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症之中醫藥治療方法

心理症:是泛指一群由心理因素所造成的症狀反應。

例如:焦慮心理症、歇斯底里症、恐懼心理症、強迫心理症、憂鬱心理症、衰弱心理症、慮病心理症等等心理患疾。

雖然這些症狀都涉及人際關係的失調;或早年的生活挫折有關。但是許多臨床的案例中,卻指出許多表面上似乎是心理症候群,但是實在卻是由於身心的內分泌失調,或某些生理障礙所造成的身心症。

近年來由於心理化學的研究非常發達,對於一些生物因素所造成的心理症,使用一些矯正生理平衡的方法,而收到了相當良好的效果,因而聲名大燥。

回顧中國醫學的發展過程中,這一類的身心失調所造成的類心理症,其實也相當的多。古代的中醫,都是採用藥物作生理平衡的調整方式,以達到治療的功能。

兩者所不同的是:西方的科學家,是採用新的科學知識去了解和解決這一類的疾病;而古老的中醫學家,所採用的是個人的經驗累積,從摸索嘗試之中,發明了不同的治療方法。

在古老的東漢醫學名著-金匱要略之中(二千三百年前的作品),記載了臟燥症的治療方法,經過作者的研究和對照發現:臟燥症所指的病情,與現代心理化學所發現的血醣偏低的病患中,所出現的心理失常是完全相符合的,小麥甘草大棗湯也是正確處理血醣偏低的治療方法。

另外在明代的婦科治療方法中,已經發現了婦女在情緒激動之後,所產生的類似歇斯底里症,都一概使用宋代太平惠民局方(八百多年前所發明的配方)的逍遙散,作為治療的主方。

這兩種治療方法,隔了數百年之後,都還可以拿到今天臨床上作為標準的用藥處方,這一些成就其實是相當偉大的發現。

下面將會更詳細的介紹古老的中醫,曾經在臨床上如何治療這一些,看起來很像是心理症的患者。

  (一)梅核氣(慮病症反應)

慮病心理症,是一種對身體機能產生自我懷疑的反應。

病患經常注意本身身體上某部份的器官,認為該部份器官必定有某一種疾病的存在,例如:一個人因為胃部有點不適,就懷疑自已是否患上了胃潰陽;或者是胃癌等等疾病。所以開始經常跑醫院作身體檢查,雖然檢查報告並沒有任何重大的發現,但是這一種懷疑的心態卻並沒有消失,並認為醫院的檢查技術有問題或者是檢查的工作做得太馬虎,甚至認為是醫生在安慰他,她們一直相信自己是獲得了某一種很難治療的疾病,這種情形都可以稱之為慮病反應。

在中國醫學的文獻記載中,類似的疾病記錄,在東漢時期的傷寒雜病論中就有了古老的記錄,目前流行的版本是把它劃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本書,本書的作者張機字仲景出生時期,約在公元147152年而死於公元219年。

金匱要略和傷寒論當時是合為一書,散裂流落在民間流傳,經過晉代的太醫王叔和,利用了政府的力量,才從民間中重新收集而成。由於原書曾經失散所以王叔和收集的過程中,可能會自行加入一些失傳的記錄;或者是個人的心得,都可能會補入其中。但是由於兩人的年代相差不遠,所以以歷史的觀點來說,這兩部作品都是可以視為東漢時期的作品。王叔和在重新編排本書時,就開始把它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本著作,因此這種編排一直沿用到今天。 

金匱要略一書中記錄了一則治療方法:「婦人咽中如有炙臠,半夏厚朴湯主之。」從金匱要略的記載中,「炙臠」是一種有如肉塊的感覺,這種感覺出現在咽喉之中,當然是一種非常不舒服的反應。在宋代的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一書中,曾經提及認為這一種病是:由於「七情鬱結,痰滯喉中,形如梅核,嚥之不下,喀之不出。」故此這一種疾病,就從宋代之後改稱為「梅核氣病」。而原來金匱要略的「半夏厚朴湯」,就改稱之為「四七湯」原意即是指湯中只有四種藥物,但是卻可以治療七情之病,這一個說明很清楚的就交待出,梅核氣病就是心理因素所引發出來的身心症;而非器官功能失常所造成的症狀。由於條件非常清楚,所以作者將此病歸為慮病心理症的治療方法。

醫案一

孫氏「三吳醫案」云:「張溪亭女眷,喉中梗塞有肉,如炙臠吞之不下;吐之不出。鼻塞頭痛,耳常耿耿不安,汗出如雨,心驚膽怯,不敢出門,稍見風即遍身疼,小腹時痛,小水淋漓而疼,……此梅核氣也以半夏厚朴湯調理多效。」

醫案二

叢桂亭醫事小言云:「一士人婦猝患,積飲食不入口,夜中延於予門人,脈平穩,惟滴水下咽則煩燥欲死,腹滿不能進藥食。門人歸問方於予,予以所言考之得非喉障歟曰?非也咽不痛得非滯乎?次日乞予往診,無異狀乃與水試,下咽喉如噎,如倉如欲從鼻孔出,因決為喉中之病,然窺其喉又無異狀,殆窮於處方,姑與半夏厚朴湯得小快,更投之三四日寬癒。   (轉載於沈氏女科輯要)

醫案三

一個三十三歲的病人,因為四個孩子於三年前都患上了百日咳,所以非常擔心。繼後自己也患了關節痛,據說有變為心臟辦膜症的可能,故更為擔心而不安,於是在某一天夜間,突然覺得心臟如被握住一樣,為之驚醒後,自己診脈結果,脈博似乎已停止。所以趕緊請醫師來注射,注射之後便痊癒。

自此以後只要與人相談三十分鐘左右,就會發生頭痛和眩暈,且食慾不振,同時常起心悸亢進和呼吸困難等症。每在發作之時,往往每隔十分鐘左右,小便一次,尿量很多,這個患者夜間如果沒人陪伴,就一步也不敢走出家門,白天外出時,深恐突然死在路中,故在袋中放一紙片,記明自己的住址和姓名,以便路人代告家屬,這個神經質的婦人,後來在服用半夏厚朴湯兩個月之後,便完全痊癒了。(大塚敬節氏漢方診療三十年)

