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廣與涅槃

金剛經的體會是心法上的體會,而實際上操作的東西卻非常多,必須要配合許多的法門,才能夠產生完美的成就功能,因此在接受了菩薩戒之後,也開始了閱藏的行動,希望能夠完整的將佛法組織出一套完美而簡單的修持方法。

所以禪天修持法,就是筆者最初步要做的工作,在整個的工作計劃之中,是希望打破一般人的想法,原因許多佛教徒都習慣了,採用一位菩薩、或者是一個咒語、或者是一個佛號,就這樣的一輩子修持下去,因此終其一生,只知道某某佛祖或者某某菩薩,依著這一個名號就拜了一輩子。

也許這樣造可以一心一意,尤其是淨土宗所使用的方式,就是推崇這樣的持名唸佛,而密宗的持咒也是這樣,希望持某一菩薩的某一咒語多少萬遍甚至是多少百萬遍,這一種修持方式也許可以稱稱之為老實唸佛,但是卻不符合佛教的方廣立場。

所謂方廣,其實就是大方廣佛的意思。

方廣也是佛法跟其他宗教的不同之處,一般的宗教所強調的,都是某一位神靈,例如天主教的天主基督教的上帝,或者回教的真神阿拉真主,這些宗教的立場都是以某一位重要的神靈為主宰,其他的神靈都屬於附屬品,沒有其獨立的功能和作用,但是在佛教的觀念之中,每一種天地之間的神靈都會各司其職,在其本位之上,有無上權威。這就是方廣的觀念,因此方廣是一個多神統治的世界,由於各界神靈的合作關係,才能夠建立起人天之間的生活相融和協調。

這一種觀念,在中國民間故事中的神話,或者是民間信仰的宗教觀,其實也是這個樣子。

禪天之結構

慾界天

因為方廣的這樣一個觀念之組合,就會出現禪天之結構要求,因此在一個小世界之中,世界是由須彌山開始構成,在人間之中會出現四個不同方式的生活人士,我們目前居住的是南瞻部州、其他的地區還有東勝神州、西牛賀州、北俱盧州,總共四大州。

在須彌山之下就是地獄,這個地獄總共有十八層,而管理地獄的權責是屬於閻羅王之職權,其下有判官、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及種種不同的鬼王、鬼差等,他們的職權是管理逝世的亡魂或冤鬼,其中還包含了牽魂奪魄等種種處罰的鬼魂的方式。在不同的民間故事之中還會安插一些特別的官職,例如:城隍、東嶽大帝等等。

在上天庭的位置上,有四大天王守住了上天的四條管道,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南天門,因為在許多民間故事的神話之中,南天門所出現的頻率最多。四大天王所管轄的職權,平常是看守上天之四大天門,但是也管轄人間的風、調、雨、順。所以東方持國天王手上握的是寶劍,代表了鋒利的「風」,南方增長天王手上拿的是琵琶,代表了音律音調的「調」字,西方廣目天王手上拿的是寶傘,所代表的就是「雨」字,北方多聞天王手上拿著一條蛇,或者手上拿一座寶塔,其實塔之中正好表了剋制白蛇的雷峰塔,而蛇的意思是順的意思,西方橋牌如果拿到順位數字的牌,就稱之為順,所以四大天王合稱之為:「風調雨順!」

四大天王每一位都在其所屬之方位方管轄了八層天界,所以8×432合起來管理了三十二天,所以在這一個領域之中,三十二天合稱之為四天王天。  

第三十三天,就是天帝或稱為玉皇大帝,所居住的仞利天,玉帝所管轄的是整個慾界天官中,最大的主宰,雖然仞利天位居第二位,但是權力卻是可以直達第六層的他化自在天。

燄摩天是慾界天中第三層的天,他的功能是日月之光所能及之最高限度,因此燄光最強,過此天之後,日月之光不能達。

兜率天是慾界天中的第四層天,其中最特殊的是有彌勒的道場,稱之為彌勒內院,而密教部的準提佛母則居住在彌勒外院,另外還有道家的老子李耳,也稱之為太上老君,他居仕在兜率宮中。

