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思想之追求

經過了數年來的佛法研究與追求,民國八十年之後,參觀寺院道場,以及見識高僧大德的活動已經開始叫停。

這個時期在臺北市民生東路與松江路交界的地方,開了一家素食麵包店,因為要兼顧孩子的照顧和麵包店的運作,這個時期除了教學之外,根本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研究經典,但是醞釀在腦袋堛爾g驗和常識,卻日趨成熟,因此佛法的發展在這個時期,是出現一個轉型期。

並不是以練功打坐的方式進行,而是從生活行為上去探討,佛法中的哲學思維問題。這個時期最重要的發展,就是唯識與般若的思想成就。 

般若的研究

般若,自古以來,從中國的經典上看,註解都幾乎翻譯為智慧,例如:大智度論四十三:「般若者,秦言智慧,一切諸智慧中,最為第一,無上無比吾等,更無勝者。」大乘義章十二:「言般若者,此方名慧,於法觀達,故稱為慧。 」

另外般若又分為三種,據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編纂)上的記載: 「般若者,圓常之大覺也,一覺有三德。 

一實相般若,為般若之理體,本來為眾生所具,離一切虛妄之相,般若之性也。是為所證之理體。

二觀照般若,觀照實相之實知也。

三方便般若,分別諸法之權智也。」(金光明玄義) 

另有一說,第一實相般若(如上),第二觀照般若(如上),第三文字般若:「三文字般若,詮上二般若之言教,五部八部及大般若等般若經是也。」(肇論法藏般若心經略疏) 

另有一說,除了上述三種般若(實相、觀照、文字)之外,尚有兩種:「四種境界般若,所般若之所緣,一切諸法是也。般若之真智,以一切諸法為境界,故名為境界般若。五眷屬般若,暖、頂、忍、世第一法等,諸智及戒性之眷屬,故名為眷屬般若」。(金剛經刊定記二,三藏法數二十) 

看了上述的傳統性中文註解,於事實上,般若的意義卻是愈說愈不明白。

般若的現代化意義

從人文科學研究者的眼光來看,這些註解統統不符規定,因為他們都同樣犯了一個嚴重的學術問題。那就是「一切學術上的專有名詞,應該採用一些界定名詞去解釋,這些界定名詞得到大家公認之後,再去界定那些無界定名詞,然後一重一重的發展和推論,才可以完成一個完整的學術理論結構。」 

但是從上述的註解中,我們無法看到般若的文字界定解釋,也無法瞭解它的界定範圍,甚至沒有看到它的核心特色和意義。

因此,佛法傳入中國雖然已經有一千多年,但是一直無法令後世瞭解般若的基本意義,甚至令後世之研究佛學者,一直誤會以智慧來定義般若。 

其實從華嚴經上的記載,十波羅蜜中包含了般若波羅蜜和智波羅蜜兩種,已經表示般若和智慧是兩種不同的事物,但是後世的佛學研究者,只從前人的錯誤翻譯中進行文字創作,所以變成愈討論就愈不明白。 

我研究般若的過程,並不是從經典文字中去瞭解,而是從人物的觀察中獲得,因此在整個研究過程中,是由實相觀察之後,再經過摸索推論和觀照的操作過程而得到瞭解,再從相關的歷史去追尋,而最後終於獲得完整的理論架構、操作方法和實相的生命意義。因此,可以在本文中告訴大家什麼是真正的「般若」的意義!

實相般若

第一次我觀看到的般若,是在民國七十八年彰化體育館,參觀盧勝彥的法會時,就看到在法界的空中,有一個圓圓的圈圈,在空中快速的旋轉,我伸手把它從空中抓下來玩的時候,覺得能量很奇怪,會動來動去,所以拿給坐在旁邊的太太玩,誰知道她的手指才碰它一下,就消失無蹤,這個圈圈不大,後來才知道這個是小般若。 

第二次看到的般若,也是參觀盧勝彥真佛宗的成立大會,全場的氣氛很殊勝,我發現到那是華藏世界毘盧遮那佛的大般若。

當時,我也有一點奇怪,蓮生活佛的因緣中,怎麼會有這種成就呢?

