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梅毒感染之精神病

梅毒是由一種梅毒螺旋體所引起的傳染病,傳染的途徑可由性交或其他直接接觸的方法而傳染他人,如果患者治療不當,梅毒就會侵入中樞神經侵害大腦,及血管而造成無法恢復的損害。

梅毒這一種疾病,並非中土之物。乃是歐洲傳進來的舶來品,相傳是哥倫布1472年發現美洲新大陸時,船員從土著身上得到帶回去歐洲,但是一直至1495年才被正式發現。翌年成為海上霸主的葡萄牙人,東航印度及各國通商海港,梅毒漸次流行於亞洲,由於繼續北進的結果。

在弘治十八年(公元1508年),始傳入廣東,迄正德年間蔓延傳染自南至北而遍及中國各地,因其症狀是腫突紅爛狀如楊梅,故在明代稱之為楊梅瘡。正德七年(1512),更被傳至日本始被稱為唐瘡。

梅毒在數十年間,幾乎橫掃了全世界,變成最嚴重的一種國際性傳染病。其傳染的途徑幾乎都是由帶病的船員,或商人到各地商港泊岸時,召妓而感染。由於他們喜歡留連風月場所,同時因為四處經商的關係,而將病毒流傳開去,此種病在初期,會令患者之性慾容易興奮和衝動,因此更加速這種病的蔓延。

「楊梅瘡古方不載,亦無病者,近時起于嶺表,傳及四方。蓋嶺表風土卑炎,嵐瘴薰蒸,飲啖辛熱,男女淫猥,濕熱之邪積蓄既深,發為毒瘡。遂致互相傳染,自南而北遍及海宇,然皆淫邪之人病之,其類有數種治之則一也……。

其症多屬厥陰、陽明二經,而兼乎他經。邪之所在,則先發出,如兼少陰太陰,則發於咽喉,兼太陽少陽則發于頭耳之類,蓋相火寄于厥陰,肌肉則屬於陽明故也。

醫用輕粉銀朱,其性燥烈,善逐痰涎涎,乃脾之液。此物入胃氣歸陽明,故涎被劫隨火上升,從喉頰齒縫而出,故瘡即乾痿而癒。若服之過劑,及用不得法,則毒氣竄入經筋之間,莫之能出,痰涎即去血液耗涸,筋失所養營衛不從,變為筋骨攣痛,發為癰毒疳漏。久則生火為癬,手足皴裂遂成癈痼,惟土茯苓……。」(本草綱目 土茯苓條)  

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一書,為明代之藥物學家李時珍(15181593年),花了三十七年的苦功才完成著作,該書曾被譯為七國文字,而傳入歐洲時又轟動了整個歐洲的醫學界及植物學界,後來李時珍更被當時的俄國:尊為世界十大科學家之一。

本草綱目真正的脫稿期間,是在萬歷十八年(公元1590年),著名的文學家王世貞為之作序始行付印,但因為當時雕板印刷過程之煩難,尤其是這部大著的印刷更是困難,所以到了李時珍去世時,仍無法看到其大作面世,直至逝世三年後才完成出版。

本草綱目的著述,距梅毒傳入中國的時間不過數十年,但在文字之中,不單只看到梅毒在中國流傳的情形,而且對梅毒所引起的症狀及治療方法,都有詳細的記載。在上文所述的厥陰,是指肝經所流之地,而且重要的就是性器官,及周圍的部份,邪之所在則先發出,所指的是第二期梅毒所發出來的皮膚疹,這些全身性的皮膚疹採用經絡所佔的部位來劃分,所以才有這些少陰少陽等經絡的名詞。在當時的治療方法中,輕粉、銀朱是水銀的一種製劑,本來汞的毒性非常大,只能作外科的殺蟲塗劑。

