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所追求

神通是佛法的學習過程中,非常容易出現的現象,但是這一個問題卻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一種是把神通視為神奇之事物,認為獲得這種能力是一種非常榮譽的事。

但是在另一種人的反應上,卻認為神通不敵業障,所以經常是一種惑人心境的反應,因此視之為仇敵,所以也產生一種敵視者的態度。 

事實上沒有神通的人,如何了解自己的修持,是對的或者是錯的呢?

沒有神通的人,是否就能夠敵住業障呢?

因此依據神通的思考邏輯來看,神通的確是:不敵業障,但是沒有神通的人卻就更加是:是非不分。 

而成佛者的人,如果剝奪了他的神通,他又從何下手去學習成佛呢,因此搬了石頭來打斷自己的腳者,是護持正法抑或是在殘殺正法?

沒有了神通也就沒有了佛祖,沒有了佛法?

佛法的特色,是建立於一個簡單的觀念之中,這一個觀念是生命永恆,肉體可以變遷和生滅,如果沒有了神通,就無法證明佛法的基本信念是對是錯,同時也無法證明學佛是對的或者是錯的?真的是不認父母何以有身;沒有神通就不成佛教。

神通的訓練

在整套大藏經之中看一遍,神通是從何修持的呢?

答案是:從六根十八界之修持開始,透過禪學的方式訓練六根十八界的身軀,可以增強身體感覺器官的應用能力,所以有小部份人就開始進入神通之反應。因此不論從圓覺經開始或者是從楞嚴經開始,或者是從小乘佛法的白骨觀開始,甚至只是一些簡單的氣功訓練,都可以讓一部份的人獲得神通之反應。

但是大部份的佛教徒,都是所謂的麻瓜型,也可以說是沒有慧根者,所以一輩子無法練就神通,因此自然有一部份的人士會進入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心態。當然也會有一部份是獲得了神通之後,後來卻變成了神經的病者,出現各種精神分裂的現象,所以警告世人神通之不可求。 

事實上,每一種人的存在都有其社會上之價值,一位天生就有神通能力的人,都會有他的必然條件和缺點的存在,但是過份的推崇與過份的攻擊打壓都是一種不正常的行為,太早俱有神通的能力者,其心智的成熟度會比較差,其思想邏輯的推理能力較差,所以經常過份相信自己的感覺,而忘卻了理性部份的存在。所以會敗在心理的不成熟,以及直言而不自覺的過份相信靈異的感覺。 

這一種低智狀態,是可以透過高明的老師所帶領之下,努力學習一些正常人的思考邏輯,和正確的學習態度,練習以科學的態度去思考問題和追究問題,經歷過這一種正常的學習方式去替代那一種率直的思維方法,大概努力需要在半年或兩三年間,就可以習慣這一種嚴密的科學方式去思維,就不會犯下了無知莽撞的性格,不知進退的說出一些靈異的反應,導致個人的信用低落。 

神通與神經的區分

神通與神經只是差了一個字,但是許多的人士卻是非不分,愛信神通而不知道自己的信念,會所托非人,因此經常因為某一些俱有神通的人士出現,而弄得自己精神兮兮,甚至變成精神疾病。

精神出現毛病的人,也經常出現神通反應,由於世人誤信神通,所以這些神經有一點問題的人,就存活在這一個陰暗的空間中,做出了許多令人產生傷害的事件,而世人卻從不懷疑。其中最主要的問題,在於判斷一個人的神通與神經,並不是一般世人所能夠清楚確實的事,兩者之中也經常有混合的情形下出現,所以這一種能力非常專業。不是一般人以為的是非題,而是多重選擇題。

原因是這一種人對於你來說,會帶來什麼樣的問題?或者是會出現何種傷害?非到最後關頭,你可能都不知道答案在那堙H 

因此最後的結論,是神通是自然存在的一種能力,如果從小開始培養,比較容易養成,經由媽媽懷孕就開始培養者,是最成功的產物,但是必要選擇胎堹尷漱閬﹛A才能獲得最好的品種。如果破了戒之後,許多的能力會逐漸消失,能力一旦消失之後,就很難恢復。但是如果沒有正確的佛法支持,這些能力反而會變成生活上的惡魔,一旦每天都讓你看見妖魔鬼怪的時候,天眼所帶來的煩惱其實也是不少,不是修持者就請勿玩修持人的把戲,害怕的人就選邊站不要太靠近,喜歡的人卻不必要自欺欺人,不要使用神通的能力去欺騙世人,因為將來要接受報應的時候,也是很不好受的無情打擊。 