再上的兩層天界,知名度並不高那就是化樂天和他化自在天。由六慾天至十八層地獄,等不同的領域在佛教之中稱之為一小世界。

其他之天人大部份是天龍八部,例如龍神、金翅鳥、摩d羅伽、乾闥婆、緊那羅、阿修羅、夜叉羅剎、天人(天部之中含有官職者)。

慾界天之神人,口中之慾望尚未斷絕,因此經常使用三牲等血肉之祭,作為祭獻之用,所以生天之上,只居住於慾界。

色界

慾界天之上為色界,是慾望已斷,所以不用口舌只用眼目,因此慾界天之神人,尚可以使用口語交談,而色界之神人是不必用口舌交談,而直接可以用心傳心,

心心相通。而手印是可以通用,並且對色澤的感受和要求比較高。因此禮敬色界天人,不必殺生,只用香花獻佛即可以達到供養之功能。

色界的天分成四個部份,通常都以禪天的方式來稱謂,因此初禪有三天分別是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三層。

初禪有三天,是大梵天王之所在地,梵眾和梵輔兩層天都是不同種類的梵天所居,而大梵天王則居住於大梵天,這個大梵天統合了許多不同地區的天王,例如泰國的四面佛、天主教的天主、印度教的大梵天王等等都是居住在這一層的空間之中。

二禪有三天,是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三層,是佛教的極樂世界所在地,所以居住了阿彌陀佛大勢至菩薩觀音菩薩等諸大菩薩。其中的光音天是練習耳根圓通的觀音菩薩所居住。阿彌陀佛只居住在無量光天。

在二禪天的領域之中,其主題是極樂和光明因此不快樂的人是無法進入這一個空間內心世界不開朗的人也不能進入,所以只有快樂的人內心世界灴明爽朗的人才可以進入。

三禪有三天,是少淨天、無量淨天、和遍淨天。是藥師佛國的所在地,在這一個領域之中,所主宰的是人間的運氣和對錯的懲治之所,強調的是戒律和般若的對治,只有潔身自愛的人才能夠進入這一個世界,慾望強烈貪婪不能自律的人,無法進入這一個空間。藥師佛國的主要菩薩是一位藥師佛,和兩位主宰光明之菩薩,一位是日光;一位是是月光。日光菩薩出來的機會比較少,通常是月光出現的機會比較多,月光出現時天空轉變成寶藍色,是一種智慧的冷光,代表你已經被接納進入這一個空間或者是月光菩薩的示現。日光是金黃色,代表熱情與智慧,但是日光菩薩通常並不單獨示現,當金黃色的光加上了寶藍色的光就會變成翡翠綠,那就表示兩大菩薩都同時出現。藥師佛國之中除了一佛二菩薩之外,尚有八大菩薩為使者那就是:文殊菩薩、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寶檀華菩薩、無盡意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和彌勒菩薩。另外還有十二藥叉神將和他們的八萬四千眷屬。

四禪天的結構比較複雜,正常的狀況下應該是四禪只有四層天,那就是福生天、福愛天、廣果天、和無想天。但是另外有五層天卻稱之為五不還天,那就是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和色究竟天(或稱大自在天)。

福生天和福愛天都與個人的福報有關,能夠到達這一層天界者表示福氣福報都很好。廣果天是在靈界中能夠獲得果位公證的地方,這一層天界之中有一座舞台,修行者可以在這堭筐果位和天女之散花祝福。

