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針灸治療方法

針灸醫術,是一套非常古老的中國醫術,遠在春秋戰國時代,就已經有相當高的醫學水準,在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的記載,虢太子尸厥病(現代的中風病),就是由扁鵲這一位戰國時代的名醫,施用針灸的方法而救活。而孟子一書中,亦記載了:「三年之艾;可治七年之病」的言論,說明當時的針灸醫術,不但水準高,而且已經在民間普遍地流傳。

針灸的歷史演變

由於針灸術在中國的起源甚早,在當時並沒有足夠的文獻可以記載其發展的詳細情形,目前只能在當時的所使用的針灸器材上,去推測其發展狀況。以早期的針灸工具來看,「砭石」是最常用的一種工具,這種有偏鋒的石塊,通常是用來割破皮膚或小靜脈血管,用來擠出體表的惡血,

後來又曾經使用過削尖的竹枝「箴」,作為針灸的使用工具,這種竹箴是可以用來作穴道的深刺,比之砭石是稍為進步,但是消毒的情況並不好。

後來鐵造的「鍼」被採用時,針灸術的發展又比以前進步,為了適應各種疾病的治療,在漢代以前就已經製造了九種不同形狀大小不同長短差異的九針,其用途和形狀在靈樞經中,已經有詳細的記載,而現代常用的毫針、三稜針、和圓利針、均已收列其中。

這些針刺工具的發展情形,似乎表示遠在上古的鐵器時代以前,針刺術已經存在於中國之內,由於春秋戰國時代,中國的鑄劍術,就已經非常了不起,所以傳說中的干將莫邪的寶劍故事就流傳不朽。所以中國人使用砭石的治療,可能要上朔更古老的時期,經過了千百年的發展之後,才會使用到鐵器磨成的針,在春秋戰國時代的針灸醫術,已經由阿是穴發展成為了十二條正經和八條奇經的「針灸經絡學說」。

在古老的針灸醫學系統之中,也曾經記載不少治療精神病的方法和症狀,今載錄如下:

靈樞經的記錄

「癲疾始生,先不樂,頭重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心煩。候之于顏,取手太陽、陽明、太陰血變而止!」

「癲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者,候之手陽明、太陽、左強者攻其右;右強者攻其左,血變而止。」

「治癲疾者,常與之居,察其所當取之處,病至視之,有過者瀉之,置其血于瓠壼之中,至其發時血獨動矣,不動灸窮骨二十壯,窮骨者骶骨也。」

「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死者得之,憂飢治之,取手太陰、陽明血變而止,及取手太陰、陽明。」

「狂始發,少卧不飢,自高賢也,自辯智也,自尊貴也,善駡詈,日夜不休,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舌下少陰視之,盛者皆取之,不盛釋之也。」

「狂言驚,善笑好歌樂,妄行不休者,得之大恐,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

「狂目妄見,耳妄聞,善呼者,少氣之所生也,治之取手太陽、太陰、陽明、足太陰頭兩顑。」

「狂者多食,善見鬼神,善笑而不發于外者,得之有所大喜,治之取足太陰、太陽、陽明、後取手太陰、太陽、陽明。」

「狂而新發未應如此者,先取曲泉左右動脈,及盛者見血,有頃已,不已以法取之,灸骨骶二十壯。」(靈樞 癲狂篇)

靈樞經的針灸治療方法中,並沒有把所需要針刺的穴道列出,原因是這一個時期的醫術,尚停留在師徒秘傳的原始狀態。因此一穴多名,一名多穴等等的現象,非常普遍,針灸的穴道並不外傳,所以外人並不了解其中的秘密,一直到了晉代皇甫謐著作黃帝針灸甲乙經時,才被整理出來。

黃帝針灸甲乙經的記錄

本書的作者皇甫謐(公元215286),由於早年患了風痺病,而得了半身不遂的情況下,才開始去研究針灸醫學,本為治療自己的疾病,結果卻集合了晉以前的針灸醫學成就,寫下了中國第一部針灸專書,為後世針灸醫學奠定了良好的規範

