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方程式

由於經文咒語的靈力已經在世間普遍消失,許多宗教的特殊人物都開始感覺到這種力量在加強中,目前留在人間沒有消失的是人類的意志力、感應力、念力、和思想力。

因此沒有依靠經文咒語的訓練方法,例如各種氣功或體能的訓練,仍然具有他們力量存在,但是借助神靈去改變事物以及迷惑他人、傷害他人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消失中,而佛菩薩顯靈的事蹟也會愈來愈少,漸漸變成稀罕,因為任何人動用這種力量之後,就像銀行戶口被提出而不能再存入一樣,只需要一段時期,這個銀行戶口就會變成空戶。

以前可以採用誦經、拜懺、持咒等方式進行補充,目前這種補充都會失效。
人類沒有了佛菩薩的依靠,也許有許多不適應,但事實上卻可以更健康、更強壯的活下來,以後不能依靠自己的運氣,做事情才不會偷雞摸狗,得過且過,也不會粗心大意,要菩薩跟你擦屁股。

那些以前的佛菩薩都跑到那堨h呢?

菩薩的古老任務

其實他們也不好過,要嘛,就到人間投胎,去接受各種人生的考驗,嘗試做人的感覺,享受那酸甜苦辣的滋味,欣賞悲歡離合的劇情,只要大家努力的演出,人生處處都是舞台,處處都在演歌仔戲;

再不然就是躲回佛國,足不出戶,說禁足不是很好聽,那睡個黃梁大夢卻是可以非常舒暢。

只要人間界隨著民主政治的進步,社會的不公平減少,教育事業的發展良好,老百姓踏踏實實的做事,根本就不需要菩薩出來多管閒事。

要不然老娘跟老公吵了架、會錢被人倒掉、股票下滑、房地產不景氣、六合彩沒有簽中、兒子讀書不用功、女兒長大找不到郎、某某某又生了一個癌症,這些事情都找上了菩薩,我不知道菩薩會不會起煩惱,但是幫了他會變成票房毒藥,引來了一大批這樣的善男信女,如果不幫他,他又說菩薩不靈光。

他們給菩薩的只不過是那些水果三牲與金銀冥紙,但要拿回去的卻是大堆金銀珠寶,這種生意,明明就是虧老本的,所以早點關門大吉,回去睡一個覺比較輕鬆舒服。

宗教的靈力雖然消失,但是事實上卻會造成人間界的意意志力與先天性潛力都會加強,為了因應這種需要,所以民國八十三年「楞嚴經之真實修持法」出版之後,筆者就從事非宗教性的修持研究,並且發展出一套特殊又快速成就的「方氏智慧程式」,用作青少年的氣功訓練計劃。

智慧程式

這套計劃目前已經完成實驗階段,可以正式對外推廣,因此已經編寫成書,最近可以面世。「方式智慧程式」的基本精神,是以唯識三性的特徵,變化成人類的思考基本模式,那就是Yes, No, Other三個部份,再由這個原始結構一層一層的相疊,就會形成數學公式以3為基數,以層數為次方數。

3n(3的n次方)變成基礎的教育思維三個方向。因此,我們根據這個公式,要求青少年對生活上的任何事物,都要保持著這種三向的特殊思維,去應對、去選擇。

經過這種基本訓練之後,我們要求青少年觀想這個程式化為線條,有如樹根一樣,每往下增加一層,線條增加三倍。

這種圖形進入青少年的腦部後,會很明顯的增加青少年的思考能力和記憶能力。

另外,我又採取般若的特性。以一個圓為中心,內面加上一個十字線,線的四端寫上前後左右四個字,把他變成電腦的滑鼠。經過這種訓練之後,青少年學會一些處事圓滑的方法。然後再根據這種圓形的特性,讓青少年觀自身,進入般若的太空滑鼠的太空船,進行太空漫遊,去開拓他們的心胸。

上述兩套唯識與般若所化成的方氏智慧程式,只用來作為青少年的身心潛能開發性教育,而不再作宗教性發展,目前效果已經獲得很高的評價。因為龍潭天童寺未來的發展,大概就是寒暑假的時候,接受青少年三天的訓練模式,發展方氏智慧程式。平常只作有限度的開放,作為小團體的氣功訓練場所,或者接受斷食的修行者使用場地。