但經特殊的製煉成之輕粉,毒性會減少,服時少量不足以致死,卻可以治療梅毒之用。但服用過量仍會發生中毒的現象,如在上文所看到的癰毒、疳漏等症狀,均為梅毒未曾痊癒而侵犯人體所形成的梅毒腫瘤病變,未必是輕粉所引起的中毒現象,在本草綱目原書中,極力讚揚土茯苓治療梅毒的功用,並列出毫無毒性的藥物配方,搜風解毒散以為治療,此病之用可見當時中國醫學對新病的治療反應是相當迅速。

在歐洲方面的西方醫學,直至本世紀之初期治療梅毒之藥劑,是由德國人艾利(Ehvlich)於1907年所發明,艾氏首先發明砷之一種化合物,復經改良六百零六次之多才製成,毒性可被人體接受的Salvarsan 注射劑,因此又命名為「六零六」。

但此藥亦如中國的水銀製劑一樣,長久應用也會產生許多嚴重的副作用,後來艾氏繼續研究實驗至九百一十四次,其效用比以前的六零六佳,因此新藥被稱之為「九一四」,以別前藥。但其毒性仍然未能完全解除,直至1943年盤尼西林問世之後,才取代了這一些砷汞類的毒性藥物的地位。  

景岳全書

但當時的梅毒症和現代的梅毒症是否同一病症呢?從當時的醫學著作,景岳全書中曾有以下的記載:

「大凡此症,必由淫毒傳染而生,蓋此淫穢之毒,精泄之後,而氣從精道乘虛直透命門,以灌衝脈,所以外而皮毛內而骨髓,凡衝脈所到之處,則無處不到,其為害最深最惡,如初起時去毒不淨,或治失其宜,而隨至腐敗而殞命者亦不少矣!或至二三十年之後,猶或發為瘋毒,或至頭爛或至鼻爛,或四肢幽隱之處臭爛不可收拾,或遺留兒女致患終身,靜而思之寧有見此惡毒而不為寒心者乎?」(景岳全書)

景岳全書是明代張介賓所著,張介賓字會卿,號景岳,別號通一子,山陰人。天啟四年著有類經三十二卷,所以應是十六世紀末的人,死於十七世紀中葉,年七十八歲,由上述的記載中,此病的傳染是由於與不潔之婦女性交而得,此病毒進入人體內即全身不能苟免,病初陰器潰爛,有人在此時期即性命不保。而渡過此期如病毒未清至二三十年之後,病毒仍然會發作會出現頭部潰爛或鼻部潰爛。(應指鼻中隔等的損毀)並且可以遺傳給子女,這些情形和現代的梅毒症狀相似,相信此病的記載即為現代的梅毒不差,而且當時的醫學常識對此病的了解已相當的深。  

梅毒之現代分類

在現代醫學的研究梅毒之感染,可分為三期:

第一期的病變,會發生於生殖器官或附近,也可能會在嘴唇或口腔上發現,這些現象都是因為直接接觸所致,病灶部份形成硬結之無痛潰瘍,後來慢慢癒合而會留下疤痕,有時會引起疼痛的反應,一般稱之為下疳的病變。

第二期病變,通常發生於下疳之後六星期左右,主要是全身皮膚發疹,及其他病變,但有些病者不出現第二期的病變,而宜接進入潛伏期階段。

第三期為晚期梅毒,其病變會出現潰瘍性梅毒瘤,梅毒瘤先是無痛性之皮膚腫瘤,逐漸軟化而破裂,排出黏爛之物,此種毒瘤可能發生於鼻及咽部之黏膜,所以能引起鼻中膈損毀性之病變,其它的器官系統如:肝、胃、腎臟、心臟血管,及骨骼系統等,亦會發生梅毒瘤的侵犯,而神經系統的侵犯,通常發生於十至二十年才會出現,其病情視侵犯的部位和型式的因素所影響而定,通常的症狀有腦膜炎、脊髓勞、及輕癱為多,亦有少數病者會出現精神病。