,針灸甲乙經與精神疾病有關的記錄如下:

「狂易多言不休,及狂走卻自殺,及目妄見,刺風府。

癲疾僵仆,目妄見,恍惚不樂,狂走瘈瘲,絡卻主之。

癲疾,怒欲殺人,身柱主之。

癲疾,憎風時振寒不得言,則寒易甚,狂走欲自殺,目反妄見,瘈瘲,泣出,恐不知人,肺俞主之,狂言太淵主之。

心懸如飢狀,善悲而驚狂,面赤目黃,間使主之;狂言笑見鬼,溫溜主之,左腕後五寸。癲疾,發寒熱,欠煩滿,悲泣出解谿主之。

狂妄走,喜欠,巨虛上廉主之。

狂易見鬼,與火解谿主之。」(黃帝針灸甲乙經卷十二)  

在針灸甲乙經的記載中,除了以上的穴道之外,尚有其他的穴道,是可以用來治療精神疾病,今轉錄如下:

水溝、齦交、聽宮、合谷、腕骨、偏歷、曲池、液門、後溪、申脈、行間、通谷、京骨、崑崙等穴,到了宋代楊繼洲撰著針灸大成一書時,亦認為上述的穴道可以治療精神疾病,而收入心邪癲狂門之中,可見甲乙經對後世之影響非常大。

  唐代千金方的記錄

到了隋唐之間,針灸治療精神病的方法,又往另一個高峰發展,那就是孫真人十三鬼穴的出現,十三鬼穴的出處,是由唐代孫思邈的千金方中,第一次被記錄下來,其發明者是誰則不得而知,但是後世醫家均認為是孫思邈所創,所以稱之為孫真人十三鬼穴。

十三鬼穴

「扁鵲曰:百邪所病者,針有十三穴,凡針之體先從鬼宮起;次第針鬼信;便至鬼壘;又至鬼心,未必須併針,止五六穴即可知矣!

若是邪蠱之精,便自言說:論其由來往驗有實,立得精靈未必須盡命,求去與之。男從左起;女從右起,針若數處不言,便遍穴針也。依訣而行針,灸得處並備主之,仍須依掌訣捻目治之,萬不失一。

黃帝掌訣,別是術家秘要,縛鬼禁劾:「五嶽四瀆、山精鬼魅、並悉禁之」。

第一針人中,名鬼宮,從左邊下針,右邊出;

第二針手大指爪甲下,名鬼信,入肉三分;

第三針足大指爪甲下,名鬼壘,入肉二分;

第四針掌後橫紋,名鬼心,入半寸;

第五針外踝下白肉際足太陽,名鬼路,火針七鋥,鋥三下;

第六針大椎上入髪際一寸,名鬼枕,火針七鋥,鋥三下;

第七針耳前髪際宛宛中耳垂下五分,名鬼牀,火針七鋥,鋥三下;

第八針承漿,名鬼市,從左出右;

第九針手橫紋上三寸兩筋間,名鬼路

第十針直鼻上入髮際一寸,名鬼堂,火針七鋥,鋥三下;

第十一針陰下縫灸三壯,女人即玉門頭,名鬼藏

第十二針尺澤橫紋外頭接白肉際,名鬼臣,火針七鋥,鋥三下,此即曲池。

第十三針舌頭下一寸,當舌中下縫刺貫出舌上,名鬼封,仍以一板橫口吻,安針頭令舌不得動。已前若是手足皆相對針兩穴;若是孤穴即單針之」 (千金方 卷十四 治諸橫邪癲狂針灸圖訣)  

唐代孫甲邈的十三鬼穴出世之後,經過了約八百年之後,宋代楊繼洲撰著針灸大成一書時,仍然依照唐代十三鬼穴的使用方法,只是其中用穴稍有不同:

「一針鬼宮人中,入三分;二針鬼信即少商,入三分;

