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介紹

密宗的特色

密宗在唐代進入中土,當時稱之為真言宗,由於這一宗的佛法傳承方式,異於一般的佛法,其特色是以身口意三密為傳法的方式,因此稱之為密宗。

所謂的身口意三密:是以手的指掌結印為身密、口中持密咒為口密、意念中以觀想傳達意識為意密,所以稱之為密法。

事實上手印的身密,是透過結印的方式來表示意識,有如人世間之手語,一般凡夫俗子並不了解,但是佛菩薩則以此種手印來表達或溝通,手的結印在修法上使用時,可以將身體內的能量作適度的調整分配,並有幫助發功之功能。

口持密咒的方式,事實上在顯教的傳教方式也經常使用,例如淨土宗的往生咒,一般法會灑淨唸的大悲咒,蒙山施食用使用的變食真言等都是。

觀想的意密,在禪宗的打坐時也會經常使用到不同的觀想,因此身口意三密的傳承,除了手印比較特殊之外,顯宗亦經常使用持咒和觀想的方式修持。

因此嚴格的分界,應該是以加持灌頂的方式作為傳承的傳法方式,成為密宗的傳法特色。

與密宗的傳法方式不同,相對的佛法傳承就稱之為顯法或者稱為顯教。因此密法的傳法方式是不談教義和理論,也不以經典為根據,古代的傳教更有法不傳六耳之說,所謂六耳是指超過兩人以上就會出現六隻耳朵,因此傳法只有在六隻耳朵以下的時候才會傳法。也因為這種密傳方式,所造成密宗的神秘色彩比較濃厚。相對的顯法上的傳承,卻是以佛菩薩所說的經典作為根據,法師經常需要公開講經說法,講解微言大義,宣揚教法為渡世利生,這種方式是在公眾場合作公開的傳授,所以稱之為顯法。

事實上目前各個宗派之間的發展,都有依其不同的經論作為根據,例如:天台宗是以法華經為根據、華嚴宗是以華嚴經為根據、淨土宗是以淨土五經為根據、禪宗目前是以楞嚴經金剛經為根據、三論宗是以大智度論中論百論等經為根據、法相宗是以成唯識論唯識三十頌因明論等為根據、律宗是以研究律法為根據。而唐代的真言宗,則是以大日經系和金剛頂系之經典作為根據。事實上每一宗都有不同的依據而發展,並非密宗之傳法皆不用經典或者皆不談理論,這一種見解並不確實。  

密宗的發展史

目前密宗的發展史,一般都認為釋迦牟尼佛滅度的第一個五百年,是小乘佛法的發展時期,這個時期的佛法是以阿含經等小乘經典為主要之傳承根據。

第二個五百年,是以龍樹菩薩(佛祖滅度後六百年出世)所宣揚的中觀般若等大乘經典為根據,所傳之佛法稱之為大乘空宗佛法,而佛度八百年後,出世之唯識經典所發展的為大乘佛法之有宗佛法,大乘空宗之佛法與有宗之佛法,經過了二百年之爭辯後,此兩種只談經論而不重視修持的方法,漸漸被不談理論只重視神通修持的密法所取代,而在佛滅度後一千三百年大盛的密乘,也稱之為金剛乘的佛法。

密法歷史 別傳

密法的傳承,一般的傳說都是以龍猛菩薩,看到金剛薩捶菩薩示現,在南天竺(印度的南方)打開了藏經的鐵塔,取出了大日經系和金剛系兩套密法的重要典籍,交給了龍猛菩薩,因此就展發了密法的傳承,而龍猛菩薩相傳就是龍樹菩薩,二者實為一人,因此龍樹菩薩也被尊稱之為八宗之祖。

而龍樹菩薩的發展歷史中,另外因為在雪山龍宮之中,曾經發現了藏嚴經的存在,當時閱讀經典之後,對釋迦牟尼成佛之能力敬佩有加,因此打消了本身另外成了新教的原始想法,而改為願意花一生時間,去支持佛祖釋迦牟尼的佛法發展,因此花費了許多時間,去與各部派論戰,重新統合了分裂成各據山頭的部派,完成佛教的統一工作。