十年來從事佛法的研究,到此已經到了盡頭。因此,已經有放下天童寺這個基業,另謀發展的打算。但是在民國八十四年四月間,又連續出現一些意外的事情,所以才發現想做一個平凡的人,真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又繼續把這件事做一個總交代。

勝鬘夫人

話說八十四年四月的清明節間,天童智慧型氣功訓練營的參加者中,來了一個很特殊的貴賓。這一位女士身材高挑,相貌端正,而孩子氣很重,剛接受完埔里靈巖山寺的在家菩薩戒,就趕過來參加我們的活動,對佛法的接觸還未十分深入,卻因為心靈受到呼喚,就在不認識路的情況下,開車從桃園直下高速公路,再從嘉義經彰化繞一大圈,才趕到埔里到達目的地。

一些簡單的佛教規矩禮儀都不懂的情況下,就參加了這次菩薩戒的正授,因此其中也鬧出了許多的笑話。

她到達天童寺之後,說話率直而童真,其實是很容易得到別人的好感。這次訓練營的進行是相當圓滿,而且這位菩薩戒的新戒子,居然在三天的訓練過程中,能力被開發出來。所以在朝夕之間,居然五通俱足,神通無礙。

這種能力的暴增,對她的人生觀瞬間改變太大。

因此,在四月十六日再決定接受斷食的修持,要求更上一層樓的發展。這位從勝鬘經出來的夫人,果然真的是不同凡響。

維摩詰居士

但是很奇怪的事情發生,同一天的下午,有一輛廂型車開了上山。六個中年人載了一個三十歲的青年上來,告訴我要留他在山上作斷食。這些事情是有點奇怪,但是看他一眼,就瞭解他的到來,是了結情緣。

所以也接受多一個人參加斷食。詢問這位大居士,怎麼會這麼巧,選這個時候來參加,而且送他來的六個中年男女,對這次舉動都非常緊張,似乎有一點什麼怪異?

這位大居士的回答,是他媽媽覺的他有點問題,所以托那些結拜兄弟把他送來。我就進一步跟他說,你五官端正,一表人材,會有什麼問題?

這位居士神色自若很大方的說,當兵的時候,經常外出就不想回營,所以觸犯軍法。曾經送到明德管訓班受訓,其實平常沒有什麼過失,只是一出軍營大門溜達就不想回去,曾經為此事而被通緝,最後被送到精神病院去治療。

其實他什麼病都沒有,什麼壞事也沒作,只是想法跟別人不同,價值觀比較奇怪。在精神病院期間,還治療兩位精神病患,這兩位本來是令醫生頭痛的病人,竟然在他進院治療的三個月期間,得到快速的痊癒,這種事情連護士小姐都私下稱他為『黑市醫生』。

別人聽到這種傳奇小說,都會產生訝異,但我只給他說,這段故事沒什麼奇怪,還有什麼奇怪的事嗎?

還有一件事,許多小姐都對我產生興趣,無論從十三歲到三十歲都有,所以令人覺得很奇怪?

我還是跟他說,這也沒什麼稀奇,維摩詰經上都有記錄,你現在只是獎券兌用矣!所以那些事都不足為奇!

就這樣子,釋迦牟尼佛時代的兩位極重量級的人,都在偶然之下,匯聚這個小山頭接受訓練以及較量技術,的確是令人想不到。

萬年思怨對決

大居士在經過五天的之斷食之後,就直接下山回台中,不再進行復食,而新戒菩薩則留在山上,繼續整個訓練過程,想不到這位大居士下山之後,買了一本維摩詰經來看,就突然開悟了,身上的能力變的非常強大,結果是兩個人的靈體隔著遠距離,開始發生通靈大戰,幕後那些壓抑已經上萬年的怨氣,相互激蕩,進行開戰。

將天童寺整個山頭弄的怪風連連,看起來有點像正邪之戰,但事實上是做算總帳。

這兩位大菩薩的激戰,要算的是宿怨。

雖然戰況激烈,但本人都不予理會,反正這種事發作過後,靈力與能力被消耗之後,問題就很快的解決,外人不必緊張。但是戰到第七天之後,問題卻出現了。

那一天,夫人的先生上山來接太太下山,這本來就是很天經地義之事,所以我也一切隨緣,反正是已經打得差不多了,這兩位能量積聚最大的最後兩位戰士,這一場戰打起來,把古老的靈界力量都耗光之後,這個世界就會平安大吉。

