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示範 一

焦慮恐懼之示範

時間 : 民國84年9月23日      地點 :天童寺

:方老師  A:靜 B:蓮

師:(開場白)

心理治療的開始,只是一般性的諮商,從會談中,大家要在當事人的談話中,收集資料,整理與澄清問題,把當事人的問題分類、診斷,然後才決定採用那種方式去進行諮商抑或治療。

整個過程是非常複雜,但是談話的進行時,卻是要求非常輕鬆自然。大家對診斷的方法不清楚時,可以參考徐靜所著作經神醫學,大家對於精神病、心理病、心因性疾病等等問題,有了一個清楚的概念以後,在談話中才可以掌握到當事人的病情所在,否則在諮商過程中,就很難拿捏其中的重點。

現在請一些人出場,大家開始練習,如果你們接不上去話,我就會進入,希望你們在這些真實的示範過程中,了解到各種心理治療的諮商技術,現在請兩位自動出來吧!

B :妳覺得妳有問題嗎?

A :有!

B :妳有什麼樣的問題?

A :一直很緊張,不知是恐懼?還是焦慮?我搞不清楚。

B :妳是說很恐懼、很焦慮嗎?(反映)

A :都有。

師:注意!她所講得話,已經把對方的話在反射,可是這種話的反射,不要用太過頭,是她在描述事情的時候,妳就要去抓它,她現在告訴妳的東西,妳根本還沒有抓到重點,因為對方自己描述的事情,還沒有到重點,就讓她描述,不是妳一直在反射。

所以,像鏡子一樣的反射,是讓她知道,可是並非每一點都反射。每一點都反射就太複雜了,就好像一個小孩拿著鏡子給妳東照西照,感覺如何?反射是有必要的時候才使用,也就是在談話中,很自然的使用,不要用太多,好!繼續!

B:能不能告訴我,妳感到焦慮、恐懼的地方在那堙H能不能描述一下?

A:特別是這禮拜,如果有某些情境跟以前有雷同處,就會使我恐懼不安。

例如:四年前,剛調校,身體狀況又差,每當下午從學校回來,就會躺下來休息,先生因不察覺我的狀況,常會說我懶惰不做事,一直躺在床上。

這星期三下午從學校回來,吃過飯就去睡個午覺,剛好先生回來,站在門口,不說一句話,其實他沒有講任何話,但我就覺得四年前景象又重現,就一直恐懼起來,怕他又來罵我!恐懼不安的情緒就一直湧出來。

B:妳覺得妳的恐懼,是由於妳的先生隨時隨地會罵妳?(反映)

A:對!

B:妳是對他很恐懼?(反映)

A:對!雖然我對先生有時比他還兇,但事實上我好怕他罵我!

師:所謂反映,是用對方的句子,變化一下,直接反映給他,等於重覆告訴他,『我知道你告訴我•••』,這是很重要的重點。所以反映技術妳前面用太多,給人感覺用過頭了!

所以,我們講話要恰到好處,應該反射時,要反射給對方知道,而不是每句話都做反射。後面狀況就好多了,可是,後面對方描述很多,很快,這時妳所要做的不是反射,而是『聽』。

注意!要學會怎麼聽別人講話,聽別人講話,要把重點抓出來。妳剛才已把重點抓出來,就是她的先生令她產生這樣不安的感覺,這就是主題了!

接下來,要問對方:『今天我們要談的,是不是這個問題?』(這時諮商之進行改由方老師擔任)

A:也許吧!這是造成恐懼的主要原因之一。

師:妳講也許!就表示妳不確定。(澄清)

A:對!

師:不確定的話,就表示可能是這件事,也可能不是這件事情。(澄清)

A:有可能,因這可能只是觸發而已。

師:好,我們要瞭解,這東西對妳的影響!

   妳回想一下...。

   注意:當事人所描述症狀到這堣w經夠了,接下來「回想」是傳統的精神分析,就是要從兒童時期開始。

   以妳過去經驗,妳在小時候,有沒有遇過類似的緊張狀況嗎?•••

A:(停頓一下)

   記得在小學五、六年級時,父母因做生意還沒回家,我幫弟弟洗澡,用熱水燙傷弟弟,情急之下,打電話告知父親,父親只告訴我說,回家要處罰我。那天,我在父親回家以前就躲在棉被婺侉峞A等待審判。等到父親回來,幾乎是停止呼吸一動也不動,但他卻沒叫醒我!

