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ido 之探索                    方永來       1995年 9月17日

前 言

對於心理學宗師佛洛伊德所提倡的性驅力 (Libido) 的學說,在作者還在政大心理學系就讀時 (1971∼1975年) 就閱讀不多,原因是生活背景與人生經歷都不足,差距較大,當時所喜愛的是人文主義的理論。

由於心理學的基礎觀念上,是反對非科學的宗教思想,所以基本態度上是反宗教的傾向。因此,作者自政大畢業以來整整十年堙A都過著極端無神論的生活,不願意去接觸宗教。一直到1985年,於偶發事件中,才發現到在中國傳統的文化上,宗教修持是千真萬確的可以產生靈異力量,而且鬼神的力量是真實的存在。

從1986年到今1995年8月,也幾乎過了十個年頭,在佛法的修持研究上,作者已經打破了傳統的研究和教學方法,把佛法的修持提升到對外太空的研究,因此本年三月創造了「方氏智慧程式」的高級智慧型的氣功佛法訓練計劃。本以為對修持方法上已經可以交差,可以進入退休狀態,讓其他人去發展和研究。

誰知八月份又遇上一些人性變化的極端現象,顯示出多年來的佛法修持方向上,還是忽略了一個重要的題目沒有去研究,才會發生這些問題。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去沉思,才漸漸發現佛法的發展過程中,由於宗教的道德觀影響,遺漏了人類最基本的性與攻擊性的問題,沒有作深入的研究,所以在人類的宗教歷史中,Libido的問題,就像一個潛伏性的炸彈一樣,不斷的出現,困擾了許多個世紀。

同樣在佛教的歷史中,西藏密宗紅教的宗師,曾經在這個問題上發展了一些時間,所以一些男女雙修之法以及佛殿中供養男女相抱做愛的歡喜佛,都是這個問題的研究產物。但是後世的人以為他們藉以雙修之法為名而實行其縱慾之目的,反而敗壞了這個神聖的傳承。

今天,本人歷經十年佛法的修持後,再發表Libido的學說,的確也會引起許多人士的嘩然。但是對於一個忠於人文主義的科學研究者來說,任何對人類有貢獻的成就,都應該適時發表出來。所以,發表這一篇文章來說,本人是以一種平常心來發表,並不在乎別人的有色眼光,也不在於嘩眾取寵,希望大家更能用嚴肅的心情來看待這一篇完整的報告。



序 言

為了要讓讀者完整的了解Libido的意義,本文會分成下列程序給予說明。但文章的開始,要跟大家提醒一下,Libido的意義,雖然是由佛洛伊德所提出,但本文的介紹,並不完全是佛洛伊德的精神,而是單純Libido的全新探索。本文的Libido與佛氏的學說是有著相當大的差距,但在研究的發展方向上,本人是採用佛法修持的角度上探索這個問題,而不是在心理學上討論這個問題。

下列幾個專題,就是本人希望大家能夠一步步的了解這個題目的架構,不要以為已經對佛氏的學說已經非常清楚,就把文章跳閱,直看結論。因為,這種閱讀論文的方法,會令你有很大的損失!你們一定要細讀,才會知道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什麼樣的問題!

(1)人格的基本結構

(2)學習

(3)Libido的真相

(4)Libido的基本圖說

(5)如何進入Libido的世界


(1)人格的基本結構

在佛洛伊德的學說架構中,佛氏提出了人格的結構是由「原我」、「超我」、以及「自我」所構成。

(1) 「原我」所指的是原始的我。這個我經常是使用原始的慾望為作業方向,令人類對事物產生驅力以及動機。

(2) 「超我」並不是指超人的我,而是指人類在成長過程中學習到的社會道德規範及父母的道德標準所產生的我,他是屬於神聖或教條式的禁忌力量。

(3) 「自我」是指人類在成長期間,歷經原我的慾望要求及超我的教條禁忌下,選擇出的協調方向,或變態方式而誕生的我,他是屬於人類比較自主性的力量。

對於心理學家來說,原我、超我、自我的學說,是用來說明影響人格發展的三股基本力量。這三股力量是看不見的力量。

但對於一位修持佛法已經開悟的人來說,這三個我是有其實際的形像和擁有某些特殊能量的個體,他們並不是抽象的學說。對本人之觀察來說,「超我」經常以佛菩薩的狀態出現,「原我」卻是經常是關在地獄中的魔鬼,而「自我」經常是以小孩子狀態出現,透過佛法和心理治療的處理後,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中和或平衡的效果。

