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介紹

這是一本書, 一本討論佛法的書。

有些人翻開了它, 卻覺得它像一杯酒, 一杯醇醇的烈酒。

它可以令你血液沸騰,異常興奮。

它可以令你喉頭火炙, 眼淚直流。  

它可以令你錐心刺痛, 肝腸寸斷。

但只要你冷靜一會兒, 你還是會大聲呼叫,再來一杯好酒!  

當然它不是酒, 它只是一本書, 一本討論佛法的書。

一本扣人心絃的佛書, 不管你是否已經信佛,

看完之後,你也忍不住說:

好書! 的確是一本好書。  

                 

     諸佛菩薩!我不知道您有沒有傾聽我說的話,因為您從不跟我說話。  

 我知道您一直在我身旁,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卻從不在我面前示現。

 所以我對別人說話時,無法說「如是我聞」,亦無法說「神的啟示」!  

您知道我出生在印度時,就喜歡爭辯,參加了佛教部派之爭,斷送了不少僧團到無間地獄受那無盡之苦;  

您也知道我生在西藏修習佛法時,貢高我慢,毀謗了無數經典法藏;

您也知道我生在唐代中土時,參加了諫迎佛骨,毀謗如來。

您知道佛、法、僧三寶全被我毀謗過,早已犯滿畢業神通盡失。 

您卻仍然留給我一支削鐵如泥的刀筆。

您讓我痛宰了那爬伏在韓江上的大鱷;

您也讓我沈痛的在明代燕王君側,用誅滅十族的血債來償還給這支刀

筆。

您知道我罪業如山重,您卻仍然讓我再來人間。  

雖然我這一次到來,家世平凡,雙親在堂未能盡孝侍養,親朋四處,內心卻始終無黨無朋。

要找一個好老師,卻也始終無緣,甚至我在唸中小學的時候,您也讓我把那些學校一家一家唸倒,十年樹人的教育基礎,下面卻墊了八家倒閉的學校。

剛發現一個好老師,就眼睜睜的就會離開這一位好老師。 在這種不安定的環境下,您還是讓我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完成大學教育!

您交給我的東西,我從來不知道它是刀還是筆!

所以您讓我寫的字歪七扭八,用來掩蓋著它表面的鋒芒。

卻從來沒有把我內在的心靈閉塞。  

    今天,我拿起您交給我的筆,好像刀子一樣刺進您的胸膛,剖開了您的肚腹,拿出了您的腸子來數一數、量一量,告訴大家來看一看什麼叫做如來藏。  

我不知道您會不會覺得疼痛!因為您從頭到尾都沒有吭一聲。

我也不知道您究竟是不是進入了涅槃!但我仍然要用那懇切的心,求您再發一次大慈悲:  

讓您身上潔淨的鮮血,來消除這個世間的污垢;

讓您身上豐厚的肌肉,飽餐那飢餓已久的世間眾生;

再讓您那堅硬的骨頭,敲碎這個世間痴迷、執著的硬心腸。  

雖然,我的心亦硬如鐵石,卻禁不住對您灑下幾顆感傷之淚。  

畢竟!您終於讓我,完成了世人所不敢做的歷史大任!

所以,我亦用那充滿赤誠的心,對您發下一個如來大願:  

「我宰了一個如來,但願滿世間都是如來;   我殺了幾個菩薩,但願滿天下都是菩薩!原諒我吧!我敬愛的諸佛菩薩!」    

                                     在家菩薩戒弟子  方永來  居士 

                                                                          寫於民國1990年3月  

  驗證佛菩提再版序

    驗證佛菩提終於要再版了,這一本佛法著作曾經引起很多人的議論,因為它的出發點和一般的佛法著作不同:

本人要表達的主題,是以〝人〞為主的佛法學術思想;而不是一段人習慣的宗教崇拜文學。  

    所以,本文之中所處的立場,是以學術的立場來看待佛法的總總問題,而不是依照傳統的看法去研究,雖然傳統的宗教觀念,一直認為宗教是神聖不可侵犯、不可懷疑、不會犯錯的、神聖的記錄。  

    但是,我這一個人卻偏偏從這一個大眾之盲點出發,要把大家都認為〝對的〞佛法下手,把它的錯處找出來,糾正給大家看。

所以有很多人受不了,說我這一本著作是:天魔下生擾亂人間的書本、還有一些人把這一本書用無名氏的方式寄還給我,表示無言的抗議。  

就是沒有一位大德敢跑到我的前面,跟我討論佛法,一轉眼之間就已經過了快十年了,今年終於看到一位出家比丘尼,拿著我的著作跟我說,這一本驗證佛菩提內文中有些文字內容寫錯,指出經文中毀謗一文中的主人翁,是釋迦牟尼佛而不是文殊菩薩。  

這一位比丘尼,原來是台北西蓮淨苑的出家師父,由於該文的內容,是引用她的師父智諭法師所編撰的〝諸法無行經淺解〞的文字所著成,所以她就理直氣壯的站出來給我指正,並指出了本書內容的其他錯字。

這一種現象隔了十年才出現,雖然是長了一點,但也表示佛教的新生代終於有人會走出來說話,其實是一種可喜的現象。

 因此,趁本書的再版修正文字內容時,本人有必要更清楚的表達個人對佛法的看法和心路歷程。  

 著者在學佛的過程中,大概可以分為五個不同的階段。  

第一個階段

     在民國七十五年以前,著者是一位典型的無神論者,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也不相信民間信仰的神怪事物和佛法的真實性,對每一種宗教只把它看作騙人的神話故事看待。  

第二個階段 

   在民國七十五年以後,著者是一位典型的佛教徒,這個時期很想目睹佛法修持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它可以將人類帶到甚麼樣的境界,所以研究佛經的時間花費相當多,生活習慣全部都以標準的佛教徒看齊。  

第三個階段 

   從民國七十九年至八十一年間,由於著者在麵包店的工作時間太長,沒有時間看書,所以不再從經典研究,改從生活的實修中去體會,從思想中去理解,從心理學的角度中對宗教的認知作一反省。  

第四個階段

    從民國八十二年至八十六年間,著者發現佛法中暗藏政治鬥爭和耍詐,在成佛的世代交替的節骨眼處,被人做了一點手腳,所以彌勒若果要成佛,可說是要比登天還難?  