上述的三個醫案中,在病歷的記錄只有醫案三的記錄,是非常清楚的記錄了患者的心理反應和各種身心反應,但是患者卻沒有出現咽中如有炙臠的反應,因此從這三個病例之中,其實是無法判斷半夏厚朴湯,是單純的身心症治療用藥;抑或是藥物的使用過程中改善了患者的身體水份的代謝,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了解中某一些甲狀腺功能失常的人,因為甲狀腺素分泌偏低時,其水份的代謝會比較遲緩,所以可能容易出現這種痰的反應,如果再加上一些表面看起來的心理因素的刺激下,是有可能出現這種咽中如有炙臠的症狀反應。

由於半夏厚朴湯的功能,是可以調整身體的水份代謝,中醫所謂的痰病,其實都是一些水份代謝不良的症狀有關,了解這些原因之後,從藥物的治療功能來反推,就可以找出這些古老的心理症候,究竟是現代的那一種疾病。

但是半夏厚朴湯,是否能夠治療其他原因所造成的心理症,就必須在臨床治療上尋找它的荅案了。

 (二)臟燥症(憂鬱症)

臟燥症這一個病名,最早出現於東漢時期張仲景的金匱要略一書中,原來的文字很簡單只是如此的記錄:「婦人臟燥,喜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者甘麥大棗湯主之。」從這些簡單的文字記錄上,就會發現這種病如有神靈所作,就表示會出現有如神靈附體的各種活動,從臨床的醫案上會見到以上的記錄:

醫案一

一婦無故悲泣不止,或謂之有崇,祈禳請禱不應。許學士曰:「金匱婦人臟燥,喜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者甘麥大棗湯主之。」用其方十四貼而癒 (宋 許叔微  轉載於宋元明清名醫類案)

醫案二

階翁夫人,病後二年,生女未存;又因不遂意事心常悒悒,產後又病請吾前輩調治,因前輩與蔣亦世交,又是緊鄰且素有時名,故生死倚之,服藥無效,日且加重。前輩囑令邀余商治,前輩向余曰:「此病無寒熱,亦無痛楚,但飲食不進,已有多日,終日啼哭,百勸莫解,舌色淡紫苔多剝落,是胃氣已絕,萬無生理,已囑辦後事,君盍往再商一治法,聊盡心力而已﹗」往診其脈右三部浮數無力;左三部弦數無力,舌色紅而兼止,苔剝落,余想脈症皆非死候,然不能明言,因復命曰:城如君言,予亦不敢措手?前輩不許,囑開二陳以搪塞,服後亦無效。明日復診診後,擬至前輩家商酌,適前輩之令郎在坐,請余主持不必往商竭,力阻余。余思此病尚可挽回,究以人命尤為重,不必要避此嫌疑,乃用炙甘草五錢小麥一合大棗十二枚,令多煎緩服,一帖哭泣便減,舌苔後生三帖全癒,此蓋臟燥症也。

(清 姚龍光醫案  轉載於宋元明清名醫類案)

醫案三

一個十七歲身體健壯的男子,自半年前起就因病休學,痴痴呆呆的沒有心情做事。似乎非常憂愁的樣子,這個病患的特徵是:每天自下午四點鐘以後,就單獨進入房內暗自哭泣,並不是有什麼悲傷的事情,約經一小時後就停止哭泣,而從房間出來。

這個患者的性情冷淡,默默無言,診察結果脈狀正常,腹部堅硬如木板,患者雖然不是婦人,但時時悲傷欲泣如著魔一樣,每天進入房間哭泣,與金匱所記載的症狀相當,所以得服用甘草大棗湯,經服用兩個月後,便不哭泣逐漸恢復正常 (矢數道明 漢方處方解說)

醫案四

余前診一馮姓婦人,因為喪子哭泣,哀傷過度,竟日抽抽噎噎,神經失常形醉如痴,時安靜如常人,抽噎起來毫無知覺,延西醫打針及服安眠藥水,暫時鎮靜逾時又發,中醫有謂是肝鬱不舒、有謂是痰氣阻於包絡、服逍遙散、蒙石滾痰丸、等終無一效,脈沈濇苔淡紅,形瘦而蒼黯。余曰:「此金匱之臟燥症,乃用甘麥大棗湯加生地玄參等,服五劑後神識較清,十劑知語此本方之驗也。  (王一仁  轉載於疑難雜病驗方)

許叔微是宋代紹興年間的一位醫學家,與龐安時同為宋代之一代名醫。在其簡單的醫案記錄中,記述了一位患婦有悲泣不止的情緒反應,人人以為有鬼神之附身作祟,而且經過一些宗教治療的方式,仍然無法恢復,直至服用了甘麥大棗湯之後,才得以恢復正常。

姚龍光是清代之名醫,他的女病患並無特殊之身體症狀,但卻飲食不進,終日啼哭,因為患者原本身體就不好,加上懷孕生一女兒,卻遭夭折,所以事事不遂,心情鬱鬱寡歡,這些情形和現代精神醫學的憂鬱心理症患者,情況相同。加上患者曾服用許多藥物治療都無效,但後來服用了甘麥大棗湯之後,就有很急速的改變,出現明顯的治療效果,而得到痊癒。可見這一組方劑,並非安慰劑的效果可比。

矢數道明是現代的日本漢醫博士,在他的治療病例中,看病者是一位經常表現得很憂鬱的男士,並且做事也很消極,時常暗自哭泣,這種奇怪的行為,都可以被認定與憂鬱心理症的反應有關。

在醫案四之中,王一仁醫師是一位近代的名醫,其他的了解不詳,在他的醫案記錄中,病者除悲傷反應外,尚且有形醉如痴的精神失常反應,在她的疾病史中,曾經接觸過多種治療,其中逍遙散將會在歇斯底里症中再行介紹;而蒙石滾痰丸將在功能性精神病中再行介紹。此兩種藥物的治療範圍,與本病不同,所以服用之後仍然無效,但是在其他的精神疾病上,卻是有它特定的治療功能。後來服用了甘麥大棗湯之後,才產生對症治療的功能。

