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的記載,觸起靈感,恭請虛空藏菩薩幫忙而達成。通過四空天時,就是我將身上一切的菩薩消滅掉,一切的佛也消滅掉之後,瞬間就渡過。因此,在整個過程中,所掌握到的精神,就是金剛經「正信希有分第六」這段文章最後的幾句話,那就是:「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意思就是,佛法上所記載的一切,有如竹筏一樣,是用來乘載修持者渡彼岸的工具,如果已經到彼岸,就應該把竹筏放棄,繼續上路,否則扛在身上反而成為負擔。 

禪天修持法的整個過程今天已經都告訴給讀者,但是事實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順利通過重重訓練與要求,在修持上沒有朋友、沒有明師的話,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好走!有些具有大乘根器的人,他們在我的指導下,曾經有一個星期甚至是一天之中的修持,就可以把這段險路走完,但是接著下來的現實問題,自我膨脹後的人際關係適應,卻不是一般凡夫能夠快速適應,經過修持之訓練後可以改變人類的一生,但是能力改變之後的人,是否能夠接受這個世界,是否能夠與他人生活,卻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從上述的文字交代中,大家都應該開始瞭解到本人在佛法上的實際功力和地位,我並不是一個很愛當眾作秀的人物,更加不是踏在別人頭上耀武揚威的人物,踐踏別人提高自己的事,並不是一個修持者的應該做的事,但是應該就事論事,實事求是的時候,我也不會放過機會,也更不會退縮,所以下面站出來討論別人的是非功過時,我也毫不猶豫,否則就無法對這一段末法時期的歷史作一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