五不還天在過去,曾經是彌勒菩薩設下大布袋的地方,對於那些只修般若法門的修行者來說,到此為絕路,所以稱之為五不還天,進了就退不出之所在地也。但是對於修持唯識法門的人來說,卻可以進出無礙,因此修唯識的人從來就不會果在這堙A在舊日釋迦掌法的時代之中,釋迦曾經另外在第四層無想天的地方,設了一道小路,可以經由虛空藏菩薩帶路,穿過這一條捷徑直達無色界。但是時至今日,彌勒已經安座於色究竟天之上,這一條小路已經封關不能通行了。因此在唯識法統掌握天盤的時代之中,不修不懂唯識法門的人,是不淮通過五不還天。  

無色界四空天

通過了色界的四禪十八天之後,就會進入無色界的四空天,在這一個空間領域之中的特色,是菩薩的法身若有若無,所謂若有相若無相;若有形若無形,法身的體積也會從廣大身轉變成無邊身。這種變化會令修持者放下心中的執著,因此心中會進入無相之中。

金剛經所謂的無四相: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無人相,是指不受他人之固定思想和偏見所影響;無我相是指心中沒有固著的思想和偏見,無眾生相是指不受社會群眾的觀念和思想所影響;無壽者相是指不受過去的成功經驗所影響。

這四種相都能夠不執著的時候,修持者才有資格進入這一個領空之中,所以過去阿羅漢的四果,所指的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四果阿羅漢。

初果須陀洹所指的是死後往返七次,這個往返七次,其實是指進入極樂世界,往返七次之後,才會知道極樂世界是小孩子來遊玩的地方,不是大丈夫該停留之所;所以七次之後就會開始希望往上升一格,想進入藥師佛國。

但是藥師佛國的要求戒律守得緊,以及聰明智慧能夠有對治的反應,都不是一般人可以輕易通過,因此經常要下次再來,因此二果也就稱之為再來果,這個再來果所指的是不及格所以要再來,而並不是指下次來就一定能通過,因此不要望文生義,誤會其中之意思。

三果稱之為不來果,是因為可以通過藥師佛之要求,不必下次再來所以稱為不來果,但是並不表示你可以不必再來,所以在金剛經中也曾提及不來果實無不來。四果阿羅漢是表示已經進入了無色界四空天,一切微塵中之塵沙業微細業識都會放下,所以心頭的雄心壯志也就會消失,因此才會出現與世無爭的感覺。  

出三界入華藏

修持者,進入四果阿羅漢的成就中,其實是還沒有完成修持的路線,原因是真正的修持必須要做到的是出三界入華藏這一條條,才能有資格成佛。

由於在過去的修持經驗中,由慾界直修經過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五不還天和無色界四空天,這一種途徑太辛苦,所以有一些人就創造了一個觀念,稱這種修持為直出三界,如果透過極樂世界的途徑,就不必通過二禪以後的各種困境,而能夠達到進入華藏世界的目的,這一種修持稱之為橫出三界。

所以淨土宗的根本精神就是認為人類的直出三界都有問題,所以選用橫出三界的方式就可以簡化其中的修持過程。

事實上這一種想法的錯誤,並不在於直出三界和橫出三界的問題之上,而是缺乏方廣之精神所致,因為一般的淨土宗修行者,只習慣持名唸佛而沒有方廣之心,阿彌陀佛的活動空間,只有二禪天可以自由活動,超出這一個空間就不是他的管區,所以持名唸佛的人都會犯上一個同樣的問題,不知三界天人之分配意義。

方廣的修持,在大藏經中是被列為修持的重點方式,因此三藏十二部中特別列入,表示靈界之中並非一人可以稱霸,各種宗教的模式以及不同的宗教派系,都可以佔有一定的空間,作為自主權的思想延伸之地,因此持名唸佛的人與及那些一生之中只結一印、持一個咒語的人、供養一位本尊的人,都不可能通過這一個三界天人的權力統御範圍。

了解到有方廣的精神,大方廣佛,就是承認諸大菩薩,都各佔有一定之區域,如果要通行無礙就是諸大菩薩都要結緣,各種宗教派系都能夠產生睦鄰之道,自然三界通行無礙,那修持方法之中又何別分為直出橫出,皆可以通行無阻。