在這兩個歷史之中,曾經出現了一個相同的描述,就是華嚴經原有三部,由於上部和中部都太難,不適合人間的傳法之用,因此龍樹菩薩只向龍王取出下部之華嚴經,讓它流傳於人間,那就成為了後來顯教經典之華嚴經通行本。雖然華嚴經後來的發展進入大唐中土時變成了三個不同版本:八十華嚴、六十華嚴、和四十華嚴,由於後來發現四十華嚴之最後一卷,是普賢菩薩行願品,是前兩部經典之中都沒有記載的一卷經文,因此後來的通用版本是以八十華嚴再加上普賢行願品之八十一卷變成了通行本。

在這些故事之中隱藏了一個秘密,那就是華嚴經還隱藏了兩個不同的版本,當時還不適宜流傳人間。而後來出現的龍猛菩薩,卻在南天竺的地方遇到了金剛薩捶,打開了藏經的鐵塔取出了兩大套的密法傳承經典,成為了密宗的重要佛法傳承的根據。而事實上這一套密法傳承的經典,其內容都是談論華藏世界毗盧遮那佛的各種修持方法和神變的功能。

這一種內容都屬於華藏世界之秘密經典,其內容非常複雜難懂,所以都可以歸結為入華嚴的秘密修持方法,也都可以說是不適合人間流通的佛法經典!因此!華嚴經的另兩個不適宜人間流通的版本,卻使用了龍樹菩薩的名義拿了出來,在人間秘密流通,而且為了避免他人的懷疑,並故意揘造了一個南天竺鐵塔取出的故事來隱瞞事實,其實只有一種原因:因為這一套密法經典,並不是從傳統佛法的演變所產生,而是古老的婆羅門教之中,老早就存在的婆羅門教古老相傳之法本。  

因此在印度的宗教發展史上,佛教的全盛時期約有一千多年,在這一段佛教的全盛時期,婆羅門教卻出現被滅掉了一千多年的歷史,當佛教進入了密法的全盛時期,印度的婆羅門教卻又再死灰復燃,重新再出現復教的現象,而且後來的婆羅門教所使用的經典,就是從佛教的經典中抽出其中的精華而重現。這一種現象的出現之後,不久之後,佛教因為遇上了回教徒進入了印度,所以殺害僧侶、摧毀寺廟、和焚燒經典書籍,結果佛教就被回教徒所消滅,而事實上回教徒只摧燬部份的寺廟和燒燬部份的經典書籍,一千多年來的宗教文物又怎麼可能在一瞬間被破壞殆盡呢?只有一種情況,就是當時的婆羅門教教徒,終於發現了這個婆羅門教被滅教的秘密,原來是佛教的佛釋迦牟尼佛,將其古老的婆羅教法本秘密收藏起來,以及對言兩個法本作了封印的大事被揭露之後,這種宗教的反彈作用,才真正的會令佛教在一瞬間就被消滅。

所以轉眼之間,佛教在印度的經典就全部消失無蹤,而進入了被滅教的災難之中,由於這一種宗教被他人消滅或者消滅別派宗教之大事,是不會被公開討論,也不會對外宣傳,因此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流失之後,在歷史上就會完全消失無影無蹤。

而相對的問題,就是當年為什麼龍樹菩薩不敢張揚,不敢將雪山龍宮的華嚴經公諸於世,其真正的原因就是這兩套婆羅門教的法本,遺失的年份還不算太長,太早取出必對佛教做成絕大的傷害,但是不把它拿出公諸於世,卻對不起婆羅門教的列祖列宗,因為龍樹菩薩本身的背景就是婆羅門教出生的貴族,所以龍樹菩薩本身,就會在佛教和婆羅門教之兩大夾縫之中,掙扎了很久才能夠想出這一種兩存其美的方法。因此就出現龍猛菩薩在南天竺,路上遇到金剛薩捶菩薩顯靈,打開了鐵塔取出了密教經典的故事。一個是北方的雪山龍宮發現了華嚴經;一個是南天竺的鐵塔中取得密法經典,這揘造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故事,就是要避免兩者之間有什麼會雷同之處,而龍猛菩薩之發現就是希望多加了一層保護,雖然是揘造了謊言卻可以保存大局,避免了兩大宗教派系的衝突。  