 作者從上述的病例中研究,甘麥大棗湯何以會產生如此強有力的治療功能,由於本方所使用的藥物組成,並非一般精神疾病上所常用的方劑,這三種藥物其實都是可以作為長期服用的食物,而並非可以進入腦神經中影響腦部精神功能的藥物,後來從現代一本翻譯著作-佛洛伊德的盡頭一書中卻找到了荅案今轉述如下 

醫案五

一個教授和妻子,一晚在家中看電視時,其妻突然站起來走出前門,上了馬路中心,他丈夫從後面跟上去叫她,她一點反應都沒有。其夫把她抓住,她才避開了迎面而來的汽車,只見她淚流滿面,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把頭轉來轉去,並不斷的喘氣,把她帶回家中再追問她,她只是搖頭。後來用白蘭地加方糖和水,給她喝下去幾分鐘後,就好像完全好了。然後她說出過去的兩個星期內,一直感覺到很恐懼,有世界末日到臨的感覺,並且相信會有恐怖的事情會發生。

後來醫生給她做全身檢查,發覺健康良好,只是血醣稍低。華生醫生認為病人的好轉,是由於胃部吸收了酒精之後,肝臟也放出了葡萄糖而提高了血醣,腦部得到了充份的血醣供應,功能恢復正常而得到了正常的情緒控制。後來給病人改編了一份適當的食譜之後,患者就不再有麻煩了。(華生博士原著  佛洛伊德的盡頭)

華生博士,是美國研究心理化學的醫學博士,從他的著作來看,他提出了血醣下降,對某一些病者的大腦功能,會產生許多的奇怪影響。所以會出現許多莫明奇妙的異常行為,只要改變病患的日常飲食習慣,這一種症狀就可以獲得改善,而反觀金匱要略的處方甘麥大棗湯,正是符合從病者的飲食之中,增加醣份的吸收功能。因此作者本人,從這一段文字記錄之中,認定金匱要略的甘麥大棗湯就應該是世界醫學之中最古老(二千三百年前的記錄)的憂鬱症的有效治療方劑。

目前社會的變遷快速,精神疾病的種類也快速的增加,其中憂鬱症已經變成掛在口邊的常見疾病,由於目前的精神科用藥,都是以興奮劑為主。如果能夠參考本書的記錄甘麥大棗湯,是一個完全沒有副作用的食譜方劑,可以提供一般人士作為食療的參考之用。如果是中醫師處方時,會恐怕藥方太簡單,病人對這一條處方會產生懷疑時,可以考慮採用歸脾湯為主,而再加入小麥即可以完成一劑漂亮的處方。只要加強小麥炙甘草和桂圓,就可以產生良好的治療效果。 

(三)百合病(衰弱症)

衰弱症在從前又稱之為神經衰弱,乃是一種身體及精神疲乏為主的心理性患疾。通常病人會覺得,慢性疲勞衰弱,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差,頭腦昏沈不清醒,雖然睡的時間很長;仍然覺得精神不爽。在身體方面,常覺得全身酸軟,四肢無力,腰酸背痛、頭痛、腹痛、頭昏眼花、消化不良、心跳氣促、怕冷畏光等等。

衰弱心理症或神經衰弱,這一種稱謂目前已經被精神科醫師取消了這一種疾病的名稱。原因是這一個疾病的翻譯,會造成許多病人的曲解,認為自身的神經系統不良,反而增加醫師治療時的煩惱,所以干脆就把這一個錯誤的翻譯名稱取消,但是部份人,會使用精神官能症這一個名詞來取代。

神經衰弱這一個名詞,曾經因為受到了許多走江湖的賣藥郎中,特別加強了吹噓的結果。所以在社會上,尤其是一些偏僻的地區人士,都認為這一種疾病會引起男性的性無能,所以會引伸出許多特別的名詞。例如:敗腎、腎虧等等的名詞,事實上患有心理疾病的患者,對於這一些江湖郎中的誇大宣傳,是沒有能力去抗衡的,因此這一種宣傳效果,會增加病人的心理負擔,造成不良的影響。以下我們先從古人的醫案之中,去了解這種疾病的特色。

醫案一

石頑治內翰孟瑞士尊堂太夫人,因瑞士職任蘭臺,久疏定省,兼聞稍有違和,虛火不時上升,自汗不止,心神恍忽,欲食不能食,欲臥不能臥,口苦小便難,溺則洒淅頭暈,自去歲迄今,歷更諸醫,每用一藥輒增一病,用白朮則窒塞脹滿、用橘皮則喘息怔忡、用遠志則煩擾鬨熱、用木香則腹熱咽乾、用黃耆則滿悶不食、用枳殼則喘咳氣乏、用門冬則小便不禁、用肉桂則顱脹欬逆、用補骨脂則後重燥結、用知柏則小腹枯癟、用芩槴則臍下引急、用香薷則耳鳴目眩、時時欲人扶掖而走、用大黃則臍下築築、少腹愈覺收引。遂致畏藥如蝎,惟日用人參錢許入粥飲和服,聊藉支撐。

交春虛火倍劇,火氣一升,則周身大汗,神氣駸駸欲脫,惟倦極少寐,火氣復升汗亦隨至,較之盜汗迥殊(中略)。石頑診斷為百合病,唯仲景金匱要略言之甚詳,本文原云諸藥不能治,所以每服一藥則增一病,惟百合地黃湯為之主藥;奈病久中氣虧乏殆盡,復經誤藥成壞病。姑先用生脈散加百合茯神龍骨以安其神,稍兼黃蓮以折其勢,數劑稍安。即令勿藥,以養胃氣。但令用鮮百合煮湯服用之,交秋天氣下降,火氣漸伏可保無虞。迨後仲秋,瑞士請假歸省,欣然勿藥而康。(醫通)

醫通為清代名醫張璐所著,張璐字號玉、號石頑。自云謂張仲景四十三代孫,醫通一書是由明順治六年至清代康熙三十二年,歷五十載而完成。稿凡十易,為清初醫學之一大集成之作。

