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言

本書重刊啟示

本書出版雖然已經有二十多年,但是在這個領域上的發展並不是那麼的容易推進,作者本人雖然已經不在中醫行業之中發展;而改為向心靈教育方面前進,但社會的發展進步過程中,精神醫學的地位卻逐漸形成重要,成為社會上的大問題。因此本書有必要重新修正發表,將其中一些不合本文主題的文字去除,因此讓本書的內容還原本來的面目。

本書重新編寫目的,並不在於將來是否會重新出版,或者是否會可以獲得更多的版稅,而是作者本著自己的良心,覺得應該在二十多年之後,重新編排消除一些不恰當的文字安排,讓本書以最真實的面目出現於世,目前社會多變精神疾病之增加迅速,一般人士對精神醫學的概念不清楚,遇上這一類型的病狀產生之後,惟恐讓別人知道家中出現這一種醜事,而多所隱瞞,或到處求神問卜,延誤醫療時間對病者實在是一種不利的事實。

果一般人士對精神醫學的概況有一點了解碰上這一種疾病的發作時就可以有更美滿的方式來替病人解決問題 ,本書重編的立場是以如此之心來面對讀者,所以本書只是作為學術研究的介紹,希望一些家庭中有學養的人士,有如此一部著作作為參考加構,會學習如何去處理病患,而不是用本書來吸引病患;本人之工作是心靈教育,而不是精神科醫師,所以患有精神病的病人,千萬不要送到本教室來治療,以免做成彼此的煩惱。

當年著作本書時作者只是一個無名晚輩,對於相關的醫學理論和臨床經驗均不足,但是經過了二十多年來的歷練和自我要求,加上了佛法修持的嚴格訓練要求,對於中國醫學上的靈療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甚至連太素脈的診斷術已經成功的研發出來,臨床心理治療方面的經驗也相當的豐富之後,再重新替本書重編,必然會有不同的結果。

所以作者本人願意花費更多的時間,去重新整理本書,對外免費供諸同好,歡迎到本站閱覽。

作者出版原序

本書原名中國精神醫學之探討,是經由十多位政治大學國醫社的學生協助繕寫而成。由於本書數次投稿而未得出版社之接納,乃本書之題材比較冷門,出版社未敢投資所致,甚為可惜。幸得政治大學畢業的學長:李政育中醫師之幫助,重新編訂並由劉麗君小姐的協助繕寫與校對義務幫助,才能讓本書出世,上述曾經協助本書出版的人士,本人均非常感謝,並希望本書能引起讀者的注意和欣賞藉此能夠報答他們。

本書的寫作上存著幾個困難的問題:

一是中國傳統醫學和西方醫學體系不同,目前在溝通上尚存著許多障礙。

二因精神醫學在西方的發展亦不過五六十年,其中許多問題尚待研究。用之作為根據,來解釋傳統醫學的病例記錄上的問題,時常有難於下筆的感覺。

三中國古代並無心理學的常識,在記錄病情時大多描述不清,並且將病例散佈於無關的章節之中。在資料收集之時,需要花費較多的時間;而資料的選擇上更倍感困難。

四中國傳統醫學之發展,由於年深久遠,期間所出現的著作何止千萬,但是在實際的上能在目前市面上所得見的著作為數有限,使到追查資料上經常無法取得第一手資料,不得已只能採用部份的二手資料來填補充,此為最令人感嘆的事。

本書之內容,一改舊日中醫著作所採用的形式,文字務求能夠深入淺出,能被一般讀者所接受,並且著重其歷史方面的探索,使讀者能夠同時了解到中國醫學的發展情形,一方面希望業者對傳統醫學的研究有更深入的了解,另一方面又希望這種知識能在民間普及,則於願足矣!

                                                                作者方永來敬上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一月旅次於台北

  

三軍總醫院精神科醫師、榮民總醫院精神科主任

沈楚文博士序

中國醫學,是我們中華民族在求生存適應的歷史文化中所累積下來的豐富寶藏,也是世界上古老傳統醫學中最完整的一部。

特別注重人和自然環境間的相互影響,即所謂天人地三者的互動關係,這本來是所有原始醫學的共同現象,我國醫學最早在周末年就已逐漸脫離巫醫的影響,後來在發展過程中卻深受儒家和道家思想的影響,使中國醫學一直停留在天人合一和陰陽五行的範疇裡,擺脫不了宇宙天然哲學和玄學的束縛,不像西方醫學終於突破神權的影響走上自然科學的道路上,這也許就是中西醫學在觀念上根本不同的地方。

