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的新發展

從雷藏寺獲得這個力量,並不等於成佛,甚至對增加我的力量也沒有太大的幫助,因為我對般若的瞭解,老早就不需要依靠什麼信物來發揮他的威力,這樣去瞻仰瞻仰一下,目的只是替歷史作一個終結,了去以前的法緣。

因此緣生緣滅之後,般若的研究就已告結束,後面的發展就是另外一個新世界,那就是唯識的研究。 

研究唯識的動機,老早在研究五十三參時,就已經種下,因為在善財童子遇見彌勒菩薩的時候,已經在經文之中表示,華藏世界毘盧遮那的殿堂,它的大門由彌勒菩薩把關。

這個把關的暗示,對於別人來說是暗示,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明示,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想進入華藏世界的毘盧願海,我必須要把彌勒菩薩的唯識學說學好,才有資格去開啟這個大門。

因此唯識學說的研究,老早在研究般若學說之時,也同步地進行。 

但是我在研究唯識三十頌與瑜珈師地論的時候,卻發現留傳下來的經文記載有問題。就以瑜珈師地論的文學結構來說,這一種文章滔滔大論,一個環節接一個環節的文章筆法,從一點接一點的演變,所表現出來的特色,只是唯識的花葉滔滔如長江大浪不斷的數百萬言,卻沒有源頭,沒有根基,所以唯識之三十頌根本無有辦法掌握到唯識的命脈所在。

因此,我領悟到唯識的基本精神,根本不在經典之上。 

從這個基本的研究精神和目標的改變之後,我也注意到唯識的傳承,這個傳承在印度出現的時期,就已經鬧紛紛,傳入中土之後,經由唐代的玄奘法師帶入門的弟子窺基的翻譯,繼而慧沼、智周的承接,就發生學術宗主的鬥爭,接著三代之後,唯識宗就斷了傳承。

到後來反過來要從日本帶回相關的唯識經典和研究資料,自此之後,中國佛教在各朝各代有特殊成就的高僧中,幾乎沒有一位是研究唯識學說而能夠獲得大成就的人物。

這些歷史上的典範,都在告訴我,研究唯識,不要從經典中下手。

如果不從經典下手,那應該從那堣U手呢?

應該從般若下手!因為般若可以分為實相般若、觀照般若與文字般若。

所以研究唯識的時候,也應該把它分類為實相唯識、觀照唯識和文字唯識三種,因為世間一切能夠令人成佛的學問,都應該能夠滿足「實相」、「觀照」和「文字」三個條件,才有資格擠在成佛的條件之中。 

所以,在研究般若的過程中,也同步地照顧到唯識的研究,只有把相同的條件要求去推論發展,就可以很順利的給「新的唯識」催生。

新唯識學

因此唯識的早期研究,不是文字唯識,而是實相唯識和觀照方面的操作。

在研究唯識的過程中,還要兼顧到一個重點,那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成佛過程中,是以文殊的般若與普賢的三昧成就入華嚴,如果往下發展成佛的話,究竟是普賢三昧加上彌勒的唯識?

抑或是文殊的般若加上彌勒的唯識? 

經實驗結果,發現應該是用般若與唯識的結合發展,而不是三昧。

也就是說,應該以彌勒的唯識取代了普賢的三昧,原因是三昧的特色與唯識有某種程度類似,就好像龍樹菩薩的中觀,演變自釋迦牟尼的般若,而彌勒的唯識也可能是由 古老的普賢三昧中演變出來。

如果這種推論合理的話,將來入主華嚴的修持方法,可能會演變成唯識配合中觀,以中觀取代了般若的地位。

也就是說繼彌勒成佛之後,將來下生成佛的人,可能是出自龍樹菩薩的中觀系統的傑出人物。由於這種推理的結果,所以後期天童寺的大殿興建時,華嚴三聖的佛像,我就以彌勒菩薩替代了普賢菩薩的位置。 

為什麼要去做這些推理呢?

為什麼學佛不把他變成簡化易學,反而要弄一大套的學問出來,把人攪得頭昏腦脹?