此病婦,是因為兒子在遠方任官後,很少回家省親,在舊日的封建社會中,對親情孝道非常重視,子女離家任職不歸,再加上身體的諸多不適,就形成她的衰弱症反應,當她在就醫的過程中,醫師的藥石亂投,所以每用一藥;則每增一病。很明顯的是醫師的藥不對症。張石頑知道真正的疾病原因,所以應用金匱要略的處方來治療,但是由於病者已經因為錯誤使用藥物不當而引發其他的副作用。所以治療過程比較轉折,等到病情穩定之後,就開始不再使用藥物,而只採用生百合煮服調養身體,直至其兒子能夠請假回家省親之後,病情才獲得完全的好轉。

從這個病例之中,我們再回過頭來檢視金匱要略對百合病的描述為何: 

「百合病百脈一宗,悉致其病也!意欲食不能食、常默欲臥而不能臥、欲行不能行、飲食但有美時;或有不用聞食臭時。如寒無寒、如熱無熱、口苦小便赤、諸藥不能治。得藥劑吐利如有神靈者,身形唯和其脈微數,每溺時頭痛者六十日乃愈;若溺時頭不痛淅淅然者四十日愈;若快然但頭眩者二十日而愈;其證或未病而預見或病四五日而出,或二十日或一月後見者,各隨證治之。

百合病發汗者百合知母湯主之。

百合病下之後者百合滑石代赭湯主之。

百合病吐之者百合雞子湯主之。

百合病不經吐下發汗病形如初者,百合地黃湯主之。

百合病一月不解變成渴者百合洗方主之。

百合病渴不解者瓜蔞牡蠣散主之。

百合病變發熱者百合滑石散主之。

百合病見於陰者以陽法救之;見於陽者以陰法救之,見陽攻陰復發其汗此為逆;見陰攻陽乃復下之,此亦為逆。」                          (金匱要略)

百合病這一個名詞是很特別,從金匱要略的記錄來看,這種病似乎是以百合為主藥所以才稱之為百合病,但是百合的功能並不是可以直接入腦神經產生作用的藥物,其最大的功能,只是進入肺部調整肺部的水份代謝功能。因此所謂的百合病,其實是泛指一切疾病,經過長期治療之後或者是發病之後,身體細胞出現長期脫水之後的一種很廣泛的症候群。所以疾病的內容很複雜,不能夠接受刺激性比較強的藥物,否則服一藥而增一症,就是這一種現象。

近代名醫余無言,對這一種病的描述就最為詳細今引述如下:

「余無言曰:諸家於本病解釋扭捏難通,病名百合尤為費解,謂為百脈一宗悉致其病因名百合。總嫌牽強氣,余意治方均用百合或即百合湯症之簡稱耳,如麻黃症桂枝症之類也。次就病原言之,或謂係獨立性病,或謂係傷寒之一種。因名之曰百合傷寒,更屬難通?

詳考千金、外臺,乃知此為重症傷寒之貽後病,必須長時間調攝方可漸愈,即西醫所謂續發性神經衰弱症是,也與原發於精神刺激及精神過勞者有別,不獨傷寒症可有此,貽後病即其他一切熱性病,如流行性感冒發疹傷寒瘧疾梅毒亦有之。且症狀千變萬化,人各不同。茲就西醫之學說,證之百合病之為神經衰弱症毫無疑義也。」(金匱要略新義)

余無言又曰:「傷寒重症病久傷津,大邪雖去,正元難復。故現種種不足之症狀,而常默然也。首次胃腸為甚善飢與食欲缺乏,交替而至對於食物易致不快之感,呈神經性消化不良症,此即所謂意欲食而不能食欲食;或有美時或有不聞食臭是也。睡眠障礙頗甚,就寢後不易熟睡,或持續甚短,常現不安之幻夢,或胸部之不安,及心焦思慮,為睡眠障礙之主因。此即所謂欲臥而不能臥者是也;運動機能亦起障礙,筋肉易興奮而又易疲勞,每欲行走如乳燕之試飛,力有不逮,請人扶持,稍行卻又欲止。此即所謂欲行不得行是也;患者於腦脊一系,常有疼痛感或存於荐部有灼熱感,顏面則時而潮紅、時而又蒼白。或交替而發,刺激其皮膚則色經時不散,此所謂如寒無寒、如熱無熱者是也;胃液分泌過多,常口苦尿量增多,或發尿意頗數,中含磷酸尿之狀。此即所謂口苦小便赤者是也;病者有時默默無言,憂鬱悲哀心緒紊亂,健忘易怒甚至呈強迫觀念及恐怖狀態。(節略)此等觀念遂使精神興奮不安,而陷於憂鬱,極甚者或成瘋狂,此即所謂有神靈者是也。」

                                                                                     (金匱要略新義)

由余無言的言論中,我們會比較清楚原來百合病是一種傷寒(急性傳染病的一種通稱)發燒之後身體細胞脫水之後的一種熱病後遺症,所以很明顯的百合病是一種比較罕見的器質性變化的疾病,與心理症的衰弱性心理症的心理因素不同,但是兩者之間是否完全不相通;抑或百合的藥物性功能對於這一些心理因素的疾病是否也有同樣的治療功能,必須在臨床醫學上取得更進一步的實驗結果,才可以獲得正確的了解。

作者本人在唸大學的期間,也曾經看到一位曾患上急性肝炎的女同學,送醫治療之後,在發病前她是一位非常活潑的學生;但是等到她的肝炎症狀消失之後,出院休養期間,但是經過了半年之後,她仍然感覺全身易於疲勞、睡眠不好、精神不能集中。自云上課時每一節都感覺到頭腦昏沈而睡,但無論睡眠多久,對此種病症都沒有改善,其間曾到醫院檢查結果,均謂肝臟功能完全正常。期間也曾歷經多位中西醫的治療均覺無效,並且無一醫生知到她所患的是何種病,在這種情況下,她對自己的病情感到完全的絕望,表現出一種強烈的憂鬱反應。所以到後來,醫院中的醫師開始詢問她的家庭狀況?以及最近的感情問題?打探是否有心理上的原因!