   但,現在敘述這件事,怎麼不覺得有這樣情緒產生?

師:大家注意:這兩件事是很接近的,可是實際上是有很大問題。現在講起來沒有情緒反應,是情緒被壓抑了。

   大家要注意!當我們聽到這話時,要想到,當小孩在這種情況下,該是很受驚的。可是,在她剛才描述情況堶情A沒有驚慌的情緒。

   所以這時候,就要挖了•••

   「妳想想,那時候妳一點都不害怕嗎?」

A:我想當時躲在棉被堙A應該是很恐懼的!

師:可是,妳現在讓我感覺是,妳沒有恐懼的感覺!(重覆引發當事人的情緒)

A:對!當時弟弟被熱水燙到的時後,嚇得不知所措,就揹著弟弟到後面的阿婆家,她用肥皂與冷水重覆抹在弟弟被燙傷的地方,使燙傷處溫度下降。

師:其實,妳這時的描述就是告訴我們,妳在那個時候,已把事情處理好,是不是這樣子!(反映)

A:感覺上是這樣子!

師:所以,妳今天再重想的時候,沒那種害怕的情緒。

A:隱隱約約!

師:隱隱約約,若說是這個事情引發妳今天的事情的話,那就表示,你當時的情緒沒有好好的發洩出來,而被壓抑進去了。

   (停頓一下)

   有感覺到嗎?壓抑嗎?

A:應該是吧!

師:這是用引導。

   我們後面這段所用的東西不是羅佳士,是傳統精神分析學派佛洛伊德所使用的方法,把當事人牽到一個洞旁邊去,讓她自己跳進去。她現在沒有跳,表示她壓抑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所以出現冷凍,這時,發現問題時,就引導她跳回那個洞洞堶悼h。

   妳現在再想想,那個時候還在壓抑嗎?

A:害怕

師:應該是很害怕。

   妳現在沒有發出來,那就表示妳壓抑得很深!

A:在這同時,有個景像一直在腦海堙A就是有一回父親要帶我去看醫生,我不肯去,被父親用皮帶抽打。

師:那時候有付出痛苦的代價了,是不是?

   妳又笑了!

A:這兩個情境同時出來。

師:等於痛苦取代了妳的恐懼。

   這力量在慢慢升高了,有沒有感覺能量?

   (案主點頭)

   所以,實際上這就是轉移,用痛苦的代價來壓抑,替代這東西的時候,妳已把這東西忘掉了。

   可是原來忘掉的情景堨X現了雙重壓抑,壓抑再轉移一次,等於把一個重要情緒塞在一個洞洞堶情A把它埋起來,已經找不到這個洞了。

   現在開始挖出來了?

   所以,大家所要注意到的是,你們在心理學上所學的技術,可能不夠深,可是別人身上的能量變化你們卻可以感覺得到,也就是,以後你們要掌握的是別人的能量,聲光、電熱,對方身體上的變化,也就表示你touch到,已經接收到這個問題。

   她現在已經接收到了,已經在消化這能量,這能量出來的還不夠大,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就表示說,妳那時候還是個小女孩,埋藏在那邊,妳可以叫一叫妳自己的名字,妳把她埋藏了!

   妳感覺到那小女生嗎?(點頭)

   慢慢的浮起來,那是壓抑得很深。

   反映的技術有淺度和深度,淺度的一帶而過,深度的要重複始用,重複始用會有不同的效果,有如攝影機的鏡頭一樣,焦點對著主題,當妳找到主題的時候,不要隨便離開,重覆重覆發問的時候,它會往深度發展,深度的挖下去,就是我們要的東西。

   出來了!出來的能量不是很嚴重,可是實際上不需要很嚴重,因為,以前這種不嚴重的東西,可以引發後面很嚴重,存在記憶堛漱p點,它會破壞後面的東西。

   現在再慢慢散發出來,對不對?身體在轉溫(陽)。

A:對!其實這禮拜心都很冰冷!即使身體溫起來,也只是一下子而已。

師:妳現在身體能放鬆嗎?

A:我覺得還在緊張狀態。

師:還在緊張狀態,就表示還沒解決。

現在慢慢開了。

覺得還有個問題,就是妳有沒有想當時在什麼地方?時間?地點?妳沒有想到地點,是不是?