為了更完整的解釋人格結構,我常用汽車的特性來說明。「原我」就好像是汽車的引擎,它是汽車產生能量和動力的地方。「超我」就好像煞車一樣,它能夠降低汽車的衝動而使大家更加安全。「自我」就好像方向盤一樣。它可以控制我們的方向發展,幫助我們到達某處的目的地。

這三個我只要出了一些問題,那在我們人生的路途上可就波折連連。因此,也許動力出現了問題,會使到我們沒有馬力,或者發生衝撞的意外,要不然就是方向操縱錯誤而脫軌,不但到不了彼岸,甚至會出現人員傷亡的慘劇。

事實上,一個完美的佛法式的心理探討過程,就好像汽車送交保養廠一樣,當我們生活了一段時期之後,就應該回廠檢視一下這三個我的功能,是否出現了障礙?是否需要調整功能?每一段時期的檢討反省,都可以讓大家更安全而且走上更遠的路。

(2)學習

雖然Libido是精神分析學派的學說,但行為學派的學習理論對於本人來說,亦見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因此本文也要強調行為學派的論調:一切人類的行為,均由其過往的經驗中,經過學習的條件後而塑造出來。整個行為的誕生,都可以從「增強」、「消弱」以及仿同的方向上,發現在其心理歷程上,留下許多的學習因素存在。

但是,在學習的前提發展下,個人的內在成熟度,與認知的條件不同,會對於事件的發生,產生扭曲而成為錯誤的方向發展。當這種看不見的學習程序在進行時,大家都看不到他實際上的影響力,一旦這種效應根深蒂固之後,恐怕去改變他就有很大的困難。那就好像蓋房子一樣,起初只有鋼筋一條一條的加上去,或者只是木條一條一條的釘上去,一旦房子落成之後,再去改變它就有很大的困難。

對於人格行為的學習期中,以佛氏的說法有三個重要的時期,那就是口腔期、肛門期與性蕾期。

口腔期是指嬰兒時期嘴唇的吸奶嘴反應,這個時期嬰兒除了正常的吃奶時間外,尚會花許多時間去吸奶嘴。如果太早戒掉其吸奶嘴行為,會引起嬰兒的焦慮不安,引發安全感缺乏的問題。太晚戒除則會形成兒童的依賴性。

肛門期,是指嬰兒對排便的感受,經過成人的不同態度會塑造成不同的性格,其中封閉、吝嗇,或者放任、放縱兩種性格,會在這個時期,經過增強或消弱的過程把他塑造出來。

性蕾期,兒童發育在成長的過程中,由於性器官的發育,賀爾蒙的分泌,以及第二性徵的出現,都會引導兒童對性知識的好奇及探索,但事實上,由於社會、家庭、以及族群的不同,都會帶領出不同的學習經驗。因此性的問題就好像花蕾一樣,在那重重的花瓣交疊下,不知道他們的將來究竟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錯誤的性觀念以及罪惡感,經常在這個時期形成。

在人類整個成長期中,佛氏的學說是重視到焦慮、恐懼與挫折,會造成人類成長中的許多心理情結。

而行為學派的學習理論中,他們是強調學習情景中一旦出現兩種不同或相反的驅力時,就很容易形成這種心理症的出現。

本人在臨床處理個案時,經常可以檢視到行為學派中所指的心理症問題。
這些問題的背景上,經過本人特異功能的程序檢視時,心理情結的形狀,就類似太極圖一樣。

兩股不同的能量交疊而產生漩渦一樣的反應。這種現象,我經常採用發電機的原理來解釋。那就是在人類成長的過程中,如果觸動了兩種極不相同的情緒或者是相反的驅力,他們會好像發電機一樣被啟動,反而會提供給個人一個永不消失的能量,支持這個不正常的學習反應,一直進行不正常的干擾或顛覆反應,使當事人經常進入這種異常行為的狀態而難於脫身。

由於這種漩渦的形成與消除,經過宗教修持者的特異功能,是很容易掌握其動向與變化。而臨床上的觀察結果,只要當事人進入兩種極度不同的情緒或要求下,許多狀況都會歷史重演。這種漩渦出現的現象,在佛法的修持系統上,唐代的六祖惠能,在其著作六祖壇經上曾經有記載,因此,有許多人採用禪宗的方式處理心理治療,也能夠產生相當大的效果,相信跟這種漩渦的再生與消失,有很大的關係。