但是對於她的病情,還是沒有幫助,所以後來就停止了這些醫療。開始去學習太極拳,利用運動來做治療,過了一段時期後,終於恢復了正常的健康。由她所經過的情況而言,和余無言對百合病所做的解釋來看,此症和金匱要略的百合病應該是相同一類的疾病。所以如果作者本人能夠早一點了解這種疾病的狀況,讓病者恢復正常的水份代謝,這一位女同學就不必如此的痛苦,才能渡過這一段病情。

  (四)婦人鬱症(轉化型歇斯底里症)

歇斯底里症,據現代心理學的解釋,是由於個人的焦慮或衝動,基於某一種原因而不能用情緒的方式去表達時;會轉變成為身體上的症狀出現。

在現代精神醫學的臨床所見,病症一般以運動系統、及感覺系統的障礙為多。在運動系統方面的症狀:以震顫、抽蓄、攣縮、及驚厥為多;在感覺方面所出現的症狀:除了身體上的感覺外、(如麻木不仁或異常過敏)尚包括視覺及聽覺方面的障礙(如失明及失聽)。

CohenRobins等人的調查中,將五十個有正確診斷為歇斯底里症的女性患者,和另外五十個年齡相同的而在工廠有正常工作的婦女。加以比較,得到了一個十分滿意的統計結果,其症狀出現的次序如下:

頭痛、視力模糊、喉頭有腫瘤感(此症與喉中如有炙臠相同的反應)、失聲、呼吸困難、心悸、焦慮性發作、食慾不振、噁心、嘔吐、腹痛、厭惡食物、性冷感、性交痛感、感覺異常、眩暈發作、不安和易哭。(轉載於赫里遜內科學) 

歇斯底里(Hysteria)原為希臘文而不是英文,原來希臘文的意義是指女性的子宮。因為在Hippocrates 的時代,認為此症屬於女人的毛病與性有關,是子宮徘徊於身體其他的部份而形成的症狀,當時認為女人只要一結婚,這種症狀就會痊癒,這種觀念的來源詳細情形不得而知,但相信當時的女性歇斯底里症患者,亦必然附有月經不正常的異常生理現象,才會讓人產生這一種連結的想法。

在中國傳統風俗之中,亦有類似的觀念,認為某一些精神疾病的發作,是女子在適婚年齡之際,如果沒有適當的婚配,會引發一種稱之為花痴的精神症候,這一類的病者,如果出現於富有的家庭,就會由家中的長輩,選擇一些適婚男士,出高價把她出嫁了事,認為這一種花痴的最佳處理,就是讓她獲得正常的婚姻性生活之後,病情就會好轉。

醫案一

一妊婦,因怒寒熱,頸項動掉,四肢抽搐,用加味逍遙散加勾藤數劑而癒。                                                                      (陳自明   婦人良方大全)

醫案二

又一婦人性善怒,發熱經水非過期不及,肢體倦怠,飲食少息而顫振,余以為脾氣不足,肝經血少而火盛也。午前以調中益氣湯加茯苓貝母送六味丸;午後以逍遙散送六味丸,兩月餘而癒。(陳自明   婦人良方大全)

醫案三

一婦人身顫振,口妄言,諸藥不效,余以為鬱怒所致,詢其故蓋為素嫌其夫而急怒久矣,投以小柴胡湯稍可,又用加味歸脾湯而癒。

                                                                                 (陳自明   婦人良方大全)

醫案四

一產婦先胸乳痛脹,後因大怒,遂口噤、吐痰、臂不能伸、小便遺出(中略)、先用逍遙散治之,則臂能屈伸;又以補肝散六味丸數劑,而諸症悉平。                                                    (徐靈胎醫書全集   女科醫案) 

婦人良方大全,本是宋代陳自明所著。這本著作其實是中國醫學史上第一部最完備的婦產科的著作,原作者陳自明在嘉興年間(公元12371240)曾為太醫喻,但真正的出生年代不詳。在現在目前流行的通行本,都是在明代被薛立齋所訂著的流通本,在通行本中的醫案多為薛立齋本人訂著時加入,但是誰的治療例子則並不清楚。

在上述幾個案例中,病者均為婦女,在整個發病史之中,不難發現她們都有強烈的情緒因素在內,而出現的症狀都是一些典型的運動神經障礙反應,所以四個病例的症狀,都與現代的歇斯底里症很相似,我們再從下面兩個病例中研究這一種病情。 

醫案五

吳氏女,住無錫路,臨經鬱怒,經阻不行,一月餘不能合目,多言不停。她無所苦,絕似神經病,初由西醫打針無效,中醫作痰迷心竅治之亦無效;以逍遙散加減先疏其鬱,服後即得安眠四小時,繼以回生丹直達病所,效如浮鼓,病癒經轉。                            (沈芝山醫案 全國名醫驗案類篇續篇)

醫案六

一位大學教授的太太,系出名門毋畢業於某國內大學,其人惠質蘭心,靜淑娟秀。大家見到他們夫婦二人,都肅然起敬,譽為模範夫婦。這位太太是一位鋼琴家,從學者極眾,因此收入相當可觀,家庭生活很美滿,祇是結婚多年還沒有生育孩子,她平時對事相當有修養和靄可親,四鄰街坊都很尊敬她。有一天,她到附近一間百貨商店購物,論價既畢忽然和店員互發口角,這是她從來沒有的情況,而所爭執的事情又是毫無必要的。店主覺得很奇怪對她百般遜讓,不料這一位太太竟然怒目而視,兩眼凸出,忽然動起武來,而且力大如牛將店中的玻璃飾櫃推倒,好多化菻~的瓶樽都打破。店主堅決不願報警,只由幾個比較有力的人,把這一位太太送回家,所有的損失由她的丈夫賠償。

那位太太回家後,依然吵鬧不休,看她神色好像發了狂一樣,過了兩天之後恢復正常,家人告訴她前兩天的經過情形,她都茫然不知。隔了若干時日,這位太太的怪病又發作了,把自己客廳中的東西完全打爛,室內衣衫皆撕破或剪碎,丈夫認為是神經病之類,因此把她送入醫院由專家治理,但是這種情況過了兩天又完全清醒如常。她清醒後淚如雨下,懊悔得不得了。這點情況又與通常的神經病不一樣,又過了若干時,又第三次發作了,竟然將她的丈夫拳足交加,把父親的衣衫也都撕碎了。這般情況有點古怪,就是隔若干時日發作,發過之後清醒如常,並無長期的神經症狀,一天她丈夫陪了太太和我討論,那時正是清醒的日子,我看她端莊大方,神色清明,簡直一無病態。