妳有沒有感覺到能量在妳身體下面,有一個很大的能量在轉動,也就是開始在解凍,這就是在解凍,妳自己有感覺嗎?

A:有一些。

師:當事人下面有個很龐大的能量,前面出來的東西是小的、假像,後面出來的能量卻很龐大。

妳有沒有覺得身體膨脹?(當事人點頭)

速度很慢!

我們在做心理治療的時候,不要跳,原因是我們要解決問題,前面快一點是要把主題抓住。「今天是要談的是怎麼樣的問題?」「是恐懼」。當這個問題做完的時候,不要再做其它的問題,因為每次只抓一個主題,不要抓太多,因抓太多時當事人會亂掉,只抓一個問題,他若有什麼問題的時候,以後再來,不要以為一次就要全部解決。

A:我忘了當時是否已經改名字?不曉得叫那個名字好?

師:不曉得那個名字,所以速度比較慢。

   妳現在還會恐懼嗎?

A:一點點!

師:恐懼反應是不是很清楚?

   大家注意,恐懼反應本身是有生理因素的,腎上腺素分泌不正常,所以他可以減輕,表示問題是已經找到了,應該是這個問題,沒有錯,恢復緩慢的原因,是被冷凍得很嚴重,已經忘掉了至少二十年,那解凍時間久,另外轉移,轉移又被掩蓋過,所以速度更慢。而氣到脖子不能上頭,是頭另外其它問題,所以注意到,頭是另外的問題,不是同一個問題,這要把問題分割掉。我們今天不再往上發展。

現在呼吸很順暢是不是?

A:是。!

師:好!諮商現在可以暫時結束了!

A:謝謝老師!謝謝大家!                       (完)

(2)理性心理治療示範

時間:9月23日早上 地點:天童寺

:方老師 A:輝     B:傑     C:蓮

B:包兄你覺得我們今天上來要談的是關於那一方面的問題?

A:我現在還沒想到,但是我是知道我有問題,因為在我的生活上面,像這個禮拜也出了一些問題。

B:是那一種狀況?

A:家裡相處之間的一些問題。

B:可不可以描述清楚一點,是你跟家堙A還是•••還是•••

師:你後面的不需那麼長,前面那一句就夠了。注意,話不要太長,表達意思夠就可以,要縮短。

A:首先就是我姊姊要搬家,事實上我姊姊要搬家跟我一點都沒關係,但是,因為她平常跟我相處上就有問題,那我對她的一個平常•••(這段話當事人主題跳動)。其實有一次她對我講,她有時候莫名其妙對我發脾氣,她自己也沒辦法控制。那事實上我心堣]很清楚。其實我心堶悸熊狙蚻O這些東西她沒有辦法控制,但她心堣]知道,我認為她自己也知道。有時候她是有藉題發揮的一種現象。所以說,她要搬家,家堛漱H好像就講說我和她吵架,她常常在自己講自己的,我根本沒講話,變成這種現象。

再來,就是我爸爸,他時常對於我結婚的太太,他平常對她那種講話的方式,事實上對他老人家,我從比較客觀的立場來看,他是一個長輩,關心我們,但是從我身上的情緒反應,因為我從小在這種環境長大,我看到她的時候,有時候看她好像他被罵得很慘!就是,那種講的有時候我太太她的聽力有障礙,不是聽得很清楚,我父親會給她一個很大的壓力,在心堶捧|變成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說這個也是這兩天發生的。我一直在想,我要怎解決,我要做一個中間人,那我本身,我在這環境下長大,我姊姊的問題好像在解決我的問題一樣!

B:你這個是兩個問題。你姊姊的問題跟你個人的問題。那我們從比較簡單的問題來講。你姊姊的問題造成你的困擾!

A:因為我家堶情A他們認為我老是和我二姊吵架。我自己的感覺堶情A我根本就沒和她吵架,甚至我和她有一天早上,人家送來那個西點,因為她身體很不好,我認為她不要吃一些上火的添加劑的東西,而我早上就跟她提醒一下。當我跟她提醒的時候,我說:「那個上火,不要吃太多!」她馬上把那東西摔掉,摔掉、她不吃,這件事刺激到媽媽雷霆大怒。

B:那你作的反應是什麼?