了解到密法傳承上的種種秘密之後,作者希望透過下列幾位重要的人物的介紹,讓讀者對密宗有更深入的了解。  

善無畏(公元637735年)

善無畏正翻為淨獅子,是中印度摩竭陀國人,他的先代祖先出身剎帝利,因為國難出奔烏荼做了國王,承傳到他時十三歲就依父親佛手王的遺命即位,引起兄弟不服而起兵相爭,後來他在平定國亂之後,就讓位於兄而決意出家,時年十九歲,其母於其時,暗將傳國寶珠塞給了他。

善無畏先至南印度海濱,覓得殊勝招提修習法華三眛,又由水路乘搭商船遊歷中印度諸國,密修禪觀及到了摩竭提國訪問國王,才發現摩竭提國的王妃,原來就是他的女兒,當國王他們得知善無畏出家捨位的經過之後,對他的人格更為尊重因此而聲名大播。

善無畏後來到了那爛陀寺,參訪時曾把自己隨身所帶的傳國寶珠,報施給那爛陀寺裝飾在大佛像的額頂上,因此很受寺中長老達摩鞠多之敬重,達摩鞠多是龍樹菩薩的弟子,又稱為龍智三藏,收了善無畏為弟子,並將總持瑜伽三密,及諸印契完全傳授給他,給他灌頂之後號為三藏。

善無畏獲得這次的灌頂加持之後,就是在中土佛教經典之中,有正式記錄的第一次傳法。事實上密宗的傳在,早在玄奘法師到西天取經的時候,就遇上了龍智三藏,但是達摩鞠多主動的要替玄奘法師加持灌頂時,被玄奘法師所推辭回絕,原因是玄奘法師認為他的心願是:只要能夠將將印度的顯教經典帶回中土,就於願足矣!那有多餘的時間去研習密法呢?就因為玄奘法師這種保守的想法,所以密法的傳入中國就晚了一百年才進入中土。而玄奘法師的晚年,是因為吐血而死,雖然有謂古代曾貴為君主,背負沈重業力,雖然翻譯經典之功德,亦無法抵消過去之業障,其實最大原因是期翻譯經典,缺乏適當之運動,而拒絕了不修密法,沒月落實密法的修持,其實也是相當重要的死亡原因。

善無畏後來週行各地,遍體聖跡,方便誘化,到了八十歲時,便依著師教東行弘法,萵a梵本,經過北印迦濕彌羅、烏萇等國,到了素葉城應突厥可汗之請,講毗盧遮那經,然後前進通過天山北路,達於西州(今新疆吐魯蕃東南 寶應)。因為他的聲譽當時早已傳遍漢地,唐睿宗特派西僧若那和將軍史憲,遠出玉門迎接,但是他於玄宗開元四年(716年)才到達長安,被禮為國師,先入住興福寺南塔院,後遷西明寺,玄宗並嚴飾內廷道場,尊其為教主。

開元五年,開始在西明寺菩提院譯出「虛空藏菩薩求聞加持法」一卷,寫定進宮之後,即有敕令將帶來的梵本,全部送藏內廷,從此他開始注意另訪宋譯的密典梵本。

先有江陵無行之求法,曾遊歷南海東印中印各地,亦曾住大覺、那爛陀寺聞法,並訪求梵本學畢回國,途經北印病卒,所將梵本由同行者帶回中土,存於長安華嚴寺,善無畏和弟子一行同往,選取未譯過的重要密典數種,開元十二年(724年),他隨玄宗到洛陽,於開元十三、四年間,在奉先寺譯出大毗盧遮那神變加持經等三種,開元二十年(公元732年)他曾請求回歸印度,優詔慰留,二十三年得病,十一月卒於洛陽大興善寺,年九十有九。