聽了兩人敘述病情的經過,我認為不是正式的神經病,我忽然對這一位太太提出了一個問題,問她平素月事是否準期,每次發作是否在月事前?抑或是在月事後?她說月事向來不準,混亂非常,簡直不容易說出準確日期。且常受到阻滯,大致過去三次發病,都在月事期受阻之後,我說從這一點上找到線索了!這種症候並非正式的神經病,完全是月事期受到阻礙而發生的臟燥症,所謂臟燥症是中醫的名詞,用新名詞來解釋可以說是歇斯底里症,所以我主張調理月事的準期,於是就開始進服調經藥劑,迅速治癒。

                                                                            (陳存仁疑難雜病驗方) 

上述兩個醫案都是發生在民初之後,在當時的精神醫學常識並未普遍,所以這兩位醫師所使用的精神醫學名詞的解釋,會有一點偏差。這種現象其實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們不必去追究他們所使用的現代醫學名詞是否正確!

根據赫里遜內科學的記載,現代的臨床研究均一致贊成,婦女佔典型的歇斯底里症的絕大多數。Hope收集了十年的心理症發生的研究資料中,亦顯示出男性中很少碰到典型的歇斯底里症,在這一段期間內的數千個精神科病人中,有八百一十三例被診斷為女性歇斯底里症,只有八個男性有一些典型的例子。

那些女病人之中,可以發現到大多數人的發病期,是在於青春期或青年期。只有少數人在青春期前發病,大約在八九歲到十四歲之間,再早發病的就很少。

在資料中,病人的小傳也充滿了種種的異常:包括月經、性生活、生育的失常、月經期間可能痛得憔悴、並且不規則或過量、性交時會疼痛不愉快、且不能滿足、懷孕困難、懷孕初期的嘔吐,可持續存在整個懷孕期中,並且體重減輕而顯得疲弱,分娩困難,並且拖得很久,一些不可預測的併發症,皆可在產時或產後碰到

。從上述的統計數字來看,無論是西方的古老的傳說;抑或是中國傳統醫學的醫學家來說,歇斯底里症與婦女的月經似乎都發生了聯結。所以當婦女的歇斯底里症出現之後,如果能夠替女患者調順了月經的週期,這一種疾病的發生就會消失

。所以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所列出來的逍遙散;或者是後世名醫所使用的其他方劑。其實真正的功能,都是在調經處理月事。這一種處理的重點正好與西方的傳說接近。

(五)狐惑症(解離型歇斯底里症)

解離是一種心理現象。是人的精神活動分解離開出來,通常出現的症狀,可以分為三種:即局部性記憶喪失、夢遊狀態、及人格變化。

一、記憶喪失:是患者經常引起痛苦的記憶忘掉,通常被忘掉的記憶是片斷的,是與特殊事件有關,且可以恢復者,尤其在催眠狀態中,可以全部記憶出來;與腦器質變化而引起的真正記憶喪失不同。

二、夢遊狀態:是患者在晚間睡眠中起來徘徊,作一些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活動,其活動的情形變化多端,甚至是會出現一些患者平日不可能做的行為出來,但患者醒後沒有一點記憶。所以對所造的事情全不知情。

三、人格變化:乃整個人格包括:性格、興趣、態度、知識水準、行為、都起了變化、連講話腔調,都猶如另外一個人、而且有時會有數種人格交替出現。例如三面夏娃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舊日的社會中,與此相近者為替身的傳說,這種身為鬼神之替身的人物,有時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行為,有如某一種人物的風範,或者說一些奇怪的方言,這些都是一種人格的變異反應。

以下是在醫案之中的例子:

醫案一

有個近代國大津人去醫院,他秘密地告訴醫生說:「我有個十六歲的女兒,雖然已訂婚,但是患有奇病,當每夜家人甜睡的時候,她卻稍稍地爬起來跳舞,其舞姿絕妙閑雅,不在舞妓之下,我是藏在一個地方偷偷地看著她跳的。她並不是時常都跳同樣的舞,而會常常變換曲調,時間到的時候就停止下來上床睡覺,翌晨則照常起來和常人無異,問她夜間的事則毫無記憶。以為是狐狸作祟,而四方祈禱,也沒有效果。這種事情如果給男方知道的話!可能會被解除婚約,所以擔心得很,特地前來請先生治療。

醫生聞後告訴他說:此症是狐惑病,診察後給予甘草瀉心湯,經服用數日後奇病便告痊癒,後來很順利的結婚並生下子女。(生生堂治驗)

醫案二

一婦人,不知道櫃子埵陸江艅鄏b內,而蓋上櫃蓋三天後,再去掀開櫃蓋時,貓兒因為太餓了,就怒目瞪了婦人一眼後,就鑽了出去。婦人因事出突然,驚愕不已,從此就患上了奇妙的病症,無論起居動作都和哭聲,都和貓一樣。她丈夫的友人清水某氏,聽了這樣的話後,就給與服用甘草瀉心湯,據說服此之後便痊癒了。                                                         (生生堂治驗)

生生堂治驗是日本醫派大師中琴神溪【17421833】的醫案記錄而由其門弟子編成在這兩個醫案之中其治療藥物均是出於金匱要略的狐惑病神溪並且稱該病為夢遊病為狐惑病。

但事實上金匱的狐惑病的原來記錄並不如此;其中似乎是那堨X了一些什麼問題?

『狐惑之為病,狀如傷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閉,臥起不安。蝕於喉為惑病;蝕於陰為狐,不欲飲食,惡聞食臭,其面乍赤黑乍白。蝕於上部則聲嗄,甘草瀉心湯主之;蝕於下部則咽乾,苦參湯主之;蝕於肛者,雄黃薰之。』                                                                                 (金匱要略)

從金匱的原來文字中參考時,就會發現狐惑病的原來記載不明,似乎是有一點斷裂了,由於原書曾經失傳而流落民間,後由晉代的太醫王叔和使用朝庭的力量才能把本書重新收集,在整個收編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一點失漏,如果依照原文來看,作者本人也真的不明白狐惑病是什麼東西?