了解這一種精神才會了解出三界無分直出和橫出,否則橫出之後其實並沒有解決其他的問題,那到處都是路障,不管你是直出或者是橫出,通通都不會通過,所以並沒有把問題解決。  

方廣與涅槃之路

涅槃,本來屬於釋迦晚年所講述的經典,由於佛祖經過天魔波旬的出現,跟佛祖討了命,佛祖就依照諾言捨壽,留下三個月的壽命,開始離開了舍衛國王舍城平日講經說法的所在地,臨終之前去到拘尸城力士地阿九羅拔提河邊,娑羅雙樹間等候入涅槃,就在當年的二月十五日入滅前說了一部大經那就是涅槃經。

這一部經,同時也就是釋尊所說的最後一部經。

「大覺世尊,將欲涅槃一切眾生,若有所疑,今悉可問,為最後問!」(序品第一)

「善男子,以是因緣故,我於此娑羅隻樹,大獅子吼,獅子吼者,名大涅槃。

善男子!東方雙者,破於無常,獲得於常,乃至北方雙者,破於不淨,而得於淨。

善男子!此中眾生為雙樹,故獲娑羅林,不令外人取其枝葉,斫截破壞。

我亦如是,為四部法,令諸弟子護持佛法。

何等為四?

常、樂、我、靜!此四雙樹四王典,掌我為四王,護持我法,是故於中而般涅槃。

善男子!娑羅雙樹花果常茂,常能利益無量眾生,我亦如是,常能利益聲聞緣覺。花者喻我,果者喻樂,以是義故,失於此間娑羅雙樹,入大寂定,大寂定者,名大涅槃。」(卷二十八)

「獅子吼言:世尊如來,何故二月涅槃?

善男子!二月名春,春陽之月,萬物生長,種植根栽花果,數榮江河,盈滿百獸,孚乳是時,眾生多生常想,為破眾生如是想,說一切法悉是無常,唯說如來常住不變。

善男子!於六時中,孟冬枯悴,眾不愛樂,陽春和液,人所貪愛,為破眾生,世間樂故,演說常樂,我淨亦爾!

如來為破世我世淨,故說如來真實我淨,言二月者,喻於如來二種法身,冬不樂者,智者不樂,如來無常,入於涅槃---以是義故,我於二月入涅槃。」(大般涅槃經  卷第二十八)

「獅子吼言:如來初生,出家成道,轉法輪,皆以八日,何故涅槃獨十五日?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

如十五日,月無盈虧,諸佛如來,亦復如是,入大涅槃,無有虧盈,以是義故,於十五日入般涅槃。」(大涅槃經  卷二十八)  

涅槃是梵文,翻譯為滅度、寂滅、不生、無為、安樂、解脫、等等,亦有翻譯為圓寂。滅者滅生死因果之義也,滅度者滅生死之因果,渡生死之瀑流也,又寂滅者,寂有無為空寂安穩之義,滅者生死之大患滅也,不生者生死之苦果不再生也,無為者無惑業因緣之造作也。

大般涅槃經,傳入中土最早,是由北涼曇無讖(公元385433年)傳入,而翻譯出來。後來東晉法顯法師,亦西遊到印度取得涅槃一經,兩個版本的內容不盡相同,曇無讖的譯本稱為大般涅槃經,全書分為四十卷,內容比較簡略;法顯法師的譯本,名為佛說大般涅槃經,全書分為六卷,亦是略本,但部份的內容,卻比較前者詳細。

因此!到了宋代慧嚴等,再依泥洹經的內容,重新編入曇無懺的譯本,成為最完整的版本,那就是三十六卷的大般涅槃經。

曇無讖所傳的涅槃學說,在中國佛學上,曾發生過重大的影響,他所謂的涅槃經,說明一切眾生都具備自覺成佛的佛性因果,甚至連斷了善根的一闡提也不例外,這種學說引起當時佛教界的激烈爭論,但研究者的論述相繼而出,因此而形成涅槃宗,為中土佛法發展的十三宗之一。  

涅槃其實就是死亡的一種,所不同的是死後能否覺得很自在?靈魂會歸何處?