開元二十八年葬於龍門西山廣化寺,肅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更於塔院側建碑紀念,由其弟子李華撰文。

善無畏是漢地真言教的奠基者,所譯經典全部屬於秘密部,他最初據自己所帶梵本譯出的「虛空藏菩薩能滿諸願最勝心陀羅尼求聞法」以後將無行法師遺留下來的梵本中,選譯出三種,其一是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後來簡稱之為大日經,大日經前六卷是無行的遺本,第七卷則是善無畏依經教而撰集出來的文字,是修習胎藏密法的儀軌,其餘兩部經是蘇悉地羯羅經和蘇婆呼童子請問經。

在善無畏的譯經中,大日經內的密咒,全部都寫出梵字,逐字用漢音對譯,他所集蘇悉地羯羅供養法中,部分密咒亦復如是,此因密宗重視梵字,為求念誦觀想精確,故創此例,以後不空譯密典即沿用此法,至密教修持中有觀梵字的習慣與此有關。

善無畏兼長工巧藝術,相傳他自制模型鑄造金銅法具佛器,及曼荼羅繪畫都相當莊嚴精妙,對當時的唐代長安貴族文化,有其相當大的影響力,所以連玄宗皇帝也特別皈依,變成極其自然的事,但是真言宗在唐武宗廢佛之後,(公元845年)中土傳承即已衰竭,惟善無畏所傳的胎藏部密法,後由不空的弟子惠果傳於日本僧空海,空海回日本之後,將善無畏之學與金剛智的所學合併相傳,成為日本東密和台密的發展。  

金剛智(公元670741年)

金剛智梵名跋日羅菩提,南印度摩賴耶國人,婆羅門姓,年甫十歲,於那爛陀寺依寂靜智出家,三十一歲往南天竺時,龍智三藏仍在,就學於龍智三藏達七年之久,研究金剛頂經系的密教思想。

金剛智以巡拜佛跡為最高願望,除印度外他還巡遊過錫蘭各地,當他路過南印度觀音靈地普陀洛迦山時,蒙菩薩顯靈示現,(另一說是在獅子國登楞伽山聞支那佛法盛)所以決定要到大唐中國去傳教,並得到當地馬來亞國王的援助,離開印度從海路經今之蘇門答臘,費時三年終於完成艱苦的旅程,抵達廣州,次年才到達長安,是年為開元八年,比善無畏晚到四年,玄宗皇帝敕迎於慈恩寺,亦封為大唐國師,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得敕許回印度,但途經洛陽廣福寺圓寂,壽七十一歲,諡灌頂國師,為真言宗八祖之第五祖。  

不空(公元705774年)

不空,梵名阿目佉跋折羅,不空原名是不空金剛,是他受灌頂的號,他名智慧,原是獅子國(今斯里蘭卡)人,生於公元705年,幼年出家,十四歲在闍婆國,(印度尼西亞爪哇)遇見金剛智三藏,追隨來中國,開元八年來到洛陽。

另有一說,謂不空是北天竺婆羅門族,早年父母雙亡,隨叔父到中土遊歷,十歲周遊武威、太原,十三歲遇金剛智,而追隨出家。

開元十二年(724年),年二十歲洛陽廣福寺說一切有部石戒壇受比丘戒,此後十八年中學習律儀和唐梵經論,並隨金剛智譯經。

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唐玄宗詔許金剛智和弟子回國,但金剛智從長安到洛陽時就生病,於同年八月三十日圓寂,不空奉金剛智遺命,仍想前往天竺。