神通的能力區分

神通的能力,它是分成許多個領域,有一部份的人就只開了鬼眼,所以只能夠替人做一些牽亡魂的工作,或者是觀落陰的事,這一種人無法往上發展,很難會遇上正神,層次比較低。如果看見一些層次比較高的人士,他們身上發出的光芒可以令他們不敢正視。

比較高一層的人,可以看到天上的神靈,也可以看到地府的種種變化,但是只能夠處在慾界天中,無法往上登上極樂世界,這一種能力稱之為小神通,或者稱之為慾界神通。他們所看到的神靈經常會停留在民間信仰的範圍,例如三太子、禡祖、關帝或者民間之神靈。

更上一層的人,是可以進出極樂世界之中,這一種人本來就是極樂世界下生的人,他們的能力比之慾界神通的人強太多,所以身體之上可以發出一層淡淡的金色光,這就是所謂的無量光,但是這一種人知道的和看到的功能比較強,處事的能力卻比較弱,能夠知道而不能改變實,也許有預知的能力但是無法避免它的發生,所以經常是很痛苦的事。

再高一層的人,是可以進出藥師佛國之中,這一種人的能力比前者強,可以處理事情治療疾病,能夠對治將要發生的災難,所以比較聰明,但是性格上比較強,黑白分明,容易與他人對立而不謙讓,因此很難相處,容易得罪朋友。性格比較僻,但是能力卻極強。

更進一步的人,是可以對政治金融方面產生完整的預期,與可被操控的能力,但是這種人會自我包裝,並不表現出他的其他能力,所以不容易被普通人發現他們的能力,這一種人的智慧很高,經常能夠活耀在重要的團體中,當龍頭領袖型的人物。而且心胸廣闊,處事圓融,見機行事,操控自如。 

大家了解了神通的特色與走向之後,不要隨便詆謗神通的人士,但是也不要被神通迷了心智,任何的神通都有它的限制,不同的神通階級人士,是不容易相處在一起的,除了師徒關係之外可以容納不同層次思想的人,在一般的領域之中他們之間是壁壘分明的。 

成佛的最大障礙

在法華經中,曾經提及文殊菩薩,在過去無量阿僧袛劫時,曾經見過日月光燈明如來:

『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說應六度波羅蜜,令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若沙門婆羅門,若天魔梵及餘世間所不能轉。 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道,及廣說十二因緣法: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

無明滅則行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佛於天人大眾中說是法,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皆得三明六通,具八解脫,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千萬億恆河沙那由他眾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從是已從諸聲聞眾,無量無邊不可稱數。」(妙法蓮華經  化城喻品第七)

從上述的經文中可以看到每一位成佛的人,都可以很偉大的轉動法輪,每次轉法輪的時候,都會有無數無量的天人及生靈被渡化,但是這一些無數無量的眾生,是打從何而來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弄清楚。

在一般的超渡過程中,法界眾生眾生只須要超渡到六度就可以,但是成佛的人要去超渡法界眾生時,卻必須要處理十道法界眾生,其中多了聲聞、緣覺、菩薩、和佛道四種。

為了處理這一些眾生,佛法上還需要特別安排了四諦、十二因緣、十波羅蜜以及成佛十號,才能夠解決成佛的問題。

這一些問題,大家在不同的佛教經典之中,都可以看到出現很多次,在基本原則上出現愈多次的經文就應該是愈重要,但是上述的問題卻很少人去深入其中,而最大的問題是出於觀念上,許多人都認為那是成佛的人才應該去學習和處理的事,一般的人怎麼會學習到這一個部份呢?

