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豚病是歇斯底里症嗎?

「奔豚病」是中國醫學中一種懸疑已久的疾病,尤其是在清末民初以來,西方醫學之傳入,許多中國醫學家,因為在西方醫學之中找不到這一種疾病的記錄,也因此造成中西醫學的交流過程中,產生了一個疑問?

因此曾經懷疑這一種疾病,可能是一種歇斯底里的反應,有幸本書作者曾經巧遇了一次這種經驗,所以特別以附錄方式,提出作為醫學之討論。 

奔豚病的記載,最早出現於難經在第五十六難的記載中:「腎之積名曰奔豚,發於少腹上至心下,若豚狀,或上或下無時,久不已,令人喘逆。」

另外在東漢時期的張仲景,所著的傷寒雜病論亦有此記載:

「師曰:病有奔豚、有吐膿、有驚怖、有火邪、此四部病皆從驚恐得之。」

「師曰:奔豚病,從少腹上衝咽喉,發作欲死,後還止,皆從驚恐得之。」

「奔豚氣上衝胸,腹痛,往來寒熱,奔豚湯主之。」

「發汗後燒針,令其汗,鍼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至心,灸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

「發汗後,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金匱要略)

 

奔豚病發作時,病者先覺腹部有劇痛,繼而感到胃內有氣體上沖,而痛處隨之轉移在喉部、胃部、或腹部。痛楚則減輕,但不久之後痛處又會再下移至腹中,「豚」字本來是指小豬的意思,而「奔豚」就是指人體內有一隻小豬,在上下跑來跑去。

這一種疾病發作之時,有部份人士會發生嘔吐,或昏迷現象。所以日本的方輿輗、餐英館治療雜話,均認為這一種病是癲癇症的一種症狀。

又因為奔豚症發作之後,病者即可以馬上恢復正常,而身體上不留下任何病灶的痕跡,並因為金匱的記錄中有:「皆從驚恐得之」。所以余無言等人則認為:是一種歇斯底里症的反應;另外也有一些人認為何能是一種疝氣痛?胃擴張?或胃下垂?等等的症狀反應。  

由於在奔豚病的處方中,藥物的組成並無明顯的現象是供給癲癇病的配方使用,而且痛極而昏的現象與癲癇症也不合,所以奔豚症的研究的確是很可疑的一種疾病?  

目睹奔豚症

但是在1978年當年,曾經參加中廣國樂團,進行環島的國樂表演時,曾經親眼目睹了一次症狀的發生,今記錄如下:

197856日,中廣國樂團在台灣進行了一次環島表演,當晚在屏東有一場演奏會。團員中有一位陳姓男團員,在早上即覺得不舒服,有如一股氣體閉塞在胃中,病情漸漸加劇,並感覺有氣體由胃中升起上塞於喉間,至為痛苦。

後來痛苦又降回胃中,曾送高雄省立○○醫院,被診斷為腸炎,打了一瓶葡萄糖,但是無效。至傍晚發作更烈,至屏東※※醫院治療,診斷為『胃痙攣』,經注射後全身發熱,病者噯出一口氣,馬上恢復正常,和發病之時判若兩人。

由這次的經驗之中,讓我了解奔豚病即是現代的胃痙攣。

病者感覺喉間如有物塞住,或者疼痛的感覺,是由於胃腸痙攣的部份所造成,所以才有氣衝咽喉的感覺出現,並因為痙攣之時是,由一方發作傳到另一方去,所以就出現了氣體移動,上下交替的反應。而奔豚症的藥方,其實都是調整腸胃功能的藥物,其中的配方中桂枝加桂湯,應該所指的加桂是加肉桂而非桂枝,余無言醫師曾有以下的經驗。

醫案一

「余於奔豚一症,往昔曾治療數人,均用桂枝加肉桂藥到病除如響斯應。

此得於庭訓者,如是然未敢以加桂枝一法而以病家作試驗品也,前年因與中國醫藥學院同道爭論此點,乃欲一窮其究竟?

適有趙姓婦,年四十餘,以產後三日,體受風寒,始則陣陣腹痛,繼由小腹上衝群,醫以為惡露未盡,多用行瘀散結之品不效,其痛益劇發則,其氣暴起由臍下直上衝心腹中,積氣四散,氣息復舊,神清漸安。一日夜中要發七八次,十餘次不等延,已一星期之久。

延余診,余診為奔豚症,因欲試驗加桂枝之法是否有此能力,乃用桂枝六錢芍藥四錢,他藥準此比例與服一劑不效,再劑止亦不效,而病者則痛更加劇,體更憊甚,米飲且不進。

余思不能再以病者作試驗品矣,乃將桂枝減為四錢與芍藥同等量,加肉桂五分囑令將肉桂另外沖與服,迨一服之後其痛大減,脘腹之積氣四散,時時噯氣或行濁氣,繼服二劑其病若失。」(余無言  金匱要略新義)

醫案二

又一患者趙某之子,年十九歲身體向來瘦弱,面色晦黃,以腹部受寒,始則腹中不時而作痛,後忽發作氣衝胸腹,或左或右攻衝,痛時咬牙閉目,頭有微汗,而手足發冷,時作時止,舉家視為怪病,由李錫頤君介紹予診治。

予一見知為奔豚病,為處桂枝加肉桂與服一劑而知,三劑大減四劑痊癒。(金匱要略新義)

病例三

予曾治平姓婦,其人新產會有仇家到門前尋仇,毀物,漫罵,惡聲達戶外,婦大驚怖,嗣時少腹即有一塊,數日後大小二塊,時上時下腹中劇痛不可忍,日暮即有寒熱,予投以炮薑、熟附、當歸、川藭、白芍二劑稍癒,後投以奔豚湯二劑而消。(曹穎甫金匱要略)

病例四

煙田傳一郎之胞妹,年二十餘,臍下動悸,沿任脈發生拘急,時時衝上心下,發作之時角弓反張,不省人事,手足厥冷,呼吸欲絕,雖經數位醫師治療無效。我診療後,認為是奔豚症,而給予苓桂甘棗湯,服用數十日後病情減了七八分,惟腹中常常刺痛而牽引手足,於是兼用當歸建中湯,數個月後便告痊癒。(淺田宗伯翁橘窗書影)

病例五

一男子年三十,奔豚日發一次或二次,甚則牙關緊急不省人事,百治不效,先生診之臍下悸,按之痛,使服苓桂甘棗湯加大黃,兼用反胃丸二十丸,每日一次旬餘癒(生生堂治驗)

病例六

一婦人,患有數年的痼疾,每年發作一二次,發作前為神經興奮,如同歇斯底里的情況,繼則胃部出現堅硬的塊狀物,忽然上升塞住咽喉,給與半夏厚仆湯,大奏其效。(荒本性次  古方藥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