這時他又奉到朝廷的命令,教他送國書到獅子國,他先到廣州率弟子含光惠凳洮U三十七人,萵a國書於十二月附毗侖舶,經訶陵國(爪哇中部)未滿一年到獅子國。

當時獅子國,因不空是大唐來的使者,殊禮接待,把他們安置在佛牙寺,不空逐依止普賢阿闍黎,請開十八會金剛頂瑜伽法,開壇重受灌頂,他和門弟子含光、惠髡P時入壇,受學密法前後三年,並廣事搜求密藏,和各種經論,獲得陀羅尼教金剛頂瑜伽經等八十部,大小乘經論二十部,共計一千二百卷。

後來,不空要回中國,獅子國王尸羅迷伽附表,並託獻方物,不空逐同使者彌陀萵a獻物和梵夾回唐,於天寶五年(公元746年)到達長安,最初奉敕在淨影寺從事翻譯,開壇灌頂,天寶九年又奉旬放回本國,但不空到韶州時,得病不能前進,天寶十二年,因平郡王哥舒翰的奏請,玄宗又降敕將不空追回,他到長安保壽寺休息月餘後,又奉令往河西,不空逐到武威住開元寺,從事灌頂譯經的工作。

肅宗元年(公元756年),徵召不空入朝,住大興善寺,開壇灌頂,後來長安被安祿山的軍隊攻陷,不空仍然派人和肅宗通消息,及開壇施法,護持唐室的軍力,曾有大驗,因此至德二年,肅宗還都以後,不空受皇帝及朝臣士大夫的敬重。

乾元元年(公元758年),不空上本請奏,搜訪梵文經夾加以修補,並翻譯傳授,得敕許將中京(長安)慈恩、荐福等寺;東京聖善長壽等寺以及各縣的寺舍村坊凡有舊日大遍覺(玄奘)義淨、善無畏、流支、寶勝等三藏所帶來的梵夾,都集中起來交給不空,陸續翻譯奏聞,這是唐代梵夾第一次大規模的集中。(在興善寺)由不空主持翻譯,貢獻很大,得到朝野的傾心崇奉,廣譯顯密經典,灌頂傳法,教化頗盛,晚年(公元766年)使弟子含光,到五台山造金閣寺,繼又造玉華寺並奏請於金閣寺等五寺,各安置定額僧二十一人,自後逐成為密教之重心,對密教的弘揚影響很大。

大曆九年(774年)示寂,世壽七十,僧臘五十,翰林侍詔趙遷,撰有不空三藏行狀,說他居灌頂師位四十餘年,受法門人約萬計,由他受比丘戒的弟子,也有二千人,因此他也是說一切有部的戒師。  

空海盜法

在佛教密法的起源中,胎藏界曼荼羅和金剛界曼荼羅兩個傳承之中,是當時印度正宗密法的主流,並且曾經風行一時,這兩個不同的密法傳承雖然分屬兩善無畏與金剛智兩人,但是其中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衝突,從兩派的承至第三代時就重疊為一,因此善無畏的弟子第一代傳了給玄超,玄超再傳給惠果,而金剛智的傳承之中,從第一代傳給不空之後,第二代也都傳給了惠果,因此真言宗到了中土之後第三代惠果就把這結合為一,成為一個完整的密法體系之傳承。  

理論上,密法的傳承並沒有發生任何的宗教派系的鬥爭,兩派之間相融洽,但是傳法到了第四代之時,惠果傳法給日本僧空海,碰到了一個大問題?