這種力量應該是從華嚴經的修持方法之中得到大成就的人,才可以獲得這種殊勝的力量。

這種力量不應該在他身上出現(因為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都不應該在華嚴經上有大成就)。後來就發生了被警察拖吊摩托車的事件,及失竊的事件。雖然事後盧勝彥的名貴座車,全西雅圖唯一的勞斯萊斯發生意外,也損失了五萬美元的修理費。

但是,在我內心世界的感覺上,我還是存有一個疑問?究竟是傳達什麼意思呢? 

第三次看到般若,是在民國八十年板橋,參加妙蓮老和尚的佛一,看到他在臺上施展他的般若功夫,由於當時老和尚的健康不是很好,操作般若時有一點氣喘,所以我就很自然的把自己的力量溶入老和尚的法力中,增加了他的定力和念力,所以全場的氣氛和感覺非常殊勝,事後我追問了十幾個弟子,他們都說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到這種般若的特殊能量。

從此之後,我才真正的學會這種般若的實相操控方法。

由於自我追查的結果,妙蓮老和尚這一般若的力量,不是釋迦牟尼佛的般若,而是龍樹菩薩的中觀般若。因此觸動我去研究龍樹菩薩的中觀論,才完全發現般若與中觀之間的真正內涵。

同時也瞭解老和尚所獲得的般若,其真正的來源是從龍樹菩薩的大智度論時,無意中獲得。 

第四次看到般若,是民國八十年,臺北永和的彌陀蓮社,邀請一位密宗白教的法王,在通往北宜公路的某一個山頭上做火供,也看到這一位法王運作般若的力量,但聲勢與力量因為禪天的不同而比較弱,因為這一次是本人第一次參觀密教的火供,隨緣亦幫這一位法王一臂之力,後來法王的弟子傳說看到空中出現六光帶,表示這次火供的法會非常圓滿。

這次所發現的般若,我的感覺應該是從白教的恆河大手印中訓練而出。 

上面的經歷對筆者嚴格來說,都不是很重要的大事,我心中一直很納悶的,卻是那一位跟我一同在基隆海會寺受戒的胡師兄,為什麼他身上一直沒有出現般若的力量,在戒期之後的多次接觸,其實我已經從談話中,瞭解到他在受戒之前,就知道自己的因緣和身分。

在他某次初到尼泊爾參觀密宗的各大寺廟時,只要他走到那堙A那堛漲x廟就會把大門打開,讓他自由參觀,等他離開之後,寺廟門才會重新關起來,這種現象對當事人來說,並不感到奇怪,因為他以為這種現象是當地的風俗習慣,後來他身邊的嚮導才告訴他,他當了快二十年的嚮導,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形,在平常不是節日的日子中,這些寺廟的門都是關起來,而且不隨便開放。不是隨意給遊客參觀的地方。 

因此,嚮導的話才引起他的好奇心。最後,他來到一座黃教的寺廟中參觀,廟中有一位喇嘛走出來,告訴他說,等他到來已經等了好多年,終於今天才看到他………

自從發生這次的事件後,他就與密宗黃教結了緣,在臺北金山南路的家旁邊,供養密宗黃教宗喀巴中心,最近更遷到內湖,並正式在內政部登記成立宗教的財團法人組織。 

筆者跟他也算有多年的交情,但是令我奇怪的就是他在談話中對般若的反應,以及對盧勝彥的反應,總是帶著一種很奇怪的情結,與他平日的性情有很大的差異。

般若的失竊

經過我長時間的反覆研究,終於在華嚴經中找到了最好的答案。

在華嚴經入法界品,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內容記載中,出現了一段很奇怪的記錄。

那就是文殊菩薩從逝多林出來準備南傳佛法的時候,被舍利弗碰見,因此舍利弗後來回過頭來追上文殊菩薩,要瞻仰文殊菩薩的莊嚴法相。

經過這一段小插曲之後,文殊菩薩才繼續出發,在福城東方的莊嚴幢娑羅林大塔廟前的廣場上說法,然後才遇上善財童子問法,文殊菩薩指引善財童子去參訪其他有大成就的修持者,結果善財童子花費了四十年,參訪了五十三位大菩薩之後,才完成整個參訪的過程,而華嚴經的內容到此才算結束。 