其實學佛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事,好像鄉下人,吃了一些水果,就把種子吐到大地,或者從大便排出到土地上,只要時機成熟,那些亂七八糟的種子都會長出來,然後,等到某一天,自己也會結出水果。

但是隨著都市的進步,耕地面積減少,人口的增加迅速,你就需要關心到需要用最小的土地面積,最短的時間,結出水果最多的品種,還要注意到市場的需求和價格。這些種種的附加要求,就會變成一整套的農業生產的學問和技術。

同樣的觀念發展下,今天我們從佛教經典上所看到的唯識已經變成只見花葉,不見根苗的現象,因此唯識的研究過程放棄目前經典的理論,但卻要保留那些專有名詞的定義,才可以追溯到唯識的根苗,然後再給它重新移植播種,才有機會讓大家瞭解到唯識的新面貌。

唯識三性

在本人研究唯識的經驗中,修持的過程,個人身上經常散發出一些顆粒狀的東西,這些東西內藏玄機,有些會自動破裂,生長發育,長成不同的異類;有一些會不動聲色毫無改變,但在機緣巧合的時候,也會發生很大的改變,這些顆粒的顏色不同,有黑有白,有明有暗,也有透明無色,這些顆粒或大或小,大的時候比拳頭還大,小的時候比微塵還要小。

這些顆粒堶掖ㄟO錄了許多的資料,因為這些顆粒的特徵符合了唯識的特徵,尤其是種子識的特徵,因此第八種子識的物質總算是找到了,總算是達到了研究的第一階段!

原始的種子識究竟是什麼?

觀察這些種子識的特性,是每個種子長大時,都像肥皂泡一樣,是空空的,那些白色的泡泡堶惇O藏著一些人物或動物,它們可以隨著個人的際遇而幻化,變成你所接觸的人物、動物甚至宗教方面的鬼神、仙佛和菩薩,這種特性稱之為「依他起性」。

那種黑色泡泡,裡面藏著的是一些兇惡的人物或妖魔鬼怪,其中那些兇惡的人物,腦袋裡面都呈現中毒反應,在他們的心中,都存著忌妒、偏狹、報復、自以為是等等人類負面的情緒,甚至是精神分裂、狂想偏執等等反應,不一而定,而這種黑色的惡業有濃有淡,但卻會直接影響人類的情緒、思維和判斷,因此這種特性可以稱之為「遍計所執性」。

那種無色透明的泡泡,裡面卻是實心的球,沒有任何雜質,也沒有任何形象之物,他對個人、對環境都不會發生變化,是一種穩定物質,所以具有的特性,可以稱之為「圓成實性」。

上述三種特性,與唯識的基本精神,唯識的第八種子識所具有的唯識三性:(一)依他起性;(二)遍計所執性;(三)圓成實性;

這些特性是完全相通的,因此可以判定本人所尋找出來的靈界物質反應,應該就是正確的「唯識」根本物質。

但是,大家也要瞭解,本人對目前所看見的文字資料卻非常不滿意,因為唯識已經被前人弄得過分複雜,而失去原來的輪廓,無法告知我們唯識實相是什麼,唯識的觀照方法是什麼,唯識的文字是否可以簡化給普通人也可以聽得懂的簡單結構、操作原理及追求目標。

而不是那一大堆的專有名詞,和那些錯綜複雜而毫無意義的文章架構,因此,許多唯識的經文都變成展露原作者學識、才華、思路的作秀廣場,而不是實事求是,追求簡化、純真、實在的研究精神,所以那些疊床架屋的所謂理論與特色,本人都把它棄之如草芥,自己重新開闢一條康莊大道出來,唯一依據的是楞嚴經內的二十五圓通,彌勒菩薩所說的言論為研究之標準:

「彌勒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經微塵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燈明。我從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遊族姓。

爾時世尊,教我修習,唯心識定,入三摩地。歷劫以來,以此三昧,事恆沙佛,求世名心,歇滅無有。至燃燈佛,出現於世,我乃得成,無上妙圓,識心三昧。

乃至盡空如來國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現。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識故。識性流出,無量如來,今得授記,次補佛處。

佛問圓通,我以諦觀,十方唯識,識心圓明,入圓成實,遠離依他,及遍計執,得無生忍,斯為第一。」

從彌勒菩薩這一段簡史中,已經充分說明唯識的操作技術,就是將「依他起性」和「遍計所執性」這兩種種子識轉變成「識心圓明,入圓成實」的種子識。

操作成功之後,就會出現「識性流出,無量如來」的現象,到後來所追求的目標是「乃至盡空如來淨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觀」。

這一段精簡的文字,已經足夠充分的指導後人如何去研究唯識之學,所以下面要研究的就是唯識的操作方法:

唯識的操作方法,對於歷代的研究學者,都無法發展出來,原因就是耗費太多時間與精力在於那些錯綜複雜的專有名詞之上,因此唯識操作的實驗研究就根本談不上勁,而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全部的唯識學說一直未有討論到操作部份,所以許多老學究,花了半生的精力去研究唯識,到頭來除了咬文嚼字的功夫外,都沒有後續研究發展。

