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胎產精神病

婦女在懷孕生產期間,經常出現一些精神失常的症狀,這一種精神疾病與病者的新陳代謝異常有關,由於這一種精神症狀與其他的病因不同,所以有需要獨立作為討論,所以另闢一門而稱之為胎產精神病,或稱之為產褥精神病。

此種精神病的患者,在懷孕期間可能即有生理上的障礙,例如:生產期間可能因為大量失血而造成大腦功能的障礙而發病,雖然有些心理學家認為是由於心理衝突,對嬰兒的不滿恐懼等情緒所造成,但是因為病者的發病與生產的次數無關,甚至有些患者會在三四胎之後,才有這一種症狀,由這些記錄來看,可以發現此病的心理因素並不及生理因素的影響為大。

因為婦女在懷孕期間,其身體內的內分泌已經開始改變,並且因為胎兒的發育長大對於婦女的內臟血管等的物理性壓迫,影響了腎臟的正常排泄功能,又婦女在生產過程中,亦會出現失血的影響,所以產婦在生產之後的三至七天,或數星期內都容易出現情緒不穩定的反應,與憂鬱症反應的發生,另外甲狀腺功能低下的分泌,是會造成精神疾病的產生因素。因此產前和產後之間的內分泌,都會因為重新調整分泌時,都可能變成了誘發精神症狀的生理因素,所以將胎產精神病作為獨立一門來處理病者,是非常必要的事實。

胎產精神病,在中國醫學史上的出現,是屬於中古時期的醫學突破,最早出現這種病例,是在宋代的醫學著作「婦人良方大全」一書中,後來經過明代薛立齋的補充,到了清代沈堯封又再增加不同的理念,而完成了婦產精神病的治療發展。  

婦人良方大全

陳自明,字良甫,江西省臨川縣人,約生於南宋光宗紹熙元年,至度宗淳祐元年之間(公元11901270年)。在古代的社會堙A婦女門生了病,總是諱疾忌醫,尤其是在懷孕與產前產後分娩的日子中,更不好意思跟男性的醫師請教,而只能信任一些無知的沒有學識的產婆,往往由於調理失當而造成嚴重的疾病,在生產時只能依賴那些缺乏醫學知識的產婆,所以生產的過程中婦女,有如面臨鬼門關的恐懼。所以過去的產前產後的婦女,死亡率是非常高,而一般的男性內兒科醫師,對婦產科方面又不願意有太多的涉獵,這種中國男女道德之間的因素,造成了醫學上發展的偏差

宋代的陳自明能夠突破這些重重的障礙,而花畢生精力去研究婦產科,替婦科打下了很良好的基礎,才使婦產科在中國醫學上,成為獨力一門的科學,他所編著的婦人良方大全,約於嘉熙元年全部完成(公元1237年)。此書一出中國婦產專門學科,就即告奠定,而後世的婦科著作,大都與本書的結構或內容有關。例如明代王肯堂撰證治準繩女科一門,多用其書;又婦人良方大全原書,至明代之後薛立齋嘗加刪定,並刻入薛氏醫案於其中,而成為現代的通行本。

「產後癲狂,乃敗血上衝,用大聖澤蘭散加砂仁末三分,酸棗仁湯調下,或硃砂二錢研細,以乳汁調和入紫項活地龍一條滾二三沸去之,入酒再用重湯煮溫分三服。」(婦人良方大全  卷十八)

「產後狂言譫語,乃心血虛也,用硃砂末酒調下龍虎丹參丸,琥珀地黃丸亦可,如驚悸歌哭癲狂等症,當參十九卷治之。」(婦人良方大全  卷十八)

「產後如見鬼神,或言語譫妄,皆由血氣虧損陰虛發熱,或瘀血停滯,以致心神煩躁而然也,宜以調經散治之。」(婦人良方大全  卷十九)

在宋代的醫學觀念中,陳自明的時期,可能只有敗血上衝的一個觀念,因為當時宋代北方的婦女,比較能吃苦耐勞,所以陳自明的用藥都會比較剛猛,明代薛立齋時期,由於接受了李東垣的溫補觀念,和朱丹溪的滋陰理論,才會有那麼多的調補身體的理念與用藥,因此作者從婦人良方大全的文字中研判,陳自明善於「攻瘀」;薛立齋善於「溫補」,再力加上後來清代的沈堯封善於「治痰」,這三個大原則,加起來就完成了中醫的胎產精神疾病的治療大綱。  