真言宗之傳法,是根據門弟子第一次投擲黏球,擲向胎藏界曼荼羅的織綿時,黏球所黏著的菩薩為修持的本尊,當時空海投擲時黏中了中台八葉院的毗盧遮那佛,依照本門的傳法要求,投中中尊毗盧遮那佛的人可以成為本宗的掌門,由於空海是日本僧,把掌門之位傳給空海,空海返回日本之後真言宗就會失傳,惠果禪師出現了很大的衝突,如果不傳位給空海則違背了祖傳之法令,後來雖然惠果曾要求空海發毒誓,必須留在中土傳法二十五年之後,才可以回日本傳法,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惠果傳位給空海之後才三年就發生暴斃,其他的門弟子都懷疑是日本浪人之所為,空海在這種情況之下,也不得不違背誓言,趕緊逃命,所以空海和尚就偷偷的把相關重要的真言宗要經典,全部拿走,因此在大唐中土之真言宗傳承就此告終斷。

後來唐宗會昌五年(公元845年)滅佛,這次的滅佛是以長安為中心,因此與宮廷保持密切關係的密教,就遭遇到非常重大的打擊,在大興善寺的大批梵夾,也就同時損失,對整個佛教的弘傳上,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也是歷年滅佛事件之中,最嚴重的一傷害,而這一支密教的傳承,也就逐漸銷聲匿跡而煙沒了。  

唐武宗滅佛

以政治的立場來,看唐代的佛教發展,大家可以發現武則天建立的周朝,曾經把唐朝改頭換面,安史之亂亦令致大唐帝國的聲勢日衰,但是在這些政治變化的過程中,佛教的弘傳工作不但未受影響,反而有更興盛的表現,但是自從唐武宗的廢佛之出現後,整個大唐中土的佛法,才真正的走上衰退之惡運,所以這段歷史上的恩怨,是筆者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來描述,才容易清楚的交待。

唐代的立國君主,雖然尊李淵為高祖,但真正的統一時期,應該是在太宗時代,由於君主姓李,為了襯托李姓的偉大,所以太宗時代,就開始重視道教,認為道德經的作者老子李聃,為唐室李氏之祖。

另外因為儒道佛三教的論衡,自南北朝時期,一直到唐代之間,彼此之間之爭論誰強誰弱,已經很久,到了太宗時代,在這種爭論中太宗曾說:「老子姓李乃朕之祖,名位稱號宜先於佛。」因此唐室的基本策略,乃道先佛後,尤其相信道教。所以在公元738年,曾設開元道觀於天下各州,又以老子道德經、列子、莊子等作為科舉考試的科目,到了武宗的時代,尊道貶佛之心就更強烈。

另外在儒教的學者方面,也加入了佛道之戰的局面中,原道的作者韓愈,是其中一個特出的人,他站在儒教的立場來排擠佛,公元819年撰論佛骨表,上奏皇帝,內容主要在痛斥佛舍利信仰的不當。因為觸怒憲宗,被放逐到廣東潮州,流放期間因為受大顛禪師之感化,雖然因此他的觀念一變轉而信佛,但當時民間尊儒反佛的情緒其實已是相當強烈。

有了上述兩種原因,唐武宗即位之時(公元841 年),所表現的滅佛反應,就更為劇烈,所以在公元842年就首先著手僧民的整理工作,宮中的儀軌皆依道教,次年又藉口回紇族的入侵,竟展開殺戮全國寺院新出家僧的暴行,公元844年又禁止民間所舉行的佛教儀式,廢除無寺額的佛寺、佛堂,迫令這些佛寺佛堂中的僧尼,悉令還俗,公元845年,徵集各佛寺的財產,用以營造道教的望仙臺,三月三日正式落成之日,即敕令淘汰佛教,以圖破壞佛教的經濟基礎。

在此期間,武宗共廢了四萬四千餘座佛寺,被迫還俗的僧尼達二十六萬餘人,容許倖存者只有長安、洛陽各二寺僧三十人,方諸州各一寺,大州僧二十人,中州僧十人,小州僧五人,當時日本韓國的出家僧,也有很多被迫還俗,並逐出境強制歸國。