三針鬼壘即隱白,入二分; 四針鬼心即大陵,入五分;

五針鬼路即申脈,火針三分;六針鬼枕即風府,入二分;

七針鬼牀即頰車,入五分;八針鬼市即承漿,入三分;

九針鬼窟即勞宮,入二分; 十針鬼堂即上星,入二分;

十一針鬼藏男即會陰;女即玉門頭,入三分;十二針鬼腿即曲池,

火針入五分;十三針鬼封在舌下中縫,刺出血仍橫針一枚,就令不動,此法奇效,更加間使後谿二穴尤妙。」(針灸大成)  

千金方除了十三鬼穴之外,另外為後世推崇的方法,還有一種灸鬼法,是非常出名經常為後世所用:

「狐魅合手大指縛指,灸三七壯,當狐鳴即瘥!」(千金方)

「狐狸之憑人,使人語言錯亂,恍惚或識未到之處,或書未知之字,或其力倍常,治之之法宜灸鬼哭穴,乃以道理責之,必去矣!以患人兩手大指相並縛定,用大艾炷於兩角甲後肉四騎縫著方灸之,若一處不著火即無效,灸七壯。病者哀告,我自去,神效。此秦承祖灸鬼之法也。

予往年治神田其妻,忽患狐祟,即以此法收效」(片蒼元周 青囊瑣探)

從日本漢醫片蒼元周的處理方法來看,日本民間人士還是相信有狐狸惑人的事,這種觀念也許是從唐代民間的思想傳達所至,因為狐狸精祟人這種觀念,是流行於中國北方,尤其是長江以北的大部份地區,所以許多大戶人家,都會在院宅之中安奉一處為狐仙安住之地,傳說非常靈驗,如果對狐仙之不敬,還經常會出現飛砂走石的奇怪異象。  

針灸治療精神疾病的案例

醫案一

乙亥歲,通州季戶候夫人,患怪症。予用孫真人治邪十三鬼穴之法,問病者是何邪為害?對說:乃某日至某處,雞精為害也,令其速去!病者對曰:「吾疾癒矣」怪邪已去,言語遂止,精神復舊,以見十三針之驗也!(楊繼洲 針灸大成)

醫案二

初君三十二歲,河北人,住台北市安東街七十三巷,其夫人年三十歲,患狂病,經歷三月,經中西醫治療數次罔效,均束手無策,不分日夜,爬牆上屋,胡言亂語,三次服毒,兩次跳河,均被救起,使全家為其不寧。

有魏先生亦住該巷,視患者求各大名醫無效,遂介紹於民國四十四年十月二日來求予診,治即用十三鬼穴:人中、隱白、間使、大陵、少商等穴,針入後問病者何妖作怪?病者曰:『我是一人,非妖也!距此以北百公尺處,我有房屋被人拆掉,時下無處安身!』詢請來由,即著人查看,查看之人回報,謂所云處並無房屋被拆,只有骨灰罐被人打破,露出骨灰一堆,遂請眾人將骨灰整理好,埋於地下,買紙箔燒祭之後,將針起下,病者曰:我去也!精神漸漸復常,可見孫真人十三鬼穴之妙矣。(孫培榮 鍼灸驗案彙編)

醫案三

高先生六十二歲,江蘇人,住台北市哈蜜街,患此怪病或哭或笑,歌笑不常,遊走不定,睡臥不寧,精神恍惚,不知飢飽,如醉如痴,經其至友張先生介紹,民國五十四年三月三日,請予診治,余當施針神門、間使、陽谿、先後兩次而癒。(鍼灸驗案彙編)

醫案四

有士人妄語無常,且欲打人,病數月矣!予意其是心疾,為灸百會,百會治心疾故也。又疑是鬼邪,用秦承祖灸鬼邪法,井兩手大拇指,用軟帛繩急縛定,當肉甲相接處灸七壯,四處皆著火而後癒,更有二貴人子,亦有此患,有醫僧,亦為灸此穴癒。(    鍼灸資生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