治療大綱

攻瘀:是因為婦女生產完畢之際,胎衣的排除不完整,或者是其他因素所導致的瘀血或凝血,無法順利排除在體外時所引致的病變。

溫補:是因為婦人懷孕期間,要提供大量的養份給嬰兒,所以許多產婦在生產完成之後身體已經被掏空,生理狀態處在瀕臨崩潰的狀態,因此不能隨便使用通利及寒涼性藥劑,只能用溫補的方式把她扶起來,所以扶正比裕邪更為重要。

關於痰病:所指的是患者的新陳代謝的改變,例如甲狀腺的分泌就有很大的變化,這一些變化都會造成婦女身上的水份代謝出問題,許多產婦只要用肉眼就可以看出身體的水份太多不易排泄出去,這些疾病都被歸納為痰病的處置。

醫案一

一產婦患前症(產後癲狂)或用大澤蘭湯而癒;後又怔忡妄言,其痰甚多,用茯苓散補其心虛頓癒,又用八珍散加遠志茯神,養其氣血而安。(薛立齋醫案  轉載於婦人良方大全)

醫案二

一成年婦產後半月餘,發狂打罵不休,夫鎖之磨上,余付無極丸六錢,分兩服酒下,服畢即止,越四五日復發,又與六錢後不復發。(沈堯封 沈氏女科輯要)

醫案三

李氏住館驛弄三十一號,小產後梜暑熱痰濁瘀血衝心,態度奇變,如有神附,滿口京白且唱戲劇,新產忌用涼藥,但亦不能執而不化,先當通瘀豁痰,繼清其暑熱,用藥固極棘手處方:鮮石菖蒲  遠志  茯神  琥珀  龍齒  赤芍  南星  川藭  半夏

服後下一大血塊而神清,去菖蒲琥珀加丹皮竹茹六一散而安。(沈芝九 全國名醫驗案類篇續篇)

醫案四

一婦產後別無他病,時若與人對話或驚叱,或悲慘,家人勸慰乃大聲曰:「鬼神滿室結隊成群,曷不與我敬送之」!

醫用調經散愈而復作,仍用前藥益甚,反朝寒暮,暑痰涎上涌,脈軟急疾重按無神。余曰:「此血氣大虛,心失所養而神不守舍也,故乍所見名之曰乍見鬼神。」朝用八珍湯加遠志;夕用加味歸脾湯加棗仁柏仁,各五十餘劑而寒熱頓解,痰涎亦化,病不再發。(徐靈胎醫書全集 卷四女科醫案)

醫案五

一婦產後,時癲時狂,或言或笑,或怒或哭,脈數弦洪,此心氣虛而心火為之升降也,先以茯神湯耑補其心,癲狂之勢日以漸減,又用八珍湯加遠志棗仁,三十餘劑而痊安。(徐靈胎醫書全集 卷四女科醫案)

醫案六

一婦人妊娠至五月,患水腫及分娩尚甚,(中略)爾後發癲狂,呼妄罵晝夜無常,將脈則張目舉手勢不可近,因換以甘麥大棗湯,服百數帖漸漸復原。(生生堂治驗)

醫案七

丁姓婦,產後神昏譫語如狂,惡露仍通,亦不過多,醫者議攻議補不一,余尚陶前輩後至,診畢曰:「待我用一平淡方服下去」用朴橘紅石菖蒲等六味一劑,神遂清,四劑霍然,此方想是經驗,故當此危症絕不矜持,歸語舍弟慶虞,答曰:「此名六神湯」余未考所自。(沈氏女科輯要)

醫案八

甲戊孟春,錢香樹如君,產後微熱痞悶,時時譫語,惡露不斷,余用理血不應,改用六神湯四劑,病去矣!(沈堯封 沈氏女科輯要

沈堯封的六神湯,是從前輩余尚陶的處方中學來,痰迷的處置在上述已經討論過,在本文中要討論的是惡露的問題,婦女在生產之後,子宮內因為某一些血塊或子宮內的胎衣之殘餘物質,都會在這個時候匯聚在子宮變成分泌物排泄出來,由於過程中會出現一些惡臭,所以醫學上稱之為惡露。

惡露初呈血狀,二三日後變成褐色肉漿;五六日而成混血黏液;再次則變為混膿黏液,常有腥氣,漸次排出量減少,持續四、五星期之久方始完畢。如果惡露不下或澀少,皆是屬於病理之分泌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