因此,本人的佛法修持方向,就出現一百八十度的大方向轉變,成佛的過程中可能被人暗動手腳的疑點之處中研究和發展,尋找出其破綻的解決方法。

這種研究佛法方式,相信本人是世間第一位,這件事情的轉變,有些人會認為這一種方向的研究,是相當瘋狂的想法,世人怎麼可能找佛祖的麻煩,佛法怎麼可能找出它的毛病,就算有問題,也不容世人過問。  

因為這種看法的人很多,所以我這種研究是不便向外公開,只有少數的學生知道,也因此後面的幾年過得相當辛苦,種種奇奇怪怪的考驗也特別多;但是對每一次的歷史公案破解之後不但功力大增,而且生活體驗也特別豐富。

五年磨練下來,我確實相信自己已經可以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但是卻仍然是孤芳自賞,沒有向外公開發表。

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八十六年的十月,台北有幾位政界知名人士邀請我去講經,我生平第一次公開對外的講經,可以把研究心得向外界真正發表,我的學說的確產生很大的一次震撼。  

這一次的震撼竟然剛巧碰上東南亞的金融大風暴,全世界的佛力護蔭,好像在一瞬間消失,二千五百多年來佛力護蔭的保護罩,第一次被世人破解,令它無疾而終,所以出現了一次空前的經濟大災難。  

這次事件也許真是令人遺憾,但是另一方面卻表示人類成佛的權力世代交替,終於可以漸漸實現。  

    第五個階段

     從民國八十七年至八十八年的兩年中,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個大轉變。

在八十七年戊寅年整整的一年中,深深地體會〝出佛身血〞的處罰和報應。雖然在佛世界中,我也許替彌勒幹了一次重要的大事;但是在佛戒律中,我仍然無法逃過戒律的處分。出佛身血殺阿羅漢的罪名,並不是一般人可以那麼清楚地感受到那是一種甚麼樣的滋味!  

因為這個原因,我必須停頓了一切佛法課程、也停頓了一切佛法的修持聚會,默默地接受身心的折磨;同時也默默地尋求自我的另一次突破。  

最後從心理學的深入研究,終於給我尋找到另一種突破佛法的方法。  

那就是潛意識心理學的威力,可以化解這種宗教力量,縮短了出佛身血的處罰,只是給我連續兩個月的重感冒、和心肺如火燒溫度久久不退。

但是在八十七年暑假,〝心理學大師經典學術精華〞的教學過程中,意想不到的給我突破了佛法的最高成就,進入了五十三賢位的佛境界。  

           從這一天開始,我才知覺到,一個人要追求佛法的成就,  並不是那麼的困難。

但是一般的人都容易忽略了本身做學問的基本態度和方法,只是盲從的跟著別人的尾巴後面做出種種的宗教崇拜,事實上卻沒有人去好好地做學問,才會讓這一種不正常的宗教盲點存在了二千多年。

    由於感觸很深 所以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把過去的修持方法全部更新,配合心理學的教學方法,使用了催眠術開發潛意識心理學、集體潛意識、完形學派之圖形、場理論、團體動力學、發展出一套全新的全方位教育的方法投入市場,促成了AMP教育訓練機構的誕生。  

      在我的理想中這一個教育機構它不是宗教的組織     所以沒有過去的種種宗教禁忌和階級,

這一個機構很單純的只做教育的工作 它沒有信徒只有重視學問的傳播 它的服務對象是人類而不局限在佛教徒身上

AMP教育訓練機構的誕生開始也正表示:  

我今後  

不再停留在宗教的立場中,發展學問。 不再為單單一的宗教問題,投注太多的心力。

應該回歸到人類的問題上,關心社會的成長,和各種動態,尋求出解決的方法,去教育大家,這樣才能夠真正的做到基本宗教人物的濟世渡人精神。  

今天我把這一種理念告訴大家,是期望大家把修持的焦點,放在人類的發展上,而不是個人的能力和權力上。  

觀念正確、行動正確、思想正確、做學問的方法也正確、每一個人都可以有機會成佛。

但是成佛的定義是甚麼? 成佛之後又是甚麼?

花費了那麼多的時間、金錢、和精力、去成佛。

那真正能夠得到的又是甚麼?  

現代人如果只是為了那些神話故事和宗教傳奇而投身進來這個修持的圈子中,恐怕很快就把這一個清淨地變作是非圈。  

如果只是為了讓自己的人生發展有所突破希望有更大的成就的話佛法只是其中之一種方法單純的佛法是沒有能力可以去改變一個人的不良習慣和增加大家的知慧  

因此,學問是學佛以前就要自行做好的基本功夫,學問不足,不但浪費大家的時間,也浪費大家的心血,以及社會資源猶其可怕的是誤導眾生,帶領徒眾進入迷宮之中不能自拔。  

佛法並不是一種迷信的研究,學問的不足才真正是人類的迷信來源,有見於此,教育的改革才是解決人類的最重要問題。                                                                                                                                                                                                                                       作者    方永來                                                                                  1999年四月二十一日

                                                       寫于AMP教育訓練機構 桃園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