但是從生生堂治驗的醫案記錄來看,中琴神溪認為上述夢遊症和人格變異兩個病例,都是狐惑病。這是顧名思義,回到疾病名稱的原來意義上下功夫,而不必完全受到傳統經文的約束,這種狀況作者只能說不可思議,竟然被這一位日本名醫洞察經文的錯失,還是一不小心文字內容忘掉,瞎打瞎撞的被他發現,甘草瀉心湯有治療這種疾病的功能。另外矢數道明也有一個這樣的例子,由於原文太長所以作者稍作處理,如下所述。

醫案三

患者為一個六十六歲的老婦人,接受我的漢方療法已經有三十五年的歷史。病者曾結婚三次,前任丈夫是一位吃喝嫖睹而不務正業的男子,所以在年青的時候,病者就從丈夫身上感染到性病。由於內膜炎和卵巢炎、膀胱和腎盂炎、婦女的淋病和橫痃(性病的一種反應)等,下腹為手術的瘢痕纍纍,也就是這樣度過了她的前半生。

患者原有五個兄弟姐妹,但都因為胃癌或子宮癌而死亡。由於她生來俱有剛強的天性,並對於自我意識具有巧妙的表達力,所以不斷的經常申訴。因為服用漢藥而活到六十六歲的長壽,可是患者每年平均有三次左右,症狀會惡化好像歇斯底里的發作一樣,常會發生狂亂。是時半夜也會打電話來、天未亮也來敲門,但其主訴為不眠。據說不論日夜都得不到一睡,是時在下腹膀胱的地方會發熱,尿道發生灼痛,小便變為黃色,出現帶下、陰部糜爛、發生刺痛、背部發熱、有如被灼、肩胛酸痛、沒有食欲、便秘、口苦、口乾、說不出話來,脈則變為心律不整,顏面好像狐狸似的尖銳,有如夜叉似的醜惡。心神焦慮、易發脾氣,總是想哭。

若讓患者說明其沒有止境的自覺症,狀恐怕十天也講不完,而她的症狀是依其顏面的不斷改變而次第改變,所以無從把握她的症狀。而醫師被患者的申訴所搬弄,在一天之間須改變好幾次處方,已成司空慣見之事。去年11月整月都反覆如同上述的申訴,使我窮於選擇處方投藥。斯時為患者自備數方,次第煎服。因此一個處方未嘗連續服用超過兩天,十二月她又來院訴說,無論如何都不能入睡而在診察台上哭泣不停,是時我與她約束,其他處方都不可以擅自服用自此之後的一個月間就以抑肝散加陳皮半夏一方貫徹到底結果非常有效服藥後當晚就睡得很好且出現食慾(漢方自療百話)【部份內容曾改寫】

矢數道明這個病例是一個很典型的心理症患者而在三十多年的歲月中病者仍能相信服用同一位醫師的藥方治療這是相當難得的事雖然病者病況的好轉是因為服用抑肝散而悲甘草瀉心湯但在她症狀惡化時的臨床症狀來看如陰部糜爛口乾說不出話來失眠等反應及顏面的變化精神人格上的不穩定和金匱要略上的狐惑症更像極了

所以從臨床醫案上的研究,狐惑病究竟應該屬於皮膚病,抑或是精神上的人格異常症狀,被狐狸精作祟所致?在中國傳統的歷史記錄上,狐仙的記載是相當多,這一些現象尤其出現在中國北方,在民國初年出生的人士口述中,在年青之時曾經遭遇到一些奇怪的現象,許多富有人家的宅院之中,都特別留有一塊小地區,作為恭奉狐仙的地方,有時候有一些人口出狂言不信狐仙的事實,結果發生狂風大作木石亂飛打人,經過該人士誠心懺悔之後,這種亂象才消失。但是狐仙的出現都在於北方為多南方就很少看到這種異象。

對於狐惑症來說,王叔和的晉代建都都在北方,因此狐仙惑人的傳說,照理是不應該不知道的,但是在編輯金匱要略時,似乎並沒有刻意的把這種疾病的傳說厘清關係,所以經過了兩千年之後,從金匱要略的原文中所看到的只是一團疑惑。 

(六)恐懼症

恐懼症通常是指患者對某種特定對象,例如:人物、野獸,的恐懼或特殊的場地如:高處、空間過大、過小、過窄、或黑暗的地方等等,產生過份的恐懼反應。

所謂過份的反應,是指對不應該恐懼的東西,或不甚恐懼的東西,發生強烈的恐懼反應,發作時甚至驚嚇到心跳加速、人事不知、而暈倒等。

醫案一

羅天益衛生寶鑑曰:「魏敬甫之子四歲,一長老摩頂受記,眾僧念咒,因而大恐遂驚搐痰涎壅塞、目多白睛、項背強急、喉有痰聲、一時方醒。

後見皂衣之人輒發,多服硃砂龍腦鎮墜之藥,四十餘日前證仍在。又添行步動作神思如痴,命余治之。診其脈沈弦而急,(中略)蓋小兒血氣未定,神氣尚弱,因有驚恐神無所依,又動於肝,肝主筋,故癇瘈發。病久氣弱,小兒易為虛實,多服鎮墜涼定之藥,後損其氣,故行步動作如痴。取天柱灸、兩矯者二七壯(以下原文曾被刪錄)次與沈香天麻湯,服三劑而痊癒。(古今圖書集成  醫部彙考四百三十三)

上述的醫案,是很明顯的孩兒接受宗教儀軌的過程中,受到了驚嚇而成之疾病,在一般而言,兒童的神經系統發育並不成熟,所以處在恐懼狀態中受驚,的確會引發許多不良的後遺症,在巢氏諸病源候論中曾記載如下的記錄:「驚癇者,起於驚怖大啼,精神傷動,氣脈不定,因驚而發作成癇也。」(卷四十五小兒雜病諸候)

