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處理

「角色」其來源是來自Transactional Analysis,原文的中文翻譯稱為「溝通分析」。

目前「溝通分析」簡稱TA的理論很早就已經進入台灣的企業系統中發展,成為重要的幹部訓練課程。但在心理治療的體系中,似乎發展上並沒有那麼迅速。這套系統理論大家可以參考原文“I am OK, you are OK”中文翻譯本是「我們都沒問題」。

今天我要跟大家討論「角色」的問題時,才發現書架上的相關資料早就失蹤了,所以下列的談話內容,只屬於個人的經驗之談,和原來TA的理論有所出入,請大家原諒。

在角色的基本觀念上,是認為正常的人格部份,應該區分為三種自我型,那就是兒童型(簡稱C)父母型(簡稱P)和成人型(簡稱A)。

(1)兒童型的自我

這種角色狀態其實就是當事人童年時期的生活縮影,例如調皮搗蛋、膽小鬼、乖寶寶、小教授。這些童年的生活習慣甚至是思想型態,經常還保存在當事人的內心世界中,所以過去的挫折經驗、對現象的不滿足、以及攻擊性的壓抑,或者是對性知識的歪曲經驗,都保存在這個兒童型的自我中,從潛意識的狀態中發揮出影響當事人的力量。

(2)父母型的自我

這種角色的狀態,通常是從當事人的父母親,在當時家庭中的地位,以及各種行為模式、思想模式的仿同作用下,塑造出來。

因此,家庭的變故、父母親的地位、角色、或者是分居、死亡、別離等等因素,都會造成嚴重的傷害,甚至角色的空白。因此,現代的年青人中,從社會適應與婚姻適應上都可能很正常,但是一到了為人父母時,就開始出現慌亂、恐懼、或者是冷淡,甚至是暴力等等問題,其真正的原因經常是出現在角色上的障礙。

(3)成人型的自我

成人型的自我,其形成的因素是人類在成長過程中的學習知識中培養出來的生活模式。這一類型的人喜歡使用理性的分析方法來處理事件,卻容易不顧情面的做事,有盲目過分重視理性表面的現象。因此,一個良好的成人型應該能夠兼顧法、理、情去做事。一個不良的成人型自我,就會偏於一方,執於法而眛於情。

TA角色理論的兒童、父母、與成人的三種自我狀態,其實和佛洛依德的原我、超我、與自我的人格結構是有許多雷同之處。其中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佛氏的人格結構經常是心理學家互相溝通的專門術語。而TA的溝通分析所發展的人格結構,很容易就會令當事人得到充分的了解,甚至自行調整。無論在認知上以及使用上,都比較方便,尤其是在團體治療的過程中,這一套角色的理論,可以讓當事人直接在現場表現模仿不同的角色,因而達到快速有效的治療效果。

處理過程

角色理論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同樣的跟傳統的諮商過程一樣,從當事人的童年生活開始去探索,去了解當時的生活中,當事人所採用的兒童型角色是那一種,他們跟父母之間的相互角色又是那一種。在成長過程中,他們的成人型角色又變成那一類。

為了雙方溝通的方便,角色理論是預先將這三種人格分化為七類,那就是父母型劃分為權威型(或稱茶壺型)滋養型(又稱雞婆型)兩種,這兩種型態其實就是典型的父型及母型。

兒童型的則分為三類,那就是順從型、反叛型、和小教授型。這三種型是很清楚表現出小孩子的三種典型人格。

成人型分化為問題型─凡事打破沙鍋問到底,以及電腦型─像電腦問答一樣,沒有感情。

因此,治療人員與當事人的溝通過程中,核對當事人的角色,以使雙方了解上述七種人格中,某些角色是否出現「冷凍」、「空白」、「污染」、「混亂」等等情形。

所謂冷凍,是指當事人的目前行為中,某一類角色一直被壓抑遭冷凍,從來沒有表現出來。當他必須要表現這個角色時,所出現的態度是冷淡、毫無表情、毫無感受、冷冷的。

空白與冷凍最大的不同,是當事人會呈現逃避角色或者使用其它的角色來代替。所以一直用其它藉口來逃避空白的角色。冷凍和空白的差異是當事人的過去經驗中,對某一類角色缺少學習的機會所以會形成空白,冷凍則是對某一類角色極度不滿,因此而壓抑成冷凍狀態。