在整套華嚴經的內容是,本身一直存在著幾個奇怪的大問題: 

一、 華嚴經是釋迦牟尼佛對天人說法的第一部經典,但是在他生前並沒有傳世,傳說由龍王把它收入龍宮。

至佛滅六百年之後,龍樹菩薩有機緣到雪山龍宮中,發現這一本久已失傳的經本,後經龍王之同意,才令這本失傳六百年的大乘佛法,重現於世間。但古老相傳的故事中,卻指出目前出世的華嚴經內容,只是其中一部,另外有兩部的記載,無法留存於人間。

二、 華嚴經的內容,以八十華嚴來說,前面六十卷是記載釋迦牟尼佛成佛時期的經歷,以及各種靈界上的所見所聞,可以簡稱之為成佛境界。

而後面的二十卷,卻是記載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所見所聞。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內容為什麼卻會合成一部完整的經典,而不給予分割成兩部經典呢?

三、 在入法界品的內容中,用了許多不平凡的字眼去描述,認為本經的各種神變內容,釋迦牟尼佛的諸大弟子都沒有所見,沒有所聞,甚至沒有所知。

那這樣一部精彩的經文究竟為什麼不是說給自己的弟子聽呢?

四、 如果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都沒有資格參與華嚴經的內容,那為什麼又會出現舍利弗瞻仰文殊菩薩的情節呢?

五、 文殊菩薩指引善財童子參訪名師,經歷四十多年,而參訪的大菩薩也有五十三位之多,那究竟真正的意圖又是什麼呢?

自從華嚴經傳入中國一千多年來,幾乎每朝每代的佛學名家,都推舉與讚揚善財五十三參的參學精神。

但是,我所看到的經文反應,卻一直沒有那種喜悅的感覺,反而覺得那是一種失落。因為善財花了四十多年的參學,卻從來未進入逝多林,從來沒有遇到世尊,也從未遇見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以及諸大阿羅漢,所以我在民國八十年出版的「佛出世間」中,就曾經指出:

「只見星星,不見太陽」,難道這個答案就是華嚴經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所追求的人生真義嗎? 

「那當然不是了!」每個人聽到我這個問題,都可能有相同的回答,但是再想深一層就會發現一個重要的關鍵,那就是:

一、是否有人不願意善財入逝多林見世尊? 

二、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一個人存在的話,這個人可能是誰? 

三、這個人存在的話,那阻止善財見世尊的最可能原因究竟是? 

四、這個原因真的存在的話,它可能是進入華藏世界成佛的重要祕密? 

五、成佛祕密公開之後,對釋迦牟尼佛諸大弟子,可能造成不良影響?

 

從上述五個思慮的條件中,尋找答案的時候,再對照現代人物的特性,釋迦牟尼佛因為沒有再來,可以把他擱在旁邊不算,則整個問題的發生,就會落在文殊菩薩與舍利弗碰面這一段小插曲中發生問題。 

因為在釋迦牟尼佛當時成佛的一個特點,從華嚴經的經文中可以很明顯的表示出,是文殊菩薩的般若加上普賢菩薩的三昧,而這種功法都圓融無礙就可以入主華嚴世界毘盧遮那願海,而成就無上正覺。 

雖然後來在開講法華經的時候,釋迦牟尼佛對他的弟子包含五百羅漢等等都授記成佛,而事實上,從許多經文之中的言論,都表示釋迦牟尼佛之後,成佛的繼承人不是世尊的弟子,而是彌勒菩薩成佛。

所以到最後釋迦牟尼佛在入涅槃之前,所開講的「地藏菩薩本願經」中很清楚的交代,釋迦牟尼佛入涅槃之後,掌管三界天人的大權就暫時交給地藏菩薩掌管,一直等待到彌勒出世成佛為止,這一個權力才交回給彌勒。 

從這些種種的言論中,可以推算出一些奇怪的論點: 

一、 就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無論怎樣的精進,他們都不能後繼釋迦牟 

          尼之後成佛。這是一件殘酷的事實!