A:我媽媽雷霆大怒後,就罵我說:「你為什麼要這樣講?」事實上她這麼做了一個動作,我根本還不清楚她在幹什麼,我轉一個頭,然後媽媽就開始罵我,我實在搞不清楚!

B:我想一個家庭環境裡面,你做這個動作,好像表示你應該生氣啊?

A:因為她─因為我之所以當時,如果是說我二姊摔東西,我是不會生氣。因為我知道她身體不好、狀況不好。

B:不對啊!她這樣對你就不對了,如果你不生氣的話,人家就認為你在欺負她。人是公平的,沒有說人一定要容忍她作這種事情。

師:注意到這問題,現在你在教育對方。我們在作諮商不一定是在教育,

注意到你現在這種狀況是投射,我們在諮商過程時不要做投射,所以這段話要剪掉。當事人是有問題,所以他處理事情不得法。

B:我應該講說...

師:你應該問:「你處理事情有沒有問題?」,可是你不應該講太多。

B:我應該點出說:「你覺得你這樣處理合理嗎?有沒有問題?」我直覺覺得有問題。

師:對!他有問題應該由他來進入。

B:由他自己進入?

師:對!

B:因為你處理方式,得到的結果你並不滿意啊!(反映)

師:你不要講太快(笑...) 給他沉思,我們的點到那邊要給對方沉思,不是解釋。

C:給他沉思,讓他跳回那個情境。

師:他要想一想,他出了什麼問題,(沉默...)

他現在的主題是合乎我們的標題,理性上面出了問題。家堛漱H每一個都進入了非理性狀態。

B:我剛才點到他的點時,我注意到身體還會發抖。

師:那個反應就對了!(沉默)

   「你能回答問題嗎?」(問當事人)

A:我現在想起來的話就是說,我當時沒有讓她了解說我所謂那句話,是關心她,也許我自己認為是對的,但是這句話不見得讓她說我是在關心她。(已經開始轉入理性狀態)

師:應該注意到,我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對方空白,有沒有注意到?對方空白,怎麼把他...,我剛剛講的那句話是什麼?你們其他人有沒有聽到?

C:你覺得有問題嗎?

師:「你能夠回答問題嗎!」因為在心理治療時,經常會出現沉默空白,怎麼把這個東西打破,可是沉默和空白不可以一開始就打破,一定要給他一段時間,讓他進入沉思。但是如果空白時間太久,就要把它打破,不能讓它掉到堶情C因為沉思太久以後會變成白日夢,你注意到,沉思剛進入的時候是主題,現在已經是支題。因為進入主題太久以後,就會出現支節,變成離題。所以沉默空白的時間要恰恰好控制住,要感覺得到他應該有時間想到這問題,時間到就要打破他,要問他能夠回答問題嗎?而不要問他「你為什麼不講話?」

C:像這種情況,我們要去感受到他那種能量變化的時候...

師:穩定!你要感覺到它的腦波從混亂激動進入穩定的時候。

C:對對!穩定,前面的能量不穩,後面變穩!穩定後就給他一句話,好打破他的沉默。

師:因為他應該回答了,所以就給他軟性的話。注意講話不要生硬,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反過來說。好了,剛才講的是「你能夠回答問題嗎?」他已經回答一段了,對不對? 要注意到的,他已經思考了。『你已經思考問題,你剛才所思考的是程序,對不對?』如果說真的,因為我聽到這東西來講,最基本的問題就是,做心理治療的時候,如果你已經把握整個大綱,整個都捉住的時候,你就可以告訴對方是什麼,這是什麼。『這是教育的問題!』父母一直用了一些非理性的方法去教育小孩,所以小孩長大了,雖然他年紀已經那麼大了,事實上每一個小孩都是非理性的,『是這樣子嗎!』

A:是的!