普通的人如果惡業太重,死得不自在,所以死亡之前,會遭遇到許多的障礙,和痛苦飽受各種疾病的煎敖折磨之後,才進入死亡。

死後屍體發黑、發臭、僵直、屍體的面貌出現可怕恐佈的臉容和顏色,這就是一般業障深重的人類,進入死亡的種種反應。

反過來說,對於一位修持者來說,或者是一位在人世間生存的時候,並沒有做出什麼壞事的人來說,由於累積的善業比較多,死亡之前心中就會有預兆,死亡之時可以沒有痛苦,很安詳的就離開人世,死後屍體膚色正常,有如活人,所謂栩栩如生,四肢軀體柔軟,面貌安詳,屍體不易發臭,如果死後火葬,經常在骨灰之中,出現許多舍利子或舍利花,隨著他們的生前之功德不同,而出現數量不同,或者是顏色不同的舍利。  

因此!人類的死亡有關的種種問題,是一個大學問,而不是一部涅槃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因此在這一個大前題之下,筆者如何去學習到有關的死亡處理技術!就變成本篇之主旨。  

面對死亡

筆者在前半生的三十多年時間中,很少去注意到死亡的問題,因為二十多歲在台灣唸大學,為了生活所以在工作上,曾經歷過國樂團團員,中醫師、針灸醫師、氣功師、佛法講師等等,對於死亡的真實感受,卻是從岳父之心臟病突發開始。

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在參加海會寺在家菩薩戒的前一星期,當時家中的老二才出生沒幾天,岳父特然間心臟病突發,送醫院急救無效,那個時候因為接受到通知,因此放下了工作到達中壢的娘家,在場人士非常眾多,許多人都沒有見過,但是哭聲太多,現場非常混亂,有些人在哭叫,有些人在做急救,筆者到了現場變成一個不相干的人,坐在那堣]不說話,聽她們紛紛擾擾的說出經過,原來岳父在半夜的時候,突然大叫起來,說有人來抓他,然後起來打坐用功,狀況稍為改善,又再去睡覺,不久第二次又再發作,這次的發作比較嚴重,發作時就開始昏迷不知人事,所以馬上緊急送院,經過初步急救無效後,醫院就宣佈死亡,但是家屬仍不死心,把他的遺體又再帶回家中急救。

筆者到現場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在急救那個時候,筆者已經知道岳父已死,但是在場的人士,正在進入半瘋狂的尖叫狀態,情緒已經非常激動,因此各種急救的萬金油,綠油精等等,都在岳父的屍體上塗滿,以及做出各種按摩與急救的動作。

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在場人士都開始降溫,情緒開始穩定下來之後,筆者才開始動手幫忙,用氣功導入岳父的身體之中,將他的靈體引導而出,由於他的靈體停頓在心輪附近,無法通過肉體溢出體外,這種現象會產生一種錯覺,其他親友在神靈之前問杯笈,所得出來的答案都是笑杯,也就是說神靈告知他們父親還沒有死,但是事實上岳父老早就死掉,只是靈魂被困著出不來矣!

當我成功的用氣功,把他的靈魂引導出來之後,再次問杯就出現勝柸(一正一反),所以可以確實他已經死亡,這就是作者第一次處理死亡的個案。

母親的死亡

第二次面對個案,就是自己的生母,民國七十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在香港伊利沙白醫院因癌症而去世,當年母親死亡的時候,我尚留在台灣工作,母親是早上在香港去世,而下午的時候她的靈魂,就已經飛到我家來報告,當時我正在跟學生授課,教授佛法的修持方法,突然間七歲大的大兒子,在隔壁的房間放聲大哭,並且大聲的叫喊說:祖母死了?祖母死了?