(3)Libido的真相

Libido的中文翻譯,經常譯為「性驅力」但事實上,它是蘊藏著兩股不同的力量。這兩股力量就是「性」的滿足與「攻擊性」的滿足。

雖然在上一節的文字中,我探索到人類任何相反的情緒或者衝突時,都可能引發一種像發電機一樣的漩渦力量。但事實上,我們經過臨床上的操作使用,其他情緒與情結都很快就消失而失去光彩和能量。

但是Libido這一股力量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會一直加強,隨著本人的心智成熟度增加,心胸的廣闊度增加,這一股力量由起初的混濁土黃色,變成更加光芒萬丈,而且純潔度增加。比起去年本人練楞嚴經的真如時所產生的「百寶光明,淨如琉璃」的感受,有更強烈而又更深遠的光芒,而且歷久不散。

由於這一股能量歷久不散,與佛菩薩現身時的光彩,毫不遜色,而且這一股力量加持在人體上時,會令人產生一種溫和而滿足的感覺,所以一些焦慮、煩燥以及內心的陰暗、瑕疵會很快消失。

如果這一股力量一兩個星期內就消失的話,我今天就不會花費那麼大的心力去研究它。自從我發現他的存在之後,其出現的圖形是兩個英文字母S形的組合,性的字母是金黃色,比較大而且較高,攻擊性的S形位置略低也略小顏色帶黑,兩個S字形的中間有一條橫條相連。這個圖騰的力量很溫和,但並沒有產生漩渦形的運動,它只是呈現很安祥而發出無窮的光芒。(註:第二個S的圖形有點像F)

對於一些研究精神醫學而不了解宗教修持術的人來說,可能認為這是一種幻象或錯覺。但是對於一個已經有十年的佛法修持者來說,對於人類的幻覺、錯覺都有相當豐富的分辨能力。尤其是本人今天在佛法修持上的成就和經驗,已經可以躋身在唯識學派的上師級行列中而毫不遜色。但是今天面對Libido這股力量的真實境界時,我毫不猶疑的把佛法的面具拿下。因為我研究佛法時的動機,就是本著人的立場,把佛法對人類的好處研究出來。

今天在佛法的範圍中,無論顯宗、密宗、禪宗、淨土、華嚴、法華、阿含、楞嚴的精華,我曾經自覺可以參透無礙,但面對著Libido這股力量時,我才發現到這一股人世間的自然力量,在我研究佛法的過程中,一直把它遺忘。

這一股力量老早就存在人世之中,它擁有極其深遠而廣闊的空間。大家也許曾經被那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深深的打動,其實就是這一股永垂不朽的力量在支撐著這些故事在人間處處播種,它是人類愛情故事的昇華力量,也是一切生物體的基本動力來源。人類的獲得這股力量,有時候需要由動物的基本需要作發展的起點,透過文化的薰染,與個體的內在思想智慧成熟度的不同,而得到不同程度的昇華感受。所以Libido的本質是深情而不是縱情,事實上,它是純潔但卻能接受瑕疵。

平時如果諸佛菩薩在我跟前出現時,我會內心震動而不是感動,但是面對著這股力量時,我卻是感動而不是震動,以我在目前的意識、知覺、感受以及思維、邏輯都很清晰很正常的狀態下,告訴大家Libido應該是下一個世紀中,最值得大家重新研究的對象。

在這個領域表面上看似好像只是人生的一小插曲,但事實上它真正擁有的空間和力量,可以媲美任何一個宗教。雖然沒有人跟它成立宗教,但事實上,它卻比宗教的影響力更大更深的影響著每一個人。面對著這一股力量時,我對它所作的讚嘆勝於對任何一個菩薩的讚嘆,因為它是古今中外無數無量的有情人的愛情結晶昇華出來的純潔力量所構成。

雖然我的婚姻生活很正常,已經無缺陷,我也不是一個追求愛情生活的年輕小伙子,我的經濟條件以及一切人際關係都沒有缺乏,但面對著這股力量時,猶如面對千百億對偉大的愛情故事男女主角的登場亮相一樣,生命的光輝被點得更亮,愛情故事的歷史與溫馨會一幕幕的在心靈深處一閃而過,生命力好像跳回二十多歲的感受,愛情的滋味重複浮現在心頭,雖然往日的情懷早已消退,但心境卻猶如當年初戀一樣。