師:那就回到我們的主題,你現在所需要的就是重新再教育,怎麼去學會這些東西,然後想辦法教育他們,所以你現在需要的不是一般的心理治療,反而是學習、再教育。第一個由你自己開始,第二個、第三個,家人一個一個教育他們。我們現在停在這個問題上,這個就是理性思考。理性思考的時候,要了解到情緒和理性之間他們的連結不對。

就好像你講到點心、火氣大、上火,不管你怎麼說的,普通平淡也好,關心也好,她對這種話產生情緒反應對不對?碰到這種反應,以後你應該這麼說:『你發脾氣是為了什麼?我講這句話,還是借題發揮?』(沉默一下)

不一樣,對不對?然後,接下來說,『如果我講的話,得罪了妳,我向妳道歉!如果我講的話,沒有得罪妳,妳去做這種事情,妳應該跟我道歉!』

這就是邏輯推理,就是讓對方學會究竟是妳對還是我對。這句話講出來以後,你媽媽後面的話爆出來的話,你接下來可以這樣說:

『是我講錯話,還是說姊姊脾氣發錯了?如果是我講錯話,我跟妳們每一個人都道歉,如果今天是她錯了,你父親、母親在旁邊連你們都要跟我道歉,為什麼?因為她是你們教出來的!』

所以說我們講話要有剛有柔,這種狀況堶惜ㄞ鄍峎X的,要用剛的。剛的就是點明二分之一,就像下棋一樣,二分之一、二分之一的畫過去。

注意我們分兩格,媽媽插進來打混戰,再畫到媽媽身上去,因為父母教出來的,所以說只要講這樣兩句話下去,全部都擺平。

所以你今天吃鱉了,對不對?你沒有去表示,你應該講的沒有講,該講話的時候不講,這時後別人都會把錯推到你身上。這是什麼?這是非理性思考所產生的結果。

C:在理性和情緒的連結,要怎樣把它拿捏!

師:不是拿捏,是讓對方去劃清界限。

C:讓對方去把這個界限劃清!

師:對!你不要自己去說,你如果說:『妳這樣發脾氣是妳自己不對,不是我不對!』這樣來講的話,她不會聽你的。我今天這樣說根本不是和她爭執,你只是和她下棋、劃線,聽懂沒?兩種說法,因為你剛才那種說法在教訓別人,我那種說法不是在教訓別人。

C:層次分明!

師:對!層次分明。如果是我錯的,我跟你道歉,大不了就是要道歉。如果說對方發什麼脾氣,大不了就是道歉,對不對?同樣的,如果是你錯了,『那你怎麼辦?』你也不用說要她道歉!

只要問她,妳怎麼辦?注意到這種講話方式,不是心理治療,是應對,跳出來,是應對,對付別人,無理取鬧的人,一步一步切進去,這個像下棋一樣,一劃就是二分之一,『如果是我錯的,那我道歉!』每一個人都知道你講的沒有錯,我不需要道歉,聽懂了意思沒有,所以你已經戰勝了二分之一,再給她劃二分之一,『妳是否要道歉?』。

這個問題解決了,第二個問題比第一個簡單。你自己怎麼令你爸爸曉得這樣講話有問題!你知道,怎樣讓你爸爸知道這樣講話不對、有問題?

A:讓他知道,我太太她是一個剛進來的人,很多事情她不了解,可以由我轉述給她聽。

師:不要強調新進來的人,新舊都一樣,要強調她有聽音的障礙?你告訴你爸爸說:你這樣講話,她聽不到,因為她有問題,你有什麼話,你應該跟我講,我慢慢再告訴她,因為她聽話要重複好幾遍,重複重複的講給她聽,這是一個理性的描述,這樣做的目的,是把整個責任扛到身上來,就是說她以後有什麼事,你應該把它接過來,這個最大的理由,就是她的聽力障礙。那麼以後你要強調這一點,而不要強調新來的,新來舊來媳婦都要被欺負,所以不要強調新來的。

C :你剛剛講那樣的話,你把這個重點強調,讓他的父親知道她有這樣子的問題。如果像A的講法,若時間一久,還有這樣的問題的話,沒有改善的時候,又會衍生另一個問題。

:所以說,講這個話就犯了邏輯的問題,她是新來的,什麼是新、什麼是舊,對不對?新來的,第一天就新,第一年還新不新?所以會演變成錯誤、會引發對方的攻擊性,他覺得你講話有問題。可是如果你強調這個東西,聽力有障礙是重點,今天是這樣,明天是這樣,一年後也是這樣,他動不了的。

A :所以他有時候情緒來的時候,或是愛之心切告訴你這樣的時候,也就是說我要不斷的去提醒他,也許這句話可以常常告訴他,情緒來的時候會忘記,再提醒他,說可能會有這種狀況。

:不用〝可能〞啊。

B :要確定!(笑...)