當時的唐武宗,尊道貶佛之心甚重,喜好道家長生,不死之法,後來在會昌五年的滅佛之後,翌年因為服用不死之丹藥而毒發駕崩,宣宗位即,開始著手佛教的復興工作,但是由於國家財力枯竭,到了公元860年間,各地農民之暴動,風起雲湧,販私鹽的私梟黃巢,起兵山東而造反,公元880年,黃巢之亂,更攻入長安各地,紛亂不已,唐朝安史之亂後,再遭此打擊,故漸告崩潰,當時負責討伐長安黃巢亂事者,乃沙陀軍李克用,由於軍士皆穿黑衣,故又稱為烏鴉軍,黃巢之亂事後雖然平定,但是當時的農業經濟,經此一役悉遭破壞,另一方面朝廷因為朱全忠與李克用之交惡,藩鎮割据自立不計其數,大唐氣數至此已盡,此後兵禍連年,繼朱全忠篡位建立梁朝之後,改朝換代之風進入中土,出現了後世稱之為五胡十國的亂世時代,大唐文化的大中心長安與洛陽,頻遭戰火之洗禮與蹂躪,一度絢爛無比的大唐政治歷史,卻離開了政治和經濟的尖峰寶座。

從歷史上的因表來討論,佛法之東傳適逢大唐之繁華興盛時期,所以發展出其燦爛華麗的光輝一面,使佛教的傳播盛極一時,但當唐室歷經安史之亂之後,國庫空虛,這些耗費巨資建造的華麗壯觀之寺院,以及那些出家唸佛而不事生產的出家僧,卻仍然可以享用朝廷政府的資助,及免除個人的稅收及兵役,這種朝廷對宗教僧人的禮遇,就是經常引起民間非宗教人士之反感所在。

因此韓愈之上書諫迎佛骨,只代表民間儒家學者反對的情緒透露,而武宗的廢佛,其實亦為時甚短,所以這兩種傷害,都不及當時的國家經濟被破壞所帶來的傷害,是故一旦王朝貴族的經濟崩潰之後,依附當時的權貴財力發展的佛教宗派,就首先遭到災秧。反過來說,那些發展比較踏實的其他宗派,例如禪宗、律宗、淨土宗、天台宗,他們由於有本身獨立的自給自足之條件,所以受到破壞的程度就非常輕微,所以能夠在終唐之後,仍然能夠發展得非常順利。  

作者感

作者今天重編佛出世間一書之時,由於時間的瞬間消逝、心境之不同、人事的變遷等等,比較了解佛法之其中秘奧,十年之間的轉變甚多,因此對這些歷史中的人物和他們的變化就更感同身受。

例如編寫到龍樹菩薩時,就會收集了不同學生身上所記錄的種子識,對當時的歷史事件重新排列組合,發現非常容易進入龍樹的心境之中,了解他成佛所受的挫折。龍樹菩薩的出家,是踏在四個人的血跡上,必須要勇猛前進,但是當他正準備要自創一教的時候,卻因為雪山老人的好意,帶入龍宮閱讀了華嚴經而打破了他的成佛夢想,所以退而求其次,改為只願望能夠將釋迦般若的大乘佛法弘揚就心願足矣!

因此華嚴經的出現,其實是龍樹菩薩的痛苦之源,而密教經典的發現,也令龍樹菩薩知道釋迦牟尼成佛的瑕疵,原來成佛之人還是有許多秘密不能為外人所道者!但是為了顧全佛教與婆羅門教之間的狀況,避免兩教發生嚴重衝突,所以需要學習如何去編造故事,讓老百姓能夠相信你的說詞,因此編造了龍猛菩薩,在南天竺見到金剛薩捶菩薩示現,打開藏經的鐵塔取出密教經典,替釋迦解困,也替密教經典找到一條出路。