這一類的疾病在民間的習慣上,是會採用收驚的方式處置,但收驚者有些有效有些會無效,結果多變。原因是種種原因會有不同的影響,必須要對症治療,才能夠產生完整的治療功效。

醫案二

石山治一女,年十五,病心悸,常若有人捕之,欲避而無所,其母抱之於懷,數婢護之於外,猶恐恐然不能安寐。醫者以為心病,用安神丸、鎮心丸、四物丸不效。汪診之脈皆細弱而緩。曰:「其膽病也!用溫膽湯服之而安」。(石山醫案 載於宋元明清名醫類案)

醫案三

是個三十歲的婦人,自十年以來就患上了頑固的失眠症。臉色蒼白而瘦弱,屬於遲緩性體質,而兼胃下垂症。據她說:「自兩年前起,又患上了頑固的耳鳴,因此在失眠和耳鳴的雙重痛苦下,好像是行屍走肉的,一直沒有生存的感覺」。

這個患者的失眠狀態,是一旦入睡之後就隨即做夢,種種驚恐的場面有如地獄圖而盡出,為惡夢驚醒之後,便因恐懼而不能入睡。

經服用各種安眠藥、而施行持續睡眠法、以及電擊療法、都沒有效果。終於加入宗教團體,但仍然在這六年間,沒有一天能得安眠。由於患者脈和腹部都很軟弱,胃內有停水。因此給與服用溫膽湯加黃蓮、酸棗仁。經服用數天後就發生效果,服用一個月後,耳鳴也大為減輕,與以前的她比較簡直判若兩人,在數個月的服藥期間,雖然有時也曾發生失眠,但是在大體來看,總算是完全脫離了十年來的苦惱了。(矢數道明  漢方之臨床二卷十一號)

 

石山醫案,是明代汪機之醫案,為其門人陳楠所編輯而成。汪機字省之,號石山。在正德年間,以精通醫術、善治奇症而聞名。這一位明代名醫與日本近代的名醫矢數道明,都同樣的以溫膽湯為主方,以治療患者的恐懼症而獲得滿意的療效。因此作者就依據兩人的治療功效,去反追溫膽湯的治療源頭:

『治心膽虛怯觸事易驚或夢寐不祥或惑於異象遂心驚膽懾氣鬱生涎涎與氣博變生諸症或短氣悸之或復自汗四肢浮腫飲食無味心虛煩悶坐臥不安。』(三因極一病證方 驚悸門)

三因方的作者是宋代的陳無擇所著陳氏生長於十二世紀的中葉由他的著作中記載溫膽湯的主要功用是治療因為膽受驚之後的惡夢及失眠症但是為什麼病人服用安眠藥無效而服用溫膽湯時卻能夠獲得完整的治療效果其原因不明

從藥方的組成來看,溫膽湯只屬於調理膽汁分泌而改善腸胃功能的藥物,並不屬於安神定魄的神經系統性之藥劑,何以會產生治療的功能,似乎是這一種患者,經過長時期的失眠和心悸之後,膽汁分泌不正常引致腸胃消化系統功能轉弱,久而久之體質就變成了虛弱性的神經性體質,所以所有的症狀都難以消除,經過溫膽湯的調理之後,體質改善所以身心得以恢復正常。

醫案四

「敷氈以步,使其不聞席音;攝養修治,無微不至,但不見寸效,在床已數年矣!於是請診於先生,先生以苓桂朮甘湯,積年之病以之漸癒。」(成績錄)

成積錄,是日本漢醫吉益南涯之醫案(17331815),其學是繼承其父吉益東洞之醫術而來,為日本古方學派最盛時期的傑出人物。在上述的醫案中,病者也是一個恐懼症的患者,經過多種治療的方劑而無效,後經吉益南涯,使用苓桂朮甘湯而痊癒。

從上述的醫案記錄來看,中國古代的名醫治療相關的恐懼症時,都是以調整腸胃功能的藥物,為主要的治療方向,並且認定為氣鬱痰生為主症,所以作者特別引用古代的相關資料來對照參考,今列如下:

「夫驚悸者心虛膽怯之所致也且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心氣安逸膽氣不怯決斷思慮得其所矣或因事有所大驚或聞虛響或見異相登高涉險驚忤心神氣與涎鬱遂使驚悸驚悸不已變生諸症或短氣悸之體倦自汗四肢浮腫飲食無味心虛煩悶坐臥不安皆心虛膽怯之候也治其之法寧其心以壯其膽膽氣無不瘥者矣」(宋  嚴用和  濟生方)

 

「假如病因驚而得,驚則神出其舍,舍空則痰生也。人之所主者心,心之所養者血,心血一虛神氣不守,此驚悸之所肇事端也曰驚曰悸其無可辨驚者恐怖之謂悸者怔忡之謂心虛而鬱痰則耳聞大聲目擊異物遇險臨危觸事喪亡心為之忤使人有愓愓之狀是則為驚心虛而停止則胸中滲漉虛氣流動水既上乘心火惡之心不自安使人有怏怏之狀是則為悸驚者與之豁痰定驚之劑悸者與之逐水消飲之劑所謂扶虛不過調養心血和平心氣而已」(元代  丹溪心法)

 

「按外有危險觸之而驚心,膽強者不能為害;心膽怯者觸而易驚,氣鬱生涎,涎與氣搏變生諸症」。(明 李中梓 醫宗必讀)

 

「小兒驚搐之症必有痰,或因驚而痰聚;或因痰而致驚。古人治驚方中俱兼痰藥,必須先治其痰,然後瀉火清神,苦痰壅塞胸膈不去,則瀉方清神之藥無所施其地也。」(明 王綸 明醫雜著)

 

從上述歷代名醫的心得報告之中,都可以發現到恐懼症的患者,日久之後會有「痰」病,中醫的痰病其實是一種人體水份代謝不良的症候,到了後來,痰與驚兩者之間會相互影響,會把病情加重,所以中醫從治療「痰症」的角度來看待恐懼症,就變成了一個新的問題,究竟心因性疾病使用藥物而產生治療功效時,我們應該如何去看待這一些疾病的定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