:不要解釋說,會給他很大壓力,注意到說不要再解釋說,這樣會給他很大壓力,要直接說會給他壓力的話。

A :會引起情緒反應。

:對啊!他會說你在保護她,可是你要告訴他,事實上你只是幫助她翻譯,所以你對父親說話時,要了解到你不是在保護她,而只是在幫助作翻譯父親的話給她聽。

懂了沒有?你知道你今天犯這個毛病,是因為你在非理性的家庭所培養出來的,所以你在理性的思考上就會有問題,第一點:對不對、第二點:你對自己的角色分不清楚。這兩個問題會令你的一生都會失敗!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事實上卻很嚴重,你一生的敗筆可能就敗在這裡。(沉默)

你有感覺得到嗎?注意哦!這為什麼是敗筆?,一個就是說你在念書時不會去打拼,不會去拼命,對不對?想一想你以前在唸書的時候,是不是在摸魚?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是敗筆?,因為你不管作什麼東西,你都在摸魚,可是為什麼這樣子?因為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下塑造出來的人,就是這樣子,同樣的不只是你,你家裡的其他人也是每個都是敗筆,一定不能承擔大任,承擔大任四個字不見了,是不是?

一個人的真實能力,有時候和學歷無關,注意哦!和學歷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就是說,不管你的學歷是什麼?當你今天決定要起步的時候,就會起步,可是起步一定要把心中的結擺平,所以我們從歷史裡面看到很多像蘇什麼的三十歲才開始念書。(蘇洵)我忘記了蘇什麼的。

B :蘇軾的爸爸和他的兒子一起讀書!

:當你發現你的問題時,起心動念一轉的時候,很容易解決問題,所以你今天出來,剛好就是這個問題,這個就是你最大的問題,所以你今天家庭出了這些問題,不要把問題看的那麼大,其實問題只是一個小點,就是非理性教育下發展出來這個問題,要解決它們,就是要想辦法,讓他們的理性和情緒要協調。

他們的理性和情緒進入不協調的狀況時,所以當家裡有人亂發脾氣時,就是你下手的時候。下手的時候,講話可以溫柔一點,可以說像這種的狀況,發這種脾氣...對他們來講,他們從來沒有思考過是不是相等,遇到這種情況,你用紙畫給他們看,這種事情是小事,你發的脾氣那麼大,像炸彈一樣,究竟哪裡出了問題!要注意是『哪裡出了問題』,不是告訴對方『你出了問題』。

C :哪裡出了問題,就是要對方思考。

:『哪裡出了問題』,變成說你就會閃了過去,『你出了問題』就是〝要你來教訓我,你算老幾?〞,聽得懂嗎?這個是什麼問題?這個是角色問題。在做心理治療的對話時,我們提到的話裡面,注意到不要講教訓別人的話。所以剛才B講的,那個是教訓別人的話,那種話在過程中要盡量避免。

你可以教訓他,可是教訓的話都變成反面,好像你不是在教訓他,而是引導他思考這個問題,所以我剛才講的〝為什麼〞,還有〝哪裡出了問題〞,〝哪裡出了問題〞表示你不知道,你要把你自己處在你不知道的狀況,不能說我通通知道,我通通知道就死了。

就會死在那一句話上,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然後再點火下去,點火就是『我覺得家裡的人,經常是這樣』,要點火讓大家都燒起來,等到都爆起來的時候再說『怎麼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大家發那麼大的脾氣!』,點火再收,點火再收。

點火再收的過程讓他們進入情緒要爆炸,然後再進入理性狀態,情緒沒有爆炸不能進入理性狀態,所以說理性再上面走的時候,理性和情緒是雙線走的,雙軌走的時候就是理性都在上面,情緒都在下面。我們在講的時候,當你感到對方情緒就給他引爆,爆發掉以後,讓理性比情緒大,不要讓情緒比理性大,這是正常的運作,你們家裡面的情緒比理性大,所以說情緒抬頭,理性被埋沒了。引爆下去以後,再把矛頭轉到別的方向。

這個技術聽起來很簡單,事實上,必須在臨場上應對及多看書,看書的時候,會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那麼簡單,要注意每一個言論,都是一代宗師發展出來,它是變成那麼幾句話,那幾句話全都是一代宗師的精華。