中國醫學向來重視天然環境和人體情緒神志,對健康和疾病影響的重要性。所謂外感於六氣:「陰陽風雨晦明」和內傷於七情:「喜怒哀樂愛惡慾」。黃帝內經和扁鵲難經中,更有不少篇論及神魂魄意志、和喜怒悲憂恐、以及癲狂痺瘖靜等,有關心理和精神的問荅,並反覆說明身心相互影響的因果關係,如果能夠深入瞭解陰陽五行相生相剋的真義,那真是了不起的身心醫學寶典。

在名醫列傳中,曾記載戰國時代有一位名醫:文摰,他為了醫治齊閔王的怪病,甘冒藐視君王的醫療方法,激之發怒正。如他所料,自己果然正遭受齊王烹殺,但卻因此治好齊王思慮過度鬱結傷脾的憂鬱症。

所謂怒勝思,以現代精神分析理論來解釋:文摯懂得應用激怒方法,將齊王抑壓抑內射的憤恨心理投射出來,殺了文摯以洩心中積壓的忿怒,當然病就不藥而愈了。

這種實際調適情緒轉化的經驗醫療方法,不就是心理分析學派所強調的潛意識心理防衛機轉和症狀形成化解理論。根據文摯名醫,起碼比佛洛伊德早兩千年就懂得這個道理,類似如此的醫案在中醫古籍堣@定還很多,值得加以整理分析。

方永來君畢業於政治大學心理學系,接受現代心理學薰陶教育,對變態心理學和診療心理學尤感興趣曾下了不少功夫,到精神病院見習對,於現代精神醫學的認識頗有基礎。方君對中醫興趣也濃國學修養也不錯,在學期間曾任政治大學國醫社首任副社長,常利用課餘放假期間遍閱中醫典籍三百多冊以上,以現代心理學和精神醫學的觀點及方法,試圖分析中醫古籍中所記載有關心理精神疾病的醫案,並加以分類編輯成傳統中醫精神病理學一書,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創舉,余曾閱其手稿內容豐富見解獨到,後又經中醫學素養頗深的李政育醫師補述和整理,層次分明實為一本難得的中醫精神醫案書籍,特為之序。

                                                                                  沈楚文

                                                                                       民國七零年元月十四日

 

私立中國醫藥學院

馬光亞教授序

這是一本研究精神病的病症和治療的書,李子政育請寫一文我把目錄及初稿看過一遍覺得它很有研究價值。我是一個專於研究中醫臨床的醫師,三十多年來差不多每天的工夫都用在臨床上,對於精神病者也接觸不少,覺得這一門病的治療有深入研究的必要。

這一本書包括很廣,從古到現在最舊的和最新的都曾談到,祝由藥物針灸各種療法探討無遺,是一本比較完備的書。

有人咀咒中國醫學是玄學,這種人看見本書也許又要厭惡的,我也不喜歡談玄,每天臨床從患者的病證分虛實寒熱,我不承認那是玄學,因為那是實實在在的我是從病理的現象上去分辨類型,然後根據它去治療這有盈虛消長之哲理豈可謂之玄學。

至於祝由則近乎玄了,然我認為也有治病的功能,我對它不曾多研究,而卻看過奇怪的事實。一我在家鄉行醫還是年輕的時候,有一位年紀較長的中醫師馬瓊梅先生,他治婦人乳房生癰,不用服藥,只要摘一片梧桐葉,寫上患者的生庚,投入窯堙A由他唸一些神咒,乳房的腫痛就消了。我當時要想得到他的傳授,可惜他不久就逝世了。

二在民間用符咒治病的仍不少,有的是神棍當然不用去談他,有些卻是不取分文而為人治病,我在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系教診斷學,有一個謝姓的旁聽生,他能用筆畫的方法治帶狀泡疹有。一天一個小孩身上生了包疹,一顆顆的水泡是紅的,我試試他叫他去畫,果然治好了;用藥物治療不會那麼快好,這都是不可理解的怪事。

古人用祝由的方法去治療精神病,也是由理想而實踐的一種醫療行為,我們決不能因為它近乎玄虛而給予鄙視。

這本書提到了祝由,卻不是單純講祝由的,關於精神病如:梅核氣、臟燥病、百合病、狐惑病種種都有論到,其中對藥物與針灸法記述尤為詳盡。我們在醫學上要求進步,但古人留下的遺產,必須重視。現在的一切都在求新,我們要以新方法來虛心研究,把古人的經驗結晶作為基礎,即是從無限的寶藏堶悼h努力發掘,將來必有一些新發現,我對本書這樣的期望寫來作為序文。

                                                              馬光亞

                                                                                          民國七十年一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