事實上,聲聞、緣覺、菩薩、佛道這四道,本來就應該是學佛者都要去了解和知道的事,萁不是只有成佛的人才需要知道。

一般來說:聲聞是指學習佛法的人,只知道用嘴吧問,用耳朵聽而不知道用心想,所以稱之為聲聞;緣覺是指「因緣覺悟」因為事件的發生而受到影響,產生了真實的覺悟,因此稱之為緣覺;菩薩是指緣覺次數太多,經驗豐富因此下次出現問題的時候,並不須要經過緣覺就可以直接反應,所以稱為菩薩;而成佛者則不但可以直接處理任何突發事件,而且可以創造出一套完整的理論和學說,讓大眾可以依循者則稱為佛。

從這一個學佛者的學習習慣和態度來作分類,就可以知道這四類人物,經常存在每一種行業和學術領域之中,如果在學佛的領域之中出現者,最多就是指出家的修行者,所以在佛法的超渡過程中,四聖諦是用來渡沙彌眾,十二因緣是用來渡比丘眾,十波羅蜜是用來渡阿羅漢或菩薩,成佛十號是用來渡成佛者。

這一種配對的結果是眾生比較容易轉化,但是反過來說,這一些障礙礙的來源,也就是這一些學佛沒有學好,卻自以為是,站在學佛者的行列之中,卻是最大的障礙物,釋迦尊稱這一號人物為憎上慢人。因此除了利用這一些諸佛如來,所留下的四諦十二因緣十波羅蜜成佛十號之外,誰都沒折,沒有辦法更動他們一下,因此諸佛如來每一次三轉法輪的時候,都是同樣的這一批人物所障擋著成佛之路。

也因為這一種陋規所致,因此成佛十號之中的正遍知,到了我的手上時都變成了正偏知,意思就是正的要知道偏的也要知道,最大的支持者將來就是最大的敵人,最好的伴侶將來通常是最大的絆腳石,因此聲聞緣覺菩薩佛是最好的佛法擁護者,但是將來卻都很容易變成新法的反對者,這一種情況實實在在,每一次大修持者成佛出現世間的時候,反對的最大阻力就是來自於傳統的宗教擁護者,因此每一次都要三轉法輪才能夠解決這一些障礙,連大智如釋迦牟尼佛者,也要花費了十二年才能夠把這一些障礙消除,如果將來彌勒出世,將會多少人來障礙他呢?

將來彌勒出世之後,是否還要學釋迦一樣,拿著阿含經講小乘佛法十二年之後,等那些老不死都心服口服之後,才可以開始講解唯識學說呢?還是應該唾棄這一群眾生,另立門戶,不管這些人的死活,讓他們自作自受,飽受五陰煎熬,自因牢籠,活在人間地獄之中。

因為我會有這樣的想法,所以無論今天我會有何成就能耐,獲得任何果位我就是不會去成佛。也因為我這一種觀念,如果太早出於世間,佛法就會老早被失所消滅,今天成佛者與滅佛者,只是在一念之間,蓮花戒被殺也許是罪有應得,所以佛法可在人間多停滯了一千三百年,當我學佛之時,著作第一本佛經著作時,就發了一個如來大願:「願我宰了一個如來,願滿天下都是如來;願我殺了幾個菩薩,願滿世間都是菩薩!」

這一個如來大願剛剛出爐時,很有創意也很震撼,但是經過了十二年之後,作者卻要向世人宣佈,我已經達成了這一個願望了,也就是我已經滿願了!事實上這個願並不是我第一次的發願,我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就發了一個類似的願,當時由於身處印度,正在發展唯識學派的時候,被那些自認為是佛法正宗的大乘空宗學者,猛番攻擊,以為是在保護舊佛法之傳承,卻忘記了通通成為新佛法的殺手,因此,鄙人在下就發了一個大願:

『誅一佛生一佛、誅眾佛生眾佛、誅天下佛生天下佛。』

這一個句子,今天重新拿來看,的確是不大好,文句生澀,氣勢不夠,也不生動,但是卻很實際,因此在本書重編之時列入作為參考,我今天所談之問題屬於願波羅蜜之應用,只是用來表示和支持蓮花戒時代,當時所發的願:『大乘佛法不入中土!』這一種願的破壞力,根本是屬於小兒科的事,熟知願波羅蜜的使用者,雖然破壞了傳統的佛法,但是仍然能夠站在佛法的舞台上,沒有被人稱之為天魔敗類,才算是傑出的英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