污染是三種人格特質之間產生互相干擾的現象,例如父母型干擾了成人型或兒童型,同樣的是兒童型也干擾了父母型與成人型。這種干擾現象大部份都是模仿得來,家庭成員的角色出現這種狀態時,則新生代的角色都容易出現這種污染狀態。所以父母不像父母、孩子不像孩子。

混亂是指當事人在兒童期所學習到的家庭角色,到了結婚之後,婚姻對象的角色與本身的父母角色完全不同,因此必須要調整本身之角色來適應。但過去角色的陰影仍未消失,因此角色經常出現交錯起伏的干擾狀態,所以出現混亂的情形。

角色調整與重組

從角色的觀點去了解心理治療的個案,他們所出現的問題,幾乎是類似的。一種是角色使用錯誤,一種是角色的學習時發生錯誤。

角色學習錯誤,是指當事人的過去經驗中,角色的學習對象錯誤,或者學習對象空白。出現這種狀態時,治療人員所使用的方法就是替當事人做角色的消磁及重組,使他們重新學習新的角色,那就是破舊立新的處理方法。

角色使用錯誤,通常是在當事人的過去經驗中,父母一直採用錯誤的示範來教育小孩,因此兒童成長後就會出現使用錯誤的角色,這種現象就是上文所提及的角色污染,以及角色混亂。

目前角色理論的使用,通常出現在團體治療或心理戲劇的訓練過程中出現。因為角色重組或調整都可以在團體中重新表演中產生學習的效果。如果在一對一的治療過程中,當事人容易出現知性的了解,而在實際上的人際關係中的角色使用,會出現知易行難的差距。

大家要注意一個問題,就是老師或書本告訴你的事情是很簡單,但要你們去做時,卻會有很大的困難,例如角色之消磁,以及角色重組,這兩個專有名詞,大家都可以聽懂,但要大家去做到的話就會有困難。因為你們無法掌握當事人的狀態是否已經達到我們的要求。所以必須要當事人回到它的現實世界中渡過一段時間,才可以了解到治療是否可以產生良好的效果。如果個案的追蹤沒有做好時,你們就無法了解其實際的效果。

事實上,無論角色的消磁抑或重組,甚至是再生,都應該在諮商的談話過程中全部完成,這種角色的變化雖然一般肉眼是看不出來,但實際上會在空間產生極大的能量變化。因此,治療人員如果受過高級的氣功訓練,對這種能量變化應該很容易感受出來,這些變化歸納起來說其實只有四種變化,那就是聲光電熱四種物理能量的變化。「聲─是指當事人說話的音質改變。光─就是當事人的臉色光澤改變。電─就是當事人身體的磁場改變。熱─就是當事人的體溫改變。」所以治療人員如果能夠從當事人身上發出「聲光電熱」的能量變化中,去感受其中的微細變化,就可以完全掌握整個治療過程的完整性。同理,一位熟知「聲光電熱」能量變化的人,在諮商的過程中也極容易挖掘出當事人的病根,所以中國傳統的氣功或坐禪訓練,對治療人員來說,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訓練。

意義治療法LOGOTHERPY)

存在主義的哲學思想浪潮,在二十世紀中崛起,對歐洲的文藝產生極大影響力。這個時期同時也是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派的思想影響最深的時候。因此兩種截然不同的學術思想溶入精神醫學以擴張傳統精神醫學的領域,可以使得精神醫學的發展從生理的慾望需要,拓展到精神哲學上的需要。

在精神醫學觀念的發展過程中,雅斯培是一個極重要的人物。他在二十世紀初期即對科學與哲學應用於精神醫學的範圍及程度做了清楚的說明,同時對如何瞭解對人類的心理現象及人類存在的價值問題也做了深入的研究,尤其他將存在主義的思想溶入了精神醫學中,使原來傳統的思想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而弗蘭克(Victor E. Frankl 1905∼)則是後期極力將存在主義的觀念溶入心理治療的重要人物。他所創造的意義治療法和矛盾治療法都是在臨床上具有極高效果的治療方法。在談論到弗蘭克的學說之前,我們先要了解什麼是存在主義。

存在主義的基本精神,就是強調了「存在」的本身意義。例如,一個人生長於富裕的家庭、安定的社會、幸福的家庭中,卻仍然感覺內心的不安,焦慮與頹喪,那為的是什麼呢?這一位人物,他的童年生活正常,婚姻生活也正常,所以性的慾望及挫折都不是他的焦點問題。這個時候,問題就會出在「存在主義」的精神上。這個人面對的是存在的空虛與存在的人生價值問題。所以傳統的心理治療對他完全失去效果,意義治療法就是幫助這種人找回他的存在本質與人生的價值。當他們找回這種失落,他們就可以很迅速的恢復正常。