二、 後繼成佛的人,他成就的學說是屬於外來者,和釋迦牟尼佛的言論

          無關,應該日後會自成一派。

三、 因為以上兩種原因,成佛的祕密不可以給釋迦的弟子知悉,否則會

         大亂人心。

四、 成佛的祕密,釋尊交由文殊菩薩傳達,所以文殊菩薩遇見善財童

         子,老早已經是命運安排。

五、 文殊菩薩指引善財參訪諸大菩薩是一件美事,但參訪的時間耗掉四

         十多年才完成,表示整個參訪的過程另有目的,最重要的關鍵是不

         容許善財進入逝多林,必須等待釋迦牟尼佛入涅槃為止,這個參訪

          才能結束。

六、 舍利弗見文殊菩薩後,竟然要回頭追上去瞻仰文殊菩薩的法相,那

         是很奇怪的事?因為當時法相最莊嚴的人是俱足三十二相的釋迦牟

          尼佛,那舍利弗的舉動是天天陪伴著太陽,卻要去看月亮。

七、 文殊菩薩身負重任,要將成佛的法門祕密帶出逝多林,卻因為舍利

         弗追上來瞻仰風采而停頓,而瞻仰的意思就是像現代的模特兒一

         樣,站在原地不動,讓別人從不同的角度去鑑賞。

八、 如果文殊菩薩身上帶有成佛之異常祕密,則這個祕密是否會給舍利

          弗發現?

九、 當舍利弗真的發現到這個祕密時,他會如何處理這個祕密呢?

十、 當舍利弗把這個成佛祕密處理掉之後,文殊菩薩碰到善財童子時,

         他將會如何去交代這件事呢?

由上述十個奇怪的推理程序中,就可以發現參訪之事其實暗中存著一個祕密,這個祕密就是「拖延」,因為有些事情很難交代,但在拖延的期間,再想其他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用時間來換取解決問題的空間,因此參訪四十多年的日子過去,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涅槃,這個世間已經沒有人會知道這個祕密,所以釋迦牟尼佛入涅槃之後,善財童子的參訪也就可以結束。

也由於這部經典牽涉到釋迦牟尼佛的傳承祕密,所以這部經典就不能面世,否則給那些大阿羅漢翻案出來,事情就很嚴重。因此,在釋迦牟尼佛五百年的正法時期期間,這部經典都沒有再出世,那就變得非常合理的事情,一直到佛滅度後六百年間,才由龍樹菩薩的特殊因緣,才把這部經典重現人間。 

如果上文的推理能夠符合當時情況的話,則舍利弗從文殊菩薩身上拿走的,就應該是入華藏的般若傳承,這個入華藏的般若傳承,並不是一般的般若學說,而是一種特殊的能量,失去了這個東西,華藏世界的大門就少掉了一支鑰匙,所以從釋迦牟尼佛入涅槃至今的二千五百多年以來,就再也沒有看到有第二位修持者能夠成佛。 

如果再從釋迦牟尼佛的十大傑出弟子來看,舍利弗的智慧第一,這個智慧第一,所指的是聰明智慧第一呢?還是指般若第一,則問題就很多了。而事實上,在大般若經的經文顯示,舍利弗的地位比其他的弟子佔有更為重要的分量,甚至在般若心經中,所提到的「舍利子」就是指舍利弗。

如果舍利弗真是般若第一的話,為何釋尊卻稱之為智慧第一呢?

那智慧和般若之間真的是可以共通嗎? 

種種問題愈想就愈複雜,所以等到蓮生活佛在民國八十年間回到南投縣草屯鎮的雷藏寺開光法會時,筆者也帶了幾位弟子去瞻仰他的風采,等他施用法力的時候,我就對著虛空法界說,我已經知道華嚴經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祕密,如果 這埵麻k屬於我的法寶,請十方法界諸佛菩薩處理,歸還我應得之物。

剎那之間,右手手腕之上,感覺得套上了一個手鐲,這個手鐲的能量極大,不知有何用途,但因為瞻仰之目的已經獲得,所以就率眾離去,結束這一段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