因此,在本年1995年的農曆八月十四、十五、十六三天,舉行了一次座談會,很高興的跟學員介紹了Libido這個事實,結果,不但人間反應強烈,連天上與地下的靈界都匯集,對這個題目發生嚴重關注。結果在農曆十七日晚,一對學員夫妻上山作一次婚姻治療,竟然引發了一大堆天人匯集空中,並換上了中國古代的鳳冠霞被的新娘裝束,要準備結婚,要求替他們公證。

在這學佛的十個年頭中,我碰到不少的鬼神,他們只會要求我們跟他們辦皈依以及施食,讓他們可以轉生佛國,但十年以來所做皈依的總和,卻比不上那一天要結婚公證的人多,因此我決定擇期在農曆八月二十二日,陽曆九月十六日星期六晚上,再正式替天上的•••和地上的•••同時舉辦一次正式的儀式。但願:「無論天上、人間、地下以及全宇宙的人與非人,願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上述這段故事,也許不應該見於文字,以免被人誤會我在傳播鬼神之說,影響這個社會。在本人以前所著述的佛法著作中,我都會把這種靈界的現象記錄剪掉。但是這一次不一樣,我那麼清晰的把它記錄下來,就是希望他人對Libido這個領域,應該好好的思量,日後如何下手去研究他,但千萬別要把它當作笑話一樣嘲弄它,以及藐視或輕薄它。因為這種人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變成受害者,因為Libido的另一半力量,就是擁有破壞和毀滅的力量,這種力量亦甚於宗教的報復力量。所以不懂的人也千萬不要惹火它,這種力量顯出威力時,也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以抵受得了的事。

事實上,在靈界的法律中,在生前沒有結婚的人士,死後靈體與靈體之間,也不能隨意結合。因此在中國民間的傳說以及風俗,都有娶鬼妻的事實出現,或者是替死去的子女辦結婚的例子出現。今天本人的如此決定並無嘩眾取寵之意,這次的活動也只是私人性質的團體活動,並沒有向外招徠信眾參加聚財的活動。當大家看到這篇文章時,這個儀式和聚會早就已結束,而且我也不會再舉辦這一類型的活動,以避免遭人議論。


(4)Libido的基本圖說

Libido的描述雖然已經很多,但Libido的基本理論卻不容易解說。因此本人採用座標的圖形來解說這個Libido的新涵義,讓大家更容易了解他是什麼!
在右方的座標圖上,圓圈代表Libido的基本能量。X軸的右方代表滿足,左方代表壓抑。Y軸的上方代表昇華,下方代表沉淪。

在圖形的第I區中,表示滿足和昇華,第II區表示壓抑和昇華,第III區表示壓抑與沉淪,第IV區表示滿足與沉淪。

如果我們將Libido的攻擊性代入這個圖象時,第一區內的人就是能從攻擊性去滿足和昇華的人士,例如許多的軍事家、武術家、與那些軍事武器的發明家。他們都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滿足了攻擊性而又能昇華的人士。

在第二區壓抑而能昇華的人,通常只出現於宗教的修持者或一些禁慾的聖哲身上,才能夠輕易達到這種境界。

在第三區的領域中,是指那些壓抑而又沉淪的人。這種人雖然用壓抑的方法來處理攻擊性,但心中憤恨並不能平息,因此個人的超我,不斷攻擊這種念頭,或者是這種人在日常行為上常不能節制,因此經常情不自禁的又冒出頭。這種現象會變成相當大的困擾。但是經過長時間的壓抑後,這種力量轉變成地下發展,因此這一類人平日表現溫馴敦厚,而實際上卻是炸彈一樣,平常表現正常,一旦受到刺激,有如彈藥庫一樣,一爆就不可收拾。

由於Libido具有毀滅的力量,因此壓抑的攻擊性被引發之後,會引致毀滅性的反應。這種反應有廣義及狹義兩種,破壞只是表面的狹義現象,消失才是真正的廣義現象,這種消失包括了死亡、冷淡、關係消失、遷移、以及人格分裂和重組等等現象。而毀滅的對象又可以劃分為自身、他人,或某種代表性的符號或物體。所以自殺或者慢性自殺經常被選用。所以這個區域的人,經常生活在危險而不自知的狀態中。

在第四區的人士來說,是滿足攻擊性而又沉淪的人士,通常是那些喜歡採用暴力的方式去處理事件的人物,也許某些黑社會組織的成員,是經常使用這種方式生活。而事實上,這種人也普遍的存在一般家庭的成員中,數量也不少。

同樣的座標圖用來對Sex的現象作說明時,第一區的領域中,是既能滿足而又能夠昇華的男女,這些人士的出現,我們只能從小說電影或一些傳記文學中發現,世間真有這種人嗎?