在弗蘭克的思想架構中,他認為人類的生存並不一定要去追求快樂原則,所以和佛洛伊德的性驅力的說法有很大的不同。弗蘭克認為快樂、地位、或自我實現的追求,只是它的結果而不是原因。當一個比上述三個方向更基本的動機沒有被滿足時,人類才會轉向快樂、地位、和自我實現的追求。而比上述三個動機更重要的基本動機,就是人類對意義的追求,這也就是人類特有而其它動物所缺乏的基本動機。

生活的意義,是要個人去發現或發掘出來,而不是要個人發明出來。經過創新的活動,我們賦予自己的生活以創造價值,經過體驗,我們賦予生活以經驗價值。當一個人無法尋找到上述兩種價值時,一個人仍然可面對命運、災難所採取的態度發掘到生活的意義。所以在面對死亡,面對病魔纏身下,其個人仍然可以透過本身對死亡、對病苦所採取的態度而找到態度的價值。

人類每每面對死亡、災難、不幸、或者是癌症等等無法解決的問題時,他們會將自己處身於消極、無助等等頹喪狀態,所以引發出許多焦慮、不安、恐懼或神經質等等問題。但是,事實上每個人只要知道本身尚有一個基本的選擇權利,他就有機會掌握自己。

就如弗蘭克被關在納粹時期的集中營,眼見每天每天成千上百的猶太人,被送去煤氣室中毒殺死,面對每天都可能出現的死亡陰影。但是憑著一個小小的心願,弗蘭克自己選擇要有尊嚴的面對死亡,所以他不旦克服了面對死亡的恐懼,而且更奠定他日後在精神醫學上的學術成就。所以大家要瞭解,「選擇」是人類最後的自由,因為你俱有選擇的自由意願,所以你雖然不能克服死亡與災難,這一項意願卻能令你超越生物、社會、心理的型態而昇華到人類的高層次精神層面突破內心的困境,使一切都改觀。

因為人類不止從他的行為、工作和創作中發現生命的意義。他可以透過自己的體驗與這世界中的真、善、美的交會去發現生命的意義,也可以透過與他人獨特性質的交會,而肯定生命的意義。即使其本人喪失了創造力與承受力的情況下,他仍然可以實現其生命中的一項意義。意思就是說,當人面對著命運那種無助的情境時,他還有最後一個機會去實現一項意義,那就是人類生命中最崇高最深刻的意義­──「受難」。

總言之,生命可以由三種方式來肯定其意義:

其一:藉著生命的付出與奉獻等等的成就而定。

其二:透過我們對世界的感受而得到這個世界的價值而定。

其三:透過本人對那不可改變之噩運所持的態度而定。

了解了意義治療法的基本精神後,大家有必要了解存在主義對人類精神症狀的原因之看法。因為這個理論可以直接幫助治療人員精確地掌握到病人心理症的成因。

人類的一生從生存到死亡的這一段心路歷程中,會經歷許多成功與失敗的事件,但事實上成功與失敗並不是影響當事人心理狀態的重要因素。人類因為在成功與失敗之間遊移不定時,容易引發出一種力量,這種力量稱為存在的空虛或失落。一旦存在的空虛出現後,當事人就算在社會上已經成功地得到他的財富、權位和名譽,但事實上,這種空虛的心,卻會一直拉著他,令他進入絕望、沉淪、焦慮不安和恐懼之中,導致出現各種精神官能症。因此,他會花費許多精力或財力去填平這個凹洞,但存在的空虛卻好像無底深淵一樣的追隨著他,揮之不去。

從相反的角度去看,一個人雖然生活在世上,經常遇到挫折,甚至馬上就要面對死亡,他的生活表面上幾乎都是苦難、痛苦與死亡。事實上,他只要對本身體驗到的生活產生其個人獨特的意義,他的心靈力量馬上可以將他的身心抽離於現實世界,因而進入昇華的狀態,結果是他的身體雖然感受許多苦難,但心靈卻是非常快樂。

由於這個基礎論點上的不同,存在主義的意義治療法,他的觀念是認為:「人最關心的,不是去追求快樂,或者去逃避痛苦,而是在於發現生活的意義」。所以人類隨時可以接受苦難,只要他能夠滿足地發現其受苦的意義所在。而在存在的空虛年代堙A真正的危險是來自當事人所承受的負荷不夠。所以許多病因並非源自緊張與壓力,而是壓力解除後所帶來的空虛和失落。