當神經梅毒繼續進行性病變時,病者之精神錯亂,會漸漸變成痴呆症,最後可能完全變成一個廢人,這些症狀在下面的病例中可以看到一二。  

梅毒精神病之醫案

醫案一

一男子年四十二,患下疳,左半身不遂,手足顫掉擲地,且兼發癇十日、五日必一發,食時使人代哺之,仰臥蓐上正三年矣,余診之:自小腹至心下鞭滿,心悸而拘攣,乃作真武湯及三黃丸與之,時時以備急丸攻之,服一月癇不發,又作七寶丸服之。(含有輕粉的梅毒治療藥物)每日一次,凡七次而痊癒。(古方便覽)

醫案二

一男子病下疳瘡,服水銀而癒,後三年骨節無故疼痛,肢體有時腫滿而喜怒無常,百業俱廢,請余治之:心下鞭滿,脈弦而澀,蓋因驅毒過急,餘毒未盡,致閉其表,使神氣鬱冒而得,乃作再造散十劑,使兼服大黃黃蓮瀉心湯,徐徐而得癒。(漫游雜記)

醫案三

有個四十歲的婦人,自二年前就發生胃腸障礙,本症約發生在六個月前。

她現在的症狀是:頭痛、眩暈、耳鳴、視力朦朧、走路時好像腳不著地似的,搖搖欲墜,如果聽見帶有刺激的話,或者看到刺激性的東西時,便會引起腦貧血而暈倒,因為恐怕在路上發生這種情形,所以不敢單獨外出;又有很容易發怒的癖性,連在路上看見別人所穿的衣服,感覺不合時也會生氣。這在月經前後更為明顯,又恐怕在舟車媯o生心悸亢進和腦貧血,所以每次外出都要有人伴隨,如果看到刀刃時就會疑慮:自己是不是會用這種東西自殺,或擔心自己是不是會發瘋,引起種種預期的恐佈。

患者是上流家庭的夫人,所以凡是可以做到的治療方法都接受了,最近在某大學醫院檢查結果,因為Wa 氏反應(梅毒的血清反應)是陽性,所以注射薩爾佛散(即六零六),可是注射後全身症狀反而惡化,發熱而臥床數天,從此鬱鬱不樂,變為蟄居狀態,患者的身體消瘦,且患有胃下垂,皮膚柔軟,腹部柔軟,從左臍旁而至心下之間,可以觸得很明顯的動悸。

於是根據淺井家的複診書所載,給予抑肝散加陳皮半夏,服藥後的第五天,患者就能夠單獨來院了,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充滿活力。步行的時候也很穩定,據說服藥後的第三天起,各種症狀就消失殆盡,全身覺得充滿活力,能夠自己打掃房間,因此女傭人都為之大感驚異。再次予以腹診的結果,腹證和初診時完全變為兩樣,已經有了腹力,那明顯而大的動悸也鎮掙下來了,是後再繼續服用半年而使身體強壯起來,到了冬天時,便不會像往年一樣時常感冒。同時多年來的寒冷症亦隨之好轉。(矢數道明 漢方百話)

由醫案三的病例來看,病者在以前必曾受過梅毒之感染,所以Wa 氏的血清檢驗中才會有陽性反應,此種情形普通是可用抗生素或「發熱」的治療方法,將病毒殺死或不去治療對身體也無太大害處。如果再用治療梅毒的藥物去治療時,是很容易使病情更為惡化,病者接受六零六的注射後,所發生的憂鬱現象,就是這種惡化的反應,但抑肝散在此的治療作用不明。

在中國醫學的發展過程中,梅毒之藥物方劑留下了不少的記錄,但是病例卻沒有留下任何人的記錄,所以在梅毒精神病者的記錄目前仍然不明,自明代以降此病的治療記錄漸少,中國傳統醫學的醫師大部份喜歡專攻內科和婦兒科,除了陳司成著有黴瘡秘錄一書,為專門研究梅毒的治療外,大部份的正統醫師都不大喜歡梅毒這一門的治療,所以才會令相關的著作如此單薄,見不得人也,因此時到今日中醫治療梅毒的實際效果如何,都無法得知它的實際內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