從這個令人心碎的事實中,大家就可以瞭解本人要大力革新,給唯識一個超級重擊的原因,所追求的不是標新立異,而是拯救那些浸泡在古老經典中耗掉一生精力的研究學者,不要再耗費太多的時間去考古,要花一點時間去享受唯識學的科學快速成長方法,這樣才可以保留一點青春與精力,去調整自己的研究目標。

唯識的操作方法,對於那些「依他起性」的種子識,直接採用本文所發展出來的禪天修持法,改變他們的禪天狀態,直接就可以達到「識心圓明,入圓成實」的標準,變成無色透明像水晶一樣的實體,至於「遍計所執性」的黑色種子識,禪天修持法對它的改變,只是局部有效,無法完成識心圓明的要求,這個時候,所需要的是個人的基本學識、心智、情緒和性格的控制能力,變成成敗的主要關鍵,因此心理學的常識,哲學上的見地,以及邏輯思性的思考,都可以產生直接的影響力,把那些偏執性的思考突破,最後也能夠完成目標上的追求,能夠達到識心圓明的時候,修持者本身已經具有相當神通力,所以日後的發展,並不需要別人來教導,自己參考一些經文就可以得到大成就。

新唯識學第一次的總結

今天本人所整理的經驗總結如下:

一、 唯識新學的基本精神,應該是根據「金剛經」上文所指出的: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二、 操作的過程中,可以選用楞嚴經、圓覺經所提及的六根十八界的相關經文作參考,增進本身的能力。

三、 經過上述的修持過程處理後,修持者的體格、相貌、能力都會發生相當大的變化,這些變化其實就是金剛經所提及的如來三十二相的轉變。

「金剛」兩字,本來是指鑽石,因此金剛有三種特性,那就是世間最堅硬、世間最閃亮、世間最純潔。

上述金剛經的三種要求,和唯識的識心圓明、入圓成實的標準,其實都是具有相同之意義。因為金剛、琉璃、水晶,在靈界上的觀察都很接近,而不是人間物質的比較。

四、 唯識學的最後發展,可以參考法華經的菩薩湧地品,以及千百億化身匯聚娑婆世界一段的經文,以瞭解唯識學在釋迦牟尼佛時代,曾經做過如何程度的發展。

上述的發展過程,本人在民國七十八年至八十一年的四年間,已經全部完成整個的作業流程,因此,相關的心得曾經著作成書,在民國八十二年一月出版,書名是「唯識般若之大圓滿修持法」。

但是,原書的文字比較簡略,並沒有將整個完整的心路歷程記錄出來,因此,在本文中才再作完整的交代。

般若的學術總結

瞭解了唯識之後,重新再回看般若,本人對般若的研究經驗總結如下:

一、 般若的實體,是一個圓圈,它會一直作自主性的運動,但是這個圓周體的形狀可能是正圓,也可能是橢圓。

二、 這個圓圈成週期性的運動,如果這個運動的軸心與圓心相接近,則運動進行時,會無聲無色。

三、 如果運動軸心與圓心的距離愈大,則運動時的振幅就愈大,甚至出現一些類似心跳一樣的跳動。

四、 圓周與任何直線相交,在圓周上都會出現兩點,這兩個點的屬性都是完全處於相反的狀態,例如陰陽、左右、上下、黑白、善惡、佛魔。

五、 由於上述的屬性關係,所以修持者應該保持一種是非對錯的等量齊觀,才可以保持圓周的運動不會終止,如果執住一點或一端,圓周的運動就會終止而消失。

六、 當這個圓周運動在不停的運作時,就會對修持者產生無量無窮的能量來源。

七、 由於上述以上的種種特色,般若的操作過程一直採取兩種對立的狀態方式進行,例如六祖壇經內所記載的三十六對,就是典型的修持方法。

八、 由於上述的種種特色,一切有關討論或研究般若的經文,都是以相對性的文字為研究對象,因此,研究般若時,不要以文字內容作為研究對象,而應該從經文的文句格式結構去瞭解般若。

九、 由於般若以上的特色,與人類的智慧無關,但是透過兩極對照的方式,的確可以幫助人類的學習。

十、 本人最後要宣佈,般若不能翻譯為智慧,但般若的學習方式,的確是可以幫助人類的學習,而增長智慧。因此,般若應改保留其專有名詞的地位,但與智慧的實質不符,因此日後不能再作混合共通的使用,以建立一個標準的學術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