事實上母親並沒有來過台灣,她居住在香港的時候,因為不能坐公車,只要一上車就會頭昏想嘔吐,所以出門都從來不坐公車或任何交通工具,因此作者居住在台灣十多年卻從沒有到過我家,想不到死後返而解決了,可以到她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來。母親過世的事情早上就獲得電話之通告,但是小孩子年紀太小並沒有告訴他,想不到老媽自己會跑來讓孫子知道。

辦好相關的手續之後,回到了香港的醫院把母親的遺體領出來時,雖然是被安放在冰櫃之中有七天之久,抽出來的時候手足還會溫溫的,臉上顏色很鮮潤,連醫院的工作人員看了都覺得很驚奇,這個時期作者對於這種死亡事件已經看多了,所以覺得那是必然的事。由於母親生前熱心於地方,看到了路面不平有坑洞,就會主動的去處理填平,或安排舖水泥沙石,改善路面之舉是三十多年從沒有停止過,因此鄰居街坊都對她非常尊敬。

唯一遺憾的地方,是母親患上了癌症的早期,並沒有通知到住在台灣的作者,等到癌症進入了第三期以上甚至是第四期的時候,才讓我知道,當時已經來不及了所以無法對她做什麼處理。當作者發現母親患了重病的時候,她已經住在伊利沙白醫院一段時間了,看到她的樣子時,曾經讓我嚇了一大跳,她的勃子變腫、顏色變黑,活像一隻中毒的大蟾蜍,推算她生病的時間,竟然是大半年前,我從台灣帶了一位出家比丘尼回港去探視母親之後,才發生的大事。  

這一位比丘尼,就是本書前面介紹的那一位,當年曾是蓮花戒的大兒子,但是今天卻一直修不好的出家尼,她的嗔念一直沒有消除,所以法身一直呈現出來是蛇神的相貌,母親身上的中毒反應,就活像一隻大蟾蜍被毒蛇咬中之後,所出現的中毒死亡之樣子,所以知道是牽動了過去蓮花戒的恩怨,而引起這一種突發性的癌症,而且已經到了死亡的一刻,醫院本身都無法確定母親的癌症,是屬於那種癌症種類。但是這次事件我並沒有怪責任何一個人?

記得在前一次回港的日子中,到醫院陪伴重病的母親時,她雖然病重但是卻沒有任何痛苦,跟其他的家人講話都很正常,只有對我講話的時候,會出現風馬牛不相及的反應,經過本人的細心觀察,才發現母親的聽覺功能老早就損壞了,她跟本就聽不到聲音好久了,跟其他親人談話時,她是依據他們的嘴唇發音動作,而讀出他們的心聲所以交談都不成問題,但是本人的發音基礎因為長時間的講國語,已經出現許多不知不覺的改變,她從我的口唇震動習慣中,讀不出我的講話來,所以才會出現風馬牛不相及的現象。

發現這一種現象,令我心堳僈纂A因為她老人家一定是聽力已去了很久,才會培養出閱讀唇語的能力,但是卻從來沒有一個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每一個人都覺得媽媽很正常?

經過這一次事件,我再聽到了三弟婦跟失描述,媽媽曾經跟她講過許多奇怪的事,但是她並不了解她講話的含意是什麼意思?

她說:我們有一個鄰居,最近告訴媽媽,害死他的人都已經死盡了,所以跟她告別!她聽了不知所謂,問我是否媽媽的病重了!所以說話有點不清不楚?

這一些話聽在我的耳朵堙A卻讓我吃了一驚?