誰知道這位夫人下山之後,那兩隻龍頭人身,滿身鱗片的古老怪物,竟變成不受控制跳進我的肚子打架。

我一時不覺,繼續在山頭澆樹澆花,肚子怪怪的,我還在想今天吃錯了什麼東西,怎麼肚子裡面會翻來覆去?還有腸子好像還會崩崩跳,那是什麼食物吃了會這樣?那趁著現在沒拉肚子以前,先把這個山頭的草木澆完……?

咦!怎麼我會看到兩個人影在我肚子打架,我又不是食人族……!哦!原來是那兩隻怪物。

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那兩隻老怪物本來是廣大身,長的比高種山還大,今天卻突然間化的那麼小一隻,但是那雙像鋼勾的龍爪,所過之處,內臟被打得翻飛,經脈全被拉斷。回到客廳就躺在榻榻米上,兩天不能飲食。

這兩隻怪物長的一模一樣,一紅一黑。不打架看起來像雙生兄弟,打起架來是六親不認,好歹我還算是你們的老師,居然給我來陰的。還好內臟震傷,經脈寸斷,筆者已經不是第一次遇上,先把性命保住,以後再給你們好看。

這兩天下來,食物不能入口,而且要忍受水火兩劫,終日不能入睡。原來紅色怪物屬火有至陽之性,黑色的怪物屬水有至陰之性,所以忽冷忽熱,進入真正的水深火熱的狀態,到了第三天,已經可以運用無色界的力量,『若有若無,若輕若重』,把一塊靈石壓回去大居士頂門之內,這兩隻好像雙子星出來的怪物,就開始萎縮,漸漸不見,那真是阿彌陀佛,終於可以好好睡一個覺了!

這一塊靈石,本來就是壓在那大居士的頂門內,誰知自己太雞婆,那時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挪開,以為對他是一個大的幫助,讓他的天生潛能放出,好讓這個世界又再出現幾個風雲人物,誰知道拿開這塊鎮龍石,卻把他過去最原始的暴力施放出來,筆者一生小心,這次卻吃了經典上的虧,所以一邊療傷一邊要注意案情如何發展。

神通的盲點

這次戰鬥的確已經平息了,大居士的反應覺得沒什麼關係,這種能力的得到和失去其實沒有兩樣,而女菩薩卻反目為仇,要討回失去的能力,因而興風作浪,使出壓箱底的工夫,但元神卻因為觸犯欺師滅祖之罪,直墮無間地獄,仍不自知,回家後讀誦金剛經之際,看到自己的元神在哭泣和流淚,才覺得奇怪,打電話回來詢問,我告知其腦部被奇怪的力量動了手腳,裝了一部放影機,一直重覆告訴她,老師犯了什麼樣的大罪,並且像看電影一樣看到許多老師的諸多惡劣情節。

由於這位夫人,成就過分快速,對天眼所看的事物皆以為屬實,以其嫉惡如仇的性格,卻不辨是非,對所看見的事物,不去核對事實和檢查資料,就要跟老師鬥法,所以大菩薩落難坐牢,失去了全身功力,幸好及時發覺,能夠馬上勒馬回頭,也算不幸中之大幸。

經歷這件大事之後,我經過反覆思量,整套的禪天修持法中,確實存有漏洞,在人道的一節,沒有去充分發展,並未製作出一套人性的處事和應對方法,因此,那些特殊優秀的天才,雖然已經獲得無上神通之力,但心智卻非常脆弱無知,甚至可以稱為幼稚。

為瞭解決這個重要的人性問題,我又重頭撿起丟去多年的心理學再作研究,將心理治療的技術重新簡化,及作臨床的示範。這次的新發展,結果非常成功,把許多弟子內心世界的情結挖出來面對面公開討論,結果成績令人異常滿意,經過三個月的研究追蹤後,已經著作成書,準備於今年出版,書名是「心理治療的探索」。