在以前,你們問我這個問題,我可能無法肯定,也可能不予回答這種問題!但今天你若向我詢問這個問題時,我一定給你一個確定的回答,真的有這種人,而且許多人都可以辦得到。因為它比學佛的過程更簡單更容易成功的獲得。所以我的答案是完全肯定的。

雖然Libido的滿足和昇華,對許多婚姻或戀愛中的人來說,它只是一個桃花源,只是一個烏托邦。但大家依照本文一步一步的去了解它時,大家也一定可以獲得這種婚姻的昇華現象,進一步的感受到婚姻的美滿和幸福。

在第二區的領域中,能夠採用壓抑而昇華的人士,大部份還是屬於禁慾的宗教的修持者,才能成就。

在第三區的領域中,是禁慾而又不能滿足者。他們時常會產生慾望的衝動,或者是已經偷偷摸摸的跟別人有婚外情,或其他不正常的性變態行為。但在日常的行為上,卻還要假裝一本正經,這些人都會變成社會上的炸彈。
正如攻擊性的第三區人士中,性的挫折者,在戀愛或婚姻上出現挫折時,亦經常採用毀滅的方式來處理事件,所以自殺、他殺、或種種報復的手段亦會從中衍生而出,因此這一類人,其實正如炸彈一樣的危險。

在第四區中標示的,正是一些性解放的人士,或者是一些婚姻生活燦爛的人士。他們為了滿足性的慾望而沉淪在慾海中過日子,但許多西方的藝術家卻是採用這種方式去提昇本身的創作能力。

在上述的座標圖上,許多人都只關注到第一區的滿足而昇華這個領域。但實際上,大家要關心的應該是第三區。因為在自然的社會狀態中,要產生第一區的人物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事。真正能夠成功的人士,應該是由第三區的危險炸彈區中,跨越到第一區的人士。因為這種人士,才會真正的深度體會Libido不滿足的悲哀。從這個區域爬出來的人,有如從地獄爬上到天堂的人一樣。只有他們,才真正的了解Libido對人類所產生的嚮往力,也只有他們才會珍惜這種人性的光輝。

(5)如何進入Libido的世界

在人類的成長過程中,有許多因素都會形成人類的變態性行為反應,例如自慰、殉情、窺視,戀物、性錯亂、性虐待、性騷擾、暴露、嫖妓、亂倫、濫交、多角戀愛、婚外情等等,都會影響到正常的婚姻生活。如何讓自己能夠跨過這些變態行為的欄杆,而跳出不正常的範疇時,大家才能夠讓自己的自我進入成長的階段,循序漸進才能夠真正的獲得Libido的力量。當大家接觸到真正Libido的力量後,那些心理上的障礙,都自然一掃而除。

對於一些婚姻關係正常的人士來說,大家如果能夠以成熟的眼光檢視彼此過往的生活,再以熱誠真摯的心去互相關懷,互相包容,傾吐彼此的過往與感覺,時機成熟的時候,彼此只要手握著手,掌心貼著掌心,就能夠引發出Libido的力量。

敏感度高的人會很清楚地感受到這一股能量,敏感度低的人就不會對這些事情產生太多的反應。因此,敏感度高的人可以直接進行Libido的訓練方法發展。敏感度低的人就只能依賴高人指引,一步一步的往Libido的世界進行探索和了解。

Libido的能量如果自身能夠打開的話,當然是很好的事情,這個時候,你會發現有一股安祥、穩定、光明的力量,從心底某處昇起,它會讓你的內心感受到很踏實,對世間煩雜的爭執事件的容忍度大增,攻擊性明顯的降低,雖然並不一定要有性行為的事情發生,卻令你經常保持著一種滿足的感覺。因此,夫妻之間的磨擦會明顯下降,人際關係的圓滑性及包容性增加。

如果你們自己不能打開這個力量時,也不要失望,因為這一股力量是可以傳遞的,可以由已經打開的人身上傳給另外一個人。因此,Libido的訓練可以由單獨一對夫妻的訓練方式,擴張為集體多對的方式進行。由於Libido的力量需經由男女異性相吸的原理而誕生。因此,對於單身的男女來說,是否也可以訓戀,目前並沒有作進一步的研究,Lidibo未來的發展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本人尚需要更多的時期作觀察,以後有機會,我會作更多的發表,本文就此結束,謝謝!
                                               (但願以此文作序 方永來 84年9月17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