因果報應的事

原因是這一位鄰居,的確存在,事情是大約在二十多年前,我尚在香港念書大約在小學畢業左右,這一位鄰居就因為交友不慎,被一些小太保之類的小孩子,從十多二十層的高樓之上拋下來摔死,當年他們的年齡也都是只有十二三歲,但是這一個案件因為找不到人證和物證,所以被警方當作意外事件處理,後來這一批小太保都變成了黑社會的人物,先後在黑社會的火併和仇殺之中相繼死亡,甚至是在夜半的睡夢中死於亂刀之下。

這一些事情都曾經擱在我的心中,只是從來就沒有好好的整理,聽到了這次弟婦的談話,才一瞬間全部串聯起來,因此到母親死亡的一刻,才知道母親的天眼老早就已經打開的。

回想起母親告訴過我的故事,小的時候因為外祖父是廣東省揭陽縣的潮籍人士,他們的鄉下流行把女兒買掉,另外花錢去買一個童養媳回來,這種觀念是因為重男輕女,以女生外向為由,所以不願意花錢讓自己的女孩讀書,早點把她賣掉換一個回來比較化算,這種風俗與家庭的貪富無關,所以雖然也是地主可以算是地方上有點財富的人,但是這種不良的風俗卻害她十五歲的時候,家族之中就有五個女孩在同一次的時間中被賣掉。

所以五個小女孩就共同協議,一齊服毒抗議,結果是其他的女孩都死了,只有母親一個人毒發之後,經過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後才救活過來。因此!沒有人敢再對媽媽說任何的批評的話,但是母親在十八歲之後,卻剪掉了女孩子的秀髮成短髮,裝扮成男相離家出走從揭陽縣跑到了廣州,參加了軍隊做了後勤補給的工作,並且從此就與其父母和家鄉斷絕音信,從不聯絡也也從不回鄉。

媽媽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外祖父親雖然很有錢,但是從不讓她讀書,曾經有一位從南洋從商而回鄉的親戚,很喜歡母親小女孩的樣子,曾經跟外祖商量,如果將媽媽給了他做女兒,他願意供她讀書教學。她當時就希望離開家庭跟他回南洋,是卻被祖父阻擋,並不答應這次的協議,但是這一次的反對並不是因為痛惜孩子捨不得,而是祖父要安排把她賣掉之後,再買幾個童養媳回來撫養,把孩子的一生就斷送了。

這一種恨從此就恨了一輩子,所以我從來就沒有看過大陸之中曾經有什麼娘家的親戚,只知道後來在九龍深水埔的地方,有一位大姨媽,是在開米舖和買酒的批發商,但是後來姨丈與姨媽都先後因為腦中風而死亡,剩下的問題和親戚就完全不知情了。

母親因為從小就沒有接受過教育,但是她卻很喜歡看書,看的都是一些羅通掃北、濟公傳、等民間故事和章回小說,看了就會跟鄰居的小孩講故事,她是怎麼看得懂這些書呢?其實我是有一點點懷疑,但是她說從她小就有這一種看書的習慣,這些那麼難看的章回小說,竟然被一個連小學教育都沒有接受過的人看得懂,也的確是有一點怪怪的,所以在鄉下的時候,就有不少的年齡較大的男孩,接受小學以上教育的人,被他們的媽媽揍,原因是:「沒有受過教育的小女孩都可以看得懂的故事書,會什麼你們已經小學畢業了,還看不懂!」

但是!這一件事我從小的時候聽了很多次,但是就一直不知道母親在講什麼!從來就不覺得這是一件什麼大事!

直到有一次,我曾經回香港行醫的一段時期,卻也曾領教過媽媽的利害。

母親雖然不會讀書,但是每天都在練習寫字,在我的診斷桌旁的廢紙之中,經常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歪歪曲曲的字,年齡已經六十多歲了,但是卻一直將藥櫃上看不懂的字,一個一個的描繪下來,然後再一個一個?問這一個字怎麼讀?