在另外一方面,我也發現一個傳承上的秘密,那就是在佛出世間的過程中,他必需要建立一套特殊的思想架構,以及神通的修持方法,成為一套能夠與生活相融洽的宗教方式,這種習慣經過正法時期的快速成長,與像法時期的突變成長之後,在天地之間會形成每一個角落,都會構成一種特殊的網路反應,這種反應可以消滅其他的宗教力量,在成佛之後到死亡之間,這種網路並不會隨著佛死亡而消失,反而隨著時間而增長,也因為這種特色,所以佛教在印度誕生之後,不單只有六師外道被降服,而且存在印度已經有好幾千年歷史的婆羅門教也被消滅了一千年之久,才能夠死灰復燃。

這是一種慢性和恐怖的宗教戰爭,所以佛教進入末法時期之後,其他宗教所產生的反擊力也就很強烈,因為的確是被壓抑了一千年之久。

但是佛教進入末法時期之後,其它宗教所產生的人物之中,一直沒有辦法承接這種成佛的傳承,原因就是他們一方面不知道修持的程序與方法,另一方面是對靈異世界的瞭解不足,所以產生的宗教發展方向,都沒有辦法與佛教相比。

可是,如果我們把焦點從釋迦牟尼佛的後世發展移向釋迦牟尼佛之前的世界來瞭解,在他成佛之前古印度之中成佛的人卻非常之多,而且在阿含經上記載,釋迦牟尼佛之後就曾經說古印度曾經有七佛的出世,那些佛與佛之間的世代交替中,出了什麼樣的交棒情形?才可以消除上述那些消滅敵人、排除異己的網路反應呢?

如果這種排除異己的網路反應沒有被消滅,也沒有被同化情形之下,他們會變成什麼樣的東西呢?

這就是新佛出世之後所面臨的種種考驗,由於這些頑強的靈界物質,本身所代表的是過去成佛時期的殘餘勢力, 他們本身對成佛的修持方法,也曾經瞭解甚深,對一些古老相傳的經文及咒語,也一樣的相當熟悉,所以一般認為很有效的誦經持咒,對他們的存在根本無法產生任何有效的力量。

這些靈異的特質,雖然對新佛出世之後的修持者,產生極大的干擾,但是對普通人來說卻不會侵犯,除非是大菩薩轉世投生的人物,他們才會對這些菩薩加以攻擊,因此這一類的靈異物質,就被冠上一個偉大的名詞「天魔」。

如果我們改一個角度,從政治的眼光來看,他們其實就是保皇黨,被歷史淘汰的政治流亡集團,或者是在野黨。

而事實上,在同一個政治體系中,也可以分裂為主流派與非主流派。

這些派系的鬥爭中牽涉到的問題,可能是權力分配、利益分配、政治理念相反等等,類似政黨政治的鬥爭,其實也存在宗教發展的過程中。

如果大家能夠採用這種角度來觀看天魔的話,其實天魔不是如此的可怕,他們只是在宗教發展過程中的一些挫敗者,因為他們的自尊心強烈,競爭心、得失心都比較重,所以一旦挫敗之後,就有點鋌而走險、橫行無理,這些所謂之魔性,其實也存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在前面曾經談論過的唯識三性中,其中一種含有黑色惡業的遍計執性種子識,跟這種「魔」的淵源甚深。

因為有這種發現,也有這種感觸,但願將來彌勒出世之後,能夠消除這種不良的傳統習慣,同時為了事前的預防,可以減少日後的鬥爭,因此,本人在前面所提出的願望,希望古老相傳下來的經文、咒語、手印或一切相關的靈異之物,除了一般袪病及超渡力量之外,其餘的靈異力量要消失二十年;

在這一段漫長的歲月中,可以用人類的方式去解決彼此之間的仇恨和鬥爭,透過心理的成熟與心靈的智慧增長之後,大家再動用這種宗教的靈異力量,那個時候,那些古老相傳宗教殘餘力量,才有機會達到全部清除的結果,到時候真的新佛出世之後,這種佛與魔的鬥爭才不會那麼多。而成佛的系統分配上,也可能要建立更好的「系統輪調」的分配方式,才不致引起類似的靈界鬥爭。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