從心理治療的角度來看,意義失落所導致的缺乏緊張與過度緊張一樣,同樣是心理健康的莫大威脅。大家不要不分青紅皂白地一味避免緊張,也毋需不計代價地尋求「平衡」,總要保留一些緊張和一些壓力,因為人不見得是被推著前進,有時是需要被拉著前進,就像人需要地心引力才能站得比較穩。所以現實世界所出現的拉力,也許是向我們召喚,也許是向我們挑戰,也由於這一股力量的出現,卻可以令我們得到實現個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處理重點

在弗蘭克的觀念中,人類的疾病屬於生理方面的應該採用醫藥來治療,屬於心理因素的應該採用心理治療,屬於精神的因素,最適合的診斷就是靈魂失調。當病人是屬於這個範圍的話,就是存在哲學的領域。這個領域的病人,請不要使用心理治療的方法去處理,因為唯一能使他們康復的就只有意義治療法。意義治療法,雖然在弗蘭克一生的病例之中,擁有相當驚人的神效,但對於一些初學者來說,卻容易出現不著邊際的感覺,所以弗蘭克把臨床所見的問題歸納為下列五種。

(1) 生與死的意義。

(2) 受苦的意義。

(3) 工作的意義。

(4) 責任的意義。

(5) 愛的意義。

治療人員從諮商在早期收集資料時,可以判定當事人症狀的歸類,然後與當事人討論他的症狀與主題之關係。在這種深度的談話中,讓當事人對自己的症狀與痛苦的事實,產生個人的獨特的生命意義,透過種種的誘導,讓當事人產生頓悟的感覺,而產生昇華的現象,則治療就完成。

在整個治療的過程中,需要採用角色理論的介入,會對整個療程產生很大的幫助,尤其是當事人與治療者的溝通會比較順暢。這一點與弗蘭克排斥角色理論的意見是有些不同。

另外,在整個療程中,治療者要注意當事人的能量場反應。當治療者的話題切中當事人內心世界的主題時,當事人經常會出現一陣心悸、呼吸不暢等種種生理不適反應,這個時候,治療人員會感受到來自地底深處有一股拉力牽引當事人。這種現象顯示病人的靈魂,正是為了上述的問題而陷於地獄深處不能自拔。

因此治療人員要把握時機,讓當事人對他的往事漸漸產生新的生命意義。這個生命意義的誕生,治療人員不要用「告知」的方法來處理,而是採用培養的方式,讓當事人自己去發現。所以整個過程就像禪學的大師一樣,用點的方法去令當事人產生頓悟的感覺。當這種感覺出現時,治療人員會感受到一股強力、光明、溫暖的力量從地下湧出而衝上天上。這種現象出現時,就表示當事人的靈魂已經得到解脫,而且出現昇華的現象。所以治療就可以結束。而整個療程中的重點其實只在於「意義」、「抉擇」、和「責任」上。

在弗蘭克的意義治療法中,同時也衍生了一個「矛盾」治療法。這個方法是經常採取幽默的方式,去面對症狀挑戰,因而令當事人不再對症狀或壓力產生焦慮和恐懼。在他的案例中曾經說明:

曾經有一位很有名望的書法家,患上了書寫痙症。這個症狀令到他已經無法再從事書寫的工作。弗蘭克要求他盡量去寫出他最潦草的字體時,這位書法家卻無法完成,原來他已經痊癒了。

透過類似的案例,弗蘭克認為:「恐懼症或強迫性行為的病因,部份是因為意欲避免或者克服症狀的努力,會引發了更多的焦慮和強迫性意識」。因為患有恐懼症的病人,通常總試著要靠著本身的力量去避免那引發他焦慮的場面,如同強迫症患者要把那脅逼的念頭壓下去。這兩種情形之下,結果都使病情更加惡化。反之,如果把病人的注意力引開,使他站在第三者的立場來看症狀,用相反的誇張方法去面對症狀,反而這些症狀會消失,不再變成病人的困擾。這種方法就是稱之為「矛盾治療法」。

參考資料:

(1) 臨床心理──心理治療 柯永河

(2) 存在主義與心理分析      雷登,貝客等著     葉玄譯

(3) 從存在主義到精神分析 弗蘭克著      黃宗仁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