我曾經離開香港一段長時期,家中藥櫃的已經用掉了的中藥材,居然還是填得滿滿的,原來是她打電話叫的貨,而且在我離港的二三年間,她居然一直在進行替鄉親作醫療的工作,而且還會開出一些我從來就沒有使用過的藥方,並且治好了不少的病人,尤其是那些居住在山頭的大陸偷渡來台的居民,他們的生活水準條件比較差,通常付不出較高的醫療費用,母親卻願意以非常廉宜的費用,酌收藥費就替他們治療。

這一件事,令我揘了一把汗,原因是這一些病人的病痛,都不是一般的平常疾病,

他們需要看醫生接受治療的時候,都是已經是非常嚴重的狀態,母親是一個沒有接受過醫療訓練的人,居然敢替他們治療,甚至連我從沒都有看過的奇怪雜病,她都很大膽的敢去替他們治療,並且最奇怪的是,她居然還真的能夠把她們的病治療好了!她其實並不會開處方,但是卻會有很多靈感,知道那一種病應該使用那一種藥物,這一種直覺能力,筆者經過了十多年的佛法訓練之後,今天才算真的學會。

為什麼她會做到一些別人做不到的事,原來她從小就已經打開了眼睛,看到別人不知道的空間,也看到了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這一種秘密,卻從來就不向子女透露過一次,我們從小就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原因是母親在我八歲的一年出現過車禍,被大卡車從後追撞受了重傷,昏迷了七天之後,在夢中看到了天主教的聖母瑪琍亞,就這樣才活了過來,因為聖母這一次的顯靈救了母親,所以終其一生母親都信奉天主教,雖然後我後來改信佛教,但是母親並沒有要求我們對宗教上需要做任何行動的回應,所以就從來都不知道母親的眼睛是已經打開的,說來真的是 有一點慚愧。  

涅槃方廣

說了母親許多故事,讓大家都知道我有這樣的一位母親,有一點讚揚的意思;也有一點慚愧的味道,在原來佛出世間的文字之中,對於母親的超渡寫了很多,但是對於不清楚底細的人來說,卻返而變成了跨張與難明,所以這一次修正的版本之中,就不再寫那麼清楚其中的細節了,但是要提出方廣的觀念,是學佛者非常重要的一個觀念。  

因為有了方廣的精神,配合了禪天的結構觀念,修持並不是那麼的呆板,而是豐富多變,因此只要與這些菩薩打好了關係,選擇一些相關的經文讀誦,或者是相關的咒語就可以通行無礙,因此禪天修持法就是這樣發展出來,並且只花了大約一年多的時間,作者就已經可以穿越每一個禪天,和進入華藏世界。

後來發展出來的超渡方式,便簡化成為帶領靈魂到不同的空間,找某某位單位的大菩薩,蓋章通行就可以順利完成相關的工作,所以在人類死亡之後,進入涅槃之際,都是可以使用這一種方式,不大需要使用靈力就可以直接操作,簡化了各種超渡上的功能。

例如:地獄的超薦,只是要求眾生他們到地府去找地藏菩薩登記善逝就可以辦完了,接下來的只是到天宮中找玉皇大帝登記,就可以通過慾界天;找阿彌陀佛登記善逝,就可以通過極樂世界和二禪天;找藥師師登記善逝,就可以通過藥師佛國和三禪天;找釋迦牟尼佛登記就可以穿越過四禪天,找彌勒佛就可以穿越五不還天。要通過無色界就可以找虛空藏菩薩。

這一種處理方式,簡單易行,但是一般的修持者卻要花費一生而無法達到,因此才弄出一個橫出三界的淨土宗法門,我這一個方廣多神的觀念,成就了禪天修持法的修持方式,縮減了成佛的時間和大成就的方向。因此可以在這一生中輕輕鬆鬆的成佛。自自在在涅槃。完全符合了釋迦牟尼佛的追求,只要花費三年的功夫就可以全部工作自在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