雖然這次密教法本的事件就此擺平,但是接下來的中觀學說,文字理論部份卻始終無法說明,因此籍故有刺客行刺,所以裝死而避開這個是非之地,而密法的傳承者,少了一個龍樹菩薩,後來就推舉了雪山老人,成為密法的傳播者而他就是後來的龍智三藏,而龍智三藏要活六百多七百歲,其實是要將密教之傳承能夠延續,原因是這些法本雖然從雪山之龍宮取出,但是釋迦佛祖的封印還未完全消除,必須要經歷釋迦入滅一千年之後,密教法本的傳承才可以無礙,龍樹菩薩與及許多重要的佛教高僧,其實都俱有婆羅門教之血統,因此要兩存之法都必需兼顧才能讓佛教保存下來,也因為他們也知道,一旦密教流行之後,釋迦的佛教就會歸滅,所以一方面小心傳教,非人不傳,不能作太大的張揚,但是也不能不傳以免斷絕傳承,所以才要求龍智三藏要活那麼久才進入涅槃。

了解這些秘辛,對密教傳承的神話故事就會打破,不必再有那多的禁忌,也不必須要那麼的神秘,民國84年在龍潭高種山上傳法時,從一位來自沒杉磯的美國學生Arthur K. Snyder身上,讀到了存放在他腦海中的種子識,我才發現這一位身上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律師,居然是善無畏再來,從他腦海中放射出來的影象,我才發現他的圖形是立體空間的構造,而作者本人的圖卻是平面的圖形。而在蓮花戒死亡的事件的言論放出了之後,那一位蔡姓的推拿高手也找了上門,告訴我的確是下了第一刀參與殺死了蓮花戒事件,我問他從何得知?

他的回答是,他自己在入定狀態中問自己的靈魂,是他的靈魂告訴他的,由於他本身俱有天眼通的能力,所以他告知我的事是可以被確認,而且他的靈魂並告知他他就是不空,由於這一位蔡師兄,不大識字所以並沒有閱讀過密宗的歷史資料,歷史上的恩怨他都全不知情,我當時有一點納悶的是不空怎麼會殺蓮花戒呢?

後來在民國84年,我隨著一個佛教團體到日本去參訪,這次的參觀,筆者希望能夠了解當年日本僧空海和尚,當年為什麼要把大唐中土的密教法本帶走,了解其中的真正關鍵所在,所以也帶了筆者的第二個兒子一同前往,參觀了許多有名的寺廟之後,最後選擇了金剛寺為最後一站,看見空海和尚的身影,向他詢問當年的往事,他的回答竟然是當年的金剛智就是後來的空海,因為玄宗皇帝對他的不尊敬,所以就把密教法本全部帶走,經此回答之後,才智道當年一場祈雨的法會所惹的禍,所以發生了那麼多的誤會。

原因是有一年,天旱成災全國鬧旱災,所以玄宗皇帝請善無畏祈雨,善無畏知道事不可為所以推辭了,但是金剛智年少氣盛,卻把這一檔事接了下來,在京城近效的一個莊園中作法壇祈雨。

誰知金剛智的法力施展之時,一發不可收拾,出現了狂風暴雨,天上出現了九條真龍,興雲駕雨,但是下來的卻是大洪水,全國出現了洪荒,被水淹死的人比餓死的人還要多,全國的災情損失比旱災猶為高甚,因此做成了玄宗皇帝對金剛智的不諒解,日後遣送他回國其實就是驅逐他回國,所以金剛智這一位密法宗師受不了那一口氣,離開了長安就病死在洛陽,而後來不空的被遣送也是因為這次的過失,事實上這一種天災人禍,都是「上位者不德!」老天以此災難處罰人間,是為了提醒皇帝老子要好好檢討,但是在上位者把這種警訊視若無睹,必然會出現大災難,因為金剛智的政治常識不及善無畏,所以才會闖禍。因此這次的仇就選定了利用日本僧空海之作為作報復之用。了解這一件事後,筆者對於空海的罪過看法就開始不同,給予充份的諒解和接受。

但是唐武宗的滅佛事件卻有下文,後來核對了相關的文獻記錄之後,才發現這位唐武宗,其實就是當年蓮花戒身旁的大兒子,因為蓮花戒的死而執行最可怕的報復反應,那就是投身在中國境內當皇帝,進行一次澈底的滅佛行動,因此大乘佛法不入中土的願力,沒有想到竟然由他作先鋒去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